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896|回复: 4

当前中国误入歧途的基督教 - 裴明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0/2012 04: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基督教在当前的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已经成为某种时髦的东西。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全体中国知识分子都信奉了基督教,也不是说基督教在中国知识分子中成为了主流思想。我只是说,基督教成为了一个流行的名词,它在知识分子群体中培养起了不少热心的支持者(同时也造就了反对者),使关于它的种种问题成为了争议的焦点。自从民国时期以来,基督教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吸引这么多“中国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目光。

遗憾的是,大部分支持基督教的知识分子并未意识到基督教在中国已然步入歧途。反对基督教的人们也不必担心,因为如果基督教按照现在的道路在中国传播下去,它很可能成为某种“在表面上占据优势”的信仰,却在内部被慢慢掏空,丧失活力,最后成为“被中国传统文化同化”的又一个经典案例。无论是在我参加团契活动的时候,还是在阅读所谓“基督教知识分子”的言论的时候,我都不曾有任何归属感,或者从内心深处感到宁静。基督教在中国民间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并没有全面的认识。但是在所谓知识分子以及他们代表的中产阶级当中,基督教是一种时髦的、作秀的工具。它被玷污了,正如同儒家思想被玷污一样。几百年前的佛教也曾经被如此玷污。

范文澜是著名的反对佛教的历史学家,他对佛教的许多攻击之辞很没有道理,但某些言论还是有说服力的。在讨论到宋朝以后士大夫们对禅宗的热爱时,范文澜一针见血地指出:醉心于功名利禄的士大夫在闲暇时享用禅宗,就像热天的旅行者在茶摊上享受一杯清茶,他们一拿起茶杯就大呼“好喝”,喝完之后仍然会在追求功名的道路上前进。禅宗被改造成了适合士大夫口味的思想玩具,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主流文化,但同时也成为了从佛教内部毁灭佛教的力量。

基督教在当前中国的地位也是如此。在漫长的文化传统被破坏殆尽之际,人们找到了一杯外来的、不太熟悉的,但是味道还算可口的新茶。或许它不是茶,是咖啡,所以有些人嗤之以鼻,有些人则在新奇之下追捧不已。基督教不是唯一的休闲饮品,被改头换面的所谓新儒家、新道家与它属于同类,而且后两者的休闲价值还更高一些。基督教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大概不是出于它本身的教义,而是出于两个外在属性:第一,它代表着发达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所以容易带来优越感;第二,它是我们在历史上很少接触的东西,所以容易引起争议。

除了被当作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休闲饮品之外,基督教还广泛地被运用到各种实践斗争中去。宪政主义者从基督教中寻找所谓理论依据(其实是幌子),反科学主义者用基督教攻击进化论等现代科学理论,连反对计划生育的人也可以从基督教当中寻找某些东西。在更高的层面上,基督教被那些主张全盘西化的人拿来作为典型,证明整个中国传统文化都已经腐朽破灭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确已经腐朽,并在十年内乱中濒临破灭,但论证这个问题似乎不需要用基督教作为虎皮。只要看看中国知识分子的宣教和护教手段,我们就会发现,现在流行的是误入歧途的基督教,而真正的基督教根本无人关心。

“基督教知识分子”们列举大量信仰基督教的国内外名人,从诺贝尔奖得主到美国独立宣言的签字者,以此证明基督教是值得信奉的。围绕着以上基督教徒的信仰坚定程度,发生了许多争议。然而我不得不指出,即便所有的科学家、政治家、艺术家、企业家都信仰基督教,即便他们都作出庄严的见证,其意义也是有限的。这种宣教方式本身就违反了基督教的原则。使徒保罗早已在《新约》中雄辩地指出:

“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昧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所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哥林多前书,第1章,第 26-29节)

智慧、能力和尊贵,是世俗判断人的方式,却不是《圣经》判断人的方式;恰恰相反,耶稣和使徒一再指出,正是那些愚昧、软弱、卑贱的人,更容易得到拯救。自称熟读《圣经》的中国知识分子们,却一再举出那些功成名就、在世俗非常成功的基督教徒,用世俗的荣誉来验证基督教的正确性。这与其说是宣扬基督教,还不如说是宣扬自身的文化优越感。

除了用个别的名人作为大旗,“基督教知识分子”还在国家和民族的层面举出种种例证:美国成为超级大国是因为有基督教信仰,欧洲工业革命成功是因为有基督教信仰,韩国的经济奇迹是因为有基督教信仰,等等。他们的逻辑是,信仰基督教的国家能够在经济和军事上取得较大的成功,所以基督教是值得信赖的。我不敢确认基督教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但《新约》却给出了一个相反的回答: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朽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朽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马太福音,第5章,第19-21节)

无论美国和欧洲是多么富裕,无论其他基督教国家的经济发展是何等迅速,无论这种经济发展是否源于基督教,用经济上的成果来炫耀基督教的优越性都是可耻的,是违背耶稣本人的。如果一位基督教徒真的想宣传自己的信仰,他应该说服人们,基督教能够提供“真正的财宝”——通向永久救赎和心灵平安的道路,而不是那些人间的财富。动辄用经济、政治和军事的优越性来传播基督教,只能回到19世纪殖民者的老路上去,或者干脆堕落为求神拜佛的民间迷信。

最后,“基督教知识分子”还在基督教宣传中夹带了大量政治上的私货。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为了宣扬一些来自西方的政治思想,用基督教作为论据和虎皮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归根结底,这是政治宣传,而不是基督教宣传。宪政和自由平等思想可能是基督教精神的副产品,可能与基督教与王权的对立有关,可能会随着基督教的传播而深入人心——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能用宪政、自由、平等、民主这些政治概念去偷换基督教的概念。恰恰相反,用世俗的政治观点去套用基督教一向是危险的,早在《新约》中就解释的很清楚了:

“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第18章,第36节)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哥林多前书,第13章)

耶稣和使徒不止一次告诉我们,基督教的应许乃是在天上;地上或许也有恩典,但那毕竟是其次。如果耶稣本人在世,一定不会认为所谓的宪政、自由和民主是基督教的核心内容,因为它们都是属于世俗的。从《圣经》看来,既然整个世界都是将要朽坏的,将被某种来自天上的更完美的世界取代,那么一切世俗政治思想就都是转瞬即逝的。还是那句话:借助基督教来传播宪政和自由思想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认为这样就算传播了基督教,那么基督教就是被他们变得渺小了。

我无意在此具体地讨论“基督教应该如何传播”“基督教是否正确”这样的重大问题。我也不打算在任何公共场合,包括网上,刻意地向任何人传播基督教。我只是认为,当前看似热闹的基督教流行局面,基督教在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当中的时髦地位,都仅仅是昙花一现的,并且是借助基督教的名声去宣扬自身的优越感。假设现在在西方占据主流地位的是琐罗亚斯德教,是摩尼教,是密特拉教,是耆那教,是锡克教,是巴哈伊教,或者是其他随便什么宗教,照样会有许多自命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人前去簇拥。他们簇拥的不是基督教本身的教义,他们对于信仰、真理、爱和公正等真正重要的东西不感兴趣。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华丽的躯壳。

最后,如果某些“基督教知识分子”的确相信基督教,而不是相信自己或西方文化的强势地位,不是想借助基督教的话语权为自己牟取现实利益,那么我建议他们仔细阅读保罗的这两段话: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哥林多前书,第2章,第1-2节)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旷野的危险、假兄弟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哥林多后书,第11章,第 23-29节)

如果这些人的心中真的有基督教和《圣经》,真的有上面这两段话,他们就能够理解,当初基督教为何能够从巴勒斯坦的一个被唾弃、被厌恶的小团体,慢慢发展为世界性的宗教。那时候还没有工业化的欧洲,没有强大的美国,更没有所谓诺贝尔奖得主和经济奇迹。我不能断言基督教所讲的是否唯一真理,但真正的基督教是一种来自底层的、谦卑温顺的、坚韧不拔的、善于受苦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那些来自庙堂之高、怀有文化优越感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所能够理解和掌握的。
发表于 7/31/2012 00: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神咒大地 的帖子

“基督教知识分子”们列举大量信仰基督教的国内外名人,从诺贝尔奖得主到美国独立宣言的签字者,以此证明基督教是值得信奉的。围绕着以上基督教徒的信仰坚定程度,发生了许多争议。然而我不得不指出,即便所有的科学家、政治家、艺术家、企业家都信仰基督教,即便他们都作出庄严的见证,其意义也是有限的。这种宣教方式本身就违反了基督教的原则。

完全不能认同作者这种说法, 基督徒列举国内外名人信仰基督教以证明它是值得信奉的并不能说是宣教,这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看不出会有什么问题违反了基督教的原则。很清楚这是针对那些还没有真正信主的或还在疑惑或怀疑是迷信等错误认识的人。众所周知,中共六十多年的暴政统治对社会造成的巨大损害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对人民强行灌输极具欺骗性的所谓“共产主义”邪说,广泛深入系统地对人民洗脑,把所有宗教信仰均斥之为迷信和欺骗,一掌权既立即取缔镇压了所有宗教组织和团体,强迫人民信仰共产主义邪教,在人们思想认识中制造了严重的混乱和错误认识,对宗教的认识就是其中一很大的谬误其危害巨大。名人多是在其领域里有很高建树和做出较大贡献者,不可否认,人们广泛认同他们基本都是人群中智慧比较高的佼佼者,其对社会、事物的认知水平也较之普通人相对高一些,列举许多名人信仰基督教无非就是让人们打消一些不必要的顾虑,认真了解基督教做出慎重地自己独立思考的判断,不要受外来的干扰影响,仅此而已,针对大陆的特殊情况,笔者认为没有什么不妥。
发表于 2/13/2013 22: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凌黎 于 2/13/2013 22:08 编辑
"思想强制,古已有之。"

你究竟想说什么呢? 说中共的洗脑不严重??? 中共的洗脑是空前绝后的!!!
请你列举出一个能与中共的洗脑可比的。想给中共开脱可能没这么容易。

发表于 2/13/2013 23: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2/14/2013 12:56 编辑

回复 神咒大地 的帖子

基督教在中国并未误入歧途——驳裴明宪
裴明宪先生:
  你的《当前中国误入歧途的基督教》一文除了挑起争吵之外,毫无价值。
  基督徒在传道时,以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富强、平安、幸福为例证说明基督教是真理,这不是误入歧途。早期使徒在传道时,以神迹奇事证实所传的道(可16:20)。上帝行神迹奇事,要人们信耶稣基督。但上帝行神迹奇事是打破上帝自己制定的自然规律,因此,上帝不能总是以行神迹奇事来使人们信耶稣基督。信奉耶稣基督的国家都富强、平安、幸福,这也可以看作是上帝所行的神迹奇事。
  基督徒列举著名科学家信耶稣基督,不过是向中国人说明基督教与科学没有矛盾。因为当今中国人普遍认为基督教与科学不相容。
  人们信仰耶稣基督,就盼望上天堂,惧怕下地狱,因此,他们就会行善,不敢作恶。二十世纪的中国人,基本上是以爱国、争民主、争自由等等的美妙名义而作恶,搞得中国腥风血雨几十年,又陷入极权主义专制暴政,这就是上帝对不信耶稣基督的中国人的惩罚。
  耶稣基督教导我们要以果子的好坏来分辨树的好坏,就是以实践结果的好坏来分辨真假先知,也就是分辨真假真理(太7:15~20)。信奉耶稣基督的国家一般都富强、平安、幸福,而不信耶稣基督的中国内斗、内讧、内战,这就证明基督教是真理。
  《圣经》说:“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箴22:4)耶稣基督教导人追求上帝的国和义,说:如果人追求上帝的国和义,那么他所需要的衣食等等,上帝都会赐给他(太6:25~34)。人如果虔诚信耶稣基督,按耶稣基督的教导行事,虽然会有患难,但上帝必赐给他美名、荣耀、尊贵,还必得永生。在信仰基督的国家,基督徒如果荣神益人,那么他就必有功名利禄。那么基督徒是追求功名利禄,还是荣神益人?他的动机只有上帝知道,还有他自己知道,别人不可能知道!
  保罗在《圣经》中说:“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昧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所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6~29)你对这段经文的理解是错误的。在基督教里,“肉体”是与“灵性”相对的概念。“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不等于“按着灵性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虔诚的基督徒按灵性说都是智慧的、有能力的、尊贵的。因为基督徒是上帝的儿子,难道还不尊贵?难道全知全能的上帝不把智慧和能力赐给自己的儿子——基督徒吗?上帝拣选世上卑贱的、被世人厌恶的、被世人轻视的、无名的,使他们成为尊贵、被追捧的名人。像彼得、约翰、保罗等本是无名的卑贱人,却成为历代基督徒们尊崇的使徒。就是拿撒勒人耶稣,也本是贫贱、卑微的无名小卒。
  耶稣基督说:“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朽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朽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太5:19~21)你对这段经文的理解也是错误的。你当知道:天上与地上是同一个主,就是上帝耶和华。因此,你不能把“天上的财宝”与“地上的财富”对立起来。基督徒商人如果遵循《圣经》的教导,诚实经营,必能赢的人们的信任,他的财富必多。那么他是在积攒财宝在天上,还是积攒财宝在地上?人的动机,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只有鉴察人心的上帝和他自己知道。
  当今中国人彼此不信任、相互恶斗、相互仇恨,而基督的信仰能使中国人相互信任、彼此相爱。因此,当今中国需要基督教的信仰。《圣经》也是分辨是非、善恶的标准。等等。这都是宪政民主的文化基础。没有基督教的信仰,中国不可能实现宪政民主。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2月14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5/2019 05:39 , Processed in 0.23956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