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97|回复: 0

[群策中国] 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没有危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3/2011 09: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没有危险
曾节明先生:
  我责备高智晟先生是爱护他,在中国要想当总统或总理或部长,没有大多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的支持是不可能的。如果不先组织政党而推翻共产党,必使中国陷入动乱,这样就必失去大多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的支持,虽然他现在一时很有名,其后的发展就不大了。
  坚持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并欢迎共产党人加入我党的方针,不会有什么危险。我1999年9月就开始组党,虽然被五次关入精神病医院,但从2004年11月17日之后,公安就再也不找我的麻烦了。随着《8+1评共产党》的传播,使共产党人感到了危机,现在组党已经完全没有危险了。你说我的影响大了之后,中共就会抓我了,这是没有根据的。江贼民说要把反对势力扼杀在萌芽中。1999年,共产党要扼杀我就象按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共产党在我弱小的时候没有扼杀我,要到我发展壮大了之后再来扼杀我,共产党就如此愚蠢吗?我一直都公开主张组织政党接管政府,只要不被扼杀,我总会发展壮大。我们党的人数虽然还很少,但已经有了一些党员。共产党之所以不扼杀我,不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不可能发展壮大,而是我们党的成功符合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许多共产党人已经知道:共产党的垮台已经不可避免。因此共产党人也在寻找出路和退路。许多政府官员在内心赞同我们的政治主张。这才是我没有被抓的原因。
  同时上帝也在保佑我们党,在上帝的保佑下,我没有被扼杀,我已经冲破共产党的封锁,象一粒芥菜种一样发芽,并破土而出了。主耶稣基督说:“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有人拿去种在田里。这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且成了树。天上的飞鸟来宿在他的枝上。”(太13:31~32)
  大纪元说退党者达九百多万,在这些退党者中组织新的政党,难道不可能吗?如果现在组织政党的时机还没有成熟,那只能说明大纪元在说谎。我相信大纪元,因此就说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共虽然邪恶残暴,但随着广大共产党人的觉醒,共产党的能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我曾当着政治警察说要把中共中央踩在脚下。他们也没有生气发怒。并且我还威胁政治警察说,如果他们再敢把我关入精神病医院,我就要他们的脑袋。我在《胆怯的人必下地狱——兼论女人择夫的标准》中对政治警察们说:“我在此郑重地告诉你们:凡追随和支持我张国堂的,没有官职的必可获得官职,有官职的必获得更大的官职;凡迫害我张国堂的,有官职的必失去官职。‘士可杀,不可辱。’凡非法再关我进精神病医院的,主要负责人要当心自己的脑袋!我张国堂追求中国的最高权威,我不想把我的权威建立在血腥上,但如果有人非法无理地侮辱我,我就要他的人头来树立我的权威!”这篇文章是在大陆网站公开发表的文章。
  目前的政治形势是:整个社会希望社会和平,而共产党又即将垮台。在这种形势下,只能有两种选择:一是帮助共产党维持统治,另一是取代共产党。除此之外,再无第三种选择。高智晟先生不选择取代共产党,也不选择维持共产党,而选择反抗共产党,这就是在搞乱中国,在政治上是自杀。我责备他是爱护他。你说他有智慧,他有什么智慧?我在《如何维护工农的权利——致范亚峰先生》中说,在接管政府时我将提名高智晟先生出任最高法院的院长,我同时建议他出国。我非常爱护他,栽培他,但是他不听我的话。他根本看不清当前的政治形势,缺乏一个政治家起码的眼光。他充其量不过只有将才,绝对没有最高政治领袖的智慧。他是臣子之才,不是“君王”之才。他如果选择追随我,他才能成为一代名臣。否则,不过将是流星而已。
  中国需要政府,在没有政党有力量接管政府之前,中共是不会垮台的。现在,组织政党已经没有大的阻力了,只要海外人士加入中国共和党,或者,高智晟等先生争取出国并加入本党。把中国共和党的声势造起来,使本党快速发展,这样就能早日和平演变。法轮功学员的苦难也可以早日结束。
  我在此也要对海外法轮功批评几句:他们本应该大力宣传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不该宣传他们的《8+1评共产党》。《中国共和党宣言》同样可以搞垮共产党,同样可以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大多数共产党人都能接受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8+1评共产党》只是摧毁共产党,而不能重建新中国。我的宣言不仅能摧毁共产党,而且能重建新中国,而且能给大多数共产党人出路。李洪志与我争功,争荣耀,他不顾国内法轮功学员的苦难。我与国内法轮功学员并肩征战,同甘共苦。我也是为了停止镇压法轮功而奋不顾身的征战。在2000年我就为法轮功辩护。他们不发表我的文章,是极其错误的,是对国内学员没有爱心的表现。李洪志把自己的荣耀看得比国内学员的生命更为重要。假如他不与我争功,象宣传《8+1评共产党》一样宣传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那么现在我已经接管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自然也结束了。
  高智晟先生现在加入我们党,他也不一定被抓。如果他继续绝食抗争,却有可能被抓。现在,如果他以“组织政党取代中共”的罪名被抓,他的名望会更高,共产党不会帮他提高名望,因此就不会抓他。而且,本党的主张符合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中国共和党在事实上已经是合法的政党。只要本党的主张宣传到大多数政府官员,本党就能接管政府。如果共产党以“搞乱中国”的罪名把他抓了,他的政治前途就没有了。现在高智晟在海外的名望很高,但多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并不支持他。中国不能乱!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最强烈的心愿,谁被扣上“搞乱中国”的罪名,他的政治前途就完了。
  我们应该相信,人被造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共产党人也有上帝的形象和样式。绝大多数共产党人是可以教育好的。共产党的说教和制度并不符合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和平演变符合大多数共产党人的利益。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教育共产党人,是有成效的。共产党人一旦觉醒,他们也会反对共产党。共产党的某些领导人和一些走狗确实邪恶,但有相当多的共产党人已经觉醒。这个事实你没有注意到。有九百多万人退党,就说明有相当多的共产党人已经觉醒。我反复说过:只有爱才能拯救中国,才能救共产党人。我爱共产党人,我当然爱所有中国人。我虽然要解散中国共产党,但不是要共产党人都下台,而是要所有中国人都在公平的民主制度下平等竞争。
  我在1999年,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宣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争取55岁以下的政府官员的支持,夺取中央政权,以实现中国的和平演变。从1999年9月3日起,我就坚定地推行这条路线。为此我曾五次被关入精神病医院。1999年出现法轮功事件,我就预料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斗争必然失败,而这场失败必导致中共垮台。现在历史的发展证明我当时的预测是完全正确的。作为政治家,正确判断政治形势及其发展趋势,并制定政治谋略,是一个政治家最重要的智慧。我的近七年的实践证明,我的道路是唯一行得通的道路。随着《8+1评共产党》的广传,我的道路就已经没有危险了,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你们到现在还说不能组织政党,实际上是没有根据的。在今天,只有加入中国共和党,才是正途。高智晟先生的抗争,其结局不外有二:被共产党镇压下去;或者搞乱中国。这两种结局都是失败。我批评他蛮干是完全正确的。
  如果高智晟先生真有智慧,就该知道战国时期有一个著名的战例:围魏救赵。我组党夺权的方略就是围魏救赵。他为法轮功的辩护,呼吁中共停止镇压,在实际效果并不大。在《8+1评共产党》推出之后,要中共停止镇压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中共停止镇压,《8+1评共产党》就会传到家喻户晓。全国人民都说共产党是邪教,共产党还能进行统治吗?如果没有新的政党接管政府,中国就乱了。因此组党夺权是大局的需要。
  你说胡温曾是三团乱麻,你也看到了中共垮台的迫切性和必然性,但你没有看到有大量的共产党人已经觉醒。如果没有共产党人觉醒,那为什么有人退党呢?有九百多万人退党,就说明有大量共产党人觉醒。因此,组织政党接管中国是可行的,而且是唯一可行的,也是安全的。
  郭飞雄、范亚峰和陈永苗他们继续在太石村纠缠,他们的顽强和勇敢,我很佩服。但他们绝对不能成功。我在1999年就说了,从基层推进宪政民主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必然会导致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联合反对。如果组织政党夺取中央政权,地方政府的官员大多会采取观望骑墙的态度,甚至会有中下层官员暗中支持,到一定时候还会公开支持。因为,中共中央在重大决策上犯了严重的错误,这些错误将导致中共垮台。比如继续坚持动员民众造反的马列毛主义,镇压法轮功,拒绝政治改革等。在这种情况下,中下层官员极有可能支持任何人夺取中央政权。我的组党活动,实际上许多官员是宽容的,甚至有的暗中支持。政府中的中下层官员,不论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还是为了国家的大局,他们都会支持我组党夺权。因此我必然会成功。
  现在不是君主制了,但政治领袖与追随者的关系还是存在的。为了说话的方便,也可以把这种关系说成是君臣关系。我们只要记住“君不是主权者,人民才是主权者”就行了。每一个人在进行政治活动时,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是:自己是做政治领袖,还是做政治领袖的追随者。在一定时期内,只有一个人才能成为最高的政治领袖,其余人只能做追随者。因此,选择做最高领袖的风险最大,成功的可能性最小,失败的可能性最大。如果自己没有最高的智慧,就不要选择做领袖。
  不想做领袖的人要从政,那么他的最大问题就是选择追随谁。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选择有可能成为最高领袖的人,并追随他,这是具有将才的人在事业上成功的保证。
  在1998年之前,我是追随赵紫阳的,但赵紫阳的年龄太大,已经没有复出的可能。我起初并不想做领袖,但我找不到可以追随的人。在共产党内,没有可追随的人。当时,魏京生和王丹比较有名,但我不能追随他们,理由是:他们自己没有作最高领袖的志向,也没有做最高领袖的智慧。同时,追随他们的风险很大。如果我公开追随他们,必然被抓坐牢。因此,我就只能自己做领袖。于是就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下一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抉择是正确的。魏京生和王丹搞到现在也不成气候。他们的条件比我好的多,名气比我大,但不能统一海外的民运,使民运陷于一盘散沙,这是由于他们无能。王丹也只有将才,没有“君王”的智慧。
  俗话说:“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现在虽然不是君主制,但在同一时期也不可能有两个总统。既然我决定做总统,那么,我就要所有人臣服于我。对高智晟先生,我用他,也管教他,责备他,如果他不听管教,我就要他靠边站。作为一个统治者,没有君临天下的意志是不行的。民主是由人民选举统治者,不是不要统治者!你对我的批评,只能说明你对政治的无知。
  你已经在从事政治了,你现在面临选择:你是选择追随陈泱潮,还是选择追随我,你要慎重选择。你不能在陈泱潮与我之间足踏两只船。陈泱潮自己也面临选择:是自己做领袖,还是追随我。我在此郑重要求他停止中华合众国的活动。公民有结社的自由,没有成立政府的自由。如果他不停止活动,将面临三年的牢房。他现在的行为的实质是分裂民运。分裂民运的实质是中共暴政的帮凶。
  现在,民运的头头太多了,所有头头都面临选择:是自己继续当头头,还是臣服于我。臣服于我,我必重用。不臣服于我,我就叫他靠边站,一边凉快去!如果一人当头,民运才能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当头的人一多,力量就分散了。
  我告诉你:在政治上以乡愿求团结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责备徐水良先生,是要他接受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对马列毛主义没有必要去批判,以实践标准彻底否定就行了。我希望他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上有所建树,这对国家和他自己,都是有益的。
  《圣经》说当面的责备胜过背后的爱情。以爱心责备人的,会获得更多的朋友。我爱每一个中国人。我不会被搞臭。
  我坦率地告诉你,我已经把所有民运人士都看作是我的部下,我对部下总是恩威并施。我将要使用的人,我就责备管教。
  李洪志先生也是我的部下,他是我的先锋,我的仆人。他现在还不认识他的主。他终究会认识我是他的主,他是我的仆人。他必跪拜在我面前,俯首称臣,我也会多多地赐恩给他。法轮功学员都是我的儿子,我是他们的父,我爱他们。共产党人也是我的儿子,我是他们的父,我也爱共产党人。我的一部分儿子仇杀另一部分儿子,我的心很痛。我宁愿自己坐牢、被关精神病医院、甚至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看到我的儿子们相互仇恨。
  愿你平安!
张国堂
2006年4月8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5/2020 08:28 , Processed in 0.28791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