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70|回复: 3

吴思把病毒与文明混为一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26/2016 07: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樊梨花 于 4/11/2020 20:11 编辑

吴思把病毒与文明混为一谈 - 自由中国论坛
https://www.bannedbook.org/forum21/topic20634.html



-------------------------

吴思土匪妙论:抢劫他人=“抢劫大自然”

提要:玩了108个女人的、中文系毕业的张二江写了本《下级学》,教人让上级满意的诀窍。中文系毕业的吴思写了本下流的《潜规则》,教人如何坑蒙拐奸下属,美其名曰“合法伤害权”,他现已成为土匪理论的专家,还多次用这套流氓理论吓唬香港人!

1.吴思污蔑马克思“没说暴力”!
吴思“深受马克思的影响。但马克思没说暴力,我讲了暴力,寻求暴力收益的最大化,我能算得比他明白。”
——事实上,马克思本人就是暴力派。马克思不但要消灭私有制,而且提出只有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才可能真正消灭私有制。一般认为:人坚守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而非人不知道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土匪就是专门侵犯私有财产权的!所以,马克思主义就是奉行暴力为老大的土匪主义。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武装起义推翻资产阶级政权、无产阶级专政都是暴力啊!吴思还嫌马克思暴力得不够。他说:“看《资本论》就会发现根本就没有暴力因素的作用。……这么明显的暴力因素马克思就一个超经济强制就给打发了,这就说明他生活在工业化时代,和平年代,他忽视了暴力对人对社会体制形成的影响。”可见,吴思属于极端暴力派。
2.吴思污蔑人类与“牛羊是没有差别”, 象“牛羊”没有思维能力,人类只能产生像吴思这样“伪学者”。遥远的时代,牛羊吃草,人类像猴子一样吃野果,“那时候人类与牛羊一起享受着自然的价值。”
3.吴思的抢劫“正义”谬论。
吴思说:“按照中国古人的智慧,‘天地生财’,你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发现大量的例子,比如开发北大荒的的时候‘棒打狍子,勺舀鱼’,如果把狍子和鱼看作是人类的食物,是能量转化的结果,它是太阳照射到植物上,通过光合作用转化的结果。这个过程是自然的,当然人类也可以替代它,人自己种植牧草,人类自己播种可以说凝结了人类的劳动,但是播种之前,牧草也是存在的,你说它凝结了什么?所以自然是创造价值的……”
这就是吴思的自然价值论。吴思的自然创造价值论把价值弄成了永恒的客观范畴,比人类历史还悠久,很荒唐。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大自然创造的是使用价值,如土地、宝石、黄金、动植物、石油、煤炭等等!这些物资的价值即价格是由人类社会的市场决定的,与大自然没有关系!既然价值与大自然无关,“抢劫大自然”是不成立的!
如果有2个人到山中开采宝石,所花成本一样,一个采到了宝石,一个没有。按照“自然创造价值”的理论,这些宝石不应该属于人类所有,应该属于大自然所有。那个没有采到宝石的人完全可以凭借暴力去抢劫那宝石!因为那是“抢劫大自然”。然而,人类社会毕竟否定了“抢劫大自然”理论。那个没有采到宝石的人显然是不能去抢劫的!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若“抢劫大自然”成立,谁还去开采宝石?谁还愿意生产?人类都得饿死!
吴思认为:人类“文明”的起点不是商品交换,而是恃强凌弱的抢劫。在吴思看来,在没有人类以前,自然也创造价值和财富。这些财富都是无主财产,大家都去抢劫好了,这叫“抢劫大自然”。所以,抢劫是正义的!“暴力掠夺就不完全是破坏性的,而是创造性地”。“抢劫大自然”不仅正义,而且创造了人类文明。他说:“如果把文明理解为大体有秩序,那文明就是打出来的”。也就是说:暴力掠夺战争创造了人类文明。这太荒谬了,只能当成笑话。
抢劫是人与人之间对物权的争夺,没有私有产权观念,哪来的抢劫。私有产权是一种元价值。没有私有制,所有人类文明将不复存在或失去价值。尊重私有权与否不仅是人类的文明状态与蒙昧状态的分水岭,而且也是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分水岭。
财产权观念诞生标志着人类文明的开始,促使了非暴力的社会调解机制——原始国家的诞生。哈耶克在1988年的《致命的自负》一书中主张人类文明的诞生是起源于私人财产的制度。在大多数情况下,凡有理性的人都应遵守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当人与人之间发生纠纷、冲突的时候,就有2种解决方式——暴力机制(个人间的决斗、家族间武斗和部落间的战争)和非暴力的社会调解机制(家长或族长决断,宗教祭司决断,司法裁断)来解决矛盾。
我们知道:圣经对于掠夺或侵犯他人财产(尤其是穷人财产)的行为是加以谴责的。然而,儒家孔子对穷人的财产权却漠然视之。“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躬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几只羊就是一家人安身立命的依靠;羊被偷掉了,一家人的生活就陷入了绝境。可见,儒家一直是以压抑或牺牲民间弱势者的正当人权为代价的。所以,中国人人皆是“贼”。中国人一逢战乱就大偷各种文物古迹,和平时期还有中国人将重点文物的佛像头砍下卖到海外。而日本在二次大战时许多文物古迹被炸,却没有人趁火打劫偷盗文物财宝。1995年1月坂神大地震后,除了自发组织救援外,其它人都在户外冒着严寒等待政府救助。沿街的店铺橱窗被震碎,商品撒落一地,包括珠宝等贵重物品。灾民无一人去捡;大家都饿着肚子,但撒落满街的食物饮料没有人去动。他们的观念是:这些东西是别人的,不能动。
如果说孔子是帮派盗窃文化的鼻祖,吴思就是帮派抢劫文化的魔鬼。吴思呼呼:“我抢遍全世界,我干嘛生产”,果实是大自然生产的,谁是暴力最强者,就归谁占有,没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这回事。黑砖窑的奴隶主奉行的就是吴思主义——“打你没商量”“暴力最强者说了算”。众所周知:一个文明的发展绝不是靠暴力促成的,暴力的作用除了对抗暴力以外就只能用于破坏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用来发展创造性的事情,他的暴力功能就会萎缩;热衷于发展暴力的,其他方面的才能必然减缓,暴力相向的社会是一个内耗严重的社会,发展就会减缓,长此以往只能是自绝于世界国家和民族之林。

4. “先抢劫,后生产”的谬论
“如果抢劫合算,我干嘛跟你作买卖,看你手里有好东西,我还要找别的东西跟你交换,掏钱跟你买,我把刀子一拔,要钱还是要命,这不就完了吗?这成本多低啊。”“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 既然如此,那抢劫时使用的“刀子”难道是天上掉下了。可见,“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完全是胡说八道!
“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第一反应都是抢。”如此说来,牛羊吃草是“抢”,蜜蜂采蜜也是“抢”吗?众所周知,蜜蜂采蜜不是“抢”,是花朵欢迎的。格老秀斯和孟德斯鸠都指出:人与其他动物不同,有一种与同类过和平生活的天性。所以,“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是极端错误的!当一个部落的“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抢,而是请求其它部落给以援助。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一个部落没吃,周围的其他部落也没吃的,根本没法抢。按照吴思的“所有的动物(包括人)第一反应都是抢”,相互抢劫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杀人放火,人头滚滚,仗打完了,财物都被烧光了(如唐福珍点火自焚),哪里有会吃的,必然是人吃人!像黄巢起义就吃了上百万人!所以,野蛮社会的逻辑序列是:抢——毁灭——吃人。强盗们在相互抢劫的火拼中灭亡,剩下的人依然是吴思所说的野兽,它们遇到同类后的“第一反应都是抢”,那么必然是:抢——毁灭——吃人——人类灭绝。绝对不会“出现生产”的迹象。

5.“抢劫=生产”吗?
吴思说:“最后发现对方很强,打不过,最多打个平手,说不好你们还要打我们呢。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被局限在这里,又不够吃,又不够用,这时候才会出现生产。用生产来替代自然价值的不足,产生劳动价值,劳动创造的价值与暴力抢劫都是对自然不足的替代,于是暴力掠夺与生产在层级上都属于第二级,是相等的。”也就是说,生产就是“抢劫大自然”!吴思的意思是,抢劫与生产是一回事。所以,抢劫犯=血本家=生产商=资本家。这就是他把资本家与土匪相提并论的原因。真是荒唐秃顶!
吴思对暴力定义完全是一种狡辩,一点概念的逻辑都没有!
因为暴力当然是人与人的强迫关系。吴思却偏要把暴力扩展为“人与物的关系”,他说:“自然状态非常自然的包含暴力因素,而且我们对暴力的定义是高度以人为中心的。比如你去打猎,那叫生产,那你不是对另外一个物种的暴力吗?”
按照吴思的逻辑,关门就是对门的暴力,开汽车就是对汽车施加暴力。荒谬之极!吴思对BBC说:“总统是三军总司令,而总统是选民选出来的,因此,选民或公民就是暴力最强者”,完全是胡搅蛮缠。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5/04/150417_iv_wusi2_unspoken_rules
总统有指挥军队的权力,选民有选举、罢免或批评总统的权利,权利是与生俱来的,权力是以公民同意为前提的;权利、权力和“暴力”涵义都不同,吴思却把它们糊弄到一起,乱用一气。

6.劳动价值论和自然价值论,都是错误的客观价值论!

吴思说:自然是创造价值的。这意味着,在没有人类以前,自然也创造价值和财富。这些财富都是无主财产,大家都去抢劫好了,这叫“抢劫大自然”。所以,人人皆是土匪!土匪是一种正当的职业!而且吴思的自然创造价值论把价值弄成了永恒的范畴,比人类历史还悠久,很荒唐。马克思的价值论也是客观价值论!
一切主张社会主义的学者都认为私有财产是一种特权,是不合理的,应该消灭它。他们认为上帝无偿赠予人类的土地、森林、矿藏、水等自然资源本身具有价值,即自然资源本身拥有价值,认为只有通过掠夺才能获得。正是在这种错误的理论指导下,欧洲各国才发动殖民战争,掠夺殖民地的自然资源。殖民战争的结果并未使欧洲更加富有,反而使欧洲和殖民地一起走向衰落,因为自然资源本身并不具有价值。一个国家的穷富同该国自然资源的丰富与否并无直接联系,而与该国的政治、经济制度紧密相联,因为通过国际贸易可以解决资源不足问题,自由贸易才会使各国互通有无、共同富裕。二次大战中的日本为掠夺他国自然资源发动侵略战争导致其贫穷,二战后日本彻底改革了政治、经济制度,才快速起飞,富强起来。日本自然资源的贫乏,并没有阻碍它的经济起飞,正如中国的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并没有导致中国的繁荣富强一样。


法国十九世纪政治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巴斯夏在他的著作《和谐经济论》中,详细论证了自然资源本身并不具有价值。价值寓于人的劳务,价值是对买卖双方相互比较的劳务作出评价的结果。巴斯夏认为,只有人的劳务才有价值。何为劳务?劳务首先是一种劳动,其次,这种劳动主要是满足他人的。当一种劳动供给他人却不能带给他人的满足时,这种劳动就是一种无效劳动,或者说是不能生产价值的劳动。只有当提供给对方的劳动能够满足接受者的需要,并为接受者节约了劳动,提供的劳动才有价值。

巴斯夏的价值定义否定了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也间接否定了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因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来源于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亚当.斯密及其弟子以物质性为前提,把劳动说成价值源泉,并且这里的“劳动”一词仅指体力劳动,并认为价值和劳动互为尺度,互成比例。这种定义与事实相悖,例如钻石、珍珠、金矿本身并不具有价值,它们是自然界创造的,不包含有人类劳动。偶然发现它们的人并未付出多少劳动却会用它换来巨大价值,用劳动价值论就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它们的价值大是因为卖方为买方省去的劳动量大,买方可能寻找一生也无法找到同样的钻石和珍珠,用巴斯夏的价值定义就可以解释这种现象。
社会主义经济学派都认为价值寓于物质产品之中,否认不具有物质形态的人类劳务也有价值。按马克思的价值定义,非物质产品领域的人类劳动,比如流通领域、服务行业、医生、教师的劳动就不创造价值。这些只会提供劳务的医生、律师、教师、商人都应归入寄生阶级的行列,可见错误的理论会导致多么荒谬的结论。由于价值理论的错误,社会主义者关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划分自然也是错误的。巴斯夏认为:凡有价值的产品都包含有劳务,但并非所有劳务均需物质产品作前提。商人的财富来源于商品买进和卖出的差价;医生的价值体现在为病人诊断、治疗的过程中付出的劳务;教师的价值在于传授学生知识和文化。商人财富的合法性在于商人提供了商品交换的劳务,银行家的利润在于他们提供了聚拢小额闲置资本给需求资本方使用的劳务。

大卫.李嘉图和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认为:商品的价值来源于人的劳动,排除了资本、土地、技术等因素在商品价值创造中的源泉作用,否定了它们在收入分配方面拥有合理与合法的权利。资本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但资本是价值的积累、是资本家过去提供劳务的货币表现形式,资本的利息和资本家获得利润的合法性在于它们是对资本家过去年代里提供劳务的分期付款。正如地主地租的合理性在于土地的价值来源于地主或祖先对土地付出的劳务。地租是对地主在过去年代对土地提供劳务的分期付款。科学技术更是人类劳动的结晶。资本、土地、技术中包含的人类劳务多,在商品价值的创造中作出的贡献大,因此资本家、地主和科技工作者在收入分配方面不但拥有合法的权利,而且应当获得更多的收入。资本方提供的劳务多、承担的投资风险大,根据多劳多得的原理,自然应该获利多一些。

在《和谐经济论》中,巴斯夏严密地论证了土地、矿产等自然资源只有使用价值而不具有价值,价值只寓于人们之间互相交换的劳务之中;驳倒了社会主义者否定私有产权的理论,证明了私有财产的合法性。他说:“产权就是把自己的努力归于自己的权利,或以接受同等努力的让与将它出卖的权利。区别产权所有者和无产者是完全错误的……正是根据这种错误的定义人们然后将所有的人分成两个对抗的阶级。”可见,私有财产并不是人类不平等的起源,而是人类走向自由、平等幸福、和谐社会的基础。人民拥有私有财产的权利同人的生命权一样属于人的自然权利,是任何人和国家都不能剥夺的天赋人权。人类的自私、贪婪、战争,才是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私有财产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和源泉。私有产权的合法性,推翻了马克思等社会主义者的阶级斗争理论。私有产权的合理性也证明了社会主义国家剥夺有产阶级财产的非法性、掠夺性,公有制的不合理性、欺骗性。否定私有财产就是否定自由、平等、和人权。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是用一个人的专断独裁取代所有人的自由和财产。
巴斯夏明确指出,价值只是产生于人的劳务,而人为其他人提供有效的劳动后,一定要获得回报。社会分工是什么?不就是人们互换其劳务的行为吗?在社会分工日益复杂的情形下,单纯的提倡无私奉献,那只是希望取消社会分工,或者提倡奴隶制度。巴斯夏指出: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制度会无偿的占有他人的劳务,是高明的新奴隶制。


附录:吴思土匪妙论

我们就可以用经济学的东西来比拟一下,喽罗=工人,军阀/黑帮头子=资本家,当然黑帮头子投入的不是资本而是血本,是人命。卖命的士兵是喽罗,工人是卖力气的。血酬=总的抢劫收入。血本=资本。军饷=喽罗收入,血本的一部分,即可变资本。武器弹药=不变资本
……
生产要素的提法不错,说出了很多问题,但是有人是靠玩命吃饭的,像刚才毛老师说的,打天下坐江山,你不能不承认人家的合法性,我玩命把天下打下来了,我坐江山享受点特权,这是最原始的道理,我付出了我就该得的,我玩命了就该得到。这可能是人类合法性的一个最基础的论证。我玩命了我付出了暴力,为什么就不能有的一个合法的地位,特权的身份?
  中国的暴力集团是怎么安身立命的?我刚才说的他们吃的法酬。法酬怎么确定,法酬不是老百姓确定的。暴力集团在利害计算之中有最要紧的一项就是,具有能让你承受不了的最大的损失,就是把人宰了。因此暴力集团具有否决权,这也是物质利益,所有的物质利益最后不是由人来计算的吗?所以我称之为元规则,元规则就是决定规则的规则,这个规则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所有立法的设立等规则的设立都会涉及到这个元规则。凭着这一项,暴力集团就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他就立法、定规。暴力集团凭着这个元规则就可以安身立命,就在社会中吃香的喝辣的,一代一代往下传。而这个暴力因素,元规则,历史唯物主义完全没有关注。因此就没有地方按插官家集团。元规则根本就没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分,只有暴力集团看中那块肉肥就挑哪块,直接垄断。在这个分类之中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分显得风马牛不相及,不是一个恰当的分类方式。
  历史唯物主义首先处理不了阶级的问题,第二处理不了经济基础与上策建筑分类混乱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处理不好的核心原因是没有处理好暴力要素。关于暴力的要素,在恩格斯《反杜林论》里,他就嘲笑杜林,他说你谈什么暴力,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暴力就可以把资本的剩余价值的发生,剩余价值的分配,到经济危机的爆发解释得很完整。根本就用不了暴力,暴力是多余的。看资本论就会发现根本就没有暴力因素的作用。在恩格斯的逻辑思维里安插不下暴力,没有暴力的位置。
  我觉得恩格斯的说的不是最开始的起点,所谓资本论最原始的分析起点并不是等价交换,恰恰是背后隐藏的暴力。也就是说商品交换更为合算,比抢劫合算,如果抢劫合算,我干嘛跟你作买卖,看你手里有好东西,我还要找别的东西跟你交换,掏钱跟你买,我把刀子一拔,要钱还是要命,这不就完了吗?这成本多低啊。只有当成本高到不合算的程度才开始交换。所以商品的自由交换不是逻辑的起点,也不是历史的起点。它是在排除了很多不合算之后才开始的,而不合算当中就有暴力的计算。所以它的基础就不稳定,不是从根上说的。我上中学的时候看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心敬畏,看不懂,前几年看《反杜林论》的时候,恩格斯的形象大跌,冷嘲热讽,你自己还没想透,不肯深入去想,然后就嘲笑自己的论战对手。恩格斯的文风很论战作风很成问题,至少在《反杜林论》中表现得很明显。在《反杜林论》中对暴力的处理完全不加考虑,而在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之中对暴力是有考虑的,他在谈论西欧的封建制度的时候,他强调了超经济强制,就是这么一个超经济强制把所有的暴力给处理了。西欧封建制度的兴起,一个骑士或武士建立一个城堡,城堡就是军事壁垒,战争的一种建筑表现形式,防御体系。这就是以暴力为核心形成的生产方式。只有暴力竞争极其激烈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大规模的建筑方式、居住方式和生产方式,具有明显的私人军事组织兼经济组织的性质。这么明显的暴力因素马克思就一个超经济强制就给打发了,这就说明他生活在工业化时代,和平年代,他忽视了暴力对人对社会体制形成的影响。实际上,欧洲中世纪的采邑制度,最基本的土地制度,就是由暴力需求主导的,采邑就是对军事效力的报酬。
  以上我的讲的是历史唯物主义没有处理好的问题及其原因,它与现实生活磨合不了的方面,那怎么对付呢?
  第一个解决办法是扩展阶级的定义。不把阶级的定义落实在生产要素的所有者身上,而落实在生存策略上。在生态学的分类中,每一个物种是都有一套自己的生存策略的载体。不同的生存策略的载体形成不同的物种,同样在人类社会中,不同的生存策略载体形成不同的阶级。比如资本凭借资本获得收入,劳动是凭借劳动,土匪是玩命的,官家集团的根是代理人,当暴力集团的经理人。以这种大的分类作为阶级分类的依据,我觉得根基更深,因为它落实到生物学的根基。
  第二是扩展劳动价值论。恩格斯说马克思的两大发现,一是劳动价值论,二是剩余价值理论。剩余价值实际上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分支,对资本主义这段历史的展开和描述,剩余价值是那段历史的争论核心。问题在于什么是价值,马克思的定义是劳动价值论中最偏激的一个。劳动价值论在西方社会的研究起点是亚当.斯密,劳动创造了价值,但是有一个条件,是在产权形成之前,在土地资本有主之前,劳动创造价值,也就是劳动价值论只适合土地瓜分之前得那段历史。到了李嘉图,又把劳动价值论往前推了,他说土地资本也是一种劳动,于是更加一元论了,是物化的劳动,他说价值主要是劳动创造的,但也有一些例外,没有展开讨论这些例外。到了马克思那里,什么例外都没有了,什么前后都没有了,一切价值都是劳动创造的。地租、利润都是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所以他走到了最极端,劳动价值论。但是事实上,按照中国古人的智慧,天地生财,你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发现大量的例子,比如开发北大荒的的时候棒打狍子,勺舀鱼,如果把狍子和鱼看作是人类的食物,是能量转化的结果,它是太阳照射到植物上,通过光合作用转化的结果。这个过程是自然的,当然人类也可以替代它,人自己种植牧草,人类自己播种可以说凝结了人类的劳动,但是播种之前,牧草也是存在的,你说它凝结了什么?所以自然是创造价值的,无非是你怎么定义价值,如果我定义得价值就是劳动的产物,是劳动的凝结,你这样自我定义,我就没法与你挣,基本上都已经排除了其它的可能。如果你不这么偏激地定义价值,你说价值是对人类有用的东西,有使用价值,同时又有稀缺性的特点,人类必须拿东西去换,或者付出劳动去生产,是这样一种东西。那我说自然也生产价值,你不去生产,自然也替你生产了。人类后来觉得生产量不足,人类自己去播种,这是对自然的替代,而不是自然不做这些事情,人类凭空创造的。这样就太自大了。那些东西都是稀缺的、有用的。  因而劳动创造价值是对自然创造价值的一种替代。比如说我们是一个部落,有很肥沃的土地,采集、狩猎、捕鱼,活得很好,这时候叫猴子也行,叫人类也好,大家的生活方式都差不多,说人类与猴子的区别在于制造工具,要说捕猎制造工具还行得通,其实大猩猩也会使用工具,但是在采集方面是不用工具的,在农业意义上,人类那时候的行为与牛羊是没有差别,那时候牛羊的采集叫不叫劳动、生产,人类的采集也不算,那时候人类与牛羊一起享受着自然的价值。  后来人口慢慢扩张了,地方不够,养不活我们了。这时候就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我们向外扩张,把另外一个部落打倒,抢劫。这时第一反应,所有的动物第一反应都是抢,最后发现对方很强,打不过,最多打个平手,说不好你们还要打我们呢。这时候怎么办呢?我们被局限在这里,又不够吃,又不够用,这时候才会出现生产,用生产来替代自然价值的不足,产生劳动价值,劳动创造的价值与暴力抢劫都是对自然不足的替代,于是暴力掠夺与生产在层级上都属于第二级,是相等的。我修改劳动价值论的目的是为暴力集团、暴力掠夺提供在价值论的根基,只要以自然价值论为基础,接纳了自然价值论,暴力掠夺就不完全是破坏性的,而是创造性地,一般认为暴力不值得谈,总得先有生产才会有暴力抢劫,没有生产出来怎么抢劫?所以暴力掠夺一定是第二位的,生产才是第一位的。但从自然生产论的角度看,不是那么回事,自然已经生产出来了,我去抢,抢的是自然的结果,没有生产仍然有暴力抢劫,先有抢劫,抢不过才被迫生产,如果我抢劫的成本很低,我抢遍全世界,我干嘛生产,他可以永远不生产,一直抢劫。这就是对唯物史观的修改,先修改价值扩展阶级的定义,然后修改价值论的定义
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189-1.shtml

王建勋:这里再插一句。能不能把您的解读也说成是经济决定论呢?如果工业文明才能决定政治变迁的话,那您跟马克思的解读没有根本的区别。
  
  吴思:我说我病得很重,深受马克思的影响。但马克思没说暴力,我讲了暴力,寻求暴力收益的最大化,我能算得比他明白。
秋风:我知道了,你对自然状态的理解基本上就是霍布斯的自然状态论。
  
  吴思:对!但是霍布斯说是以契约的方式走到文明的,那是瞎扯。从来没有这样的契约,中国历史找不出这样的契约。契约就是打出来的,只有在大家势均力敌的时候,才会相互商量,达成契约,契约是暴力均衡的体现,而不是所有的公民让度出自己的形式暴力的权利。哪个人肯定是暴君,根本不可能去制约他。用中国历史事实来说,霍布斯的那一套是很理想化的,我说中国的暴力均衡时怎么走出无政府的混乱状态的,就是打出来的。就是说暴力均衡是打出来的。
  
  进入文明,如果把文明理解为大体有秩序,那文明就是打出来的。
http://blog.tianya.cn/post-115403-10392207-1.shtml

 楼主| 发表于 6/26/2016 09: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思说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法西斯分子,他说:“商鞅变法立了20等爵位,可以清晰地看出来是一个暴力激励机制。从一等升到二十等,斩敌一个首级,爵位升一级,分田100亩,宅基地5亩。到第二十级的时候就是封侯,就是一个小君了。这种制度同时规定以前所有的封建贵族爵位无法往下一代传,必须有功才能继承,无功无法继承。……商鞅的那一套制度激励作用极强。所以当时有人描述,秦国人一听说马上要打战了,大街上的人就象过节一样,士气高涨,因为这意味着马上就要发财了。打仗的时候,士兵疯了一样,奔走相告,别着脑袋,夹着俘虏疯跑。这说明军功分候制度对于暴力集团有极强的激励效果。”
血酬理论就是法西斯理论。血酬论已成为黑社会要价的基础理论了。理论并不是凭空发明出来的,而是吴思对现实的归纳总结。成语有诲淫诲盗。《废都》有XXX的淫秽描写,被定为淫书。吴思讲土匪讲得头头是道,还说抢劫有理,定他宣扬法西斯暴力论,不为过!
1993年,胡石根、刘京生、康玉春等在北京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国内组织,被破获,并在1994年12月16日被判处20年、15年、10年的重刑。庭审结束后,他们高呼:“爱国无罪!民主有功!”“自由万岁!民主万岁!”“打倒X产党!”“打倒法西斯!”在磕磕绊绊穿过法庭过道时,法警气急败坏,又是踢,又是拽,甚至直接把他往墙上推,拧胳膊,掐脖子,捂他嘴巴。十多个同案犯见法警打人,先是大声抗议,接着就跟他一起高呼口号。就这样,“自由万岁!民主万岁!”“打倒X产党!”“打倒法西斯!”的口号响彻法庭内外。殊不知,鼓吹法西斯思想的吴思却被当成民主派,真是荒谬,滑天下之大稽!
 楼主| 发表于 6/26/2016 20: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巴斯夏在其《和谐经济论》中,阐述了他的劳务价值说。巴斯夏认为,只有人的劳务才有价值,价值来源于个人对其劳务所拥有的自由使用权。何为劳务?劳务首先是一种劳动,其次,这种劳动主要是提供给他人的,为他人的满足提供帮助。当一种劳动供给他人却不能给他人的满足带来帮助的时候,这种劳动,就是一种无效劳动,或者说,是对方不需要的劳动,是不能生产价值的劳动。因此,一个人给他人提供的劳动量再多,假如对接受者毫无益处,或者益处极低,接受此劳务的人,是不会按照对方的劳动量大小给予报酬的,对方的劳动也毫无价值可言。只有当提供给对方的劳动能够满足接受者的需要,并为接受者节约了一些劳动,使这些被节约的劳动能用于其他用途,让接受者用和以前相同的劳动量获得更多更大满足的时候,提供的劳动才有价值。假如不考虑生产某种产品的劳动到底能为他人提供多少帮助,而只考虑生产该产品的劳动量,并根据此劳动量来确定商品价值的时候,这样的商品的价值,就是一种单方面确定的,不考虑其是否有用的,毫无社会责任感的且不被社会承认的价值,而如果强行让社会承认这种按劳动量确定的商品价值,说白了,就是一种强买强卖的行为,而强买强卖是什么行为呢?很简单,强盗行为!

巴斯夏明确指出,价值只是产生于人的劳务,而人为其他人提供有效的劳动后,一定要获得回报。因为假如他付出劳务而收不到回报,首先,威胁到的就是他的生存。举个很简单的例子,社会分工是什么?不就是不同的人群从事不同的工作,互相为对方提供劳务并获得回报的行为吗?只提供劳务而不求回报,社会分工还能否继续存在?一个教师,只求奉献,不求束修,他还能继续他的教育教学工作?一个法官如果只审案而不求回报,那他还会继续工作?社会分工是什么?不就是人们互换其劳务的行为吗?在社会分工日益复杂的情形下,单纯的提倡无私奉献,巴斯夏说,那只是希望取消社会分工,或者提倡奴隶制度。巴斯夏深刻地批判了当时的法国的共产主义设计师的思想,认为共产主义制度会导致高明的新奴隶制。巴斯夏说,共产主义者不是强调按劳分配吗?那不过是拿某人的劳务无偿地提供给某人,或者实行平均分配。而无偿的占有他人的劳务,不就是奴隶制度吗?在人人都不具有无私奉献的高尚精神以前,为了崇高目的的实现,会不会强迫人无私奉献呢?而当强迫人无私奉献的时候,不就是新的奴隶主制吗?人类历史上最无耻的制度,就是奴隶制度。奴隶制度的无耻,就在于奴隶主强迫他人为其无私奉献不求回报。
===============
而当一个社会,总是充斥着“某某年实现什么现代化”,“某某年一定要建成某某社会”,“某某年一定要赶超某某国家”这样的口号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在这个社会里,有人把和他一样的人当成了玩偶、积木,而社会,则被他当成了由无感情、无思想的玩偶和积木摆放成的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如何,全凭着他自己的设计,这样的世界,就会按照他的设计去呈现出无数的他喜欢的模样。可这是真实的世界吗?这样的世界,只是虚假的玩具世界。于是,我们说,当一个人想让社会按照他的想法去前进的时候,这样的人,他的智商,还不上一个顽童,因为他不明白,或者他装着不明白,社会不是由玩偶积木随意摆成的,组成社会的是和他一样有思想的人,而不是玩偶!这个把社会的发展变化当成摆积木、玩弄玩偶的人,他会是一个对社会、对他人负责的人?一个顽童,会负起他对他人和社会的责任?
 楼主| 发表于 4/11/2020 20: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思把病毒与文明混为一谈 - 自由中国论坛
https://www.bannedbook.org/forum21/topic20634.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6/2020 12:05 , Processed in 0.11277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