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33|回复: 0

[群策中国] 要教育救国——不想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告王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30/2011 04: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教育救国——不想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告王丹
王丹先生:
  你的《2009年我们做什么》,我已经读了,你的志向是错误的。美国民主党和美国共和党都是立志做执政党。因此,我们也要争当执政党,而不是一辈子做反对党。
  你可能会说,中国共产党垄断着中国的政权,我们想做执政党,那不是做梦吗?不是。因为要组织一个执政党,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共产党还能霸占中国政权十年吗?
  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为未来中国培养人才。我们要建设一个新的国家,就需要一大批新的人才治国安邦。政治家要高瞻远瞩,要看到政治形势在几年、十几年之后的变化趋势,要为未来做好准备。我于1999年就组织中国共和党,我为接管中国政府做准备。培养一大批政治人才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必须早做准备。
  不要去组织反对中共的活动。中共的垮台必然是地震式的突然垮台,在中共垮台之前,去组织反对运动,都是鸡蛋碰石头。是不可能成功的,只会自讨苦吃。
  你可能会说,不反抗中共,中共会垮台吗?我告诉你,中共必将垮台。你知道杜勒斯的预言吗?杜勒斯曾经预言说:共产党到第四代或第五代,其领导人必自己搞垮共产党。苏联共产党难道不是她自己的领导人搞垮的吗?
  为什么第四代或第五代领导人会自己搞垮共产党?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马克思主义不仅害人,更重要的是害己。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动员民众造反的歪理邪说。马列毛主义动员民众推翻旧政府是非常强大的思想武器,因此在中国和苏联及东欧各国等是所向披靡。但共产党自己一旦掌握了政权,马列毛主义就成为伤害自己的病毒基因。文化大革命就是马列毛主义对中国共产党的一次重大伤害。邓小平自己以为吸取了教训,搞改革开放,不再搞政治运动。他以为就平安无事了。他“打左灯,向右拐。”一方面坚持他的“四个坚持”,一方面搞毛泽东所反对的资本主义。一方面坚持“消灭私有制”和造反有理的马列毛主义,一方面搞权力私有化,让一部分有权势的人先富起来。这样一来必然导致贫富的两级分化,导致整个社会的分裂、对立和仇恨。由于“四个坚持”,新左派就合法地发展壮大起来了。现在,新左派与中共当权派的矛盾斗争是不可调和的。中共当权派迟早要镇压新左派,一旦镇压新左派,就必然要放弃“四个坚持”,那样,共产党就垮台了。
  法轮功与中共的矛盾也是不可调和的。我们让新左派、中共当权派、法轮功他们去相互争斗。我们要为未来中国培养政府官员。
  我们必须认真学习儒学,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学好儒学,才能提高我们说服别人的领导能力。
  我们也应该相信耶稣基督。因为基督教安民的功能很强大。民众造反是中国最大的祸害,中共政权也是民众造反的产物。民众造反对民众的危害也非常巨大。民众造反如果失败,那当然导致民众吃亏。民众造反成功,也只会使造反的领导者和组织者成为新的统治者,绝大多数民众仍然是被统治者。而且,靠民众造反上台的人几乎都是暴君。如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等等。
  我主张以基督教安民、以儒学指导和约束政府官员,以西方正宗政治学指导政府体制的建立。简单地说,就是:基督教安民,儒学治官,西学建制。
  我们是读书人,不要搞闹事民运,而要教育救国。要放弃89学潮的民运模式,那是死路。
  君子以言论引导人心,以文章教化世界。中共以武力和强权不能改变你们的观点,你们又岂可以示威游行改变他人的态度?示威游行虽然是你们的权利,但读书人示威游行是可耻的,因为这是不学无术。我们要教化别人,我们就要首先教化自己。我们首先要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我们自己的政治思想。
  1999年以来,我所做的工作就是孔子的工作。只有这种工作才是有意义的。你所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1999年以来,我采取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的方针,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在我与许多志士仁人的共同努力之下,中国主流社会的政治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儒学已经复兴,基督教在中国广传,西方正宗政治学在各大学相当普及。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形势大好。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必将成为宪政民主的国家。
  你要想想你自己的前途,也要想想你的追随者的前途。人不能一辈子闹事。如果一个人除了闹事之外,没有其他本事,那是可耻的。一个读书人没有治国安邦的本事,那是可悲的,更是可耻的。
  希望你考察美国,学习美国。要考察联邦政府在各州地方的运作,要考察美国社会的基层自治的情形,要考察美国小学、中学和大学的文科教育,重点是教材的内容,以及教学模式,要考察美国民主党和美国共和党的运作和管理。也要考察美国政府对军队的管理和控制。希望你向托克维尔学习,写出一本与《论美国的民主》一样的名著。
  不要闹事,一个读书人闹事是愚蠢的。读书人的职责是求学问。
  如果你愿意,希望你帮我办中和大学,我想邀请你担任中和大学历史系的主任和教授。我再说一次,在当前教书育人是最重要的事情。闹事毫无意义。
  你们要好好想想,再多的爆竹也不可炸毁长城,再多的蜡烛也不可照亮黑暗的大地。中共必将垮台,但中共垮台之后,中国极可能陷入内战,或者国家政权落入军方之手,就如缅甸一样。读书人四分五裂、一盘散沙,这是读书人的可悲,也是耻辱。
  我劝民运人士都要静下心来读书。要在儒学上达到清朝的秀才或举人的水平,在基督教神学上达到神学院本科的水平,在西方正宗政治学上达到美国相关专业的本科水平。要把求学问当作自己的头等大事。
  子曰:“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这是中国的传统。我劝你们静下心来读我的文章和我推荐的书籍。宣传张国堂学说,发展中国共和党,是拯救中国的唯一道路。
  凡不想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
此致

张国堂
2009年1月8日
在本帖下的回复
  志士仁人要有远大的志向。但凡事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为。要吸收全人类的智慧。与中共争战,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君子以德修身,等待时机。
  中共暴政不是可以骂垮的,也不是可以以示威游行搞垮的,也不是绝食运动可以搞垮的。
  只有强大的政党才能战胜中共。需要一整套理论学说才能组建一个强大的政党。一定要耐心地宣传张国堂学说,组织、发展中国共和党。逐步积累力量。
  像高智晟、郭飞雄、胡佳等是绝对行不通。但人们却重视他们。真是悲哀。
  中共不同与清朝。中共坚持造反有理的马列毛主义,这是自伤自杀的思想和文化。中共必将自己变革。苏联共产党难道不是他们自己变革的吗?我们的方针是“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他们的政治思想。”
  我劝你们读我的文章,读我推荐的书籍,并加入中国共和党。
  子曰:“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这是中国的传统,也是我的理想。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我说“凡不想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没有说“不能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当官不仅在于自己的志向,也在于命运。我的主张是能当官就当官,没有机会当官就培养学生当官。
  作为人,立志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当官的志向,就应该远离政治,去从事其他事业,这对自己对国家都有好处。不要立志作反对派。一辈子总是反对别人,这是没有出息的,而且也令人憎恶。
  学而优则仕,读书当官,这是我的志向,我的理想。

  我说“凡不想当官的民运人士都是垃圾”,没有说“凡不想当官的所有人都是垃圾”。不想当官或不适合当官的人可以去做其他的事业,这对自己对国家都有好处。让想当官的人去从事政治。民运也是政治。没有兴趣当官的人不应该从事民运。这对他自己对国家和民众,都有好处。那些不想当官的人从事民运,只是给民运添乱,对国家和民众没有任何益处。
  管理众人的事,是必需的。治人是高尚的事业,当然,这并不表明其他事业就不高尚。
  基督教也强调管教人、责备人。《圣经》说摩西选举敬畏上帝、不爱不义之财、懂法度的有才能的人做官长(千夫长等),管理百姓、审判百姓。《出埃及记》第十八章第13节至第27节,你没有读吗?不读书,怎么能懂法度?读书当官、学而优则仕也是《圣经》的教训。至少基督教并不反对“读书当官”和“学而优则仕”。
  你“唯真理是图”对基督教只是一知半解,你要安静听道,你不要反对儒教。基督教与儒教没有矛盾,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
  我告诉你:否定儒教,就是污蔑上帝耶和华对中国古人刻薄寡恩。难道上帝耶和华几千年对中国人就不闻不问吗?就不管教中国古人吗?就不爱中国古人吗?

  《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先知是不是人?耶稣也是人。人也应该顺从先知和使徒。基督徒在信仰上要顺从教会的牧长,在世俗生活上要顺服政府的官长。这都是《圣经》的教训。上帝要人管教人,要人责备人。
  如果我张国堂有什么地方违背了《圣经》,我请你指出来。
  王丹、刘晓波等人从事民运并不是逼上梁山。在1989年之前,谁逼迫了他们?他们闹事是出于他们自己。他们闹事对国家和民众没有任何好处。人们常说“官逼民反”,这有时也是事实。但你没有注意到“民逼官暴”的现象也是有的。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也是民众,他们的造反逼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变暴。89学潮在事实上也逼邓小平选择暴政。
  世人都是罪人,民运人士也不例外。王丹、刘晓波也是为名为利而已。毛泽东当年也说他没有野心,“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他喊得震天响。民运人士中也有许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亵慢人,他们以煽动动乱而猎取名声。
  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也背叛中国的儒教,这才是中共暴政的根本原因。中共暴政是由于上帝耶和华要惩罚中国人民的罪恶。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惹上帝耶和华大发烈怒,上帝耶和华在烈怒中就把中共暴政赐给中国人民。
  要消除中共暴政,最重要的传耶稣基督的福音,号召中国人民归向上帝耶和华。这是最重要的。因此,传耶稣基督的福音的人,是我最尊敬、最推崇的人。
  但本文是教育民运人士,我劝他们不要闹事,不要总是做反对派。他们的搞法只会导致“民逼官暴”。我希望他们读《圣经》、《四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名著。这对他们自己,对国家和民众,都有益处。
  希望你把中共灌输到你头脑中的歪理邪说都去掉。你对儒教的反感是由于你受中共邪教的影响。

  教会的牧长和政府的官长虽然不是都总是绝对正确,那么你“唯真理是图”就总是绝对正确吗?
  《圣经》你都读得懂吗?上帝你能看见吗?圣灵就单启示你,就不启示教会的牧长和政府的官长吗?
  你不要骄傲自大!你不要受中共邪教和刘晓波的迷惑。我告诉你:上帝就是秩序。你不想顺从任何人,那么你就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垃圾!是上帝要人们顺服人间的统治者!所有统治者都是上帝所命的。
  “顺服”与“顺从”是两个不同词语,意思是不同的。我从来没有主张人要顺从中共政府的掌权者。你只要不想到中共政府中去当官,就不存在顺从中共掌权者作恶的事情。
  1999以来,我组织中国共和党取代中国共产党。我一直说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一直说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是祸国之本。我怎么就拍中共的马屁了?!
  1989年的学生根本就没有反共反社会主义。根本就没有打算组织政党取代中共。这不是闹事是什么?王丹等辈到现在都没有决心取代中共,不是废物是什么?王丹等辈以绝食强求邓小平承认他们是中共的忠臣,这不是糊涂是什么?
  反腐败就可以破坏秩序吗?没有重大、正当的目的,聚众闹事就是犯罪!就是动乱!

  4.26社论发表之后,如果就此平息了,这场运动还可以翻案,将成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载入史册。但是,4.26社论之后,学潮领导人把所有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正确口号都排除了。以绝食强求邓小平承认他们是爱中共党国的。这就使这场运动堕落成了没有重大正当目的的聚众闹事。
  不敢反共反社会主义,就不要闹事。就不要搞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不敢夺取全国的最高领导权,就不要发动学生上街。
  俗话说:“不是撑船手,不拿竹竿头。”又说:“没有金刚钻,就不揽瓷器活。”没有信心和能力领导中国,就不应该带头煽动学生上街示威游行,就应该寻找并追随有信心有能力领导中国的智慧人。时机不成熟就应该耐心等待。没有一举成功夺权的把握,就应该埋头作准备、逐步积蓄力量。
  什么叫合法?什么叫不合法?
  我们中国共和党不进行党员登记,承认张国堂学说是真理,并且愿意加入中国共和党,那么他就是中国共和党的正式党员。因此,我无法统计我们党有多少党员。本党的这种模式,是为了党员的安全。

  领导一个国家需要政教学说,应该认真学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还需要懂行政学、法学、经济学等知识,要了解民众的需要,制定政策满足民众的需要。
  政治是争取人们支持的艺术。要以治国安邦的学术知识赢得知识分子的支持。以满足民众需要的政策赢得民众的支持。
  不要闹事,不要鼓动人们上街示威游行。
  要逐步积蓄政治力量。才能成功。

  示威游行虽然是民众的权利,但读书人示威游行是可耻的,因为不学无术。
  西方国家只是允许民众示威游行,但政府绝对不会说示威游行光荣。如果某些人以示威游行强迫政府承认他们示威游行光荣,那么政府有权也有理由镇压!如果人数太少,不影响社会的正常秩序,政府会宽容他们。但人们必会说这些示威游行的人是疯子。西方政府是宽容闹事。但被政府宽容的人绝对不是光荣。
  不要媚众。媚众如对掌权者阿谀奉承一样可耻。我告诉你们,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如果不是愚蠢,那就是邪恶。骄傲就是愚蠢。中国民众有什么觉悟?信奉马列毛主义和邓小平理论的中国民众是邪恶和愚蠢。
  你们有权不听我的话,但不听我的话的民运人士必将被淘汰,就像垃圾、废物一样被抛弃、被淘汰。
  到现在还相信唯物辩证法的人,就是愚蠢、邪恶!

  唯物辩证法是某些骄傲狂妄的“哲学家”的头脑臆造出来的东西。没有任何客观证据证明唯物辩证法是客观真理。
  毛泽东、斯大林等共产党人是熟知唯物辩证法的,他们运用唯物辩证法的结果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假如只有中国共产党祸国殃民,那么还可以找借口为唯物辩证法辩护,但各国共产党都祸国殃民,那么实践就足以证明唯物辩证法是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
  唯物辩证法是无神论的。上帝创造无神论的唯物辩证法作为自然法则,这种自相矛盾的说法是正常人能坚持的见解吗?
  不再与你讨论,我不愿对牛弹琴。

  客观规律是道(道的一部分),而道是 神,是上帝。这是基督教的教理。
  唯物主义否认神的存在。辩证唯物主义者们虽然承认客观规律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但是他们不承认上帝制定了客观规律。他们虽然承认“如果人违反了客观规律,就必受客观规律的惩罚”,但他们不知道客观规律,总是把他们自己的想法当做是客观规律。他们实质上是把客观规律当做上帝,但他们在主观意愿上不承认客观规律是神。他们在概念上混淆“物质”与“物质运动的规律”。因此,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是自相矛盾的混乱的思想体系。同时,他们所说的客观规律并非真正的客观规律。他们以他们的头脑臆造的观念当做客观规律。他们所说的客观规律是假规律。我告诉你:唯物辩证法中所讲的规律如“对立统一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质量互变规律”等等,都不是宇宙的普遍规律。这些说法表明上似乎有些道理,但却是似是而非。他们仅仅对某些事物作表面的观察,就无限归纳推广,因此是错误的。
  毛泽东的“一分为二”,以及杨献珍的“合二为一”都是似是而非的假道理。你不要信。从最终的结果上看,毛泽东的实践是失败。毛泽东最终失败的结果就证明毛泽东思想是谬论,不是真理。
  由于真理往往难以被人们接受,这就是蒋介石被毛泽东打败的原因。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历史实践证明:毛泽东思想是谬论,而蒋介石主义却是相对正确的。蒋介石是基督徒,也是儒教徒。他纠正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中的某些过激的主张,但没有完全纠正孙中山的错误。我今天综合正宗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抛弃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创建张国堂学说,这是蒋介石主义的发展。
  在自然科学上,没有任何一项重大的发现是在唯物辩证法的指导下完成的。只要你能指出哪一项重大自然科学的发现是受唯物辩证法的指导,那么就驳倒了我的主张和见解。你能指出一项吗?
  共产党人在社会科学上运用唯物辩证法,给人类社会造成巨大的灾祸。可见唯物辩证法是假真理,是假道理。相信假道理就是拜偶像。偶像是人造的,假道理也是人造的。相信人的头脑臆造的号称的“客观规律”是愚蠢的,或者是邪恶的。
  不要在信仰上足踏两只船。这样是危险的。基督教神学与唯物辩证法在形式逻辑上是不相容的。马克思主义者假冒真理、假冒客观规律,你不要被这种似是而非的假道理骗了。

  你“唯真理是图”如果不自称基督徒,那么你信毛泽东歪理邪说,我不会同你辩论。如果你自称信耶稣基督,你就不该信毛泽东似是而非的假道理。
  你读读唐崇荣大牧师的《启示与真理》,就知道毛泽东的《实践论》把儒家的格物致知的认识论推到了荒谬。
  人对世界(包括人与人类社会)的认识离不开观察,但如果没有圣灵的普通启示,人也不可能对世界有正确的认识。
  孔子曰:“天生德于予,……”这就说明孔子的道德说教来源于天启。
  人对上帝耶和华的认识,对耶稣基督的认识,等等,这都靠上帝对人的特殊启示。人通过自己的实践绝对不可能认识上帝的救恩。
  我告诉你:一切真理都来源于上帝的启示。上帝对人类的启示分为特殊启示与普通启示。《圣经》是上帝对人类的特殊启示。儒学、西方正宗政治学、自然科学都是上帝的普通启示。上帝在对人实施普通启示时,离不开人自己的观察与思考,也就是离不开人的格物致知。
  蒋介石只是暂时败于毛泽东。大陆中国人正在走向蒋介石的道路,这说明蒋介石最终战胜了毛泽东。另外,毛泽东在1949年的胜利也是上帝的旨意。
  你已经知道:上帝是宇宙的主宰。那么你就应该知道上帝耶和华是人类历史的主宰,当然也是中国历史的主宰。上帝以《圣经》预言主宰人类的历史。
  马克思、共产党是《但以理书》第七章的“小角”。你自己去读《但以理书》第七章。就知道毛泽东战胜基督徒蒋介石是《圣经》的预言。毛泽东把蒋介石赶到台湾,正好应验了《但以理书》第二章的关于“半铁半泥的脚”的预言。马克思、毛泽东、共产党的兴起,这是救世主张国堂的重大证据。

  如果你郭国汀对中国的政治形势的发展趋势有所了解,就必会知道:只有救世主张国堂才能拯救中国。
  中国现在到处都是激烈的争吵,中共政权必将在争吵、内讧中分崩离析。没有任何人能获得人民的真正信任。中国人民必将在政治大动荡中绝望,必将哀哭。那时,你就知道只有我张国堂才能拯救中国。
  地球资源是有限,如果人们不追求上天堂,不惧怕下地狱,只追求物质享受,那么,地球资源必将很快耗尽。而且,各国为争夺有限的自然资源,世界难免不发生战争。因此,人类需要救世主,使人们节制自己的欲望,这样,才有人类的平安。
  上帝是存在的,天堂地狱也是存在的,我的使命就是说服人们相信上帝,相信天堂和地狱。
  我不是自封基督,而是圣灵命令我宣布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为的是应验《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等《圣经》预言。《圣经》预言的应验,是上帝耶和华存在的证据,这是铁证。《圣经》上记载的神迹虽然都是真实的,但由于年代久远而现代人不信。我以救世主的名义拯救中国,那么,人们就都会相信上帝耶和华是又真又活的 神,才会相信天堂地狱。
  中共审判刘晓波之后,暴力革命的主张甚嚣尘上。你郭国汀难道不知道吗?
  中国人民如果不接受救世主张国堂,其结果就是内战。中国人现在只有两种选择:接受救世主张国堂,或者接受内战。
  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只有权力、利益,为了名利不择手段。中国面临内战的危险。你郭国汀为什么宁可接受内战而不接受救世主张国堂呢?
  国家只能有一个首脑。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为什么你郭国汀就不懂呢?
  陈泱潮是我政治上的竞争对手,因此,我不可能肯定他。除非他陈泱潮臣服于我。
  朱元璋为什么不联合陈友谅,而是消灭陈友谅?
  消除陈泱潮等人的政治影响,我张国堂才能树立起我的领导地位。
  民运如果由我张国堂一个人领导,民运的力量发展更快。
  希望郭国汀先生多读点历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8/2020 01:47 , Processed in 0.12323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