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64|回复: 0

现代版《竞选美国总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0/2020 10: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版《竞选美国总统》
      
——穿越时空的短篇讽刺纪实小说
      
作者: 马克·吐温 、牛克=亨特
      
昨夜,马克·吐温先生给我托了个梦,梦中说,他愿意无偿地把自己一百多年前创作出版的短篇小说《竞选州长》版权转让给我,并授意我将其改编成《竞选美国总统》以飨读者。大师的良苦用心我焉能不知,虽然老朽这支拙笔难达到大师出神入化的境地,但马克·吐温先生的重托在先,老朽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2020年8月,我牛克=亨特正式被提名为美国总统候选人,代表共和党参加竞选,对方是民主党斯坦华特·L·伍福特先生和自由党的约翰·T·霍夫曼先生。我总觉得自己名声不错,同这两位先生相比,我有显著的优势。从报上很容易看出:如果说这两位先生也曾知道爱护名声的好处,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近年来他们显然已经把各种各样的无耻勾当看作家常便饭。当时,我虽然醉心于自己的长处,暗自得意,但是一想到我得让自己和这些人的名字混在一起到处传播,总有一股不安的混浊暗流在我愉快心情的深处“翻腾”。我心里越想越乱。后来我给我夫人(我们已经分居半年)写了一封信,把这件事告诉她。她回信又快又干脆,她说:“你生平没有做过一桩亏心事——一桩也没有做过。你看看报纸——看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等先生是何等样人,看你愿不愿意把自己降低到他们的层次,跟他们一道竞选。”

  我正是这个想法!那天晚上我一夜没合眼。但是我毕竟不能打退堂鼓。我既然已经卷了进去,只好干下去。
      
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无精打采地翻阅报纸。我看到有这么一段消息,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这样惊慌过:
      
伪证罪——2016年,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证明牛克=亨特先生犯有伪证罪,企图侵占一小片芭蕉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一群孤儿丧失亲人之后在凄惨的境遇中赖以活命的唯一资源。牛克=亨特先生现在既然在众人面前出来竞选美国总统,是否可以请他讲讲此事的经过。亨特先生不论对自己或是对其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有责任把此事交代清楚。他愿意交代吗?  我当时惊愕得不得了!这样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没有到过交趾支那!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瓦卡瓦克!我也不知道什么是芭蕉地,就像我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都气疯了,却又毫无办法。那一天我什么也没干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没说别的,只有这么一句:“值得注意——大家都会注意到:牛克=亨特先生对交趾支那的伪证案保持缄默,似有苦衷。”
  (备忘——在这场竞选运动中,这家报纸此后凡提到我必称“臭名昭著的伪证犯亨特”。
      
下一份是《新闻报》,登了这么一段:急需查究——亨特先生在蒙大那州露营时,与他同一帐篷的伙伴经常丢失小东西,后来这些东西一件不少都在亨特先生身上或“箱子”(即他卷藏什物的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友好的告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插上羽毛,叫他跨坐在横杆上,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铺位,从此别再回来。这件小事是否请新州长(总统)候选人向急于要投他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他愿意解释吗?难道还有比这种控告用心更加险恶的吗?我一辈子也没有到过蒙大那州。(从此以后,这家报纸按例管我叫“蒙大那小偷亨特”。
      
于是,我拿起报纸总有点提心吊胆,好像你想睡觉,可是一拿起床毯,总是提心吊胆,生怕毯子下面有条蛇似的。有一天,我看到这么一段消息:”谎言已被揭穿——根据五点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报先生、华脱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宣誓证书,现已证明牛克=亨特先生曾恶毒声称我们尊贵的领袖约翰·T·霍夫曼的祖父系拦路抢劫被处绞刑一说,纯属卑劣无端之谎言,毫无事实根据。用毁谤故人、以谰言玷污其美名这种下流手段来掠取政治上的成功,使有道德的人见了甚为痛心。我们一想到这一卑劣的谎言必然会使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极大悲痛时,恨不得鼓动起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行非法地报复。但是,我们不这样做,还是让他去经受良心谴责的痛苦吧。(不过,公众如果气得义愤填膺,盲目行动起来,竟对诽谤者加以人身伤害,显然陪审团不可能对肇事者判罪,法庭也不可能加以惩处。
      
最后这句妙语大起作用,当天晚上“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门冲进来,吓得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打后门溜走。他们义愤填膺,来的时候捣毁家具和门窗,走的时候把能抄走的财物统统抄走。然而,我可以把手按在《圣经》上起誓:我从来没有诽谤过霍夫曼州长的祖父。不仅如此,在那一天之前,我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他,我自己也没有提到过他。(顺便提一下,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是称我为“盗尸犯亨特”。)
      
下一篇引起我注意的报上文章是这样写的:好一个候选人——牛克=亨特先生原定于昨晚共和党民众大会上作一次毁损对方的演说,却未按时到会。他的医生打来一个电报,说是他被一辆疯跑的马车撞倒,腿部两处负伤,极为痛苦,无法起身,以及一大堆诸如此类的废话。共和党的党员们硬着头皮想把这一拙劣的托词信以为真,假装不知道他们提名为候选人的这个放任无度的家伙未曾到会的真正原因。
      
昨天晚上,分明有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歪歪斜斜地走进亨特先生下榻的旅馆。独立党人刻不容缓,有责任证明那个醉鬼并非牛克=亨特本人。这下我们到底把他们抓住了。这一事件不容躲躲闪闪,避而不答。人民用雷鸣般的呼声要求回答:“那个人是谁?”
      
把我的名字果真与这个丢脸的嫌疑人联系在一起,一时叫我无法相信,绝对叫我无法相信。我已经有整整3年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任何一种酒了。
(这家报纸第二天大胆地授予我“酗酒狂亨特先生”的称号,而且我明白它会忠诚无二地永远这样称呼下去,但是,我当时看了竟无动于衷,现在想来,足见这种时势对我起了多大的影响。)
      
我所收到的邮件中,匿名信占了重要的部分。一般是这样写的:“被你从你寓所门口一脚踢开的那个要饭的老婆子,现在怎么样了?”
      
包打听,还有这样写:“你干的有些事,除我之外无人知晓,奉劝你掏出几元钱来孝敬老子,不然,咱们报上见。”
      
惹不起;大致是这类内容。读者如果想听,我可以不断引用下去,保你腻烦。
      
不久,共和党的主要报纸“宣判”我犯了巨额贿赂的罪行,民主党最主要的报纸把一桩极为严重的讹诈案件“栽”在我的头上。(这样我又多了两个头衔:“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
      
这时候舆论哗然,纷纷要我答复所有这些可怕的指控。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袖们都说,我如果再不说话,政治生命就要完蛋。好像为使他们的要求更为迫切似的,就在第二天,有一家报纸登了这么一段话:

  注意这个人!——共和党这位候选人至今默不作声。因为他不敢答复。对他的控告条条都有充分根据,并且为他满腹隐衷的沉默所一而再、再而三地证实,现在他永远翻不了案。共和党的党员们,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看看这位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这位盗尸犯!好好看一看你们这位酗酒狂的化身!你们这位肮脏的贿赂犯!你们这位恶心的讹诈犯!你们好好看一看,想一想——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可怕的罪行,得了这么一串倒霉的称号,而且一条也不敢张嘴否认,看你们愿不愿意把自己正当的选票去投给他!

  我没有办法摆脱这个困境,只得深受委屈地着手“答复”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指控和卑鄙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没有做完这件事情,因为就在第二天,有一家报纸登出一个新的耸人听闻的案件,再一次恶意中伤,严厉地控告我因一家疯人院妨碍我家的人看风景,我就将这座疯人院烧掉,把里面的病人统统烧死。这叫我十分惊慌。接着又是一个控告,说我为吞占我叔父的财产不惜把他毒死,并且要求立即挖开坟墓验尸。这叫我神经都快错乱了。这一些还不够,竟有人控告我在负责育婴堂事务时雇用掉了牙的、年老昏庸的亲戚给育婴堂做饭。我都快吓晕了。最后,党派斗争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自然而然的高潮:有人教唆九个刚刚在学走路的小孩,包括各种不同的肤色,穿着各式各样的破烂衣服,冲到一次民众大会的讲台上来,抱住我的双腿,管我叫爸爸!
      
写到这里,老朽不得不狗尾续貂了,因为考量总统是否称职的标准是政绩而不是私德。仅仅凭借上面构陷的几例”伪证门”、“小偷”“性糜烂生了九个不同肤色的孩子”就远远不足了。私德不检能让竞选州长的马克吐温先生放弃竞选。声明说:“我退出,我投降。我够不上纽约州州长竞选运动所需要的条件,所以,我递上退出竞选声明。”而且怀着怨恨、痛苦的心情签上我的名字:“你忠实的朋友,过去是好人,现在却成了臭名昭著的伪证犯、蒙大那小偷、盗尸犯、酗酒狂、肮脏的贿赂犯和恶心的讹诈犯——马克·吐温。”
      
而牛克=亨特先生现在竞选的是权利更大的美国总统,况且亨特先生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就得到克格勃出身的俄国总统普丁暗中帮助,给他提供了数千封民主党候选人习拉西的电子邮件,牛克=亨特就是靠俄国特工的帮助曝光了习拉西的“电邮门”才成功翻盘而窃取了上届总统宝座的。牛克=亨特现在是当任总统,这次竞选是企图继续连任,他手里还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因此诸如:“伪证门”、“小偷”“性糜烂生了九个不同肤色的孩子”那几例私德不检的构陷,虽有马克吞温大师的生花妙笔润色,但仍不足能达到将他赶出白宫的战略目标。因此还需口吐莲花地编造出些更赚选民眼球的脱俗骇世的劲爆新闻,才能将这个“毫无口德的疯子”、“狂躁的基督徒”“残暴的独裁者”赶下台。老朽的这支拙笔虽难及马克·吐温大师出神入化境地,但搞搞素描,转转帖子稍作润色,也足够了。
      
亨特的“虐童门——2017”在世界东方有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虽然没有一小片芭蕉地,却长着一棵专门滋生诬陷谎言的“新华树”。这棵“新华树”虽然不是凄怆母亲杨改兰亲手杀死自己四个儿女之后绝望自尽的唯一诱因,但她脚下踏着的那方贫瘠的土地,却是她在凄惨境遇中赖以活命的唯一资源。有340名各种肤色的证人援引“新华树”滋生的诬陷谎言纷纷来质问牛克=亨特:最先出镜的是位白皮肤的匿名证人发问:“你性侵一个13岁女孩这是不是虐童?据说你用巨额封口费才摆平了这件事。”
      
其后这次“质证大戏”的女一号,是花花公子杂志曾经的玩伴女郎Karen McDougal,她向CNN的记者详细讲述了自己和牛克=亨特曾经长达10个月的婚外情。并且不失诙谐地调侃说:“牛克=亨特的床技很糟糕,他只顾自己舒服,完全不顾忌同伴的感受。”CNN的记者马上迎合艳星说:“呵呵,诸如此类花边新闻已经数不胜数了。他曾被19位女性起诉过性骚扰,而这还不是全部……纽约时报曾专门采访了50位曾经和牛克=亨特有过亲密接触的女性,他的女人们可都有和您一样的感同身受呢……
      
这时一位西装革履的证人走上前台,他还未曾开始质证,下面就有吃瓜群众认出他是谁了,他就是外号叫做“斗牛犬”——见谁咬谁,帮牛克=亨特摆平无数麻烦事的前私人律师卖皮儿·克恩。风闻此人已经获罪入狱,他现在怎么站出来质证了?难道他要做污点证人?在台下的吃瓜群众还一脸狐疑时,台上的卖皮儿·克恩左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右手举起一本圣经侃侃而谈了。他说:“向上帝起誓,你们都没认错,我就是牛克=亨特前私人律师卖皮儿·克恩,十多年来,我是牛克=亨特每天早上第一个通话的人,也是每晚最后一个和他通话的人。我每天进出他办公室50多次,满足他的每一个要求。除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之外,我是最了解他的人。他就是个黑帮老大,自己不会下手,但会暗示别人满足他的需求。他经常威胁人,我知道这是怎么个流程,因为我也曾是其中一员。他可以在第五大道上公然杀个人,然后逍遥法外,而我知道所有的骸骨在哪里,因为是我埋的。”卖皮儿·克恩这番骇人听闻的话吓着台下的吃瓜群众了,下面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时卖皮儿·克恩放下右手举起的圣经,然后自曝家门说道:“我是曾获罪入狱,但现在我出来了,是个正经书商了。我已在香港成功注册一家“铁罗湾”出版公司,准备把我所知道的牛克=亨特及其家族的丑闻统统写成畅销书曝光,我已经高新聘请到华语界最擅长撰写政治八卦书籍的顶级枪手密斯-流露和羊克-丁子加盟到我的创作团队,我除了帮助牛克=亨特处理商业和私生活的丑闻,还知道他的一切隐私,甚至知道他的肛毛有几根,因为我就是帮他擦屁股的人。我是个律师,也权衡过法律问题,我曝光牛克=亨特及其家族的隐私,这不会触犯法律。因为牛克=亨特是公众人物,民众的知情权是大于公众人物的隐私权的。华语的方块字很玄妙,只通晓英语的美国民众很难窥破其间猫腻的,况且顶级枪手密斯-流露和羊克-丁子又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像下面这段文字:“牛克=亨特先生和妻子已经分居半年,他又聘用自己女儿做处理日常事务的公关助理,自然父女就时常会亲密接触,牛克=亨特先生已是公众人物,那他就不拥有隐私权,牛克=亨特能讲讲他这半年间的私生活么?难道他没有欲望?人们可都风传他的女儿和他已经分居的妻子在争风吃醋呢……”您从此段文字能领悟到什么蕴意呢?我知道牛克=亨特阴险毒辣,私生活糜烂不堪,他为霸占家产害死自己的叔叔,他口味很重,至少有七个情人和十几个不同肤色的私生子……
      
卖皮儿·克恩还在台上眉飞色舞地作新书广告,主持这场听证会的主持人却坐不住了,他赶紧上来挥手把卖皮儿·克恩赶下台,然后大声说:“卖皮儿·克恩先生所讲的这些虽然都是事实,但这属于私德不检,这和我们今天听证会的主题离题太远,下面请一位重量级的证人通过远程视频出面佐证,请看大屏幕,主持人扬手把台下吃瓜群众的目光导引到会场后方的一块几十平米大的荧屏上。哇塞!这不得了呀!吃瓜群众几乎要高声欢呼了;因为出现在荧屏上的这位人物,何止是重量级,这乃是极具公信力的前任国母啊!看来,倘若是这位皮肤黝黑的第一夫人真出面佐证,那牛克=亨特的丑闻就是实锤了。人们平息静听,现场静得几乎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吃瓜群众失望了,因为眼前的屏幕上除了反复跳跃的一条醒目的标语“牛克=亨特我不会原谅你”之外,吃瓜群众看到的就是前第一夫人和蔼微笑的面容。她的话语里别说没提什么丑闻了,连一个肮脏的词汇都没有,甚至“牛克=亨特我不会原谅你”这句话还未能提到。这个视频是第一夫人为自己即将出版的一本自传做广告。吃瓜群众不安分了,开始窃窃私语,集聚的人群开始流失,有的人已经要走了。
      
这时主持人为了防止集聚的人群散去,果断地关掉视频播放。高声召唤:“请大家不要走,听证会还有重磅证据披露,这事关美国的国家安全。牛克=亨特不是个称职的总统,他是个狡猾的奸商,十几年里他的家族产业,偷税额就高达4亿美元;他狂妄无知,甚至不知道我们亲密盟友英国是有核国家;他不学无术,没有能力来管理我们这个强大的国家。他狂妄自负,竟然肆无忌惮地吹嘘“美国第一”,还口无遮拦地侮辱我们的亲密盟友,他对高卢国总统骡克隆咆哮说:“没有美国人,你骡克隆现在还只配说德语呢!”
      
说到这里,主持人用手举起一份刚刚出版的报纸,昂然说道:“大家都看看,这是世界上最有公信力的报纸“柏林时报”刚刚发表的权威评论员戈培尔的文章,戈培尔评论说,牛克=亨特不仅涉嫌通俄门,还涉嫌通中门、通朝门,他和当今世界上最残暴的统治者普丁、习一尊、金三胖都是好朋友,他就是普丁手里用绳牵着的一条狗!他诽谤污蔑民主党竞选人伍福特先生和中共勾结,得到中共黑金资助,他说有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你们可以看看究竟是谁在干预美国大选。伍福特先生现在已经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胜选,可牛克=亨特还赖在白宫不肯交权。他的几个朋友又来帮他耍赖,就在今天,俄罗斯塔斯社爆料伍福特先生家族贪腐,金三胖的朝中社把伍福特先生骂个狗血喷头,而中共的新华社都已经给牛克=亨特改名字了,他现在不叫牛亨特,改叫“川建国”了,你们用谷歌搜索去人肉搜索一下这个名字,看看都能搜到些什么?你们再到脸书、推特、油管社交媒体平台上去看看网络上新上传的视频,看看这些劲爆的视频节目里都展现了什么……”这时台下有个未满八岁的小男孩用童稚的尖声喊道:“我看见了!伍福特先生光着屁股呢!”现场的吃瓜群众一片哄笑,小男孩被群众高高抛起……
      
牛克=亨特其实一直坐在白宫总统办公室里默默地注视这场由CNN记者主持的这场美国大选选情质证报告会,像100多年前马克吐温先生竞选州长时际遇的情形一样,他似乎没有办法摆脱这个困境,只得深受委屈地着手答复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指控和卑鄙下流的谎言。牛克=亨特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随后他发出一条推文:“伍福特先生(用舞弊手段)赢了,但是我没有输!”牛克=亨特的这一条推文一上线,网络上立刻就一片蛙声,跟帖转推瞬间就成千累万。有人惊呼:“美国出大事了,牛克=亨特承认伍福特赢了,伍福特胜选实锤了!此后不到一小时,各大纸媒也纷纷推出特刊,纽约时报特刊的标题是:《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牛克=亨特发推文承认败选》华盛顿邮报特刊的标题是:《牛克=亨特认输 预定明日发表败选感言》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听得见销售特刊的报贩的尖叫声。再以后各大电视台和纽约、洛杉矶、费城、休斯顿等地的所谓美国主流媒体也步调一致纷纷跟进,网络上电视里牛克=亨特承认败选,已经认怂了的喧嚣声此起彼伏,大有泰山压顶之势。
      
可令这些所谓美国主流媒体大跌眼镜的是,他们遇到的不是100多年前的马克吐温先生,而偏偏是“泰山压顶不弯腰”的硬汉牛克=亨特总统,几个小时后,牛克=亨特总统又一连发送了五条推文,强烈地表达了他的愤慨:第一条推文里写道:“我没有认怂,他们在撒谎,法律诉讼仍在进行,我永远不会认输,我会继续战斗,直到赢得美国人民应该赢得的大选!”牛克=亨特总统在第二条推文里继续写道:“美国人民不会接受一位靠偷窃舞弊的卑劣手段赢得胜选的总统的,伟大的美国宪法不容亵渎!美国人民不可战胜!正义不可战胜!”以后的三条推文就不需一一赘述了,反正目前美国大选还没有尘埃落定,司法诉讼仍在有序不紊地进行。最后花落谁家,这一切由天定,仁慈的上帝是不会允许魔鬼之子在人世间作恶横行的。
      
行文至此本是该打住了,再多泼笔墨或恐会亵渎了马克吐温大师的经典。但与美国大选八杆子也搭不着的两位黄皮肤黑眼珠的中国人相互掐起来了,这两位都还是颇有学养之人,他们引经据典都能达到出神入化之境,因此把这两位相互掐架的场景信手涂鸦在此,就当算是给马克吐温大师的经典之作《竞选州长》赘续上一小截狗尾巴啦!
      
掐架的主辩方是头顶独立中文笔会会长桂冠的廖女士,反辫方则是位名不见经传的老朽。廖女士认为牛克=亨特总统是个“言语无状、缺乏远见魄力,又没有诚信的民选总统。牛克=亨特所有的作恶都可以不与他计较,只需要他学学丘吉尔说的那句话:“酒店关门我就走。”
      
那位名不见经传的老朽认为:牛克=亨特是具有远见卓识,有坚强意志也有魄力讲诚信的民选总统,他所有的“作恶”和所犯错误,美国人民都必须和他计较。不需他像丘吉尔那种老道政客一样会煽情,只求他像华盛顿、林肯、罗斯福一样办实事。那老朽愤然写道:“牛克=亨特总统是失败的商人,但也会是日渐成熟的政客。他身上有瑕疵,但他毕竟是真正的战士。懦夫即使穿上盔甲,也绝不可能成为勇士,蠹虫披上蟒袍,真身依然是蠹虫。牛克=亨特总统不贪不殆,私德或许有不检,但公心不容置疑。他站出来竞选美国总统,不是为沽名钓誉,他只拿一美元象征性工资,就是当义工来为美国人民服务。想要美国再次伟大,更加富强,这是他的追求,也是美国人民的愿望。但要想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就要用眼睛紧紧盯着他,他敢干恶事,就叫国会弹劾他,他犯了错误,就必须纠正,防止错误再犯,美国人民必须和他斤斤计较,而且还要时时刻刻像防贼一样用眼睛紧紧盯着,防止他做盗国贼。因为,马克吐温大师告诫美国人:“政客全都是贼,只要不盯着,他们准会偷东西”——美国人民就是这样做的。而某些国家不但没把政客当贼来看,而是惯于为政客歌功颂德。事实证明,凡把政客当贼的国家,人民一定会幸福;凡把政客当祖宗一样孝敬的国家,人民必然遭殃。老朽认同马克吐温的话,所以,我祈祷酒店今天能通宵营业。”
      
正反双方的激烈辩论,引得网络上诸多网友关注,各路豪杰纷纷仗义执言,有一位格外珍惜廖会长羽毛的“好汉”登上擂台出手助拳。他发帖质问老朽:“你算个什么鸟?你有什么资格非议廖会长的观点?恐怕你连独立中文笔会的门槛都够不着,竟敢在这里胡说八道,我看你欠扁了!”
      
老朽把玩文字数十年,虽不敢说是著作等身,却也有几百万文字见诸报刊。但有一点却让狂怒的好汉说对了,那就是老朽步履蹒跚辛勤耕耘在贫瘠的文学土壤上,虽浪得个“囚犯作家”虚名,还真是未曾攀援上某个笔会的门槛。面对眼前强出头来为廖女士打抱不平的“好汉”,也只好无奈地苦笑了。
      
但得理不肯让人的“好汉”又怒怂一句:“你不就是个专门撰写八卦的枪手,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土共特线么?被你出卖给中共的江洋大盗谭贵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听到这句恶狠狠的诅咒,那老朽本想予以痛击的。但想想马克吐温大师的重托,就忍下了怒火。他写道:“点燃自己去照亮别人,就是想把自己余生的全部能量都燃烧焚尽,而索取的就是那一点点的光明……
      
有这样的心态,还怕恶毒诅咒么?老朽坚信,我今天撰写的文字将是我此生留在人世上最有价值的文字。沾了马克吐温大师的光,这篇不足万字穿越时空的短篇讽刺纪实小说《竞选美国总统》,将会拥有数以万计的不同肤色的读者,也许100年以后,还会有人欣赏他的,这难道不值得我骄傲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021 13:35 , Processed in 0.17851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