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336|回复: 11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3/2011 16: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4/2011 19:29 编辑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郭国汀
(天易论坛首发http://bbs.wolfax.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郭点评:全球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是极权暴政,皆犯下了罪不容赦的滔天大罪;中共极权流氓暴政则是共产党暴政中最野蛮残暴,最下流无耻的一个。充分的证据表明,自中共流氓犯罪组织成立迄今,群体屠杀和虐杀了超过一亿中国人。全球共产主义运动屠杀约一亿五千万人,其中苏联2000万至4000万;中国一亿;朝鲜250万;越南150万;柬普寨200万;阿富汉180万;东欧100万,非洲150万,拉美20万,未夺权的共产党1万。中共杀人最多也最野蛮残酷,一个对中国人民犯下罄竹难书滔天杀人大罪的流氓暴政,还有什么资格继续存在一天?!

2011年1月2日第25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中共犯罪集团自成立始,即不停地杀人抢劫犯罪。1920-1949年至少屠杀中国2000万人,自1949-2011年至少屠杀和虐杀8000万人。中共流氓集团实质上靠抢劫杀人起家,不但杀地主富人,而且杀红军,新四军及共产党人;不但滥杀“阶级敌人,黑21类”,而且杀工农兵学商即中国人民;不但狂杀政治良心人士,而且滥杀宗教信仰人士。下述披露的中共流氓杀人犯罪集团的罪孽仅是冰山之一角。

1)1928-29年井岗山时期共匪杀人十万计。毛向部下说,‘我们是特殊的土匪,是世界革命之组成部分’。[1]1928年2月18日,毛匪公开处死宁岗县长张开阳,由暴民用棱标捅死;1928年新年共匪又召开群众大会,当场杀死地主郭伟谦。共匪的残忍、嗜血远远超过土匪,令袁文才和王佐及其手下匪帮甘拜下风皆臣服毛。[2]毛对部下说:‘如果群众不理解什么是 ‘土豪’,你们可告诉他们它指有钱人或富人。[3]当时中共的政策是‘杀光每个阶级敌人,烧毁他们的家’。口号则是‘烧、烧、烧!杀、杀、杀!’彭拜是个崇拜列宁的嗜血杀人狂,其创建的海陆丰苏维埃在两个月内杀害了10000多人;周恩来在莫斯科中共六大上说“毛泽东的军队含‘部分土匪性质’。[4]朱德在此政策下率红军洗劫陈州和莱阳,结果引发了一场兵变。1929年1月14日,朱毛红军3000人离开井岗山时留下一片毁灭的土地。在毛统治的15个月期间,毛没有长期的经济计划,故全部靠抢劫维生。当地民众恨死了毛匪共产党,他们经历过土匪和毛共匪的统治,共产党的统治留给民众的仅是仇恨和复仇;在宁岗县,3570间房屋被红军烧毁,该县人口从1927年的13万下降至1949年的31000人。[5]1927年,朱、毛红军绑架了一个美国天主教神父爱德华(Edward Young)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爱德华逃走,但他的中国信徒被当做人质者被杀害。[6]1934年10月8日两名美国传教士夫妇(师达能(John Cornelius Stam)和史文明(Miss Betty Scott))被方志敏红军在安微旌德县绑架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而杀害。[7]

2)、1931年11月7日,“九一八”日本侵华事变不到两个月,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犯下了屠杀30-70万人的罪行。依历史学家考证当时江西人被屠杀超过30万,还不包括战死者;依张女士考证毛共使瑞金人口1931-35年期间净减20%,导致70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江西人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党头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8]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9]1927-1931年在江西,绝大多数人是因为对‘打土豪分田地”的匪徒勒索抢劫或对过重的税负或强征红军某种反抗行为;延安时期中共征税高达35%,四倍于国统区,当地农民呼喊:“杀死毛泽东!”

(3)、1930-1931年,毛泽东张国涛假清洗AB团为名,屠杀近十万名红军将士和地方党干和农民。
(即Anti-Bolshevk反布尔什维克的缩写)刚开始杀了几名地方干部,①随后屠杀了2000多名红军将士;②红二方面军全军被缴械,10000余名红军将士被屠杀。③江西省地方19名共产党高干,其中12人被罗织“AB团”罪名杀害,5人被国民党杀害,1人病死,最后一人退出革命亡命天涯。[10]1929年4月-5月,毛指使刘士奇夺江西红军领导权,引起反抗,刘即以AB团为名屠杀了上千名农民和反对刘毛夺权的红军。[11]④1930年12月毛开始整彭德怀军中反对毛的红军将士,先抓人酷刑逼供出其他人,再抓更多人,展开大清洗。⑤1930年12月7日,毛派李韶九至富田将江西地方领导人及妻子们抓起来全部施加酷刑,剥光她们的衣服后用火楮插入女性阴道,用小刀割乳。[12]⑥红区全区展开新一轮打AB团大清洗,仅在Victory一个县动用了120种酷刑。1930年12月20日,毛亲自向上海中央汇报称:一个月内在红军中查出4400名AB团成员,大多数杀掉,全部被酷刑。江西数万人被屠杀,仅红军即被杀10000人以上,占当时毛手下1/4红军。远早于斯大林1936-38年期间的大清洗。毛的湖南同乡刘敌将军因不忍同志间相互残杀因而起义反抗,逮捕毛委派的亲信李韶九等人后,向共党中央汇报了毛泽东假公济私滥杀红军将士的罪行,要求上级公正处理,结果反而被共党中央骗缴枪械后与部下一道被杀,毛不仅滥杀政敌,而且逼迫其他人手上沾血,令朱德审判刘敌并处死之[13]。⑦福建红军于1930年7月也发生反毛泽东的兵变,数千人被屠杀,中共官方承认屠杀了6352人。⑧中共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家人再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的回忆录是真实的。[14]⑨中共逃跑前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数千人被屠杀,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刑场设在封闭的山谷里,行刑人用大刀把头砍掉,然后一脚把尸体踢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有的让将死者自己挖坑,然后活埋[15]⑩张国涛在湘西根据地以打AB团为名假公济私枪杀了近万名红军将士和地方党干。张国涛与毛泽东一样,为了权力杀人不眨眼,他血腥清洗当地党干,亲自审讯酷刑,通常用刀刺死或至熄,有时则活埋。徐向前说张对阻挡他的人,毫不犹豫干掉,以建立他个人的统治。[16]贺龙1932-34年在湖南湖北根据地也进行了大清洗,贺龙自已1961年承认至少一万红军被杀;许多人被绑石块沉入洪湖。[17]

4)1931年周恩来残杀中共在特务头子顾顺章全家,康生出卖中共高干何孟雄等20余位地下党。1928年4月周恩来建立中共第一个秘密情报系统,首任负责人是陈赓。陈与顾顺章一道曾在苏联学习暗杀术,曾破获朱德前妻何芝华拟用350名中共地下党员的名单换取五千银元和一本外国护照的秘密。随即陈与顾顺章等共特袭击杀害睡梦中的何夫妇,但何芝华仅受伤未死,后逃回四川隐名埋姓了此一生。1931年4月25日, 顾顺章被捕后叛变(顾原系上海青邦的一个头目),供出大量中共最高机秘,若非陈赓事先秘密安排打入国民党政府心脏的李克农和钱壮飞两位高级特工,中共中央极可能因顾顺章的叛变被一网打尽。因此,周恩来下令将顾顺章一家老小全部干掉,包括顾妻和未成年的儿子、妻母、妻妹、妹夫;尽管除了顾的儿子外,他们全是中共特情人员,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叛变意图。而执行暗杀任务者正是康生[18]。1931年1月17日康生为巴结王明,在上海出卖中共高干何孟雄等20馀名中共地下党员,并出卖了左联五君子,导致他们全部被国民党当局判死刑。吴冰书(Wu Bingshu),原国民党军统特务头目之一,1949年被中共逮捕,于1967年披露了出卖何孟雄等中共地下党员及上海左联五君子者正是康生。另一名原28个半布尔什维克成员之一王云诚(WangYuncheng), 1933年加入军统,1949年被中共逮捕,他于1933年2月24日写过一份报告称:“在中共党内派别争斗中,共产党使用暗杀和披露秘密手段,诸如何孟雄和他的20馀名同党,均死于赵容的红色恐怖之手”[19](‘赵容’是康生1930年代在上海的化名)。

5)1935-36毛在陕北根据地杀刘志丹红军。毛逃到陕北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大清洗刘志丹的陕北红军,逮捕酷刑,活埋,然后毛装作无者解救他们,下令释放刘志丹,停止屠杀,并处分了两分替罪羊,达到两个目的:清洗恐赫了刘的陕北红军,树威。刘部至少300人死于非命[20]1936年4月14日刘志丹被毛秘令在战斗中由其警卫枪杀。他死时身边只有两人,一是中国克格勃,各种证据强烈指向毛泽东杀害了刘志丹;随后数周,刘的两名副手杨奇和杨森分别被杀害。[21]
6)1936年毛泽东借刀杀张国涛的红四军至少六万人。张国涛原有八万人,被毛故意搞掉四万人后,1936年10月抵达延安,尽管仍比毛多一半人,仅获低级无实权的职位,毛继续利用一切机会,消灭张的军队。派其精锐去打通往内蒙的通路,被国军打败后,21800人被阻隔在黄河以北,毛即令这支红军前往1500公里以外的新疆接收苏联武器。实则借机消灭之毛故意发相互矛盾的指令,令其无所适从。1937年2月初,被困在沙漠的西路军无法坚持多久,反复电告要求返回延安,毛却电令他们“就地待命,坚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流尽最后一粒血”[22]3月中旬张国涛原先的主力部队终于被毛搞得全军复没。1000人被活埋,2000女兵被强奸,有些被酷刑后杀害,其余被卖为奴隶,400余人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回到延安,但随即被毛全部活埋![23]活埋的命令来自高岗,但肯定是受毛的命令。后来张国涛因不堪忍受毛的迫害愤而出走武汉,在试图说服王明,博古,周恩来和项英撤掉毛未果后,大失所望而投向国民党,毛又趁机将张国涛原来的红四方面军将士大批屠杀,至少活埋200人。[24]
7)1940年-43年毛共匪在抗日战争最艰苦卓绝的岁月中杀抗日国军将士数万人1940年2月22日,毛电莫斯科称:“在与蒋军作战中,胜利总是属于我方,我们在河北消灭了国军6000人;在陕西消灭国军10000人。”斯大林未制止毛共军的行动,相反,三天后斯大林授权每月给中共30万美元。[25]新四军不但拒不执行命令,反而对国军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10月在江苏黄桥消灭国军11000人,杀害两名国军将军[26]俄国驻延安克格勃头子报告称1943年夏天,共军与日军合作,在山东省消灭了国军[27]
8)1940年12月-41年1月,毛泽东借刀杀害项英和新四军数千人。由于项英反对毛大杀AB团,毛想把项英当成AB团杀掉;项英曾警告中央不要带毛长征,他会搞阴谋诡计夺权,项英公开批评毛有时嘲讽毛。[28]毛于12月指令项英过江苏北移。新四军北移有两条路可走。最短的是北上,第二条路是东南方向过长江。1940年12月10日蒋介石第三次电令新四军走北线北移,毛于29日向蒋确认,次日,毛突然要项英走东南路,毛未告诉蒋改路,故蒋一直以为新四军走约定的北线,1941年1月3日蒋电项英:“我已命令沿线军队确保你们的安全”。项英立即电复他将不走蒋指定的北线而走东南线。但这份关健的电报,从未发给蒋,由于毛禁止所有共军将领直接与蒋介石联系,全部必须通过毛本人转发。项英通过毛转发蒋,而毛故意扣发了该电。故项英1月4日按毛指定的东南线走而不知道蒋从未收到变更路线的电报。1月13日,九天后当新四军业已大量伤亡时,毛电周恩来,“我发给你的项至蒋的电报,若还未转请别呈交,因用辞不当”。表明此前毛从未转发蒋。[29]苏联在西方发起反蒋宣传称新四军被消灭了一万人,而实际上仅死二千人。另二千人转走北线安抵江北。宛南事变是毛想挑动苏联支持他与蒋争权,同时借机消灭政敌项英。1941年4月13日苏日互不侵犯条约,使得日本得以抽调兵力南下太平洋,最后袭击珍珠港。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毛的靠山此时自顾无瑕,毛才下收手令“立即停止攻击所有国民党军队。”[30]
9)延安1942-1945年5月展开三年多的洗脑运动,通过抓特务,精神肉体酷刑,强制自我批评,相互揭发,使大批天真爱国青年学生变成没有独立思想的机器人[31]。煽动阶级仇恨,恨蒋,恨国民党,成为毛共夺权的工具。王实味因公开批评中共搞特权而被毛康下令砍头。毛和康生指示金医生毒杀王明。[32]延安医院经康生授权杀害三名反革命制作人体标本。[33]

10)日本投降当天毛共发动四年内战杀害国军和平民2000万人。1945年8月9日子夜,在4600公里长的战线上150万苏联红军和蒙古大军大举进入中国,早在4月毛已下令靠近俄国边界的共军作好准备,配合苏军入侵。毛夜以继日调兵遣将布署共军进军东北。[34]苏军一直推进到距满洲边境750公里远内蒙古包头,在苏军帮助下,共军占领了察哈尔和交合省大部,包括两省省会张家口和承德。毛说“如果我们占有满洲,我们的胜利就有了保障”。[35]下令进攻国军,当他在重庆时,毛行前电令八路军指挥官们:“恨恨地打,你们打的越好,我就越安全”。当闻知上党战役胜利后,毛喊到:“很好!战越大,胜利越大,我就越有希望返回”。毛两度在重庆当众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但这仅是毛的谎言,毛自已想要中国,他知道他唯一能实现这一愿望者是通过内战。[36]毛10月11日一返回延安,立即开始军事行动,拒蒋军于满洲外。林彪被任命为东北红军总司令,成万干部(领导人由苏联飞机)在9月中旬已秘送至东北。[37]
11)1948年中共为换取苏联援助不惜饿死延安和东北地区几十万农民。苏联北朝鲜和蒙古对中共的巨大援助一直高度秘密进行。毛用中国人的苦难换取苏联人的巨大援助,1946年8月和10月毛两度向苏联驻哈尔滨贸易代表提议用粮食支付苏联援助,被拒。11月毛派刘亚楼赴莫斯科签定中共每年向苏联提供100万吨粮食换取苏联军援的协议。结果导致共党占领区好些地区出现饥荒和死亡。延安地区1947年饿死十万农民,陕西,满洲1948年饿死几十万人,甚至共军亦时常挨饿。几乎无人知道饥荒是因为毛将粮食出口苏联导致,以为是战争原因造成。[38]

12)1948年长春战役中共故意饿死至少16万市民。[39]1948年5月30日,毛指令林彪“将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郑洞国将军决不投降,拟清空城市平民,因长春存粮有限。林彪则严厉禁止平民离开长春。直到9月11日林彪经请示毛没有回答后,才下令立即释放长春平民。但是该命令未能得以执行,显然被毛制止。五个月的围困,长春人口从原来的50万,下降成17万。[40]共军将军苏玉说,这种以饥饿平民的长春模式在许多城市重复使用。

13)、1949年-1951年土改运动中共屠杀了200万至500万人另有400万至600万人被劳改;1950年初,中国有2000万人被打成地富反坏分子。土改的真实目 的主要在于政治和经济,最后才是社会的原因。1950年6月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八大任务,第一项便是土地革。毛泽东说:要把 ‘土改’列为‘取得财政经济状况基本好转的首要条件’。理论上,土地杀人的权力在区一级;实践中则乡一级大量杀人;土地时杀地主无需定罪,只需地主身份便足已杀头。土改实质是中共对中国人民的第一次大规模公然杀人抢劫。其根源则是马克思主义之消灭私有财产制。

14)1950-53年毛共利用韩战消灭原‘起义’国军几十万人。朝鲜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41]1950年3月1日毛泽东电斯大林:“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跨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十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三十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三十万。准许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42]
15)、1949-1952年“镇反运动”至少杀害400-600万国民政府前党政军人员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皆大杀旧政权党军政文教人员,苏联斯大林是在夺取政权近二十年后(1934-36)才开始大洗清,毛泽东则借抗美援朝之机大开杀戒滥杀无辜。镇反溯及既往并适用类推,旨在消灭前政权党政军行政文教人员。至少71万人被屠杀,数十万人自杀,另有近300万人被关押拘禁。①中共自称消灭了200万土匪。②毛泽东说“杀了70万,关了120万,管了120万;③但毛泽东在1959年的“廬山会议”上承认杀了100万人。④1954年1月共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的一份报告称:“共杀反革命712000余名,关了1290000余名,管制了1200000。” ⑤据张戎女士考证,1950年10月毛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300万人被杀害或打死或自杀[43]公安部长罗瑞估算则是杀了400万人。⑦大陆研究镇反运动的专家杨奎松教授考证“镇压反革命屠杀六百万人”。[44]早在1950年全国各地便已展开滥杀,例如:1950年4月27-28日,仅上海逮捕至少10000人(按国民党的报导是25000至30000人);从1950年4月27日至5月31日,上海逮捕了300000人;而枪决人数:1950年4月29日南京376人;1950年4月30日杭州市50人,上海293人;1950年5月6日上海32人,苏州40人;1950年5月23日北京221人;1950年5月31日上海208人;按周恩来报的数字是:广东一省在1950年10个月内,共逮捕89701人,其中枪决28332人。[45]1955年肃反运动,清洗暗藏在政府机关军队及学校中的反革命。81000至770000人被捕或处死。

(16)1955年中共抢粮逼迫20万农民自杀。
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46]

17)、1957年反右运动迫害死数以万计知识分子。因1956年匈牙利暴发反抗共产极权暴政的武装起义,被苏军残酷镇压,加之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作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对斯大林迫害党内同志残暴野蛮有所揭露。1957年2月27日毛向人大作了四小时报告宣布请大家批评共产党,党需要监督,百花齐放。毛说“有些外国人说我们是思想改造是洗脑,我认为那是对的。它是确切的洗脑。”[47]毛现在计划迫害知识分子阶层。毛仅向极少数亲信(上海的柯庆施等)透露他的真实目的。四月初毛告诉亲信:“知识分子已开始改变谨小慎微变得更开放了,有一天惩罚将降临他们头上。我们让他们说出来,让所有的牛鬼蛇神咒骂我们几个月”。“放长线钩大鱼,引蛇出洞,我们要让那些三八蛋跳出来,然后收拾他们。”[48]毛泽东先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诱导国人向中共提意见,以显其“宽大虚心”,由于中共建政短短几年即造孽深重, 工农商学各界批评意见汹涌如潮,毛眼看无法收拾,干脆公然耍流氓以所谓“阳谋”,将中国敢言正直知识分子一网打尽。中共迄今称共554000人被打成右派。依最新解密档案研究显示;实际打成右派与中右的中国知识分子高达461万人。其中右派3178470人,中右1437562人。[49]右派被清洗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学术领域长达20年,数十万人死于非命,大多数被强制劳教,有些被判刑劳改,至少几十名大学生右派被以反革命罪处死刑,仅北京大学确认有8名右派学生被处决。许多人在随后的大饥荒年月中因饥饿和过度劳累而丧生。毛后来向高层透露仅湖南一省10万人批斗,1万人被捕,1000人被杀[50]湖北一个县中学三名教师因被控煽动学生示威被枪决。因教育经费削减,导致仅1/20学生能上高中,示威被定性为小匈牙利事件,通报全国。几乎可以肯定是毛亲自下令处死教师。毛抵湖北省次日即被枪决,而此前省当局未决定适用死刑,大规模报导旨在恐赫全国学校抗议教育经费裁减用于制造原子弹。[51]1957年反右斗争四川省抓了十多万右派,仅四川大学就有五百多名学生被打成右派,物理系女学生冯元春还被杀掉。八个中国民主党派受到了严重打击。如民盟中央负责人有58名被打成右派。民建的154名中央委员中有28名右派,占百分之1824千多名成员中,右派有3100名,占百分之13。九三学社成员6000多,右派有440多名,占百分之7[52]1957年的北京大学,师生有1500人因反右蒙受不白之冤,多被开除公职与学籍,发配穷山恶水、荒原大漠亡命了之;不少右派学生随后在文革高潮及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杀害:[53]

18)中共谋杀性人为四年大饥荒饿死3800-4500万农民大饥荒死人数量有如下几种说法:中共人为制造的大饥荒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估计“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300万4600万之间;刘少奇在大饥荒中的1961年初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StepanChervonenko),已经有3000万人非正常死亡。张戎女士在其《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认为: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累死。④据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丛进之《曲折发展的岁月》称:“当时”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和减少的出生人口共有4000万。”杨继绳先生在其《墓碑》中考证为3800万;金辉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办的学术《社会》月刊(1993年4-5月合刊)发表的《三年自然灾害的备忘录》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为依据分析的结果: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在4040万至4319万之间。1996年英国记者贝克在其《饿鬼》书中估算中国当时至少3000万人因饥饿致死。《争鸣》杂志200511月报导,在中共内部解密文件中透露:1959年至1962年的档案解封后,合计全国饿死3,755.8万多人!⑩2009年底,着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首度提到当年大饥荒时饿死了4500万人。2010年初,复旦大学历史教授曹树基在公开讲座中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得出了3,000万到3,200万的死亡人数。⑿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冯客(Frank Dikotter),最近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综合各种资料的结论是,有4500万人被饿死和死于暴力。食物还是有的,但是政治上的选择,有人在决定谁可以吃,谁不可以。食物也成为革命的暴力武器,一些开会睡着、干活迟到、身体虚弱的人,或政治上被认为是坏人的人,是被饿死的,因为不许他们去公共食堂吃饭。在档案记录中,有的村子80%死亡的人是不许到食堂吃饭造成的。在湖南,一个孩子偷了一把粮食,他的父亲被干部强迫把儿子活埋了。这个父亲几个星期后死于内疚。有的人因为偷一个土豆被头朝下吊起来,背上还压着石头。当时中国买了苏联很多设备,到期要付帐。周恩来先说:“我宁可不吃饭,也不欠债”。邓小平说:“只要每个人少吃一口就行了”。毛泽东“先发制人”的理论,被谭震林在下面讲话时解释成:“在农民吃之前,国家要把粮食拿到手,否则就是思想有问题”

农民的反抗。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54]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农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55]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河南信阳地区1959年秋,至少10000名农民被捕;许多人饿死在监狱中;安徽省当局用机枪扫射向城市逃难的农民,凤阳地区死于机枪扫射的农民达800人!28000农民受到各种惩罚;[56]大量村庄死亡率超过50%,有些幸存者仅是干部家属。
大饥荒导致中国多省出现吃人事件。河南发生吃人事件,农民往往集体决定吃小孩。1960年春贵州省检察院将遵义分院报告的饿死人、人吃人的情况写成简报;1958年放出水稻亩产13万的广西环江县,1960年饿死30000人,出现不少绝户绝村,出现活人吃死人,活人吃活人,甚至公开卖人肉。[57]《乡村三十年》记载:安徽省凤阳县仅一九六○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六十三起”,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在大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相当普遍。一个公社书记对记者说:“我家那个村里一个妇女把自己女儿的肉煮着吃了。那时人们饿疯了,看看倒在路边的死尸上还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死亡率从1957年的11%上升至1959年的15%;1960年达29%;1961年15%。出生率则从1957年的33%,降为1961年的18%。不包括3300万缺陷儿。1960年安徽富阳县即发生63起吃人事件,一对夫妇将8岁的儿子勒死后煮吃。[58]⑦甘肃省有个县1/3人口饿死,吃人事件普遍。上面命令“绝对不许开仓即使人民饿死”。[59]
毛明知大饥荒,确于1958年至59年出口700万吨粮食1958年10月9日毛对亲信说“死人有好处,可以肥田”。1957年在莫斯科毛说“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以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60]1958年5月17日在党代会上毛说“别对世界大战大惊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这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1/3次之。”[61]1958年11月21日毛对亲信说“大型水利工程,大炼钢铁,象这样工作,完成所有这些项目,一半中国人可能得死。如果不死一半,死1/3或1/4,即5000万得死。死5000万我会被开除,甚至掉脑袋。但如果你们坚持,我将不得不让你们干,当人民死亡时就不能怪我。”[62]在河南省有个工地上60000人中有10000多人累死;1961年初,刘少奇知道已饿死三千万人。4-5月刘返湖南老家,他的姐夫已饿死,姐姐快饿死,一个12岁的男孩因呼喊打倒刘少奇!被公安以反革命逮捕;刘少奇吩咐释放他。刘沉重地向乡亲们道歉,回京后,刘对中共高层说“我们不能再象这样继续下去”。[63]周恩来告诉小范围内的人说“中国制造原子弹非常便宜,仅花了几亿人民币。”事实上,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估计达41亿美元(1957年的比价)。足以购买全国人每天300卡的小麦两年,足够拯救3800万饿死的人,一个也不会饿死。毛的原子弹造成的死亡,高于日本因两颗原子弹致死者100倍![64]甘肃省直到1962年仍在饿死人。甚至连历史上从未有过饥荒的西藏也饿死近70万人。[65]吴宏达先生证明说1970年与狱中一名因在墙上书写打倒毛主席口号的犯人被枪决后,他的脑子被一名安全官员吃了[66]

19)中共的劳改和劳教。中共强制犯人象奴隶般地劳作创汇,张林先生的《悲怆的灵魂》对此有非常详细令人信服的真实描述。中共的劳改劳教场所实质上犹如人间地狱。刘晓波先生在被中共无罪重判之际,却莫明其妙为中共流氓暴政的监狱涂脂抹粉大唱颂歌!至1980年,至少5000万人被劳改另有数量不详的人被劳教。1959-1962年期间,犯人死亡400万以上;1955年以前监狱犯人80%是政治犯;1960年初政治犯仍占50%,至1971年政治犯仍占33%。劳改劳教,留场就业,直到1960年代,95%的所有劳改犯在刑期执行完毕后,皆成为留场就业人员。至1980年仍有50%的刑满犯人留场就业。加上20-30%的在劳教人员。1976年有政治犯1000万人。1982年政治犯减少到0.5%,1986年犯人数降至500万,以后保持此率。1991年政治犯人数约为100000人,2005年有7000人之说(南郭注:实际政治犯人数肯定远远超出此数)。因此在毛泽东时代,绝大多数判刑实质上等于终身判决。毛统治期间死于监狱和劳改场的人高达2700万人[67]

20)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害死2000万国人。文革到底多少人死于非命?法国学者Jean-LouisMargolin在《共产主义黑皮书》中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致死多数作者引证在40万人至100万之间”。②R.J.Rummel教授在其专著《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中认为文革丧生者约 为773万人。③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大,总之,人死了很多。”④胡耀邦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 十分之一”。中共官方过去的说辞是“总的估计,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陷、迫害的株连的达到一亿人以上”。⑤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文革相关数据是:420余万人被关押审查;1728000余人死亡;135000人被以反革命罪处决;武斗死亡237000人;703万人伤残;71200余家庭整个被毁”。⑥学者丁抒认为文革杀人在200万以上;⑦著名学者余英时认为文革非正常死亡在170万以上。⑧然而叶剑英承认文革全国死亡总数二千万人!屠杀是国家恐怖资助鼓励的,仅极小部分是红卫兵所为,绝大多数是毛为重建政权直接有意干的。[68]

文革非正常死因分为五大块:一是迫害致死,约20万人被迫自杀。仅陕西省文革中自杀的党政干部有2000多人;二是因武斗而死,约50万人死于非命;三是因清理阶级队伍而亡,约50万人死亡;四是冤假错案致死,约15-20万人死亡;此外还有因红色恐怖被杀,至少10万以上属于此类。1200名军人被清洗枪决;刘少奇案涉及22000人被调查,拘押;文革期间300万至1800万干部被关入监狱牛棚;其中包括40万军人,知识分子中有142000名教师,53000名科学家和技术员,500名医学院教师,2600名艺术家和作家入狱;其中许多人被杀或自杀。

王友琴博士据中共内部报告确认北京1968年8月20日到9月底,在‘红色恐怖’中仅北京一地就有114600户被抄家,84000户被驱出北京3,1772人被红卫兵酷刑欧打致死[69]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谭宗级的《五一六通知评析》称︰仅北京市的干部、群众,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冤狱而死的即达九千八百零四人上海150000户被抄家,32吨黄金被抢,上海官方1978年承认,10000人因文革致死仅上海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高潮时,5449人被迫害致死,审查的有17万人上海市郊川沙县8700户被抄家;淅江嵊县8000馀户被抄家;武汉21000户财产被抢劫,32人被打死1967年7月武汉有18万人捕,伤残或杀害,62人自杀[70];全国城镇被抄家总数近1000万户。1967年11月,中央文革提出“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1968年7月26日-8月6日,仅广西滨阳县即打死3681人;广西省在这场国家恐怖镇压下打死10万人以上。[71]全省十余个县至少3000人被活吃,挖肝,剖心,剜肉,割阴,烘烤下酒。批斗会上当场屠杀,众人一涌而上,人人身带匕首,小刀参与割肉。[72]内蒙古腾海清将军迫害毛的异已最为卖力,他用大面积酷刑逼供。一名伊斯兰妇女被虐杀前,她的牙齿被用钳子拔掉,然后,她的鼻子,耳朵被扯掉;一名妇女被用木桩强奸后自杀;一名男子被用铁钉敲入头胪而亡;另一男子舌头被割断,然后眼睛被挖出;另一男子被用棍棒殴打阴部,后用炸药塞进鼻孔点燃引爆器。毛死后,调查披露36万人受迫害,16222人被酷刑致死,该省受害者高达100万。[73]云南省在谭富仁将军把持下,140万人受迫害,17000人被殴打或酷刑致死或被逼迫自杀而亡。谭后来于1970年12月被暗杀。[74]毛完成了大清洗,但未停止屠杀,自开始清洗到他于1976年死亡,至少使300万人暴死,毛死后,中共承认一亿人受迫害。

1966年8月北京市大兴县群体屠杀黑五类。首开文革滥杀黑五类及其子女的先例。1966年8月26日县公安局传达公安部长谢富治的指示:“民警要站在红卫兵一边。。。供给他们情况,把五类分子的情况介绍给他们。”谢还说:“群众打死人,我不赞成,但群众对坏人恨之入骨,我们劝阻不住,就不要勉强。”“打死人的红卫兵是否蹲监?我看打死就打死了,我们根本管不着。”“如果把打死人的都拘捕起来,你们能捕得光吗?全国九千万红卫兵,到时,他们不冲你的公安局就好了”“如果你把打人的人扣留起来,捕起来,你们就要犯错误。”随后自8月27日至9月1日,该县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黑五类(南郭注:黑五类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分子;而红五类则指党的干部、军官、贫农、工人和革命烈士)及其家属325人,22户被杀绝,最老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

1967年8月湖南省道县群体屠杀20000黑五类事件1984年5月抽调1389名干部组成的《处理文革杀人遗留问题工作组》的记录、资料和调查报告确认:“道县杀人事件,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据道县检察长阎维胜调查,确切数字是打死20000人,伤者不计其数。”“道县地区文革死亡人数9093人,其中四类分子3576人,因类分子子女4057人。未成年人82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其杀人决定由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任意决定。 湖南大学机械系学生蒋晓初,因学校停课而回家结果与父亲蒋勋(原道县一中校长)和哥哥一道被贫下中农杀害。起因乃是:1967年8月5日在全县抓革命促生产总结会议上,县委副书记熊炳恩作报告:“我们要狠抓阶级斗争这个纲,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对于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要严厉打击;对于不服管教的四类分子,要组织群众批斗。”8月8日“革联”冲击县武装部抢走一批武器弹药。

1967年10月湖南省邵阳县贫下中农效法道县大屠杀何清涟女士曾撰文称:“邵阳市境内的资江河中每天有几十具乃至上百具尸体顺流漂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延续了半个月左右。”“杀人方式花样翻新:割乳房,挖舌头,将一家人用铁丝串起来活活丢到河里。将煮饭用的铁锅烧红后罩在被害人头上,受害者往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人事不省,等铁锅取下时,头皮与脸部肉已烧成半熟,严重者头脸部肌肉成块状脱落。其面部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不过,可能何女士对具体时间可能记忆有误,因为湖南道县大屠杀发生于1967年8月至10月间,既非1968年也非5月间。1980年12月22日胡耀邦视查中南五省专程前往湖南零陵地区听取地委关于道县杀人事件的汇报,并指示:“没有处理完的要处理完,主要是要对受害者要安置好。”1982年春最高法院院长江华返乡,零陵地委书记向他汇报文革道县杀人事件,江问道:“你们道县有多少和尚?”“杀了那么多人,无发无天”。他的堂弟也在该屠杀事件中丧生。

1968年江西省瑞金县屠杀黑五类。有个公社将三查对象集中,令其在山上挖树洞,随后用铁锄锄死推进树洞埋掉,全县有300馀名黑五类被以此种方式谋杀。

1968年江西省兴国县屠宰黑五类。在“三查”运动中该县也杀了黑五类其及子女共270馀名。

1975年7月中共命军队用大炮轰平云南省沙甸回民村群体屠杀6000人事件。起因是中共自文革以来,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宣扬无神论,歧视和压制宗教信仰,使回民信奉伊斯兰教的自由受限制;中共多次派工作组进驻沙甸,强迫回民养猪, 改变生活习惯,限制作礼拜等宗教仪式,工作队员在村子里公开吃猪肉,并将吃剩的猪肉往水井里倒等,严重伤害了回民的情感,导致回民上访。中共诬称回民受国外反华势力和台湾国民党特务操控,为其提供武器弹药,要搞叛乱,推翻人民政权成立伊斯兰共和国等。叶剑英,邓小平下令部队平叛。由云南省、州、市党政领导组成的地方指挥机构和军区、军、师、总后分部组成的军事前线指挥机构。参战部队加基干民兵达一万馀人,使用自动步枪、轻重机枪、75无后座力炮、82迫击炮、152加农炮、火焰喷射器及数百吨炸药。1975年7月29日凌晨三点开始进攻。

广西自治区红卫兵被韦国清将军屠杀100000人,(南郭注:主要是由保韦国清的“联指”,对造反派“四二二”及其同情者和无辜的黑五类的大屠杀。自1967年秋直至1968年8月达到高峰。其屠杀规模最大(十万众)杀人手段之残忍(剖腹挖肝吃人肉)在全国首屈一指。云南红卫兵死亡30000人。中共广西区整党办公室编印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纪》概述道:“1968年7至8月一个多月中,区革筹、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各专、市、县革委会和各地‘联指’指挥部,以‘七三’布告为武器,镇压阶级敌人,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至死84000多人。”“成批杀人到处有之,成批敲死,成批爆破致死,成批戮死,成批掷下矿井,成批丢下山洞,剖腹挖肝,割肉挖眼,割头示众,吊割阴茎,先奸后杀,杀夫奸妻奸女,成批溺死皆有之;广西大地,血雨腥风,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例。”“1968年6月19日凌云县人武部政委,县革委会主任王德堂阴谋策划谋杀县委书记赵永禧等21名干部,教师和学生,他曾多次强奸被害者的妻子及受批斗的六名女学生,去中共却评选他为‘支左’好干部!”1984年“处遗”工作中概括称:广西枉死者数以十万计,光是活埋的就有十二万人?)红卫兵非常残暴,但镇压他们的军人和执行共产党的命令镇压红卫兵的民兵武装更残忍。(注:1968年8月南宁“四二二”红卫兵组织的广播员和成员共26人被“联指”用机枪扫扫射死。数千反革命被拉到邑江边用机枪扫射死,死尸一直漂到港澳地区,在香港领水捞获的死尸有七千多具未被俘的“四二二”成员的家属共三千多人,躲进地下人防工事,结果被百年不遇的洪水淹死。1979年揭露当年的洪水实质上是工兵排长奉命炸毁上游的一座大水库的大坝所致)。

广西自治区八个县大规模吃人事件。中共官方承认至少有137人,大多数是老师,校长,在当地干部和党组织操控下被活吃。(南郭注:正如纳粹的种族清洗犹太人一样,中共以阶级清洗即消灭黑五类,不是以他们的行为,而是依他们的身份任意处死。郑义先生在《红色纪念碑》中说他曾三次亲自前往广西调查取证,证实广西省数十个县在文革期间曾发生大规模有组织的活吃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恶性事件,被活吃人数至少在3000人以上。中共广西区整党办公室编印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纪》确认:武宣县、隆安县、大新县、上林县、武鸣县、浦北县、灵山县、贵县均发生割肉挖肝煮吃的野蛮事件。仅广西武宣县自1968年6月15日至8月底被吃者100多人,其中被吃肉后砍头一人,挖心肝56人,割生殖器13人,全部吃光(连脚底板都被吃光)18人,活割生剖7人;75人的心肝和肌肉全被吃掉;在武宣中学,学生批斗完老师,校长后,就地架起炉灶将老师剖腹割肉煮熟分食。吴树芳老师在批斗中被打死后,肝被烘烤药用。桐玲中学副校长黄家冯于1968年7月1日晚被批斗致死,次日晨被挖肝剥肉,只剩下一副骨架。接着一批人在学校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1968年4月25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全社被杀180人,其中刘维秀和刘家锦等人,打死刘振坚后;轮奸其未满17岁的女儿,然后打死,剖腹取肝,切乳割阴。

文革期间超过20万人被逼自杀1966年8月24日,北京作家老舍投太平湖自杀,此后至少有100馀人投该湖自杀。上海演艺人严凤英自杀后,尸体奉命被解剖据称她体内藏有收发报机。仅上海在文革中被打死和被“斗争”后自杀的总人数,根据1984年上海对文革案件的复查,有11510人!

21)1970“一打三反”运动杀害反革命360000人。“一打”即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1967年1月13日聯名發出的《關于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加強公安工作的若干規定》(簡稱“公安六條”)第二條說“攻擊誣蔑偉大領袖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的”,是“現行反革命行為,應當依法懲辦”。而现行反革命则可以枪决。希特勒時代德国法律規定,“侮辱元首者,拘留兩星期”。文革時代,對毛林遠未到“侮辱”程度,就可能被槍斃!在此期间出现的“现行反革命案”中,以“恶毒攻击”“伟大领袖”、“中央首长”的言论罪案件数量最多。这类案件中,有的是对“早请示”、“晚汇报”、“天天读”等个人崇拜做法的批评、议论;有的是反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被认为是“恶毒攻击”,以现行反革命罪处以刑罚;有的是支持1976年 “四·五”天安门革命行动,被当作破坏“反击右倾翻案风”,替“走资派”鸣冤叫屈,以现行反革命论处。中央党校教授王年一在《大动乱的年代》中称:“据统计,1970年2月 到11月共十个月挖出了‘叛徒’、‘特务’、‘反革命份子’184万多名,捕了284800万人,杀了数以千计的人(南郭注:我在大陆执业时曾看过一个中共文革判处反革命罪的秘密文件称:文革期间全国约36万人被以反革命罪名处决。)。

22)1976年北京四五运动。1976年4月5日北京人借悼念周恩来,表达对毛泽东及“四人帮”(即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政权的不满。毛下令军方镇压,10人死亡,200人受伤,全国追捕数千人。随后至少500人被枪决;调查持续到10月份,至少上万人被调查。(南郭注:1976年四五运动是自1949年以来国人首次群体自发公开对被捧为神一般的毛泽东说不;毛判断事件后台是邓小平,故将其定性为‘反革命运动’,指示镇压禁止悼念周恩来。尽管周其实也非什么好东西,但当年中国人被长期信息封锁强制洗脑误以为周是好人。当晚一万余名首都民兵和工人纠察队,五个营的卫戍部队,三千名公安人员,手持木棍、皮带包围天安门广场拟武力清场。中共官方称没有死一个人,被捕300余 人。但据香港郑义先生说:当晚八千多人伤亡,其中600多人死于棍下,2000多人伤残,仅北京一地被捕超过50000人。1978年11月25日中共平反之。)

23)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城1989年6月4日,中共动用30万正规军,真枪实弹数千辆坦克,装甲车强行洗场。邓小平下令开枪,法国研究专家称: “至少1000人被杀,10000人受伤数千人随后在各省秘密被杀或以其他罪名枪杀;北京至少10000人被捕,全国至少有30000人被捕”。据苏联档案解密披露的数字为3000人死亡;但根据1989年10月12日 总参谋部统计的资料显示,1989年6月1-10日中共枪杀的死亡总人数为31978人。任畹町先生亦说:总参谋部当年统计六四死亡3万多人。[75]

国务院发言人袁枚公然称: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前国防部长迟浩田访美时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北京市长陈希同在《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中称:在几天的暴乱中”“戒严部队战士、武警战士、公安干警负伤6000多人,死亡数十人”“有三千多名非军人受伤,二百馀人死亡,包括36名大学生中国人大研究生吴仁华证明北京农业大学学生戴金平和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程仁兴在天安门广场被枪杀。吴仁华亲眼目睹了三辆坦克追逐辗压11名学生的暴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目前已经找到坦克轧人惨案的五名死者和九名伤者,一共14人。其中五位遇难者是林仁富、董晓军、王培文、田道民、龚纪芳;九位伤者是方政、王宽宝、权锡平、刘华等,另一伤者是位女大学生,不愿公开姓名。在六四后十馀日,中共暴政即以反革命破坏公共财产罪等名义悍然枪杀了数十名北京和上海市民及工人政治犯:林昭荣、张文奎、陈坚、祖建军、王汉武、罗红军、班会杰、徐国明、卞汉武和严雪荣等人在被抓10多天之后就被判处极刑,且立即执行。还有大量的六四抗暴者则分别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在北京市的监狱中,仍然关押着孙宏、朱更生、郗浩良、杨璞、李玉君、姜亚群、苗德顺、武春启、石学之、常永杰、李志欣、常景强、王连喜等六四抗暴者。法院竟荒唐地以" 殴打、污辱坦克"为名判处孙彦才无期徒刑!

24)2008年3月10日-3月14日,中共镇压藏民和平抗议,打死至少上百名藏民;1984年西藏流亡政府指控中共屠杀了120万西藏人,亦即近1/4的人口。432000人在1959年起义中丧生。1984年西藏流亡政府的数据令人难以置信:120万受害者,亦即近1/4的人口。4320001959年起义中丧生,似乎难以置信。中国官方称自治区人口从1953年的280万降至1966年的250万。若扣除流亡者和出生率,死亡人数至少在80万以上。唯有红色高棉的大屠杀可比。1956年西藏新年哲丰寺院被炸毁,至少2000名和尚信徒被杀死。西藏人不仅被枪杀,但还被欧打致死,虐待致死,活活烧死,淹死,被肢解,饿死,勒死,绞死,活活煮死,活埋,碎尸,砍头等野蛮残忍方式杀害

1950-1960年期间,大量藏人被监禁,活着出狱者极少,不到2%,他们分别关押在166个集中营。1959年是西藏最黑暗的时期,同情起义的村庄被整村炸毁。伤员被遗弃,活埋或任由野狗嘶咬,大量人员自杀1959-1963年,70000名西藏人死于饥荒;占人口的2-3%。最近的研究显示,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此,青海藏民死亡率高达50%19681月拉萨毛派与保守派武斗,数百人丧生1969年另一次拉萨起义亦被中共血腥镇压,康巴游击队战斗直至1972年;1987年起义又起,1989年西藏实行诫严,依张少松将军称,18个月期间至少600人丧生。1984年达赖流亡政府估计173800人被枪决;

25)2009年7月5日又在新疆乌鲁木齐人为制造了“七五”惨案。1989年胡锦涛在西藏亲自主持的血醒镇压藏民和平抗议,则由[武警特務分隊緊急抽調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侶在五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薩其他鬧事地點,配合公安廳、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勢的任務。燒毀大召寺東北方向的經塔。 砸搶鬧市區的糧店,引發市民哄搶糧食,並對藏甘貿易公司進行煽動性攻擊。鼓勵民眾哄搶商店物資.]虽 然该血债不能由胡氏独担,因为当时的赵紫阳,杨尚昆、 乔石及整个中共中央对血腥镇压有指令.

26)1999-2010年镇压法轮功和家庭教会。至少3300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死,数以万计学员被活体盗卖人体器官。据纽约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致 (20033 17)59届联合国人权大会函称:"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6千万以上的家庭教会信徒中至少270万人被任意拘捕过(即每 22人中就有一个)、44万人被判劳改劳教、750人被通缉追捕、20 万人被迫离家外逃或失踪、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2多人被酷刑致残、 13万人被监视居住、112万人被勒索性罚款。"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6.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0.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2-65.

[6] Father Young’s Own Story(typescript1927)id.1929.pp.890-8;Mandate Against Rev. Edward Young, signed by Zhu De,Soviet Delegate of Mao Tse Tung, CIncetian Achive Rome. See Jung Chang, Mao,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84n.

[7]《开放》2010年第8期第7页。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10]《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第473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1.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2-93.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5-96.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1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1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3

[1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0

[18]John Byron and RobertPack, The Claws of The Dragon Kang Sheng the Evil Genius behind Mao and HisLegacy of Terror in PRChina.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London TorontoTokyo Sydney Simgapore,1992 )p.104

[19]John Byron and Robert Pack, The Claws of The Dragon Kang Sheng the EvilGenius behind Mao and His Legacy of Terror in PRChina. (Simon & SchusterNew York London Toronto Tokyo Sydney Simgapore,1992 )Pp.86-8896

[2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1-72

[2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3-74

[2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0-11

[2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1

[2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3

[25] Mao report ,22 Feb. 1940.TitovVol.pp.412-14. Money to Maoimitrov , 23 Feb .1940. Jun Chang, Mao, The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1.

[2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27] Our Party’s tactic:Sima Lu 1952.P.210-11. Why Japan left Reds in Peace: Interview with Prince Mikasa. 2 Mar.199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2D

[2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7

[2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8

[3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3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3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46

[3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44

[3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2

[3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4

[3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6

[3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6

[3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99

[39]段克文,《共军围困长春饿死16万民众》转摘自郑义编着《窝里斗的民族》(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20075月)第161-168页。

[4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13

[4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4.

[4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7

[4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24

[44]杨奎松镇压反革命屠杀六百万人《史学月刊》2006年第1期。

[45] Jacques Guillermaz, The ChineseCommunist Party in Power, 1949-1976, (Westview Prsss, 1972, 1976)P.21-22.

[4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4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7

[4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7

[49]郭道晖根据最新档案统计右派总数是461万人。3178470右派另加1437562中右。《炎黄春秋》2009年第二期

[5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0

[5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0

[52]《人民日报》,1957918

[53]郭国汀,《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修订版》200910

[5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5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56]《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3页。

[57]《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1页。

[5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5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6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6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6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6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71

[6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85

[65]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495页。

[66]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520

[6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25

[6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7

[6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0

[7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39

[7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4

[7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5

[7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6

[7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7

[75]任畹町“200864日-6日访问荷兰在阿姆斯特丹和海牙的讲话《看中国》200869日。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09 编辑

2)、1931年11月7日,“九一八”日本侵华事变不到两个月,中共在江西瑞金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犯下了屠杀30-70万人的罪行。依历史学家考证当时江西人被屠杀超过30万,还不包括战死者;依张女士考证毛共使瑞金人口1931-35年期间净减20%,导致70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江西人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党头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1]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2]1927-1931年在江西,绝大多数人是因为对‘打土豪分田地”的匪徒勒索抢劫或对过重的税负或强征红军某种反抗行为;延安时期中共征税高达35%,四倍于国统区,当地农民呼喊:“杀死毛泽东!”

(3)、1930-1931年,毛泽东张国涛假清洗AB团为名,屠杀近十万名红军将士和地方党干和农民。
(即Anti-Bolshevk反布尔什维克的缩写)刚开始杀了几名地方干部,①随后屠杀了2000多名红军将士;②红二方面军全军被缴械,10000余名红军将士被屠杀。③江西省地方19名共产党高干,其中12人被罗织“AB团”罪名杀害,5人被国民党杀害,1人病死,最后一人退出革命亡命天涯。[3]1929年4月-5月,毛指使刘士奇夺江西红军领导权,引起反抗,刘即以AB团为名屠杀了上千名农民和反对刘毛夺权的红军。[4]④1930年12月毛开始整彭德怀军中反对毛的红军将士,先抓人酷刑逼供出其他人,再抓更多人,展开大清洗。⑤1930年12月7日,毛派李韶九至富田将江西地方领导人及妻子们抓起来全部施加酷刑,剥光她们的衣服后用火楮插入女性阴道,用小刀割乳。[5]⑥红区全区展开新一轮打AB团大清洗,仅在Victory一个县动用了120种酷刑。1930年12月20日,毛亲自向上海中央汇报称:一个月内在红军中查出4400名AB团成员,大多数杀掉,全部被酷刑。江西数万人被屠杀,仅红军即被杀10000人以上,占当时毛手下1/4红军。远早于斯大林1936-38年期间的大清洗。毛的湖南同乡刘敌将军因不忍同志间相互残杀因而起义反抗,逮捕毛委派的亲信李韶九等人后,向共党中央汇报了毛泽东假公济私滥杀红军将士的罪行,要求上级公正处理,结果反而被共党中央骗缴枪械后与部下一道被杀,毛不仅滥杀政敌,而且逼迫其他人手上沾血,令朱德审判刘敌并处死之[6]。⑦福建红军于1930年7月也发生反毛泽东的兵变,数千人被屠杀,中共官方承认屠杀了6352人。⑧中共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家人再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的回忆录是真实的。[7]⑨中共逃跑前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的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在撤走前干掉,数千人被屠杀,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刑场设在封闭的山谷里,行刑人用大刀把头砍掉,然后一脚把尸体踢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有的让将死者自己挖坑,然后活埋[8]⑩张国涛在湘西根据地以打AB团为名假公济私枪杀了近万名红军将士和地方党干。张国涛与毛泽东一样,为了权力杀人不眨眼,他血腥清洗当地党干,亲自审讯酷刑,通常用刀刺死或至熄,有时则活埋。徐向前说张对阻挡他的人,毫不犹豫干掉,以建立他个人的统治。[9]贺龙1932-34年在湖南湖北根据地也进行了大清洗,贺龙自已1961年承认至少一万红军被杀;许多人被绑石块沉入洪湖。[10]
4)1931年周恩来残杀中共在特务头子顾顺章全家,康生出卖中共高干何孟雄等20余位地下党。1928年4月周恩来建立中共第一个秘密情报系统,首任负责人是陈赓。陈与顾顺章一道曾在苏联学习暗杀术,曾破获朱德前妻何芝华拟用350名中共地下党员的名单换取五千银元和一本外国护照的秘密。随即陈与顾顺章等共特袭击杀害睡梦中的何夫妇,但何芝华仅受伤未死,后逃回四川隐名埋姓了此一生。1931年4月25日, 顾顺章被捕后叛变(顾原系上海青邦的一个头目),供出大量中共最高机秘,若非陈赓事先秘密安排打入国民党政府心脏的李克农和钱壮飞两位高级特工,中共中央极可能因顾顺章的叛变被一网打尽。因此,周恩来下令将顾顺章一家老小全部干掉,包括顾妻和未成年的儿子、妻母、妻妹、妹夫;尽管除了顾的儿子外,他们全是中共特情人员,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叛变意图。而执行暗杀任务者正是康生[11]。1931年1月17日康生为巴结王明,在上海出卖中共高干何孟雄等20馀名中共地下党员,并出卖了左联五君子,导致他们全部被国民党当局判死刑。吴冰书(Wu Bingshu),原国民党军统特务头目之一,1949年被中共逮捕,于1967年披露了出卖何孟雄等中共地下党员及上海左联五君子者正是康生。另一名原28个半布尔什维克成员之一王云诚(WangYuncheng), 1933年加入军统,1949年被中共逮捕,他于1933年2月24日写过一份报告称:“在中共党内派别争斗中,共产党使用暗杀和披露秘密手段,诸如何孟雄和他的20馀名同党,均死于赵容的红色恐怖之手”[12](‘赵容’是康生1930年代在上海的化名)。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3]《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第473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1.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2-93.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5-96.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3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80

[11]John Byron and RobertPack, The Claws of The Dragon Kang Sheng the Evil Genius behind Mao and HisLegacy of Terror in PRChina. (Simon & Schuster New York London TorontoTokyo Sydney Simgapore,1992 )p.104

[12]John Byron and Robert Pack, The Claws of The Dragon Kang Sheng the EvilGenius behind Mao and His Legacy of Terror in PRChina. (Simon & SchusterNew York London Toronto Tokyo Sydney Simgapore,1992 )Pp.86-8896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5)1935-36毛在陕北根据地杀刘志丹红军。毛逃到陕北后干的第一件事便是大清洗刘志丹的陕北红军,逮捕酷刑,活埋,然后毛装作无者解救他们,下令释放刘志丹,停止屠杀,并处分了两分替罪羊,达到两个目的:清洗恐赫了刘的陕北红军,树威。刘部至少300人死于非命[1]1936年4月14日刘志丹被毛秘令在战斗中由其警卫枪杀。他死时身边只有两人,一是中国克格勃,各种证据强烈指向毛泽东杀害了刘志丹;随后数周,刘的两名副手杨奇和杨森分别被杀害。[2]
6)1936年毛泽东借刀杀张国涛的红四军至少六万人。张国涛原有八万人,被毛故意搞掉四万人后,1936年10月抵达延安,尽管仍比毛多一半人,仅获低级无实权的职位,毛继续利用一切机会,消灭张的军队。派其精锐去打通往内蒙的通路,被国军打败后,21800人被阻隔在黄河以北,毛即令这支红军前往1500公里以外的新疆接收苏联武器。实则借机消灭之毛故意发相互矛盾的指令,令其无所适从。1937年2月初,被困在沙漠的西路军无法坚持多久,反复电告要求返回延安,毛却电令他们“就地待命,坚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流尽最后一粒血”[3]3月中旬张国涛原先的主力部队终于被毛搞得全军复没。1000人被活埋,2000女兵被强奸,有些被酷刑后杀害,其余被卖为奴隶,400余人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回到延安,但随即被毛全部活埋![4]活埋的命令来自高岗,但肯定是受毛的命令。后来张国涛因不堪忍受毛的迫害愤而出走武汉,在试图说服王明,博古,周恩来和项英撤掉毛未果后,大失所望而投向国民党,毛又趁机将张国涛原来的红四方面军将士大批屠杀,至少活埋200人。[5]
7)1940年-43年毛共匪在抗日战争最艰苦卓绝的岁月中杀抗日国军将士数万人1940年2月22日,毛电莫斯科称:“在与蒋军作战中,胜利总是属于我方,我们在河北消灭了国军6000人;在陕西消灭国军10000人。”斯大林未制止毛共军的行动,相反,三天后斯大林授权每月给中共30万美元。[6]新四军不但拒不执行命令,反而对国军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10月在江苏黄桥消灭国军11000人,杀害两名国军将军[7]俄国驻延安克格勃头子报告称1943年夏天,共军与日军合作,在山东省消灭了国军[8]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1-72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73-74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0-11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1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13

[6] Mao report ,22 Feb. 1940.TitovVol.pp.412-14. Money to Maoimitrov , 23 Feb .1940. Jun Chang, Mao, The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1.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4

[8] Our Party’s tactic:Sima Lu 1952.P.210-11. Why Japan left Reds in Peace: Interview with Prince Mikasa. 2 Mar.199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2D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15 编辑

(16)1955年中共抢粮逼迫20万农民自杀。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1]

17)、1957年反右运动迫害死数以万计知识分子。因1956年匈牙利暴发反抗共产极权暴政的武装起义,被苏军残酷镇压,加之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作了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对斯大林迫害党内同志残暴野蛮有所揭露。1957年2月27日毛向人大作了四小时报告宣布请大家批评共产党,党需要监督,百花齐放。毛说“有些外国人说我们是思想改造是洗脑,我认为那是对的。它是确切的洗脑。”[2]毛现在计划迫害知识分子阶层。毛仅向极少数亲信(上海的柯庆施等)透露他的真实目的。四月初毛告诉亲信:“知识分子已开始改变谨小慎微变得更开放了,有一天惩罚将降临他们头上。我们让他们说出来,让所有的牛鬼蛇神咒骂我们几个月”。“放长线钩大鱼,引蛇出洞,我们要让那些三八蛋跳出来,然后收拾他们。”[3]毛泽东先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诱导国人向中共提意见,以显其“宽大虚心”,由于中共建政短短几年即造孽深重, 工农商学各界批评意见汹涌如潮,毛眼看无法收拾,干脆公然耍流氓以所谓“阳谋”,将中国敢言正直知识分子一网打尽。中共迄今称共554000人被打成右派。依最新解密档案研究显示;实际打成右派与中右的中国知识分子高达461万人。其中右派3178470人,中右1437562人。[4]右派被清洗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学术领域长达20年,数十万人死于非命,大多数被强制劳教,有些被判刑劳改,至少几十名大学生右派被以反革命罪处死刑,仅北京大学确认有8名右派学生被处决。许多人在随后的大饥荒年月中因饥饿和过度劳累而丧生。毛后来向高层透露仅湖南一省10万人批斗,1万人被捕,1000人被杀[5]湖北一个县中学三名教师因被控煽动学生示威被枪决。因教育经费削减,导致仅1/20学生能上高中,示威被定性为小匈牙利事件,通报全国。几乎可以肯定是毛亲自下令处死教师。毛抵湖北省次日即被枪决,而此前省当局未决定适用死刑,大规模报导旨在恐赫全国学校抗议教育经费裁减用于制造原子弹。[6]1957年反右斗争四川省抓了十多万右派,仅四川大学就有五百多名学生被打成右派,物理系女学生冯元春还被杀掉。八个中国民主党派受到了严重打击。如民盟中央负责人有58名被打成右派。民建的154名中央委员中有28名右派,占百分之1824千多名成员中,右派有3100名,占百分之13。九三学社成员6000多,右派有440多名,占百分之7[7]1957年的北京大学,师生有1500人因反右蒙受不白之冤,多被开除公职与学籍,发配穷山恶水、荒原大漠亡命了之;不少右派学生随后在文革高潮及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杀害:[8]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7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7

[4]郭道晖根据最新档案统计右派总数是461万人。3178470右派另加1437562中右。《炎黄春秋》2009年第二期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0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0

[7]《人民日报》,1957918

[8]郭国汀,《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修订版》200910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24 编辑

8)1940年12月-41年1日,毛泽东借刀杀害项英和新四军数千人。由于项英反对毛大杀AB团,毛想把项英当成AB团杀掉;项英曾警告中央不要带毛长征,他会搞阴谋诡计夺权,项英公开批评毛有时嘲讽毛。[1]毛于12月指令项英过江苏北移。新四军北移有两条路可走。最短的是北上,第二条路是东南方向过长江。1940年12月10日蒋介石第三次电令新四军走北线北移,毛于29日向蒋确认,次日,毛突然要项英走东南路,毛未告诉蒋改路,故蒋一直以为新四军走约定的北线,1941年1月3日蒋电项英:“我已命令沿线军队确保你们的安全”。项英立即电复他将不走蒋指定的北线而走东南线。但这份关健的电报,从未发给蒋,由于毛禁止所有共军将领直接与蒋介石联系,全部必须通过毛本人转发。项英通过毛转发蒋,而毛故意扣发了该电。故项英1月4日按毛指定的东南线走而不知道蒋从未收到变更路线的电报。1月13日,九天后当新四军业已大量伤亡时,毛电周恩来,“我发给你的项至蒋的电报,若还未转请别呈交,因用辞不当”。表明此前毛从未转发蒋。[2]苏联在西方发起反蒋宣传称新四军被消灭了一万人,而实际上仅死二千人。另二千人转走北线安抵江北。宛南事变是毛想挑动苏联支持他与蒋争权,同时借机消灭政敌项英。1941年4月13日苏日互不侵犯条约,使得日本得以抽调兵力南下太平洋,最后袭击珍珠港。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毛的靠山此时自顾无瑕,毛才下收手令“立即停止攻击所有国民党军队。”[3]
9)延安1942-1945年5月展开三年多的洗脑运动,通过抓特务,精神肉体酷刑,强制自我批评,相互揭发,使大批天真爱国青年学生变成没有独立思想的机器人[4]。煽动阶级仇恨,恨蒋,恨国民党,成为毛共夺权的工具。王实味因公开批评中共搞特权而被毛康下令砍头。毛和康生指示金医生毒杀王明。[5]延安医院经康生授权杀害三名反革命制作人体标本。[6]


10)日本投降当天毛共发动四年内战杀害国军和平民2000万人。1945年8月9日子夜,在4600公里长的战线上150万苏联红军和蒙古大军大举进入中国,早在4月毛已下令靠近俄国边界的共军作好准备,配合苏军入侵。毛夜以继日调兵遣将布署共军进军东北。[7]苏军一直推进到距满洲边境750公里远内蒙古包头,在苏军帮助下,共军占领了察哈尔和交合省大部,包括两省省会张家口和承德。毛说“如果我们占有满洲,我们的胜利就有了保障”。[8]下令进攻国军,当他在重庆时,毛行前电令八路军指挥官们:“恨恨地打,你们打的越好,我就越安全”。当闻知上党战役胜利后,毛喊到:“很好!战越大,胜利越大,我就越有希望返回”。毛两度在重庆当众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但这仅是毛的谎言,毛自已想要中国,他知道他唯一能实现这一愿望者是通过内战。[9]毛10月11日一返回延安,立即开始军事行动,拒蒋军于满洲外。林彪被任命为东北红军总司令,成万干部(领导人由苏联飞机)在9月中旬已秘送至东北。[10]
11)1948年中共为换取苏联援助不惜饿死延安和东北地区几十万农民。苏联北朝鲜和蒙古对中共的巨大援助一直高度秘密进行。毛用中国人的苦难换取苏联人的巨大援助,1946年8月和10月毛两度向苏联驻哈尔滨贸易代表提议用粮食支付苏联援助,被拒。11月毛派刘亚楼赴莫斯科签定中共每年向苏联提供100万吨粮食换取苏联军援的协议。结果导致共党占领区好些地区出现饥荒和死亡。延安地区1947年饿死十万农民,陕西,满洲1948年饿死几十万人,甚至共军亦时常挨饿。几乎无人知道饥荒是因为毛将粮食出口苏联导致,以为是战争原因造成。[11]


12)1948年长春战役中共故意饿死至少16万市民。[12]
1948年5月30日,毛指令林彪“将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郑洞国将军决不投降,拟清空城市平民,因长春存粮有限。林彪则严厉禁止平民离开长春。直到9月11日林彪经请示毛没有回答后,才下令立即释放长春平民。但是该命令未能得以执行,显然被毛制止。五个月的围困,长春人口从原来的50万,下降成17万。[13]共军将军苏玉说,这种以饥饿平民的长春模式在许多城市重复使用.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7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28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37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46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44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2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4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6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86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99

[12]段克文,《共军围困长春饿死16万民众》转摘自郑义编着《窝里斗的民族》(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20075月)第161-168页。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13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13 编辑

13)、1949年-1951年土改运动中共屠杀了200万至500万人另有400万至600万人被劳改;1950年初,中国有2000万人被打成地富反坏分子。土改的真实目 的主要在于政治和经济,最后才是社会的原因。1950年6月中共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八大任务,第一项便是土地革。毛泽东说:要把 ‘土改’列为‘取得财政经济状况基本好转的首要条件’。理论上,土地杀人的权力在区一级;实践中则乡一级大量杀人;土地时杀地主无需定罪,只需地主身份便足已杀头。土改实质是中共对中国人民的第一次大规模公然杀人抢劫。其根源则是马克思主义之消灭私有财产制。

14)1950-53年毛共利用韩战消灭原‘起义’国军几十万人。朝鲜内战的结果造成朝鲜军民死亡300万人,南北朝鲜军和中国军队死亡200万,其中志愿军死45万,伤50万;联合国军方面美国死33000人,英国1000人,其他国家4000人;几十万儿童成为孤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数百万人终身残废”。[1]
1950年
3月1日毛泽东电斯大林:“中国拟用她巨大的人力资源,拖跨美国;中国军队业已死亡十万人,估计今明年还得伤亡三十万人,我们正在补充12万兵力,并拟现增兵三十万。准许与美国打一场持久战,花几年时间,拼掉美国几十万人命”。[2]
15)、1949-1952年“镇反运动”至少杀害400-600万国民政府前党政军人员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皆大杀旧政权党军政文教人员,苏联斯大林是在夺取政权近二十年后(1934-36)才开始大洗清,毛泽东则借抗美援朝之机大开杀戒滥杀无辜。镇反溯及既往并适用类推,旨在消灭前政权党政军行政文教人员。至少71万人被屠杀,数十万人自杀,另有近300万人被关押拘禁。①中共自称消灭了200万土匪。②毛泽东说“杀了70万,关了120万,管了120万;③但毛泽东在1959年的“廬山会议”上承认杀了100万人。④1954年1月共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的一份报告称:“共杀反革命712000余名,关了1290000余名,管制了1200000。” ⑤据张戎女士考证,1950年10月毛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300万人被杀害或打死或自杀[3]公安部长罗瑞估算则是杀了400万人。⑦大陆研究镇反运动的专家杨奎松教授考证“镇压反革命屠杀六百万人”。[4]早在1950年全国各地便已展开滥杀,例如:1950年4月27-28日,仅上海逮捕至少10000人(按国民党的报导是25000至30000人);从1950年4月27日至5月31日,上海逮捕了300000人;而枪决人数:1950年4月29日南京376人;1950年4月30日杭州市50人,上海293人;1950年5月6日上海32人,苏州40人;1950年5月23日北京221人;1950年5月31日上海208人;按周恩来报的数字是:广东一省在1950年10个月内,共逮捕89701人,其中枪决28332人。[5]1955年肃反运动,清洗暗藏在政府机关军队及学校中的反革命。81000至770000人被捕或处死。


[1] Michael Breen, Kim Jong-Il NorthKorea’s Dear Leader( John Wileg & Sons( Asia) Pteltd 2004.p.24.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67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24

[4]杨奎松镇压反革命屠杀六百万人《史学月刊》2006年第1期。

[5] Jacques Guillermaz, The ChineseCommunist Party in Power, 1949-1976, (Westview Prsss, 1972, 1976)P.21-22.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17 编辑

18)中共谋杀性人为四年大饥荒饿死3800-4500万农民大饥荒死人数量有如下几种说法:中共人为制造的大饥荒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估计“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300万4600万之间;刘少奇在大饥荒中的1961年初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StepanChervonenko),已经有3000万人非正常死亡。张戎女士在其《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认为: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累死。④据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丛进之《曲折发展的岁月》称:“当时”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和减少的出生人口共有4000万。”杨继绳先生在其《墓碑》中考证为3800万;金辉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办的学术《社会》月刊(1993年4-5月合刊)发表的《三年自然灾害的备忘录》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为依据分析的结果: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在4040万至4319万之间。1996年英国记者贝克在其《饿鬼》书中估算中国当时至少3000万人因饥饿致死。《争鸣》杂志200511月报导,在中共内部解密文件中透露:1959年至1962年的档案解封后,合计全国饿死3,755.8万多人!⑩2009年底,着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首度提到当年大饥荒时饿死了4500万人。2010年初,复旦大学历史教授曹树基在公开讲座中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得出了3,000万到3,200万的死亡人数。⑿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冯客(Frank Dikotter),最近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综合各种资料的结论是,有4500万人被饿死和死于暴力。食物还是有的,但是政治上的选择,有人在决定谁可以吃,谁不可以。食物也成为革命的暴力武器,一些开会睡着、干活迟到、身体虚弱的人,或政治上被认为是坏人的人,是被饿死的,因为不许他们去公共食堂吃饭。在档案记录中,有的村子80%死亡的人是不许到食堂吃饭造成的。在湖南,一个孩子偷了一把粮食,他的父亲被干部强迫把儿子活埋了。这个父亲几个星期后死于内疚。有的人因为偷一个土豆被头朝下吊起来,背上还压着石头。当时中国买了苏联很多设备,到期要付帐。周恩来先说:“我宁可不吃饭,也不欠债”。邓小平说:“只要每个人少吃一口就行了”。毛泽东的理论:“先发制人”,被谭震林在下面讲话时解释成:“在农民吃之前,国家要把粮食拿到手,否则就是思想有问题”

农民的反抗。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1]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农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2]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河南信阳地区1959年秋,至少10000名农民被捕;许多人饿死在监狱中;安徽省当局用机枪扫射向城市逃难的农民,凤阳地区死于机枪扫射的农民达800人!28000农民受到各种惩罚;[3]大量村庄死亡率超过50%,有些幸存者仅是干部家属。

大饥荒导致中国多省出现吃人事件河南发生吃人事件,农民往往集体决定吃小孩。1960年春贵州省检察院将遵义分院报告的饿死人、人吃人的情况写成简报;1958年放出水稻亩产13万的广西环江县,1960年饿死30000人,出现不少绝户绝村,出现活人吃死人,活人吃活人,甚至公开卖人肉。[4]《乡村三十年》记载:安徽省凤阳县仅一九六○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六十三起”,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在大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相当普遍。一个公社书记对记者说:“我家那个村里一个妇女把自己女儿的肉煮着吃了。那时人们饿疯了,看看倒在路边的死尸上还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死亡率从1957年的11%上升至1959年的15%;1960年达29%;1961年15%。出生率则从1957年的33%,降为1961年的18%。不包括3300万缺陷儿。1960年安徽富阳县即发生63起吃人事件,一对夫妇将8岁的儿子勒死后煮吃。[5]⑦甘肃省有个县1/3人口饿死,吃人事件普遍。上面命令“绝对不许开仓即使人民饿死”。[6]在四年期间至少3800万人饿死。

毛明知大饥荒,却于1958年至1960年出口1000万吨粮食,同时大量援助其他共产党国家1958年10月9日毛对亲信说“死人有好处,可以肥田”。1957年在莫斯科毛说“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以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7]1958年5月17日在党代会上毛说“别对世界大战大惊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这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1/3次之。”[8]1958年11月21日毛对亲信说“大型水利工程,大炼钢铁,象这样工作,完成所有这些项目,一半中国人可能得死。如果不死一半,死1/3或1/4,即5000万得死。死5000万我会被开除,甚至掉脑袋。但如果你们坚持,我将不得不让你们干,当人民死亡时就不能怪我。”[9]在河南省有个工地上60000人中有10000多人累死;1961年初,刘少奇知道已饿死三千万人。4-5月刘返湖南老家,他的姐夫已饿死,姐姐快饿死,一个12岁的男孩因呼喊打倒刘少奇!被公安以反革命逮捕;刘少奇吩咐释放他。刘沉重地向乡亲们道歉,回京后,刘对中共高层说“我们不能再象这样继续下去”。[10]周恩来告诉小范围内的人说“中国制造原子弹非常便宜,仅花了几亿人民币。”事实上,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估计达41亿美元(1957年的比价)。足以购买全国人每天300卡的小麦两年,足够拯救3800万饿死的人,一个也不会饿死。毛的原子弹造成的死亡,高于日本因两颗原子弹致死者100倍![11]甘肃省直到1962年仍在饿死人。甚至连历史上从未有过饥荒的西藏也饿死近70万人。[12]吴宏达先生证明说1970年与狱中一名因在墙上书写打倒毛泽东口号的犯人被枪决后,他的脑子被一名安全官员吃了[13]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3]《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3页。

[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4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71

[1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85

[12]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495页。

[13]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520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19)中共劳改和劳教集中营虐杀2700万人。中共强制犯人象奴隶般地劳作创汇,张林先生的《悲怆的灵魂》对此有非常详细令人信服的真实描述。中共的劳改劳教场所实质上犹如人间地狱。刘晓波先生在被中共无罪重判之际,却莫明其妙为中共流氓暴政的监狱涂脂抹粉大唱颂歌!1949年至1980年,至少5000万人被劳改另有数量不详的人被劳教。1959-1962年期间,犯人死亡400万以上;1955年以前监狱犯人80%是政治犯;1960年初政治犯仍占50%,至1971年政治犯仍占33%。劳改劳教,留场就业,直到1960年代,95%的所有劳改犯在刑期执行完毕后,皆成为留场就业人员。至1980年仍有50%的刑满犯人留场就业。加上20-30%的在劳教人员。1976年有政治犯1000万人。1982年政治犯减少到0.5%,1986年犯人数降至500万,以后保持此率。1991年政治犯人数约为100000人,2005年仍有7000人(南郭注:实际政治犯人数肯定远远超出此数)。因此在毛泽东时代,绝大多数判刑实质上等于终身判决。毛统治期间死于监狱和劳改场的人高达2700万人[1]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25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3/2011 15:20 编辑

20)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害死2000万国人。文革到底多少人死于非命?法国学者Jean-LouisMargolin在《共产主义黑皮书》中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致死多数作者引证在40万人至100万之间”。②R.J.Rummel教授在其专著《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中认为文革丧生者约 为773万人。③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大,总之,人死了很多。”④胡耀邦对南斯拉夫记者说:“当时有约一亿人受株连,占中国人口的 十分之一”。中共官方过去的说辞是“总的估计,因大量冤假错案受到陷、迫害的株连的达到一亿人以上”。⑤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文革相关数据是:420余万人被关押审查;1728000余人死亡;135000人被以反革命罪处决;武斗死亡237000人;703万人伤残;71200余家庭整个被毁”。⑥学者丁抒认为文革杀人在200万以上;⑦著名学者余英时认为文革非正常死亡在170万以上。⑧然而叶剑英承认文革全国死亡总数2000万人!屠杀是国家恐怖资助鼓励的,仅极小部分是红卫兵所为,绝大多数是毛为重建政权直接有意干的。[1]


文革非正常死因分为五大块一是迫害致死,约20万人被迫自杀。仅陕西省文革中自杀的党政干部有2000多人;二是因武斗而死,约50万人死于非命;三是因清理阶级队伍而亡,约50万人死亡;四是冤假错案致死,约15-20万人死亡;此外还有因红色恐怖被杀,至少10万以上属于此类。1200名军人被清洗枪决;刘少奇案涉及22000人被调查,拘押;文革期间300万至1800万干部被关入监狱牛棚;其中包括40万军人,知识分子中有142000名教师,53000名科学家和技术员,500名医学院教师,2600名艺术家和作家入狱;其中许多人被杀或自杀。

王友琴博士据中共内部报告确认北京1968年8月20日到9月底,在‘红色恐怖’中仅北京一地就有114600户被抄家,84000户被驱出北京3,1772人被红卫兵酷刑欧打致死[2]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谭宗级的《五一六通知评析》称︰仅北京市的干部、群众,在文化大革命中因冤狱而死的即达九千八百零四人上海150000户被抄家,32吨黄金被抢,上海官方1978年承认,10000人因文革致死仅上海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高潮时,5449人被迫害致死,审查的有17万人上海市郊川沙县8700户被抄家;淅江嵊县8000馀户被抄家;武汉21000户财产被抢劫,32人被打死1967年7月武汉有18万人捕,伤残或杀害,62人自杀[3];全国城镇被抄家总数近1000万户。1967年11月,中央文革提出“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1968年7月26日-8月6日,仅广西滨阳县即打死3681人;广西省在这场国家恐怖镇压下打死10万人以上。[4]全省十余个县至少3000人被活吃,挖肝,剖心,剜肉,割阴,烘烤下酒。批斗会上当场屠杀,众人一涌而上,人人身带匕首,小刀参与割肉。[5]内蒙古腾海清将军迫害毛的异已最为卖力,他用大面积酷刑逼供。一名伊斯兰妇女被虐杀前,她的牙齿被用钳子拔掉,然后,她的鼻子,耳朵被扯掉;一名妇女被用木桩强奸后自杀;一名男子被用铁钉敲入头胪而亡;另一男子舌头被割断,然后眼睛被挖出;另一男子被用棍棒殴打阴部,后用炸药塞进鼻孔点燃引爆器。毛死后,调查披露36万人受迫害,16222人被酷刑致死,该省受害者高达100万。[6]云南省在谭富仁将军把持下,140万人受迫害,17000人被殴打或酷刑致死或被逼迫自杀而亡。谭后来于1970年12月被暗杀。[7]毛完成了大清洗,但未停止屠杀,自开始清洗到他于1976年死亡,至少使300万人暴死,毛死后,中共承认一亿人受迫害。

1966年8月北京市大兴县群体屠杀黑五类,首开文革滥杀黑五类及其子女的先例。1966年8月26日县公安局传达公安部长谢富治的指示:“民警要站在红卫兵一边。。。供给他们情况,把五类分子的情况介绍给他们。”谢还说:“群众打死人,我不赞成,但群众对坏人恨之入骨,我们劝阻不住,就不要勉强。”“打死人的红卫兵是否蹲监?我看打死就打死了,我们根本管不着。”“如果把打死人的都拘捕起来,你们能捕得光吗?全国九千万红卫兵,到时,他们不冲你的公安局就好了”“如果你把打人的人扣留起来,捕起来,你们就要犯错误。”随后自8月27日至9月1日,该县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黑五类及其家属325人22户被杀绝,最老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南郭注:黑五类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分子;而红五类则指党的干部、军官、贫农、工人和革命烈士)。

1967年8月湖南省道县群体屠杀4519名黑五类事件1984年5月抽调1389名干部组成的《处理文革杀人遗留问题工作组》的记录、资料和调查报告确认:“道县杀人事件,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据道县检察长阎维胜调查,确切数字是打死20000人,伤者不计其数。”“道县地区文革死亡人数9093人,其中四类分子3576人,因类分子子女4057人。未成年人82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其杀人决定由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任意决定。 湖南大学机械系学生蒋晓初,因学校停课而回家结果与父亲蒋勋(原道县一中校长)和哥哥一道被贫下中农杀害。起因乃是:1967年8月5日在全县抓革命促生产总结会议上,县委副书记熊炳恩作报告:“我们要狠抓阶级斗争这个纲,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对于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要严厉打击;对于不服管教的四类分子,要组织群众批斗。”8月8日“革联”冲击县武装部抢走一批武器弹药。

1967年10月湖南省邵阳县贫下中农效法道县大屠杀何清涟女士曾撰文称:“邵阳市境内的资江河中每天有几十具乃至上百具尸体顺流漂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延续了半个月左右。”杀人方式花样翻新:割乳房,挖舌头,将一家人用铁丝串起来活活丢到河里。将煮饭用的铁锅烧红后罩在被害人头上,受害者往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人事不省,等铁锅取下时,头皮与脸部肉已烧成半熟,严重者头脸部肌肉成块状脱落。其面部血肉模糊,惨不忍睹。”1980年12月22日胡耀邦视查中南五省专程前往湖南零陵地区听取地委关于道县杀人事件的汇报,并指示:“没有处理完的要处理完,主要是要对受害者要安置好。”1982年春最高法院院长江华返乡,零陵地委书记向他汇报文革道县杀人事件,江问道:“你们道县有多少和尚?”“杀了那么多人,无发无天”。他的堂弟也在该屠杀事件中丧生。

1968年江西省瑞金县屠杀黑五类。有个公社将三查对象集中,令其在山上挖树洞,随后用铁锄锄死推进树洞埋掉,全县有300馀名黑五类被以此种方式谋杀

1968年江西省兴国县屠宰黑五类。在“三查”运动中该县也杀了黑五类其及子女共270馀名。

1975年7月中共命军队用大炮轰平云南省沙甸回民村群体屠杀6000人事件。起因是中共自文革以来,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宣扬无神论,歧视和压制宗教信仰,使回民信奉伊斯兰教的自由受限制;中共多次派工作组进驻沙甸,强迫回民养猪, 改变生活习惯,限制作礼拜等宗教仪式,工作队员在村子里公开吃猪肉,并将吃剩的猪肉往水井里倒等,严重伤害了回民的情感,导致回民上访。中共诬称回民受国外反华势力和台湾国民党特务操控,为其提供武器弹药,要搞叛乱,推翻人民政权成立伊斯兰共和国等。叶剑英,邓小平下令部队平叛。由云南省、州、市党政领导组成的地方指挥机构和军区、军、师、总后分部组成的军事前线指挥机构。参战部队加基干民兵达一万馀人,使用自动步枪、轻重机枪、75无后座力炮、82迫击炮、152加农炮、火焰喷射器及数百吨炸药。1975年7月29日凌晨三点开始进攻。

广西自治区红卫兵被韦国清将军屠杀100000人,(南郭注:主要是由保韦国清的“联指”,对造反派“四二二”及其同情者和无辜的黑五类的大屠杀。自1967年秋直至1968年8月达到高峰。其屠杀规模最大(十万众)杀人手段之残忍(剖腹挖肝吃人肉)在全国首屈一指。云南红卫兵死亡30000人。中共广西区整党办公室编印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纪》概述道:“1968年7至8月一个多月中,区革筹、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各专、市、县革委会和各地‘联指’指挥部,以‘七三’布告为武器,镇压阶级敌人,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至死84000多人。”“成批杀人到处有之,成批敲死,成批爆破致死,成批戮死,成批掷下矿井,成批丢下山洞,剖腹挖肝,割肉挖眼,割头示众,吊割阴茎,先奸后杀,杀夫奸妻奸女,成批溺死皆有之;广西大地,血雨腥风,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例。”“1968年6月19日凌云县人武部政委,县革委会主任王德堂阴谋策划谋杀县委书记赵永禧等21名干部,教师和学生,他曾多次强奸被害者的妻子及受批斗的六名女学生,去中共却评选他为‘支左’好干部!”1984年“处遗”工作中概括称:广西枉死者数以十万计,光是活埋的就有十二万人?)红卫兵非常残暴,但镇压他们的军人和执行共产党的命令镇压红卫兵的民兵武装更残忍。(南郭注:1968年8月南宁“四二二”红卫兵组织的广播员和成员共26人被“联指”用机枪扫扫射死。数千反革命被拉到邑江边用机枪扫射死,死尸一直漂到港澳地区,在香港领水捞获的死尸有七千多具未被俘的“四二二”成员的家属共三千多人,躲进地下人防工事,结果被百年不遇的洪水淹死。1979年揭露当年的洪水实质上是工兵排长奉命炸毁上游的一座大水库的大坝所致)。

广西自治区八个县大规模吃人事件。中共官方承认至少有137人,大多数是老师,校长,在当地干部和党组织操控下被活吃。(南郭注:正如纳粹的种族清洗犹太人一样,中共以阶级清洗即消灭黑五类,不是以他们的行为,而是依他们的身份任意处死。郑义先生在《红色纪念碑》中说他曾三次亲自前往广西调查取证,证实广西省数十个县在文革期间曾发生大规模有组织的活吃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恶性事件,被活吃人数至少在3000人以上。中共广西区整党办公室编印内部机密文件《广西文革大事纪》确认:武宣县、隆安县、大新县、上林县、武鸣县、浦北县、灵山县、贵县均发生割肉挖肝煮吃的野蛮事件。仅广西武宣县自1968年6月15日至8月底被吃者100多人,其中被吃肉后砍头一人,挖心肝56人,割生殖器13人,全部吃光(连脚底板都被吃光)18人,活割生剖7人;75人的心肝和肌肉全被吃掉;在武宣中学,学生批斗完老师,校长后,就地架起炉灶将老师剖腹割肉煮熟分食。吴树芳老师在批斗中被打死后,肝被烘烤药用。桐玲中学副校长黄家冯于1968年7月1日晚被批斗致死,次日晨被挖肝剥肉,只剩下一副骨架。接着一批人在学校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1968年4月25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全社被杀180人,其中刘维秀和刘家锦等人,打死刘振坚后;轮奸其未满17岁的女儿,然后打死,剖腹取肝,切乳割阴。)

文革期间超过20万人被逼自杀1966年8月24日,北京作家老舍投太平湖自杀,此后至少有100馀人投该湖自杀。上海演艺人严凤英自杀后,尸体奉命被解剖据称她体内藏有收发报机。仅上海在文革中被打死和被“斗争”后自杀的总人数,根据1984年上海对文革案件的复查,有11510人!

21)1970“一打三反”运动杀害反革命36万人。“一打”即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在1967年1月13日聯名發出的《關于在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加強公安工作的若干規定》(簡稱“公安六條”)第二條說“攻擊誣蔑偉大領袖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的”,是“現行反革命行為,應當依法懲辦”。而现行反革命则可以枪决。希特勒時代德国法律規定,“侮辱元首者,拘留兩星期”。文革時代,對毛林遠未到“侮辱”程度,就可能被槍斃!在此期间出现的“现行反革命案”中,以“恶毒攻击”“伟大领袖”、“中央首长”的言论罪案件数量最多。这类案件中,有的是对“早请示”、“晚汇报”、“天天读”等个人崇拜做法的批评、议论;有的是反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被认为是“恶毒攻击”,以现行反革命罪处以刑罚;有的是支持1976年 “四·五”天安门革命行动,被当作破坏“反击右倾翻案风”,替“走资派”鸣冤叫屈,以现行反革命论处。中央党校教授王年一在《大动乱的年代》中称:“据统计,1970年2月 到11月共十个月挖出了‘叛徒’、‘特务’、‘反革命份子’184万多名,捕了284800万人,杀了数以千计的人(南郭注:我在大陆执业时曾看过一个中共文革判处反革命罪的秘密文件称:文革期间全国约36万人被以反革命罪名处决。)。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7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0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39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4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5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6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7


 楼主| 发表于 1/3/2011 16: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22)1976年北京四五运动棒杀600余人。1976年4月5日北京人借悼念周恩来,表达对毛泽东及“四人帮”(即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政权的不满。毛下令军方镇压,10人死亡,200人受伤,全国追捕数千人。随后至少500人被枪决;调查持续到10月份,至少上万人被调查。(南郭注:1976年四五运动是自1949年以来国人首次群体自发公开对被捧为神一般的毛泽东说不;毛判断事件后台是邓小平,故将其定性为‘反革命运动’,指示镇压禁止悼念周恩来。尽管周其实也非什么好东西,但当年中国人被长期信息封锁强制洗脑误以为周是好人。当晚一万余名首都民兵和工人纠察队,五个营的卫戍部队,三千名公安人员,手持木棍、皮带包围天安门广场拟武力清场。中共官方称没有死一个人,被捕300余 人。但据香港郑义先生说:当晚八千多人伤亡,其中600多人死于棍下,2000多人伤残,仅北京一地被捕超过50000人。1978年11月25日中共平反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1/2019 21:49 , Processed in 0.36600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