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05|回复: 3

[天主家园] 透视刘晓波的灵魂层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8/2010 14: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透视刘晓波的灵魂层次
人民思想家


前言:人们为了共同完成改变自身命运的变革,既然走到一起来就得团结合作,因此就有了求同存异之大局观;在生活中,我们也常喊理解万岁。但是再怎么求同存异也好,理解万岁也罢,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也不会和自己要消灭的死敌和匪徒搞求同存异,喊理解万岁,都要求先辨别敌友。人与人打交道也要知已知彼,为什么有些人忠贞不渝或者终生未婚?大都因为每一个体的价值取向、人生追求、性格、偏好、意志、缘分、知已和知彼的认识水准不同等等综合因素的作用,才演绎出人生百态,这是很自然的现象,这个异彩纷呈的社会现实也不会因为刘晓波的嘲笑而改变。


关于围绕刘晓波先生的辩论已经很久了,刘是敌是友,是特是侠,到底刘晓波先生是不是真正的仁人志士,是不是民主同仁要追随的人物?我今天也要有个结论。现在就刘晓波先生的一些著述来进行剖析,本人节选了他的一些言论,并在下面附了相应的按语,我们不妨看看他的思想、灵魂、道德,意志,操守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一、刘晓波:胡平兄,哪怕事业再成功,只要有感情上的苍白和空缺,仍为极失败的人生。


人民思想家按语:此说太自怜了!一点都不愿牺牲,哪来的民主正义自由!大丈夫何患无妻?而患之所立也!在历史进程的关口,风云际会,姻缘也会际,好多人穷其一生,倾其所有,还不一定能达到目标,不少人抛头颅洒热血,家破人亡,一生何求!还谈感情婚姻皆憾?谁不想天伦之乐?这个大使命要求每个立志献身中国民主变革的人,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和献身精神。


《林觉民与妻书》的大义看来对刘晓波没什么触动,这就是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劣根性,但并不是所知识分子如他一样。台湾民进党三女人没结婚,历史上的姜太公六十岁才娶妻,还被老婆抛弃,但没人说他们人生失败。


二、刘晓波:关于人的尊严和人的为维护自身尊严而反抗的终极意义,穷极下去是会进入形而上的或宗教的层次。我所持的价值标准在目前的中国(也许包括西方)是难以践行或成就的。


人民思想家按语:这是党攻击正义志士的语言特色,对正义事业穷且益坚的追求,在他嘴里变成了形而上的虚幻和宗教的狂热,刘并没有脱离中共宣传上的污名化手法。吃狼奶长大的知识分子,没有是非分辨能力,更别指望有什么论述力,可悲!什么是唯心还是唯物?任何真理和哲学成果都是从形而上开始探索出来的。


三、刘晓波:我的标准太离谱、太超现实,逼近人生的脆弱的生存境遇和终极意义上的人生价值,我所反抗的东西的平庸性注定了我的所作所为不会具有神圣的价值,至多是匹夫之勇罢了。我不会把在秦城中的政治坚持上升到人生终极尊严的高度来理解。


人民思想家按语:刘的标准是什么,终极意义矮化成了生存关怀?自己的脆弱最后都归罪于专制的平庸,以为民主是《08宪章》一篇文章就能解决的,太幼稚了,以为变革是过家家的玩儿?我们要铲除的是暴政专制,牺牲是难免的,不能一碰到敌人的折磨就退缩。封建刑具名目繁多,比中共用在你刘晓波身上的不知残忍多少,但中华民族到底还是挺过来了!没那金刚钻就揽不了那瓷器活!


四、刘晓波:当我必须遵从监狱中一切有损于我的尊严的戒律时,我不知道我的活下来还有多大意义,不知道坚持政治上的立场还有什么价值。生命的终极尊严的崩溃所带来的对自己的失望和厌恶,已足以粉碎我的任何坚韧和反抗。


人民思想家按语:受不了了,要么一死了之;要么投降,保外就医。你也不要来动摇中华民主正义事业。


五、刘晓波:卡夫卡的小说、尼采的哲学以及克尔凯戈尔的宗教个人主义,方觉在任何社会中,都有对人的终极尊严的威胁。人在金钱、性、社会地位以及各种压力面前,很容易放弃自己的尊严,而这种放弃又被一套堂皇的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念彻底地合理化了,由是我知道了常识中的合理性恰恰是以人放弃生命终极关怀和坚持为前提的。


人民思想家按语:刘看问题很现实很敏锐,但感性思维代替了理性思维,抽象思维能力欠缺且混乱。中产阶级怎么样不用你一味地开罪于他们,有胆搞08宪章大杂烩,男子汉大丈夫,就当知道要承担风险!卡夫卡、尼采、克尔凯戈尔等人也只是探索真理的名家,并不说明他们都正确,也没谁说他们是真理的最后代言人,更没有谁是真理的代言人。重要的是每个哲人对发现某些真理作出过贡献,探索真理是一场伟大的人类接力活动,活动也不可能被几个名家全部包办。


刘晓波说“常识中的合理性恰恰是以人放弃生命终极关怀和坚持为前提的。”如果说仅指中产阶级,也是对人类良知的否定,刘晓波的这个认知完全搞反了!


六、刘晓波:我无权要求任何人认同我的价值观念并践行之,但是人的平庸可以在任何懦怯和放纵之中找到安身立命的合理解释。包括苏格拉底的被处死,在世俗的意义上,苏格拉底是民主政治的死敌,他应该而且必须被处死,但在人的终极意义上,苏格拉底堪称人的典范。加缪说,他没见过为本体论而死了的,只有自觉活着的无意义,从而放弃生命才是最真实的死。那么,当一个人的尊严在铁窗之内全部被击毁之时,还要坚持一种政治信念,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人民思想家按语:逻辑混乱。刘晓波所说的这种“平庸”应当叫做反动。苏格拉底是一位追求道德、正义、政治、社会、真善美、幸福、人生等等理想境界的雄辩家和哲人,他的学说是对极终问题的朴素探索,他是殉道而死,他没有逃跑,引鸩而尽,他拒做懦夫!苏格拉底时期有民主吗?是专制政教要毒死他,就像中共迫害所有追求真相之人一样。刘晓波如果还知道气节二字,应羞于提及苏格拉底的名字!


七、刘晓波:在世俗的意义上,专制社会与民主社会有落后与进步之分,但在超越的意义上,两者没有区别。民主制是一套极世俗、极平庸、极现实的制度设计,美国的大选中只有选票而没有道义,生存终极意义上的价值判断,如果没有宗教、哲学、音乐与诗,什么社会民主了,什么社会就没有灵魂了,民主制的建立不需要超世俗的圣洁之心,只需要世俗化的功利之心。想想西方建立了近二百年的民主政体,有哪一次选举和操作过程有美可言。关怀终极价值的人是为美而活,关心世俗功利的人是为非美而活,两者的差异之不可调和,是伴随着人类的永恒紧张。一个想在精神上高贵、富有,对超越价值的追求几近身心憔悴的人,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无论在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都是孤独的。承受这种孤独的悲怆在追求超越价值的个人,身上会转化为一种宁静的自慰和自娱。


人民思想家按语:刘对人性和民主正义没什么探索和研究,基本上走的是文学断想思路。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政体是基于限制人性恶并尊重人的需求这几点设计的。对人性的善则发扬光大;民主包容所有人的需求,包括生理、安全、爱、社会角色和自我理想的实现这五个方面,法制则制约人性的恶,宗教信仰侧重点于规范“慎独”,文化则丰富人民精神内涵,音乐诗歌陶冶性情,增进人类的修养。


人民思想家按语:民主是一套机制,它不仅容纳平庸、世俗、功利;也鼓励精英政治和理想主义。美国的众议员和参议员就扮演世俗与精英的不同功用,只是这种功能并不完善。不错,刘晓波是看到了西方政治不求进步的现状,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华民族不会注意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今后的参议员要求是哲学和思想界的精英来担任,包括一定比例的学界人士和一定规模的社会精英人士。不可能让某一领域独占,要有效避免理性的迷失。总之只有民主才能不断改进存在缺陷的民主。才有可能避免流血革命的发生。而专制究竟要怎么向民主过渡,则是要众人竭力,采取各种手段达成目标了。


八、刘晓波:自由之于功利是极其面目狰狞了,而之于人的生存状态,特别是个人生存的意义而言,则是极为可贵的,能够自己自由者几乎没有。人类的本性就是不接受终极意义上的自由。私有财产、选票、言论自由等等权利,都是世俗化自由的一部分,而天才、特别是生存意义上的天才是与这一切无关的。只要一个人还要入世,还要期待社会公众的评价,还要以社会的现实标准来确定自身的价值,那他就是自由的死敌。


人民思想家按语:自由是人权,功利是生活常态,它们并不对立,实际上大众在自由状况下追求的就是功利——美好生活的组成部分。在两者之上还有公道正义高悬,我们追求的自由,实际上是人类自身的解放,是起码人生自由,反对的要限制危害他人。专制政权就是在危害大众的自由;至于不可抗拒的天才或超人,那是另一个范畴,现不必列入常态政治的讨论。另外如果一个人或者集团要做自由的死敌,什么标准对他都是借口而非守则。


九、刘晓波:胡平兄,你知道,我是个太自我中心、太爱自己、太自我膨胀的人,很少有溢美之词加于人。


人民思想家按语:自命不凡,所有的论述混乱不堪,却还自以为是,这里就不做评论了。


十、刘晓波:我回澳洲后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压倒》,是有关6、4的,我想我的自我评价是公允的。回国去做的那件事,我义无反顾,无论是基于个人的赎罪、或良心的安慰,还是基于朋友之谊、国家前途,我都再不会犹豫。我庆幸自己生逢此时的中国。那么动荡,那么危险,那么刺激,那么多机会。生此激荡之乱世而无所做为,实在是太说不过去的行为。西方社会的伟大人物一般都生于乱世,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和之后,是西方思想界又一个黄金时代,而到了今天,西方思想界开始平庸化,基督教也帮不了太大的忙,这是一个西方哲学和诗相对寂寞的时期。而在中国则大不一样。故而,我希望你能无论如何回国一趟,人生的抉择有时必须是存在主义式的,而不是科学哲学式的。三思而后行的结果百分之百只能导致平庸。


人民思想家按语:回国否定屠杀不啻是叛变,投机,赌徒不可能成就卓越。


十一、刘晓波:六四的坦克并没有轧死人,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我们要敢于澄清事实,而六四反抗的失败还导致中国真正错失政改的机会。


人民思想家按语:这迎合了中共“攻其一点,全盘否定”的一贯狡诈伎俩,坦克有没有压死人,只是一个事实认定问题,但刘晓波能否定全国牺牲几万人,几十人遭迫害的六四大屠杀吗?为什么不敢搞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全面审慎的评估?倒把中共反动残暴的延续归罪于人民的反抗,这对中共定性的“六四反革命动乱”,不啻是一种巧妙的认同。刘晓波不去谴责暴政,这才叫真正的叛变投敌。背叛正义,否定反抗,辱没六四先烈,背叛苦难的中华人民!能不引起大众的谴责么?却还假惺惺说什么诺贝尔和平奖属于六四亡灵,全都是作秀!


总体来看,刘晓波个性特质是敏锐,感性,善变,思维特征几乎是神经质类缠绕型,意在欧化表述却弄巧成拙,导致论述逻辑混乱;学术修为还停留在文学批判的范畴,对哲学体系只是一知半解,完全不能理解民主政治机制所蕴含的深刻哲理,政治学识浅薄,没有清晰的灵魂,没有坚定的信仰和操守,所以在他的“平庸的、世俗的、功利的”社会面前,一触即溃,也会反复“平庸、世俗、功利”——有点“刘随波”的味道;从其面相来看,薄嘴薄脸,眼光扑闪,额头窄长,这些表征都清楚地显示刘晓波并不是一个智慧,坚定,豁达,大气之人。

 楼主| 发表于 12/18/2010 14: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郭点评:日前我曾公开披露另类五毛共特《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如今此东西终于按奈不住现原形毕露了。水良兄应当三思,为何此类东西与阁下如此一致?节明,尔晋实乃中国民运之中坚,如果有人对此有任何怀疑,南郭以郭国汀的人格与名誉担保之,因为南郭对尔晋兄有长达七年的详细研究了解。水良兄与尔晋兄的相互攻击应当立即停止,两人均有严重错误应当各打五十大板。如果两位真是民运志士,那么请听南郭一句忠言:立即停战,尽量勾通,各自作自我检讨,承认错误相互谅解,我们的共同敌人乃是: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其他一切问题留待终结中共暴政后,在公平公正公道的游戏规则制约下公平竞争解决。和祥如果是真反共,当然欢迎,不过和祥的反共方式,南郭决不苟同;按汝之做法,实质上是帮中共大忙。大勇应当是个真反共人士,然而,大勇如此做法实在糊里糊涂。尔晋兄有诸多论点值得质疑,某些论点甚至明显错误,但是尔晋兄历来胸怀坦荡,敢做敢当,绝不背后搞小动作。其言论往往从中国民运大局考量,因为其持“只要道其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因此水良兄千万不要受一些别有用心者严重误导,心胸宽广些,严以律已,宽以待人,不必计较他人并非故意的过错。民运志士必须树立人人遵守公平竟争游戏规则的最高价值观。一切公平竞争,否则中国人永远只能在25史的低水准层面恶性循环。下引之“人民思想家”即是个典型口头反共高调唱得比谁都高的假冒伪劣民运真五毛共特,其人某些反共文章还真有点象样,但其马脚早已毕露。


郭国汀
2010年10月31日第244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即包括郭国汀,曾节明)中共逆贼!
作者:人民思想家



    很多民阵人士反映曼谷已成为共特扑灭中国民主革命之火的海外窝点,其活动之猖獗,甚嚣尘上,有不少共贼不堪遮掩,并公然剥下了令其难受的画皮。有鉴于此,今发出诛杀令:为了扫清民主革命周边暗藏的共特障碍,必须择机,秘密处决以陈殃潮为代表的海外共贼,并通过除此共贼,以禁效尤,逐步清剿海外潜伏的各类共贼,以防出师未捷,先乱了阵脚。

    以陈殃潮为首的海外共贼,最近纠集了一伙人,在曼谷开了个什么和平民主会,与刘招安的软骨奖一唱一和,大肆鼓噪和邪改良,为投降中共大唱赞歌,并把矛头直指以徐水良为代表的民主革命领袖,其用心非常险恶,企图为中共逃避人民的清算大造舆论;当然赴会者不乏受蒙骗之人,但大部分为首者,基本确信为共贼无疑,现曝光其反革命伎俩,以便民主人士,不择手段暗中株之,让中国民主革命尽快步入实质性进程——

    陈殃潮,男;共贼代表;集中活动地点;曼谷,丹麦;保皇方式:用醉拳套路迷惑众人,直取民主革命党;具体表现形式:以疯疯癫癫的面目示人,爱打诳语,妄称弥勒佛和上帝之子,但其主旨则是以提倡和邪改良,意淫和吹捧中共魔头,为中共逃避正义清算讨价还价,而其凶相毕露的招数则是长期纠缠并攻击民主革命领袖徐水良,魏京生等人,丝毫不曾懈怠,对拒签08宪章之志士口诛笔伐,与其平常疯癫扮相判若两人。

    郭国汀,男,愤毛和邪派代表;窝点:加拿大;保皇方式:抹黑民主革命党人,将主张反共民主革命领袖人物和仁人志士诬蔑为共特;具体表现形式:激烈攻击马列毛共等僵尸,这是中共划定佯攻的底线范围,因为全中国人民业已唾弃他们,这种攻击没有政治风险,不会对现中共造成伤害,郭从不大会攻击现政共魔;郭某以通过对异议人士进行辩护,再以与中共唱双环的手段假扮成受害者,博取民阵认同,经常自吹自擂,企图混进民阵核心,这是另类的醉拳;郭看似反共,实则激烈反对民主革命,对08宪章不置可否;郭之任务就是永远让民主人士停留在对马列毛共僵尸的泄愤之中,拖住民主革命后腿,如有坚持民主革命和清算者,则天天强调审判,逼人民拿出证据——中共连党史都要销毁,人民哪里还有证据?于是郭某立马起而泼粪,诬其为共特,并实施穷追猛打。

   曾节明,男,乌鸦派代表,窝点:曼谷;保皇方式:人民虚弱,经不起折腾,反对民主革命,以意淫方式寄望太子党,鼓吹刘招安的投降路线;其人稍显稚嫩;具体表现形式:大胆分析邓江胡温,投机太子党,拥戴刘招安,对08宪章不签字之志士口诛笔伐。一个十足的脑残,比国内一些久经战阵的五毛脑残还逊色不少。

    对高寒,方应看,中国民主党之和邪招安者等通共嫌疑人,保持隔离,密切监视,如有大的妨害,择机秘密处决,及时砍断中共伸向海外的魔掌,清除瞄准中国民主革命的明枪暗箭!
(2010/10/31 发表博讯)
 楼主| 发表于 12/18/2010 14: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要秘密处决中共逆贼——实在是危机四伏啊/人民思想家

前几天,我们向海外民阵同仁发出了针对陈殃潮等共贼的株杀令,料定贼人会攻击我们为恐怖主义,这是共贼最拿手的反革命术语:把人民骂成刁民,把民主宣传者打成国际反华势力的国内代表,把武装独立运动诅咒成恐怖主义,把向国际求援骂成洋奴卖国贼,实在没词了就戴上一顶阴谋颠复国家政权罪的帽子,我想民阵有人也会深中此毒,丧失了应有的论述力:倒认为国际求援是卖国主义,武装斗争是恐怖主义,中华文化光辉灿烂,不是封建文化。   我们为什么要秘密处决它们?实在是中共太狡诈,国际环境太恶劣,国内人民绝望无助啊,才不得不如此呀,同志们!   我们非常清醒,我们深爱中华民族,我们的苦难太多了,现在没人愿意出兵相救,不能太过寄望于美欧等西方国家,看看他们做的那些事儿,就气愤不已。   欧美宁可解放欧洲和中东的欧罗巴人,也不解放中国人,有人说中共太强大了,事实并非如此,前苏联不强大么?但他们就愿意解救,却看不起中国人,清朝时中国人到北美修铁路,他们害怕中国人的繁殖率,不让他们生育后代,十几亿中国人让他们想到了“黄祸论”,现在不肖于救我们,骨子里的歧视与恐惧始终存在,这是正义吗?   欧美不分青红皂白,就大量吸收贪官污吏到该国定居,民主西方成了中国贪官污吏逍遥法外的天堂,这不是敲诈中国人民的财富么,贪官也不引渡,还把他们贪污所得存到瑞士银行,美其名曰保护个人隐私和财产,不与专制国家签订双边引渡和反洗钱协议,直到他们把钱花完;中共的外汇储备不给他们敲诈,他们就要公布5000高官在瑞士的非法存款,这是隐私乎?这一切都是公道正义么?   每年以人权为名,诈取在华经济利益,一旦到手就闭口不提,这是公道正义么?   容留中共特务机关,线人到海外活动猖獗,打击美国正义的华人华侨也不制止,美其名曰民主法制,对水门事件等国内如此丑闻都要斤斤计较,却对共特熟视无睹,这是公道正义么?   这些账在中国实现民主之后,都要跟西方国家去算,决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无耻地消费中华民族及其苦难财富!   以上所在国家的所作所为只能逼我自己动手,剪除共贼,中共不要以为民主法制国家可以让他们明火执仗的反动反人民,我们会以中共的地下活动手段消灭他们,但要不留下蛛丝马迹,这是环境所迫。   正义不拘泥于形式,当初中共也是这样,正义就是正义,不存在恐怖主义不实罪名,当年中共为了推翻蒋家王朝,也是不断从事暗杀活动,大搞游击战,独立分治,地道战,与日、俄、美密切联系,利用一切国际资源达到消灭旧政权的目的。如今美国发明了恐怖主义术语,中共也借此名义污蔑人民民主革命运动和武装抗暴维权斗争,我们决不能受制于中共所谓的恐怖主义紧箍咒,要用一切方式消灭民族公敌!否则民主革命寸步难行,中华民族的民主生活也将遥遥无期。   谁也不想长期地下活动,那毕竟是败战计之一呀,只因民主革命处于敌强我弱的态势。等到中华民族人民当家作主之日,我们定会在阳光下公开清算这些民族罪人,也用不作学孟尝君鸡鸣狗盗了。现在看来,先只能秘密处决这些奸贼!做得越干净越彻底越好!越利于人民民主事业!
 楼主| 发表于 12/18/2010 2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12/18/2010 13:00
透视刘晓波的灵魂层次
人民思想家

此“人民思想家”我强烈怀疑其极可能是共特。但其人有时文章还相当不错,有时则一踏糊涂,表现出极大反差;当其文不错时,这很可能是共特伪装民运人士的需要。而当其糊涂时,则是抹黑民运的必然。下文五毛尾巴即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3/2020 03:49 , Processed in 0.51944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