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976|回复: 25

[非洲] 刘士辉唐荆陵律师等因茉莉花革命受迫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25/2011 03: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士辉律师遇袭后被停机

    (参与2011年2月22日讯)沧海报道:2月20日在中国各大城市举行的茉莉花首次集会虽然结束,但当局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打压远未停止。
   
    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2月20日中午在住所附近被五名不明身份男子打成重伤,因为医院床位紧张,在走廊里无法休息,昨天下午在朋友的帮助下刘士辉回到家中休养,今天凌晨一点半,当地同和派出所的警察谎称是房东大声敲门,之后又承认警察身份找刘士辉“核实有关情况”。今天上午11点,房东又上门称因房管办施加压力要赶走刘士辉。
   
    刘士辉告诉记者,20日中午他刚走出家门,在离他三、四米的地方停着一辆面包车,从车上突然冲下来五个人,一个人控制住他,把他拖到一堵围墙后,另外四人手持竹棒殴打他,他的头很快被一个装米的编织袋套住,由于地处路口过往行人不少,行凶者大约五分钟后丢下凶器逃走。临走前,把刘士辉胸前挂着的相机抢走。刘士辉打110报警,警察40分钟后才赶到现场,事后只给了他一张报警回执,该案完全符合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的立案条件,警方应该给予刑事立案。之后,警察把已无法行走的刘士辉丢在南方医院不管,过了四十分钟,刘士辉的朋友赶到医院垫付医药费后才做了初步检查。后来在省人民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刘士辉左腿伤口深一厘米,长三厘米,左侧身体受伤较重,有血尿症状,目前需要观察脾、肾等内脏是否受损。当晚,刘士辉的手机在没有欠费的情况下被中国移动停机,客服告知因特殊原因。刘士辉认为,不论是否有关茉莉花革命,公民都有和平、理性、非暴力表达的权利,这是受宪法保护的,他在这段时间的合法表达可能让当局恼羞成怒,而且就在2010年10月、12月间,广州市公安局已经通过跟踪、绑架等方式警告过他。
   
    今天上午11点、中午12点,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独立中文作家野渡分别在家中被警方带走旅游。据唐荆陵的妻子汪燕芳女士讲,从20日中午开始,国保不断地约唐荆陵喝茶,本来今天上午也是喝茶,不知为何临时改成旅游了,不让带手机,只让带了些衣服,现在不知唐荆陵被带到什么地方,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另据了解,野渡的手机也是因为广东省公安厅的命令被停机。
   
    四川遂宁维权人士陈卫20日上午9点被国保带走喝茶,之后被拘留,今天下午4点其妻王晓燕女士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说陈卫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拘留时间为2月21日19点37分,签发部门是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目前陈卫被关押于遂宁市看守所。王晓燕表示她不清楚陈卫做了什么事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她只希望平平安安地把孩子带大。
   
    因在网络上转发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敏感信息,网友“渺小” (本名梁海怡)被哈尔滨警方刑事拘留。梁海怡的前夫在网上向律师求助,据了解,北京维权律师梁小军已和“渺小”的前夫联系过,得知梁海怡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现关押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梁小军律师不日将启程为梁海怡这个因“中国茉莉花革命”事件被刑拘的第一人提供法律援助。
   
    此外,江苏无锡维权人士华春辉2月21日被抓,22日下午5时,无锡南长区谈渡桥派出所签发刑事拘留通知书,罪名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楼主| 发表于 2/25/2011 20: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理(陈启棠)今天下午4点多被佛山国保带走,天理(陈启棠)电话13392258861
[3:49:12 AM] 邓太清: 可能与227有关茉莉花

《蚌埠前进》钱进下午被国保带走

广州律师吴镇琦上午被公安传唤带走,请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25/2011 21: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徽异议人士张林失踪

(维权网信息员楚菁英报道)安徽省蚌埠市民主异议人士张林,自本月25日晚6点离家后,当晚10点与外界失去联系,家人多方打听也无从知其下落。

据了解,25日中午12点钱进被警方带走后一直无消息,当晚6点左右,张林与王庭金一起到张公山派出所询问钱进下落,两人于晚10点左右在张公山派出所门口分手,张林此后便全无消息。

据张林妻子方草女士讲,晚上10点左右蚌山分局和辖区人民派出所来家欲找张林谈话,被方草拒绝开门后,警察开始守候在张林家门外监控。今天(26日)早上,管片警员再次上门找张林,称务必让张林到派出所谈话,如张林从事什么活动,将严惩。

张林不知何故手机关机,12小时与亲友完全失去联系,鉴于近日来对异议人士的频频打压,令人极为担忧他的人身安全。

张林因追寻民主自由曾四度入狱,2009年8月获自由回家,被以剥权期未满为由行动、言行受到限制。出狱后,多次被软禁、传唤。
发表于 2/26/2011 14: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关于茉莉花行动的看法


这次是98组党以来对异议人士最大规模的抓捕,已有10几人落网,连冉云飞这样的学者 都能以“颠覆政府罪”入罪(其码10年以上),所以我对这种是似而非的“茉莉花革命”不以为然(冉只是FOWARD the info)。要玩就玩真的,象埃及这样一次到位。这样小打小闹,行动前大肆张扬,除了给中共借口杀鸡敬猴抓人,和给家庭亲人带来无限痛苦外,对中共专制没有什么损害。中共现在是新型的彻底的法西斯,以前还能蹈光养晦,现在觉得自己已是世界第二了,开始一意孤行。中国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大家都大开杀戒,重蹈王朝覆灭的悲剧。

潘强
发表于 2/26/2011 14: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连茉莉花这种和平革命都不搞,那么除了坐着等死,或投降或暴力反击,反对派是否还有其他招? 由于暴力反击几乎没有任何现实可能性,而且你又那么绝对肯定胡锦涛或习近平一定会下令暴力镇压任何茉莉花革命,那么依汝之见显然只有前两者? 吾以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大方向正确,方式方法大有改进余地,反对派在正式发起茉莉花革命前,一定要形成同盟,东欧各前共产党国家无一例外,均在革命前汐形成了统一联盟,为何中国反对派就那么狭隘?责任在谁?海外民运人士难道就不能内部妥协?民运领袖们怎能错过第四波民主大潮?各民运组织的领袖们是否应当负责?要革命就会有风险,没有风险绝对安全的革命从未有过,决不能因为有人被捕,立即打退堂鼓。吾以为所有民运领袖或自认为领袖的人物应当发起召开紧急网络会议,商讨对策,制定战略计划,统筹协调。坐视如此国际大好形势错过,真是民运领袖们的耻辱!

郭国汀
发表于 2/26/2011 14: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维权网信息员龚萍报道)今天(2月26日)下午,现年77岁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民主维权人士孙文广被山大路派出所带走。
据知情人士提供消息:“孙文广教授下午2点被警察撬门进入,抄家并且被强制搜查,后被带走”。
随后本网信息员拨打孙文广教授电话,家中电话要么不通,要么就通后无人接听,孙教授所带手机能打通,但无人接听。而同时,济南上访维权人士李红卫手机也无法打通。
孙文广教授从本月20号遭到警方阻止外出后,连日来一直被两辆警车、三四名值班警察看守在山东大学职工住宅楼的家中。今天警察居然撬门进入抄家抓人,估计与网传的“茉莉花革命”害怕孙教授前往有关。请各界密切关注!
孙文广手机:13655317356
发表于 2/26/2011 14: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立知识分子古川失踪6天,幼子急需就医

(维权网信息员孙雨报道)北京独立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古川自19日下午被市公安局、昌平公安分局和东小口派出所的警察强行带走,至今已6天仍无任何下落。而他刚刚4个月大的幼子,从19日开始一直生病,其妻李昕艾在警察的严密监控下就近就医,医院确诊为幼子肠炎、消化道出血。如果病情仍未好转,急需到专科医院系统治疗,但李昕艾一人很难应付。

据了解,19日下午4点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公安分局和东小口派出所警察近20人,叫开独立知识分子、维权人士古川的家门后,多人强制将古川抬出家门,当时古川穿着拖鞋,没有穿外套。一行人架出古川,开始对其家实施搜查,李昕艾抱着自己的电脑,被两人粗暴扭住双臂抢夺。家中的网线也被剪断,抄走两台电脑、两部电话及部分书籍。

十余名警察一直看守李昕艾到深夜10点,随后由三名协警在房门外守候。6天来,李昕艾被警方严密监控,到医院为幼子就医也被紧紧跟随。

古川被带走后,李昕艾曾多次询问昌平国保警察“人在哪里”,但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李昕艾与外界的联系被切断后,除了担忧古川的安危和身体外,还要照看两个孩子(长子1岁9个月,幼子4个月),身心俱疲。

据初步推测,古川被带走并抄家的原因是由于他在网络上跟贴转发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的有关信息。自中国茉莉花集会的消息公开至今,中国大陆有梁海怡、陈卫、华春辉、冉云飞、丁矛等5人被刑事拘留,另外此前被非法羁押的唐吉田、江天勇、滕彪等人仍处于失踪状态。

古川:独立作家、维权人士,长期关注中国的宪政改革进程,关注被侵害的弱势群体的权利,近一年来三次被抄家,数度被逼迫搬家,2010年被北京出入境管理局拒绝出境。希望社会各界密切关注古川的人身安危及他一家人的生存状况。
发表于 2/26/2011 14: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抗議迫害打壓參與「茉莉花革命」人士
譴責拘禁維權律師與維權人士
要求恢復劉霞人身自由

近日,中國內地多名維權律師、異議作家、學者、維權人士被公安抓捕、綁架、軟禁、抄家,或被邀「喝茶」、「旅遊」;多個國內網站訊息亦遭封鎖。這是自去年10月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奬後,中國政府再一次大規模打壓維權人士,製造白色恐怖。為此,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及支聯會今天特別來到中聯辦示威,抗議中國政府無理打壓維權人士,譴責其手法愈趨流氓化。

2月19日,網上呼籲北京、天津、上海等13個大城市將於翌日舉行「茉莉花革命」集會遊行。各地公安、國保隨即大規模傳喚、軟禁、綁架多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北京法律學者、中國政法大學講師滕彪博士於2月19日晚上在家中被帶走;公安其後到他寓所搜查兩個多小時,抄走兩台電腦、一台打印傳真機、一些文章、約二十本政治類大陸禁書、數十張紀錄片和陳光誠的照片等,並於他家設置信號屏蔽儀。至今仍然沒有滕彪的消息。

據維權網報導,2月20日早上,四川省遂寧市國保强行帶走維權人士陳衛去「喝茶」; 傍晚,遂寧市公安局國保、當地派出所警察及社區協管員共十多人,闖入陳衛家中搜查並抄家,抄走陳衛的手提電腦及其他硬盤記憶體。同日上午,四川作家、維權人士冉雲飛被成都書院街派出所警方帶走,直到21日凌晨,警察押著冉雲飛回家,在沒有出示任何搜查令下,把他電腦裏的資料複製備份,繼而抄走電腦主機。據最新的消息指,陳衛家人於22日下午收到警方送達有關陳衛被刑事拘留的通知書,指陳衛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刑事拘留,目前被關押在遂寧市看守所中。

在東北哈爾濱市,廣州女子梁海怡在市政府廣場上,高聲宣講民主自由,呼籲民眾覺醒,旋即被公安拘捕,據報21日更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成為中國「茉莉花革命」被刑拘第一人。

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於20日中午欲前往廣州人民公園響應「茉莉花革命」時,甫步出寓所,即被停泊在路邊一部汽車內走出來的四、五個大漢衝上前毆打。他的雙腿被嚴重打傷,身上相機亦被搶去。劉士輝律師懷疑毆打他的人乃便衣公安。21日晚上才出院回家的他,於22日凌晨被五、六個身份不明的人敲他家門騷擾。另一名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亦於2月22日上午被國保人員帶走,他的太太外界也沒法聯絡上。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亦於2月19日下午被公安帶走。這是江律師自16日中午參與關注陳光誠的「飯醉」活動後,第二次被公安國保人員帶走。同樣疑因參與16日中午飯聚後,於該日傍晚被帶走的唐吉田律師,至今失蹤多日,仍下落不明。

我們強烈譴責當局無理大肆抓捕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中國政府應切實遵守《世界人權宣言》及履行中國《憲法》中保護公民基本自由權利的承諾,停止打壓所有維權人士。我們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停止滋擾及打壓陳光誠、滕彪、陳衛、冉雲飛、江天勇、唐吉田、唐荊陵,以及其他在囚或軟禁中的維權人士!

另外,自去年10月8日至今四個多月,我們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太太劉霞女士完全斷絕一切聯繫。劉霞已做好承受十一年漫長歲月裏,每月一次奔波於北京與外地探監的準備,為劉曉波寫信、送書、送衣物。但隨著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更大的厄運又降臨到劉霞身上。劉霞自去年10月初探了一次監,就再也不獲准與丈夫見面。12月頒獎之後,她又完全被置於當局的軟禁之中,斷絕了與自己的家人、丈夫的家人以及朋友們的一切聯繫。孤獨地生活著,沒有人同她交往,完全是非人生活。最近,有朋友在網上看到劉霞短暫現身,精神幾近崩潰的消息,令人悲憤和憂慮。

我們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即解除對劉霞的軟禁,恢復她的人身、言論、通訊等權利,讓她過上一個公民正常的生活,並立即按法律恢復她每月探視丈夫的權利。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11年2月23日
发表于 2/26/2011 14: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吾以为,中国民运反对派应当趁此千载难逢的良机,联合起来为彻底终结极权暴政统一行动;在全力支持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同时,应当大力宣传每个因茉莉花革命被逮捕拘留者的事迹,向海内外一切媒体,政要,政府广为传播,展开全方们营救行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因此,此时此刻每位民运人士应当行动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一起来共同推动促成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成功。既然“目标模糊,手段模糊”,应当明确革命的目标,及为达此目标的手段与策略。这正是民运领袖们能充分发挥领导智谋作用的领域,奇怪的是迄今绝大多数民运组织仅是旁观或不忙于静观,此时不作为更待何时?


郭国汀

郭兄:

      我与你想法一样,我不是不赞成搞茉莉花这样的行动,而是说要搞就一定要专业,而不是目标模糊,手段模糊,还没有什么影响,自己的人就莫名其妙进去了一大半。

潘强




 楼主| 发表于 2/26/2011 23: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吉田、滕彪、江天勇、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朱虞夫、蒋亶文、姚立法等、李天天、游精佑、张林、吴乐宝、钱进、李文革、佘万宝、李宇、张善光、丁矛、周莉、王森、蒲飞、王五四、倪文华、刘萍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肖勇、张建中、楼保生、魏水山、莫之许、何杨、李任科、查建国、卢钢、张世和(老虎庙)、陈信滔、黄雅玲、齐志勇、金月花、孙文广、黎雄兵、赵枫生、黄雅玲、李和平、魏桢凌、何欢、刘荻、魏强、张先痴、薛明凯、李金芳、冯正虎、方小天、张健男、彭定鼎、刘士辉、郑创添、牟彦希、杨秋雨、张瑞、冯海涛、王荔蕻、李昕艾、王永智、史小博、王玉琴、游贵、翟明磊、武文建、吴朝阳、华春晖、邓太清、张大军、许志永、王永智、汪昊、贾春霞、野渡、叶海燕、蓝无忧、黄伟、石三、魏兰玉、罗宇恒、端启宪、张维、胡石根、高洪明、徐永海、张辉、张鉴康等上百人遭到了当局的传唤、软禁及拘禁。其中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刘国慧、古川、陈卫、冉云飞等人未经法律程序被拘禁,至今仍与外界失去联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8 15:46 , Processed in 1.49640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