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29|回复: 4

ZT 京剧:孽缘(主角:远志明,柴玲,王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14/2015 11: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刚 于 3/14/2015 11:55 编辑

这位作者(ShiMaQian)真是油菜。有这一幕戏,我就不用再多评论那些个剧中人廖。就让这出闹剧中的几个鸟男女永远地谢幕吧。


本文网址(全本):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2.html
原贴网址(洁本):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0/201501/12182.html



孽缘1-12(人物:柴玲,远志明,王丹等)

作者:ShiMaQian


主角:远志明,柴玲,王丹等。
群众演员:远志明的同工,民运人士,基督教徒。


第一幕:远大侠魂断塞纳河,奇女子条幅寄相思


1989 年晚秋,巴黎,远志明住处。
幕启:远志明独立于阳台,形容落魄。

https://www.youtube.com/embed/QmXuz_OWlfo

【远志明唱】
落日楼头人独立,
栏杆拍遍无消息。
恰如鱼儿入苦海,
水中流泪何人识?

【白】
积土成山,积水成渊,十年面壁,争奈功亏一篑。

(一阵寒风吹过)

【远志明唱】
寒风落叶伴晚秋,
落魄游子异乡愁。
梦回金殿风光处,
难遣寂寞上心头。

(敲门声,远志明开门,一女子进屋。二人相对无言。女子缓缓取出一卷轴,远志明接过,展开,凝视)

【远志明念白】我爱熊熊燃烧的火,因为它充满了生命;我爱热烈奔放的生命,因为它象熊熊燃烧的火。

(二人相拥,灯暗,幕落)

第二幕:柴郡主百无聊赖,远大侠见缝插针

(1990年,普林斯頓,柴玲公寓。)
(幕启)

【柴玲内唱】
往事如烟堪回首……
(柴玲缓步而出,满腹哀怨)
欲遣难排是离愁。
事态炎凉难参透,

(叫板):唉……

【接唱】
不是冤家不聚头。

(房内电话铃响)

【柴玲白】却又是那个冤家来了?
(进房内接电话。复出)

【柴玲白】我道是那个冤家来了。却原来是《河殤》的創作人之一远志明,说要来放一个电影给我看。唉,都是天涯沦落人……

(敲门声,柴玲开门,远志明进屋,柴玲进厨房泡茶)

【远志明独白】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上下五千年,又有谁能逃脱这人生的律理?

【远志明唱】
无意觅得烟花巷,
心猿意马难收放。
玉脂轻波招人往......
权在今日做情郎。

(柴玲出厨房)
https://www.youtube.com/embed/YvWiU7xHo_0

【柴玲白】哎呀,远大哥,你这放的是什么电影啊。
【远志明白】此乃创世之初,亚当夏娃男欢女爱,两情相悦,何等销魂。倘若我等返朴归真,岂非人生一大乐事!

(远志明突然握住柴玲双手,柴玲大惊,灯暗,幕落。鼓声骤起,由强而弱,以一锣声结尾。)


第三幕:王学究逃脱樊笼,美利坚安排钩钓

(1998年4月19日,王丹保外就医,到达美国底特律)
https://www.youtube.com/embed/79_Lj4atCyU

【王丹内唱】
一马离了西凉界……

【王丹上,亮相】
【接唱】
沧海雄关从头越。
英雄泪,青春血,
百尺丹青凭谁写?
当年京城论豪杰,
大浪淘沙分优劣。
奈何铁窗叹残月,
心酸难度不眠夜。
但愿天公多怜恤……

(美官员和民运代表肖強,劉青上前)

【美官员】王先生,欢迎你!
【民运代表肖強,劉青】王丹,欢迎你!
【王丹】谢谢你们,谢谢大家。
【王丹旁白】不知此处是安乐窝,富贵乡,还是龙潭虎穴,是非之地?

【王丹唱】
与虎谋皮谈何易,
谁是朋友谁是敌?
九年风霜留寒意,
须防人心隔肚皮。
世事纷纭谁能识?
一日东风一日西。

(王丹与欢迎人众握手,集体亮相,幕落)

第四幕:王学究飞临东岸,柴郡主旧情复萌

(王丹于1998年4月21日从底特律飞纽约)

(幕启,柴玲住宅。柴玲站在电话机旁,拿起电话,拨号,复又放下。沉思片刻,又拿起电话,拨号,复又放下。)

闻王郎脱苦海乍临东岸,
不由我心头乱喜乐忧伤。
想当年天安门儿女情长,
呼玲姐唤丹弟亲蜜无间。
那时节只顾得贪欢一晌,
竟不顾封从德暗自神伤。
无意中种下了半生孼障……

(起身,拉开窗帘,见窗外花红柳绿,蝶乱蜂狂,春意正浓。)

【接唱】
莫误了窗帘外春意阑珊。
(幕落)

第五幕:十字架传扬真道,柴郡主重获新生

(2009年,教堂。柴玲与众姐妹默祷,背景传来唱诗班的歌声)

https://www.youtube.com/embed/3LDxcSLRAy8

【合唱,用《送别》的曲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LDxcSLRAy8, 即“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曲谱。】

1. 苍穹下,大河边,
神创伊甸园。
芳草青青百花艳,
始祖住其间。

有魔鬼,名撒旦,
巧言将人骗。
引诱始祖吃禁果,
从此与神疏远。

2. 人犯罪,神掩面,
洪荒漫无边。
万民殷殷望苍天,
一年又一年。

长夜里,明星现,
圣婴降人间。
各各他山十字架,
将人与神相连。

(柴玲缓缓起身)

【柴玲唱】
方知道十字架万般沉重,
蒙光照识罪性愧对圣容。
原以为人生下俱是天使,
却原来那私心早孕胎中。
为色死为名亡为财奔踊,
亏却了全能神造人初衷。
这原罪这私心竟是一体,
基督教达尔文原来相通。
才明白为何有三权分立……
都因为人人私心重,
人前人后不相同。
倘无三权相制约,
便会贪天下之功为己功,
便要将不义之财收囊中。
终落得身败名裂枷锁重,
竹篮打水一场空。

(柴玲跪下默祷。背景传来唱诗班再唱第一段)
【幕后合唱】
1. 苍穹下,大河边,
神创伊甸园。
芳草青青百花艳,
始祖住其间。

有魔鬼,名撒旦,
巧言将人骗。
引诱始祖吃禁果,
从此与神疏远。

(柴玲起身)

【柴玲白】想当年伊甸园里,亚当夏娃拥有千树万树,唯有一棵树不属于他们。可亚当夏娃偏偏不肯享受这千树万树的果实,却整个身心都放在不属于他们的那一棵树上,终于被撒旦引诱,偷吃禁果,与神疏远。自兹以后,人一出生,便带着原罪。想那亚伯和该隐,乃是亲生兄弟。一个牧养牛羊,一个躬耕垄亩。岂知那该隐竟因为一丝羡慕嫉妒恨,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起一刀,将亲弟弟杀死。这圣经开宗明义,讲述这赤裸裸的罪性,就滋生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柴玲啊柴玲,你岂不正是活着的夏娃和该隐么?

【柴玲唱】
常不信【创世记】与人争辩,
却不知神二问寓意深远[1]。
一问人因何事怕见神面,
二问人为什么豆萁相煎。
都是因那原罪衍生邪念,
数千年燃战火四处蔓延。
公义神多慈悲未施天谴,
却诞下独生子为我承担。
神儿女得赦免无罪定谳,
岂能忘十字架血迹斑斑。
思过犯想救恩万语千言……

(柴玲复跪下掩面默祷,背景传来唱诗班唱第二段)
【合唱】
2. 人犯罪,神掩面,
洪荒漫无边。
万民殷殷望苍天,
一年又一年。

长夜里,明星现,
圣婴降人间。
各各他山十字架,
将人与神相连。
(幕落)

[1] 【创世记】中最重要的信息,是神对人发出的振聋发聩的两次呼唤:“你在哪里?”,“你兄弟在哪里?”


第六幕:柴郡主决志归主名,远大侠闻信心暗惊

(2009年。深夜,远志明家卧室,远志明心神不定,来回踱步)


【远志明唱】
想昨日右眼皮频跳不停,
捫心问是何事令人心惊?
今日里闻柴玲归入主名,
方明白却原来造化弄人。
十九年思旧事难驱魅影。
难道说一失足千古成恨?
多少次想找她悔过反省,
用爱心借神能抚平伤痕。
争奈是一次次心存侥幸,
一年年一载载直到如今。
夜深处存谦卑求神指引......

(远志明跪于床前默祷。背景声响起:“ 如果你們當中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地為任何事祈求,我在天上的父就會為你們成全”)

(远志明起身)

【远志明唱】
闻神言不由我心潮难平,
难道神不知我难言之隐?
若我将这私情诉与他人,
只恐怕山河变地覆天倾。
但如我将城府密密关紧,
又如何能觅得两人同心?
前无路后无门(我)筋疲力尽,
(白)神啊神
【接唱】
唯愿你来监察你的仆人。

(远志明颓然坐下。灯暗。幕落)
第一到第五幕: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0/201501/12182.html


第七幕:众信徒弥撒领圣餐,柴郡主旧恨难释然

(2011年,教堂。会众低头祷告,牧师准备弥撒,背景传来唱诗班的歌声。)

https://www.youtube.com/embed/Xh8Q3ootOIQ

【唱诗班合唱,用《Scarborough Fair》的曲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h8Q3ootOIQ&index=5&list=RDn8gM0LOO3z0】

问君远来欲去何方?
风尘仆仆行色匆忙。
可是要去各各他山,
寻觅神赐真理曙光?

那日天地垂泪忧伤,
十字架上代罪羔羊。
鞭伤钉痕嘲弄诽谤,
血染真爱永世难忘。

【牧师】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掰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掰开的,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我们现在来到主的桌前,以圣洁宽容之心,领受圣餐。如有弟兄姐妹此时心存芥蒂,便不宜领受主的饼和主的杯。

(柴玲一震,双手掩面,冲出礼拜堂,进入一休息室。关门。心潮起伏。)

【柴玲白】柴玲啊柴玲,你终究还是不能原谅他么?

【柴玲唱】
原以为千仇万恨已释然,
却原来野火春风在心田。
最恨那衣冠禽兽负心汉,
竟让我独守噩梦数十年。
你那里改头换面做圣贤,
我这边于无声处受熬煎。
今日里恩恩怨怨须了断……

(教会二姐妹推门而入)

【一姐妹】柴玲姐妹,你可安好?

(柴玲与二姐妹相拥大哭,幕落)


第八幕:柴郡主电邮遣惊雷,远大侠绝境得神助

(2011年。福音布道大会结尾。场面热烈。)


【远志明】感谢圣灵动工,今天又有新的弟兄姊妹决志归主。感谢神!赞美主!哈利路亚!主耶稣说,庄稼熟了,收割的人却少。愿我们都成为主的同工,收割神的庄稼,彰显神的荣耀,扩张神的国度!圣经告诉我们,地上每个人归于主的名下,众天使便要鼓乐歌唱。愿我们弟兄姊妹以合一的心,让福音传遍东南西北,让天歌响彻天上地下!

(远志明与众同工握手互勉后,回到休息室边喝茶边查看电邮。突然一惊,茶杯落地。)

【远志明唱】
霎时间起惊雷六神无主,
叹人生最难料旦夕祸福。
方才是传福音如火如荼,
忽然间青草地浓云密雾。
那柴玲提旧事心怀苦毒,
一字字一句句刀叢剑簇。
险峰上风雷急乱云飞渡,
溪水边起变幻死阴幽谷。

这些年蒙主恩中原逐鹿,
未提防后院里狼奔豕突。
杀出个程咬金乱挥板斧,
怕只怕众姊妹误判误读。
审时势如乱麻进退维谷,
辜负了主耶稣多年呵护。
绝境中望长空求神宽恕......

【众女声内唱】
求宽恕,得救赎。
得救赎,走义路。

【远志明恍然大悟,唱】
正以为山穷水尽疑无路,
却原来柳暗花明得救赎。
走义路推心置腹先认错,
信靠神千般误会(也)能消除。

(远志明振奋,亮相。幕落。)


第九幕:刘牧师经营灵粮堂,柴郡主布下八卦阵

(2012年。湾区灵粮堂。刘彤主任牧师出场。俾倪左右,志得意满。)


【刘彤】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刘彤唱】
想当初灵粮堂微末出身,
湾区内湾区外籍籍无名。
主唤我荒原上劳苦躬耕,
到如今看帐下十万雄兵。
十余年蒙主恩执掌帅印,
统千军理万机未敢稍停。
战东西征南北鞍马劳顿,
打下了好山河荣耀主名……

【秘书】刘牧师,远先锋电话。
【刘彤喜形于色,接唱】
看起来远先锋又报捷音。

(刘彤入室内接电话,复出,脸色凝重)
【刘彤唱】
远先锋如破竹略地攻城,
未提防柴郡主横起刀兵。
布下了互联网八卦大阵,
细思量万不可掉以轻心。
这几年各教派纷争不停,
大气候小气候遥相呼应。
看起来又需我横刀亲征……

【刘彤】备--马---!
(见秘书呆若木鸡,似有所悟)
【刘彤】备—车--!(欲拉长音,但气已泄了一半。)
(灯暗,幕落)


第十幕:刘牧师引经据典,柴郡主寸步不让

(2013年2月,湾区灵粮堂。刘彤牧师阅读圣经,批阅文件。)

(柴玲入,刘彤起立)

【柴玲】刘牧师,您好!
【刘彤】柴姊妹,平安!
【柴玲】刘牧师,我的来意,您谅必已经知晓。
【刘彤】我略知一二。
【柴玲】这里是十二页关于远志明的背景资料。
【刘彤】谢谢。
【柴玲】刘牧师,

【柴玲唱】
早听闻刘牧师树大根深,
在湾区多决断公正廉明。
小女子今日里三生有幸,
到此地诉冤屈蒙您垂听。
远志明犯奸淫人神公愤,
这等人如何能传扬福音?
教会里自应该清明洁净,
岂能容灰太狼统率羊村?

【刘彤】柴姊妹,神常在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地点,使用不同的人传扬祂的话语。尼尼微人犯罪,神使用约拿去传话。这约拿屡屡悖逆于神,但神最终还是借他的口将神的话传到尼尼微人的耳中。还有门徒保罗,当初是迫害基督徒的急先锋,后来却为神所用……
【柴玲】可是约拿和保罗至少不是强奸犯!
【刘彤】柴姊妹,旧约中的大卫,勾引人妻,陷害人夫,不可谓罪不大恶不极。但神却能让他回心转意,脱胎换骨,终于成为合神心意的人。他写的诗歌,真是振聋发聩,字字敲在我们心上。远牧师坦然承认他在信主之先,做了很多不蒙神喜悦的事。但他现在已经回心转意,脱胎换骨,成为多人的祝福。他的所作所为,想必柴姊妹也时有所闻。柴姊妹,

【刘彤唱】
远牧师数十年心无杂念,
传真道似保罗瞩目标杆。
也许他信主前曾行淫乱,
蒙主恩早已经迷途知返。
你如今认定他一成不变,
却不知神赐他奇异恩典。
切不可效古人刻舟求剑,
到头来陷迷途北辙南辕。

【刘彤】柴姊妹,你所熟悉的二十多年前的远志明早已经和耶稣同死同埋葬。那个远志明早已不在了。
【柴玲】可是远志明至今并没有回心转意,脱胎换骨。
【刘彤】此话怎讲?
【柴玲】我给他打电话。他不但没有为强奸之事道歉,而且还说“这事说出来,对你也不利”。这岂不是威胁受害人么?
【刘彤】柴姊妹,你误解远牧师的意思了。他是说,我们已蒙神赦免,但倘若我们不肯赦免他人,那对我们,也包括你,都是很不利的。柴姊妹,岂不闻主耶稣在马太福音18章给我们的教诲么?

【刘彤唱】
有仆人欠主人银两千万,
那主人免他债无需奉还。
岂知道那仆人罪心未眠,
一出门便揪住贫穷伙伴。
那伙伴只欠他银子十两,
竟被他送牢狱枷锁披肩。
这恶仆行不义天怒人怨,
最终是遭恶报再无人怜。

【刘彤】柴姊妹,主耶稣已经免去我们千万银两的债,难道我们还要死死揪住欠我们十两银子的弟兄么?
【柴玲】但我们是在一个法制的国家,须知罪有应得。即使是在古代的中国,也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刘彤】柴姊妹,即使是在古代的中国,也是讲究得饶人处且饶人。古代懂得饶恕的政治家,大多可以恩泽四方,吐脯天下。

【刘彤唱】
最难忘三国时官渡之战,
袁军强曹兵弱一目了然。
七十万对七万许都震撼,
众官员留后路私信通袁。

那曹操稳坐在中宫大帐,
发号令出奇兵以弱胜强。
将士们缴获了通敌书函,
劝曹操将内奸缉拿归案。

曹阿瞒不愧是一代名相,
知宽恕识大体恭俭温良。
一把火烧尽了通敌书函,
众文武凤还巢再不思迁。

【柴玲】这些陈年旧事我不管,我只认定他是负心汉。不!我只认定他是强奸犯!
【刘彤】柴姊妹,这强奸之罪,据我的了解,似乎有“欲加”之嫌哪。
【柴玲】您要不信我的话,就请远志明上测谎机。
【刘彤】柴姊妹,若你执意如此,恕我无法奉陪。就此别过!
(刘彤拂袖,灯暗,幕落)


第十一幕:柴郡主执意翻旧账,远志明受挫灵粮堂

(6/24/2014 星期二上午10点。波士顿生命河灵粮堂。周爱玲牧师,徐志秋牧师,和远志明牧师坐等柴玲)
https://www.youtube.com/embed/KhrCUP1Yipk

【柴玲内唱】
一步步走近那负心汉……

(柴玲上场)

【柴玲接唱】
不由我心潮翻卷起波澜。
多少次静夜孤灯泪洗面,
想起他咬牙切齿怒满腔。
今日里新帐旧帐一起算……

(推门进屋,看见远志明,一怔)

【柴玲接唱】
怎知他满头风霜透凄凉。

【周爱玲,徐志秋,远志明】柴姊妹,平安。
【柴玲】周牧师徐牧师,平安。给你们添麻烦了。
【周爱玲】我们先请徐牧师给我们做个祷告吧。
(众低头)
https://www.youtube.com/embed/V-whWcersyM

【徐志秋】我们天上的父,在你的家里,在这万国祷告的殿中,我们把柴姊妹和远弟兄交托在你的手中,愿你保守他们的心怀意念。我们都是罪人,亏缺了你的荣耀,本不配在这里求你的恩典,是靠你独生子耶稣基督宝血的救赎,得以在这里站立。我们和柴姊妹远弟兄同为你的儿女,愿你怜悯,愿你眷顾,让我们破碎撕裂的心,得以合一。阿爸父啊,我们深知自己的软弱,我们都已经跌倒多次。此时此刻,我们又面临深渊,站立不稳。愿你的圣灵坚固我们,愿你的恩手牵引我们,带我们到青草地上,領我们到可安歇的水邊。让我们饥渴的心,因你的同在而得到安慰。我们这样的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周爱玲,远志明,柴玲】阿门。
【周爱玲】柴姊妹,你想先和我们分享你的……见证吗?
【柴玲】让他先说吧。
【周爱玲】那远弟兄你……

(远志明起身,欲言又止)

【远志明唱】
忆往事不由我羞愧难言……
远志明曾经是兽心人面。
九零年人独处顾影自怜,
沾野花惹野草家常便饭。
见柴玲春意浓顿生邪念,
色心狂方寸乱意马心猿。
山奔腾海呼啸难以收敛,
舒双臂竟跃入无底深渊。

【远志明,走近柴玲】柴姊妹,我对不起你。
【柴玲,拂袖】哼!

【柴玲唱】
何不说荷尔蒙才是主犯!

【徐志秋】柴姊妹,你接受远弟兄的道歉吗?
【柴玲】他的道歉根本没有诚意。(手指远志明) 远--志--明--

【柴玲唱】
休将巧言来敷衍,
速速认罪是强奸。
害人多年须赔偿,
不然苦海漫无边。

【远志明唱】
只记得惺惺相惜生缠绵,

【柴玲旁唱】
分明是贼心贼意生贼念。

【远志明唱】
后来是两情相悦到巫山,

【柴玲旁唱】
可恨他伤口开处又洒盐。

【远志明唱】
原以为千年修得共枕眠(哪)……

【柴玲唱】
休兜售虚情假意将人骗。
须知道花言巧语不值钱。

【徐志秋】柴姊妹,远弟兄,你们各自的陈述,相差甚远……
【柴玲】真理却只有一个版本。
【徐志秋】柴姊妹,真理确实只有一个版本,但只有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神,才能洞察一切。我们受时间空间及我们观察力的限制,面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恐怕是管中窺豹,只见一斑哪。
【周爱玲】徐牧师说的极是。正如瞎子摸象。虽然是同一头大象,但四个瞎子却给出了四个截然不同的版本。夫妻吵架,也常常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相持不下呀。
【柴玲】这世界果然是有些说不清的事情,但也有很多事情是可以说得清的。难道我们仅因为有一些说不清的事情,就认定所有事情都没有真相么?

【柴玲唱】远志明强奸难抵赖,
【徐志秋】他脱胎换骨已悔改。
【柴玲唱】尙欠下多年风流债,
【周爱玲】姑念他浪子已归来。
【远志明】我千般悔恨万不该……
【柴玲唱】你劣迹斑斑难洗白。
【徐志秋】蒙耶稣宝血已遮盖,
【柴玲唱】且不要急切作仲裁。

【徐志秋】柴姊妹,远弟兄,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让我们都退一步,寻求神的智慧和怜悯。周牧师,你给我们做一个结束祷告吧。
(众低头)
【周爱玲】我们天上的父,我们的主耶稣,请原谅我们的过失。今天在你的家里,原以为是为你做工,能让柴姊妹和远弟兄捐弃前嫌,在主里有合一的心。但我们必定是误解了你的美意,以至于仓促上阵,急于求成,不但没有化解柴姊妹和远弟兄的嫌隙,倒反而在坚冰上又添了一层阴影。主啊,愿你不要掩面不看你无助的儿女。我们今天又一次跌倒,我们的心又一次流血。 愿你医治的大能,临到我们每个人的身上,抚平柴姊妹心中的伤痕,坚固远弟兄前面的脚步。主啊,愿你眷顾你的教会,让它能在这乱世中站立得稳。我们这样的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徐志秋,远志明,柴玲】阿门。

(灯暗,幕落)


第十二幕:道不同教会患分离,争遗产弟兄得启示

(2015年。早春二月,乍暖还寒。一中文基督教堂。门开处,传出唱诗班的歌声)
https://www.youtube.com/embed/0FMUttpSllY

【唱诗班合唱,用《回故乡》的曲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FMUttpSllY】

秋风寒,别梦残,
万里雁飞远。
山之巅,秋叶艳,
乡思到天边......

(教会同工谢姊妹和刘姊妹来到教会门口。谢姊妹取出一海报,贴在教会大门上。海报大书:布道大会第一讲:天涯游子)

【唱诗班接唱】
最难忘,慈母面,
别时泪满眼。
老樟树,立村前,
回首成一点。

餐风雪,宿矮檐,
游子识冷暖。
四海内,天地间,
何处是家园?

【刘姊妹】我猜下一段的歌词,应该是游子受尽坎坷之后,终于找到教会,认识耶稣,一切烦恼烟消云散。对吗?

【谢姊妹】也许他找到教会之后,却发现柴姊妹和远牧师正吵得不可开交呢。这边厢柴姊妹横刀相向,咄咄逼人;那边厢远牧师谨慎接招,步步为营。只怕游子瞟了一眼,头也不回就走了。唉......

【唱】
谁不想家家户户有温馨,
叹人间温馨家庭何处寻?
教会里纷争一起人散尽,
方知道会众无非鸟同林。

【刘姊妹】唉,温馨的家园,人生的归宿,真不知何处可寻。教会是耶稣的家,也是剑拔弩张,竟至于会众星散。想那台湾作家三毛,萬水千山走遍,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她梦中的橄榄树。

【谢姊妹】何止三毛。还有因找不到人生归宿而撒手尘寰的邓丽君,张国荣,美国的Gia Allemand,Robin Williams。除了这些名人之外,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绝望中沦为孤魂野鬼呢。

(两人相顾无言。背景又传来唱诗班的歌声)

【唱诗班】
(1)
【男】孤雁一点难成字,
寒塘山影日偏西。
蝶儿翻飞枫林里,
落叶飘零谁叹息?

【女】当随风飘来的歌声,
唤醒了沉睡的记忆。
呵,远方的朋友,
你在哪里?我思念你。

【女,轻声合唱】
呵,无论你在哪里,
愿神能找到你;
无论天涯海角,
愿你在主的爱里。

(2)
【男】赠我红薯慰我饥,
相濡以沫长相知。
如今相忘于江湖,
天南地北无消息。

【女】当随风飘来的歌声,
唤醒了沉睡的记忆。
呵,远方的朋友,
你在哪里?我思念你。

【女,轻声合唱】
呵,无论你在哪里,
愿神能找到你;
无论天涯海角,
愿你在主的爱里。

(另一教会的同工张姐匆匆而来)

【张姐】喂,你们两个在装什么深沉呐?

【谢姊妹,刘姊妹,抬头】啊,是张姐。

【张姐】听说你们教会在排练音乐剧……

【谢姊妹】张姐,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展开一卷轴)这是音乐剧的海报。

【张姐,看海报】《父亲临终的话》《Father's last words》。光有剧名,没有剧情介绍。不过我已经猜出来了。

【刘姊妹】真的?你说说看。

【张姐】肯定是我们小时候小学课本里的一个故事。讲的是父亲临终时,对五个孩子说,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而五根筷子绑在一起就很难折断。就是要我们教会里弟兄姊妹彼此同心,不要同室操戈。

【唱】
柴远相争谁不知?
中文教会患分离。
巧借典故求合一,
复兴圣洁须心齐。

【白】谢姊妹,刘姊妹,我猜得对不对?

【谢姊妹唱】
都说张姐善猜谜,
字字句句合情理。
可惜今天没猜对,
张姐还需再努力。
谜底不能告诉你,
牧师叮嘱要保密。

【张姐】谢姊妹,我本来没计划来看你们演出。经你这一说,我还非得来看了。

【谢姊妹】太好了,张姐。欢迎你来给我们提意见。

(晚,教会礼堂。音乐剧布景。中世纪的阿拉伯。一老人弥留之际,躺在病榻上。三个儿子伺立一旁。)

【画外合唱】
阿拉伯满地黄沙,
老牧人欲归天家。
三儿子齐聚病榻,
听父亲临终训话。

【老人】我要走了。给你们留下十七头骆驼。大儿子辛劳半生,可得一半,二儿子得三分之一,小儿子得九分之一。你们好自为之。愿神祝福你们。

(老人逝去。三个儿子作忧伤悲痛状。布景更换。三个儿子同处一室,商议如何分十七头骆驼。发现十七不能被二,三,九整除,于是抓耳搔腮,冥思苦想。)

【画外合唱】
分骆驼,费工夫,
二三九,难整除。
三个儿子一头雾,
越思越想越糊涂。

【大儿子】我该得八头半骆驼。难道爸爸要我杀掉一头骆驼,取走半只死骆驼么?可是骆驼一死就不值钱了。爸爸聪明一世,难道是老糊涂了?

【二儿子】我们去找二叔吧。村里人算账,不都找他吗?

(三个儿子到了二叔家里。二叔拿出鹅毛笔和羊皮纸,写写画画)

【画外合唱】
越思越想越糊涂,
三个儿子找二叔。
二叔从小懂算术,
四舍五入写清楚。

【二叔】我已经算好了。老大该得8.5头,老二该得5.7头,老三该得1.9头。四舍五入,0.5, 0.7 和0.9都是一。所以老大该得九头,老二该得六头,老三该得两头。正好是十七头骆驼。

【三儿子】这不公平。我0.9是一,老大0.5也是一。那我不是亏掉了0.4头骆驼了吗?

【二叔】可是别忘记1大于0.9,所以你已经得到多于你该得的,为什么你还嫌少呢?圣经说,一个人要是不珍惜他所得的,就连他已得的也要拿走。我要奏明村长,把你的两头骆驼也要拿走。

【三儿子】可是耶稣还说,如果谁不帮助你们中最小的,谁就是假信徒。我要向村长申诉你强加于人,以大欺小!

【画外合唱】
三个儿子起纷争,
私念缠绕难解分。
你争我夺心怀恨,
不知豆萁本同根。
祸及二叔添烦懣,
推推搡搡到前村。

(三个人来到村长办公室,围住村长,七嘴八舌,互不相让。)

【村长,沉思片刻】要是你们父亲给你们留下了十八头骆驼,你们是不是会觉得比十七头骆驼更好?

【三个儿子】那当然了。

【村长】好吧,就当你们父亲给你们留下了十八头骆驼。老大该得一半是九头,老二该得三分之一是六头,老三该得九分之一是两头。去领受你们该得的吧。

【三个儿子】谢谢村长。

【村长,转向三儿子】你二叔原来分给你两头骆驼,你觉得不公平。现在也是两头骆驼,为什么你就觉得公平了呢?

【三儿子】原来没看见那第十八头骆驼,现在看见了。

【村长】感谢神!你父亲留给你们的十七头骆驼,只是会老会死会消失的物质财富。他留给你们更贵重的,就是这第十八头骆驼的精神财富啊。但愿你们弟兄姊妹从今以后遭遇纷争相持不下的时候,别忘了寻求神给我们预备的第十八头骆驼。

尾声: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十八牧棒打鸳鸯散


https://www.youtube.com/embed/sgbo2QWLBzI?list=RDn8gM0LOO3z0
(灯暗,幕落,剧终。感谢收看,再会。)
发表于 3/15/2015 13: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Mr. Liu how to you comment Ms Liao's remark?


廖天琪:声援王菁,谴责无德无行的吴弘达



(参与2015年3月15日讯)廖天琪,2015年3月15日于科隆
王菁女士谴责吴弘达的公开信公布之后,许多友人向我征询意见。因为我曾经在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里跟吴共事十年,对于雅虎的赔偿案和雅虎人权基金的建立,是直接参与其事的人,因此为文,回覆关心的人士,但本文仅择要点,省去细节。雅虎给师涛和王小宁家属的赔偿和另项的巨额人权基金拨款都是经由吴弘达之手。钱和“权”一到手,吴不讲诚信,罔顾道德的本性就暴露无遗。我在帮助两位家属拿到了她们应得的赔偿之后,就离开了基金会,因为吴的胡作非为已经跟我当初应聘为基金会主任,跟他合作,为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尽力的初衷背道而驰了。长时期以来,我一直不愿揭露吴的一些违法、违规、徇私、不道德的行为,因为这样做将对名声原就不佳的海外民运构成冲击,甚至会对国内的一些民主人士造成伤害。(王小宁、俞陵夫妇写的公开声明可以证明我的观点。)




吴弘达控制公共基金,以之作为个人利器,对王菁女士进行性侵害和对三位民运人士未成年的幼女的侵犯意图,实在超过了基本的人伦常理,虽然作为局外人,我们不知个中细节,但是至少第一项犯罪 – 对王女士的侵犯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否认的事实。据我所知,自从雅虎的钱落入吴的手中之后,他还对至少另外两位异议分子的妻子分别进行了轻度和重度的性骚扰,这是当事人亲自对我说的,但是因为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段时日,而且她们不愿公开,同时我已经离开了基金会,并返回欧洲,因此我没有过问和干预。在西方,利用职权和金钱对妇女进行性骚扰,是绝对触犯法律的。王菁女士勇敢地站出来,诉诸法律,寻求正义,是值得人们敬佩和支持的。




很多人不明白,为何吴弘达能欺骗西方的政界和社会,据我的了解有如下几个理由:




1. 在揭露中共政权的非人性劳改制度、摘取死囚器官、一胎化政策方面,吴弘达的确有过贡献,他不仅回国闯关,到实地偷拍了一些实况,并且多年来还继续进行追踪研究。


2. 人权议题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许多政治家都以中国的人权问题作为自己的政治课题,像维吉尼亚共和党议员沃尔夫,新泽西州共和党议员史密斯,甚至民主党党鞭佩罗西女士都如此,他们都支持吴。虽然他们也部分知道吴的没有操守和道德,但是多年来已经为他站台了,如今他出丑闻,他们也脸上无光,不会公开抛弃他的。


3. 雅虎人权基金的董事会也早知道吴弘达的无德无行。我曾经在董事会里,由于吴侵占家属的赔款和胡乱派用基金,财务报告不清,而在董事会上公开指责。在座的人,个个心知肚明,我讲的是事实,但是最后说真话的我得退会,而违规犯错的吴被姑息。原因在于雅虎误上贼船,遇人不淑,把巨款托付给一个名声在外,却毫无道德操守之人。雅虎不愿再一次出丑闻,所以他们只会一味替吴隐瞒他的恶行和丑事。




我指出上面几点,并不是要泄正义之气,正好相反,凡事要想做成功,必须知己知彼。王菁女士的遭遇,并非是她个人的事,这是一个社会事件,应当获得舆论和社会的支持。我们痛心国内一些勇敢的异议人士身陷囹圄十数年,甚至数十年,他们的妻儿家属应当得到所有人的同情和支持,任何对他们的伤害,也是对人类良知和正义的拷问和挑战。吴弘达精明狡猾,但是个人学养、知识匮乏,特别是人品低劣,为人行事往往徇私、刚愎任性,在在都不足以担当一个以人权和公益为目的的基金会的负责人,因此我呼吁美国司法部门对于吴弘达对王菁女士所提出的性侵犯事件进行调查和处理,另外,再次向雅虎公司进言,解除吴氏对人权基金会的一切职务。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楼主| 发表于 3/16/2015 11: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刚 于 3/16/2015 12:27 编辑

王菁控告吴弘达强奸,是个法律程序问题。郭国汀是律师,居然让我评论这个本应由律师回答的问题。

既然问起来,那我就不妨班门弄斧,给律师解答一下法律问题。

你看了廖天琪发公开信支持王菁控告吴弘达,就感觉王菁控告吴弘达就有理有据了。这根本就是两码子事。

一码归一码。法制社会讲究的是程序正义。

在王菁控告吴弘达性侵事件上,就要走法律程序。你是律师,你应该知道,There is no case for this case!

控告性侵,你就得走法律程序,将诉状递交法庭。就性侵案来讲,所能走的法律程序无非是:

1. 控告家暴。这个问题不存在。

2. 控告公司同事、老板性侵,这个也不适合。

3. 以警察报告来控告。王菁并没有拿到警察报告。

4. 向警察局报案。王菁似乎并不打算这样做。如果这样做,我看警察未必受理。警察通常是在案件发生后的几天内报案才会受理。至于警察是否会受理,那还要看你所提供的事实经过和证据。就王菁在公开信中所提出的事实经过来看,即便王菁所述全部是事实,我看也未必有警察会受理。除非王菁还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吴弘达确实有性侵或性骚扰行为。

5. 去Civil Court告民事案件,那就不是性侵案了。

至于廖天琪所列出的关于吴弘达到其它丑闻,对王菁控告吴弘达毫无帮助,并不能帮助王菁将性侵案立案,也无助于是否判定吴弘达是否性侵王菁。

你不能因为某人曾经是恶人,或曾经是杀人犯,你就可以随意告他是强奸犯。如果你证明他是强奸犯惯犯,或许有助于王菁的指控。

有些人就是习惯于用煽动民愤的方式来搞垮一个人。当年王军涛、刘青、胡平、吴仁华等十三太保发公开信谴责王炳章,就是使用这种卑鄙方式。王炳章闯关回国组建民主党,王军涛发公开信公开谴责,他们就是大讲特讲王炳章这个人曾经是如何如何坏,然后误导人们相信王炳章就是罪该万死。

当王炳章被打入大牢后,胡平的北京之春就可以安安稳稳地从台湾军情局拿钱,不必再担心王炳章这个潜在竞争对手。王军涛则是完全劫掠了王炳章冒着生命危险发起成立的中国民主党,而今成了民主党全委会主席,利用民主党的招牌大搞避难生意。

可见这伙当年“愤怒谴责”王炳章的人不过就是图财害命而已。而那些跟着王军涛等人去谴责王炳章的人不过是些没有脑子、没有独立思想、没有人格的一群起哄架秧子的蠢猪。

王军涛当年谴责王炳章,很多人都持这种态度:王炳章就不是个好东西,正所谓恶人必有恶人磨。

而今,见到王菁控告吴宏达强奸,很多人一看是要搞臭吴弘达,就不问青红皂白,就立即拍手称快,立即为王菁鸣冤叫屈。这不过是农民打土豪分田地的小人心态。殊不知,当年那些为打土豪、分田地而充当马前卒的农民们,后来也都是被掠夺一空。

如果我们允许如此这般地打土豪分浮财,那么,你今天可以打吴弘达这个土豪,参与分吴弘达的浮财,将来也必定有人来打你这个土豪,分你的浮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_wTW7EE4Sk&list=PLDBA1031294A7658B&t=231



就是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也是不允许贼合伙去敲诈土豪。看看上面的电影《天下无贼》。刘德华联手刘若英去敲诈土豪傅彪,刘若英和刘德华拿到了傅彪性侵刘若英的铁证:有录像!但是,共产党警察还是要去追捕这对贼男女。刘德华和刘若英如果果真去控告傅彪强奸,即便他们向警察提供那个铁证如山的录像,我看共产党的警察都能识破这对男女是在故意陷害,是在敲诈勒索!
发表于 3/17/2015 17: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The author is excellent in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e did spent so much time to write the opera, I do not understand why, does he hate Mr.Yan Zhimin or Ms. Cai li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2/2019 16:22 , Processed in 0.17556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