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94|回复: 0

天津爆炸人祸始末 / 《财新周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24/2015 00: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财新记者 包志明 黄凯茜 赵复多 王和岩 王歆慈 周淇隽 汪苏 周东旭 崔筝 邱嘉秋 见习记者 单玉晓 图| 财新记者 王攀 特约记者 陈亮 制图| 齐林

  2014年,天津港崛起了一家私营企业。成立不过两年,它就迅速与央企“中化系”的两家危化品物流仓储公司呈三足鼎立之势,是天津港唯一一家拥有七种危险品仓储资格的民企。
  这是个偏门行业。天津港危险货物集装箱吞吐量已经占到这个世界第四大港集装箱总吞吐量的1.4%左右,然而即使是老码头工人,对这家企业也知之甚少。
  直到2015年8月12日深夜11时34分腾起的两朵末日般的蘑菇云,以及瞬间夺去的上百条生命,人们才意识到,这家公司崛起背后,是多么刺眼的漏洞和多么致命的代价。
灾难突降
  8月12日19时左右,吃过晚饭,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四大队消防员刘斌和父母通电话。母亲问他在干什么,刘斌说他们在训练。
  这一天,天津天气晴朗,南向微风,气温26摄氏度-35摄氏度。一切跟往常没有区别。
  22时30分左右,刘斌和战友们已经睡下,但一道火光将四大队主枪手宋橙惊醒。火光来自马路对面只相隔200米的物流公司。着火的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瑞海公司)的危化品堆场后围墙,与四大队的消防员宿舍仅一街之隔。看到火情,四大队的20多名消防员马上整装出发,奔向现场。
  此时,瑞海公司的叉车工张华在堆场东北角的办公楼四楼宿舍准备睡觉。他看到一个气罐亮了几下,于是赶紧和工友们跑到楼下,站在大门外的跃进路上观望火势。
  36岁的陈国亮是瑞海公司的兼职安全员,当晚正在值班。由于离得近,他听到从堆场里三个叠放的集装箱背后传来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声音不大。陈国亮也立马跑到公司外面。
  过了四五分钟,天津港消防四大队的消防车响着警笛就开了过来。陈国亮跑回公司,抬起大门的拦车杆,让消防车进来。他后来回忆,最先抵达的有五辆车,包括消防车和警车。
  不光瑞海公司的员工,附近其他物流公司的工人也在不同位置围观救火。人们没有意识到,灾难如同一头蛰伏的野兽,被火光唤醒,已经睁开双眼,正酝酿着致命的一跃。
  22时40分左右,接到四大队求援电话的另外两支天津港公安消防支队的消防专职队——五大队和一大队陆续赶到。到23点06分,第一支武警消防部队——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开发支队八大街中队也赶到现场。
  根据公安部消防局第一时间发布的通报,8月12日22时50分,天津消防总队接到报警称,天津滨海新区港务集团瑞海物流危化品堆垛发生火灾,天津消防总队9个中队的35辆消防车和港务局码头3个专职消防队赶赴现场扑救,23时06分消防官兵到达现场。
  至今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一直到此时,消防队员们并不知道起火的堆垛和集装箱里装着多么危险的货物。有公安消防人士回忆,他们接到的报警电话是距离瑞海公司堆场600米外的万科小区居民打来的,只是说这边起火了;财新记者采访的所有幸存的消防队员都证实,他们到达现场开始救火时,没有任何人——无论后方的指挥部还是现场的瑞海公司员工——告诉他们那些集装箱堆满了数十种不同品类的危化品。尽管他们接受过危化品消防的专业培训、训练和演习,但都因为信息缺失没有起任何作用。
  面对熊熊火势,消防队员们选择了常用的水枪。根据事后媒体报道,来救援的消防车里都没有配备沙土,只有水和泡沫。
  此时的火情已经属于猛烈燃烧阶段。三大街中队的杨克凯事后向媒体描述:“好多个集装箱摞在一起,全部燃起了大火,占地面积大概70平方米,火苗蹿得足有10米高。”他的30余名战友展开队形,手持水枪朝火苗喷射。他当时距离起火点约60米,其他战友距离起火点的距离不一,最近的只有30米。
  隶属于天津公安消防总队保税区支队天宝大道中队的翟磊也对记者回忆:“现场火势很大,但没有闻到化学品的味道。”
  家住万科海港城7楼的蒋先生告诉财新记者:“23时许,我才注意到事故地点起火,小区业主微信群也活跃了起来,还有业主在群里调侃说,咱们一起去看火。”
  此时消防员们已经喷水降温20分钟左右,几辆消防车出现用水告急。四大队的刘斌负责去接水,同车的司机祁洪旺将消防车开远到近百米的位置。事后证明,多名消防员因去取水幸免于难。
  就在刘斌将完成取水时,23时34分06秒,爆炸发生了。
  有武警消防队员事后回忆,火势越救越大,终于有消防指挥员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开始招呼大家往后撤,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30秒后,更强烈的二次爆炸发生了。爆炸产生了巨大的蘑菇云。冲击波下,集装箱瞬间凹陷变形,抛飞向四周,附近居民楼玻璃破碎、门窗震飞,多处建筑物扭曲甚至成为空壳。天空中下起了火雨,方圆数公里震感强烈。
  中国地震台网速报显示,第一次爆炸近震震级约2.3级,相当于3吨TNT——近7枚战斧式巡航导弹的爆炸能量;第二次爆炸在30秒种后,近震震级约2.9级,相当于21吨TNT——接近于46枚战斧式导弹爆炸,已经达到一枚微型战术核武器的爆炸当量。
  对于爆炸中心的人们,30秒内发生了很多。
  坐在驾驶室内的祁洪旺,被第一次爆炸震碎的玻璃划伤。他挣扎着从驾驶室逃出,看见刘斌已经被气流震倒在地。他搀起刘斌后撤,没走几步,刘斌就一口血喷出。第二次爆炸的气流更强,两人均被背后强烈的气流扑倒,摔倒在草丛中失去意识。
  在翟磊的车内,他和身旁的刘小福被第一次爆炸扎了满脸碎玻璃,赶紧拉下防护面罩。第二次火光冲天,翟磊和刘小福几乎是下意识地躲到了座椅下方,躲过了直接冲击。当他们缓过神来,发现前排的战友田宝健已经“消失了”。田保健是8月13日公安部消防局公布的六名牺牲消防战士之一。这位20岁的年轻战士,两天前刚刚被调配来接替休假回乡省亲的战友,担任2号车的司机。
  翟磊和刘小福下了车,在撤离过程中还救起一名断了腿的港口工人。
  18岁的八大街中队战士肖旭,事后在病床上回忆:“感觉全世界都亮了,然后就飞了。头盔也没了,等我起来看,全世界都变了,天上全是掉的火雨,四处能见度不到5米,还有各种小爆炸一直在爆。再找战友就看不见了。”
  爆炸地点600多米外,万科海港城7楼的蒋先生在第一声爆炸后,还不忘向微信群报告“爆炸了”。第二声爆炸传来,家里的玻璃全被震碎,他始感不妙,穿着拖鞋从安全楼梯朝楼下跑。“我跑得比较快,楼层也比较低,我进安全楼梯时,还没看到其他居民下楼。”
  家住19楼的王先生在听到第一声爆炸发生后,立刻从主卧跑出来,准备到卫生间躲避,刚出来,第二次爆炸接踵而至,次卧的玻璃门被震飞,恰好砸到他的头上。“头上缝了6针,还好保住一命。”他指着头上缠绕的纱巾说。
  一位海港城居民向财新记者描述,他在逃生时看到路边躺着人。一名路人指着其中一个人说,这是刚刚从楼上掉下来的,已经没有呼吸了。
  23时50分前后,有人发现了昏迷的刘斌,并把他唤醒。在天津蓟县的刘斌父母,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刘斌在电话说了句“爆炸了,我要死了”,便再次昏迷过去。
  官方通报显示,截至8月19日上午9时,遇难者共114人。确认身份101人,其中公安消防人员19人,天津港消防人员34人,民警7人,其他人员41人;失联人数65人,其中公安消防人员5人,天津港消防人员44人,民警4人,其他12人。
  除了事发中心瑞海公司堆场被夷为平地,旁边原本气派的跃进路派出所大楼也成废墟;300米外的进口车场里,数千辆轿车被炸毁,轮毂上的铝融化成水;稍远处的万科海港城(清水港湾)、万科金域蓝湾、万科双子座、万通新城国际、泰达时尚旺角、启航嘉园等居民小区,高楼满目疮痍。赶到现场的财新记者发回手记:“一路几无人烟,空气中越来越浓的是从未闻过的怪味,有点像橡胶烧焦但又有大不相同。到爆炸点附近的吉运一道,寂无人声活物,一幅世界末日景象。”
  8月18日降水过后,爆炸核心区形成了近一万平方米的水坑,像一处巨大的伤疤,谁也不知道水里面有什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9/2020 11:39 , Processed in 0.11839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