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31|回复: 3

[人物事件] 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22/2012 23: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2/23/2012 13:24 编辑

警惕刘亚洲祸国殃民
张国堂
2005年5月24日
  2005年5月4日,我在槟榔园文学书院上看到《中国抗日救国联合阵线告爱国同胞书》和《流产的军方研讨会:欲人尊我,必先自尊,日本人为何对我猖狂?》,我给了他们回复,我以中国共和党总书记的名义对他说:“刘亚洲先生:您们的爱国热情,我深表敬佩。但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以荣誉为生命。军人不得干预政治。从1999年9月3日以来,我就开始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并组织中国共和党。我有信心竞选成功。我一旦竞选成功,我会重用您们。您们现在要谨慎,尽力保住自己的职位,警惕被别人利用,不要使自己成为共党高层权力斗争的工具。您们不要在政治上冒险。冒险的事情由我来做。”
  同时我把《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作为回复发在他们的帖子的下面,他们没有看。
  后来,我从一篇文章中得知刘亚洲是李先念的女婿,是赤共子孙帮的核心人物之一。我就对他有点警觉了。
  2005年5月21日,我在自由中国论坛看到《【袁红冰】中国呼唤大政变――致有条件成为民族英雄的中华男儿》。我就知道刘亚洲并非善类。于是我就写了《警惕共党内的野心家搞军事政变》,并以电子邮件寄给人民日报、新华社等。
  对于刘亚洲高唱宪政民主,许多民运人士高度赞扬。王怡先生写了《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一文。这篇文章要人们警惕军人干政的危险。我也是这样看。早在1999年,我就明确提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以荣誉为生命。军人绝对不能有政治野心。”亚里士多德说:“中产阶级的人们还有一个长处,他们很少野心,在军事和文治机构中,要是有了野心的人,对于城邦常会酿成大害。”(见《政治学》卷四、章十一。商务印书馆的版本第205页)
  刘亚洲却野心勃勃。他在其野心的驱使下,不仅不服从军委主席,而且还抗命。胡锦涛主席命令他不要搞“中日关系军方究讨会”,他不仅不听,还变本加厉,他在网络上公开发宣言,这就是在网络上召开他的“中日关系军方究讨会”。又组织“中国抗日救国联合阵线”。刘亚洲在野心的驱使下已经丧心病狂了。他以军方代表自居,召开“中日关系军方究讨会”。他有什么资格和权利代表军方?中日关系不是军事问题,而是外交政策问题,一个军官凭什么在外交上指手划脚?他还组织“中国抗日救国联合阵线”,军官勾结其他官员以及在军队中拉帮结伙,这都是古今中外所有政府禁止的事情。我们必须说明:公民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但军官没有言论、集会、结社的自由。因为公民的错误对社会影响不大,但如果军官错了,就会导致政局动荡。因此,军官不得发表政治言论、不得进行政治集会、不得结社。军官如果有政治抱负,就得脱下军装,作为公民就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不仅军官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政府文官(由政府任命的非民选的官员)也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当然,政府文官有权召开他职务范围内的会议,等等。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规矩。他刘亚洲胆敢违反国法军纪,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当然,他刘亚洲也可以指责我有野心。我没有野心。我只有爱心和责任心。我通过以公民的身份竞选国家元首。我当权之后,如果有人对我不满,任何人都可以用我的方式,通过竞选取代我。毛泽东是野心家,因为他取得权力的方式是不可效法的。刘亚洲也是野心家,他如果当权,别人没有条件效法他,也就是不能以他的方式取代他。
  刘亚洲组织“中国抗日救国联合阵线”是别有用心的。当今中国并没有受到日本的侵略,日本也没有侵略中国的明显意图,要他刘亚洲救什么国?虽然日本有欺辱中国的事情,但这决不是侵略。既然没有日本侵略的危险,搞什么抗日救国?他的目的不过是想以抗日救国的名义,以“汉奸”的罪名镇压异己。如果他们的计谋得逞,他们就会要说谁是“汉奸”,就说谁是“汉奸”,不要证据,不许你辩护。冤假错案就会更上一层楼。
  刘亚洲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我们应该认真地分析。
  首先,刘亚洲强烈支持反日民族主义。从1921年以来,中共总是打着反帝国主义、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以及民主的旗号,但它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他们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服务。今天,刘亚洲继承其父辈们的衣钵。历史证明,他们的父辈祸国殃民,我们有理由预测刘亚洲也会祸国殃民。
  首先、胡锦涛对日政策是正确的。在今天,中日敌对会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我们必须明白:中国不是只有日本一个邻国,还有俄国另一个邻国。一旦中日交恶。得利的必是俄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是古老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当然也不能中俄交恶。同时,当今中国是中华民族最脆弱的时候。中国被中共统治了五十六年,现在中国人谁也不信任谁,谁也不服谁。中国已经是一盘散沙。没有一个人真正获得人民的信任。还有法o功与共产党相互攻击对方为邪教,都在煽动民众仇恨对方。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过大,穷人很多,生活相当艰难。下层民众的仇富心理很重。到处都是激烈的争论。中国人自己不和,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弱于日本,我们拿什么同日本为敌?我们今天与日本敌对,吃亏的一定是我们中国。
  相当多的反日民族主义者没有理性,他们的行为不会使日本受多少损失,到是会造成中国人自己更加不和。他们动不动就给人扣“汉奸”的帽子。他们把反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变成打中国人的棍子,动不动就说别人不爱国,惟有他们爱国。这样搞不利于中国人的和睦。我张国堂郑重声明:凡爱中国人者必是爱国者,凡不爱中国人者就不是爱国者,而是祸国者。
  中国是由中国人所组成的。没有中国人个人的权利,就没有中华民族的利益,也没有中国的国家利益。凡以国家利益为名剥夺中国人个人的正当权利的人,都是祸国的人。集体主义的民主都是骗人的。只有保障个人自由和人权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只有保障个人自由和人权的国家利益才是真正的国家利益。不保障个人自由和人权的国家利益只是少数特权者的利益。
  熟悉二十世纪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容易假冒。因为人爱自己是本能,人爱人是宗教和道德的教化。在历史上,许多声称自己是爱国者的人却是极端自私自利的人。他们不过是以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为幌子谋取自己的权力而已。上帝叫人爱人如己,没有叫人爱国如己。因为国家有可能被坏人篡夺。汉高祖刘邦为什么不爱秦国?唐高宗李世民为什么不爱隋朝?可见,爱国需要理由,爱中国人不需要理由。爱中国人高于爱国。不爱中国人的人并不爱国。毛泽东周恩来自称自己是爱国者,他们为什么不爱中华民国?为什么要以武力颠覆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是合法的政府,也是正义的政府。虽然有一些腐败和缺点,但可以通过改良来解决。以武力颠覆中华民国不是爱国,而是祸国。毛泽东周恩来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不惜把全国人民推入战火之中,是极端自私自利的人,他们却总是标榜自己是爱国主义者。由此就可以知道: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容易假冒。今天,我们对那些自称的爱国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必须保持警惕,防止他们以爱国主义的名义祸国殃民。
  我张国堂爱敬天法祖、信孔孟之道的中国,憎恶拜马克思的中国。我张国堂是真正的爱国者,我也尊敬真正的爱国者。而马克思主义者是伪爱国主义者。无法无天、欺师灭祖的马克思主义者绝对不是爱国者,而是祸国者。
  现在,刘亚洲学毛泽东,高喊民主和国家利益,什么富国强兵等等,言辞很好听,但不过是为了维护他们赤共子孙帮们的特权而已。我们不能忘了“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寓言。更不能忘了毛泽东在延安时唱了许多民主自由的高调。如果刘亚洲真的想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就应该无条件地接受《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因为这七大原则是天然公正的。这才是真正的宪政民主。
  刘亚洲说韩国的民主是该国军方推动的,这种说法不过是谎言而已。我们知道,金大中为竞选总统被军方整得九死一生,这难道是推动韩国的民主吗?今天的中国,我们无数志士仁人为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坐牢,被关精神病医院,他高高在上享受特权的快乐。他看到中国的民主自由已经成了大势所趋,于是就来抢夺民运的果子。现在,我的文章已经发到新华网上去了,表明,整个社会已经开始接受张国堂学说了,根本不需要他刘亚洲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
  1999年,我就制定了“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的基本路线。这条基本路线正在成为指导中国变革的路线。1999年以来,中国的政治思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改变的方向同这条基本路线是完全一致的。政府已经接受了儒学和西方经济学,默认了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所有这一切,都是我们民间读书人推动的。他刘亚洲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清华大学的教授秦晖早就写文章说:“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前南斯拉夫共产党垮台后,该国陷于民族主义,结果该国国家和人民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今天,刘亚洲也要把中国引向反日民族主义。这必将祸国殃民。他们为了维护他们的特权,根本不顾民族和民众的苦难。我们必须对他们保持警惕。
  有些人怕他们赤共子孙帮,怕他们作乱。你越怕他们,他们就越会作乱。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军事院校培养了一大批军官,虽然他们难以进入高层,但师级及师级以下已经被他们占据了。这些军校毕业生长期被赤共子孙帮压抑,早就对他们不满了。这些军校毕业生根本看不起那些不学无术的赤共子孙帮。我相信这些军校毕业生,不相信刘亚洲等赤共子孙帮。他们的特权利益决定了他们是中国民主自由的阻力,决不可能成为动力。他们现在知道阻止不了民主自由,就改头换面出来鼓吹似是而非的宪政民主,以迷惑缺少知识的民众。他们的宪政民主不是王怡刘军宁等知识分子的宪政民主,而是没有个人自由和人权的宪政民主。我张国堂坚决主张: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确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他们却继续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不接受“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可见他不是来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而是变换花样来阻止中国民主自由,以继续他们的特权统治。
  刘亚洲出来鼓吹似是而非的宪政民主,就表明统治者已经不能按原来的方式统治下去了,这就表明中国的民主自由胜利在望。
 楼主| 发表于 2/22/2012 23:5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军人干政会导致军事政变——驳李世富为刘亚洲辩护
李世富先生:
  您的文章《宪政不是文人的专利:我为刘亚洲们说句公道话》,我读了一遍。我要首先说明:我不是看不起军人,而是惧怕军阀混战。我觉得您对二十世纪军阀混战的教训,认识不深。蔡锷虽然推倒了袁世凯的统治,但却没有避免军阀混战。你想现在又出现军阀混战吗?我从来不分什么文人或武人,我只分公民和官僚。公民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这是宪法的规定。宪法并没有规定高级军官可以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如果高级军官与国家元首发生对抗,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太大。我不希望今天再出现蔡锷。由于我的影响不如刘亚洲,从而我就不可能危害社会。如果我的主张被社会接受,就表明我的主张正确。我的主张不论多么激进,因为我是小人物,因此我只能渐渐地影响社会,渐渐地变为大人物,不会产生突变。更何况我主张中庸之道,并无激进的主张。而高级军官干政就可能导致突变。一个大船转弯太急,就有可能翻船。高级军官如果有政治抱负,他应该辞职。作为公民,他就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了。事实上,刘亚洲如果脱掉军装,他的影响也比我大。
  我们坚定地认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越高,权力责任越大,拥有的资源越多,社会影响越大,那么他所受的约束就应该越多,他应该遵守的规矩就应该越多。如果一个高级军官同普通公民一样拥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那么这个社会就不可能有安全。所有人就必然会常常遭受军人的横蛮欺压。军事政变会常常发生,甚至会导致军阀混战。因此我建议人民必须坚持军人不得结党干政的原则。
  如果说英美等国的宪政不得不使用武力,这是他们的不幸。但说宪政起源于武力,就不是事实了。应该说宪政起源基督教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说,这才是真正的基本事实。如果说宪政起源于武力,为何中国的武力没有导致宪政?洛克的《政府论》虽然是英国1688年的光荣革命之后写的,但洛克自始至终都参与了光荣革命,是重要的谋士。而且,洛克在光荣革命之后一两年内写出《政府论》,这表明他的政治学说是在革命中形成的,并以他的学说指导了革命,同时他的学说也巩固了光荣革命的成果。洛克在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基础上发展了政治学说。后来孟德斯鸠又在洛克的基础上发展了政治学说。华盛顿将军虽然能指挥枪杆子,但华盛顿将军是虔诚的基督徒,因此他要受主耶稣基督的指挥。同时他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当时参与美国独立战争的军人大都是基督徒,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当时的政治活动家也大多都是基督徒,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我们必须指出:是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说服美国人民接受宪法,不是华盛顿将军用枪杆子强迫美国人民接受宪法。这才是美国建国的历史事实。
  印度虽然没有基督教,但有印度教。印度人也大多接受了洛克和孟德斯鸠等人的政治学说。
  俄罗斯等国基本上是和平演变。因此,俄罗斯等国的宪政并不是起源于武力。1991年前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发动的“八·一九”政变才是企图用军人干政。而军人拒绝服从非法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而接受合法总统的命令,这不是军人干政。而是军人拒绝干政。我们必须清楚,戈尔巴乔夫才是当时苏联的合法总统,叶利钦是俄罗斯共和国的合法总统。而“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政变组织。
  当今中国,由于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已经发生信仰危机,不再相信共产主义。我们完全可以把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传给共产党人,也就是把张国堂学说传授给共产党人。只要多数政府官员和军官接受了张国堂学说,中国就必有宪政。因此,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用枪杆子追求宪政。事实上,许多政府官员和军官已经接受了西方政治学、儒学或基督教。
  禁止军人干政,这不是文人对武人设的局。而是伟大的政治学家建议人民限制官僚。亚里士多德说:“中产阶级的人们还有一个长处,他们很少野心,在军事和文治机构中,要是有了野心的人,对于城邦常会酿成大害。”历史上有许多高级军官因有军权而骄傲,他的野心危害社稷。如果不禁止军人干政,高级军官就有可能结党夺权,发动政变。如缅甸一样。如果高级军官可以轻易地发动军事政变,那还能有民主、自由、法治和宪政吗?
  不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谁的名言,我们都要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树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把国家政权当作赃物用武力抢夺,这不是强盗逻辑吗?二十世纪中国的实践证明,如果不对武力施加限制,就会危害国家和民众。
  你崇拜枪杆子的理论只能搞乱中国。当年毛泽东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把中国推向内战的深渊,腥风血雨几十年,制造了无数孤儿寡妇,难道还不够吗?你和刘亚洲还变本加厉,又提出“枪杆子里面出主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的荒谬口号。你们的这种理论是要搞乱中国,为军阀混战制造舆论。主张西藏独立的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民族的主权?主张新疆独立的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的民族主权?中华民主革命党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人民的主权?法0功组织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的人权?你们就是想在中国煽动内战,把中国搞得战火连天,然后赤共子孙党就用优势的枪杆子平定内战,再凭战功统治中国。你们的用心是邪恶的。
  我之所以反对刘亚洲,还因为他坚持反日民族主义。在今天与日本对抗,吃亏的肯定是中国。当今日本并没有侵略中国的企图,更无侵略中国的事实,中国没有被日本灭亡的危险,要他刘亚洲救什么国?因此,刘亚洲高喊抗日救国不过是别有用心。他们的目的是挑起中日民族矛盾,转移国内矛盾,同时也想以“汉奸”的罪名镇压反对派。我们中国人现在极度不和,相互仇恨,这时对外树立强敌,是祸国之举。我们必须弘扬仁爱、饶恕的道德文化,以消除中国人之间的仇恨。同时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只有这样,才能使国家永远强大。
  你说刘亚洲内慈外强,这不过是假象,不是真相。刘亚洲公开崇拜杀死、饿死、整死共计上亿中国人的最大刽子手毛泽东;他也没有对中共祸国殃民、害人害己的血泪史作丝毫的反思,更没有任何的忏悔;他也主张严酷地镇压法0功,这难道是对内仁慈吗?我们知道,在八国联军侵犯北京之前,西太后对外也很强硬,她失去理智地向列强宣战,这不是强硬吗?她后来怎么样了?现在,反日没有丝毫的个人危险,他叫嚣反日能算是对外强硬吗?毛泽东一辈子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刘亚洲是崇拜毛泽东的,他效法毛泽东,我们不能不对他保持警惕。我们必须指出:对《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的态度是真假宪政的试金石!
  我对赤共子孙党并无太深的成见,也不恨他们。我要求于他们的,只是接受《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放弃自己的特权,同其他所有公民平等竞争,不要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如果真想推进中国的宪政,或者脱掉军装,以公民身份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或者等待,准备接受以后民选总统的领导。不要破坏禁止军人干政的规矩。如果刘亚洲可以用宪政的名义干政,别的高级军官也可以用维护稳定的名义干政。这样必然导致军阀混战,同二十世纪初一样。中国的宪政要靠真理,不能靠军人的血性。我们要坚持在张国堂学说的指导下,以公民结党和选举来推动中国人民走宪政民主的道路,不要倡导“枪杆子里面出主权”和“枪杆子里面出人权”等混帐逻辑。我们的基本主张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
  此致
张国堂
2005年11月18日
 楼主| 发表于 2/23/2012 00:2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
2005年4月9日
  我读了王怡先生的《民族主义的三重门》,很受启发。王怡先生的结论是要中国人认同宪政。如果中国实现了王怡先生和刘军宁先生的宪政民主和自由主义之后,我完全赞同王怡先生的意见。但是,今天我们中国人应该认同什么?王怡先生的主张似乎是要人们认同他的宪政理论。我首先申明,我个人认同王怡先生的宪政理论。但王怡先生的宪政理论只在他的文章中,绝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读他的文章。而且他的理论比较深奥,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读懂。因此,现在要所有中国人来认同他的宪政理论,恐怕是困难的。就是在许多读过他文章的知识分子中间,也有许多人不认同他的理论。因此,我张国堂要同每个中国人签订契约,就是约法七章。
  我们中国人都居住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每个人都是他人的邻居,他人也是自己的邻居。现代社会是契约社会。因此,每一个人都有权同其他邻居签订契约。我张国堂现在就同所有邻居签订契约,也就是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如果大多数中国人都同意这约法七章,那么这约法七章就成为所有中国人都必须认同的契约。
  我们知道,汉高祖刘邦为诛暴秦而兴义兵进入咸阳,曾与民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我现在把《史记》中的记载抄录如下:
  汉元年十月,沛公兵遂先诸侯至霸上。秦王子婴素车白马,系颈以组,封皇帝玺符节,降轵道旁。诸将或言诛秦王。沛公曰:“始怀王遣我,固以能宽容;且人已降服,又杀之,不祥。”乃以秦王属吏,遂西入咸阳。欲止宫休舍,樊哙、张良谏,乃封秦重宝财物府库,还军霸上。召诸县父老豪杰曰:“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诽谤者族,偶语者弃世。吾与诸侯约,先入关者王之,吾当王关中。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诸吏人皆案堵如故。凡吾所以来,为父老除害,非有所侵暴,无恐!且吾所以还军霸上,待诸侯至而定约束耳。”
  我是汉人,自然要承认并遵守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所有汉人也没有理由不承认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大清王朝也承认并遵守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从而,大清子民的后代也没有理由不承认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因此,我要求所有中国人都必须认同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因为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是天然公正的,任何人都没有理由不认同。
  现在,距汉高祖刘邦已经两千多年了,现代中国仅靠汉高祖刘邦的约法三章是不够的。因此,我张国堂补充四条约法,一共是约法七章。这四条约法大家可以讨论,我个人认为这四条约法也是天然公正的。当然,任何人都有权有不同的看法。但一旦大多数(比如三分之二)都认同了这四条约法之后,其他人就必须认同。
  约法之四: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确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
  我们要建立大选制度。每四年选举总统,每两年选举众议院的议员,每两年选举三分之一的参议院的议员。议员可以连选连任。总统只可连选连任一届。
  省长和省议会的议员不由中央政府任命或提名,而由本省人民选举产生。
  每个公民都有权竞选总统、国会议员、省长、省议会议员等等。每个公民都有权参加或组织政党帮助自己竞选。为了避免一党独大,中国应该实行两党制,不宜有太多的政党。因为如有三个或三个以上的政党,就会造成反对党的力量分散,形成一党独大。当然,结社自由的原则必须坚持。但在非常时期可以短期限制政治性质的结社自由。
  议会议员人数不宜过多。每省选派两名国会参议院议员。国会众议院议员不宜超过两百名。按人口比例分配名额给各省,由各省人民直接选举产生。
  约法之五:实行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的三权分立。因为议行合一的政体容易制造冤假错案,三权分立的政体不容易制造冤假错案。
  总统行使行政权,是行政系统的首脑,也是国家元首,对内对外代表国家。军权属于行政权。行使立法权的议会须分为众议院和参议院。由五名或七名最高法官行使司法权。最高法官由总统提名,议会确认。
  约法之六:实行出版自由。托克维尔说:“没有出版自由,就没有人身自由。”如果没有出版自由,冤案的受害者就无法公开为自己辩护。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人连公开喊冤的权利也没有,真是可怜、可悲!
  出版自由是最根本的人权,没有这项人权,就没有其他人权。有了这项人权,其他人权也有保障。
  出版自由包括新闻自由。
  每一个中国公民都必须有权投资兴办他私人所有的报社、杂志社、出版社、电台、电视台、网站等媒体企业。
  约法之七:个人自治原则。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私人利益的最高裁判者。每个人都有权自主管理仅与他自己有关的私人事务。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无权管理公民个人仅与他有关的私人事务。政府也无权管理公民仅与他有关的私人事务。
  个人自治原则是天然公正的,也是极为明智的。因为有了这个原则,我们就不必为与我们无关的事情大吵大闹。每个人都集中精力经营自己的事业,追求自己的幸福。
  个人自治原则是划分公权与私权的依据。
  私有制符合人的本性,也符合个人自治原则。因此,私有制是天然公正的。
  信仰是个人的且仅与他有关的私人事务。政府无权干预公民个人的信仰。即使是迷信,政府也无权管。因为迷信的受损者只是他自己,与别人无关,也与社会也无关。因此政府无权管,也无须管。
  子曰:“刑禁暴,爵尚贤,则政均矣。”政府应立法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的宗教活动。
  以上约法七章全面地、准确地、概括地表述了王怡先生和刘军宁先生的宪政民主和自由主义的理论。这个表述通俗易懂。绝大多数人都能记住,大多数人都能明白。我相信所有中国人都能认同这约法七章。
  以上就是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的约法七章。请每个中国人来讨论认可。当然,每个人都有权补充和修改,也有权提出新的约法。
发表于 2/23/2012 05: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2/23/2012 04:02 编辑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可是你假耶稣张国堂不但对体制内外积极为建立宪政民主政体制度奋斗的人士都吹毛求疵,横加指责,一概否定,恶意攻击,而且居然胆敢如此抹黑当代中国军人觉醒的代表人物刘亚洲先生!

       说你是中共文化特务,哪里冤枉了你?

●陈泱潮军队国家

论军队是成就中国民主化的希望
·紧急征集签名声援和支持军方推动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诉求
· 陈泱潮致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官兵的公开信
·中共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共2页)
·就发表《16届4中全会前夕,陈泱潮谈军队》一文致张伟国先生
·全军退党军队国家化势在必行(多图)
·呼吁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退党书(共2页)
·军队国家化刻不容缓——2009年人大会议后致中国军队全军将士 (共5页)
·军队国家化的观念必深入人心

刘亚洲:欲人尊我,必先自尊,日本人为何对我猖狂?

2010年10月31日 星期日 于 01:11:20 · 刘亚洲 发表在: 中日关系
  日本人为什么屡屡欺负我泱泱中华?甲午不说、二战不说,就是今天,它也竟敢小瞧我们!咱不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吗?不是手中握有否决权吗?不是核俱乐部成员吗?没错,可这些却挡不住日本人骨子深处对咱的鄙视。反过来,在美国人面前,日本人却完全是另一幅模样。它吃了两颗原子弹,却反而更加服气,更佩服美国人。这原因究竟何在?
  近日面对中國民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怒潮,日本政府竟敢顶风挑衅,悍然宣布开采东海油气田,其气焰之嚣张,态度之横蛮,莫此为甚!其他如教科书事件、靖国神社事件,钓鱼岛事件,将台海纳入其防卫圈事件,安理会入常事件,……等等,其实都统统不过传递着一个讯息:惹了你中國又怎么样?
  甲午战败,中國向日本赔款2。 3亿两白银,折合为3。 65亿日元。此外还割地台湾、东北。可是二战胜利以后,国共两黨政府受困于内战结局的国际承认,都先后轻率地放弃了对日索赔。可这慷慨与宽宏所换来的竟是对手的拒绝认罪、极度轻蔑和公然挑衅。若再对比战后德国赔款880亿美元、首脑下跪忏悔和全民族的反省,这云泥之殊的反差,又怎能不让国人倍感窝囊,倍觉屈辱?!
  日本人的傲慢、放肆、猖狂和挑衅,难道不是以我中华民族两百年来的自卑、自大、自缚和自乱为前提的?而这一切,都最终铸成了、甚至还在继续铸造着彼强我弱。而弱、就说不起硬话,弱,就要被人鄙视、弱,就得受制于人。请看如下一些数据:
  日本以其仅有中國1/ 25的国土,1/ 10的人口,创造出今天3万美元的人均产值,这是中國900美元的33倍(2002年)。按WB于1995年的新计算法,中國的人均财富仅名列世界第162位,为世界人均水平的1/13。
  而每1美元产值的能耗,中國为日本的12倍。2003年中國贡献世界经济总量不到4%,而能源和材料的消耗却占到全球总量的1/ 3
  日本文盲率为0;中國为10% ,1。 3亿,超过日本人口总和。日本1905年适龄儿童小学就学率就达96% ;而中國1997年则仅为65% .日本的教育经费近10年一直保持在国家总预算的约8- 9% ,而中國则徘徊于2% .我国的教育经费,只相当于日本的1925年,这在当今世界151个国家中,名列第149,落后于许多非洲穷国。
  日本的森林覆盖率高达67% (世界平均为22% ),且已禁止作商业性采伐,木材全靠进口;中國森林覆盖率为12% ,且仍大肆采伐供出口,如日本的一次性筷子全来自中國。在全球1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中國占4个,日本为0。
  约两百年前即1800年,中國GDP是世界第一,占当时全球总量的33% ,1900年降为6。 2% ,1955年降为4。 7% ,1997年降为3。5% .在1913年,中國经济总量是日本的3倍,而到1995年日本则为中國的8。 5倍。
  2004年全球贪污/ 清廉指数,在146个国家中,中國排在第71位,日本则为第21。这里还不包括我国每年天文数字般的决策失误和公款吃喝的浪费数据。
  另外,日本是亚洲媒体自由度最高的国家,而中國则在193个国家中排名第173。
  由此应当不难得出结论,我们中國人弱在哪里了。
  直到前清,日本还不过被视为东夷海盗,疥癣之疾。日本文化,则不过是华夏汉唐文明的一个分支。既然我们中國人不懒不笨,那他日本人凭什么能后来居上?
  凭什么?凭励精图治,凭优胜劣汰的制度优势。我们中國人这二百年来弱就弱在制度,输也就输在政治制度上。
  当年,正当日本洞开大门迎接西学的时候,我们却来个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正当日本全民勒紧裤带追求船坚炮利的时候,我们却全国上下在把玩着鸦片烟枪。而今天,日本有哪一个政府官员敢用公款赌博和公款嫖妓或腐败曝光后执政黨敢不谢罪下台?而我们的贪官污吏则如雨后春笋,前仆后继。在今天这个信息时代,在这个谁站在信息科技之巅就站在全球之巅的时代,彼方是信息无障碍地交流、碰撞、激励和竞争,而我方则是绞尽脑汁地封网、过滤、钳制和内耗;彼方是最大限度地调动和激发全民族的创造力,而我方则是最大限度地将民间思想火花扑灭于萌芽之中。这彼我双方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文社会体制,难道不最终都会反映到国民的综合素质上?难道不最终都会落脚到综合国力上?那种认为只要西方技术,只需引进硬件就行,那种将先进技术与产生这种技术的先进人文环境分离的思维,从当年的 “洋务运动”到今天的“改革开放”,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被证明是一条将中华民族引向自甘落后、自取其辱之路,可今天却还是有人要硬着头皮继续走。
  古人云:欲人尊我,必先自尊,欲人重我,必先自重。所以,我们要日本人不敢轻侮我们,首当其冲的是我们自己要自尊自强!既然世界各民族国力的较量,归根结底是政治制度的较量,既然政治制度的落后,归根结底要落脚到经济效益上,那么,我们今天就再不能坐视我们的政治制度再继续停滞落后下去了。因此,在这个日本右翼竟敢放肆向我们挑衅的时刻,在这个百年国耻远未过去的民族危难之秋,我们呼吁:
  第一、全体国民,上上下下,都一道来反思导致中國落后、受日本人轻侮的深层原因,都一道来探索能最大限度地激励全民族创造性活力的制度环境问题,都一道来推动真正能使我中华民族崛起的中國政治体制的改革和转型。
  第二、建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立法,立即无条件否决并废除此前中國政府所通过的任何放弃对日索赔的条约或承诺,必要时可考虑启动全民公投机制,赋予法源。
  第三、全民支持政府强硬向日方交涉,不得染指我东海油汽田,必要时我军可派出舰队保卫祖国海疆。
  第四、我国政府立即就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侵华战争罪行之战争赔偿与日本政府展开谈判。必须向日本政府强硬指出,战争赔偿是战争认罪的前提;并将钓鱼岛问题、教科书问题、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和联合国入常问题,通通纳入这个谈判。
  第五、创造一种机制,展开中國政府与民间力量之间的对话,共商国是,以形成全民共识,寻求一种有步骤、有秩序地推动中國政治体制改革的方案。
  作者:
刘亚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8/2020 02:07 , Processed in 0.12022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