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85|回复: 2

[共产主义] 俄亥俄:论秋白之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20/2010 04: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秋白之死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八日,福建长汀县,原中共最高领导人瞿秋白正在走赴刑场。当他来到中山公园凉亭前,“已见小菜四碟,美酒一瓮。他独坐其上,自斟自饮,谈笑自若,神色无异。酒半言曰:‘人之公余,为小快乐;夜间安眠,为大快乐;辞世长逝,为真快乐。’随后,缓步走出中山公园,手持香烟,神色不变,沿途用俄语唱《国际歌》、《红军歌》。到达罗汉岭刑场后,选择一处坟墓堆上,盘足而坐,还回头微笑地对刽子手说‘此地很好’,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共产主义万岁!’等口号,饮弹洒血,从容就义。” (1)
   
       完美无缺的烈士之死,—— 或者并非如此?
   
       一个已经面对着行刑队的死囚,还要再享受一次人间的美酒与佳肴,即使它们正是由那些即刻就要扣动扳机的手端上来的。在提供者一方,当然是为了显示“人道与悲悯”。然而从即将就死者的角度,这一餐,与营养或健康等等未来之事都已毫不相干,最后咽下的一口还停留在食道内,子弹或已击碎头颅。这最后一餐所能给予他的,只是入口之后下咽之前,一条舌头所能感受到的味觉而已。如果是一个平常的杀人越货的犯人,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 “我感觉故我在” 的“鸟为食亡”之人,其生命的意义几乎就等同于口腹之欲的满足,这垂死之际的人生享受,正因其已是最后一次,更是万万不可错过的。但瞿秋白不一样。他不仅是一个为信仰献身的革命家,更是当时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流人物,这最后一餐,为什么也竟是如此割舍不下?在一群急等着动手早完早了的刽子手们的围观之下,一嚼一饮,一吞一咽,所得者却无非是垂死之际,舌尖之上,瞬息即逝的这区区一点味觉,究竟还有何享受可言?如果这区区一点味觉果真是如此重要如此本真,则又需何等的“谈笑自若,神色无异”的潇洒风神,才能令人不至生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叹?……

   
       于是,我们把目光转向《多余的话》。
   
       《多余的话》确系瞿秋白亲笔所作,至今已可无疑。秋白被捕并被指认出真实身份后,自知不免。虽然国民党方面曾派多人来劝降,但秋白自信对蒋介石的为人早已看透:“事实上没有附有条件是不会允许我生存下去。这条件就是要我丧失人性而生存”,而他当然绝对无法接受,以故有此绝笔之作。(2)
   
       《多余的话》实为中国历史上古往今来最坦白最刻深无情的自我心灵解剖之一。“在绝灭的前夜”,瞿秋白将自己三十六年的短暂一生做了一个彻底的总结。他的结论是:虽然从少年时代起就“我就憎恶贪污、卑鄙……以致一切恶浊的社会现象”,当初所抱有的其实只是一种“无政府主义、和平博爱世界的幻想”,自己并不懂马克思列宁主义或共产主义,也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参与中共的活动并一度任其最高领导人完全是一场“历史的误会”。“历史的误会”及语义基本相同的“误会”二词,于文中凡九见,凸显作者感慨之深。作为一个在思想、感情、性格、才能、学识、气质及兴趣等所有方面都与中共及其革命格格不入的“小资产阶级知识者”,秋白坦承自己其实早已沦落为混迹于这一革命队伍之中的一个“戏子”甚至“叛徒”。“我实质上离开了你们的队伍好久了”,“我正是一个最坏的党员,早就值得开除的”。但现在来说这些,却不是为了与中共划清界限,更不是为自己推卸责任:“客观上我对共产党或是国民党的‘党国’应当担负什麽责任,我决不推托,也决不能用我主观的情绪来加以原谅或者减轻。”(3)他直面命运,接受死亡,“虽反正是一死,同样是结束我的生命,而我决不愿意冒充烈士而死”,却一定要回归这个刚刚重新发现的真正自我 —— 一个多愁善感、不懂政治却误入政治、厌倦了政治却仍不得不死于政治的“文人”。子曰朝闻夕死,道或有不同,其精义则秋白得之矣。
           
       起之以《诗经•王风•黍离》之“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多余的话》洋洋一万余言,嘎然而止以“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 —— 由此激起我们无尽的遐想……
   
       前二〇八年,秦丞相李斯为宦官赵高所陷,论腰斩咸阳市,“斯出狱,与其中子俱执,顾谓其中子曰:‘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 (4)
   
       在一个人生命的尽头,对过去生活中一件琐细无比的平常小事的回味,正是对生命本身的留恋与执着。多少珍惜,多少温馨, 多少遗憾,尽在此轻轻一叹中!秋白之“中国的豆腐”与李斯之“牵黄犬逐狡兔”,隔着两千余年的漫长历史,跨越残酷政治的滔天血海,异曲同工,遥相呼应,呼唤着生命的宝贵,叹惜着它的一去不可复得。但聪慧如秋白,敏感如秋白,骄傲如秋白,可以不为主义而死,安能丧失尊严而生?罗汉岭下,彼盘膝而坐从容就死者,自非饕餮之徒,亦不必是主义之殉道者,要之,一真性情之人足矣。
   
       灵与肉。天与人。“食色性也”,然性亦焉得止于食色乎?真人之死,大恸之至,是为死者,更为我人类也。
   
   
   2010年12月17日
   俄亥俄
   
   (1)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8178474.html
   (2)http://www.gmw.cn/content/2005-02/21/content_183435.htm
   (3)同上
   (4)《史记•李斯列传》
 楼主| 发表于 12/20/2010 22: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少右派学生随后在文革高潮及一打三反运动中被中共野蛮残暴杀害:[3]
1.
黄宗羲(北大学生1957年打成右派1958年被枪决,他极可能是第一个被枪杀的右派学生)
2.
林昭(彭令昭1957年在北大被打成右派分子;1960年因参与编《星火杂志》被以反革命集团罪名判处20年徒刑;1968429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其母还被要求支付5角人民币子弹费!)
3.
刘文辉(1957年工人右派1967323日因批判文革十六条以反革罪处死,他系文革被杀害的第一人,其亲人也被责令补交子弹费人民币5角!)
4.
柳有新、彭振邦、陈霖、尤咏仁、杨望义、张鹏宏(前述七人1968427日在上海被以现行反革命分子罪名处决;同时被判无期和有期徒刑的三名反革命名字无可考)
5.
顾文选(北大学生1957年成右派并判刑5年,197035日以反革命罪处死);
6.
张春元(北大学生,1957年打成右派因《星火杂志》被判无期徒刑,后于1968年处死);
7.
杜映华(大学生右派,因《星火杂志》判刑五年,1968年处死);
8.
沈元1957年北大学生右派,197035日以反革命罪处死);
9.
张锡琨(北大化学系学生1957年成右派,1977年因越狱被枪决);
10.
任大熊(北大教师1957年右派,1970年以反革命罪处死);
11.
黄中奇(北大哲学系学生1957年成右派文革中被反革命罪处死;
12.
刘奇弟(北大学生1957年打成右派,1961年遭吊打冻饿而瘐毙狱中);韩其慧(北大学生1957年打成右派发配西北死于斯);
13.
陆鲁山(北京工业大学学生1957年右派文革中企图偷越国境以反革命罪处死)
14.
姚祖彝外贸部的英文翻译1957年右派文革中以反革命罪处死)
15.
王桐竹(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着作编译局的俄文翻译1957年右派文革中以反革命罪处死)
16.
孙本乔(北京农机学院学生1957年右派文革中以反革命罪处死);
17.
朱守忠1957年在宁夏被划成右派,1970221日被以反革命罪枪毙);
18.
冯元春,四川大学生物系学生,因反右运动中批判毛泽东,1957年末以反革命煽动罪判处徒刑20年。入狱后不屈服,经常上诉,文革高呼打倒独裁暴君毛泽东! 1968年被杀于南充监狱,据说死得比张志新还惨
19.
周鸿东197035日与顾文选同以反革命罪处死)
20.
田树云、孙秀珍、朱章涛、王文满(皆为宁厦大学生右派,197035日同时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
21.
周居正(1957年被打成右派,1958年因组织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同盟处死刑);
22.
吴文懿(昆明师范学院学生之所以划为右派,因为要求公开组建中国大同党被枪杀)、
23.
陆兰秀1966年以反革命罪被捕197074日处死)、
24.
蔡铁根(1957年以老红军,大校级教授右派,1970311狱方用麻绳将他捆绑后宣读「逮捕令」,紧接着便对他宣读判决书:死刑,不准上诉。他刚要申辩,狱卒便勒紧已套在他脖子上的麻绳,使他说不出话来。接着就把他拉到刑场枪毙了。
25.
舒赛、马绵珍1970年一打三反被捕,510日枪决);
26.
徐关增1957右派,在劳改农场组织「中国共产主义联盟」和「科学共产主义」于1970年处决);
27.
刘世广(清华大学学生1957右派,1958年处13年徒刑,1970年处决)马维崎、孙宝琮十三人被定为「首犯」和「主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28.
张师亮甘肃师范大学教授七年月三月十七日死刑;
29.
朱守中原上海师范学校副校长,反右运动中被开除出党,在1970「一打三反」中被枪杀。
30.
王希贞淅江省洞头县革委会常委(学生代表)执行抢决时为防止他呼喊口号,将其喉管割断,家属全部被押不让他们鸣冤叫屈
31.
吴述森、吴述樟、鲁志立(皆为宁夏大学毕业生,因办共产主义自修大学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熊曼宜在关押期间触电自杀)、
32.
吴晓飞,1970217日,二十二岁时被枪决。因写两篇论文论及文化革命「是一件反常的政治事件」,「人民不管从政治上和经济上说来都得不到一丝好处」;抨击林彪「神化毛主席」,江青「是文化革命中无政府主义泛滥的根源」,对刘少奇的迫害「不择手段、不通情理」等等
33.
刘勇,因撰文说「林彪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这句话是错误的,是唯心主义的东西。他这样一搞,实际上把毛主席搞成偶像了。」为此于1970年被处死刑,惨遭杀害。
34.
谢洪水、谢永祺等十九人,因组建福建省「中国共产党幸福委员会」于1970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谢百添、谢寻兴在劳改营中继续为刘少奇辩护,被加「罪」而改判成死刑,立即执行。未被逮捕的人中,有十二人被逼自杀身亡,八人被打伤致死。有的人被枪毙后,妻子、母亲也被逼自杀身死。
35.
毛应星,甘肃静宁县农牧站女技术员1957年在兰州农业学校被打成右派。在夹边沟劳改农场「劳教」后到静宁县。文革中她议论「现在就是有一些奉承的小人,将毛主席包围了」等,又被判五年徒刑,但197043日甘肃省革委会讨论她的案件时,由于她的哥哥在美国,省委负责人说了一句「杀!很坏,家庭是反动的。」1970412日被枪杀。
36.
方运孚,建设银行重庆分行,因谈论「刘少奇是对的。他主张发展生产,发展经济,有什么错?」「刘少奇打倒了,但这些主张打不倒。」「彭老总的万言书将与日月同光辉,千秋万代受人崇拜。」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时,公安局曾拒受银行革委会报捕的要求。可是「一打三反」,公安局为配合运动,将他收捕。经办者拟判十五年,报市公安局军管会,加至二十年;送重庆市革委会审批,改成无期。最后经四川省革委会终审改成了死刑!十天上诉期未满,他便被枪杀。时为19703月。
37.
张九龙,(湖南大学生右派,19703月一打三反中被枪杀;19703月间,湖南「长沙当局开了两次大的杀人大会,每次处决近百名犯人,其中一半以上是政治犯。」运动前原判决为「死缓」的政治犯全部从劳改农场拉出,改判为「死刑,立即执行」。据着名学者杨曦光回忆:「我在劳改队,亲眼看到了五十多个从未有犯罪行为和暴力行动的政治犯被处决。
38.
陈克礼,1957年右派,文革开始后,署名上书中央文革和国家领导人,历陈文革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建议立即停止文革,认为社会主义一些正确理论源于伊斯兰,指出伊斯兰可以作为中国的道路.被以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现行反革命罪被捕入狱. 一打三反"运动中197075日被枪杀。
39.
遇罗克(因《出身论》197035日被周恩来亲自下令以反革命罪枪杀)、
40.
王申酉(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1977427日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
41.
胡懋峰在狱中组织「孙文读书会」研读世界名着,批判文革。为人告发,也被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于1968年枪杀)
42.
李九莲(因给男朋友的私信中不满文革及毛泽东被出卖,以反革命罪于19771214日处死,遗体拒绝亲属收尸被弃荒野,后被精神病人割去阴户及双乳)、
43.
钟海源(因为李九莲报不平,被捕,在狱中高喊打倒华国峰!被以反革命罪处死刑,1978430日处死,刑前被活体取肾);
44.
史云峰19761219日以反革命罪处死)、
45.
陆锦碧,一九六九年写万言书,批评反胡风和反右派是违宪行为,三面红旗是主观唯心主义,彭德怀案说明党内缺乏民主,《炮打司令部》是公然制造党的分裂,发动内战。并提出恢复民主党派合法地位,废除文字狱,建立国家赔偿制度,加强法制建设,切实保障人民民主权利,取消奴化教育,实行教授治校,企业实行按劳分配,农村实行三自一包,缩小剪刀差,改善农民生活,精简机构,减少军队,减少对外援助,发展对外贸易,抛弃闭关锁国,改善中美中苏关系,争取早日进入联合国等治国政见,在一九七一年冬天被西宁市公安军管会一审判处死刑。
 楼主| 发表于 12/20/2010 22: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共暴政的野蛮残暴在文革期间登峰造级:
·
张志新,系辽宁共产党干部因为刘少奇鸣不平被捕[14]被中共恶警故意唆使重刑犯人强暴后逼疯,仍然被丧尽天良的中共处死,197544日处死刑前被残暴地割喉!而她并非第一个受此酷刑,此
前辽宁已实施近30次![15]
·
李九莲,临刑前中共恶警将她舌头跟下颚拿尖锐的竹签穿连在一起后被拉到赣州西郊枪杀抛尸荒野又遭歹毒之徒奸尸割去双乳。[16]
·
钟海源,因为李九莲打抱不平被中共法庭判12年徒刑,因多次被严刑逼供,打断小腿骨高喊打倒华国峰被改判死刑,刑前被活体取肾。[17]
·
黎莲,因被男朋友出卖,年仅18岁于1970年被以反革命罪名处决;刑前被活体取肾[18]
·
曹刚山1948年参加共产党组织的学生运动,文革期间被
8 年,关押中攻击文化大革命,加判20年,不服管教,攻击毛泽东,判死刑,枪毙前,狂呼"打倒暴政!打倒毛泽东!"被狱卒、狱医用医疗器械撑开牙齿,连根割断舌头。
·
史唐枫,在因反对而获罪的 "四人帮" 倒台后,仍被押上刑场,行刑者怕他临刑前说出真相,便用东北缝绵被的大号针线缝死了他的嘴唇!)、
·
陆鸿恩,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因涂写《毛主席语录》于1968427日处死)刑前被割喉;
·
王希贞淅江省洞头县革委会常委(学生代表)执行抢决时为防止他呼喊口号,将其喉管割断,家属全部被押不让他们鸣冤叫屈
·
官明华海南岛白沙县女医生,刑前用一节竹筒塞进她的嘴里,穿上铁丝,扎在脑后,使她无法发声。
·
蔡铁根老红军,大校军衔,教授,七年三月十一日,狱方用麻绳将他捆绑后宣读「逮捕令」,紧接着便对他宣读判决书:死刑,不准上诉。他刚要申辩,狱卒便勒紧已套在他脖子上的麻绳,使他说不出话来。接着就把他拉到刑场枪毙了
·
黄金秋(清水君),被江苏高院宣判后,狱方竟直接将他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因精神病院拒收,他才幸免于难。随后被江苏省监狱关入严管队,
狱方强迫他每日长跑近三万米致双脚溃烂血肉模糊,并唆使重刑犯人暴力殴打他。[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3/2019 09:01 , Processed in 0.12812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