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百姓维权] 沉痛哀悼诗魂力虹(张建红)(专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9:5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9:04 编辑
郭国汀 发表于 1/3/2011 04:41
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哀悼力虹先生病逝公告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哀悼,本会会员力虹先生因在狱中罹患运动神经元疾病,保外就医半年后,因病情危重无法医治,不幸于2010年12月31日逝世,享年52岁”。“2006年9月6日晚,力虹在宁波家中被捕,次日被刑事拘留,10月12日被正式逮捕。2007年1月12日,宁波中级人民法院秘密开庭审理力虹案,3月19日宣判“被告人张建红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同年5月15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对暴政的谴责历来避重就轻,不痛不痒,甚至掩盖真相,此又一新例!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2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猛回头——痛悼力虹老师
东海到海

你已启程。一列黑色地铁
只留下白云边的呼啸
而气流平稳,构不成雷电
和风暴,还是唐山车站
悠然走过呼吸平静的人们

你没了。一片空白
再猛回头,你还在那里
在春日还乡的途中
在北上的列车,在手铐响起
铁锁的弹簧声,在书案前

再猛回头,你上山
下乡,中举考进了师范
你想教一大群孩子,像鸽子
飞过山川,和田野
再猛回头,只有你的诗歌飞翔

血色天空,在队列里
你艰难地,追随那些光辉的名字
那些总是失败的良心
没有人可以理解他们的牺牲
只有你,化身体验最深

哪里错了?再猛回头——
你让谁的错在你身上回放
是谁?三千年了
是谁又让诗人再死了一次
是谁?谁是我们的回声

我们缄默。我们害怕
回声。我们匍匐在地上
害怕那滚滚的地震,传来呼号
当你回来,哪怕是揪心的回眸
你将油然而生,神的觉悟


2011-01-03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21: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徐沛沉痛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异议作家力虹                                             
  

                                        看中国发表时间: 2011-01-03
              浙江钱云会及著名异议作家力虹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震惊在欧洲的华人。力虹生前的友人诗人徐沛博士等在德国的作家、知识分子沉痛悼念两位遇害者,呼吁世界听到他们生前的呐喊。
        2006年,人在浙江的著名作家力虹和澳大利亚,以及欧洲、美洲的一些华人知识分子联合发起了自由文化运动,并且在十一月在澳大利亚举行了第一次大会,然而力虹却在九月被捕入狱,并在狱中受到残酷的折磨迫害。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传来五十二岁的力虹去世的消息。
        这引起了力虹在德国的几位文友的震动。
        居住在科隆的女诗人徐沛博士对记者说,“2010年圣诞节那一天,为民请命的一位村长,他叫钱云会,被国家机器谋杀,他的照片传到德国,对我刺激很大。力虹呢,我早就知道他。他已经被迫害得气息奄奄,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精英,为了自由,为了中国这片土地,为了人权,他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关于力虹先生,徐沛博士说,“力虹他是2006年,因为他主办的网站爱琴海被封闭,所以他就开始到海外的网站来发表文章和诗歌,所以我就马上被他所吸引,马上就给他去电邮,与他交流。我敬佩他的地方就在于,在那样严酷的环境里,他是既能够见人所不能够见,也能够言人所不敢言。这样的人在我眼里才是诗人。力虹一听说中共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马上就奋笔疾书,抨击中共,而且他坚决抵制中共举办奥运,这都是他被中共抓捕并且残酷迫害的原因。”
        为此徐沛博士代表在德国的力虹的几位文友,对被迫害致死的力虹和钱云会先生表示沉痛的悼念。她说,“希望力虹的妻子能够节哀,还希望钱云会先生的家属不要再对这个中共的政府抱有任何希望。”
        徐沛博士说,对于钱云会和力虹的被迫害致死,世界绝对不应该沉默。“力虹在2006年就发表诗歌,《警惕啊!世界》,提醒世人:
        自从“一个幽灵在欧洲徘徊”,此病毒
        开始寻找可以无限量繁殖的寄生体
        1918在俄罗斯,1949在中国,它如愿以偿
        贫穷、落后和愚昧是它最理想的温床
        通过斯大林之手,造就了古拉格群岛
        通过毛泽东的天才,构筑了最壮观的人间地狱
        四十年来,“文革”病毒无尽头地蔓延?
        看见的眼睛被挖去,言说的喉管被割断……
        四十年后,此病毒不断地再繁殖、再变异
        被不道德的联合国欢送上了人权理事会!
        警惕啊,善良的人们!在上帝还没发明出
        杀毒软件之前,难道你们还睡得着觉?
        警惕啊,麻木的世界!如果不赶紧屏蔽、删除
        此病毒必定蔓延全球,那就是人类文明的末日!
        可惜力虹的呐喊被假冒伪劣者遮掩!”

 楼主| 发表于 1/4/2011 02: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1/3/2011 04:52
林青:力虹的灵魂
林青:力虹的灵魂
2010年末,浙江的力虹,年仅52岁,一个才华横溢的独立作家,饱含着对自由 ...

“用现有法律的逻辑似乎难以为力虹翻案或伸冤”。非也,那怕是根据中共暴政制定的恶法,力虹也绝对无丝毫犯罪的可能,仅是因为中共流氓暴政根本不可能遵守任何法律,才是导致他身陷牢狱的根本原因,中共暴政一日不除,还会有大量力虹不时受迫害。
 楼主| 发表于 1/4/2011 02: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救助力虹的呼吁书

南郭注:力虹死于中共暴政恶意谋杀的证据


力虹何辜,言论其罪。一个知识分子因为表达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因为写了针砭时弊的文章,竟被判刑六年。这种事如果发生在希特勒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会说什么;如果发生在共产党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这种事却发生在自诩奉行“科学发展观”的“和谐社会”,这就使人无法忍受了。更使我们不得不强烈控诉的是: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居然在绞肉机般的监狱里被折磨得形销骨立、气若游丝、命悬一线。监狱当局不愿承担救助医治的责任,不愿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利用家属的善良,欺骗恐吓,将危殆中的力虹推给家属。
力虹是急病吗?非也!为什么一直不给他“保外就医”呢?因为他们害怕力虹的嘴巴要讲话,如今他已经不能讲话了,而且危在旦夕。力虹的“罪”就在于他忘了“祸从口出”的古训。有人会说,那不是封建专制社会“文字狱”的做派吗?现如今的政府可是有“三个代表”,“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呐。请问,我们有眼睛可以用来看是不是“根本利益”?我们有耳朵可以用来听是不是“根本利益”?我们有嘴巴可以用来表达观点是不是“根本利益”?我们有头脑可以用来思考、我们有社交可以用来选择是不是“根本利益”?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不经过“导向”的独立新闻媒体,我们听不到“主旋律”外不同的声音,我们不能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许多人因为用头脑思考现代中国的发展,因为试图用结社来构建一个多元的现代社会而被长期系狱。力虹的所有作为在一个现代社会是理应受到政府保护的天赋权利,但是他却被以“煽动”入罪——煽动人们用选票颠复政权。
力虹的不幸是他个人的不幸吗?不!我们认为是民族的不幸,是人类的不幸。力虹的遭遇是他个人的灾难吗?不!同样的命运会降临在每一个想成为人的人身上。我们要拯救力虹,如同拯救人类的良知和良心;我们要帮助力虹,如同帮助我们自己。为此我们呼吁每一个良知未泯的人伸出援手,无论多寡,救助一个为免我们的罪而遭罪的好人,用我们的温暖帮助力虹度过黎明前的阴冷。(执笔人:朱虞夫
手机号13967148083
救助账号:中国银行宁波分行
451431101881491617
董敏
呼吁人:胡石根
严正学
朱虞夫
吴高兴 20100614
(签名请继续)
 楼主| 发表于 1/4/2011 02: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悼力虹

井木犴

     1.爱琴海
        —一赠力虹

大地深处
光芒被遮蔽

盗取天火
为专制送葬
海之子
心是爱琴海

大海边上
火场疯狂
为祖国挽黑纱
爱共潮生

沉默的大多数
把悲怆遗失
喧闹的小人物
把英雄遗忘

五四,六四
鲜花,遗骸
我为你歌
雪里有血

          2007.5.07

     2.井木犴
      —一给力虹


大雪累倒在时光的坟头
紫禁城:一座庞大的寂寞
垂钓上流亡了五千年的鱼群

一条黑鲸鱼怀念了爱琴海三年
沉在水底的石头溯流而上三千年
到达易水,有病的汨罗江依然悲怆

盛世伊始,阳光穿过神与泥土的骨骼
你蔚蓝的肉体泅在白色监狱中
真理有毒,罂粟遍地

今天,大地上亿万个福囍
举起了自己,让尸体
腐烂更快,让太阳羞愧不已

我沉默如别人:那些懦弱的,苟活的
每一个早晨,太阳依然升起
你的光芒总是让我惆怅又迷离

                 龙元4706年12月27日
                 公元2009年1月22日星期四

     3.年夜饭
      —一悼力虹

暮鼓晨钟燃成死灰
中国早餐:土豆炖你的肉
供我们过年:西元2010年12月31日

竖琴沉默,哭墙无人哭
人肉宴席如此芳香:五千年煮熟
古琴和广陵散,大雪千古

上帝把撒旦掐死,上帝如此圣洁?
人民把异端踹死,人民如此圣洁?
我们把疯子杀死,我们如此圣洁?

到底是谁囚禁了你?没有人承认
到底是谁折磨了你?没有人承认
到底是谁害死了你?没有人承认

年夜饭,每一顿都如此圆满美满
吉祥如意:我的祖国幸福五千年
帝国安然,每一个天使都不孤单

我扶不起你:我是懦弱的鹅毛笔
火焰里,我托不起你的尸体:那发光的,圣洁的,慈悲的
大雪千古,从我六月的额头到月亮十二月的心头

                     西元2011年1月4日
                     龙元4708腊月初一
 楼主| 发表于 1/4/2011 02: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用生命为自由献祭--沉痛悼念卓越的诗人、剧作家力虹先生   进入2011年的第二天,一个让人无比沉痛的消息就传来了,浙江著名的剧作家、诗人、自由撰稿人力虹(张建红)不幸去世,终年只有52岁。我对力虹的去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力虹的夫人董敏女士表示诚挚的问候。
   
   如果不是自由的信念把我们扯在一起,我至今可能还会象国内大多数人一样,对力虹知之不多。这并不是由于力虹这个人不重要,恰恰相反,正是由于这个人太敏感了,中国当局才要想办法囚禁他、封杀他。这样的人太多了,高智晟、胡佳、陈光诚、高耀杰、郭飞雄、郑宜春......,他们在自由知识分子中如雷贯耳,在国内却鲜为人知。
   
   获知力虹去世的消息,我的眼里充满着泪水,在力虹面前,我感到了自身的渺小。力虹不是为利益去抢吃“民运饭”的人,历年来,他在中国出版的作品集有《想象中的地铁》、《城之梦》、《城市四重奏》等,被评论界称之为“中国新时期代表性诗人”。他写的电视剧《红衣坊》在中央一台黄金时间首播,轰动全国。但力虹抛弃到手的名利,献身自由事业,直至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力虹的去世无疑是对自由力量的沉重打击,对中国监狱“人性化管理”、“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等说法的最有力的否定。每个对力虹和他的遭遇了解的人都知道,力虹用自己的生命为中国的自由献祭了。52岁的才子力虹正值写作盛年,来日方长。由于当局对追求自由的人士没有丝毫的宽容,他不能得到及时保外就医,他的去世正是由于当局要除去这块心病。
   
   饱受磨难的力虹于新旧年交替之际去世,提示着人们时间在一刻不停地运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放到光天化日之下,历史的尘埃终会除去,中国的这一段历史必将因力虹等人显得光彩夺目,两个纪年因力虹而变得意义非凡。人们会知道力虹并记住他,记住他的业绩、记住他的苦难。
   
   力虹先生永垂不朽!
   
   曹维录2011年1月3日
   
   原载《自由圣火》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14122.asp
(2011/01/03 发表)
 楼主| 发表于 1/4/2011 03: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藏:《坦克又压死了力虹!》
   
   这是怎样的一种末日和悲哀
   当我听说您离去的那一刻
   那烧红的钢刺  蘸满硫酸逼入已失去跳动的心脏
   无数哑石在体内疯狂冲撞  让我也死去吧
   和您一起远离这腐朽不堪的尘世  苍白如纸钱的时空
   这个世界真不值得留念  活一秒多添一秒的厌恶  
   
   诗人死了  一切都死了  死得如此决绝  如此残忍  不给希望
   我们还在苟活着  苟活在暴政的铁蹄下人心的荒芜上胜利的喧嚣中
   
   钱云会的事让我几夜未眠
   今夜  诗歌写到此行  我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
   嘴皮被我咬出血来  那血竟没有一点味道
   我再也不咬牙否认  我是如此的脆弱  不堪一击
   
   杨春光走了  你也竟这样走了
   我都没和您们见上一面  而今夜
   您们的坟墓就立在我面前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
   您们的遗像  面容  眼睛
   用血写成的墓碑
   
   钱云会刚被人控制
   死在开动着的轮胎下
   而您又紧接着死在暴政的监狱里
   长久以来  您瘫痪在监狱的病床上  连呼吸都得借助呼吸机
   您忍受了多少难以忍受的折磨 多少创伤
   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  怎样的痛楚
   
   这狗日的当局  足以打下十八层地狱的畜生们
   竟不让您保外就医  重病期间延误医治并有多次停止治疗
   他们邪恶至极的打算  就是要让一个坚定的反抗者  伟大的诗魂
   活活受罪
   活活病死        
   
   今夜无眠
   我用行行冰泪为您写诗
   这冰泪中有我焚烧的血
   
   我的亲人和师友
   我用这首诗为您送行
   您一路走好  永生极乐
   
   我们会代替您活着
   代替所有被暴政蹂躏至死的苦命诗人活着
   您的灵魂  就是我们的灵魂
   
   这个仇  这片血海深仇  非报不可
   所有的罪恶都记录在案  必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如果明天我也在神圣的反抗和追求中死去
   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死去吧  无声无息  无悲无哀
   
   但是  临死之前
   我定要让罪责满身的凶手付出成倍的代价
   
   屠杀自由诗人的凶手死了
   仅仅是臭于粪蛆的死
   
   自由诗人死了
   那是灼目的死  那是凄美的解脱
   2010.12.29 凌晨——2011.1.2 凌晨
  
   
   于几天几夜不眠,发烧,胃痛,愤怒和悲伤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发表于 1/4/2011 18: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渴望自由的心灵,被专制的桎梏囚禁而灭了!
一名充满灵性的诗人,教凶魔的血齿吞噬至尽了!
一位向往民主的勇士,让暴政的铁蹄踩踏成齑了!
力虹遗作《悲怆四章\水中的瓷片》:

“诗人的名字早已破碎

如上林湖的废墟

但我的诗歌将和那些瓷片一起

在永远的水中得到安宁。”
力虹,永远不会消失的人。每当风雨过后,那天边挂起的彩虹,便是你的诗,你的灵,你的影。


王巨 敬挽

*挽联一副

流星易逝划破黎明前的黑暗;腐风难除侵蚀东方珠的明

一国两志
中国社会民主党
曾大军
敬献

*铁肩道义妙手文章正气于今有新篇
遍地腥云满街狼犬慷慨百年忆昔贤
力虹千古(朱虞夫)

*挽力虹:
你能做到的,我没有做到;你没有完成的,我会完成!
                                        ——潇湘草民

*力虹千古
力拔恶政,自由一寸,血一寸。
虹留人间,帛竹万卷,情万卷。

晚辈敬上
谢澄宇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东地委宣传部副主任)
于纽约

*力虹千古
遍地腥雲滿街狼犬慷慨百年憶昔賢
唯此貞風一枝清采芳蓋千秋蔭後人
(嚴敏華)和朱虞夫先生合作寫的輓聯
注:严敏华是香港90后
------------------------------------------------------
*贵州陈西愿意加入治丧委员会

*胡石根
北京
赞同治丧
沉痛悼念力虹、司徒华!继承遗志奋斗不止!

*秦永敏
武汉

惊悉我党同人力宏不幸病逝,深感悲哀,特代表我部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其家人表示沉痛的哀悼


中国民主党人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2011.1.3

*查建国
北京
力虹先生不朽!愿加入治丧委员会北京查建国

*苏昌兰、邓太清、吴华英、林碧仙、张德锦、卓友桂、吴华英、陈启棠、陈惠英、范亚峰、朱静茹等决定加入治丧委员会,和贵党一起以各种方式表达悼念力虹先生的活动。


*戚惠民
杭州
异议人士
民运英雄力虹先生的不幸早逝,是浙江民运的巨大损失,是中国民运的巨大损失,为此我深表悲痛!虹兄弟安息吧!天堂里没有中共暴政的存在。2011 1 2

*沈子俊
甘肃中国民主党人
对力虹先生的不幸英年早逝表示哀悼

*我虽与力虹先生素味平生,但知道力虹先生是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终生为反抗中共的独裁专制,争取中国人民的民主与自由,人权与尊严而奋斗,我识力虹先生为我最崇敬的人。
对于力虹先生的英年早逝,我表示无限的悲痛和深切的哀悼!
我愿意并请求参加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我并临时代表全体湖南中国民主党人,向力虹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哀悼!
湖南中国民主党筹委会临时负责人:周志荣

*我志愿加入力虹(张建虹)先生的治丧委员会.
并强烈抗议中共监狱的非人性化!假如没有因言获罪,假如监狱能够使力虹先生早日获得保外就医,先生就不会英年早逝.我悲痛!

原中共三级警督,国家六级伤残人民警察,三等功臣
                                                 郭少坤
                                                 2011年元月3日

*郭国汀

张建红是中国良心
发表于 1/5/2011 00: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苏义鸣:风雪中痛悼力虹先生
                                                        作者﹕苏义鸣
                       
                                                       
                                                                                               
                                                【大纪元2011年01月05日讯】力虹先生,你走了。走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走在黑夜将晓,中共邪恶政权即将解体的时候。你走时,风咽枝摇,天地同悲;你走时,大雪纷飞,山河素装。
你为自由而生,也为自由而逝。你不仅仅为个人的自由而不屈的奋斗、抗争,更为国人的自由而不停的呼喊和拚搏,并因之而遭受苦难,饱经中共专制机器的折磨与摧残。
你明知在专制的高压下,“一寸自由一寸血”,但也知生命可贵,爱情价高,为了自由,两者可抛。为了自由,你把个人的利益与生死置之度外。你从年轻时起,写文章,办网站,一路奋进,一路坎坷,一路高歌,逆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对自由的向往与追求,你的敢说敢言一直为人所公认所赞道。
同时,你不仅是了不起的作家,诗人;也是有胆略,有勇气的伟丈夫。
大家知道,一九九九年至今十余年,为法轮功公开说话一直是中国的雷区,是不可触及的。中共对法轮功的阴毒手段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而公开为法轮功说话,那将与法轮功“同罪”。高智晟、王永航律师就是因为为法轮功打官司和鸣冤叫屈,而受到中共的惨重打压和酷刑迫害。力虹先生曾大量撰写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文章,公开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并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力虹先生为法轮功伸张正义遭中共忌恨,于2007年3月被非法判刑。力虹先生在狱中因始终不肯“低头认罪”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直至奄奄一息。
力虹先生,你走了,而你的心愿未了,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中国需要你,中国人民需要你,中国的人权需要你。
你走了,
52岁就走了,你走得太早了!你把巨大的悲痛留给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和所有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们。
但请你相信,有你精神的激励,我们一定会完成你未竟的事业,让恶贯满盈的中共政权早日解体,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今天,我静立风中,此时此刻群山肃立,万物生悲。力虹先生,望你一路走好,在天堂护佑我中华,护佑饱受专制压迫的同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9/2020 21:47 , Processed in 0.11924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