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508|回复: 0

[故事]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26/2010 22: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
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撰文丁子
2004年9月10日,当一架来自日本的客机在首都机场着陆后,中国赴日留学生李萌怀抱一个婴儿出现在舷梯口。他俯身对怀中的婴儿喃喃地说:“云霞,我们回家了!随即眼泪无声地滴落在婴儿的小脸上……”
情窦初开的日子,两颗心无拘无束地碰撞

李萌1975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父母都是国企的领导,家中只有李萌一个孩子。李萌从上高一时就和一个叫王云霞的女生同桌,王云霞长得非常漂亮,但她的父母都是市郊的农民,每天早上她上学前先要帮父母干一些农活后才能来到学校,中午又经常为了节省饭钱一个人躲在教室看书。这个勤奋又漂亮的女孩很快引起了李萌的注意。此后,李萌常常在午饭时把一盒套餐悄悄地塞进王云霞的书桌里,王云霞的芳心不久就被这个英俊的大男孩征服了,很快他俩成了一对情侣,彼此山盟海誓,表示一定要终生相伴。这段感情持续了三年。
1993年,李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东北通信工程学院,王云霞却因落榜留在高中复读。此时,李萌的父母知道了儿子和王云霞之间的这段情。他们顿时大动干戈,强烈反对儿子和一个农村女孩交往。迫于父母的压力,李萌只好表面上同意和王云霞分手,但私下里两人的感情已到了无法割舍的境地。一天下午,他把王云霞约到松花江边,指着滔滔的江水说:“只要这江水不断奔流,我对你的爱就永远不会变!” 王云霞也说:“只要这世上有你,我的情永在你身,不论你身在何方!”他们依然背着家人来往,而且爱得越来越深。
1996年底,李萌大学毕业,父母拿来一份赴日留学的申请书让他填写。几个月后,他的护照上已经贴上了日本国外务省签发的签证。在临去日本的前夜,李萌借口去和同学告别,摆脱了父母的监视,找到已是哈师大学生的王云霞。两人相拥而泣直到天明,临别时李萌擦干脸上的泪水坚定地说:“云霞,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你也接出去,我们在名古屋相聚。” 王云霞则把从头上剪下来的一缕青丝塞到李萌的口袋里说:“在异国他乡,它会代表我陪伴你度过漫漫长夜的。”
1997年10月,李萌成了日本国爱知国际学院的留学生。 到达日本后,他就开始为王云霞也到日本留学而奔波,他多次去找爱知县主管教育的部门,该部门的官员被他的诚意所打动,破例指示爱知国际学院向王云霞发放申请书。但条件是王云霞的担保人必须是日本人,并且要将六年的学费一次性全部汇到指定账户里。
这则通知让李萌亦喜亦忧,喜的是王云霞留学的事情终于有了眉目,担忧的是到哪里为王云霞寻找经济担保人呢?即便找到了担保人又到哪里去筹措那高达600万日元的学费呢?要知道王云霞的家境恐怕连一张飞机票都无力承担。
就在李萌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同学们在知道整个事情经过后纷纷伸出援手,大家为王云霞筹集了将近100万日元的学费,但还有500多万日元的缺口。最后,在一名同学的引导下,李萌找到了一家名古屋的财务公司。在日本,财务公司实际上就是到处放高利贷的公司,最后那家财务公司不但同意借钱给李萌,而且还指定了一个公司职员担任王云霞的经济担保人,当然这名担保人也是要收取高额报酬的。
随后,李萌又飞回国内为王云霞办理留学手续,他背着父母,连家也不敢回,住在哈尔滨市郊的一家小旅店里,伴着一盏台灯认真地指导王云霞填写申请材料……
1998年8月,王云霞终于获得了赴日留学签证。 10月8日,当王云霞走出日本新泻国际机场时,两个有情人终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一刻只有泪水在脸上肆意地流淌……
李萌在学校附近找了一间租金不是很贵的房屋,并添置了一些生活必需品,这对历尽千辛万苦的情侣终于有了栖身之所。王云霞到日本的学费和各种其他杂费加起来接近800万日元,折合成人民币大约60万左右,并且财务公司的利息也高得吓人。这些债务都压在李萌身上,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每天清晨五点左右,李萌就会被自己准备的2个闹钟叫醒,睡眼朦胧的他匆忙洗漱后就骑上那辆从垃圾场拣回来的自行车赶往离家十几公里的鲜奶站和售报站,在那里取回他所在小区几十家住户的牛奶和报纸,然后挨家发送。这份工作将一直持续到早上七点左右,他再回到家中换上衣服上学。中午十二点放学后,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向学校的餐厅跑去,在那里还有一份清洁的工作在等着他。下午两点,他把最后一个盘子推进消毒柜后,又匆匆地骑上车子向城市另一端的垃圾焚化场前进,在那里他将用6个小时的时间将几吨的垃圾进行分类分拣。晚间九点,疲惫的他会准时出现在名古屋市中区的一家华人餐馆里,给上千个盘子冲洗、消毒,一直干到午夜。这样超负荷的劳动每天所换回来的薪水是一万五千日元。
每当李萌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时,王云霞的心里就会生出万般怜爱,她知道这个男人将是自己今生的依靠。每天晚间,王云霞都会在半夜12点左右起床为李萌准备晚餐,李萌吃完晚餐后,王云霞会为他放上一浴缸温水,然后服侍李萌洗澡,但很多时候是她只好把李萌从浴缸中唤醒,心疼地把他扶上床。两个在异国他乡的年轻人,就这样艰辛地相爱着……
1999年的元旦,李萌一早就告诉王云霞,今天他下班早点回来他们一起去名古屋市中心的商业区玩,这是王云霞到日本后第一次有机会出去游玩,她非常兴奋,可谁知傍晚李萌却因过度劳累昏倒在打工的餐馆里。看着病床上消瘦的李萌,王云霞不禁泪如雨下……
当爱遭遇背叛时,有血性的男人撕了巨额支票
由于王云霞在出国前没有接受系统的日语培训,所以她到日本后很难适应日本人的语言速度。1999年8月,王云霞将接受日语水平测试,这是每一个留学生都必须过的关口,通不过日语水平测试,就将被遣返回国。但到1999年4月份,王云霞居然对日语的日常口语还不是很熟练,这可急坏了李萌,他只好以每小时5000日元的价格为王云霞聘请了一名叫大桥的语言老师专门辅导她。
大桥30多岁,出身于日本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自幼受传统的日本家族式教育的大桥给王云霞上课时很严厉,当王云霞答错或者没有完成作业时,大桥都会冷酷地训斥她,有时甚至会用一根藤条惩罚几下。而每次受到惩罚后,王云霞都会在李萌下班时哭着求他:“我不要再学习日语了,我想回国。”李萌只好像哄不懂事的小妹妹一样哄她。
在大桥的严格教授下,王云霞的日语水平在几个月内迅速得以提高。99年8月10日,王云霞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语言水平测试的考场。那天,李萌因为忙于工作,没有陪王云霞去考场。功夫不负苦心人,在经过了四个小时严格测试后,王云霞终于拿到了语言水平测试合格的证书,这意味着她不仅可以在日本完成自己的学业,并且还有机会获得在日本的永久居留权。等候在考场外面的大桥得知王云霞的成绩后显得比王云霞还高兴,他一改往日的严肃表情,一把抱起王云霞兴奋地转起了圈。
当晚,在名古屋中区的一家酒店里,王云霞和大桥面对面坐在一间包房里。她用熟练的日语和大桥聊了很多……
结账时,大桥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交给王云霞,他告诉王云霞这是李萌支付给他的所有学费,当时收下这些钱不过是希望王云霞珍惜这次学习机会。他并不缺钱,现在把钱退给他们。王云霞接过大桥的支票时哭了,她非常感激大桥的慷慨,而此时大桥却提出了另一个请求:让王云霞作他的中文老师,每天一小时的功课,报酬是10000日元。王云霞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大桥的请求。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桥每天准时来到王云霞的家中学习,学习主要的内容就是用中文和她聊天,话题涉及得非常广泛,天文地理、世间万象、风土人情都是他们聊天的话题。久而久之,大桥的博学和幽默深深地吸引了王云霞,不知不觉中,王云霞发觉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大桥,每天和大桥谈话的那几小时不经意间就过去了,而等待第二天大桥到来的时间却又是那么漫长。但当每天晚间她看到李萌疲惫的神情时,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又会悄然袭上心头……
其实这时大桥对王云霞的感觉也已经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大桥虽然已有家室,他的妻子美惠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个人结婚都快5年了,却一直没有孩子,眼前的这位漂亮的中国女孩让大桥禁不住心旌摇曳……
时间一晃过了半年,王云霞开始选择专业学习了,在大桥的建议下,她选择了岗山市的一所大学文学专业,这就需要她离开名古屋到岗山市去学习。虽然面临分离,但李萌对此没有过多的考虑,他对王云霞终于可以在这异国他乡寻找到自己的位置很高兴,并且他还特地请假去岗山帮助王云霞租房子,购买生活用品……
2000年9月,王云霞要去岗山报道了。那天是大桥驾车送她,李萌则忙于赚钱没有来送他,当汽车要到达岗山市时,大桥把车停在路边,对王云霞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希望王云霞离开李萌,做他的情人。大桥并拿出一张1000万元日币的支票,让王云霞把这笔钱给李萌,说:“用这笔钱做补偿,也算是对得起他了,要知道这些钱足够李萌赚上三年的了……”
王云霞在大桥的金钱攻势下,构筑在心底的那道最后的防线彻底土崩瓦解了……
而李萌此时万万也想不到,自己一往情深的女友会在异国他乡投入到一个日本人的怀抱,他也时常来岗山看望王云霞,但此时的王云霞已经不是刚出国时的那个单纯的女大学生了。
以后的日子里,大桥每周都要往岗山市跑上两、三次,而每次去之前他都会先给王云霞打电话,确认李萌没有在那里。大桥赶到岗山后,都会带上王云霞到商场购物,然后找到一家邮政局向国内王云霞的父母家寄钱。在王云霞处过夜时大桥会先把一个录着和朋友们一起喝酒的录音机打开,然后给家里打电话,谎称自己在与一些同学或朋友聚会,晚间不回家了。而每当这时王云霞都会在心底产生一种莫名的惆怅。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年多,李萌一直被蒙在鼓里,2001年的4月,王云霞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这则消息让她感到非常不安,知道该是和李萌摊牌的时候了。
2001年5月,李萌到岗山看王云霞,当天晚间,王云霞和李萌都喝了一些酒,吃过晚饭后,王云霞把自己怀孕的把化验单和大桥让她转交给李萌的那张1000万日元的支票拿出来,她向李萌坦白了一切,接下来她等待着暴风雨的到来。
看着王云霞已怀孕的化验单,耐心地听王云霞把她和大桥之间的事情讲完,李萌出奇地平静,随后他把那张大桥已经签名的支票撕得粉碎,把撕碎的纸屑抛向空中,在王云霞惊恐的注视下,他站起身来穿好衣服说:“我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男人,我不需要怜悯更不需要什么偿还,记住我说的话,我恨你们!是你们毁了我的梦想,毁了我的生活、我的一切!”
说完,李萌摔门而去,王云霞半天才缓过神来,默默地用手拣拾起那一地的纸屑。
破碎的爱里有片酸楚的云霞,能为日本弃婴撑起一片爱的天空么?
李萌回到名古屋后像发疯一样地来到大桥的寓所,把大桥打了一顿,大桥任凭李萌像疯了一样打他,并不还手,当警察赶到时,已鼻青脸肿的大桥对警察说:“我不起诉他,你们放他走。”
大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和王云霞在一起了,2002年的3月份,在岗山市的一家私立医院里,王云霞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婴。大桥兴奋得要命,他一直陪伴在王云霞的身边,直到孩子满月,他特意按照家族的排名顺序为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大桥健一郎。他还为王云霞找了一名乡下人做保姆,专门负责王云霞母子的生活。
2002年12月28日,大桥带王云霞去北海道旅游,他们离开家的时候,把孩子留给保姆照顾,并且还留下了一些钱。谁料在他们从扎幌返回岗山的高速公路上,大桥驾驶的丰田车与前面的一辆箱式货车发生追尾事故,大桥和王云霞双双在车祸中丧生。事故发生后的当天晚间,王云霞的保姆就通过电视新闻知道了女主人遇难的消息。她马上按照女主人留下的电话号码本开始联络,而那电话本上第一个电话就是李萌。接到保姆的电话时,李萌脑海一片空白,在去往北海道的火车上,他默默地流着眼泪,此刻对王云霞所有的恨与怨都已经无从谈起,相反和王云霞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一幕幕在李萌的脑海里闪现,在晶莹的泪光里,他仿佛又看到王云霞的身影,在学校里、在家门口、在餐桌旁……
在扎幌警视厅的停尸房里,李萌见到了王云霞那已经残缺的尸体。当警察要把尸体运到殡仪馆火化时,李萌扑到王云霞的尸体上失声痛哭……
在殡仪馆的等候大厅里,大桥的父亲、母亲和妻子也都在那里。当大桥的家人知道李萌是来料理王云霞的后事时,大桥的妻子显得格外激动,她冲到李萌的面前愤怒地指责李萌对妻子管教不严,致使妻子去勾引大桥,李萌对此无从争辩,任由大桥的妻子歇斯底里地叫喊了十几分钟,直到被保安劝阻。
在处理完王云霞后事后的第二天,李萌匆忙来到岗山,因为保姆准备回家了,孩子无人照料。保姆把孩子的出生证明及一切生活用品准备妥当,简单的交接后,就离开王云霞的家回乡下去了,而李萌只好抱着孩子坐上了回名古屋的火车。一名女列车乘务员看到了抱孩子上车的李萌,忙为他取来了婴儿专用的列车摇篮,并帮助他把孩子安顿好。出于负责,那名乘务员对于李萌独自带孩子乘车感到了怀疑,她坐下来听李萌说起了孩子的身世。最后,那名乘务员很真诚地对李萌说了这样一句话:先生,不管你将要做出怎样的决定,请你一定要记住:孩子是无辜的!请善待这孩子。
此刻孩子恰巧正瞪着大眼睛望着李萌,他把孩子抱在了怀里仔细地看着,而那孩子竟在他的怀中无比的乖巧,随着火车颠簸的节奏呀呀地呢喃着……
一切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改变,孩子天真无邪的目光打动了李萌,李萌突然发现孩子的眉宇中有几分和王云霞非常相似,仿佛是王云霞重生的影子,那一刻,李萌把孩子紧紧抱在怀中,眼泪不知不觉就流出来了……
回到名古屋后,李萌并没有急于把孩子送到大桥家,他先抱着孩子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开门的那一刻,他轻声地对孩子说:“云霞,咱们回家了!”而此刻,他和王云霞的合影就挂在屋子中央的墙壁上。
李萌是一个没有丝毫照料婴儿经验的年轻男人,突出其来地当上了个未满周岁的婴儿的“代理爸爸”忙得他手脚无措也忙不到当处,每天夜里,他要几次起床给婴儿喂奶和换尿布,本来就劳累过度的他就更没法好好休息了,常常是他刚刚朦胧入睡,就被婴儿的啼哭声惊醒,手忙脚乱地摸奶瓶,却把奶瓶拿颠倒了,为了止住小孩的啼哭,情急之中他只好把手指伸过去让孩子吸吮,有几次经验之后,这孩子吸吮李萌的手指竟也能安然入睡了。但这哪是常事呀!
几天后,当李萌抱着孩子出现在大桥家时,大桥的妻子美慧子正巧不在家,大桥的父母都惊呆了,原来他们并不知道大桥还有一个孩子留在这世界上,老两口把孩子接过去后泣不成声。良久,大桥的父亲止住了眼泪,对李盟说:“对不起,这孩子我们大桥家不能相认!”
李萌几乎是惊呆了:“为什么?这孩子可是大桥留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生骨肉啊!”
大桥的父亲和母亲对视了一下,都无奈地摇了摇头,“李先生,你也许对于日本的传统还不是很了解!在日本,丈夫一旦做了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妻子将有权将事情真相公开,到那时,夫家的威望和声誉将永远名声扫地!除此之外,妻子还将拿走所有的财产,夫家没有任何借口阻拦。”说到这里,大桥的父亲把孩子推向李萌:“李先生,现在美慧子还没有提出任何对大桥家不利的条件,外界更是没有人知道大桥和王小姐之间的事情,如果现在我们突然认了这个孩子,那不就等于承认了大桥家的丑事了吗!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这孩子是大桥家的人!”
李萌愤怒了:“难道你们就为了脸面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管不顾了吗?这可是大桥唯一留在这世界上的血脉呀!我只希望这孩子有一个健康的生存环境,我本人毕竟只是一个留学生,现在暂时可以照顾这孩子,将来我一旦回国时怎么办?”
大桥的父亲说:“李先生,要么这样吧!我给你一大笔钱,你对外就说这孩子是你的,我还可以通过我的社会关系给你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并且在你申请永久居留权的时候再帮你一下……”
李萌彻底被激怒了:“钱!又是钱!当初大桥抢走我女朋友的时候就试图用钱来打发我,今天你们又希望用钱来掩盖这孩子,我告诉你,这办不到!你认为这孩子的将来是可以用钱买得到的吗?”
大桥的父亲这时一改刚才的神态,冷漠地说:“无论如何,我不会承认他是大桥家族的孩子。”
看着怀中嗷嗷待哺的孩子,看着为了维护家族声誉而拒绝和亲生孙子相认的大桥父母,李萌气愤至极,他把孩子往大桥家的门厅一放就转身离开了。
当他走出大桥家门口时,那孩子开始放声大哭,哭声丝毫没有让大桥家人的心肠变软,相反却让已经走出好远的李萌觉得揪心,他停住了脚步,又转身回到大桥家,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抱起了孩子,随后用日语说到:“从现在起,他就是我的孩子!”
李萌把孩子再次抱回到自己的住处,当他的同学和朋友知道了详情之后,对李萌由衷钦佩,大家开始轮流照顾孩子,一时间孩子的干爸和干妈竟然多达十几个。但是这些中国留学生几乎都是没有结过婚的年轻人,他们也毫无照料小孩的经验,说来也怪,虽然和孩子李萌才相处了短短十几天,但对李萌也有了特殊的感情,每逢别人抱起他哇哇地哭叫时,李萌一接过来,在他的怀里立刻就停止了哭叫,还闭着眼睛,用小嘴拱来拱去的,寻觅着奶头。见此情形,同学们都说:“这孩子跟你还真得挺有特殊感情呢?”听到这话,李萌哭笑不得,可心里再酸楚也能委屈了孩子呀!这期间,李萌也想把孩子送到孤儿院,或者希望有的夫妇能领养这孩子,为此他专门请教了一名律师,那名日本律师在听李萌讲述完孩子的身世后很感动,但他回答说:“依照日本的法律,只要孩子的其他直系亲属还健在的话,就不可能将孩子送到孤儿院,因为日本的孤儿院只收养那些没有任何亲人的孤儿。如果李萌要代表这孩子来和大桥的父母打一场关于大桥健一郎身世的官司的话,首先是对孩子进行DNA鉴定,但鉴定费用高昂,加上起诉等费用至少要上千万日元。因此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由李萌以孩子母亲朋友的身份向爱知县的地方法院申请成为这孩子的监护人,并且负责孩子从现在起一直到长大成人的全部事务。”
经过思考,李萌接受了律师的提议,向爱知县地方法院提出了担任大桥健一郎监护人的要求,由于孩子具有日本国籍,所以李萌同时还向日本外务省提出了获得永久居留权的申请,当外务省的官员们知道了孩子的身世和李萌的情况后都非常感动,给予了他永久居留权。
2004年6月,李萌顺利通过学校的毕业考试,并进入了位于名古屋市近郊的丰田汽车公司设计部,成为一名车辆外观设计人员。虽然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收入也稳定了,但一个单身男子带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必竟没法过,李萌思来想去,觉得只有把孩子安置妥了,他才能恢复到正常生活。2004年9月,李萌决定带着孩子回到国内,见见他的外祖父母和其它亲人,如果可能,就把孩子托付给王云霞的父母,因为这也是他们的外孙子呀!于是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9月12日,李萌抱着孩子来到哈尔滨市郊王云霞家的住处,但王云霞的父母走亲戚去了,李萌在王云霞家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见到王云霞的父母。后来几天,不知为什么,王云霞的父母始终躲着没有见李萌和孩子的面。倒是李萌那已经退休的父母很疼爱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想替儿子收养孩子,但由于孩子是日本国籍,通过咨询得知,如果要办理收养手续,能不能批是一回事,仅仅办理手续就要经过很复杂的审批过程,因此这个孩子只能回日本。因为李萌请假的日期有限,2004年9月16日,李萌只好抱着孩子又一次离开了中国,他回到日本后,暂时为请孩子了个保姆,目前他只能这样,他要为这个日本婴儿撑起一片父爱的天空!任重而道远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8/2019 05:01 , Processed in 0.33640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