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1|回复: 0

[真善忍者] 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顾问为什么修炼法轮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30/2019 20: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法轮功小弟子在打坐

作者:邵晓东 1999年11月21日

各位同修好。我叫邵晓东,中国西医的大学(黑龙江省佳木斯医科大学)本科毕业,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毕业,获中国国家教委承认的气功和针灸专业硕士学位,曾任中国黑龙江省气功科学研究会副会长兼辽宁省气功科学研究会顾问。经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会长兼中国人体科学学会会长张震寰主任(前中国政府国防科工委主任)提名推荐,应聘担任医学气功学术顾问。1985年以来,曾多次应邀到欧美等国讲学。1989年应邀来日本讲学。1990年应聘于日本就职并定居日本东京。

早在1984年我就多次应国外医师团体邀请去欧美多国传授医学气功并用气功治病。1989年应邀来日本讲学时,还在朝日电视台《超能力》节目现场演示过所谓“外气功治疗术”,并曾应邀为日本原外务大臣(当时的首相侯选人)及不少高层人士作过气功治疗。当时欧洲、日本多家媒体作过专题报导。我当时在东京法务局正式注册了“中国医学气功难病治疗研究所”并制定了一个向欧美国家大规模扩展业务的计划,打算大干一场。当时日本著名的出版社《讲谈社》编辑向我约稿,希望出版我的医学气功书,因为当时我是中国唯一具备中西医学双学位、中西医师双资格的气功医师。

来日本之前,我就职于北京国立中国中医研究院,任主治医师兼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气功研究所特邀讲师。上述这些常人社会中的学历、学位和职位,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都是不足挂齿的,微不足道。罗列这些,仅想说明我这个人接受过现代科学的正规培训,而且在中西医学,气功,人体科学研究领域内都不算外行;而且我还是老三届高三毕业生,经历过中国十年文化大革命,经受过各种思潮的洗礼、冲击,甚至习惯于用批判和挑剔的眼光看待各种理论和学说,绝不会轻率相信和盲从任何人及其主张。对于人类未知领域内的事物,我的看法是,既不能轻易相信它,也不能轻易否定它,而要排除后天观念的干扰,从理性上审慎地、清醒地去认识它,思考它,从感性上通过亲身的实践去辨别它,验证它,然后再做结论。

本文所述,以自己亲身经历和体验,谈谈我为什么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道路?对于老学员来说,我谈的这些初期的、很表浅的认识,可能对其助益不大。





1993年8月中旬,我从日本回中国考察各家各派气功功法,在北京中山公园金鱼池附近,听到一种特别悦耳的音乐,就被其吸引,走过去看一看,有几十人在炼功,炼的是一种过去我从未见过的新功法。看他们站桩炼功,四个桩式中竟然有三个是高位站桩(即手掌心位置高于肩),令我很吃惊。因为我是专业研究气功的。过去历来各门各派修炼站桩功,多是从低位桩功或中位桩功起步,而一开始就不分功龄长短,不管血压高低炼高位桩法,这可从没有听说过。从常规医学健身气功角度来分析,由此会导致血压提升,是高血压患者的炼功禁忌。但我询问调查了在场的炼功人,包括高血压患者,都反映没问题,血压高的自动降低了,血压低的自动提升了。这种不符合常规功理功法的现象说明什么问题?我立即意识到,仅从功法表面形式上分析,该功法就是一种特殊的超常的功法,不是一般健身气功,肯定有其独特的内涵和深奥之处。当然,后来我自己也修炼了法轮功,知道该法门炼功人小腹部丹田处有个法轮在不停地旋转,是“法炼人”。而手放在不同的位置上,只是加持法轮,加强气机而已,一切导致本体改变的修炼程序都是在气机带动下自动运行的。

再观察下去,第五套功法是打坐(即神通加持法),而且要求尽可能双盘腿,这也让我吃惊。历来普及类气功只有进入高级阶段才炼盘腿打坐。因为双盘难度较大,多数都是躲在家里炼,秘不示人。公开地大面积普及双盘坐功,而且还加炼历来称之为秘中之秘的手印,不仅是世间罕见,几乎是闻所未闻。仅从功法表面上看,该功法起步层次就很高,高于一般的健身气功。当时我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观察而作出的判断。

当他们炼完后,我和炼功者交谈起来,他们介绍说,这套功法是法轮功,师父是李洪志老师,师父会给学员小腹部位下一个法轮,有缘人得到法轮就等于炼成一半了。他们还说,法轮功是修炼,李老师不仅传功,还要讲法,讲高层次上的修炼大法。对于如此超常而又神奇的功法,我当然会珍惜这难得的机缘。我想:这可能就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中的上乘修炼大法。我立即搬到附近的旅馆,每天清晨来这里学炼法轮功。当打听到李老师最近还要在北京办班时,就请辅导员帮我报名,并对她说:古人讲:“朝闻道,夕可死”。由于当时我受佛家思想影响较大,认为人生无常,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有生之年得闻真道真法,就算没白来人世这一趟,将来死了也值得了。当然,这只是我当时的浅层次认识,并没有理解“朝闻道,夕可死”的深层含义。

……

从北京学习班结束回日本后,凭我过去多年来从事人体科学研究和气功修炼的实践经验,我曾经作了一次证实法轮是否存在的人体实验。一次我请来一位过去跟我学习过气功的日本人(该人天目已经开,并能用自己的天目内视丹田),让他盘腿打坐后,闭上双眼,两手掌心朝上放在腿上,然后我将一个法轮章面朝下放在她的掌心,我未说明掌心放置何物,也未作其他暗示。

……

我过去参与过中国科技界的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当时《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了否定人体特异功能的评论员文章。当时还有几个科痞、文痞在从中央到地方的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打棍子、扣帽子,诬蔑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是伪科学,是愚昧迷信。当时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不少对特异功能研究凑热闹,赶时髦的都吓跑了,只剩下少数头脑清醒的、严肃的科学工作者坚定地继续研究。当时在科学家钱学森支持下,我们调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特异功能者,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高能物理所、生物物理所及公安部1129所的科研人员协作下,运用微光摄像仪、应变仪、脑电仪等高科技手段客观地证实了人体特异功能,包括天目透视、谣视、突破空间障碍搬运等特异功能都是真实的。

我们知道除了现实的物质空间之外还存在另外的空间,当时在中国科学界高层的人体科学实验中也已经证实了另外空间的存在,研究人员称之为“隐态”或“场态”。后来国防科工委的研究人员甚至运用超高速照相机拍摄到固体药片在特异功能能量场作用下,突破空间障碍,穿越玻璃瓶时的瞬间相片,该实验通过专家鉴定并荣获科研成果奖。正是由于一系列人体科学实验的成功,当时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负责人制定了有关人体科学和气功的“三不政策”(即不宣传,不批判,不争论。)然而自从1996年《光明日报》等中国媒体违背中央的“三不政策”,攻击法轮功,并演变成公安部门抓捕法轮功学员,才导致后来的4.25中南海上访事件。

在近来中国政府掀起的反法轮功运动中,有个别所谓的专家学者依据目前人类科学有限的认识和假说,就极其轻率的否定他们未认识到的事物,这种极其主观的妄下结论的态度,本身就是不科学的,站不住脚的。因为即使从实证科学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不能轻易否定我们暂时还不理解的东西。

1997年12月底,我在中国长春市参加法轮大法国际交流会时,观看过令我永生难忘的录像。那是长春大法弟子在吉林大学礼堂召开首届法会时拍摄的录像带。在播放到正式开会前的画面时,突然传出几声汽车喇叭的声响,紧接着屏幕上展现出一连串图案非常清晰的、带有万字符的彩色大法轮从礼堂门外排着整齐的队列,一个接一个,从近地面处一直连接天际,真是神奇而又壮观,简直是比神话还神话,但确是真的,是实实在在的表现。如此不可思议的场面,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几乎令人难以置信,但这却是事实。

……
……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其中包括了佛体修炼的内涵(即道家称之为元婴,佛家称之为金刚不坏之体。)在《转法轮》“玄关设位”一节中,李洪志师父把佛体修炼的每一步演化过程都详细地讲述出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玄关”这一秘中之秘解释清楚的。我曾在中国中医研究院图书馆专业研究过《丹经》、《道藏》,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题目就是《中国道家气功内丹古籍考》。图书馆中仅《道藏》就收书5285卷,真是汗牛充栋。但是,阅尽万卷古籍,你也不知何为玄关一窍。而李洪志师父却将这千古之迷,秘中之秘尽泄无遗。

上述修炼心得体会,主要谈及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的理由,谈得很浅,是较低层次的认识。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有更高的法理。本文谈及一些实证科学和功理功法方面的内容,有时论述较贴近常人社会这层的理,目的是希望常人社会能够理解我们,或至少不要误解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和中央领导人不要误解我们。

我本人喜欢静修,但是伟大的宇宙大法在人间遭到如此不公正对待时,作为一名老学员、老弟子,应该站出来,有责任澄清事实,说明真相。

最近《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诬蔑法轮功“敛取钱财”,这是与事实不符的。我参加过李老师在北京办的法轮功十天班,只交了40元人民币,折合500日圆,这是我所知道的中国最低的气功办班收费标准。我这里有当时的结业证,封面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署名。由此可证明主办单位确实是中国气功研究会。我当时见北京各个公园的法轮功炼功点,教功都是义务的、免费的,而且北京辅导站连个办公室都没有。我曾提出以个人名义捐款资助法轮功,但法轮功研究会请示李老师后,婉言谢绝了。据研究会工作人员说,李老师讲了:不接受个人捐款。因为经济条件富裕的学员捐款后,那些经济条件困难的学员,也想捐款,但力不从心,心里会不好受。所以一律不接受个人捐款。我被这样的答复深深地打动了。这是真实的,无私无我的慈悲心啊。据我知道,大连站长高秋菊曾以个人名义买了一套别墅想送给师父,但被师父拒绝了,而且被师父亲自批评了。我也曾以个人名义提出将我在北京附近投资房地产时购置的六套单元房捐给法轮功研究会做基地建设用,但李老师拒绝了。1997年我听叶浩讲,美国一位富商提出捐款1亿美金给法轮功,但李老师拒绝了。以上事实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还指责法轮功“秘密结社”,这是非常荒唐的。因为从1993年到1996年3月,法轮功研究会是中国政府官方机构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直属分会。我手头有一份法轮功研究会海外联络组的简报,是1995年4月5日。上面写着:共100份,其中送报单位包括:中央人体科学九人小组办公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各省市气功学会、各省市法轮功辅导站。而且法轮功研究会的海外联络组就设在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大院内。哪来的秘密?而且1995年以来,中国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展开了两次大规模调查,结论是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背景,按照一般群众团体治安条例管理。事实上,法轮功教人向善,教真修弟子修炼,于任何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总之,国内对法轮功的指责是和事实不符的。我们相信历史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最后,愿各位同修,以法为师,坚定实修,勇猛精进,早日功成圆满。

谢谢各位。
大法弟子 邵晓东(日本)
1999年11月2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2/2019 01:35 , Processed in 0.22847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