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53|回复: 6

王东明: 处理好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8/2014 01: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华社北京3月6日电 (记者房方侯大伟)2013年,对于四川来说是极为特殊、极其艰难、极不平凡的一年:刚刚完成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任务的四川,又遭受芦山强烈地震和特大暴雨洪涝灾害的冲击;在国际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又面临化解过剩产能、经济转型升级的艰巨任务……

在特殊、艰难、不平凡的一年中,四川始终保持专注发展定力,把握和驾驭各种复杂局面,统筹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各项工作取得了新进展、开创了新局面,广大干部群众树立了新风气、展示了新形象。去年四川地区生产总值达到2.6万亿元,增长10%;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增长 10.1%和12.8%。主要经济指标增幅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位居经济大省前列,呈现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态势。在面临多种特殊困难和严峻考验的情况下,取得这些成绩尤为不易。我们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就社会关注的热点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东明。

记者:2013年,四川面对那么多特殊困难和严峻挑战,是如何实现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社会大局稳定的?

王东明:我们紧密联系四川实际,深入学习党的十八大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通过系统深入的调研,清醒认识到,虽然近年来四川发展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人口多、底子薄、不平衡、欠发达”的基本省情并没有根本改变,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仍然艰巨繁重。这就决定了,我们必须始终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将经济建设作为兴省之要,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专注发展定力,坚持全省工作主题不动摇。

我们强调的发展,绝不是脱离实际盲目追求高速度,而是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发展,不简单以地区生产总值论英雄,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增长。

记者:当前,四川发展主要面临怎样的困难与挑战?将如何应对?

王东明:四川与全国一样,面临着世界经济增长整体放缓,自身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差距较大,社会矛盾明显增多,资源环境约束日益凸显,人口红利、劳动力资源优势弱化,科技创新和转化能力不强,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等突出矛盾和挑战。同时,四川还面临着产业结构、需求结构、就业结构不尽合理、有效支撑不足,地方政府负债较重,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芦山地震和暴雨洪涝灾害恢复重建任务艰巨繁重等特殊困难和问题。

我们将以改革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充分释放改革动力,挖掘经济增长潜力,保持转型发展定力,全面激发市场活力,大力推进依法治省,着力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法治环境、政策环境,促进全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社会和谐稳定。

记者:四川确定了什么样的改革目标任务?如何确保实现?

王东明:当前,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难度更大。在整个改革任务中,我们突出经济体制改革这个重点,以此牵引带动其他领域改革。对各个领域改革,要抓主要矛盾,经济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政治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关系,文化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关系,社会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社会建设与治理的关系,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必须突出不断提高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

记者:四川鲜明提出把依法治省作为一项事关全局的重要工作来抓,请问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王东明: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也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法治在社会建设和管理中具有基础性、保障性作用,是社会活动的基本准则和遵循。治蜀兴川,重在厉行法治。四川是欠发达省份,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社会发育程度相对滞后,长期以来积累的社会矛盾比较复杂,有的还很尖锐。没有法治的保障,就犹如坐在“火山口”,社会稳定没有根基,改革发展难以推进。

记者:四川要实现“两个跨越”奋斗目标,干部队伍是关键力量。您认为,什么样的干部才是四川优秀的干部?

王东明:四川发展需要的干部,是“思想解放、敢闯新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勤奋敬业、甘于奉献,品德高尚、清正廉洁”的优秀干部。我们将认真践行“好干部”标准,以更大力度抓好干部教育和培养工作,紧扣改革发展任务选贤任能、排兵布阵、调兵遣将,为四川科学发展、加快发展提供坚强有力的组织保障。

记者:建设一支优秀的干部队伍,离不开对权力运行的有效制约与监督体系。四川在这方面将会有哪些动作?

王东明:我们主要在三个方面着力:一是建立科学有效的权力制约和监督机制,完善决策失误纠错和责任追究制度,建立政府投资项目立项审批信息公开、资金监管、专项检查、绩效评估和责任追究制。
发表于 9/13/2014 22: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立人图书馆在全国各地的分馆连续不明就里地被关门,成都爱思青年公益被神秘的有关部门下文件定性为一家非法的反动组织。这两起连续发生的事件,挑战了一个流传已久的民间传说,那就是温和低调地行动,避开政治性,是可以在中间地带作为当局和民间的缓冲而持续存在。
   
    如果这样一个说法成立的话,那就意味着那些遇到压力而关门的机构,要么是没有妥善经营一家机构的管理能力,要么是过于「激进」而激怒了当局。在成功学盛行,犬儒大行其道,理中客正当其时的时候,这样的说法非常迎合大众主流舆论的胃口。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之下,尽量多的机构先大大地贴上一个「我不是反贼」的标签,和能切割能保持距离的人和事躲得越远越好。为此能博个名声,叫做谨慎。
   
    机构也尽量不将理想定得太高太大,尽量地回避理想,而切入一个细小而入微的点,能做服务就不要碰权利,这也能博个名声,叫做务实。
   
    而如果更进一步,不仅仅是和当局保持一致,更要在不同层面将当局拉入合作范畴之内,即便是扯着虎皮当大旗也算。这样做法,叫做策略。
   
    而有趣的是,立人和爱思基本都具备了这些以往被认为最优秀的典型特质。两家机构又各有特色,立人特点是和企业家、学者等中间阶层的关系非常好,做的事情以草根的乡村城镇为基础。爱思发起的基础是国内最大的英语学习网站,活动对象为靠近城市、中产、大学生,活动形式更为时髦,举办活动的时候和官方半官方的部门都有密切合作。为此,无论是立人,还是爱思,遭遇封杀困境,都引起极大困惑。前面还有那么多的反贼没有被肃清,钢刀为何却砍到良民头上。
   
    低调隐忍的立人,真的对政权如此无害?与体制如此亲密的爱思,为何又被体制绞杀?
   
    立人在乡村做图书馆,当然不仅仅要借几本书看,这样的工作有官办图书馆,也有学校的半官方图书馆,还有市场的租书摊,为何还需要一个民间图书馆?只要这个在传统社会中突然冒出来的图书馆有足够生命力,能够活跃,那么无论组织者如何定义这样的一个图书馆,它都是一个新的社会公共空间的节点,而这个公共空间节点的负责人也将逐步的成长成为一个地方的小精英。能把一个图书馆做的风生水起,也证明了需要一定的领导力和动员力。如果能确保这一切的资源和能力仅仅运用在图书馆领域,当然对政权是没有可见危害的。然而,具备如此能力而游离于体制之外,谁又能保证这样的能力不用于拆迁、反腐、维权之上呢?仅仅靠自我阉割、表忠心,不是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法,按照此前国内学者刘立群对政权谱系的排序,民间组织非中南海、非体制内、非执政党体系,是彻底无法进入统治集团系统的外围组织而已,要得到执政当局的信任纯属无稽之谈。而在当局的选项里面,不是此就是彼,没有骑墙这一项。最终的结局,要么如立人图书馆被挤压直至关门,要么如免费午餐一样党旗插在帐篷顶昭示被体制收割。
   
    作为朋友和社会观察员,可以认同立人图书馆从头至尾就没有参与政治的想法或者报复,只着力于社会建设。然而,当下就是这样的残酷现实,如果立人是太过草根而被封杀,那么爱思是更直接的与官方紧密合作了。然而,当局打压爱思公益的逻辑还是不变的。当爱思是一个英语学习网站的时候,人气并不构成对当局的威胁。然而,爱思转入公益以后,还在短期内能有效组织大学生参与,这已经通过实际行动确立了爱思作为社会中一个有效动员主体的标签。即便爱思与当局有合作,但这也只是青基会等部分系统,而当局所有的部门都怀有维稳的任务,不能让政治威胁出现在自己管辖范围内。为此,即便有些部门高度接受爱思,但还有其他部门对这个机构抱有十足不信任。为此,那些警惕爱思的政府部门通过秘密渠道下发通知,宣布爱思是一家非法的反动组织,禁止大学生参与爱思的活动,逻辑也就不难理解。而爱思在事发之后愤怒地辩解,却毫无作用,它是民政局注册又如何,在政府监督下运作又如何,和政府有合作又如何,秘密文件为它定性的结果铁板钉钉,而且找不到申诉与追责的办法。从此开始,体制内的单位,如大学等就开始主动地疏远和抵制爱思。由此可见,民间组织攀附体制所形成的联盟是多么的脆弱、不可靠。
   
    作为体制外的机构,能够像爱思一样动员如此多体制内的单位支持自己的行动,大约是体制外机构的极限了。从爱思再往前一步,就是积极彻底投奔体制,告别体制外。然而,爱思也很难再有大发展了,即便它过去得到一些部门认可,然而不能得到体制中所有部门的认可的危机随时会爆发,任何一家体制内的机构都有权轻易地收拾一家体制外的机构,并且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爱思尚且如此,更何况立人?
   
    回归到多数人的错觉而言,还要宣传温和行动的神话吗?这个神话该被终结了。温和的行动不是免死金牌,只要想做事情,尤其想给这个社会带来一点变化,迟早会触及当局的红线而遭遇打压乃至关闭。
   
    只要是民间的,和当局就是对立的,没有任何真正的中间地带或者缓冲地带可言。所谓的中间地带和缓冲,不是免死金牌,而是犹太人进入毒气室之前的休息厅而已。对所有的真正的民间机构而言,只有被当局打压,和暂时没有被当局打压两种状态,这是当下所有行动者悲壮的现实。
   
    来源:东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3/2017 22:11 , Processed in 0.03081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