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14|回复: 2

[群策中国] 组织政党夺取国家最高领导权是唯一可行的——答陈泱潮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27/2011 05: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组织政党夺取国家最高领导权是唯一可行的——答陈泱潮先生
陈泱潮先生:
  我照顾政府官员的利益,不是迎合政府官员的利益。我从来照顾各方的利益,从来不迎合任何一方的利益,从不偏袒政府官员的利益。你说我“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这是在民运人士的面前败坏我的声誉,这是极不友好的。“照顾”与“迎合”在词义上的区别,你不会不知道吧!“迎合”是贬义词,你不知道吗?
  我要政府官员支持我夺取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权,不照顾政府官员的利益,这能行吗?
  你说:“希望张先生把精力用在促进您所居住的家乡湖北早日实现地方自治上来。如果您能够说服湖北地方官员早日实现地方自治,取得经验,推广全国,那将功莫大焉!”你这个建议是根本不可行的。中央政府会允许湖北省自治吗?湖北省的省长、省委书记不怕坐牢吗?武汉军分区不怕受军事法庭的审判吗?因此,湖北省或其他省的自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要去做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呢?连西藏都不能真正自治,中央政府绝对不会允许湖北省自治。
  当然,到中央政府无法制约地方政府的时候,那时,为什么不夺取中央政府的领导权,而要去策动分裂呢?
  组织政党夺取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是完全可能的,因为中共中央处在极其严重的错误之中。中共中央的严重错误把中国政府带到极其危险的境地。因此,夺取中共中央的领导权,会获得地方官员的同情,至少他们不会强烈反对。如果我策动湖北省自治,就会把湖北省的省长和书记置于危险的境地。因此,湖北省的领导人必然要制止。
  我夺取中国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权,湖北省的官员会获得更多的利益。策动湖北省自治,湖北省的官员没有任何好处,反而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这些问题你想过没有?
  组织政党夺取中国中央政府的最高领导权有法轮功作为外势,而策动湖北省的自治,没有任何外势可以凭借,那我只能是孤军作战,绝无成功的可能。
  我立志夺取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权,追随我的人有升官的盼望。策动湖北省自治,追随我的人有什么好处?如果只有危险,没有好处,在当今的中国,有多少人愿意跟我干?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大多年近七十,他们的子女不可能接班。因此,中共中央虽然反对我夺他们的权,但不会很强烈。
  在现在的中共中央的领导下,策动各省或某省的自治,必把中国搞乱。我的想法是我夺取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权之后,再实行联邦制,这样才稳妥。
  重要的是要先通过宣传和组织把全国的志士仁人汇集到本党,一旦本党发展壮大,一旦时机成熟,本党必能一举夺取全国政府的最高领导权。本党欢迎政府官员、军官、律师、新闻工作者、大学教师、学生、经济界精英、教会的牧师、神父、民运人士等爱国人士加入本党。本党珍爱人才。本党要汇集全国的治国安邦的政治家、组织家和宣传家。
  本党党员不爱金钱利益,但本党党员追求尊贵荣耀,永不朽坏的功名,光宗耀祖,荣耀上帝耶和华。本党党员不爱金钱利益,就不会与民众发生利益的冲突。本党党员运用上帝耶和华的道以追求民众的尊敬、爱戴和信任,就必能造福国家、社会和民众。
  中国必将抛弃马列毛主义,必将接受中西方政教学说的正统: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我宣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会逐步扩大我的社会影响,逐步提高我的名望。这样作也没有什么危险。
  宜昌市的政治警察相当的尊重我,非常的佩服我。并不像你所说的轻视我。虽然有许多的宗教信仰,但真正能安邦治国的政教学说只有我一家。现在的政府官员并非都轻视政教学说。你不要凭你的想当然说话。
  我当然要从民运人士中发展一批党员,我要靠这些党员向政府官员宣传。政府官员赞同我的主张,并加入本党之后,他当然必会向其他官员宣传,以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目前,中共中央的智慧已经枯竭,必然使政府中的有识之士向民运人士寻找智慧,在民运人士中,只有张国堂学说才能治国安邦。因此,他们只能选择张国堂学说。法轮功、郭泉、袁红冰等都人多势众,正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政府官员才不会接受他们,反而会敌视他们。因为他们人多,政府官员担心法轮功、郭泉、袁红冰的追随者们抢占他们的位子。因为本党的人少,政府官员不担心本党党员占据政府的太多的位子,因此政府官员会接受张国堂学说,加入中国共和党。
  在中共垮台到实现宪政民主,需要一个三到五年的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内,短期的铁腕的统治是必要的。罗马不可能一天建成。中国目前处在非常时期,不能按西方政党的标准要求我们党。目前,民主选举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的,只能靠55岁以下的政府官员的支持,才能夺取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因此,在政府官员中发展党员是必要的。一旦新宪法生效之后,本党必遵守宪法。以和平的方式夺取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我的追随者就没有理由要“血酬”。如果我们党以后垄断政治权力,别人可以效法现在的张国堂,以和平的方式夺我们党的权。把武力从政治领域驱除,这是中国的巨大进步。不要对我求全责备!
  我的主张是唯一切实可行的。如果你想为中国的富强、民主、自由和统一做点贡献,希望你帮助我宣传。你不是做领袖的料,也不是做思想家的料。希望你要做宣传家和组织家。这样,才能为国家和民众做点有意义的工作。
  你的智慧比我低得多,你应该接受我的领导。我能够在国内立足,靠的是智慧!当然我的智慧是上帝赐给我的。
  此致

张国堂
2008年2月26日
 楼主| 发表于 11/27/2011 05: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政府官员必定会接受张国堂学说——答陈泱潮先生
陈泱潮先生:
  您的《“迎合中共官員利益,教育共产党人做穩中国领导阶级的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一文,我已经读了。欢迎您同我作严肃认真的讨论。我也认为您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您生不逢时。您的思维方式被马列毛主义毒坏了,您也没有受良好的教育,这不是您的错,但您也应该有自知之明。您不应该把自己看的太高,不要想当领袖,而应该追随有智慧的人。
  《圣经》说:“未曾听完先回答的,便是他的愚昧,和羞辱。”(箴18:13)您驳斥我,您就应该把我的意思搞准,然后再反驳我。
  我所说的“古今中外领导阶级的思想、理论、学说”就是指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本身就包含宪政民主的内容。你应该读读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的文集,也读读《主叫基督徒追求民主——(启5:6-10)的解释》等文章。
  您要明白,能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不过就是几个人而已,中共的专制独裁对大多数政府官员并没有好处。因此,大多数政府官员并不会反对宪政民主。
  中共的说教和制度并不符合绝大多数政府官员的利益,马列毛主义不仅祸国殃民,也不仅害人,而且害己。马列毛主义煽动民众造反、夺取政权是有用的。但大多数政府官员也担心别人用马列毛主义来夺他们的权。因此,中共领导人对马列毛主义也在内心充满矛盾。他们往往心口不一。您的《特权论》正是因为以正宗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所以中共才残酷地迫害你,这是很自然的。您不要以您的经历就说政府官员不接受我的主张。现在中共对与他们所宣传的思想相近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的迫害很严厉,但对我却很宽容。当然,在2004年之前,中共对我也有迫害。而现在却对我比较友好了。
  张国堂学说是中西方政教学说的正统。中国共产党被法轮功攻击为邪教,中共官员无法为自己辩护。当邪教的成员,没有光荣。因此,大多数共产党人必定会加入我们中国共和党。人不仅仅追求利益,也追求美名。俗话说:“人的名,树的荫。”中国人是爱名也爱面子的。
  我从1999年开始公开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并提倡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现在,中央电视台都在宣传儒学,这就说明政府官员会接受儒学。基督教也在中国广传。西方正宗政治学在各大学快速普及。这一切都表明:政府官员必定会接受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而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中国政府必定会接受张国堂学说。当然这需要时间。
  向政府官员宣传我的主张并不需要新闻自由,因为赞成我的主张的政府官员会向其他政府官员宣传。
  你不要小看书生。在科举制时代,一篇好文章就能中状元,就能“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我创建张国堂学说,必能使我产生崇高的名望。张国堂学说是唯一能安邦治国的系统的政教学说。中国政府官员需要我的学说。他们接受我的学说,就是我的学生,他们必定会接受我的号令,服从我的领导。
  您已经七十多岁了,您年轻时基本上是接受马列毛主义的教育。您不接受的学说,并不表明55岁以下的政府官员不接受。
  我现在需要一些民运人士帮助我向政府官员宣传。向政府官员宣传张国堂学说已经没有任何危险。凡追随我的民运人士必有富贵和尊荣!凡追随我的人,就是慧心人,他们就该当官。凡不追随我的民运人士都必将被淘汰,因为他们愚妄。人往往会因为骄傲而变得愚妄。
  一旦政府官员加入中国共和党,那中国共和党就不是空壳了。真理的传播并不需要实力,真理在传播的过程中会获得实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张国堂学说的传播!也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中国共和党的发展。不过,那些加入本党的政府官员不会到网上声张。您不可能知道本党的力量。您不能在国内立足,我却在国内很自由,这就表明我们党的力量比您的力量大得多。您还没有资格小视我。
  您读过《传道书》,就当知道:万事皆有定时。我的成功必有定时,您要耐心等待。
  我不是迎合中共官员的利益,而是照顾中共官员的利益。我的主张也符合民运人士的利益,也符合法轮功学员的利益。当然也符合广大民众的利益。这是双赢。如果我成功了,民运人士就可以组织政党和办报,同共产党人平等竞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停止了。民众获得知情权和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权利。这不是有利于民运人士、法轮功学员和广大民众吗?你在引述我的话时,忽略这些内容,这样断章取义,是不友好的。
  使绝大多数政府官员坐稳自己的位子与宪政民主并没有矛盾。美国执政党更换时,绝大多数美国政府官员并不会因为执政党的更换而下台。这应该是常识,你为什么不懂呢?中国也应该建立美国式的文官制度。我主张解散中国共产党,中共各机关的工作人员都转到政府的相应机构中工作。现在政府官员和中共机关中的官员都作为文官,他们不会因执政党的更换而下台。这样他们就能坐稳自己的位子,就不会反对宪政民主了。然后开放党禁和报禁,这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我的主张是照顾各方的正当利益,并不偏袒政府官员。
  当然,应该把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的人赶出政府。对能力低下,不能胜任自己的职务的官员也应该贬职、撤职、解聘或退休。对贪官当然要依法法办。
  照顾政府官员的利益,这是明智的,也是正当的。人都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们也应该尊重政府官员追求他们自己幸福的权利。政府官员有行政的经验和学识,我们没有理由不让他们为国效劳,为民服务。
  如果以武力推翻中共,必将杀得血流成河。如果袁红冰获得胜利,那些追随袁红冰的人必会要求“血酬”。对不信耶稣基督的外邦人来说,吴思先生的“血酬定律”和“潜规则”的说法是有道理的。暴力革命推翻中共之后不可能实现宪政民主。我们必须对国家和民众负责,争取和平演变。而且,袁红冰的暴力革命成功的可能性很小,却会给有军权的军官提供镇压叛乱以立功的机会。暴力革命的结果必然是成则王侯败则寇。追随袁红冰搞暴力革命的人,必将没有好下场。他们也必将延缓中国宪政民主的实现。如果袁红冰放弃他自己的主张,来全力宣传张国堂学说,就必能更快地实现宪政民主。而且袁红冰也必能权势显赫、功勋卓巨。
  现在宣传张国堂学说不需要勇敢,只需要智慧。但在1999年就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这不是勇敢吗?
  您要相信精神的力量。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您要相信《圣经》的力量,相信儒学的力量,也要相信西方正宗政治学的力量。要治国安邦,需要的是道!是学识!知识就是权力!!!
  我与年轻政府官员的利益是一致的,我的成功会使他们获得提升的机会。本党主张: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确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但我夺权却不需要民众的选票,年轻政府官员为了提升会帮助我夺权。这就是我志在夺权,而又反对革命的原因。您应该知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我们要动员年轻政府官员们反对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就是否定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马列毛主义。
  此致

张国堂
2008年2月23日
 楼主| 发表于 1/9/2012 23: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不服从我张国堂统治的人必将遗臭万年
张国堂
2009年11月2日
  中国有俗话说:“成则王侯败则寇”。这不是任何人的哲学,更不是我的主张。但这却是中国历史的法则。
  一旦中国建立了大选制度,那时,将不再是“成则王侯败则寇”,而将是“成则王侯败则民”。
  现在,中国的大选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因此,“成则王侯败则寇”仍然是现时中国的历史法则。
  上帝耶和华膏立我张国堂为中国永恒的皇帝。我张国堂奉天命永远统治全中国的所有臣民(官民)。凡不承认张国堂皇帝的人,都是乱臣贼子。凡悖逆张国堂皇帝的人,必下地狱。凡抗拒我张国堂的圣旨的人,必下地狱。凡违犯我的法度的人,必受严惩。凡不追随我张国堂的人,必将在政治上靠边站,一边凉快去。凡反对我张国堂的人,必将贫穷、卑贱、失败,并遗臭万年。凡现在辱骂我的名人,必将被关押三年,公开向我道歉,则免于关押。普通人辱骂我,我不予计较。
  有一些愚蠢的人说我作梦,他们以为中共会万岁。我告诉你们:中共必将垮台。
  社会主义已经失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民无信不立。中国人民绝对不会永远信奉马列毛主义。因此,中共必将垮台。
  那些认为中共垮台之后,中共领导人会继续统治中国的人是不了解历史。古今中外的历史证明:一个政权垮台之后,维护原政权的统治者必将随政权的垮台而垮台,而推翻原政权、建立新政权的领导人必将成为新的统治者。
  秦朝垮台之后,秦王子婴随之被杀。而平民(布衣)刘邦当了皇帝。隋朝垮台之后,隋炀帝杨广被杀了,唐朝的建立者李渊、李世民父子成为新的统治者。朱元璋也是推翻元朝、建立明朝的领导人。等等
  苏共垮台之后,虽然仍然是前共产党人统治各独联体,但这些领导人都是原政权的颠覆者,新政权的创建者。叶利钦虽然是前共产党人,但叶利钦不是原苏共政权的维护者,而是原苏共政权的颠覆者,是新俄罗斯政权的建立者。苏共政权垮台之后,原来维护苏共政权的领导人都统统随苏共政权的垮台而垮台了。
  我张国堂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我必能获得绝大多数政府官员的支持,我必能成为中国新的统治者。
  即使李克强现在效法叶利钦,他也无法与我张国堂争雄。因为中国与俄罗斯不同。俄罗斯人有基督教的信仰,西方正宗政治学也相当普及。而中国的儒教被中共覆灭了,中国人大多不信基督教,西方正宗政治学在中国也不是很普及。因此,中国需要重建儒教、也需要基督教的信仰帮助新政权的稳固,更需要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在重建儒教上,我张国堂的功劳最大。在向中国读书人传耶稣基督的福音上,我张国堂的功劳也最大。在向中国读书人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上,我张国堂的功劳也最大。
  没有儒教和基督教,中国绝对不可能建立稳固的宪政民主政体。如果国人在基本信仰上没有共识,必然彼此互不信任,争吵、内讧不断。
  我张国堂的所有努力,就是要在基本信仰上为中国人建立共识。这是未来新中国的基础和灵魂。
  我对行政没有兴趣,我将会在中共政府或中华民国政府寻找有行政经验的人负责行政。在中国政府中,像李克强那样有行政经验的人很多。如果李克强支持我,我当然也会任用李克强。如果李克强要与我争锋,我当然会寻找其他中国官员支持、辅佐我。
  任何国家都需要政教学说。在政教学说上,没有任何人能与我张国堂争锋。因此,我张国堂必将统治中国。所有中国人必将像日本人崇拜日本天皇一样崇拜我张国堂。我张国堂必将在中国人的心中取代毛泽东,我的权威必将远远高于当年的毛泽东。
  从1999年以来,我公开在中国大陆组织中国共和党,并且与中共中央争战,公开与中共中央争夺中国的最高领导权。我誓死铲除中共暴政,决心解散中国共产党,并立志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我张国堂所作的事情,本身就是神迹。这个神迹当然不是我张国堂行的,而是上帝耶和华行的。小打小闹的高智晟、郭飞雄、郭泉、胡佳、刘晓波、杜导斌等等都被抓捕了,而我张国堂却有自由。这难道不是神迹吗?这个神迹就是上帝耶和华膏立我张国堂作救世主的证据之一。
  我是与《圣经》预言的敌基督争战的得胜者,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中对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得胜者的应许,已经把基督的权柄、名和宝座都赐给我了。
  天地之间唯我张国堂独尊。没有任何父母所生的人能与我张国堂平等。凡自高自大妄想与我张国堂平等的人,我必叫他永远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现在,中共与法轮功相互攻击对方为邪教。中共当权派与新左派的分裂和斗争越来越激烈。这都预示着中共即将垮台。
  中国已经是乱邦,治乱邦需用重典。我必将以铁腕统治中国三到五年。然后把中国导向宪政民主。
  我决心维护国家的安宁与社会和平,我授权政府在不得以的时候可以用武力镇压群体动乱。当然,政府负责人应该尽量克制,以减少人员伤亡。
  我将严禁五万人以上的政治性的游行示威,凡组织五万人以上的政治性的示威游行的,其组织者将被关押五年。
  我将严禁公开崇拜毛泽东,凡公开歌颂毛泽东的,将被关押三年,公开认错的,可以免受关押。
  我将严禁公开歌唱《国际歌》,凡公开歌唱《国际歌》的,将被关押三年。公开认错的,可以免受关押。凡传播《国际歌》的音像制品的,其主要负责人将被关押五年。
  我将严禁打中共党旗,凡公开打中共党旗的,将被关押三年,公开认错的,可以免受关押。
  在示威游行时歌唱《国际歌》的、或打中共党旗的,其组织者将被关押十年。
  我张国堂的尊严不容侮辱,凡公开谩骂、诬蔑、诽谤我张国堂的名人,必将被关押三年,公开认错道歉的,可以免受关押。
  凡尊重我的,我也尊重他;凡轻视我的,我也轻视他;凡抬举我的,我也抬举他;凡贬损我的,我也贬损他;凡亲近我的,我也亲近他;凡疏远我的,我也疏远他;凡追随我的,我就任用他;凡排斥我的,我也排斥他;凡拥护我的,我也拥护他;凡拆我的台的,我也拆他的台;凡反对我的,我也反对他。
  学过电磁学的都知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在人类政治和宗教中,是“同道相吸,异道相斥;同道相彰,异道相贬。”这是政治学的定律。这个定律当然不是我发现的。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保罗说:“信与不信的不可同负一轭”。
  中国只能有一个政府。指导政府建立和运行的政治学说只能是一家之言。中华民族也只能有同一个信仰。
  中国儒教没有天堂地狱的教义,也没有救赎的教义。因此,儒教不是完全的宗教。因此,儒教与基督教是可以相容的。中国的旧皇帝制度与基督教不相容,因为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独生的儿子,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基督是唯一的天子”,西方教会不承认中国古代的皇帝是天子,教会不许基督徒向清朝的皇帝下跪。清朝的儒教徒就说基督徒无父无君,清朝的皇帝也禁止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现在,中国人自己推翻了中国的皇帝制度,这个障碍就不存在了。我说中国古代的皇帝被称为天子是基督的豫像或预表。我宣布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是中国永恒的皇帝。这样,基督教与儒教就合并了。
  我张国堂合并基督教与儒教,并综合西方正宗政治学,创立皇帝教。这必将成为所有中国人的信仰。凡不信皇帝教的人,都是乱臣贼子。“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这里的“诛”不是“杀”的意思,而是“口诛笔伐”。
  我张国堂在政治上不会以武力伤害任何人的身体,也不会因政治而屠杀任何人。当然,政府有权为维护社会治安而杀人。虽然我不用武力,但得罪我张国堂的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我有权创立并宣传皇帝教。
  我张国堂有信心说服绝大多数中国人信仰皇帝教。我有权叫信从我的人不理睬反对我的人。没有人理睬的人,在社会上就绝对没有立足之地,就是吃屎也找不到厕所门。
  我张国堂绝对不会像毛泽东那样行恶政暴政。但反对我的人的下场必将比当年反对毛泽东的人的下场更惨。言论、信仰的力量远远大于武力。
  在政教学说上唯我张国堂独尊,这与宪政民主没有矛盾。因为绝大多数人对独创思想体系没有兴趣。而且,我以和平说理以说服人们接受张国堂学说,这本身就是竞选,就是尊重人民的选择权。
  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谦卑、善良者的最大福音,也是骄傲、邪恶者的最大祸音。凡追随我张国堂的人,必获得富贵、尊荣,必将得胜、成功,必永远荣耀,必然得救,必得永生,必上天堂。凡抗拒我张国堂的人,必将贫穷、卑贱、失败、羞辱,必遗臭万年,还必下地狱。
  顺我张国堂者昌,逆我张国堂者亡。不信的,试试!
就本贴在自由中国论坛上的回复:
  三民主义对当今中国毫无针对性。今天还主张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人,才是真正的脑残。今年是2009年,不是1911年。连日历都看不清楚,不是脑残吗?
  倡导民族主义只会导致民族分裂和仇恨。倡导民权主义只能导致社会的混乱。倡导民生主义只能导致贫富的分裂和对立。因此,三民主义也是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不过比马克思主义好一点。
  三民主义都是巧言令色。三民主义是煽动民众革命的歪理邪说,不过比毛泽东思想好一点。
  只有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才能救中国。
  孙不二等被抓了。在中国大陆倡导三民主义必将被抓。我支持政治警察抓捕三民主义者。因为中国不能走二十世纪的老路。凡是煽动民众革命的人都应该抓捕。
  政治警察不抓捕张宏良是有关部门的失职,我必将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对陈赐麟的回复:
  陈赐麟既然是基督徒,就应该读点《圣经》。《圣经》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唯有倚靠上帝耶和华的灵,才能成事。
  我统治中国不是倚靠我的才能,不是靠我的真本事,而是倚靠上帝耶和华的灵和道。
  我倚靠上帝耶和华。这就是我张国堂的真本事,也是我的力量。
  我读的《圣经》来源于教会。你陈赐麟根本就不顺服《圣经》,你如果不悔改,就必下地狱。

  你陈赐麟如果聪明,且读了我的全部文章,自然知道我解决中国政治经济危机的方案。
  我的总体方案是:基督教安民,儒学治国,西学建国。就是以基督教指导和约束民众。以儒学指导政府官员治理国家管理民众。以西方正宗政治学指导政治体制的改造或重建。这个方案内容丰富,是上帝所赐智慧和全人类智慧经验的结晶。
  我的任务是:扫除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彻底否定中共历史。在中国树立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正统的指导地位。这个任务是艰巨的,也是伟大的。同时,我还要把全中国的志士仁人汇集起来,组织起来。只要我完成了这些任务,我就必将树立起崇高的权威。然后我以我的权威支持各类人才负责各类的工作,包括经济、金融等政策的制定。
  政治是团队的事业,分工合作是必要的。你不能要求政治领袖是全才。作为政治领袖,我的才能足够了。你看不出来,是你愚蠢。
  你陈赐麟是中人之才,没有高等的智慧。你不要骄傲自是。
  在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是信仰。当前的中国最需要信仰。而我的张国堂学说就是信仰。在1911年辛亥革命之前,孔孟之道是中国的灵魂。以后的中国,张国堂学说就是中国的灵魂。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
对其他人的回复:
  我没有吹牛,而是显示信心,也是示威,更是宣布法度。凡违犯我的法度的人,必将付出代价。我告诉你们:祸从口出!凡骂我的名人必将关押三年。公开认错道歉的,可以免受关押。
  凡追随我肯居我之下的,必作人上人。凡不肯居我之下的,必作人下人。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曾子是一个不敢公开自己姓名的小人。你不是惧怕中共暴政,而是惧怕中共垮台之后被清算。我告诉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
无名虎辈:
  耶稣被钉死了,可见真理难以被人们接受。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但被中国人民接受了。当代中国是一个邪恶的时代,如果不被绝大多数人反对、嘲笑的人,不可能是真理。
  等中国陷入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的时候,就知道只有我张国堂能救中国。
  你说有“在几百个回帖里”,那点击量有多少?你能断定读过我文章的人都反对我吗?在那么多的谩骂前,又有谁敢回帖赞成我?
  在文革的时候,大家众口一词“打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但文革不久就结束了,人们又接受邓小平的领导,刘少奇也恢复了名誉。
  感谢你帮我宣传我的文章。
  在“中国人权论坛”(
http://rq2007.cc/)的“真理探索”专栏,我的文章点击量很大,没有反对和嘲笑的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0/2020 07:39 , Processed in 0.65322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