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636|回复: 17

[马列斯毛]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第一部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6/2010 16: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2/7/2010 19:23 编辑



(四)
马克思乃人类历史上“世界大战”之始作俑者、总缔造者、总设计师及总祸根,而且,更荒唐也更可恶的是,马克思竟然将其争霸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的“世界大战”魔幻为赤化整个世界以解放整个人类的“世界革命”,从而一手挑起了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之间,亦即异端邪说与普世价值学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业已危害人类一百多年并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
1)普世价值学之天敌
如所周知,所谓西方文明,其实不是别的,就是自由主义和民主宪政,以及以自由主义为核心为灵魂的市场经济,亦即合乎人性的价值观及社会价值体系,总之,西方文明的核心就是民主自由主义之普世价值观也
由于西方文明的兴起,到1848年时,全世界几乎每一百年当中所创造的全部生产力就要翻一番。“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使,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共产党宣言》)应该说,这正是当时的马克思所能看到的西方文明业已带来的社会效益,只不过他却故意要把产生这种社会效果的原因归咎于什么“法术”或巫师的“符咒”。而这个“法术”或“符咒”,其实不是别的,并且根本上说也并非马克思所诅咒的“资本、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而是在自由、有序、文明环境条件下的基于人性亦即基于个人主义的“个人的生存竞争”;并且,这也正是西方文明的真正伟大的价值所在。但只是不知道马克思是装傻还是真傻。中国曾流传一则笑话,说是一位土军阀头子被邀观看部下的篮球比赛,当他看到赛场上十来号运动员为争抢一个篮球而卖力地东奔西跑难分难解时,他火了,大吼道:你们吃饱了撑的!一个篮球有什么好抢的?我回头多买几个来,一人发一个,不就得了嘛!——于是拂袖而去也。马克思大概不至于“土”到这个程度吧。不过,他反对“个人的生存竞争”,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马克思之所以要发明共产主义,根本上说,不就是为了用霸道的无序的野蛮的荒谬的血腥的基于魔性亦即基于共产魔教主义的“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来取代在自由、有序、文明环境条件下的基于人性亦即个人主义的“个人的生存竞争”么?
西方文明本源于西欧。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君主专制主义的政治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可以概括为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或者说,西方文明的本质就是自由主义,而自由主义在社会政治领域的表现形式便是民主主义即民主宪政。与此同时,在通过立法进一步强化私有制与私有观念的基础上,促使私有财产——不论动产或不动产——资本化,货币化,股份化,数字化,社会化,乃至国际化了,从而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作为人类文明基础的私有制度,进而也就大大解放了或曰激活了私有财产,大量的私有财产以资本的形式进入市场自由流通,作为个人生存竞争的本钱加入市场自由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私有财产作为生产要素在生产及再生产中应有的积极作用,真正做到了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同时社会分工、商品生产、商品交换、市场经济及国际贸易等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提高。又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也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而这资本主义其实就是自由主义在社会经济领域的表现形式,故而又可以称之为自由资本主义。那么,也正是因为这自由主义加资本主义而成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兴起,自欧洲到北美洲相继出现了一批又一批以“天下为公、主权在民”为国体、以“民主宪政”为政体的真正意义上即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并崛起了一个又一个安如磐石,炽如炎火,兴旺发达,欣欣向荣的经济强国,谱写了人类文明史上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的崭新而宏伟的篇章,掀起了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创立了人类社会现代文明。并且,这种现代文明在美国发展最完善也最彻底,并促使美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美国崛起以后,很快便取代西欧成了全人类民主自由主义的灯塔,成了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中流砥柱,为此,法国还特地赠送美国一尊巨大的自由女神铜像以为纪念。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特别是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大力推动下,全世界至今已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不同程度的自由和民主即西方文明。因此,西方文明亦称欧美文明,西方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亦称欧美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而西方文明所覆盖的地方则可以统称文明世界或自由世界。
诚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也源于西欧,但是并不属于西方文明,而只不过是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进程中所必然产生的一堆有巨毒的“三废”垃圾,甚或可以说,是西方文明的“反物质”,是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中一股不大不小的逆流。其“精神领袖”代表人物卡尔·马克思面对着方兴未艾的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却万分惊恐,在进行百般诅咒的同时,还千方百计地不惜采取各种极端措施进行阻挠和破坏,甚至必欲彻底除之而后快。他本不相信宗教,说宗教是“鸦片”,可他却躲在阴暗角落里苦心孤诣地炮制共产魔教——“海洛因”;他也不相信造物主,可他却坐在自己的安乐椅上能臆造出一个神化乃至魔化的“无产阶级”即“阶级神”,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又臆造了“社会神”、“国家神”、“党神”——“神党”即魔党,最终无非是神化且魔化他自己,他比上帝还上帝;他也不相信有超脱生死的所谓“彼岸世界”,可他却如醉如痴眠思梦呓一个无私性——无私欲——无私有制——无阶级——无社会分工——无商品生产——无商品交换——无市场经济——无“三大差别”——无“个人的生存竞争”的无何有之乡“共产天国”,并妄图应用他领导的由他自己臆造的无产阶级的暴民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来强迫与驱赶此岸世界的人统统地乖乖地进到那里面去;他明明知道“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共产党宣言》,下同),可他却认为“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只能交给他的“阶级神”及“社会神”来支配了,并不自量力地要带领他的“神阶级”去充当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及自由民主制度的掘墓人;而且他这里所诅咒的所谓“法术”不是别的,恰恰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或者说,恰恰是民主自由主义。也正如他自己所揭示的那样,资产阶级的目的就是要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自由世界,因而“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如此等等。可见,马克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所以总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他口口声声地称“解放全人类”,可他却南其辕而北其辙,居然采用所谓以“彻底消灭私有制及私有观念”即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为其最终目的,而以怪诞不经且荒谬绝伦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为其达到最终目的之基本手段,那么,除了“毁灭全人类”之外,不可能有别的什么结果;他似乎也非常清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以及私有财产是“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可他却妖魔缠身,鬼迷心窍,顽固地坚持要由他领导他自己臆造的那个“无产阶级”去向坚持走民主自由主义道路且领导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资产阶级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即以消灭私有财产为目的的暴力革命即暴民革命,“推翻那些使人成为受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马恩全集》Ⅰ-10)才能达成“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且又恬不知耻地公然承认“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马克思似乎很了解传统的、反人性的、吃人的专制制度与专制文化的种种罪恶,但却极力反对他所称的资产阶级用新型的、人性的、自由的民主制度与自由文化来取代之,而顽固坚持必须用他发明的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的“无产阶级”即“神阶级”即“妖魔阶级”的专制制度与魔教文化来替代,为此,他还必须将此前由传统专制主义者所造成的一切的社会罪恶与不幸,或曰一切的脏水统统地一股脑儿地扣到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所有无辜者即非无产阶级的头上,于是乎,除了那个“神阶级”及其化身马克思们之外,普天之下所有的人便都成了妖魔革命的对象、妖魔专政的对象和妖魔吞食的对象。
反正,马克思为了复辟中世纪专制主义制度,采用以攻为守的办法,竭尽全力诬蔑、诅咒和反对当时新兴的西方文明制度。例如,说什么“在这个社会制度下,文明期做出了古代氏族社会丝毫也不能做到的事业。但它做出这些事业,是靠激起人们最卑劣的动机和欲望,并且不惜损害人们其它一切禀赋而发展这些动机和欲望办到的。卑劣的贪欲是文明期自其第一日直至今日的动力;发财致富,富上加富——不是社会财富,而是这单个坏蛋分子发财致富——这就是文明期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唯一目的。”(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所以他要彻底消灭私有制和私有观念,要用妖魔革命和妖魔专政强迫人们都成为万念俱寂的妖魔或神仙。又例如,说什么“生产剩余价值即赚钱,是这个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马语)那么,马克思要打破这个绝对规律,使生产不得产生剩余价值,劳动生产率越低越好,最好是回到旧石器时代的水平;投资也不得赚钱,只许亏本,最好是血本无归;那就必须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干脆消灭资本,消灭货币,消灭金融,消灭商品生产等。“总之,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共产主义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显然,马克思是把反对西方文明制度当作“世界革命”来搞的。并且,“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特别强调所有制问题,把它作为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当时的发展程度怎样。
不言而喻,抢劫私有财产,破坏私有制,消灭私有观念,彻底摧毁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始终是共产党人马克思反对西方文明的“世界革命”的基本问题。总之,马克思的所谓“理论”或“主义,都是建立在诡辩论及魔教符咒基础上的,是对欧洲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及启蒙运动的一种反动,已经够邪魔的了,是注定要破产的。所以他的所谓“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资本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之类的魔咒谶讳只能成为永远的笑柄。而从某种意义上说,马克思又可算得上一个卑劣而邪恶的犬儒主义者、诡辩学家或曰政治理论流氓。假如硬要说这位马大胡子还有什么发明创造的话,那就是,他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将强盗逻辑、流氓理论及吃人哲学,先披上一件用思辨的蛛丝织成的、锈满华丽辞藻的花朵和浸透甜情蜜意的甘露的外衣,再在这件光彩夺目的外衣的掩护下运用诡辩术加以综合、概括、抽象及提升为一种“主义”,并进而升华为一种“教义”,那么这种“主义”并“教义”,姑称之为“共产魔教主义。而“自由、平等和博爱”之价值观本是西方文明的核心,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的重要成果,可马克思却偏要将他自己正在梦呓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乌托邦说成为“将是古代氏族自由、平等和博爱的复活,但却是较高形式上的复活”(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很显然,他不只是要以反对西方文明的“世界革命”迫使人类社会倒退到中世纪,甚至还要倒退到原始氏族时代去。
2)世界大战之宣战书
《共产党宣言》——这就是马克思为争霸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而发动这场业已危害人类一百多年并导致数亿人非正常死亡的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对抗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观的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宣战书。
众所周知,任何事物有利必有弊,并且,任何新生事物的成长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面对方兴未艾且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却有那么一批专制主义者万分惊恐,他们费尽心机,绞尽脑汁,采取种种办法,负隅顽抗,做垂死挣扎,不情愿退出历史舞台,其代表人物不是别人,正是共产魔教“精神领袖”马大胡子。马克思从他自己发明的阶级论出发,首先抓住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进程中所必然产生的某些弊端或曲折(如王朝复辟、市场垄断及帝国主义或曰殖民主义倾向等)不放,恶紫夺朱,以偏代正,以邪乱正,以假乱真,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并硬说成是资本、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罪恶,无限夸大,肆意诅咒,耸人听闻,为此他不惜倾毕生精力呕心沥血炮制鸿篇巨制《资本论》;然后为了消除其所谓资本、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所带来的罪恶,他又臆造了“无产阶级”和发明了“共产主义”,妄图用以取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而代之。于是乎,他要竭尽全力掀起一场反对方兴未艾且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的世界大战,以毕其功于一役,并且还当即发出了他的宣战书即《共产党宣言》,其中乃曰:“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啊!厥词不可谓不狂妄,胃脘也不可谓不大也。——“整个世界”是属于全人类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主权在民,又岂容马克思假借其臆造的无产阶级的总代表身份以暴力截获呢?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须知,“整个世界”,一人独吞,人莫予毒。——这种宣言在人类历史上则是前无古人的,应该属于马大胡子马克思的“专利”,并且“世界大战”之称谓也以此开始出世了。
而且,“整个世界”,一人独霸,莫余毒也。——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针对整个人类的宣战书,并且,首先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针对当时世界上方兴未艾且浩浩荡荡的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的宣战书。(附注:顺便指出,1941年1月6日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致国会的咨文应该算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足可代表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对于独裁专制主义的最有力也最全面的应战书——尽管其中并没有明确地指控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还有,2007年6月12日乔治•布什总统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的演讲也应该算是足以代表普世价值观对于异端邪说即其所谓“冷血的意识形态”的应战书——尽管其中还是尚未明确地指控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于是乎,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便由是开始了!或者说,一场异端邪说与普世价值说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便由此开始了!
于是乎,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即如列、斯、毛等便一个个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无不成其为妄图独霸一方乃至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的战争贩子、战争疯子、战争万能论者或曰唯枪杆子意志论者了!
于是乎,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即如列、斯、毛等妄图独霸一方乃至“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的战争贩子、战争疯子、战争万能论者或曰唯枪杆子意志论者们为了达到其独霸一方乃至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之罪恶目的便更进一步地更歇斯底里地鼓吹和推行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亦即更进一步地更歇斯底里地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乃至于将这场称霸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人类的“世界大战”魔幻为赤化整个世界以解放整个人类的“世界革命”了!
这是因为,如前所述,阶级主义乃彻头彻尾的历史虚无主义,它彻底否定了人类社会文明史,乃至于彻底否定了人类社会,否定了人类。阶级主义突出强调人类社会中的阶级与阶级斗争,把一切的一切都归之于阶级与阶级斗争,乃至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自危,诚惶诚恐,死罪死罪。“政治,不论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毛语)“民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毛语)那么,种族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宗教斗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党内斗争,说到底,也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夫妻吵架、姑嫂勃谿、父子成仇、兄弟阋墙、朋友反目、提篮叫卖、异地贩运、种自留地、逃荒要饭、偷渡出国、生老病死、吃喝拉撒、涂脂抹粉、谈情说爱、拈花惹草、留长头发、穿喇叭裤、烧香拜佛、练法轮功……说到底,无不是一个阶级与阶级斗争问题;甚至阴曹地府、妖魔鬼怪、火山地震、日升月落,东风西风、旱涝疠蝗之属,说到底,也无不是一个阶级与阶级斗争问题。而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马语)个人隶属于一定阶级这一现象,在那个除了反对统治阶级以外不需要维护任何特殊的阶级利益的阶级(即无产阶级)还没有形成之前,是不可能消灭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Ⅲ-85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其余的阶级都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而日趋没落和灭亡,无产阶级却是大工业本身的产物。”(《共产党宣言》) “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每个人都是阶级的人,没有孤立的人。”“现在延安有些人所主张的作为所谓文艺理论基础的‘人性论’……是完全错误的”,“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而大公无私的无产阶级必须以阶级论作为文艺理论的基础,必须坚持“文艺的工农兵方向”,“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文艺只能描写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即党性。“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语)革命是最尖锐最激烈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和国内战争。”“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列语)所以,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总之,阶级主义的阶级与阶级斗争,是刀子,似谶纬,如魔经,若达摩克斯利剑,又像唐三藏的紧箍咒,“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毛语)至今所有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共产党宣言》)全部以往的历史,除原始状态之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恩语)由于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所以它的全部发展都是在经常的矛盾中进行的。生产的每一个进步,同时也就是被压迫阶级即大多数人的生活状况的一个退步。对一些人是好事的,对另一些人必然是坏事,一个阶级的任何新的解放,必然是对另一个阶级的新的压迫。”(恩语) “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析历史的就叫做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有阶级斗争才有哲学。……研究哲学的人,第一位不是学哲学,是阶级斗争。”(毛语)“经济学研究的不是物,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归根结底是阶级和阶级之间的关系。”(恩格斯:《反杜林论》)“更广大、更自由、更公开的阶级斗争形式和阶级压迫形式,能够大大促进无产阶级为消灭一切阶级而进行的斗争。”(列宁:《国家与革命》)……
    反正,阶级主义的本质就是阶级不容异己主义,阶级主义者就是阶级不容异己主义者。而马克思们是无产阶级的总代表或化身,而无产阶级又是马克思所臆造的没有私性、没有人性、不食人间烟火的妖魔,故此,无产阶级的阶级异己分子,或者说,马克思们的阶级异己分子,可以涵盖整个人类。换言之,马克思们当着他们在炮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时就已经下定决心自外于人类了,并妄图秉持其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而仇恨整个人类,亦即与全人类为敌,乃至毁灭整个人类。
    归根到底,也就是说,马克思们依据阶级论而将人类历史上的社会形态依次划分为“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即无阶级社会,以及“奴隶主义社会”、“封建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三个阶级社会,最后便是有待他们筹划发明的新的无阶级社会——“终极共产主义社会”,并进而认为,“原始时代”是人类的黄金时代,“原始公社”即“原始共产主义社会”是迄今为止最理想的人类社会模式,没有私有制,没有剥削,没有压迫,没有阶级,没有阶级性,没有阶级斗争,没有私性,没有人类原罪,所以惟有“原始人”才算是人——超阶级的人,也才具有他们所说的人性,即“无产阶级的人性”,或曰“超阶级的人性”;而“原始公社”即“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解体以后,变成阶级社会了,人性也一同被解体了,只有阶级性了,没有人性了,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了,人也都不是“”了——“谁见过‘人’?”于是乎,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只有等待他们——马克思们——无产阶级总代表们来诅咒、来仇恨、来批判、来斗争、来改造、来革命、来拯救、来解放、来清洗、来灭绝的份了。
那么,“人类要洗清自己的罪恶,就只有说出这些罪过的真相。”(马语)
那么,“建树这一解放世界的勋业——这就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恩语)
而今,“在阶级斗争接近决战的时期”,“资本主义纪元”即将结束,“无产阶级新纪元”正在到来,已是到了最后关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马克思发明的现代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已经不共戴天,势不两立,必须进行一场最后的殊死的斗争,“不是战斗,就是死亡;不是血战,就是毁灭。问题的提出必然如此。”(马语)因而马克思就是想用《共产党宣言》来向资产阶级乃至其它一切阶级亦即全世界全人类宣战的,也是“来宣告这个无产阶级新纪元的诞生”的。于是乎他说:“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而且,“在实际上,这个时期必然是阶级斗争空前残酷,阶级斗争形式空前尖锐的时期”(列语),“正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这个国家的最后形式里面,阶级斗争要彻底以武力解决的。”(马语)“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必须在战场上争得自身解放的权力。”(马语)
“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东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枪杆、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的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恩语)
“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毛语)
总之,必须以武装暴动(或曰武装斗争)形式来进行这最后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即无产阶级革命,必须直接凭借暴力(或曰直接凭借枪杆子)来实行无法无天的全面的红色的恐怖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直至人类社会复归于“原始状态”,整个人类都退化为“原始人”,方可罢休。
可见,为推销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为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马克思们竞相竭尽其招摇撞骗、蛊惑煽动、诅咒谩骂、恐吓威胁、耸人听闻、以讹滋讹、三人成虎之能事,并且一个胜似一个。以至于他们一个一个地都成为不折不扣的战争贩子、战争疯子、战争万能论者或曰唯枪杆子意志论者。以至于进入二十世纪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已然浩浩荡荡之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忠实信徒毛魔竟然还在狂吠:“每个共产党员都应懂得这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枪杆子里面出一切东西。从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学说的观点看来,军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成分。谁想夺取国家政权,并想保持它,谁就应有强大的军队。有人笑我们是‘战争万能论’,对,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俄国共产党的枪杆子造了一个社会主义。我们要造一个民主共和国。帝国主义时代的阶级斗争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只有用枪杆子的力量才能战胜武装的资产阶级和地主;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整个世界只有用枪杆子才可能改造。”(《战争与战略问题》1938-11-06)——啊!真是活龙活现,好一个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战争恶魔,战争贩子,战争疯子。马克思们鼓吹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其实就是鼓吹战争万能论,就是鼓吹唯枪杆子意志论。所以,马克思们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就是其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基本理论依据,而马克思们本身其实就是战争的祸根,而且是世界大战的总祸根,近一百多年来地球上所发生的带有世界性或区域性的大规模战争说到底无不是马克思们惹的祸,并且也都只能算是马克思1848年所一手挑起的这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与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之间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的组成部分甚或插曲而已。
也正如列斯毛们曾得意忘形自我吹嘘的那样,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了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又打出了一个共产主义阵营来。而到得二十世纪中叶,战争贩子毛魔又要发动其所谓第三次世界大战,妄图毕其功于一役,最后打出一个红彤彤的共产主义地球来。故而他也曾以“准备最后灾难”为题大放其狂瞽之言:“现在讲点黑暗,要准备大灾大难。赤地千里无非是大旱大涝。还要准备打大仗。……要准备,真正打怎么办?要讲讲这个问题,要打就打,把帝国主义扫光,然后再来建设,从此就不会有世界大战了。既有可能打世界大战,就要准备,不能睡觉。打起来也不要大惊小怪,打起仗来无非就是死人。打仗死人我们见过,人口消灭一半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好几次,汉武帝时五千万人口,到三国两晋南北朝,只剩下一千多万,一打几十年,连连续续几百年。唐朝人口开始是两千万,以后到唐明皇时又达到五千万,安禄山反了,分为五代十国,一两百年,一直到宋朝才统一,又只剩下千把万。这个道理我和XXX讲过,我说现代武器不如中国关云长的大刀厉害,他不信,两次世界大战死人并不多,第一次死一千万,第二次死二千万,我们一死就是四千万。你看那些大刀破坏性多大呀!原子仗现在没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二十几亿人口剩几亿,几个五年计划就发展起来,换来一个资本主义全部灭亡,取得永久和平,这不是坏事。”1958-5-17《在八·二会议上第二次讲话》)
天哪!难道还不恐怖吗?毛魔所说的“最后灾难”岂不就是“世界末日”么?他发动一场原子仗把世界总人口消灭一半甚至三分之二,居然还算“最好”或“次好”,“这并不是坏事”。那么,在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政治词典里,究竟什么叫坏事?又还有什么东西才算是坏事呢?
总之,也就是说,为称霸整个世界,为毁灭整个人类,为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无何有之乡即共产天国,马克思们什么惊世骇俗的话儿都可以说,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都可以干,而且真正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未完待续)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

点评

各国共产党头目基本上是自大狂,变态狂,精神分裂症患者,只不过毛登峰造级。  发表于 12/7/2010 20:46
发表于 12/7/2010 20: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

作者似乎对宗教信仰的认识,属唯物无神论?需知宗教决不等于蒙昧主义,什么是宗教请参阅吾之〈宗教的思索〉。
发表于 12/7/2010 2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子仗现在没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二十几亿人口剩几亿,几个五年计划就发展起来,换来一个资本主义全部灭亡,取得永久和平,这不是坏事。”(1958-5-17《在八·二会议上第二次讲话》)毛1957年在苏联共产党峰会上公然叫嚣:“我们不怕打核大战,假定死1/3人口,最坏死一半,27亿还剩一半,消灭了帝国主义是值得的”。
发表于 12/7/2010 20: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2/7/2010 19:54 编辑

下述批驳假真理的论据列举得相当充分:“马克思的全部理论,就是运用最彻底,最完整,最周密,内容最丰富的发展论去考察现代资本主义。自然,他也就要运用这个理论去考察资本主义行将崩溃的问题,并运用这个理论去考察将来共产主义的将来发展问题。”(列宁:《国家与革命》);“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列宁:《青年团的任务》)“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是极少见的著作家之一,这种著作家的每一巨著中的每一句话,都是意义极为深邃的。”(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马克思的学说所以万能,就是因为它正确。”(列宁:《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凡是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他都用批判的态度加以审查,任何一点也没有忽略过去。凡是人类思想所建树的一切,他都重新探讨过,批判过,根据工人运动的实践一一检验过,于是就得出了那些被资产阶级狭隘性所限制或被资产阶级偏见束缚住的人所不能得出的结论。”(列宁:《青年团的任务》);“从马克思的理论是客观真理这一为马克思主义者所同意的见解出发,所能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遵循着马克思的理论的道路前进,我们将愈来愈接近客观真理(但决不会穷尽它);而遵循着任何其他的道路前进,除了混乱和谬误之外,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列宁:《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更确切些说:列宁主义一般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策略,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正因为如此,所以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更进一步的发展。”(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毛选四卷合订本第499页);“马克思就成了一个代表人类最高智慧的最完全的知识分子。”“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从客观实际产生出来又是在客观实际中获得了证明的最正确最科学最革命的真理。”(毛:《整顿党的作风》);“一个人有时胜过多数人,因为真理往往在他一个人手里,……如马克思主义就是在他一个人手里。”(毛:《在八届七中全会上的讲话》);“我们的眼力不够,应该借助于望远镜和显微镜。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就是政治上军事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毛:Ⅰ.P.206);“毛主席的话,水平最高,威信最高,威力最大,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林彪)
发表于 12/7/2010 21: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曾于1919年、1920年和1923年一连三次发表政府声明要将沙俄侵占中国的大片领土归还中国;而且变本加厉,玩弄种种阴谋诡计又强行将面积达15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100多万的外蒙古活生生从中国肢解出去,变成了它的附庸国;同时还虎视鹰瞵般觊觎垂涎于中国北部边境残存之领土,不时地挑起边界冲突,妄图趁虚蚕食侵吞,即于1929年强占中国东北边陲的银龙岛与黑瞎子岛,又于1944年将唐努乌梁海地区(今被俄方称为“图瓦”)强行并入其版图,还曾公然扬言要将中国的北部边界南推至万里长城一线,甚而至于妄图征服和奴役整个中国,将整个中国变为它的附庸国或加盟国”。

有关此点,列宁与斯大林有所不同,列宁与特洛斯基是个国际主义者而斯大林则是个民族主义者,列宁欲归还中国领土是真心实意的,因为他认为“工人阶级无祖国”,故列宁主义具有两面性,在其极端残暴恐怖的同时,又有极强的欺骗性;1923年始列宁即病入膏盲,其后的政策实际上是斯大林主张的。
发表于 12/7/2010 21: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共只能出钱出枪,而由毛共出人即亡国奴充当炮灰,组成所谓“志愿军”,并以所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由头”。

事实上,苏联的武器装备弹药是由朝鲜向苏联买的,并非奉送的;而中共则自已出钱出兵抗美援朝,有关史实,张女士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有非常详实的论证。
 楼主| 发表于 12/6/2010 16: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黑匣子 于 12/8/2010 19:12 编辑

此乃重复帖子。本人予以删除。

点评

从史学角度看本文存在不少问题,从宏观视角看,作者有不少独立见解;从学术方面看则有明显欠缺;从文章写作上析,论题太大以致过散。  发表于 12/7/2010 22:26
 楼主| 发表于 12/8/2010 20: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12/7/2010 20:33
“七十万“反革命分子”人头落地,血沃中原,还关了120万,管了120万”。该数据是毛泽东公开确认的,但肯定 ...

极是。数字宜修订。
发表于 12/7/2010 21: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十万“反革命分子”人头落地,血沃中原,还关了120万,管了120万”。该数据是毛泽东公开确认的,但肯定是浓缩的,因为后来的公安部长罗瑞卿的数据是镇反杀了四百万人,罗作为具体执行人之一,肯定知道得更清楚,而中共历来奉行“加十倍报喜,减十倍报忧”的新联报导政策。
发表于 12/7/2010 21: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逼得毛魔唯一可以作为王储的毛岸英也不能不披褂上阵以昭示天下:毛魔誓与美国决一死战之决心。尔后还果真很快便战死于朝鲜”;毛岸英赴朝是毛泽东为了日后传位于他,先让他捞取一些政治资本,决非披褂上阵;毛岸英并非战死,而是违纪擅自烧饭冒烟暴露目标,被炸死;因为他是作为彭德怀的俄语翻译赴朝鲜,作为总司令的翻译本来是非常安全的。大概上帝要罚毛魔头吧,让其子先死于非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2/2017 02:08 , Processed in 0.05295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