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01|回复: 0

[群策中国] 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救国救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3/2011 08: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救国救民
张国堂
2006年3月14日
  高智晟先生写了三封为法轮功辩护的公开信之后,又因维权人士郭飞雄等先生被非法殴打,而发起了绝食抗争的运动。这一行动完全是高智晟先生出于义愤的正义行动,从道义和良心上说是完全正义的,不可指责。但是这个行动也是对中国政治形势认识不清的盲目蛮干,在当前形势下,这种抗争极可能搞乱中国。
  中共表面看起来很强大,但实际上却非常脆弱。共产党再也经不起风浪了,因此,高智晟先生的绝食抗争运动极有可能导致共产党垮台。当然,许多民运人士会说:共产党垮台不是很好的事情吗?那么我要问一问你们民运人士:你们准备好了吗?你们有能力接管中国政府吗?你们有能力维护社会的安定吗?你们能制止共产党内恶势力不闹事吗?虽然大多数共产党人是本性善良的人,但他们由于私欲或受蒙骗而没有正义感。同时也有许多恶人,他们成事不足,败事却是有余的,你们能阻止他们闹事吗?现在中共在大规模地杀人灭口,我们没有力量去制止。而且,中国的银行坏帐是个巨大的黑洞,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的财政赤字巨大,负债沉重。许多国有企业严重资不抵债,在破产的状态下经营。一旦共产党垮台,人民对银行的信心也会丧失,必然很快就会挤兑银行存款,导致银行崩溃,许多地方政府也将随之因财政破产而崩溃,许多国有企业也会随之倒闭。外资将不再投资中国,甚至还会撤资。现在的失业率已经是很大的了,那时,又会有许多的人失业。整个经济极可能随之崩溃,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凄惨景象?当然,中国经济崩溃的结果是共产党造成的,但是,我们没有能力挽救这种崩溃,这难道不是我们的责任吗?
  中国的民主运动搞了二十多年,至今仍然是一盘散沙,群龙无首,内讧不断,使我们没有力量接管政府,以挽救国家的危难和民众的困苦,这难道不是我们的罪过吗?徐水良把这种局面归罪于共产党的破坏,这是一种无能和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推卸自己的责任,不从自身找原因。他现在想以乡愿的态度来维护民运的团结,这是根本行不通的。法轮功为什么有力量?为什么能发展壮大?法轮功在共产党的破坏下为什么没有变成一盘散沙,群龙无首,内讧不断?这是因为法轮功有灵魂,有信仰。而民运人士的组织没有灵魂,许多民运人士不肯在安邦治国的学说上下工夫,并且轻视安邦治国的政治学说,轻视基督教对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意义和作用。至少基督教能使我们民运人士团结起来,不至于内讧。
  徐水良先生虽然从八十年代初就开始批判马列毛主义,比我早得多。我是在1989年之后,才开始反思当代中国的历史,并认识到马列毛主义的错误,但我没有去批判,我以中国和苏联以及东欧等各国的实践结果否定马列毛主义。同时,在1993年开始学习儒学,1995年开始读《圣经》,1998年开始研究西方正宗政治学。在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同时反思历史,考察社会现实,分析政治经济形势,探索拯救中国的道路,就创立了张国堂学说。徐水良先生却毫无建树。徐水良先生先于我从哪个黑暗、肮脏、破旧、损坏并即将倒塌的旧房子里出来了,却成为精神上的流浪汉,而我却建立了一个新房子,虽然这所新房子的装修工程还没有最后完成,但已经可以居人了。这所新房子明亮、清洁、坚固、宽敞。大约在1992年,我与一些人闲谈,话题是中国的改革,有人对我说:“当一所房子破旧不堪时,就没有必要维修,不如推倒旧房子,重建新房子。”我当时就非常赞同他的看法。我现在就是先建成新房子,然后邀请人们到新房子来住居,然后推倒那所黑暗、肮脏、破旧、损坏并即将倒塌的旧房子。
  刘军宁、王怡等先生的学说根本不能治国安邦,但受到许多人的吹捧。我张国堂的学说能治国安邦,却不被人们重视。范亚峰、陈永苗等先生的主张根本行不通,却有许多人吹捧,袁红冰的主张也是根本行不通的,也有许多人吹捧。我张国堂的主张是唯一行得通的,却不被人们重视,甚至被人辱骂。主耶稣基督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6:26)主耶稣说的完全正确,假先知往往受人们欢迎,真先知反遭人们辱骂。
  刘军宁先生过分强调“个人自由”,也有一些人过分强调平等,这是导致民运“一盘散沙,群龙无首,内讧不断”的重要原因。虽然刘先生也反对一盘散沙。但刘军宁先生的理论只能导致人们一盘散沙。他已经是一个很有名的人了,他的文章许多人都读过,信奉他的人也不少,但信奉他的人没有组成强有力的政党,而是一盘散沙。因此,实践已经证明他的理论只能导致一盘散沙。刘军宁的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对共产党专制独裁统治的逆反心理在理论上的反映,因此能迎合许多人的心理。王怡说他们的理论是江湖文化,共产党的理论是庙堂文化。实际上共产党的理论并不是庙堂文化,而是伪庙堂文化。我的张国堂学说才是正宗的庙堂文化。而现在的文人要么是信奉共党理论,要么是信奉江湖文化的,而信奉正宗庙堂文化的人少而又少。但江湖文化并不能安邦治国,只有正宗的庙堂文化才能安邦治国。
  我们知道:连开车都需要交通规则,人在政治社会中生活,岂可“个人自由至上”?因此,人的自由必须接受儒学或基督教的指导和约束,还需要西方正宗政治学建立政治体制,只有这样,社会才能正常运行。因此“个人自由至上”的极端自由主义是异端邪说。我们民运人士一盘散沙,就没有力量对抗共产党的暴政,如果整个中国变成一盘散沙,就不能抵抗外国的侵犯。因此,“个人自由至上”的极端自由主义的危害是极大的。
  《圣经》的教训是: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这是圣经的真理,也是长期历史实际反复证明了的真理。因此,极端平等主义也是异端邪说。如果我们谁也不顺服谁,就不可能组成强大的政党。中国也不能强大。一个谁也不顺服谁的国家能强大吗?共产党之所以能统治中国,是由于有下级服从上级的纪律。我们民运团体之所以没有力量,是因为我们谁也不服从谁。民运人士不知道顺服慧心人,这是民运人士最大的弱点,这也是致命的弱点。当然,谁是有智慧的人,需要每个人自己慎重辨认。只有学好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并熟知历史,才能帮助我们辨认谁是真正的慧心人,谁是华而不实的马谡。马谡,就是因为失街亭而被诸葛亮斩了的马谡。马谡在许多人的眼中是很有才能的人,但不能担负大任。我们知道,刘邦是一个好大言的人,在刘邦时代,有谁比刘邦更有智慧?因此,好大言并不一定是言过其实。
  我实在告诉你们:人类已经有七千多年的历史了,不可能没有真理。我们必须接受经过长期历史检验了的真理。儒学是经过中国长期历史检验了的真理。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经过西方长期历史检验了的真理。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张国堂学说也是真理。凡是不接受张国堂学说的人,就是愚蠢的人,素质低下的人!
  我实在告诉你们:中国只能有一个政府,政府也只能有一个首脑,安邦治国的政治学说只能是一家之言。儒学主张:“定于一”。基督教也说:“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1:10)张国堂学说必将成为中国的正统!凡接受张国堂学说的人,必将有富贵和尊荣,死后还可以上天堂。凡拒绝张国堂学说的人,必将有贫穷和失败,死后还要下地狱。
  所有中国共和党人都要有信心,虽然本党的人数很少,但共产党垮台之后,中国人民在政治上就成为一盘散沙。本党只要发展到十四万四千党员,本党就能统治中国。因为十四万人组成的政党足以统治十三亿一盘散沙的人民。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本党的发展了。
  王怡先生最近发表了一个高论,说:“群龙无首,大吉。”据说这句话来源于《易经》。可惜《易经》我没有读,但我断定这一定是指敌人而言的。敌人群龙无首,才大吉。国家“群龙无首”,绝对不是“大吉”。我只知道“国不可一日无君”的古训。现在不是君主制了,但“国家不可一日无政府,政府也不可一日无首脑”,这话仍然是真理。中国有古训:“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行。”目前中国民运群体群龙无首,绝对不是大吉,而是大凶。
  我张国堂的主张是唯一行得通的,也是相对比较安全的,稳妥的,但我却是一个光杆司令,一些民运人士却象无头苍蝇一样瞎闯,例如:许万平、师涛,等等,他们瞎闯闯到了监狱,对民运并无什么贡献。现在的高智晟实际上也是在瞎闯。高智晟的绝食运动无非是两种可能的结果:一种可能的结果是被共产党残酷镇压下去,这样,恐怖重新笼罩人们的心头;另一种可能的结果是鼓励人们兴起更大的反抗风潮,导致共产党垮台。今年是文革发动的四十周年,民间有要求反思文革的强大呼声,共产党正在压制这种呼声,如果知识分子们的胆量更大一点,共产党就压制不住了。也是1976年的“四·五”运动的三十周年,当然会有许多人要纪念这次伟大的运动,共产党同样也会压制这种纪念活动。今年也“六·四”事件十七周年,在高智晟绝食运动的鼓舞下,必有人要在大陆举行第一次的公开纪念活动。法轮功组织也必然要推波助澜。因此,共产党有可能会被高智晟兴起反抗风潮所摧毁,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共产党垮台之后,必然是政局急剧动荡,经济崩溃。人民陷入更加苦难绝望的深渊。谁也没有威望控制局面。因此,这两种可能的结果对人民都没有好处。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挽救国家于危难,救民于水火。
  因此我在此呼吁:我们不要急于搞垮共产党,而应该加紧整合民运组织。我们要推选一个民运领袖,树立他的权威。然后在他的领导下,接管中国政府。
  哪个旧房子已经破烂不堪了,不动,还能维持几天,一动,就会立即倒塌。因此,改良主义,以及依共法维权是根本行不通的。我这样说是爱护你们维权人士。如果你们不听我的话,硬是要去依共法维权,其结果必然是鸡蛋碰石头,必将碰得头破血流。郭飞雄先生就是例子。象许志永先生这样的知名人士,又有大学教授、博士的头衔,尚且数次被殴打,何况别人呢?维权人士不仅被打,对弱者也并无帮助。对上访的人,叫他们不要上访,要等待我们中国共和党掌权。我张国堂将以铁杖辖管中国,然后把中国导向宪政民主。只要有了大选制度和新闻自由,根本不需要你们去维权,那时,你们要去竞选议会议员或政府的行政长官。
  郭飞雄先生说他的行为社会容易接受,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他碰得头破血流,就说明社会并不接受他的道路。我虽然曾五次被关入精神病医院,但2004年11月17日以来,公安再也没有找我的麻烦了。我的道路在开始时很艰难、坎坷、狭窄,但现在却越走越舒适、平坦、宽广。郭飞雄、范亚峰、陈永苗、刘路等先生们的道路在表面上可行,但实际上暗藏陷阱,根本不可行。他们在开始时很舒适、平坦、宽广,但后来却越走越艰难、坎坷、狭窄。现在已经走到了绝境,已经是死胡同了,是暗藏陷阱的死胡同。你们读我的文章,就知道我慎重分析政治经济形势及其趋势,对共产党的本质非常了解。而郭飞雄、范亚峰、陈永苗、刘路等先生却看不清形势,也不认识共产党。他们是瞎子给瞎子领路。
  《圣经》教导我们说:“要责备义人,他们就增长智慧;不要责备恶人,免得他们恨你。”上帝是爱我的,祂把义人留给我,要我责备管教,却把恶人留给祂自己,由祂自己亲自惩办。一些人喜欢谴责共党领导人。我现在基本上不再谴责共党领导人,却专门责备民运人士。我把恶人留给上帝耶和华,由祂惩办,却把义人留给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7/2020 10:01 , Processed in 0.11831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