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409|回复: 50

[法律法治] 《共和革命之父孙文》郭国汀编译 天易论坛独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6/2011 02: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0/2011 22:00 编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郭国汀编译
1、身世
孙文,字逸仙,又名中山。6岁入学孔子,12岁读四书五经[1]13岁时至夏威夷在大哥孙眉资助下进入英国教会主办的小学Iolani全班除了孙文和一名夏威夷土著子弟外,全是英国人。入学时孙文连一个英文字也不懂,三年后毕业时孙文获英语语法二等奖。[2]但孙眉对孙文受基督教吸引却很不高兴。1882年秋,孙文进入当地最高学府Oahu College高中,它是由美国Congregationlistand Presbyterian教会主办,但孙文仅在该校就读了一年,因孙眉得知孙文将受洗,于1883年夏天将孙文送回香山老家。由于捣毁老家的偶像,孙文被迫离家赴香港进入Diocesan学校,当时是由英国教会主办,次年转归政府中心学校,后改名为女皇学院。[3]
1884年孙文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Charles Hager博士洗礼成为基督徒,他的受洗名是由孙的好友C牧师选定逸仙。同年其父母安排下孙文结婚。在家时孙文再次捣毁偶相“金花娘娘”,其父亲被迫代付赔偿,而孙眉得悉孙文受洗后极恼火,取消给孙文的经济资助,令他自已打工搛钱。孙文却向夏威夷教会申请资助,教会从美国商人筹得300美元,使孙文于1885年春重新入香港学习,次年,孙文从传教,法律和医生三项中选择了学医。在Hager博士帮助下,得以进入由英美传教会主办的广州医院医疗学院;同时孙眉原谅了孙文的不敬行为,恢复经济资助,孙文自已则边做翻译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同学陈诗梁与秘密会社有联系,说服孙文应当与会社联手推翻满清。1887年孙转入香港医学院,后成为香港大学一部分。
2、孙文的改良思想
孙文的改革想法或许受到一位毕业于英国阿伯汀大学的香港大律师侯凯的影响。1887年侯凯发表文章称中国的问题是其自已造成的,根源不是西方的恶意,而是中国的落后。不仅仅是军事力量的落后,中国落后的真正原因是其松懈的道德和恶习,是社会和政治原因。他的妹夫伍庭芳是第一个在英国和香港执业的大律师的中国人,在伦敦学法律,1882年成为李洪章的秘书。在家乡同样缺乏公民品质的广东人,在英国官员管理下,却能成为好公民的楷模,使孙文相信是由于领导的无能,而非由于人民的固有品性,应对中国的落后负责。[4]1990年孙文先后函前清庭驻美国大使陈兆居郑观应,提出改革建议。
孙文1992年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香港医学院[5],全班12名同学唯有孙文与另一名同学完成学业,孙文是康特里尔(Cantlies)最喜爱的学生,孙文获得最高级别奖和大多数奖项。但由于该校的课程未达到香港医学协会的一般标准,使他无法在香港行医执业。而且有钱的中国人宁愿选择中医,唯有穷人愿意到西方教会医院就诊,因是免费服务。
孙文在澳门开立一家中西医联合诊所,对疑难症,康特里尔(Cantlies)博士可以方便地会诊。然后葡萄牙当局介入,就象港英当局一样,并不欢迎中国人在殖民地执业,既由于报复港英当局不承认葡萄牙医院标准,或因恨中国人与葡萄牙人竞争,禁止孙文治疗葡萄牙人。进一步禁止药房给外国医生的处方配药。由于被限制于草药医生的地位,孙文于1893年决定迁至广州,设立了一家东西医诊所和数家草药房,孙文还注重外科,业务进展相当顺利,直到因业务过渡扩张出现资金周转困境。孙文时常义务为人看病,旨在结交朋友。期间遇一位道士,建议他革命成功需要秘密会社的帮助。在澳门时孙文时常回老家研制炸弹,在广州时经常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反清人士陈诗梁,叶雷,陈少波,陆皓等讨论;还在澳门出版宣传反清的周刊。夏威夷和香港的生活予孙文影响极大,香山的落后与腐败令孙文无法忍受,后来孙文发现省会广州和首都北京比香山又腐败得多。中国四千年文明,没有城市而香港在英国人管理下不过几十年发展得如此繁荣法治严明。[6]
1894年以前,孙文亦考虑改革作为救中国的一种途径。1890年和1892年,孙文试图与陈兆居(Cheng Tsao Ju郑观应(ChengKuan Ying)联系。1894年初,孙文向李洪章上书建议改革,经陈少波修改润色,北上先抵上海会见郑观应及王涛,王建议修改孙文的上书,并介绍孙文给李洪章的一个秘书的朋友。但孙文的主要目的是推销自已,而不是他的计划。在信的结尾孙文提出谦卑的请求,希望能到李手下工作,使他能研究sericultrue和其他西方农业方法,能为改善中国的农业作贡献。[7]但是18946月当孙文抵天津时,李洪章正忙于应付朝鲜危机,日本正在迫使中国回应。7月,日本击沉一艘运载中国增援船,81日中日宣战。因此,李未见孙文且他是否读过孙文的上书亦值得怀疑。虽然孙文的上书于10月间发表在万国公报上。

宫太傅爵中堂钧座:
敬禀者:窃文籍隶粤东,世居香邑,曾于香港考授英国医士。幼尝游学外洋,于泰西之语言文字,政治礼俗,与夫天算地舆之学,格物化学之理,皆略有所窥;而尤留心于其富国强兵之道,化民成俗之规;至于时局变迁之故,睦邻交际之宜,辄能洞其阃奥。当今风气日开,四方毕集,正值国家励精图治之时,朝廷勤求政理之日,每欲以管见所知,指陈上诸当道,以备刍荛之采。嗣以人微言轻,未敢遽达。然而犹有所言者,正欲于乘可为之时,以竭其愚夫之千虑,仰赞高深于万一也。
尝深维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于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我国家欲恢扩宏图,勤求远略,仿行西法以筹自强而不急于此四者,徒惟坚船利炮之是务,是舍本而图末也。所谓人能尽其才者,在教养有道,鼓励有方,任使得法也。
人不能生而知,必有待学而后知,人不能皆好学,必待教而后学,故作之君,作之师,所以教养之也。自古教养之道,莫备于中华,惜日久废弛,庠序亦仅存其名而已。泰西诸邦崛起近世,深得三代之遗风,庠序学校遍布国中,人无贵贱皆奋于学。凡天地万物之理,人生日用之事,皆列于学之中,使通国之人童而习之,各就性质之所近而肆力焉。泰西人才之众多者,有此教养之道也。
泰西之士,虽有一才一艺之微,而国家必宠以科名,是故人能自奋,士不虚生。又学者倘能穷一新理,创一新器,必邀国家之上赏。此泰西各种学问所以日新月异而岁不同,几于夺造化而疑鬼神者,有此鼓励之方也。
泰西治国之规,大有唐虞之意。其用人也,务取所长而久其职。学而优者则能仕,且恒守一途,有升迁而无更调。此泰西之官无苟且,吏尽勤劳者,有此任使之法也。
故教养有道,则天无枉生之才;鼓励以方,则野无郁仰之士;任使得法,则朝无幸进之徒。此三者不失其序,则人能尽其才矣;人能尽其才,则百事俱举;百事举矣,则富强不足谋也。秉国钧者,盍于此留意哉!
所谓地能心其利者,在农政有官,农务有学,耕耨有器也.农务有官则百姓勤,农务有学则树畜精,耕耨有器则人力省。此三者,我国所当仿行以收其地利者也。
所谓物能尽其用者,在穷理日精,机器日巧,不作无益以害有益也。夫物也者,有天生之物,有地产之物,有人成之物。天生之物如光热电者,各国之所共有,在穷理之浅深以为取用之多少。地产者如五金百谷,各国所自有,在能善取而用之也。人成之物,则系于机器之灵笨与人力之勤惰。故穷理日精则物用呈,机器日巧则成物多,不作无益则物力节,是亦开财源节财流之一大端也。
所谓货能畅其流者,在关卡之无阻难,保商之有善法,多轮船铁道之载运也。夫人能尽其才则百事兴,地能尽其利则民食足,物能尽其用则材力丰,货能畅其流则财源裕。故曰:此四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四者既得然后修我政理,宏我规模,治我军实,保我藩邦,欧洲其能匹哉!
伏维我中堂佐治以来,无利不兴,无弊不革,艰巨险阻犹所不辞。如筹海军铁路之难尚毅然而成之,况于农桑之大政,为生民命脉之所关,且无行之之难,又有行之之人,岂尚有不为者乎?用敢不辞冒昧,侃侃而谈,为生民请命,伏祈采择施行,天下幸甚。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1.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4.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6.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30.

[5]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2.

[6]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3

[7]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35.





发表于 1/27/2011 03: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14/2011 16:07 编辑

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1894年夏末,孙文赴夏威夷,大哥孙眉对孙文的宗教信仰极为不安,无意资助孙文的革命狂想,华侨虽不满清庭,但因担心国内亲人受牵连,极少人愿意下力推翻它。1124日孙文最终说服约20名年青的广东人,组建了反清组织兴中会。[1]18951月孙拟组织首次起义,筹集经费23000港元,其中孙眉和糖种植园主邓阴楠(将产业卖掉支持孙文革命)两人奉献了一半。兴中会218日成立香港总部,会员宣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建共和”
香港杨衢云也是个雄心勃勃者,并提出出售10元革命债券,待革命成功后按100元兑换。
1895417日李洪章与日本签约,除了赔偿战争费用一亿六千万美元外,中国割让台湾和南满辽东半岛。但不到一周,俄国,德国和法国迫使日本交还辽东。但不到六个月俄国对满洲的企图令英国震惊,英国主要想对中国商业竟争而非要领土。[2]
许多被遣散的士兵变成土匪,孙文早期曾利用秘密会社和土匪。孙文计划于1026日举行广州起义。香港筹资由杨衢云负责,一位清末首批留学美国的官派生的儿子卖掉房子得款8000元,另一名商人捐了10000港元。加上夏威夷筹集的和孙文的其他收入成为起义资金。[3]
孙文在广州负责起义,陆皓东设计了白阳蓝天旗,陈诗梁及几名西方人,一名美国军事专家,孙文予会社和土匪首领现金,并承诺他们抢劫。[4]刘(LIU)是香山知名人物视此为改朝换代的良机,躲在后面亦支持孙文。起义前两周,杨衢云被选为临时政府总统,但1026日阴谋者们未放一枪便四处逃散。孙文逃脱,但陆皓东和其他领导人被捕后被杀。28杨衢云组织的约400名苦力部队(杨承诺他们作为未来政府军士兵月薪十元),在广州登陆时受到警察迎接。港英当局应清政府要求禁止孙文进港五年。
孙文1029日逃至香港,随即与陈少波,陈诗梁逃至日本神户,杨衢云逃至东南亚后转逃至南非约翰内斯堡。神户有数千广东华侨,但孙文召开兴中会大会时仅15人出席,然后两名追随者资助孙文旅费,孙文18961月抵夏威夷住了六个月,然后孙文前往美国三个月一无所获。孙文发现美国华侨更缺乏政治觉悟,而洪门更完全忘记了其反清复明的宗旨。但清政府悬赏高价全球拿捕孙文。
4、伦敦绑架闻名全球
当孙文离开纽约前往利物浦时,清使馆立即通知了驻英大使,后者询英国外交部是否可在孙文抵利物浦时拘留他,得到否定答复。101日孙抵伦敦,入住康特里尔(Cantlies)为他预定的格雷旅宫(Gray’sInn Place)。清使馆聘侦探一直跟踪孙,并决定将孙绑架回中国审判,孙自已给他们提供机会;孙两度进入使馆,因而被拘软禁在使馆三楼12天。但另一说是1011日在到教堂途中,孙文被清庭驻英公使馆派人秘密绑架,拘禁在使馆三楼。[5]清驻英公使馆已按清庭指令花七千英镑雇船拟将孙文运送回国处死。
孙文说服一个年青的英国人,使馆勤杂工乔治(GeorgeCole)告诉他自已不是疯子而是象英国社会党的领导人一样的人。当乔治仍犹豫不决不想抗命时,孙给了他20英镑,并承诺若成功送信给康特里尔再给他1000英镑。[6]同时一名英国女管家决定自已送信给康特里尔,她在信箱中留下匿名信息。1018日乔治将孙文的亲笔信送达康特里尔,他立即向警局(即苏格兰场),外交部和时代报纸披露。[7]结果孙文因此一夜成名。
“我的一切均得到上帝的惠顾。通过上帝之道,我希望进入政治之路”孙文说,“我不是属于基督教会,而是属于革命的耶苏基督。”孙这时承认“没有朋友的帮助,他无法用英文写任何东西”。[8]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3。兴中会成员有112人。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42.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45.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46.

[5]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4

[6]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54.

[7]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55.

[8]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57.




发表于 1/27/2011 03: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孙中山传奇》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14/2011 16:08 编辑


5、孙文的政治理念
自清使馆解救出来后,孙文留欧洲两年,学习第一手西欧社会政治发展史,见证了各工业国家社会改革和政治革命发展现实。189612-18976月期间,孙文共到大英博物馆59天,此期的大量阅读和思考,形成了他的社会革命与早期的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相结合的观念,形成了著名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的基础。[1]民族主义不仅反满而且反帝;民权主义旨在用四种民权(举选,被选举,动议,弹劾,)制约政府的五权(行政,立法,司法,监察,考试);民生主义强调节制资本,平均地权。期间孙文认识了在英国流亡的俄国革命家,孙文说“中国需要30才会出现革命”,而俄国人则说俄国需要100年。[2]
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189772日孙文乘船至蒙特利尔,后穿越加拿大到温哥华,8月初抵横滨。最重视孙文的日本政要是泛亚主义者MiyazakiTorazo。其他支持孙文者,主要出于权宜之计。孙文对Miyazaki毫无保留,告诉他要推翻满清创建共和。日本自由党领袖InukaiKi对孙文的个人气质极欣赏,通过他孙文得以会见日本首相OkumaShigenobu和上议院副议长Soejima Janeomi,其他上议院议员Miyazaki兄弟和Hiravarna Shu成为孙文的坚决支持者。这些日本友人与孙文享有共同的反对西方帝国主义欺负亚洲人的情感。他们相信中国一度伟大的文明,仅是暂时落后,一旦有外界适当帮助和新的领导,会重新站立起来。日本先现代化,必须帮助中国改革现代化,从外国帝国主义的欺压下获得自由,以回报古时文化之债。这些观念即1898Okuma主义,许多日本人认为孙中山的使命即促使中国泛亚主义。[3]极端泛亚主义者认为他们是亚洲大陆的主人(1932年极右派暗杀了时任首相的Inukai)孙文被视为值得投资的对象,他们在东京提供给孙文一幢房子,与HirayamaShu同住,孙文名义上是MiyazakiHirayama的中文教师,这时孙文有了日本名字Nakayama(即中山)。[4]
但孙文并非日本唯一或主要的扶持对象,OkumaShigenobu支持康有为改良派,孙文和梁启超愿意两派联合,但康有为甚至不愿意面见孙文,并否决任何合作的建议。[5]日本政府予康有为一大笔钱后,康于1899年至加拿大,成立保皇会,开始侵入孙文的海外原有领地,占取孙文的资源。梁启超则转向革命,孙文介绍梁到夏威夷后,他却又归向康有为,并将当地华侨吸收进保皇会。几经犹豫不决后,梁启超怀疑孙文的判断力和领导能力。孙文则变得不信任文人的革命决心。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5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59.

[3]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6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64.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65.


发表于 1/27/2011 03: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辛亥革命真相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30/2016 13:26 编辑


辛亥革命真相
郭国汀
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宗旨乃是:推翻专制,创建共和,推翻满清,创建民国。辛亥革命前后著名革命烈士有秋瑾,邹容,黄兴,宋教仁。
辛亥革命的重要意义
终结了中国2000年君主专制,创立了共和民主制,变传统的孔子国家体制为基督教国家体制。取代儒家以皇帝作为天子的概念,由民权取代君权;中国不再属于天子,或任何帝国家庭,而属于全体人民。革命的成功,不仅完成了268年的民族革命传统梦,而且超越狭隘的种族考虑,将政治权力从一个满族集团解放出来,扩展至全体中国人民[1]因此1911年革命,彻底推翻了传统的国家结构体制[2]。它不仅是推翻君主专制的革命,而且终结了儒家国体儒学主义,所有的传统政治,社会,智识和道德的基础,被减低至微不足道。孙中山及追随者们予孔子国家体制予最后一击,在此意义上,孙中山的工作实质上是破坏性的[3]。其不足和缺陷在于:建立共和的观念,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太过理想化,而未考虑既存的条件。革命的理论缺乏对历史条件提供的政治可能性的深层剖析。他们是生活在理论世界而非现实世界[4]。面对政治阴谋和无所顾忌的军阀,王朝的崩溃和传统国家观念的终结,中央集权向地方分权转化,新的权力中心开始在各省形成,四川,广东,广西,云南,甘肃,陕西皆形成了独立的中心政府。而西藏,新疆,蒙古和满洲亦于1911年后事实上独立。革命导致一段期间持续的内部冲突,地方因素时常伴演着至少与意识形态同等重要的作用。革命的迅速成功,从1911年10月10日到1912年1月1日仅83天。然而革命不完善留有过多遗憾,多数人致力于推翻满清和建立共和,几乎无人关注民主和重建民生的重要性。故迫不及待求和平,并愿意与毫无原则的袁世凯妥协,而反对孙文,视他为不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对三民主义,则抛弃民权和民生主义,他们忽视孙文的革命三阶段计划。孙文对他的党的失望,是他辞去总统的主要原因。他问道:“没有革命重建,革命的总统有何用处?[5]
辛亥革命的起源
孙中山自1895年至1911年春策划了十次起义,最后一次的广州起义100多名敢死队战斗了一夜,终因力量过于悬殊而失败。86名起义者被清庭杀害,即有名的黄花岗72烈士。[6]
革命运动主要成分是青年知识分子和学生。章炳磷,蔡元培,及许多对中国传统所知甚少的留学欧、美、日的学生,他们对西方文明和教育所知十分有限;他们没有真正的能力或技能,只是想在即将来临的新政府中谋取一个有利可图的官职。但仍有少数学生回国积极支持革命,帮助构建革命的基础,对传统文化和既存秩序有破坏性影响。
辛亥革命的主力是新军士兵。军官大多系归国留学生,无论是基于理想还是个人雄心,倾向于革命,他们加入革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工商界尤其是华侨支持革命亦起了重要的作用。革命知识分子和学生大多来自官员和绅商家庭,即便官派留学生亦同属同一阶层。他们的观念必然或多或少影响他们的家庭成员,因此,即使在绅士统治阶层,进行宪政根本改革甚至革命的观念亦广泛流行。事实上,绅士阶级整体,含有从保守拥护传统体制到最激进的共和革命的各种意见。
引发辛亥革命的是保路运动1896年除了俄,日在满洲建造的铁路外,中国自建者仅250公里。1911年政府意识到铁路的重要性,想将铁路国有化,实际上是将民间自筹自建的铁路收归国有,转由外国人承建。四川,湖南,湖北和广东四省。[7]1911年春,清政府决定对铁路国有化,引起民间投资者反对,尤其是湖南,湖北,广东和四川。广汉线和汉重渝线,是由私人集资兴建。事实上,广汉线直到1936年,重渝线至1952年,而汉重线直至1970年才建成。四川绅士反抗最激烈,因为清庭仅同意予四川投资者40%的损失补偿,同时视为对本省利益的威胁,他们利用哥老会和其他秘密会党,煽动群众运动。保路运动迅速发展成武装起义,漫延全省。清政府从武昌调兵前往四川镇压引发武昌起义。
由于袁世凯背叛维新运动,出卖光绪给慈禧,受重用任山东总督。载丰于1909年逼迫袁辞职。而1911年清政府袁世凯是唯一能救清庭的人。
使国民党政府失去美国同情,著名案件是李公仆,闻一多教授被暗杀案,尽管所有官方均拒绝承认,被归因于国民党特务。[8]
辛亥革命背景和性质
满清王朝的腐败无能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人持续受外国羞辱,从1842年的南京条约到1901年的辛丑条约被迫定立了一长串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1880-90年代附庸国的丧失,外国人在中国享有治外法权,租界完全脱离清政府管辖,辛丑条约后列强依条约有权在各条约港口驻军,外国军舰随时在中国长江及沿海巡游如入无人之地,昔日骄傲的中华帝国风光不再已沦为半殖民地。
民族革命的传统。中国人的反满情感在268年期间从未中断,顾炎武,王夫之,号召反清复明,洪门天地会哥老会的活动,白莲教起义,太平天国革命,此起彼伏。
外国的影响。英国1688年革命,美国1774年独立革命,法国1789年革命,民主,独立,人权,平等,自由等观念为中国青年接受。
政治革新的需要2000年君主专制使中国没有实质性进步,而是循环往复原地踏步。孙中山发起三大革命:民族革命推翻满清,民主革命建立共和和大众主权;社会革命平均地权预防资本主义极端。
辛亥革命历史背景
不平等条约最突出的域外管辖权的由来1784年,第一艘美国商船抵达广州,直接挑战英国半世袭的垄断地位,一艘英国商船Hughs女士号,因发射礼炮误炸死两名清政府官员,清庭逼英国人交出炮手,否则停止通商;英国人被迫交出炮手,后被清政府按中国法庭审理后勒死。这一事件引发中西法理不同,直接导致日后域外司法管辖权。[9]19432月蒋介石国民政府与美国签署条约废除了所有包括域外司法管辖权的不平等条约,随后废除了所有西方国家的不平等条约,然而,19501月,毛泽东派周恩来与斯大林签署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居然规定苏联人在东北享受域外管辖权,不受中国政府司法管辖。
革命主力新军的诞生。袁世凯1895年因镇压朝鲜叛乱,被授权训练和组建一个旅的新军,他亲自选拔了一批军官,日后皆成长成民国时期的风云人物。段祺瑞(1916-1920年总理),张勋(1917年帮助清庭复辟),冯国章(1917-1918年总统),徐世昌(1918-1922年总统),曹昆(1922-1924年总统)。[10]
1898年百日维新运动,维新派曾求助于袁世凯将慈禧永远清除出政治舞台,但袁背叛了改革派,回报是山东都督,他镇压义和团,继承李洪章,1901年被任命为直隶总督,北洋大臣。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著称的两湖总督张之洞,按德国军队模式组建自强军。19041212日,军事重组委员会批准建立全国统一军队,陆军36个师,附加各级军事院校。每师有两个步兵旅(每个旅有两个团,每个团有三个营,每个营有四个连)一个炮炮兵团(九个炮队,54门大炮)一个机械化团和一个后勤团(各四个连)。每个师平时编制12512人,战时通过步兵连翻番扩充为21000人。但实践中,中国军队从未配备大炮,机械化装备,步兵能有来福枪已相当不错。[11]
袁世凯被任命为直隶总督后,立即创建了保定军校,1905年袁扩充北洋军至6个师。张之洞的自强军实力仅次于北洋军,他的军队为第8师和第21旅。19061118日袁世凯建议他的第1356师(占袁之北洋军三份之二)移交给战争部直接指挥。1907年初,新军成就显著,但仅袁世凯和张之洞尽力训练新军,训练36个师的新军计划远未完成。
陆军在1911年辛亥革命危机时,皆不愿为清王朝而牺牲。孙中山的政治思想主要受美国宪法和当代美国政治理论的影响。[12]他几乎未考虑军事问题。孙中山对中国历史和中国政治传统亦不精通。1898年后,孙中山受到康有为,梁启超的巨大挑战。1905年以前孙中山更多依赖会党,采用犯罪手段远比革命多。1905年兴中会解散,重组成同盟会,大量留学生加盟,孙中山的目标始终是民主,尽管他愿意把握任何机会,愿意妥协。
武昌起义势不可挡
1911年秋,武汉地区各类会党吸引了约56千湖北新军士兵,占总数的三分之一。1911109日,革命者在制造炸弹时意外爆炸,引来苏联警察当场逮捕三名革命者,并查出新军中革命者名单,中国警察随后袭击了一个会议逮捕32人,次日凌晨处决三人。首义是武昌第八机械化团,于10日早上起义,攻占火药库,驻城外的交通和炮兵团亦加入起义,攻占武昌主要战略要地。当天另外三个新军团亦加入起义队伍。次日起义军攻占汉阳,12日克汉口。苏联警察因爆炸事件查获革命党军中名单,中国警察袭击另一处会场逮捕32人,1010凌晨在风雪交加中枪决其中三人。然后,两名士兵开枪打死询问他们的军官,士兵起义打死军官,3600名起义士兵对4000忠于清庭的军队开战,数百人丧生。[13]起义者当时先找省议会主席牵头,被婉拒后,找新军旅长黎元洪任军政府总督。清政府命战争部长英昌,率两个师北洋军镇压,同时清庭召回袁世凯,袁却称病婉拒。
1911109日夜,武昌俄国租界内革命者制造炸弹爆炸,警察捕了好些人并查出革命者在新军中的名单,第8机械团士兵与军官,81010日极为紧张,因警察逮捕了好些同情革命的士兵,于是士兵打死军官起义开始。[14]满族总都Jui Cheng逃走,大多数官员学样也逃走。因此第8师起义军控制了武昌。一个月内13个省宣布独立。除了山东以外,新军皆支持革命。1012日摄政王令战争部长Yin Chang率两个北洋师乘京汉铁路前往武昌镇压起义,同时令海军萨镇冰率舰队赴武汉,1027日北洋军抵汉口,黎元洪说服萨镇冰加入革命队伍。10月底在东北的直隶第20师拒绝赴汉口。
满清的垂死挣扎
1011日皇后和战争部长敦促摄政王载沣请回袁世凯,在京的外交使团亦加入邀请。他们均认为唯有袁世凯能指挥新军捍卫政权。[15]1014日摄政王任命袁世凯为两湖总督,前往镇压武昌起义,袁拒绝任命,提出条件:召开议会,建立一个责任内阁;授予他指挥军队的全权及解决军响,并宽赦所有的革命者。第20师师长张绍增,第2混成旅旅长兰天尉提出立宪要求。第6师师长吴鲁陈亦同情革命。当武昌起义暴发时,吴要求清庭派他的第6师前往镇压,引起清庭怀疑。当山西发生革命时,清庭任命吴任山西都督。吴即派兵进驻石家庄,撑控了京汉铁路交通枢纽,并开始与山西革命者和第20师领导人谈判。117日吴鲁陈被暗杀,或许是清庭派人干的,袁世凯亦被指控。兰天尉逃往上海加入革命。[16]
在一周内清庭业已接受大部分要求。1110日在北京国民议会选举袁世凯任总理三天后,清政府颁布赦令指定袁世凯任总理并指令他组建内阁。袁据此指定和任命他的同党任大多数要职。1115日袁组建内阁,10名汉人,一名满人。袁与黎于1220日在北京图书馆签署协议,总统由推翻满清政权者当任。这时发展明显朝康有为之立宪君主制,而非孙中山之共和政府。孙中山成功地说服英国政府停止对清庭任何贷款。
19111012日武汉成立中华民国政府。江苏清都督程德全仅是易帜成立军政府,一切照旧。外国政府对中华民国不支持,他们与清政府试图镇压之。几天内美,英,日,德,法十几般军舰开往武汉,对革命政府构成威胁。外国人希望用继续征收各种税和海关关税,呈交北京清政府,而逼使武汉政府财政破产。四国银行团(英,美,法,德)向清政府贷出三百万银元用于镇压叛乱。俄国趁机鼓动蒙古王公宣布独立,旨在将外蒙和部分黑龙江分离出去。外国人施压北京政府启用袁世凯任总理和军队总司令。袁即令北洋军攻占汉阳,列强完全支持袁世凯,并说服孙中山的政府在上海举行谈判。孙中山看到外国人支持袁世凯,于是与袁协商,如果袁愿意当共和政府总统,孙愿意让贤。[17]
1113日在满足了袁所提出的全部要求后,袁世凯就任总理,南京革命政府亦向袁世凯提从总理职位。英昌的第一军,由第4师,第26师组成的混成旅和从第1师抽调的卫队组成。在击溃萨镇冰的舰队后,1027日,在炮火和北洋军舰炮火掩护下英昌率军大举进攻黄兴指挥的在武昌市郊的革命军。1027日,清庭命令袁世凯统领湖北新军镇压叛乱,袁世凯拒绝。但令其两名最信任的部下。冯国章取代英昌指挥第一军,段祺瑞指挥第二军守卫京汉铁路,防吴鲁陈。冯国章抵汉口并宣布他将于1031日接管指挥。1112日萨镇冰率舰队起义。20日袁世凯许可冯国章在汉阳发起总攻,七天后克之。袁令冯不要打武昌,因为袁亦也革命者谈判,其他地方唯一发生重大战事的是南京,第9师参加革命。张勋则捍卫清庭。革命军121日攻占紫金山。
陆军显然实力远胜于旧式军队和未受训练的革命军,而北洋军则是陆军精锐,假如袁世凯想用北洋军镇压革命,应当不会有太大障碍。[18]
满人及满清官员被杀1022日陕西和湖南起义。在西安约10000余满族人被杀;在长沙忠于清庭的司令被杀,总督逃走;在太原总督及其家人皆被起义者杀害;四川都督被砍头示众。[19]在武昌的第30旅(满族人)被消灭,在湖北宜昌17名满族妇孺被杀害,最大的屠杀发生在西安,革命者在三周内危害了两万名满族人。[20]江西和云南相继宣布独立,清政府用京汉铁路迅速运兵南下致武汉镇压起义。山西起义军则在太原切断英昌北洋军的后勤供应;10月底一名北洋军高级军官反叛,发表声明要求:一年内设立议会;
由该议会颁布宪法;选举一个总理并由皇帝批准;否决皇帝对刑事案的即决权;对所有的政治犯实行大赦;禁止满族皇亲国戚担任内阁部长,皇帝批准前必须由议会审定所有的国际条约。[21]
孙文就任临时大总统
1911年圣诞节孙中山与美国人Hunchback Homer Lea 一道抵上海,四天后,16个省的代表在南京开会一致选举孙中山出任临时总统。191211日宣誓就职。同日,孙中山电报袁世凯称:虽然我现担任临时总统,实际上是等待阁下,我的要约最终会向全世界明确,我希望你能尽快决定接受此项要约[22]1229日来自16个省的代表投票以压倒多数孙中山当选临时总统,虽然黎元洪未得任何选票,被指定为副总统。19121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推翻专制的满清政府,缔造共和中国,计划人民福利。国旗用红、黄、蓝、白、黑五色共和旗。黄兴以战争部长行总理职,负责政府日常事务。袁世凯高度评价黄兴:“诚实,忠诚,一个英雄和君子”。[23]
19121月发生了一系列暗杀袁世凯和清政府高官和军官的事件,袁差点因此丧命。对清政府的最后打击是19121月底,44名北洋军官联名致电北京内阁要求构建共和中国。多数王公贵族退回满洲,皇后与袁世凯讨价还价,就保障生活和财金津贴谈判。当袁和南京参众两院均同意予皇帝与家人继续住在紫禁城及对皇宫财富的所有权及每年予400万元津贴和保证所有满清寺庙,颐和园的永久所有权后,清政府宣布1912212日溥仪退位,并授权袁世凯全权组建临时共和政府。[24]不过该授权袁世凯组建临时共和政府是袁暗中做手脚插入的,旨在为日后篡权埋下伏笔。
湖南谭元凯,上海陈其美,杭州蒋介石,广东胡汉民纷纷组织武装起义。清军反扑放火烧汉口,革命者死伤约28000人,但袁亦秘密与黎元洪接触。四川都督被砍头示众。[25]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理论在穿透力方面含糊不清,他也极不现实实际。[26]他在创建的组织中要求予自已独裁权力,孙说共和就象一部车,军官是司机,人民是老板,总统是工厂的经理,人民则是股东。
宋教仁反对孙中山之总统制,而主张在1912年法定选举后,中国最佳的政府是议会总理制,元首仅是国家的象征而无实权。[27]
南京政府,没有军队又缺财政,徒有虚名而无实力,因而缺乏予清政权最后一击的实力,承认自已的虚弱,孙中山致电袁说他已准备移交总统职位1912116日,袁到紫禁城呈交他的内阁请求清庭退位的声明,当袁离开皇宫时,革命者扔了四颗炸弹至他的座车,12名卫兵被炸死。当场逮捕10名攻击者,其中三人随后被抢决[28]
清宫为示信任,提升袁为一品官117-19日,满清与蒙古王公讨论内阁声明,前亲王主张退位,四名王公主张开战。塔达尔将军主张杀掉袁世凯,以满族的将军取而代之。他们议论组建新的义和团来捍卫皇朝。九天后,保皇会满族领导人在北京街头被炸成重伤。天津驻军将军被暗杀。在北京,汉族军队人数超过满族军队人数,袁被怀疑组织暗杀事件,旨在制造紧张局势。[29]
1912212日,皇帝退位昭书称:“十分明显绝大多数人民的心中支持建立一个共和政府。主权应当交给共和下的人民整体,皇后与皇帝将退休过休闲生活,免除公共职责,享受人民赋予我们的礼遇,安享快乐,满意光荣建立的完美政府。”[30]这是由南京政府起草,在北京袁世凯加入其中授权袁世凯全权组建共和政府之语。三天后,孙中山声明他将于41日辞去总统职。
当袁世凯宣誓就职当天,孙中山颁布了一个临时约法,旨在限制袁世凯大权独揽310日袁世凯在北京宣誓就任总统。袁将关健权力部门(军队,海军,内务)全由他自已指定。1912年夏,上下两院议会设立,袁从一开始就是个专制者,他成长于专制,他的共和观念与革命者大相径庭。宋教仁是中国第一个议会政治家,被袁世凯派人暗杀。
袁世凯向五国银行贷款2500万英镑,未经立法院批准,孙中山及其追随者于是反叛政府。19136月日袁世凯撤换南方军队的将军,派军南下,7月七省(江西,安徽,江苏,广东,四川,福建,河南)宣布继承中华民国并向袁世凯宣战。[31]
191311月袁世凯解散议会,为掩人耳目,袁指定了一个69人组成的各省政治协商委员会,组成一个咨政委员会,制定了1914年宪法。使袁世凯成为独裁者,他可以宣战,签约,任命官员,颁布紧急令而无任何限制。1914年底他自已任命自已任十年总统,有权选定自已的继承者或由他自已继任。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中共犯罪集团以人民的名义盗国窃政61年,比袁世凯有过之无不及,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则远比袁世凯大万倍!袁无论如何盗国,他还不至于滥杀无辜,狂劫乱抢,强暴全体国民精神与心灵,毁灭中国的青山绿水,破坏中国的自然生态。由于极权流氓暴政根本没有实质政治改良的任何余地,而中共暴政是个地地道道的极权流氓暴政,因此,欲彻底终结中共暴政,全体国人唯有发杨光大辛亥革命精神,才能完成孙文和蒋介石开创的中华民国自由民主宪政的伟大革命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64

[2]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 1851-1949, University of SouthCarolina Press. 1970.p.76.

[3]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 1851-1949, University of SouthCarolina Press. 1970.p.77.

[4]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 1851-1949, University of SouthCarolina Press. 1970.p.77.

[5]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64

[6]Edwinp 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Republic From the Last Emporor to DengXiaoping.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 New York, 1989.p.35.

[7]Edwinp 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Republic From the Last Emporor to DengXiaoping.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 New York, 1989.p.37.

[8]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 1851-1949, University of SouthCarolina Press. 1970.p.183.

[9]J.A.G.Roberts, Modern China, an Illustrated History, Sutton Publishing 1998.P.25.

[10]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18.

[11]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21.

[12]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24.

[13]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19.

[14]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34.

[15]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36.

[16]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36-37.

[17]Edwinp 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Republic From the Last Emporor to DengXiaoping.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 New York, 1989.p.39.

[18]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 Longman London, 1995.p.38.

[19]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1.

[20]J.A.G.Roberts, Modern China, an Illustrated History, Sutton Publishing 1998. P.34.

[21]Jonathan D.Spence,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W.W.Norton & Co. New YorkLondon, 1990.p.264-65.
Jonathan is George Burton Adams Professor of Historyat Yale University.

[22]Li Chien-nung, 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China, 1884-1928, trans Jeremy Ingalls(Princeton N.J 1956.p.260.

[23]Bergere Marie Claire, Sun Yat-se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p.218.

[24]Jonathan D.Spence,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W.W.Norton & Co. New YorkLondon, 1990.p.267.

[25]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1.

[26]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3

[27]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3

[28]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5

[29]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5

[30]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 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 Allen Lane,PenguinBooks 2008.p.126

[31]Edwinp Hoyt,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Republic From the Last Emporor to DengXiaoping. Mcgraw Hill Publishing Co. New York, 1989.p.41.


 楼主| 发表于 1/28/2011 00: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文传奇》郭国汀译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27/2011 23:23 编辑

7、康梁保皇君主改良派与孙文共和民主革命派

与这些日本人比较,在日本的中国人大多极保守且患政治冷漠症。一万多名留日学生仅100余人支持孙文。在中国的革命进展更缓慢,人们普遍害怕卷入反清活动。而康梁领导的保皇会的敌意,使革命更加艰难。他们恶意攻击革命和共和观念。[1]孙文采取合作态度待之,因为都是政治流亡者。然而,孙文的合作建议被康有为拒绝。康自视为帝王师,不耻于与任何反叛者同流。Inukai善意调停安排孙康会谈,但届时康却未出席。梁启超表现得更乐于合作,改良派与革命派水火不相容,直到日本政府下令康有为离境才有所改变。[2]梁启超与孙文开始讨论合作甚至合并,康有为则游走欧洲,美国和加拿大,后指令梁启超赴夏威夷负责当地的保皇党。

为加强革命活动,抵制保皇党的影响,1899年孙文派程少波至香港创办中国日报。派ShihChien Ju 到长江地区加强与秘密会社的联系,陈诗梁到香港开设接待中心,七名哥老会首领加盟支持孙文革命。[3]


1898年夏,菲律宾自由运动领导人FcmilioAguinaldo派代表到日本请求援助对抗美国,孙文热情支持,会谈后,MarioPonee毫不犹豫授权孙文负责行动计划,运载武器的船只在途中遇风暴沉没,随船的三名日本军事顾问及13名中国人丧生。但菲律宾人仍感谢孙文的热情支持,给了孙文十万元,使孙文得以创办一份报纸,由程少波在香港发行中国日报。1900年后,孙文的革命似乎有了起色。一名从保皇党转向孙文在长江地区建立了与哥老会的联系,广东天地会也建立了联系。杨衢云1899年从南非回到香港,直到此时杨才承认由孙文任未来中国总统。[4]


1897年德国占领胶州湾以来,各列强争相在中国瓜分势力范围,建铁路,开矿山,兴办任何有利可图的企业。1895年,中日之战的巨额战争赔偿,加上赎回辽东半岛的款项,使中国沦为债务国。清政府只得求助于外国银行,银行则要中国以关税作担保。在四十个月内,该战争赔偿高达五千万英镑,而由于黄金升值,实际赔偿额更高昂。


[1]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6

[2]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7

[3]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7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68.


 楼主| 发表于 1/29/2011 01: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8/2017 16:34 编辑

对于孙文开创的共和革命历史是进化传承还是彻底否定?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世界革命史的实践经验证明:任何国家无一例外均是前者而非后者。关健在于判明:谁是真正的共和革命?是孙文蒋介石开创并完善的国民革命?还是毛泽东共产党搞的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孙文和蒋介石国民党开创并完善的是真正的共和民主革命,而毛泽东共产党搞的是货真价实反革命!因此对前者是继承进化改良的问题,对后者才是彻底否定抛弃的问题。非常遗憾作者却将孙文与毛泽东,国民党与共产党相提并论。孙文是伟大的共和民主革命之父,这是任何人皆无法抹杀的事实,毛泽东则是个祸国殃民独夫民贼;国民党是个有不少缺点也犯过某些严重错误甚至一些罪行的,但本质上属全民党的政党,是愿意改良且已经改良的政党;共产党则是个反人性,反自然反人类的犯下无数滔天大罪且没有任何丝毫忏悔认罪且继续作恶犯罪,邪恶致极的流氓犯罪集团。

世界上任何专制政权的复灭,都不存在一帆风顺的先例,均出现过自由与专制,革命与反革命,复辟与反复辟的反复较量,英国,法国,俄国,德国,概莫能外,中国亦然。法国自由共和民主制最终得以确立经历过反复较量,历时89年;中国自1911年起算,也经历过反复无数次,历时业已百年,但世界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对孙中山,应当在尊重历史真相的前提下,从大原则大局考量评价,决非采用否定一切的绝对极端思维待之。吾以为中国即将到来的政治民主大革命的最佳方案无他:恢复和重建由孙文和蒋介石国民党开创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政新中华民国。

真正的人类的思想成果,只要是真理,不要说百年,即使千万年不变其精髓;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精神决未过时,尽管有完善的余地。

孙中山先生无疑是个人,而且是个有不少毛病的人,并非神也达不到圣人之尊;但他绝对堪称中国共和民主之父,亦是当之无愧的世纪伟人。根据我对孙文并不完全的初步研究证实:中共从未真正尊从过孙中山,而是极力暗中贬抑之,公然串改伪造抹黑之。表面尊从之目的仅在于法统的承继之需要,实质贬损之则旨在防止中国人民的革命精神复苏!

有关孙中山的讨论事实中国人民的前途与命运,也事关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的成败,确实值得每位中国人严重关注。敬请各位朋友参与争辩讨论,以便尽可能达成共识。

对孙文和蒋中正了解得越多,我越敬重孙文和蒋中正。孙文表面上似乎没有受到西方正规政治学,法学,哲学教育,仅是学医出身,但由于他从治病救人转换成治病救国,而看病原理相通,且经过四十多年不懈实际政治实践,经历过无数失败,屡北屡战,始终斗志昂杨决不言退,”甘面壁读十年书,愿乘风破万里浪“,通过深思总结融汇贯通,终成一家之论,创立三民主义五权宪政治的博大政治理论。吾以为三民主义不但没有过时,而且大有发掘深化的余地。民族主义迄今未过时,将来永远也不会过时,只要种族存在,民族存在,就必会有民族主义,只是不能过份;民权主义正是当代大陆中国头号大问题,也是民主志士前仆后继争取的首要人权;民生主义则是在发展自由资本主义的同时,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人道主义关爱,建立和谐社会的理论。

 楼主| 发表于 1/29/2011 02: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8、义和拳乱



1897年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被暗杀,德国趁机要求赔偿,结果胶州湾成为德国为期99年的租借地。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儒家影响深厚因而山东人特别排外,导致冲突不断,德国人的报复手段相当残忍,包括烧毁整座村庄,结果引发山东义和团爆发。主要受害者是皈依基督教和天主教的中国信徒,外国人受害者总数不超过250人。[1]俄国战争部长欢迎义和团“这将是我们夺取满洲的一个好借口”。满清王公骗慈禧说外国干涉拟推翻她扶持光绪皇帝,拳乱给了孙文一个良机。野心勃勃的LiuHsueh Hsun此时是广东总都督李洪章的幕僚,写信给孙文称李有意与孙文合作建立广东广西政府,孙文决定探讨刘的要约。从横滨乘一法国船于617日抵香港,随即转船到西贡,三名日本顾问随刘赴广州,与李洪章的谈判没有结果。孙文曾向法国驻东京大使提议:如果法国予他武器和军事顾问,若他在中国南方建立独立的政权,他承诺奖励他们丰厚的回报。但是巴黎与伦敦一样害怕革命,因此孙文在西贡会见的法国官员不敢支持他。[2]同时梁启超在夏威夷为保皇党筹集了大量资金,而康有为则在新加坡获得一个华侨百万富翁的支持。日本历来想调解改良与革命两派,由于保皇党的筹资活动威胁到孙文,故他派Miyazaki6月底抵新加坡与康有为谈判。英国驻新加坡总督JamesAlexander对孙文说“当中国正面临外国入侵之际,发动新的叛乱,对于一个中国爱国者是多么不合适。”并禁止日本人入境五年。



义和团围困北京外交使团期间76名外国人丧生。1901年基于报复远非基于公平合理原则达成的义和团赔偿协议,令中国赔偿八国联军三亿三千万美元。[3]

利用1900年义和团暴乱,孙文1900年在惠州领导了第二次起义,这是首次实际战斗的亮出革命旗帜的起义。孙文与数十位日本人和军官拟赴香港指挥,因港英当局仍拒绝孙文入境,孙被迫转至台湾。日本总督K表示支持孙文。孙在广东沿海地区发动起义,初时成功,起义者等待孙的后继援助之际,日本新首相I亲王突然改变立场禁止日本人服务于孙文的军队,命令台湾总督停止支持孙文。革命军由于没有后继支持,最后被迫解散。关健领导人是陈诗梁,邓阴楠和ShihChien ju。李济堂奉献最大的一笔款20000港元。9月在台湾孙文给刘一函,若其支持100万现金,孙文准备让刘当总统甚至皇帝,或任何他愿意的称呼,若革命成功的话。[4]虽然刘梦寐以求称王,但他怀疑孙文是否真让位于他。因此另一可能的资助也断了。孙文在此情况下,令起义暂时取消,但太迟了。一个八人起义小组已开始行动。两周内数千农民加入起义队伍,后来上万起义者却仅有28枝枪,孙文下令停止起义,因原来答应提供武器的台湾都督被东京制止介入。他的日本代理人侵吞了菲律宾人资助的款项。ShihChien ju想袭击广东都督,用炸弹炸死了6人,但主要目标却躲过一劫,他随即被捕并在两周内被砍头,年仅21岁。日本人Yamada Yoshimasa在惠州起义中牺牲。[5]杨衢云1909119日正在香港课堂上讲英语课,被广东当局雇佣的杀手谋杀。杨的手下从孙文的阵营中分裂出去,七个月后,陈诗梁死去,严重削弱了孙文革命的领导力量。[6](近日看到有人又嫁祸于人说是孙中山暗杀了杨先生?!那些为了彻底贬损孙文者真是不择手段?)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72.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75.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82.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84.

[5]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8

[6]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87.


 楼主| 发表于 1/30/2011 01:4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2/1/2011 00:05 编辑


9、革命派与改良派



1900821日英驻汉口领事帮助清庭湖北总督张之洞镇压了康有为保皇党发动的武装暴动。唐才常在秘密会社和革命者的支持下,组建了一支保皇独立军于1900823日进攻武汉,战败后被捕,唐才常等20名起义领导人被砍头。[1]起义失败的部分原因在于康有为的海外资金未及时到位,缺乏后援。康有为被指控挪用华侨集资款80万美元投资于墨西哥出租车业,登记投资者为康有为女儿的名字,她当年是Barnard学院的学生。[2]保皇党起义的失败使保皇改良派声誉严重受损,人们纷纷转向革命党,因而孙文的声誉日隆;从此以后,孙文不再被视作叛乱者或违法者,而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致力于革命的爱国者。海内外学生,特别在日本的留学生均支持孙文,革命党在日本出版《公民报》和《二十世纪中国》推动革命事业,号召暗杀清政府官员。



1903年林语堂称之为中国媒体的黄金时代。自1895年始中国出现了几十家民间报纸,晚清共有66家民间自由报纸。上海激进分子公开宣传反满,最著名的是《苏报》。5月底该报公开发表反满煽动推翻满清的文章。一个月后,满清当局说服国际区的外国当局干预,报纸被查封,著名编辑章炳粼被捕受审。1903年仅18岁的邹容在上海出版煽动反清的《革命军》,再版发行了几十万册。邹容和章炳粼经法庭审理判决构成煽动颠覆罪,邹容于190520岁时死于狱中。除了上述出版物外,许多学者支持革命。蔡元培在上海组织光复会,1903年黄兴在长沙组建华兴会,首期会员有500人,包括宋教仁。这些组织会员大多是知识分子和秘密会社成员,特别是哥老会有10万众。1904年在攻占武汉的企图夭折后,黄兴逃到日本,拥有许多追随者。



孙文没有知识分子的声誉,没有著作也没有高深的理论意识形态,而这些是最吸引青年学生的因素,因为他们对文字和观念的信仰。有些学生跨大孙文缺乏传统训练,指责孙文是中国文盲,不少人对孙文的行动仅认为是一种没文化的非法作乱。少数与孙文有过直接面谈者对孙文有较好印象,但孙文与许多职业革命家一样,人们怀疑其智能的可靠性,其易变性与势力眼令不少人敬而远之。[3]

1902年革命形势好转,孙文周游越南,日本,夏威夷,美国。19032月孙文赴越南Hanoi,虽然他再度承诺如果他在中国南方成功建立起革命政权,将予法国优惠权利,法国人则再次否决使用殖民地作为叛乱基地。[4]孙文在印支活动了六个月,仅招到8名华侨,其中三人是裁缝,组建了印支兴中会支部。其间清政府开始禁止私人学生在日本军事学院学习,孙文决定建立一家秘密军事学院,提供8个月学习军事科学课程和制造武器,但该学院一共仅招到15名学生,大多是广东人。孙文与Inukai聘请两名日本军官秘密教授14名中国学生制造武器,军事战略和游击战术。几个月后学院关闭。



1903年秋孙文抵夏威夷,发现梁启超模糊了改良与革命的区别,挖了他的墙角。孙文对华侨演讲时区分了立宪君主制与共和制的优缺点。但6个月期间仅招到几十名新人,由于兴中会的号召力不足,孙将他们招到中华革命军。这时孙眉已无力继续资助孙文的革命活动,孙文主要靠出售以革命成功为条件的10倍厚利的革命债券筹资。此时在夏威夷孙文加入洪门会,任洪棍职(相当于元帅)。为方便入美签证,孙办理了一个宣誓证词说自已出生于夏威夷。[5]19044月初,孙文抵旧金山,被拘留了数周直接华盛顿认为他的信用合格后才释放,随后七个月的活动情形令人沮丧。但另一教授则称1904年孙文在美国大受欢迎,将不少保皇派转变成革命派。[6]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81.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39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88.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96.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99.

[6]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9


 楼主| 发表于 1/30/2011 03: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2/1/2011 00:07 编辑


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因为晚清政府腐败无能无法保护在外国领土上的本国国民,在Java一个中国百万富翁的法律地位还不如一个日本妓女,晚上10点以后中国人不得上街,而日本妓女却无此种限制。由于被剥夺基本公民自由,包括归化成美国公民的权利,华侨们感到是没有国家的人,但他们几乎没有政治或革命意识。在旧金山有八千洪门会员,孙文却未筹到分文,仅一名加州大学教授给了孙文4000美元,然后全花在毫无收获的由洪门领导人陪伴的沿海旅行中,12月抵达纽约时孙文已身无分文。



在纽约时,孙文会见了中国留学生,其中有后来在中华民国任要职的王宠惠,当时为耶鲁法学院学生,其父是广州传教士,他帮助孙文写了一本英文小册子,《中国问题的真正解决》,印了一万册,在美国仍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年底孙文应欧洲学生之邀访欧洲,在伦敦,孙文首先与严复交谈了看法,严得是中国改革的先驱者,也是当时思想最深刻的中国人,影响了包括梁启超等一大批中国知识精英,如今年已50,变得比梁启超更反对革命,严复说“中国尚未准备好共和革命,因为中国人的知识仍处于低等阶段”。孙文答:“那么人们要等多久黄河水才能澄清?你是个思想者,我则是个行动者。[1]

1905年孙文再次应欧洲学生邀请访欧,此时他决定不仅应当吸引留学生和秘密会社,而且应当在新军中发展成员。[2]1905年初孙文在伦敦住在英国友人家中,学生们给孙文钱让他赴欧洲大陆巡回演说,首站是布鲁塞尔,孙讲述了民族、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随后孙文与学生们交流讨论,他们不反对三民主义,但强烈反对孙文的革命策略。[3]孙文举例赞杨秘密会社的战斗力,并说他们构成革命力量最佳组织部分。学生们指出下层阶级的战士,历史证明往往靠不住,因而应当依靠人民自已;最后孙文同意学生之知识分子适宜领导革命的观点。在此基础上,孙文成为由布鲁塞尔(30人),巴黎(10人)和柏林(20人)共60名学生组成的革命党的领导人,孙文让他们宣誓忠于纲领。但在孙文离开欧洲前,除了14人之外,其余学生经慎思后皆退出。但最大的革命组织在日本,有来自17个省的数百名学生加盟。



孙文努力强化他的国际形象。1905年春,孙文访问了布鲁塞尔社会主义国际秘书处。在巴黎孙文两度拜访法国外交部,这次他向法国提议帮助反制日本日益增强的影响力,日本当时打败了法国的同盟俄国。孙文对法国外交部官员说日本在他的运动中有许多利益,但他愿意让法国取代日本作为他的主要资助者。QuaidOrsay仍怀疑故未作答复。但有些法国情报官员,对利用中国革命来制约扩张的日本感兴趣。[4]

因此,孙文视日俄战争是个寻求外国资助的机会。日本泛亚主义者,此时对孙文的支持架起了孙文与日本留学生民族主义者之间的重要桥梁。Miyazaki称赞孙文是在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均找不到相提并论的最杰出的人[5]。他的自传对孙文着墨甚多,发表于1902年,1903年出版中文版,使留学生们对孙文颇有好感。1905719日当孙文抵横滨时,Miyazaki正在东京赞杨孙文,他描述孙文是个绝世的领导人,他的国际声誉将给革命带来信誉;728日在《二十世纪中国》杂志办公室他将孙文介绍给关健人物黄兴和宗教仁。孙文强调革命派联合的重要性以免相互争权。经数次会谈,他们决定联合成立统一的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730日,代表17个省的70名中国留学生,聚会听孙文新组织的计划,会议地点在日本黑龙会组织总部。该会期望推翻满清将在满洲留下权力真空,使得日本能在大陆创造以漠河为界的新国界。黑龙会的创始人UchidaRyohei是孙文的合作者。同盟会创立大会有UchidaMiyazaki和另一名日本冒险家出席,定于下次会议选举领导人。813日数百名留学生拥至日本饭店,听孙文首次向东京学生演讲;820日,300名学生参加了同盟会正式成立大会,孙当选总理,黄兴任执行长,在孙文缺席时代总理;决定以《二十世纪中国》作为盟刊,会上约70人加盟。同盟会重申:“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共和,平均地权”的纲领。在成员起誓遵守该纲领后,按孙文指导打秘密手势表示三个暗号,中国,中国事物,世界事物。然后,孙文与每个盟员一一握手。“从今天开始,你已不再是清朝臣民了。”此时屋内一根木柱倒下,“这象征着满清政府的跨台”。



孙文制定了详细的革命计划。初时,在革命力量解放的地区,应实行三年军政。此期军政府在县级应控制所有的军事和民事;同时,与当地人民合作,消除旧的政治和社会邪恶。诸如奴隶,缠足,吸鸦片,官僚腐败;第二阶段(不超过六年)实行训政,此期地方自治政府应指导当地人民普选地方议会和行政官员,军政府仍应控制中央政府。此期应当有临时宪法,确定军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当训政结束时,军政府应当解散,国家应由新宪法管理。简言之,孙文主张通过三阶段革命将国家导向宪政。[6]

1906年同盟会员增至963人其中863人在日本。黄兴在同盟会刊《二十世纪中国》与梁启超展开激烈辩论,因发表“日本政客剥削中国”一文被禁刊。因此19051126日革命者将该杂志改名为《民报》。章炳粼,胡汉民,汪精卫均是主笔。梁启超一人不敌,加之梁私下亦同情革命,故青年日益倾向革命。[7]

同盟会扩大社会基础,多省各阶级,统一中央组织形成现代政党,汇集革命力量于一体。1906年至1911年,同盟会组织了一系列起义,在广东,广西和云南各一起,加上18951900年分别在广州和惠州两次起义一共举行了十次起义。最后一次是19114月的广州起义,著名的黄花岗72烈士(实际牺牲82人),许多是从日本归国的留学生。



哈罗德认为“实际上,孙文带给同盟会很少真实的价值,只有少数会员来自兴中会,孙文也未贡献任何重要的意识形态”。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01.

[2]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49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02.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103.

[5]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50

[6]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51

[7]Immanuel C.Y.Hsu.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1970.p.551


 楼主| 发表于 1/30/2011 04: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杀害宋教仁的凶手之一应桂馨的可耻下场   应桂馨(?—1914年1月),字夔丞,青帮人物,江苏驻沪巡长。
   
   应桂馨与陈其美有往来,陈其美的革命机关大多借住应家,并收留亡命党人。
   
   1913年3月20日民国第一届国会召开前夕,宋教仁遇刺中弹就医,取出弹头。3月22日,宋教仁身亡。案发之后,上海县知事、上海地方检察厅悬赏缉捕,沪宁铁路局也出资悬赏,3月23日,古董字画商王阿法到英租界捕房报称:一周以前因卖字画曾去巡查长应桂馨家,应桂馨拿出一张照片,要他谋办照片上的人,愿出酬金1000元。王阿法当时不敢答应,宋遇刺后见各报刊登宋照片与他见照片相同,于是报案。应桂馨随即成为第一个被捕的真凶。英租界捕房进一步拘捕若干嫌疑人,经沪宁车站的外国职员辨认,认出凶手武士英(真名吴福铭)。搜查应桂馨家宅,又搜得手枪一柄,枪内余弹两枚,经检验与宋教仁体内取出的弹头匹配。从应桂馨家宅搜出的信件中以及从电报局取得应桂馨发往北京的电稿中,发现国务总理赵秉钧的秘书洪述祖致电应桂馨说过:“毁宋酬勋,相度机宜,妥筹办理。”3月14日,应桂馨回洪述祖的“寒电”电文是:“梁山匪魁四出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之,乞转呈,候示。”3月18日,洪述祖复应桂馨电:“寒电立即照办。”3月19日,洪述祖又电催应:“事速照行。”3月21日凌晨晨两点即宋教仁遇刺不久,应致洪电:“二十时四十分钟,所发急令已达到,请先呈报。”3月21日,应致洪电:“号电谅悉,匪魁已灭,我军一无伤亡,堪慰,望转呈。”等。由此,洪述祖、赵秉钧和袁世凯成为幕后凶嫌。此时经和英法领事交涉,应桂馨、武士英从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堂转到上海地方当局中国人自己的监狱。移交不久,武士英吃了应桂馨的朋友送的毒馒头,暴毙狱中。蔡东藩因此在《民国演义》中感叹:“可见中国监狱,不如西捕房的严密,徒令西人观笑,这正是令人可叹了。”

   
   应桂馨在一次劫狱事件逃出后先到青岛躲避起来。国民党讨袁的二次革命失败后,应桂馨开始显露行迹,公开发出请“平反冤狱”的通电。后又公然从青岛到北京向袁世凯索酬,要求袁实践“毁宋酬勋”的诺言,给他勋位和巨额现金。袁本来希望用赏钱叫他离开北京,不能公开授勋,应桂馨却坚持勋位金钱两大条件缺一不可,终于惹翻袁,派出四名大汉追杀。应桂馨得到风声后逃跑,1914年1月在逃往天津的火车上被军政执法处人员郝占一和王双喜乱刀砍死。
   
   宋教仁遇刺案发生后,总理赵秉钧引嫌辞职,不久调任为直隶都督(驻天津)。应桂馨在火车中被杀时,他正在直隶都督任上。他一获应桂馨的死讯,不请示袁就发出缉捕凶手的命令,并在长途电话中向袁抱怨:“应桂馨如此下场,以后谁还敢替总统办事呢?!”一个月之内,赵秉钧在天津督署内中毒,七窍流血而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1/2019 05:29 , Processed in 0.16514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