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法律法治] 《共和革命之父孙文》郭国汀编译 天易论坛独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17/2011 15: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40 民族主义
孙文自已继续更自由地表达民族情感。他谈论收回领土和主权,承诺当革命完成时,所有满清被割让吞并的领土都应当重审。他提醒年青人,中国人受美国人歧视,提及在上海公园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标牌。然而,在10月间他告诉抵制日货的学生们,那是无效的和自贬身份的。为什么一个象中国这样伟大的国家,有战世界四分之一的四亿人口,4000年文明,要宣杨小日本正在欺负她?受到日本压迫就象一个成年人受到一个四,五岁的孙儿的骚扰。他说赢得外界尊重的方式,是恢复国内的秩序。有好的内政,就不会有外国问题。但一个失序混乱的国家,就不会有稳健的外交关系。担忧外国统治或瓜分,是梁启超20年前提出的毫地根据,痛惜中国已丧失一个伟大的国家的风格,他敦促优先完成内部革命。
国际威望将随着传统儒家恢复内部秩序后自动赢得。孙文从未怀疑其有效性。然而,他不可避免的结论,除了俄国之外,外国列强意图阻止他统一中国。他更加频繁地指出此点。11月16日,在一封给他先前的资助者Inukai Ki的信中,详尽阐释了此点,通过Inukai新内阁部长,孙文希望把日本拉上反西方帝国主义的泛亚和苏联统一战线。
孙文预言,下一场战争不会在白人与黄种人之间,或在欧洲与亚洲人之间,而是在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英国和法国,在欧洲和亚洲均是压迫者,美国要么加盟英法,或持中立,但从来不是受压迫国的朋友;另一方面,俄国是欧洲受压迫国的中心,印度和中国在亚洲的地位相似,俄国是他们唯一的朋友。日本为了准备战争,她的首要责任是帮助中国完成革命。明治维新已成为中国革命之源,两者有共同的目标,复兴亚洲,有日本帮助,中国可以轻松地摆脱帝国主义的束缚。战后削弱的西方列强,已不够依他们自已执行其在东亚的帝国主义设想。但他们在中国仍有坚固的经济基础。由于中国革命威胁到此种基础,帝国主义要求日本的协助。日本的错误在于未认清她与中国反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共同利益。中国革命是西方列强最害怕的。因为它将立即起示范作用并被跟随:安南,缅甸,尼泊尔,不丹,印度,阿富汉,阿拉柏,马来亚和其他国家的独立,并带来终结欧洲帝国主义的统治和经济侵略的结果。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中国革命实际上是欧洲帝国主义死刑的初步判决。如果日本继续与帝国主义一道反对中国革命,她将无异于自杀。反之,就象英国100年产前帮助西班牙,及近期美国帮助巴拿马一样,日本应当帮助中国。[1]
孙文亦敦促日本与俄国重修旧好。他宣称苏维埃意识形态与儒家的和谐没有区别,由于日本是个尊孔的国家,她应当首先承认苏联。如果日本等待其他强国先行动,他们将会有内部渠道,利用苏联反日本。“俄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英国和美国均有比日本强大的海军,他们在夏威夷和新加坡的安排目的何在?孙文问道。他警告日本将面对一种无可抵抗的陆海攻击,蒙受与德国同样的命运。[2]
孙文的函,从未得到回复,混合着泛亚情感和列宁主义的论点。但是他无需俄国向他显示谁是他的敌人。当他就关税问题致函I时将他带至与资本主义列强冲突的边缘。
9月广东外交部递交了一份充分阐述理由要求分享关税的外交函给各列强。此函和随后的备忘录均被外交团置之不理。孙文急需资金防卫广东,11日开始出言不逊。他威胁占领广州海关,并警告说他可能会听从俄国和印度煽动者(想助他将英国赶出亚洲)这与他向日本提出的建议完全一样。外交团直至3个月后才答复:北京政府才有权接受和分配海关关税。考虑到广州的干涉和对整个海关服务的威胁,如果不是对条约体制本身的话,外交团决定派一支海军赴广州。12月5日军舰开始抵达广州,孙文被迫改变主意。他宣布将待两个星期再采取行动。当最后通谍过期时,孙文已面对16艘军舰,其中6艘最大的军舰是美国的,其余来自四国,包括日本。在英法租占的Shameen岛上,海军架设起铁丝网和沙包工事,正对着广州海岸。孙文被迫收回他虚张声势的威胁。他未染脂海关关税,但对西方公共舆论发起了一连串宣传战。
孙文提醒美国人,他们的开国元勋们亦曾反对不公正的关税。他仅是计划另一起波士顿茶党。他说,美国激发了中国革命,但是代替Lafayette,美国却派了一支敌意的舰队。他亦向英国工党领袖RamsayMacDonald 呼吁。不顾孙文的抗议,列强庆贺已将孙文置于其应呆的地方,维护了关税服务的统一。12月底列强开始撤军,但持续了数月之后才撤走最后一艘军舰。
孙文一直谈论好象他知道帝国主义的德性,本不应感到震惊。但是孙文震惊万分,尤其是被美国,一个他如此羡慕其生活方式和历史的人民,如何可能在此问题上完全站在对立面反对他?英国支持袁世凯业已制造了此种情感危机。只是如今他并不孤立:他的身后有俄国。
12月在一家美国传教学院演讲时,孙文曾向美国文明致敬:他希望有数百家此种学校(10月间孙文亦称赞YMCA贡献的Character大厦)然而,在一群教师和学生面前,他倾诉出心中所有的痛苦,激情洋溢地谴责英国和美国,他复述了写给Inukai函中有关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的斗争,并将美国黑人归类为受压迫者。听到孙文威胁十年后将派一支中国军舰到旧金山后,有些西方人担忧他的精神是否正常。
而在中国人当中,孙文的威望飞速上升。在广州,报纸和群众集会谴责炮舰外交。甚至有些北京政府的官员亦忍不住称赞孙文的对抗外国干涉。在他的生涯中,比先产前任何时侯,他为中国说话,尤其是为五四运动的学生们喝彩。
12月在庆祝北京大学25周年诞辰日约1000人,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被问及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人,孙文获首位,得473票,比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多两倍。然而当投票示其意识形态倾向时,比三民主义更多的人投了社会主义票。497票选择苏联是中国的朋友,仅107票认为美国是中国的朋友。[3]表明孙文予知识分的印象是个性和情感远大于理性。而他的北京对手,此时仅是激起反感。10月吴佩孚提名曹琨,他通过贿买议员买来总统大位,成为军阀期间最臭名昭著的腐败政府。而这个政府正是英国和美国在关税问题争议期间所支持的北京政府。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44.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44.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47.


 楼主| 发表于 8/18/2011 14: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41 渔翁得利
当然,俄国则从西方的短视中大获其益。再者,苏联却能够迎合中国人的民族主义而不放弃继承自沙皇的帝国主义遣产。北满和蒙古,俄国国家利益的目标,是中国次要的领土。侵犯这些地区的主权不那么损害民族情感。但是对中国人而言,无限权力的最痛苦的帝国主义象征,诸如域外法权,对俄国远不如在中国有更广泛的贸易与投资的海洋强国重要。极具讽刺的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或许本应可以做更多的生意,如果他们的政府不再坚持保留渐渐过时的权利。另一方面,俄国却乐于予中国所最想要的,并保留他们想保留的。苏维埃的所有目的和策略将在1924年获得丰厚的回报。在履行其与广东的合作的同时,他们将按他们的条款,与北京政府缔约(5月31日),又与张作霖的满洲政府签定友好协议(9月24日)。
虽然持续偿试,孙文在扩大其赌注方面并不成功。尽管鲍罗廷的影响,尽管对海关关税问题耿耿于怀,当1924年1月6日,美国驻京大使JacobGould Schurman 访问广州时,他又作出争取美援的另一次努力,他视之为最大的赌注。在经历如今业已驾轻就熟的对资本主义列强包括美国的例行攻击后,孙文又突然转道。告诉大使美国是中国唯一能信赖的国家。他再次要求美国调停结束中国的内部冲突,根据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报导,孙文这次走得更远。据称孙文建议美国和其他西方列强联合干预,并对中国实现五年期限的训政!
虽然未经证实,该故事听起来真切。孙文自1900年发生义和团危机以来,曾一直提及类似的观念,且1923年2月曾邀请英国行政管理协助。而为国家的目的,调和临时的外国训政对他并不难。10月间,他还告诉一位学生听众,以日本为例,一个国家即使广泛使用外国顾问,也能迅速恢复完整的主权。另一孙文不情愿放弃美国的原因在于:尽管在广州显示了武力,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美国在中国伴演了一个次要帝国主义的角色;他相信美国仅是错误地跟随了英国的引导。
如果孙文确实在此时建议过西方训政,美国大使确看不出向华盛顿报告的适当性。他甚至未提及孙文信任美国的声明。向美国国务院报告中提及的仅是孙文反帝国主义的疯狂,以及大使对孙文精神错乱的印象。一周后,在接受一位芝加哥记者采访时,孙文再次赞杨美国是中国人民所信赖的国家。1月20日孙文主持了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听取鲍罗廷明确表达对国内外问题比过去任何时侯党的更激进的意图。
受到外国外交代表的一致抵制,除了驻京苏联代表卡拉汉发来贺电外,大会听取孙文赞颂苏联模式。它的党组织更高级,其原则与他自已的三民主义相似。1月22日当列宁逝世消息传来,大会休会三天以示悼念,并致电莫斯科致哀道。西方外交官开始更关注俄国对国民党的影响,先前他们视之为无足轻重而忽视的孙文,如今正变得日益构成威胁。
然而,孙文抵制鲍罗廷将国民党牢捆绑在苏联反帝国主义全球统一战线的努力。受到孙文与美国大使谈话的搅扰,鲍罗廷想就此问题发表明确声明,但是孙文拒绝超出他自已不得不做的反英和反法的范围。他已足够强硬:谴责外国帝国主义,与之阴谋勾结的军阀,与之分享利益的中国资本家。民国党的外交政策的首批目标是要求废除不平等条约,终结租界,终止域外法权,及外国人控制海关。孙文再度拒绝鲍罗廷提议之没收地主土地重新分配的主张。不过党章确实攻击垄断土地所有制,承诺农耕者有其田,并扶助工人。还主张国家垄断自然资源和大型企业,银行,铁路和造船业,无论是中国人或外国人所有。党章的关健在于其直接号召大众农民和工人被告知国民革命将解放他们,因为国民党反对帝国主义军阀和特权阶级。
如今打出莫斯科喜欢的革命和反帝国主义的旗帜,国民党亦采纳了布尔什维克模式的组织形式。由鲍罗廷起草的新党章,并入了民主集中制原则。总的说来,头三个月鲍罗廷可以宣称取得了显著成功。三年后,在蒋介石清洗共产党后,共产党宣称孙文在1924年已用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注入他的旧三民主义。但是1924年重组,在作为国民党的历史的重要分水岭的同时,并非如共产党宣称的那样,孙文从未使用过“三大政策”,孙文采纳了一种新策略方法,而未改变他的基本内核框架和模式。[1]
鲍罗廷让孙文接受激进的党章大费周章。与苏联合作并非孙文的第一选择,他对资本主义列强的态度仍是主要是由于他们的拒绝他,而非鲍罗廷的训导。如今他确实谴责外国帝国主义应对中国的不幸,包括对工人和农民的悲惨处境负责。但是他过去将其归因于满族统治,基于相同的不愿意煽动阶级冲突的非革命。孙文未能活着看到国共两党的暴力分裂,但是该合作一开始便种下了分裂的种子。阶级冲突的预兆也从未消失。
会前两个月,一些资深的国民党人,形成党的右派,已批评鲍罗廷做的手脚,并指控党的方案和结构便利共产主义取代。孙文向他们保证,莫斯科支持他而非共产党,且他亲自审阅过鲍罗廷起草的党章。或许在这些资深同志的敦促下,孙文变更了鲍罗廷的草案,以便他确保终身任党的领导人。在党章的最后修定本中规定:“本党承认,孙文,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创始人,作为其总理。”并加入该领袖拥有最高选举机构通过的决议的否决权。这一对列宁主义模式的主要偏离,使得自1914年以来主张的孙文个人领袖地位成为正式书面确认。


[1] Harold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 Boston1980.p.250.


 楼主| 发表于 8/18/2011 14: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42 共党侵蚀日盛
一旦作作讨诸实施,右派领导人有更大的理由关注。1924年夏天,发现了一份共产党内部文件,披露了列宁帮助国民党的原始策略,旨在控制它,引发要求开除共产党人。孙文需要所有的威望和权力,以便他能够控制和维持联盟。鲍罗廷无疑提醒他,与共产党合作是他与莫斯科交易的组成部分。与其面对公开的竞争,孙文宁可让共产党留在他的阵营内,至少作为临时的权宜之技。事实上,在表面上,共产党似乎在国民党内加强了而非减弱了。他们开始以国民党的名义吸取大众。到1924年底,共产党仍仅有不到1000名精心挑选的党员,国民党则有数万之众。象通常那样自信,孙文相信,莫斯科将对他的党的更大潜能抱持信心,并使他的追随者保持一致。但是对他的许多同志而言,由共产党当先锋,使国民党从中获得收益,明显潜伏着巨大的危险。
民族主义并不能永久弥合孙文的党内社会各种利益之间的冲突。在反帝和反军阀的口号赢得广泛支持的同时,对富人和财产的威胁,阻吓了国民党的重要的中产阶级成份。同时,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热衷地追求新方向。共产党虽未控制国民党,但在孙文的支持下,他们在国民党各层级拥有了远远超过其人数可能有的影响力。共产党人经过训练和鼓励,他们皆专注于劳工和农民事务。学生们因五四运动唤醒的社会责任感,帮助沟通了与大众之间的联系。
得益于与帝国主义的直接冲突,煽动农工产生了迅速的成果。但是虽然军阀体制强化了自然和人为的农村贫困,传统的忠诚,偏见害怕阻碍了农民运动(正如孙文承认的许多农民仍在等待一个新的天子建立一个仁政王朝)。共产党训练学生们,学生们担负起缓慢的经常是令人沮丧的组织农民协会,抗租税的任务。1924年开始的在随后几年内将导致中国自太平天国以来在广东(仍是国民党控制的唯一省份)最大的群众运动。尽力不惊恐国民党,共产党引导农民和工人组织,追求相对温和的经济目标。尽管如此,当农村地主和广东商人使用武装捍卫其地位时,阶级冲突暴力表面化。不过,当孙文仍活着时,斗争刚刚开始,尚未开启国民党内的阶级裂缝,所有的派别均宣称忠于孙文的原则,但是他最后努力试图阐明他的三民主义未能解决冲突的主张。
 楼主| 发表于 8/18/2011 23: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43 三民主义理论
著名的三民主义演讲并未增加对政策的系统指导。其旨在确定孙文的政治哲学版本,随后成为党的圣经及学校孩子们的强制课程,是一个系列匆忙准备的演讲,含混冗长乏味离题的说教,不协调的和不少事实错误。孙文似乎从未停止阐释西方文学,广泛援引但并不总是有鉴别力地运用当代作品。但是演讲的很大一部分仅是重复了他早期的演讲与写作。除了用反帝国主义取代反满,三民主义在20年期间并没有值得重视的改变。[1]
1月至8月讲授期间,系列讲座不进因孙文的健康欠佳或因政治或军事危机而打断。他并未仔细修订演讲稿,因此他的继承人并未修改他的回忆录,而是将其作为有条理的值得敬重遵从的专题著作。孙文并非政治哲学家,该系列讲座仅是植入富有他通常模式的情绪和不协调的特征。
三民主义的重要性不在于智力条理性问题或特殊的政策,而在于苦心激励的努力。运用他的资历,对外部世界的知识和他的雄辩的技巧,孙文成功地将他的中心信息传达给中国人:中国处于致命危险之中,但是不存在客观的理由为何她不能迅速复兴并作为全人类的灯塔。
数千名党的干部及学生拥挤在广东高等师范学院礼堂聆听孙文的演讲。前6讲致力于民族主义,自1924年1月27日始每周一讲。旨在唤醒中国青年的民族自豪感。民族主义的主要作用在于挽救中国民族免于被帝国主义列强粉碎。仍对关税问题耿耿于怀,他强化了反西方近期与西方人谈话和在他给Inukai信中的内容。他全面谴责西方过去的行为,并警告最坏的时期还未到。除了列举中国的经济和领土的损失外,在尽可能广义意义上定义中国领土,他提出白人危险的灵。中国人有责任分享北美印地安人的命运!他警告说中国的人口增长有被列迅速膨胀的欧美人口吞没的危险,“当我比较他们的人口增长率时,我不由得冷颤。。。如果美国100年后试图征服中国,将会有10个美国人对付4个中国人。中国将被美国吞并”。(孙文得出如此荒唐的结论是基于假设:中国人口孙文估计为三亿一千万至四亿,将保持静止,而工业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将按19世纪的增长率增加)。
他说,世界分成两大阵营,受制于达尔文的生存竞争。但是俄国已从白种人中分裂出来加入亚洲被压迫种族一边。尽管如此无助,中国的文化成就和道德学说证是她的内在优越性。代代相传,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具文化的人民(孙文还宣称中办在进化等级上最为发达,因为他们的体毛比西欧人少),欧洲仅是在特质文明方面优越。世界上中国人是真正的最热爱和平的民族。我时常敦促世界人民遵循中国人民的榜样;如今俄国的斯拉夫人民正在跟上我们,拥护支持我们的和平事业。他们的一亿人想与我们合作。中国所应做的是应当恢复民族精神,并采纳最新的西方技术成果。日本人业已证明亚洲人能够多么快赶上西方。[2]在反对和抵制帝国主义时,中国应当用抵制武器并采纳印度甘地的不合作的技术。但是民族的复兴应当始于个人的行为(虽然他吹嘘中国人作为整体的文化优越性,孙文谴责中国人个人的道德和坏习惯,并为欧洲的社会歧视辩解)。一旦复兴,中国不应当忘记她对过去受中国高贵政策保护,扶助和拯救的亚洲小国的责任。孙文结论道:当我们变得强大并回顾我们蒙受的苦难时。。。再看周边蒙受相似待遇的弱小邻国,我们将挺身惩罚那些帝国主义。
在民权主义六讲中,自3月至4月,孙文详述了他早年的构想,混合着精英主义和西方具体的政治设计。他认为中国人与欧洲人不一样,享受了太多的个人自由,犹如一盘散沙,中国远比西方早得多摆脱封建主义,因而也未象西方人那样蒙受不公平。他对西方议会民主并无太多感受。“民主国家不如专制国家德国和日本发展迅速。他宣称,主权属于全体人民,但是政府应当由专家(“拥有能力和技能的人”)管理。他的解决方案是通过赋予人民普选权,弹赅权,动议权和全民公投权,确保人民的权力,象瑞士和某些美国城市一样,并按五权宪法组建政府。
然后于8月份恢复民生主义四讲。他原准备七至八讲。孙文不仅辩称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中国,而且在一部含糊的著作中,援引一个纽约医MauriceWilliam及Henry Ford的著作为例证,他采取彻底驳斥马克思理论的立场。在驳斥剩余价值论和阶级斗争理论时,孙文在量依赖William的著作《历史的社会解释》。孙文从未相信过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尽管早先他时常将民生主义比作等同于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学生中有相当影响,孙文想要反驳马克思主义的武器,他认为他在W的著作中找到了。他的理论社会而非经济力量提供了历史的主流。这与他自已的社会进步观念吻合,强调全作而非斗争,强调自愿而非强制。虽然如今他表达了对农村佃农更多的关注,并希望未来“耕者有其田”。他仍然视H的方法为理想的解放方案。“平均地权”仍然是防止未来土地投机的一种税收机制。尤其在城市,并予政府从大地主手中买回土地的选择权。但孙文保证地主可以放心。他们及资本家均没有理由用激进的重新分配财富的方式危及人民的民生。他说,在我们中间并没有巨富,唯一的区别在于特别穷和相对穷。他仍主张节制资本及国有化大企业;尽管他攻击经济帝国主义,他计划向外国借发展资本金;他亦期望使用外国的大脑和经验,来管理新工业;目换在于用既存的外国资本在中国建设一个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孙文的共产主义是指孔子版的大同世界和谐社会而非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3]
应当如何解释以刺耳的反帝国主义,亲苏的调门讲授民族主义?除了想要开创与苏联的友好合作关系,孙文当年仍陷入海关关税危机之中,外国军舰仍巡游在广东水域;可以理解他对西方的耐心,在前几年期间日益减弱时常中断,到8月他已对西方心恢意冷。
孙文仍是他自已,在意识形态方面鲍罗廷对孙文几乎没有影响,这从他的《为中国国民政府国民重建的基础》中明显可见。撰于早期,发表于4月在民族主义六讲结束后,孙文视之为他的未来中国观念的精神。一年后在病床上孙文将该书包括进应由他的追随者继承的基本指示之中。在25段精缩段落中,他归纳了所有方案,包括训政,土地价值税,西方采纳的大众民主程序,甚至民族主义者目标责任亦以温和的语调陈述,少数民族的自决权,抵抗外国侵略,修改不平等条约。要是孙文从未闻布尔什维克革命,他本应也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写下该总结。在等待苏联源源不断的资金和武器援助的同时,鲍罗廷亦未阻止孙文寻求其他资助者。[4]
一月份孙文与美国驻货大使的会谈未能丝毫改变美国对他的态度。2月间,当广东急需资金时,在他的民族主义演讲中痛斥帝国主义的同时,孙文试向一家巨型日本企业M借款1500万美元,他提供一家广东水泥厂作担保。甚至提供了额外引诱物诸如,省矿和沿海捕鱼权,仍未能打动日本人(孙文亦试图将日本带入反英的俄国-东亚联盟)德国亦仍是孙文求助名单中的国家。
1924年初他曾试图加速达成一项早年业已开始的谈判协议,他对德国驻广州领事说凡尔赛条约,束缚了德国军工业,孙文建议他们可以在外国,比如中国经营运作来规避该限制(R已经与苏联合作在苏联生产军工;但是1930年蒋介石与V将军,1920年代俄国-苏联军工业合作的设计师,将实现孙文之中德军事合作的观念。德国帮助蒋介石打共产党)。孙文告诉领事,如果德国武装中国民众,两国可以攻击英国和法国在东亚的据点。他亦提供要约出让开发中国自然资源,但大多在他未能控制的地区内。他实际上撑控的仅是广东省一小部分地区。确信孙文试图骗取他们投入资金,6月领事向德国提交了一份否定性报告,谈判也就黄了。孙文再次留给俄国,苏联更愿意下赌注帮助他。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53.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54.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57.

[4]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57.


 楼主| 发表于 8/20/2011 17: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44 俄国全面渗透
苏联到底援助国民党多少钱确切数据不明,至少100万美元;鲍罗廷开始由一个三人小组介入国民党。随后更多苏联顾问到来,至1925年苏联军事顾问团约有1000名顾问的指导者。虽然他欢迎鲍罗廷的如何重组他的党的顾问建议,孙文最想要的是军事援助。俄国最终执行了一项计划,直到二战时才清晰。1924年6月16日是孙文事业生涯的一个里程碑。在黄浦岛创办了一家国民党军官学校,长期以来一直依赖雇佣军,孙文期望黄浦军校培训有技术懂理论的军官,形成新军队的核心。他想要一支苏联红军的复制品。
俄国人尽力为国民党建军,他们提供资金,或许超过100万美元。建立军校,委派教官指导组织和训练方法,对国民党这有长期效果。黄浦军校将苏联军队建制的政治委员,从一开始便贯彻到每个单位。在与俄国分裂后很长期间,蒋介石对此种苏联发明的制度遵从不二。事实上,他后来宣称,因为美国顾问建议他在1947年废除了军中政治委员制度,“我们丢掉了大陆中国”。[1]
5月第一期500名士官生入读黄浦军校为期六个月的课程;8月第二期,1925年1月第三期;1924年10月一艘俄国轮船从D经印度洋运送来第一批苏制武器和弹药约数千支莱福枪和机关枪和火炮。10月,一名杰出的苏联军官V化名加兰,抵达黄浦军校任苏军事顾问团团长。由于该实际的苏联援助,直到1924年底才开始,孙文未能活着看到其全面成果,但使蒋介石直接受益。
蒋介石时年37岁,正在成为国民党不可少的军事人才,作为一名已证是忠诚于孙文的极少数专业军人,他自然被选任为军校校长。鲍罗廷对蒋介石的适任毫不怀疑,蒋曾到苏联作朝圣之旅,1923年11月回国后,表达了适当的革命意向。作为军校校长和党的未来军官团的导师,蒋介石在党军中建立起固若金汤的地位,拜苏联援助所赐国民党军将成为中国最强大的军队并成为他通向权力的起点。信任被称做红色将军的蒋介石是鲍罗廷所犯的最大错误,他简单地确信一个接受他们的钱和武器,采纳他们的技术,喊他们的口号的中国人,想必是个忠诚于苏联政策的人。更重要的是,苏联援助主要受益的黄浦军校,共产党的影响不大,虽然刚从法国归国的年青的周恩来任政治部副主任,他与其他军校中的共产党人,被以蒋为首的孙文的追随者所掩盖。而孙文本身并未向苏联投降,而放弃独立性。事实上,他的最后最重要的决定并不理采共产党的目标与鲍罗廷的策略冲突。
从组织,规模,知名度及军事潜力方面,自1月以来国民党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就。然而,孙文将不再等待进一步发展及巩固群众的政治支持。他对他的生命业已不耐烦,如今被压力和疾病消耗得精疲力竭,他意识到自已的时间不多了。除了共产主义问题持续导致党内分裂,他面临来自各个方面的麻烦。他的从来靠不住的雇佣军减少,看到国民党开始建起自已的军队;陈炯明仍从广东东部威胁广州;尽管孙文自信,在5月举行的大游行中,他重申仅是外国而非中国资本家压迫中国工人,8月广州商人依一支强大的私人武装挑战他的政府,孙文还发现阶级压迫者与国家的压迫者合作。


[1]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59.


 楼主| 发表于 8/20/2011 23: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45 广东工商私家军
在一名香港汇丰银行股东领导下,广东商人组建了一支私家军与抢劫的军队对抗,并反对高税收和日益增长的工会力量。银行总经理和海关官员均是英国人,行事目中没有广东政府,与商会勾结,阴谋走私进口大量武器,孙文下令没收这些进口武器并扣留在军校。8月底商人报复宣布举行总罢工。孙文大怒,威胁轰炸他自已的城市商户广州!外国领事团抗议,英国警告说如果构成实质性威胁,他们的海军将采取措施。正象关税事件一样,孙文当然只得被迫让步。这次他还是冲动地发话,却不考虑后续行为。但是英国威胁干涉中国内政催生了一种爆发性的口头行动反应。孙文愤怒地谴责英国的虚伪和英帝国主义在印度,爱尔兰,新加坡和埃及的暴行,把苏联顾问乐坏了。强化其反帝宣传,使国民党赢得全国民族主义者的喝彩。商人们结束他们的罢工,但武器走私问题尚未解决。该事件证明了孙文的担忧,广州与英帝国的堡垒香港太近,予他另一理由转移他的注意力到其他地方。9月当北方军阀恢复混战时机会来了。仍与张作霖联盟反吴佩孚同盟,张请求孙文援助,尽管部分他自忆的人及共产党反对,尽管他的雇佣军缺乏激情,孙号召北伐。9月12日孙文离开广州前往东部北伐军总部前线指挥。他想放弃广州及去年好不容易争来的领域,以更大的赌注在一场军阀更强大的赌场中一赌。蒋介石不同意孙文且蒋是对的。孙的北伐未取得任何成果,但广州得以巩固。10月中旬,蒋率一支混杂着军官学生兵和从北伐军中抽调回来的军队,经两天激烈的巷战,击溃了商人军团。他的军队的抢劫和纵火,造成商业区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导致和加强了商人对孙文和国民党的敌意。
 楼主| 发表于 8/21/2011 12: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46 最后岁月
直到此时,吴佩孚的直系在北方军阀争战中占上风。然后,10月23日吴佩孚的“义子”冯玉祥转向对手并攻占北京,扭转成不利于直系的平衡。当11月初尘埃落定,吴不再是中国的强人,总统琨下台。冯玉祥与张作霖及段祺瑞形成一个新的但不稳定的联盟,段此时仅有资深政客优势。曹琨贿选后,军阀之间发生一系列疯狂的争战。1924年9月10日江苏与淅江军阀之间爆发大战,江苏军阀胜出。在淅江军阀支持下,奉系进军北京,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当直系总司令率17万大军奔赴前线时,其第三军司令冯玉祥突然倒戈,于1924年10月23日攻占北京,导致直系全线崩溃。在国民军支持下,冯玉祥重组内阁,11月2日把曹琨总统赶下台。
孙文对击溃吴佩孚奉献很少,尽管如此,结果他处于一个罕有的地位,至少理论上,他属于胜利方。出于顺从国民党,如今是国家最具知名度无可争议的政治力量且在学生和知识界享有盛誉,三巨头邀请孙文北上商谈组建一个新政府。但没有任何实质改变:军阀无意予之任何实权,或允许公众表达其意愿。尽管共产党人及他的一些亲信知道这些,但孙文10月30日返广州后欣然接受邀请。1924年11月13日孙在黄浦军校登上永丰号战舰,蒋介石与其他国民党要员及军校师生为孙送行。孙中山满怀深情彼为伤感地告别说:
我知道赴京是件危险的事,我不能肯定我是否还能够回来,但是我已经59岁了,即便因此而死,我也将死得心安。”蒋介石听到此言感到震惊,孙继续说:“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为所见所闻而感动,军校士官生们表现出的纪律和奉献精神,使我确信你们将执行我的三民主义原则,完成国民革命的任务,要是我在两叁年前死去,那我也就白死了。如今不一样了,现在已有人能够继续完成我未能完成的使命,我可以死而无憾了”[1]
现在为了国家统一的利益,国民军,奉系,安微系联合邀请段琪瑞任临时政府执政,并邀请孙文来京商讨和平统一问题。
孙文同时独立作主决定与日本重修旧好。10月孙文派一位特使,由一位任他的军事顾问的日本军官陪同前往东京。该特使花了一个月大力宣传泛亚联盟,会见了包括日本首相的高官政要。日方采取规避态度:他们与国民党的地位平行的有关中日友好关系的观念,并非基于不平等条约。日本极右派分子,包括孙文在黑龙会的旧密友则欢迎他的特使,但仅因日军作出贡献的张作霖的胜利,有关日本在满洲和蒙古的利益似乎使他们放心。
孙文会见了他刚返回的特使,说服他访日本是值得的。11月13日当晚孙中山带着20余位随行人员(包括汪精卫,邵源中,李烈钧)离广州赴上海,孙一行于11月17日抵沪,在上海法租界的家中住了四天后,一家英国报纸的编辑,敦促法国不应允许孙文住在他促动激烈指责的城市;孙文提醒外国人,他们是客人,最好据此行事。宣称这也许是由一个中国人说出的最具挑衅性的公共信息。美国总领事亦支持将孙文驱逐出外国租界。[2]西方人现在责备孙文煽动反外国主义,并看到布尔什维克支持他的敌意怕邪恶影响。但是中国民族主义的崛起并非少数煽动者的结果。如今反帝国主义是王牌,而孙文则是最雄辩的护民官,公众在上海欢迎他,各地民众在他所到之外均欢迎他。然后转船于11月24日先到日本神户停留六天,很明显他希望Inukai能见他,前年他未回复孙文给他的信。他的主要目的在于赢得公众支持,希望日本帮助中国摆脱不平等条约。Inukai没有见他但派了一位代表与孙举行了一次没有结果的会谈。政府忽视他并未扩展孙文想要的东京邀请。但是公众仍对这位中日友谊的资深先驱情感深厚,热情地欢迎了他。他的反英国声明远比他呼吁日本废除与中国不平等条约得到响应,如今或许不平等条约对日本帝国主义比对欧洲人更重要。孙文承诺通过放弃短期利益,日本将从经济和军事合作中赢得未来更大得多的特权。(但是他没有提供领土,诸如满洲,这是日本首要考虑的)。[3]
孙文访日于28日五家日本组织邀请孙到一个女子中学作著名的泛亚演讲达到高潮:“日本和中国是亚洲最重要的国家,日本自明治维新后,取得了令人妒忌的伟大成就,获得当代世界举足轻重的地位。亚洲文化的基础是王道,西方文化的基础是霸道。我们现在必须在王道文化基础上创设一个新泛亚文化。虽然为了自卫目的,我们也应当学习西方的科学和技术。日本对未来世界文化作出有价值的贡献处于特殊的地位”。[4]孙希望日本不应在亚洲行霸道,而应当用她的影响力使东方的王道发杨光大。这就是孙的泛亚洲主义的含义。在另一次演讲中,孙呼吁日本帮助中国实现国家统一,废除不平等条约。他呼吁同文同种的日本人与中国人团结一致对抗掠夺成性的西方,孙文号召日本完成历史赋予她的使命。他说,日本是完成撑握欧洲军事文明的第一个亚洲国家。她1905年战胜俄国,予全亚洲最终自由以希望。如今,日本应当回报她对东方遣产传统的忠诚,基于仁爱和正义,领导一个反西方的统一战线。他说,此问题取决于力量,亚洲不仅拥有人口数量优势,而且还能指望试图与欧洲白人分离的俄国。为什么呢?因为她坚持“权利治”()而谴责“可能治”()听众在孙文结束他一生中最后一次重要演讲时报以狂呼。“如今问题在于日本是愿做可能治的西方文明的鹰犬,还是做成为东方力量的堡垒。这是摆在日本人民面前的选择。”
这篇反映了孙文基于民族主义反西方的痛苦经历的演讲,后来被孙文的直接继承人和信徒汪精卫在1940年代用于证明与日本合作的正当理由。正如孙文所期望的,日军确实将白人赶出了亚洲。但是孙文未料到它是以泛亚主义为名的更加残酷的帝国主义形式。[5]
孙文离沪赴日正当传言北京各军阀将不等待他。段祺瑞宣布他已变成临时政府首脑,并在国民议会召集之产前,组织一个临时政府。孙文的方案公布于11月10日,是由各组织和专业的代表召集一个预备会议,然后,由这些实体选举产生国民议会成员。如是公共意见得自由行使,他可预期当选总统。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51

[2]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63.

[3]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64.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51

[5]Harold Z.Schiffrin, Sun Yat-sen Reluctant Revolutionary, Little Brown and Co.Boston 1980.p.265.


 楼主| 发表于 1/18/2017 15: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编按: 这位写者之论一无任何证据,二没有任何合理可信的信史支撑,三无任何令人信服的推论,纯属主观意想。充其量是其一已私见。

Josh Williams
1 hr ·
Ron Faith
January 12 at 9:38am ·
在满清逊位后民国已经建立,宋教仁就积极适应时代要求,改组了同盟会和众多小党派成立国民党,就是让这个党的破坏性使命转化为建设性的使命,对建设民国献计出力。可是因为孙不但争总统失位于袁世凯,党内也成了精神象征,实权在宋渔父手中了。孙不满于外失总统大位,内失党内统治权,所以联手陈其美干掉了宋教仁嫁祸袁世凯 一箭双雕,并不顾党内元老黄兴等反对公然开启了民国武力解决分歧的序幕,造成军阀混战 民不聊生 国力衰退 日俄入侵。公正地讲,这些灾难都是出于孙中山的一已私欲。
虽然在我少年时对孙中山先生极其尊崇,但现在我对民国史越发研究越觉得孙的历史地位不但名不符实,而且他还是中国灾难的起源,我不是为黑而黑,黑他我也拿不到一分钱。我只以我自己的研究让大家认识一下孙中山:
前期在日本反政府投日本的机,中期以林肯的政治理念投美国的机,后期武斗北洋,失败引俄入中国投共惨的机;所以无论汪精卫、蒋介石、耄泽东都把孙中山捧为祖师爷都认为自己是孙的真正继承者,(蒋靠宋美龄成孙的连襟强化孙的继承人,耄收继孙的法律遗孀宋床龄暗示继承孙中山,汪扯着嗓子讲粤语证明孙的学生乡党继承人)三方还互咬,各个不相认。哪怕中共十月一“国庆”也要把孙中山摆在“中山”广场,以示正统继于孙中山。
其实真正的中华民国(五色旗)的国统本是受逊于满清的合法政府,是被孙给搅乱后名存实亡的。后被蒋名义统一的中华民国(青天晴日满地红)只能算是民国变种,不能一个中华民国有两个旗帜,只能算是第二民国。
未来也许还会有人复兴民国,只希望复兴民国的政客们不要为个人的一己私欲把国家拖向万劫难复兴的境地,多想想美那个名符其实的国父华盛顿:一个寡妇足以慰生平.......控罗莉就会生起更大的私欲,退却即是美名。

 楼主| 发表于 1/18/2017 16: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Mr. Chen Erji said that 袁伟时先生的文章使天易網增光,值得天易網所有網友認真思考要在世界范围内用世界的眼光观察一切。思维方法要理性化,不要极端。



Thomas Guo states that : TO my knowledge, Yan is only a fake scholar whose purpose is helping the CCP regime to survive only, and his essays full of mistake in both fact and idea.


Chen Claim that ¨国民党上台以后就建立了苏联式的党国体制,¨? it is nonsense! is similar in form but in substance, the CCP is same as Leninś party-state both in form and substance.基本上可以肯定袁伟时是与俞可平类似的欺骗性极大的中共体制内”专家“文人,他们在非本质问题上,当然也有许多真知灼见,对几乎人人皆知的中共罪孽也有知披露,但是他们均在最重大和原则性根本性问题上,为中共暴政歌功颂德,因此他们属于对中国自由宪政民主事业危害极大的伪学者。


Chen believed that:“否定國民黨以孫中山國民黨青天白日滿地紅黨旗取代中華民國五族共和五色旗,是中國軍隊黨有、黨國體制、一個國家一個主義一個政黨一個領袖這樣邪惡的隱性帝制的肇始者,難以領導中國進行徹底的民主革命,難以取得中國民主革命的成功”。


将孙文等同于毛泽东,将国民党等同于共产党,混淆了形似与实质相同的是非。列宁式党国体制是共产党独家所有,蒋介石时代之所谓党国体制,仅有形似而无实质等同于苏联。

Chen persist that: "孫中山-蔣介石的國民黨,開始了黨國體制軍隊黨有一黨專政領袖獨裁隱性帝制的罪惡統治模式。從引狼入室開始者這一點來看,從為頭者和跟從者有別來看,孫中山-蔣介石國民黨與中共的兩黨性質,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問題,而是更加有罪的問題!切不可將蔣經國-李登輝國民黨等同於孫中山-蔣介石的國民黨"!


I totally disagree your strong bar of opinion about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this is fundamental principle disagreement between us. Before serious study and research both Sun and Jiang, I once took yours and others such as Professor Yan Weishi and Liu's wrong idea as truth, however, after years hard study and seriously thinking,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 make a seriously wrong judgment which makes your failure. The more study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the more love, and respect of Sun and Jiang I become.


Yan openly claimed that the CCP should rule China at least thirty years more, so called professor is clearly "little criticize, great helpful for the CCP regime, and this is why he can make public speech everywhere in mainland China. Because he not only has no danger to the regime but helpful for them. Do not forget that Anyone who are really threat the regime will be forbidden to public speak, press, and express online.


分析我們之間對孫中山看法分歧的原因,可能在於看問題的角度和方法的不同。您是從政治活動成功的角度肯定孫中山,而我是從道義的角度和中華民國之所以從五族共和民國體制蛻變成黨在國上黨國體制的角度來評價孫中山。畢竟,中國革命必以俄為師是孫中山的主張,以蘇俄黨國體制取代了五族共和民國體制的肇始者是孫中山……我堅信國汀對黨在國上的黨國體制是持反對立場和態度的。因此,我不認為您我之間存在原則分歧,但確實存在看問題的角度和方法的分歧


After ten years extensive studying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I am sure your judgment of Sun, Jiang, and GMD, made a great mistake and what is you biggest mistake you have ever committed, which ruined your whole life struggle for democracy, because your way is an absolutely wrong way. After I graduate, I will criticize your wrong idea and opinion, especially after your so-called fifth program. Divided the CCP into two parties, while forbidden any parties existence or create is the ridicule worst idea of yours. To my understand, Chinese best way, is restore the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established by Sun Wen and succeeded by Jiang Jieshi, and 1946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might be the best choose, Mr. Xin Haonian's idea is much better than yours.


Chen confirm that :" 我已經說了  “有如空中巴士被劫匪劫持,中國及13億中國民眾事實上已經為中共所綁架所劫持。投鼠忌器,這是今日認識、論斷和解決中共問題不能不面對的現實。”我正是基於這樣的現實才不得不提出中國盡可能實行民主化和平轉型的一些方案供朝野參考。我知道這樣會得罪革命派朋友們,但是為了避免中國未來分裂戰亂血流成河城市高樓變成墳場的慘狀發生,我不能不盡力而為。是對是錯,歷史會作出結論。我自己但求無愧我心"。在這個非變不可的歷史總趨勢下,專制獨裁暴政的垮臺不可避免。對真誠致力于中國民主化的人士而言,個人之成敗得失不足為慮,只要能夠促成中國民主化和平轉型,只要能夠降低中國民主化變革的社會成本,吾輩就當竭盡全力,就只管盡力而為。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 have made a number of great mistakes which ruined your almost all efforts during the past forty years, anti-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and GMD as well as the Republic of China, is the worst one. I firmly believe that the best way to New China is to restore the Republic of China, to follow the direction of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to fulfil the "three People's ideology, which is the tru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socialist way, which in essence is liberal 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government with the rule of law......


At the very beginning, when I first learn Mr. Yan Weishi's name and read one of his article about Sun Wen, I was misled by him and accepted his conclusion about the Republic of China. Because at that time I have little knowledge of history. However, after studying in the free country, I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read extensively and thinking freely, I find that Professor Yan is a fake scholar who is helping the CCP regime in essence. You and Liu Xiaobo, Wang Yi and others, are seriously fooled by Him. Yan, of course, has some knowledge, but he seems lost his objective judgment for selfish interest. Otherwise, he will not has such a nonsense conclusion of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Nowadays, even the leading scholars within the CCP regime, have to recognize that Jiang Jieshi is a great national hero. The Republic of China definitely will be restored soon, I firmly believe that.


避開北方、南方軍閥長期地執掌大權的歷史背景,避開孫中山為首的國民黨人對軍閥鬥爭的歷史過程,抽象地談論所謂“民主程序”,或者以軍閥的“法”為準則來衡量孫中山的政治活動,從而為軍閥統治翻案,否定孫中山的護法運動,是廣州中山大學教授袁偉時發表在《明報》月刊上文章的基本手法。這位中共御用學者、中共“全國人大代表”的特點就是要違背歷史起碼常識,其基本精神則是給民主法制的大敵──軍人強權塗抹“民主法制”的光環,給中華民族當時唯一的正氣所在──孫中山的事業和人格以編造的事件抹黑。


Erji, I strongly suggest you correct you serious wrong stand position, otherwise, you only ruin yourself totally either in political or moral, you seems do not understand Sun's true mind, or you simply misunderstand his great soul. Yan Weishi is a fake scholar, I got this conclusion only after my studying of the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for years.


Thomas G Guo note: I have defined Mr. Yan is a fake party-used scholar, hereby is an evidence, you will see this guy demean the Father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袁伟时:孙中山其实不懂现代政治制度发布时间:2013-05-20 09:50 作者:袁伟时



袁伟时教授诋毁孙中山辛亥革命居心何在?辛亥百年纪念日越来越近。今晨,收到侨居美国的美籍华人(原中共中央部门宣传干部)电邮,转来近代史教授袁伟时先生10月4日答记者问。此君重复多年来的论调,对民主革命先行者,国父孙中山先生进行了全面丑化,贬低。并断言:辛亥革命搞糟了,不搞,当满清鞑虏的顺民最好。


Chen argues that: 1946年憲法是在國共兩黨武裝鬥爭面臨決戰、國民黨蔣介石政權正遭到美國巨大壓力和其他民主黨派挑戰的情況下制定的。因此它具有比中共所有憲法都好得多的地方。但是中共今天不存在當年蔣介石國民黨政權的壓力和挑戰,更不具有蔣介石的氣度,所以當前缺乏在中國推行1946年憲法的可行性.況且,1946年憲法比起標凖的現代憲政民主還有很大的距離,打着很深的專制時代烙印。例如它的立法院不是實行參眾兩院制,使立法缺乏審慎保障和保護少數人意見的共和性質;它的五院政府監察院考試院也都是比照明清的御史彈劾制度和科舉制度而設立,對於真正的憲政民主制度而言,監察院考試院完全是在浪費納稅人錢的多餘的官僚衙門.因此,未來民主中國憲法也不能以1946年憲法爲范。如果但求成功不講政治道德,當然可以推崇梟雄黑道不擇手段者為師。我總結百年中國歷史教訓譔寫批評隱形帝制肇始者孫中山時,沒有讀過袁偉時的文章。要說軍閥,蔣介石是比北洋軍閥更大的軍閥。段祺瑞可以爲劉和珍之死長跪不起終身茹素,吳佩孚可以拒絕蘇俄拒絕日本……可是反之……



Mr. Chen,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 seems too old to accept any good advice, your knowledge about Mr. Jiang is totally out of date and absolutely wrong!!! You do not understand Mr. Jiang's great mind and soul, I am so disappointed to you, I strongly suggest you close door to read the History of Republic of China, you are misleading and fool by those fake scholars and Party used scholars, or you simply lacking basic knowledge but pretend that you know everything. If there is the greatest soul of Chinese, the first one is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not anyone else!



This essay is special for you to read and think, I wish you thinking quite and reflect your own mind for at least one month, do not argue, do not debate, do not say anything until you wake up and return to the original one.謝幼田評中共學者捍衛軍閥誣衊孫中山文

Mr. Chen Erji,

The disagreement between us is not the method or the way, but fundamental principles dispute. Since August 2008, I already disagree with your lots of serious mistakes and wrong ideas, simply because our friendship, I did not reveal my true opinion and judgment openly. I have written you numberless private letters to point out your totally wrong ideas and conclusion, but you never change your alleged thesis, which made me very disappointed with you. Since you claimed your Fifth-program of democracy, I understood that the fundamental disputes between us can not compromise at all, and thus, I give up to support you anymore; however, I did not openly declare for our private friendship. These years you not only refuse to correct any of your wrong ideas but go further and further, which far beyond a reason man could bear. Therefore, I have to reveal my true idea, opinion, and judgement about Sun Wen, Jiang Jieshi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I firmly believe that the best way and might be the only way of establishing the liberal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of New China is that in restoring the Republic of China since the end of 2008. After years reading and further studying and thinking, my conclusion is the same. If you go on your way to demean our greatest Sons of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I have no choose but openly declare to say goodbye. Dao is different, we can not cooperate at all. Best wishes,


Sincerely yours,
Guoting Guo
March 29, 2015

國汀:

      對中國百年近現代史黨國體制的起源的追蹤,形成了我對孫中山蔣介石的看法。這些看法是獨立思想的結果,而不是受什麼人的使用。
      蔣介石先生有很多值得肯定的地方,特別是在抗日戰爭中的表現,應當充分肯定,儘管在受降儀式上沒有讓日軍總司令交出指揮刀,反映了在日本學習軍事的對日情結,儘管沒有要日本戰爭賠款使日本人至今沒有接受發動對華戰爭的教訓,儘管蔣介石沒有接管琉球群岛,留下了如今的中日釣魚島爭端,埋下了中日再戰的禍根……
      但是,儘管蔣介石先生抗日戰爭表現值得充分肯定,可是他1928年北伐成功後即用黨國體制取代了民國體制,最後把中國大陸丟給中共暴政接管,使中國大陸人民如今依然生活在黨國體制的暴政之下,他難道沒有一點責任?
      在我看來,蔣介石王朝之所以在中國大陸才維持了22年的統治,事出有因,是冥冥之中有公義主宰,有因果報應的結果——使中國至今沒有走上憲政民主的最直接最重大的原因是宋教仁被暗殺事件。到底是誰傷天害理暗殺了宋教仁?邪惡到極點、人神共憤、天理難容的罪犯,已經精心銷毀了揜蓋了罪證。感謝天理昭彰,鬼使神差使蔣介石先生在其日記中白紙黑字明明確確記載了是他親手暗殺了辛亥革命元勛老同盟會成員陶成章,並且因此才會受到孫中山的信任重用,後來居上成了孫中山接班人的事實。
      如果沒有蔣介石先生日記的明確記載,陶成章被暗殺的事件,也會如同宋教仁被暗殺事件一樣成為無頭公案,人們只會看到孫中山後來去陶成章家弔唁慰問特別批示當地政府每年發給陶成章家撫卹金的記錄,而會如同把刺殺宋教仁的真兇認定是袁世凱一樣,也把暗殺辛亥革命元勛陶成章的真兇認定是袁世凱!
      嗚呼,宋教仁之死!         
      嗚呼,在亟待匡扶政治道德的今天,依然還在推崇和鼓吹梟雄黑道迷信的精英們!
      嗚呼,中國!
國汀:
       我非常珍惜您我的情誼。儘管我一直爲無力幫助您克服經濟困難而深感不安,但內心一直把您當作最好的朋友和同道,所以始終誠實地向您表達我的看法。
       我看了您這個帖子,想說明五點:
       1.我的中國民主化第五方案,不是孤立的獨一的唯一的方案,而是1-8套方案中的一個備選方案,而且是在看不到近期中國實現民主化可能的情況下不能不提出的備選方案,儘管有策略性考慮超過了完美目標的不得已無奈和遺憾。古往今來任何個人的力量都是渺小的,人只能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創造歷史。
       2.清王朝氣數已盡,發生革命改朝換代勢所必然。但是推翻清王朝建立中華民國的決定性力量和人物,不是孫中山而是握有清王朝兵權的袁世凱。造成清王朝末年變革思想風潮的力量首先當推體制內從公車上書就開始的康梁維新變法思潮,其次才是孫中山-徐錫齡等人組織發動暴力刺殺清王朝高官及舉行暴動產生的影響。國共兩黨神話了孫中山在推翻清王朝過程中的作用,今天慾推翻中共的人們也以為可以通過孫中山的道路來推翻中共,是自欺欺人,這至少在當前是不現實的,沒有可行性。歷史將證明:亡共在共,近期能夠有效改變中共專制獨裁統治方式的力量,是立場客觀公允且具有高度策略和技巧的憲政民主思想日積月累不斷衝擊和轉變中共領導人觀念的努力。
       3.當前中共推行的亞洲投資銀行和一帶一路經濟措施和習近平反腐運動,對維持和延緩中共統治有作用,近日習近平被國際社會評爲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第3號領導人證明了這一點。
       4.反對派得罪造物主主宰者上帝的做法:無神論、偶像崇拜、人肉假神迷信和拒不反省百年中國隱形帝制形成的事實真相一味推崇不講政治道德不擇手段搞暗殺的梟雄黑道迷信,都是冥冥之中有益於中共延緩其統治的重要原因。
       5.策略觀點方法的分歧無礙我們若干年來形成的建立在改變黨國體制一黨專制獨裁暴政基礎上的友誼。您我的友誼是堂堂正正的高貴的君子之交,而不是含有其他雜質的狐朋狗黨之交。

I am safely conclusion that you go a totally wrong way after I finish my paper at the end of April, I will debate and openly criticize your wrong ideas. Take it easy, although in private we are the good friend, in Politics, we might become an enemy.

難道不成朋友就成敵人?

       難道一定要做令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爲天下笑?

       您可以把我當作敵人,我不會把您當作敵人!

       我歡迎任何人對我思想觀點的批評和挑戰。

       小問題我可以忽視不論,大問題我一定會認真對待。

       我知道我令您失望了。但是,我早已和您說過:人們只能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創造歷史,而不能憑主觀意志為所欲為。

       作為殉道者,我一生爲了探索真理捍衛真理犧牲了個人和家庭的幸福,九死一生,什麽時候向強權和恐嚇屈服過?說什麽緊張不緊張?這是什麼話?

       耶穌尚且被門徒猶大為了30塊錢而出賣,我遭逢如徐水良式朋友的叛變和出賣,一點不奇怪。在探求真理證明真理的道路上,這一切很正常。

       建議閣下想好再做。

       願上帝保佑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8/2019 17:50 , Processed in 0.54996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