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03|回复: 3

[国学论道]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0/2010 08: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东海无权无势,近十年来更是处于物质上清贫化、社会上边缘化、政治上“敏感化”、形象上“丑恶化”(“江湖上”各种传言和污蔑丰富多彩)的状态。在这个时期对我依然尊重的,无疑是真正的尊重;在这样的时候以我为师,无疑也是真正理解、信任东海和尊崇儒家的。
少数儒者和儒学爱好者知道我的特殊状况,且有些人还没有见过东海的真面,仅仅凭东海文章就“无条件”信任我,足见向儒之诚和“求道”之勇,足见孔孟之道作为正学和真理的巨大魅力。格筠就是这样的“江湖弟子”之一。
东海儒门不讲什么形式,一篇读后感或拜师函就可以作为“束修”了,“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根据格筠的特长,我说写一首诗吧。于是格筠写来了一首题为《无题——给余樟法先生》诗作为入门申请书”---那是2008年。诗颇有新意和深度,对我的描述准确深入。
格筠在新诗圈子里资格甚老,名声颇著,难能可贵的是有志于儒学,能认真阅习儒家经典及东海文章。我自诩为儒门旧诗第一(当然是就当代而言),戏称之为儒门新诗第一。当时格筠在创作上遇到了一些困惑。我告诉她,本心智慧无限,内在光明无限,多多学习和实践儒家良知学,不难在诗创作中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
三年来,格筠对儒学的领会越来越深入,对一些佛教经典也有兴趣且能读进去。她通过电邮和qq提了不少有一定深度的问题,颇能搔到痒处,让我很感欣慰,不无得意。
2010年10底,格筠邀我到她所在的城市讲学。她说:自己知道了好东西,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当初之所以不避好为人师之嫌,面对少数向儒者木门小开,也是这个原因。独乐乐,何如众乐乐?自己回了家,也希望更多的人回家。传孔孟之道、授仁义之业、解种种人生、政治、社会之惑,觉人醒世,儒者之责不可推也。
给格筠所在地的三所学校作了“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的主题演讲,并分别进行了座谈,就教师们提出的各种疑难问题作了回答、沟通和交流。格筠一路陪同着,并兼司机与秘书之职---我演讲,她就殷勤为我打字记录。可以看得出来,她在当地有很好的人缘。
期间游览了虢国博物馆、函谷关及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受到了有关学校及当地教育局领导的热情款待,结识了多位新朋友。格筠是个摄影高手,一路上为我拍了不少“很艺术”的照片。其中有一幅盘腿小照,摄于灵宝生态文化公园,取景、采光和意境都特别好,特题以诗曰:
落叶淡淡地飘过肩头
风清清地拂过脸颊
柔柔的阳光和目光中
盘腿而坐气息悠悠
深入秋的殿堂
被老子过关时的玄想
染透了外衣
但不影响里面的红
几千年依旧红得热烈
致虚极守静笃之后
乾元生气勃勃光明一片
身边有石头开始柔软
如果打开我的胸膛
你会看到尧舜和孔孟
传下来的那个
春光永恒又
步态如秋的
中国
----题《盘腿小照》
“尧舜和孔孟传下来的那个春光永恒又步态如秋的中国”介绍给广大同胞,是
儒者的文化责任;把那个理想的中国落实到现实中来,则是儒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需要众多有识有志之士共同努力。时事艰难,正学衰歇,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临别之前,格筠说:我从此以后也要做一个老师一样的儒者。我说,这是东海之荣,更是儒门之幸。此言对我也是一种激励,让我对自己更加高标准严要求,努力再努力,尽心更尽心,以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孔孟、对得起儒友们珍贵的信任。
眼下儒门萧条,真儒罕见,女儒者更是希有(于丹辈只是一般儒家学者而非儒者,且在儒学方面造诣亦极有限)。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儒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影响有限。但是我们的心性可以也应该先放出光明来,在照耀自己的同时尽量多多地照耀他人,争取让越来越多的人找到安身立命的“灵魂的家”,共建长治久安的中华之家。
曾经有人问我个人最大愿望是什么?我的回答是在一所大学做一个老师。倘能“得天下应英才而教育之”,为儒门推出一批贤者,那将是我最大的快乐、光荣和成功,那是给我南面王、大总统我也不换的。但愿此生有这样的机会。
并愿格筠百尺竿头不断进步,早日成为一个自立立人、自觉觉世的贤者,与我、与儒家同道们一起,为推动儒家的光大和中华的振兴而努力。清人有句:南楼谁弄梅花笛?某友有诗:东海潮生碧玉箫。集起来正好是一副好联,意长境阔,且嵌格筠与东海之名。师生同道,仿佛萧笛合奏,共迎儒家大潮之起,格筠勉之哉。
格筠的真诚灵慧和当地的名胜古迹一起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赠以一诗,是欣慰也是勉励。诗曰:吾家才姝出,一洗众芳空。慧眼溜溜黑,灵心杲杲红。耽诗开宿慧,格物养真功。更有可人处,良知一点通。(注:本诗首句化用古诗 “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 句,意为儒者的美是建立在真与善的基础上的,非世间凡花俗艳可比也。)2010-11-1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发表于 11/30/2010 23: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海君:非常高兴阁下能来此传经授业,孔孟之道吾内心响往,虽不曾深研,但始终自认系孔孟信徒,不过我同时又深信基督教义,我认为孔孟儒学与基督教义并无根本不相容的矛盾,两者完全可以并行不悖,相互取长补短,还望当代大儒指教。
 楼主| 发表于 11/30/2010 23:4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郭国汀先生
 楼主| 发表于 11/30/2010 23: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在儒家,学问的高明必然体现为相当的智慧道德水平---仅仅停留在知识、学术层面的学问不是真学问。

没有学问或学问不充的人,必然缺乏“择法之眼”,很容易被各种异端外道迷惑。这种人无论怎样谨小慎微,都难免“动辄得咎”:轻则出偏差,重则犯错误乃至犯罪;即使居心大良(且不说这种人往往居心不良),也很容易好心办坏事。

学问不纯,也难免喜怒哀乐不中节、言论行为不正确、待人接物处事不妥当。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狂者有敢作敢为,狷者有所不为,很了不起,但狂者太过,狷者不及,严格地讲,仍然有欠中正。学问不精纯故。

至于恃才傲物、过于清高、偏激极端、骄狂好斗、粗野蛮横、喜欢冒险、轻身赴死等等表现(这些都是东海以前的毛病),更是学问不纯所致。

孟子说,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什么时候可以死应该死、什么时候可以不死应该不死,什么时候应该明哲保身,什么时候应该杀身舍生,怎样把死亡的价值和意义“放”到最大,关键时刻要作出正确的判断,是需要大学问的。

古今中外一些忠臣孝子志士豪杰,果敢壮烈,但死得轻率冲动,不负责任,不够智慧,不合中道,有伤勇德,这就是由于学问不充、不纯之故。东海《孝道论》一文提到的卫急子、晋申生、秦扶苏等人的死法,就是学问不充的典型。

这里再介绍一个因学问不充而轻率赴死的例子。

先轸,春秋时期晋国上卿。晋献公二十二年(前655年),重耳被逼逃亡,先轸随行,流亡在外19年。重耳即位(为晋文公)后,他便在晋国的政治军事舞台上大显身手,为晋文公“晋”为春秋五霸之一立下了汗马功劳。

由于对晋襄公私放战俘不满,先轸不顾礼仪,当面痛斥晋襄公,竟至啐了他一口。事后,虽然文公不究,先轸还是决定“自讨”(惩罚自己)。在一次战场上,先轸在已经击败敌军的情况下脱掉头盔,单骑冲入敌阵,故意被敌方弓箭射死,执行了对自己的刑罚。对此,清蔡元放评得好:

“勇烈则有之,只是不合于义,便死得不值。”“先轸因怒唾君,因为无礼,自悔其罪,求出可也。君谅其忠而不加罪,主恩厚矣,从此尽忠勤职,悔过降心,以求报称,亦可不失为贤。刀必殉翟以死,殊觉无谓之甚。只因学问不充,遂致死非其道,身灭而不足以成名,殊为可惜。”(《东周列国志》)

先轸在政治、外交和军事上智勇双全,可惜缺乏“道智”,以致“死非其道”----当然,比起那些畏畏缩缩的懦夫孬种以及浑浑噩噩的庸夫俗子来,先轸们又高尚、高明得不可以道里计了。

怎样才算是学问精纯呢?一句话:深度把握仁义原则和中庸之道,圆满证悟万物一体、体用不二之真理也。这样的人,才能兼有狂狷二者的长处而无其短,大中至正,达至儒家最高境界,成就儒家理想人格。

思想、修养和觉悟提高,是一个没有止境的过程。格筠在《儒师东海》(http://blog.sina.com.cn/lingbaoheinv)中提到,东海“会自悔某些旧作旧事”、“以前有傲慢或轻浮”等等,确实如此。东海以前毛病多多,每念及此,一方面很惭愧,一方面也很欣慰---能够不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毛病,说明眼光提高了,学问增长了。

另外,学问的高明有利于良知的光明。反过来,良知的光明必然体现为学问的高明,体现为理论无敌和辩才无碍。

实践与理论不可分割,实践有赖于理论的指导。如果理论上都破绽百出水平低下,经不起辩论和批驳,却以“智者不言,言者不智”的话遮羞,以践履功夫自诩,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孔孟那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在“道理”上讲不过任何人或者被任何人问倒的。

在思想、文化的市场上,圣贤是理所当然的“霸主”,所赖以称霸的武器是真理,是思想文化本身的力量。如果读懂了儒家经典,读通了熊十力的《新唯识论》和东海的《大良知学》、《平书系列》等著作,就会发现,在儒家大学问面前,且不说西方哲学,即使是具有高度真理性的佛道两家也是不够圆满的。
2010-11-28东海儒者余樟法
东海国内发文处: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4/2017 14:25 , Processed in 0.03169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