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63|回复: 2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2011 16: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7/2011 16:00 编辑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郭国汀
(天易论坛首发http://bbs.wolfax.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南郭提要:中共奉行马克思之“消灭财产私有制”,自1953年开始搞的农业合作社到1958年连骗带哄加强制实现人民公社化,同时毛泽东好大喜功,妄图称霸世界,完全不顾国贫民穷的现实,想一步到位发展重工业,挖空心思要购买制造原子弹,核潜舰技术,现代化军工业,几乎完全靠出口农产品换取,故对中国农民实行超级剥削。结果步苏联后尘,中共也为军事工业化和强制集体化人为制造惨绝人环的大饥荒,加上此前中共两次故意谋杀性质大饥荒,中国实质上故意谋杀了至少5000万中国农民。

2011年1月2日第25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争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1948年中共为换取苏联援助不惜饿死延安和东北地区几十万农民。苏联北朝鲜和蒙古对中共的巨大援助一直高度秘密进行。毛用中国人的苦难换取苏联人的巨大援助,1946年8月和10月毛两度向苏联驻哈尔滨贸易代表提议用粮食支付苏联援助,被拒。11月毛派刘亚楼赴莫斯科签定中共每年向苏联提供100万吨粮食换取苏联军援的协议。结果导致共党占领区好些地区出现饥荒和死亡。延安地区1947年饿死十万农民,中共控制的陕西和东北三省1948年饿死几十万人,甚至共军亦时常挨饿。几乎无人知道饥荒是因为毛将粮食出口苏联导致,以为是战争原因造成。[1]


2、1955年中共抢粮逼迫20万农民自杀。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2]


3、1958年-1961年中共故意饿死4300万农民。1988年中共官方承认饿死2000万。这是全世界最大的饥荒。第二大者是1887-1888年中国北方饿死900万-1300万人;再次是1932-1934年苏联饿死600万人。1957-1961年,48%的猪,30%的家畜被屠杀。甘肃省直到1962年仍在饿死人。甚至连历史上从未有过饥荒的西藏1959-1963年也饿死70万人,占人口的2-3%。[3]最近的研究显示,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此,青海藏民死亡率高达50%。吴宏达先生证明说1970年与狱中一名因在墙上书写打倒毛主席口号的犯人被枪决后,他的脑子被一名安全官员吃了[4]


(1)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①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证实“当时饿死4300万至4600万”;②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论证:“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③刘少奇在大饥荒中的1961年初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已经有3000万人非正常死亡。④据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丛进之《曲折发展的岁月》 称:“当时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⑤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和减少的出生人口共4000万。”⑥杨继绳在《墓碑》中考证饿死3800万;⑦金辉先生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为依据分析的结果:全国非正常死亡4040万至4319万[5]。⑧1996年英国记者贝克在其《饿鬼》书中估算中国当时至少3000万人饿死
《争鸣》杂志200511月报导,中共解密文件透露:1959年至1962年全国饿死3,755.8万人!⑩2009年底,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提及大饥荒时饿死4500万人。2010年初,复旦大学历史教授曹树基在公开讲座中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推论3,000万到3,200万饿死。⑿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冯客20106月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综合论证4500万人饿死和死于暴力。

2)大饥荒导致中国多省出现吃人事件。河南发生吃人事件,农民往往集体决定吃小孩。1960年春贵州省检察院将遵义分院报告的饿死人、人吃人的情况写成简报;1958年放出水稻亩产13万的广西环江县,1960年饿死30000人,出现不少绝户绝村,出现活人吃死人,活人吃活人,甚至公开卖人肉。[6]《乡村三十年》记载:安徽省凤阳县仅一九六○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六十三起”,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在大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相当普遍。一个公社书记对记者说:“我家那个村里一个妇女把自己女儿的肉煮着吃了。那时人们饿疯了,看看倒在路边的死尸上还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死亡率从1957年的11%上升至1959年的15%;1960年达29%;1961年15%。出生率则从1957年的33%,降为1961年的18%。不包括3300万缺陷儿。1960年安徽富阳县即发生63起吃人事件,一对夫妇将8岁的儿子勒死后煮吃。[7]⑦甘肃省有个县1/3人口饿死,吃人事件普遍。上面命令“绝对不许开仓即使人民饿死”。[8]

(3)大饥荒主要是政治原因。这由死亡率最高的省份均是毛派干部当权的事实得以证实:四川、河南、安徽。
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9]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农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10]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河南信阳地区1959年秋,至少10000名农民被捕;许多人饿死在监狱中;安徽省当局用机枪扫射向城市逃难的农民,凤阳地区死于机枪扫射的农民达800人!28000农民受到各种惩罚;[11]大量村庄死亡率超过50%,有些幸存者仅是干部家属。


(4)大饥荒并非所谓自然灾害所致
1954年和1980年的气候均比1959年至1961年期间坏得多。1960年全中国120个气象站,仅8个有干旱后果纪录,仅1/3提及干旱问题。安微作家张万舒证明:“1960年,风调雨顺”。1960年全国收获143百万吨谷物,比1957年的195百万吨少26%;与1958年的175百万吨略少。[12]连刘少奇也不得不公开承认“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尽管这三分天灾其实也根本不存在,而纯属人祸体制性谋杀。


(5)大饥荒期间中共仍然出口粮食1000万吨
。主要是向苏联出口;从1958年的270万吨,增加到1959年的420万吨;1960年出口粮食与1958年相同;1961年实际上进口580万吨。美国主动欲提供援助,却被中共政权因政治原因而拒绝。1961年,世界上其他各国,均保持忽视灾难。援助农村的经费少于45000万元(即人均0。8元),而当时自由市场上的大米价格为每公斤2-4元![13]刘少奇推出“三自一包”政策允许农民有少量的自留地,这些措施使农民迅速摆脱饥荒。


(6)根本不存在中共胡编的所谓苏修逼债之事据张戎女士详细考证,赫鲁晓夫不但没有逼债,反而主动减掉了约一半的债务。食品出口丝毫未减。毛坚持要用它们来提前还清欠苏联的债。本来欠苏联的债按中苏协定应该十六年还清,但毛决定五年还清,要老百姓“勒紧腰带”。就在这一年,中国人饿死两千两百万”。1960年11月12日, 副总理李先念与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率队到河南信阳调查了五个月后陶铸说:“我看死亡数字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一百多万了”。1990年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郭书田说“据八十年代初我们考查过的凤阳等县的情况,当时饿死人约占全县四分之一”其中一个公社每三人中死两人。1986年中共甘肃省委第一书记李子奇说:“三年困难时期,甘肃很多人死于饥饿”。陇中地区死亡130万-200万人。


(7)大饥荒完全是人为蓄意制造的中国的粮食出口仅1958年和1959年就高达700万吨,可以为3800万人每天提供840热卡,还不包括肉类、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不出口粮食,中国人一个人也不会饿死。根据中共统计数字,大饥荒期间人均仅1534热卡。城市家庭妇女的热卡量,据亲共作家韩素音说,最高不过1200。而在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奥斯威辛,苦役犯的每日热卡量还有1300到1700。

8)大饥荒期间中共还用粮食制造航天用酒精,甚至不停止研制原子弹粮食还被大量用来提炼高纯度的酒精,作核工程的燃料。1958年9月8日,毛泽东宣布中国粮食太多吃不完后,在最高国务会上说要给粮食“找工业方面的出路,例如,搞酒精作燃料”。光是导弹试验,每一枚消耗1000公斤粮食。” 周恩来说“中国制造原子弹非常便宜,仅花了几亿人民币。”事实上,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达41亿美元(1957年的比价)。足以购买全国人每天300卡的小麦两年,足够拯救3800万饿死的人,如果不研制原子弹中国人一个也不会饿死。毛因研制原子弹间接造成的死亡,高于日本因两颗原子弹致死者100倍![14]


9)中国的仓库里囤满了待出口的粮食和其他食品,由军队或民兵把守。波兰学生罗文斯基亲眼看见“水果成吨的烂掉”。可是上面有规定:“饿死不开仓。”

10)大饥荒期间中共大量援助外国共产党因为毛想争当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袖一九六○年初中共开始在全世界宣传毛泽东思想,毛泽东为了争取阿尔巴尼亚(人口300万),1958年给了霍查5000万卢布。1961年1月,又给了他5亿卢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1960年1月21日,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成立,专门负责向外国赠送现款、食品等。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外援激增。中国最穷,却最慷慨,而且是无偿援助。毛说“我们不是军火商。”意即中国的军火不要钱。毛专权期间至少送了200多亿美金给印度支那。毛送给正在打法国人的阿尔及利亚的无偿援助难以数计。古巴的切·格瓦拉1960年11月访华,毛给他6000万美金的“贷款”,周恩来特告格氏,“可以经过谈判不还”。期间正是大饥荒最严重的时候,毛泽东有一套严密控制系统,以蒙骗外国人。美国中央情报局1959年2月对中国食品生产量的判断是“大幅度增长”。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对外援助,也极少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千分之五,美国在二十世纪末的外援低于万分之一。可是毛泽东时代一贫如洗,外援达到财政支出的6.92%(1973年)!更要命的是,中共明知大跃进导致极为严重的大饥荒,却向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推广宣传,要他们学习中国道路,组织公社模仿大跃进。[15]中共的宣传开始对保加利亚共产党产生影响,他们派了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回保后,保加利亚的报纸即开始大规模宣传中共的公社,赞杨大跃进。随后保加利亚共产党在保实施中国的口号,将集体农庄扩大到荒唐规模并过度偏重重工业。1959年5月越共发动类似中共的大跃进。胡志明于1958年10月日亲自撰写多篇文章,鼓励大建大规模的灌溉工程项目,结果由于干旱导致农业生产欠收,引发了一场受害人数迄今不祥的大饥荒


(11)中共在大饥荒问题上长期故意欺骗。法国社会党领袖密特朗(后任总统)1961年访华,毛泽东对他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1960年,后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访华,回去后写了本天《两个单纯的人在红色中国》,书中特意批驳外界对大饥荒的报导,说“中国没有饥荒”。甚至前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粮农专家波尔德沃爵土也受骗,1959年访华后说,中国的粮食产量从1955年到1958年翻倍,中国人“看来都丰衣足食”。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在1960年和1961年两次访华后称:“中国没有大规模的饥荒,只在有的地方粮食不足。”他见毛时甚至鼓励毛抓住权力不放,说:“中国需要主席,您可不能离开这艘船不管。”

12)毛明知大饥荒大量饿死人却未采纳任何救助措施。1958年10月9日毛对亲信说“死人有好处,可以肥田”。1957年在莫斯科毛说“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以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16]毛在共产党峰会上说“我们不应当害怕战争。我们不应当害怕原子弹和导弹。无论什么样的战争爆发,常规战或核大战,我们将赢得胜利。对于中国,如果帝国主义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可能损失三亿人。那又怎么啦?战争就是战争。不消几年,我们将比过去生产更多的婴儿。”[17]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唯有宋庆龄笑出声,全场一片死静。无人料到毛泽东会说出此疯狂的狂言。波共总书记哥穆卡对毛的发言极为反感,捷共总书记诺维特尼说“毛泽东说他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那我们呢?我们捷克一共只有1200万人,我们将在核战后死得一个不剩,将不会有任何活人,留下来传种接代。”[18] 1958年5月17日在党代会上毛说“别对世界大战大惊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这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1/3次之。”[19]1958年11月21日毛对亲信说“大型水利工程,大炼钢铁,象这样工作,完成所有这些项目,一半中国人可能得死。如果不死一半,死1/3或1/4,即5000万得死。死5000万我会被开除,甚至掉脑袋。但如果你们坚持,我将不得不让你们干,当人民死亡时就不能怪我。”[20]在河南省有个工地上60000人中有10000多人累死;1961年初,刘少奇知道已饿死3000万人。4-5月刘返湖南老家,他的姐夫已饿死,姐姐快饿死,一个12岁的男孩因呼喊打倒刘少奇!被公安以反革命逮捕;刘少奇吩咐释放他。刘沉重地向乡亲们道歉,回京后,刘对中共高层说“我们不能再象这样继续下去”。[21]19621月刘在中共七千人大会上公开说“大饥荒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私下对毛说“人相食,你我要上史书的”。由此种下的日后杀身之祸。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299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3]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495页。

[4]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1999年第520

[5]金辉,三年自然灾害的备忘录” 19934-5月合刊《社会》上海大学社会学系

[6]《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1页。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11]《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3页。

[12]《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1页。

[13]《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译,1999年,第496页。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85

[15] 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4.p.276.

[1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17] 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4.p.255.

[18] 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 1974.p.255.

[1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2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2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71


发表于 1/9/2011 21: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1960年困难时期,周总理专程飞安徽向曾希圣要粮,说罗布泊原子弹实验基地的粮食即将断绝,10万科技精英有可能饿死。曾氏立即上调粮食。这使安徽进一步陷入绝境。1959-1961年安徽饿死439万人。按全国平均比例计,多死200多万人。曾希圣因此被后人称为“曾魔王”。[1]那情形跟四川李井泉调粮到北京一样。结果是四川饿死的人全国第一,安徽第二。[1] 罗集人:对《曾希圣传》的质疑,燕南社区网2004-12-1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9 18:36 , Processed in 0.14596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