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12|回复: 0

[人物事件] 病毒武器祸害全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5/2020 21: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樊梨花 于 4/11/2020 20:04 编辑

[size=18.6667px]
非典是中共的生化武器外泄

提要:2002-2003年,中共为什么掩盖非典真相4个多月?因为是军方实验室病毒武器泄露!2004年,中共为什么能及时公布萨斯疫情又爆发了,是因为这是卫生部实验室病毒泄露,公布问题不大。2019-2020年,为什么要掩盖武汉肺炎,是因为习近平命令军方投放病毒于武汉机场。

1937年西方科学家发现了冠状病毒,认为冠状病毒只能感染动物。1967年,西方科学家发现感冒患者中有15%是冠状病毒引起的。1975年,引起人拉肚子的肠道冠状病毒被发现。科学家还发现,冠状病毒怕热,冬春季节比较活跃,夏天就蔫儿了。

2002年11月,广东佛山的几名居民因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而死去,中国称为“非典型性肺炎”。最早与病人接触的一些人,很快都被传染上了。12月中旬,广东河源市的7名医务人员被感染。但是消息没上报。病人流向广州,疫情就在广州爆发。2003年1月下旬,卫生部才派出了国家专家组赴广州调查,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禁止媒体报导萨斯;3月初,SARS在北京传播。卫生部9日开会,强调任何人不得对媒体报告疫情。3月23日,世卫专家到达北京;而北京官员们却把“非典”患者转移到急救车上,不让世卫专家看见。4月3日,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卫生部长张文康举行记者会,声称萨斯已受到控制,北京只有12例患者。4月4日,蒋彦永批张文康公开说谎;因为仅309一家医院,当时就收治60例SARS病人。4月11日胡锦涛离开首都奔赴萨斯前线的广东。4月17日中共常委会决定:隔离病人,撤销张文康的卫生部部长和孟学农的北京市长职务。

SARS冠状病毒从2002年11月开始流行,到2003年4月1日中国官方正式通报非典肺炎,隐瞒了近半年,导致了全球800多人死亡。中共是1972年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签字国,美国一直怀疑中共秘密研究生物武器。2003年4月台湾的TAIWAN NEWS周刊认为:非典是中共的生化武器外泄,理由是:

第一,中南海遮遮掩掩不敢承认萨斯病毒的存在。2003年2月18日央视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非典型肺炎”(萨斯)的病原确定为衣原体。衣原体是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的一种微生物,是可以用抗生素杀死的。抗生素却不管用。当时,美国和加拿大的实验室已证实:罪魁祸首就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以前没见过,这就是SARS冠状病毒。4月10日,中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李立明说:“这两个东西”(衣原体和冠状病毒)相互起作用引起疾病。2003年5月1日《科学》杂志公布了萨斯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证实它是一种以前未曾见过的全新的冠状病毒。它是由美国、荷兰和德国科学家共同完成的。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副所长汪健说:“萨斯病毒测序分析只不过是我们以前工作的百万分之一,就像咬过石子的牙齿再咬豆腐,小菜一碟。”既然如此,中国科学家为什么不做呢?因为中国政府阴谋搞生化武器,做贼心虚,就像司马懿装病装傻骗曹爽一样,以自己的“无为”来蒙骗世人的防备之心。

第二,萨斯流行期间正是伊拉克战争爆发的前夕,中共在协助伊拉克研发这种生物武器,以致于萨达姆政权敢于藐视美国。当时,中共不愿向世卫组织提供军人感染非典的情况,还拒绝世卫派员到广东调查;后来答应世卫考察时又转移病人;又不肯提供患者感染的所在地、时间和职务。种种迹象表明中共在掩盖萨斯生物武器的机密。2003年4月20日,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袁国勇表示:组成SARS的冠状病毒容易变异,所以很有潜力发展成为生物武器,是继天花病毒、炭疽菌外,第三种可能的生物武器。同一天,胡锦涛在北京考察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谈防治非典的问题,可见它和生化战有关。“良心”者认为:中共不可能在广东搞生化试验,因为广东人口密集,要试验会放在新疆等人烟稀少的地方。中共是无“良心”黑帮集团,当然不可能有这种“良心”逻辑。各省为了增加GDP,吸引国家投资,会争上生化项目。广东、湖北搞病毒研发,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国家投资。

第三,广东有解放军生物武器的研发单位,这次疫情很可能是实验室病毒泄露。苏联的间谍卫星发现:中国西北部核试区附近在1980年代就发生过两次生化武器实验室泄露,导致该地两次爆发了前所未见的出血热(hemorrhagic fever)疫情,感染者均因大量出血而死亡。被中国称为“非典”的萨斯发源于珠江三角洲,是全球的共识,可中共却把“非典”的发源地赖到美国头上。2003年5月6日,香港的中共喉舌《文汇报》说:萨斯最早在美爆发。第二天,香港的一些报纸转载了这消息。其实《文汇报》的这则消息并非新闻,只是根据政治需要而编造的。共党坏事做绝,总是推责,嫁祸他人,马恩列斯毛,莫不如此,永远不可能吸取教训。

第四,中共实验室2004年继续泄漏SARS病毒。

SARS疫情夏天结束后,2003年9月,由于不当的实验程序导致西尼罗病毒样本与SARS冠状病毒在实验室里交叉感染,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27岁的研究生感染SARS病毒。2003年12月,台湾军方预防医学研究所44岁的詹姓中校,因在处理实验室运输舱外泄废弃物过程中操作疏忽染上SARS。台湾科学委员会随即作出决议指出,詹中校违反了SARS项目研究计划的“实验室安全准则规范”,被给予不得申请研究计划经费的处分。

在台湾和新加坡分别发生SARS实验室感染事件后,中共曾高喊“提高警惕,以免重蹈他人的复辙”。2004年4月,SARS疫情重又進入国人的视线。这次疫情,北京和安徽两地共出现9例SARS确诊病例,1名病人死亡,在短短的几天内有862人被医学隔离。

根据事后媒体报道:26岁的宋某是安徽医科大学病毒学在读女研究生。2004年3月7日至23日,宋某在北京病毒所腹泻实验室实习。3月23日晚,宋某乘火车回合肥;25日宋某感到全身酸痛、发热、身体不适,自服感冒药、抗生素,症状未有缓解。3月27日,宋某乘火车返京;29日到北京市健宫医院就诊,以“左上肺炎”入院治疗;其母亲——53岁的魏某立即赴北京陪护。该院20岁的护士李某曾护理过宋;4月5日李某开始出现寒战、发热、咳嗽,4月7日李某收入健宫医院,14日转入北大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19日,李某的2名陪护亲属出现发热症状,23日李某被确诊为非典病例。5月4日李某出院。

4月2日,宋某和魏某乘火车返回安徽淮南,在淮南矿二院治疗。4月4日宋某以病毒性肺炎转入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治疗。4月8日,其母魏某因发热伴有干咳入住安医大一附院,并和宋某同住一个病房,入院诊断为右侧病毒性肺炎;4月19日,魏某在无明显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猝死,宋某此时没有想到“非典”二字。4月21日下午1时,宋某突然出现休克;22日上午,国家CDC一行三人来到该医院开展SARS流行病学调查,并采集宋某血清标本带回北京复核。4月23日,卫生部宣布其为非典确诊病例。29日,卫生部和安徽省卫生厅专家组根据魏某的尸检结果、临床表现以及与宋某有过密切接触的流行病学史,认定魏某为“传染性非典肺炎确诊病例”,伴发成人呼吸窘迫综合症,继发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死于心功能衰竭。5月10日宋某出院……

卫生部严厉处理了这起重大责任事故,共有5名责任人受到行政处分。其中包括时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李立明。在2004年5月8日病毒所的整改会上,李立明说,“台湾、新加坡实验室感染均未造成二代病例,但这次我们的SARS泄露事件不仅造成了传播,而且出现了第三代病例。”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6/2628906.html

4月22日,北京报道:再度发现SARS病例,中国政府在24小时内就通知了WHO。在得到中国通知后,WHO很快就派专家介入。WHO的专家沃雷说,追查SARS源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最主要的调查工作由中国方面完成。沃雷说,人为的错误有好几种,比如,实验室本身的条件、实验室里的粗心、实验室里的管理不善等等。他说:“我真的不知道中国实验室里到底发生了多少错误,是何时发生的,是如何发生的,我们还没有这方面的具体数字,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调查过程。”最后查结果如下:

1.本起疫情来自实验室内感染:(1)宋某和杨某(博士后,男)两个原发病例发生在同一实验室。该实验室一直开展有关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科研工作。(2)封锁病毒所后,未再出现任何SARS病人。(3)从二代病例魏某(宋某之母)胸水分离到SARS-CoV,其全基因组序列与该室用于实验的毒株(HT-SCoV-2)高度同源。(4)没有发现宋某和杨某与野生动物接触感染的证据。(5)宋某和杨某发病潜伏期内没有任何其他SARS病例报告,没有实验室外接触其他SARS病人而被感染的可能。(6)杨某与宋某最后一次接触,到杨某发病相距15天,仅在走廊碰面,杨某发病不可能是宋某传染。

2.感染来源局限在腹泻病毒室:(1)宋某和杨某两个原发病例都来自腹泻病毒室。此外,还发现该室另有二人(任某和崔某)抗SARS-CoV 的IgG和IgM抗体阳性,感染具有明显的聚集性。(2)从二代病例魏某分离到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与腹泻病毒室实验用毒株(HT-SCoV-2)高度同源。(3)对病毒所全部工作人员進行医学观察,血清流行病学调查未发现其他科室存在任何SARS-CoV感染者。

3.没有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泄露的证据:(1)宋某和杨某2004年以来都从未進入过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工作。(2)虽然腹泻病毒室進入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工作的任某血清抗体阳性,但没有其传染给宋某和杨某而导致本次SARS疫情的证据。(3)腹泻病毒室指定使用的三级生物安全防护实验室基本硬件设备和总体结构符合要求。

4.引起实验室感染的环节:病毒灭活不彻底。调查认定,病毒所腹泻病毒实验室的博士生任小莉将P3实验室中的非典病毒毒株带到腹泻病毒实验室研究,她所采用的灭活SARS病毒技术,并没有得到有效的验证,最终造成实验室人员宋某和杨某感染。任小莉本人,还有腹泻病毒实验室的另一位工作人员崔某,事后被查出体内的SARS抗体呈阳性。他们在2004年2月份就出现了腹泻和高烧等症状,曾先后到协和医院及友谊医院就诊。庆幸的是,他们的病情后来均有好转。由于是学生,任小莉在此次事故中被免于承担责任。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原院长王克安说,P3实验室的生物安全防护的关键在于它的负压系统,这其中最重要的设备是生物安全柜,它“通过负压使室内空气只能向生物安全柜内流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有一个针对二级生物安全柜的“标准49”,这个标准指出,包括照明度、振动等都是很重要的指标,每年要進行专业人员培训。而在我们这里,标准没有那么严格。至于专家队伍,既懂工程又懂验收的国内专家还不多。“现在国家迫切需要制订有关生物安全柜的标准。”工程院院士庄辉说,“从建筑的角度说,现在的一些建筑队不是专门建P3实验室的,对于P3安全方面的特殊要求他们不懂。”

------------------

9.18投毒祸害全球

提要:1931年中共唆使日本9.18入侵,导致民国沦丧;2019年习近平9.18武汉投毒,危害了全球。

一,90年前的9.18入侵,导致民国沦丧

中共的祖宗是列宁斯大林,中共六大就是在莫斯科召开的,1929年黄俄汉奸党——中共组成敢死队为斯大林侵略我东北效犬马之劳。而列宁、斯大林是开发生化武器的魔王。列宁为了消灭西方资本主义即他所说的帝国主义,积极推动生化武器研发,列宁不惜使用生化毒气消灭反对派。斯大林更是使用生化武器的元凶,他竟然把毒气弹送给中国军阀冯玉祥。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列宁与德皇签订了出卖俄国的条约,总共从德国获得了8千万金马克的支助,来颠复俄罗斯共和国。1930年,黄俄被蒋军围剿时,斯大林出钱要求日本关东军進攻国军。这就象三国,当关羽军水淹樊城后,曹操要求孙权从偷袭关羽的荆州!1931年春节刚过,中共中央苏区代表团,以王若(飞)为团长,从上海秘密登船,经过一昼夜的航行到达日本关东军控制下的旅顺,入住关东军“满铁株式会”的招待所大和旅馆。中央苏区代表团与关东军的代表板垣征四郎在大和旅馆的小型会议厅——八尺阁,签订了一份秘密协定,史称“八尺协定”,又称王板协定。协定主要内容有:1)中央苏区支持日本夺取东北、华北,承认其为日本势力范围;2)中央苏区从共产国际援助经费中拿出2.3亿金卢布,转交日本关东军参谋部,由关东军参谋部分配,用于军费,以及日本国内政治公关使用。中央苏区派审计小组進驻沈阳和东京,监督经费合理使用。3)关东军确保不晚于1931年10月开始对东北的進攻,并在未来的几年内积极夺取华北,配合中央苏区夺取民国政权。4)日本势力范围止与长江一线,即占领华北、华中后,与中共政权划江而治。

蒋介石1931年8月22日在南昌时说:“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在1931年7月1日至9月20日,蒋介石指挥的对黄俄的第三次围剿接近成功的时候,关东军的板垣征四郎等人制造了“9.18”事变。9月18日夜,一小撮关东军军官炸毁了一段南满铁路;并以此为借口,向中国军队发动了進攻。当时关东军只有10600人,而东北军是44.8万,其中正规军26.8万,平津一带的精锐有11万左右,驻在奉天的精锐有6万左右,对关东军占绝对优势。张学良下令不抵抗,东北军全部撤入关内,将东北拱手送给了日本人。蒋被迫停止围剿中共。在“9.18”事变一个多月后的苏共政变纪念日——11月7日,中共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即黄俄“苏维埃”,主席是毛泽东。日本人看到苏俄在江西成立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他们在1932年3月1日跟進成立“满洲国”。1945年日本败退中国后,斯大林帮助毛泽东赶走了国民政府。

二,中共企图以病毒“超限战”来统一全球

1954年10月毛对印度总理尼赫鲁说:“我不相信原子战争有那么不得了,中国这么多人,炸不完。炸死一千万、两千万,算不得什么”(李志绥回忆录120页),尼赫鲁被吓得张口结舌。1957年11月18日,毛在莫斯科的全球64国共党大会上宣称:“我们不应当害怕原子弹和导弹。原子弹是纸老虎,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核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27亿人口,可能损失1/3;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死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没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全场听众被震得鸦雀无声,唯有宋庆龄笑出声。

科幻家说:如果有灭绝某个民族的基因武器,杀人于无形,而又查不出屠夫,对己方就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本是科幻概念,黄俄革命家却深信不疑。百度解释“基因武器”,造谣说:西方在搞种族灭绝的“基因武器”。中共隧以此为借口偷偷摸摸地搞基因武器。苏联的间谍卫星发现:中国西北部核试区附近,在1980年代末曾先后爆发两次前所未见的出血热(hemorrhagic fever)疫情,感染者均因大量出血而死亡,以前该地区不曾有过这种病症。苏联军方认为,这两次疫情况都是共军的病毒武器实验室意外泄露所致。1980年代,武器专家钱学森积极推动气功、特异功能的研究,也是为了开发新型的更大威力的生化武器。陈虎教授在央视军事频道讲解生物武器时说:解放军研发的生物武器必须具有伤敌不伤己的能力和专门感染某个族群的能力,还有可防可控的能力。可见,灭绝某个民族的基因武器就是中共的主攻方向。其实,“基因武器”只能灭绝人类,不可能仅仅灭绝某个种族。因为种族、民族是文化或生活方式的产物,不是基因不同而产生的生物学概念。

2013年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陈化兰曾将H5N1禽流感病毒与H1N1人类流感病毒杂交,制造出135种新病毒。她的借口是,自然界有这种变异的可能性,不如主动制造出来,“提前研究疫苗”。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哪能搞出135种新疫苗,其真正的动机是“武器应用”,以便于提高病毒武器的杀伤能力。

2013年10月30日,石正丽、葛行义等在全球顶级的科学杂志《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说,他们“分离和鉴定萨斯样的蝙蝠冠状病毒,该病毒应用于人类的ACE2受体”。注意:目前流行的武肺病毒直接攻击人的ACE2受体。在摘要中,该文声称蝙蝠来自云南,而ACE2来自人类。把二者重组形成病毒。

2015年11月9日,石正丽团队在英国的顶级刊物nature发表文章说: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基因重组技术,将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冠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这篇论文是2014年石正丽跑到美国,与北卡莱纳大学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完成的。美国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人工病毒在实验中能感染人体细胞,现实里当然能感染人并引发大疫情了。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化武器时,立即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

而中国的石正丽却在继续该项目的研究。2018年11月14日,石正丽应邀在上海交大做了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及其跨种感染研究》的主题演讲。2019年1月8日,55岁的石正丽以SARS病毒跨种传播的首席作者的身份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自设立以来,64年间共颁发了17个一等奖,华罗庚、吴文俊、钱学森等曾获此殊荣;二等奖699个,年均10个。当局重奖了搞两弹一星的武器科学家,这就是政府的主攻方向。

2018年,武汉P4生物实验室与中国军事科学院合作,人工合成了新型冠状病毒,导致了数万头猪死亡。结果,2018年4月5日却被央视颠倒黑白地报道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牵头的科研团队,近日确定一年多前,曾在广东导致大量猪死亡的流行性腹泻,罪魁祸首是一种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称,该病毒暂时不会感染人。这一成果在国际权威的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发表。报道还说,当时武汉病毒所正在猪身上试验解药——新冠病毒疫苗。武汉肺炎爆发后,面对汹涌的质问,武毒所说:18年新冠病毒与19年新冠病毒是不同的。网友说,是不同,18年新冠病毒+艾滋病毒=19年的新冠病毒。

王广发是国家级的呼吸病专家,2020年1月8日他随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前往武汉。1月10日他宣布:新冠病毒“可防可控”;16日他出现武肺症状,20日被确诊为武肺,21日他用了抗艾滋的药物,22日症状缓解,30日出院。然而,仅仅靠治疗武肺的经验总结出可以用抗艾滋药物这个结论,明显是不可能的;1月31日印度专家通过基因序列对比发现:与Sars病毒比,新冠病毒中被人为地插入了4个独特的艾滋病的氨基酸残基。2003年SARS流行的时候,基本上采用激素疗法,抗艾滋药物并不是抗冠状病毒的药物。王广发是国家级医疗专家,肯定不可能拿他来做药物试验。那么官方的医疗系统怎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地找到看似与冠状病毒毫无关系的抗艾滋药物给王用呢?只有一种可能性:新冠病毒是实验室产物,高层心知肚明。

新冠病毒很小,总共才有近3万个核苷酸的长度,单链,完全可以在实验室合成。合成这个病毒时,只做了两件事:1)截取一些天然病毒中最具致病性的片段,精心拼接安装;2)修饰某些基因位点,以赋予病毒高感染性并增大其危害性。石正丽团队在境外的许多论文已经讲明了合成过程。石正丽做的事,就是贺建奎做的编辑基因娃娃的事,而且技术上还容易得多。这是两个被揭露出来的丑闻,仅是冰山一角,已祸害全球。更凶恶的病毒还多着呢!如果不把习冠病毒的事追查到底,予以彻底粉碎,那么人类终将被中共毁灭。此非危言耸听。

三,2019,9.18武汉机场投毒,危害了全球

近平上台以来,以人类领袖自居,大搞撒币扩张外交,惹出了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台湾反统一、国内经济大滑坡。2019年6月初开始的香港示威,规模越来越大,难以控制,成了习的心头之痛。为了消灭反对派,超限战的病毒武器就成了首选。如果病毒武器可放可控,投在香港就可以消灭反对派,并在死了许多游行者后,再拿出解药来,救死扶伤,习就成了大救星;还可以嫁祸香港民主派的支持者——美国。因此,必须進行病毒的人体演习。

2019年3月2日,石正丽等人在国际学术期刊《病毒》(Viruses)发表了一篇题为“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的论文,预测中国将大规模爆发蝙蝠冠状病毒疫情。预警的根据是中国人捕杀食用了被蝙蝠病毒污染的野生动物。石正丽曾四处演说,SARS病毒的源头是云南省的一个偏僻洞穴中蝙蝠。然而,该洞穴1公里处,有一古老村庄,居民们食用的水果和野生动物必然被蝙蝠的病毒污染,可该村居民至今安然无恙;可见蝙蝠毒源说乃无稽之谈。石正丽以科学家的身份到处发表这种反逻辑的歪理邪说,就是为了掩盖人工合成“SARS冠状病毒2”这一生化武器的事实。这在36计里,叫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该论文投稿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早于赵立坚认定美军恶意投毒的10月18-27日武汉军运会时期9个月。石正丽在暗示:武毒所参与了习冠病毒的实验室秘密人体试验(当时有许多武汉的大学生失踪,这些人成了秘密的“小白鼠”啊),并有重蹈SARS疫情的预感。出于良心发现,便以英语论文的方式为掩护,向英语读者以预警,借以免除她的千古骂名!

2019年9月3日习在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讲话时大谈斗争,“斗争”一词出现58次,令人称奇。“斗争是一门艺术,要善于斗争”;原来习近平是在试验“善于斗争”的新手段——病毒。蒋超良、马国强对习说:“新冠病毒已经進行了实验室里的秘密人体放控试验,现在通过实验室外的人体放控试验应无问题”。后来,他二人因918试验结果不可控而罢官。

武汉军运会由国务院1名副总理、中央军委1名副主席担任组委会主席,表示武汉军运会由中共中央军委主办。2019年9月18日下午,军运会的湖北执行当局在武汉机场举行了“迎接军运会的新冠病毒可放可控演习”,卫健委做帮凶,危害了全人类。

“放长线,钓大鱼”,“演习”至少包括“放”和“收”两个阶段。“放”的阶段就是“放长线,投鱼饵”的阶段;“收”的阶段包括了悄悄等待鱼儿咬钩和拉鱼捉鱼的过程。譬如:在消防演习中,“放”的阶段就是准备易燃物和点火燃烧的过程;“收”的阶段就是以灭火器等手段扑灭燃烧现象。在防治传染病的演习中,也有两个阶段。“放”的阶段就是在特定的区域投放传染病病毒,接着有人進入这区域,中毒病倒;“控”的阶段主要是治疗这个病人,首先是现场急救这病人,然后把病人抬進救护车到医院治疗,病人走后就是对这个区域消毒。

2019年9.18武汉机场新冠演习包含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武汉机场特定的区域投放新冠病毒,随后有人中毒。官方消息说,海关接到航空公司报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定”。根据这个报道推测,“航空公司的报告人”悄悄地在飞机里释放了新冠毒气,这乘客就中毒了,并把情况告诉了海关,海关人员立即上飞机救他。既然是“航空公司的报告人”投放了新冠病毒,所以,新冠病毒就在演习者即官方手里。

2004年3-4月北京发生了SARS病毒泄露事件。那时,北京市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SARS病毒泄露,造成了9人感染病倒,1名病人死亡,另有862人被医学隔离,那时的副总理吴仪对相关人员進行了处分。

以上事实说明,官方一直掌握SARS冠状病毒和新冠病毒。武汉肺炎病毒,世卫组织命名为2019新型新冠病毒,这个名字不合符命名的逻辑;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2020年2月11日将该病毒命名为SARS冠状病毒2号。为此,石正丽要求去掉SARS冠状病毒的字样,以免人们想起她是SARS冠状病毒的升级专家,这真是做贼心虚啊!可见,新冠病毒不过是SARS冠状病毒的升级版。

关于野生动物、自然变异种种说法不过是忽悠民众把戏,SARS冠状病毒一直在实验室里并且升级换代成了新冠病毒,这就是全部的真相。科学家们之所以要掩盖这一真相,是怕公众知道真相后会通过其代表(议员)迫使国会停止这方面的研究的拨款,这岂不是砸了科学家的饭碗?

9.18新冠演习表明:武汉急救中心已拥有诊断新冠病毒感染的能力,它们对新冠患者的治疗能力就是解药,并当场治好这病人。所以,后来故意隐瞒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武汉疾控中心是犯了弥天大罪。事实上,中共官方的解药未经过“双盲”试验,所以,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治好的新冠病人10月又复发了肺炎,并把病毒传染给了他人,病人在军方医院秘密治疗。武汉聂女士称,武汉肺炎疫情在去年10月就出现了。去年10月日本东京大学教职员工中已经开始流传:中国出现病毒泄露,但校方不允许员工将消息泄露给外界。美国演化生物学家Kristian Anderson分析了27个新型冠状病毒的DNA排序后发现,病毒源头在去年10月1日就已经出现。这是中共官方未料到,后来一直想悄悄地了解、控制这个病,所以隐瞒了4个多月,直到2020年1月20日纸包不住火了,才公布人传人的真相。这样,武汉肺炎的名字经历了新冠肺炎——不明肺炎——病毒性肺炎——新冠肺炎的恶性循环。

所以,新冠病毒的源头就在中国官方的实验室。

以下是918中共官方投放病毒演习的新闻资料:
https://weibo.com/1798653494/I7x6zbrjS?type=comment#_rnd1583634595222
https://weibo.com/5749471015/Ivb1jD2sy?type=comment#_rnd158363462547
https://hubei.hexun.com/2019-09-26/198675990.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2/2020 16:33 , Processed in 0.24301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