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294|回复: 25

[婚恋] 夫妻不成友谊在——谈谈我的恋爱经历(全文13节写完杀青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8/2011 11: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妻不成友谊在——谈谈我的恋爱经历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7/31/2014 02:58 编辑

夫妻不成友谊在——谈谈我的恋爱经历
荆楚
一、概述
   
连续五天,我倾注心血,写作了一篇13000多字的史论——《一把拨开文革迷雾的新钥匙》(已发表在《北京之春》20116月号上),感到心儿有些累了,遂想写点闲适轻松的文字,来自我调剂调剂。于是把自己的恋爱经历简单说一说,以逗大家一乐。也算我把恋爱婚姻的一点心得感想,或曰经验教训,坦荡无私地奉献出来,以给恋爱中的人们,或给养儿育女的父母,提供一点借鉴或启迪。
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人是千差万别的。现实生活中,总有一些人比常人聪明灵慧能干。虽然占比不是很高,但这部分人的爱情婚姻故事,是人们欣赏、讴歌、关注的美好画卷。
我一直认为,美女如果配个蠢汉,那是资源浪费。而才子娶个庸妇,也是浪费资源。
我对那种“不成夫妻成仇人”的做派鄙之小之。我认为,正因为有过“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刻骨铭心,相恋过人们,应该更加关爱友好才是。
有鉴于此,我祝天下才子佳人美满幸福,携手到老,鱼水情浓。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涉及到的恋人,我只能用化名代之,以免她们尴尬。虽然是化名,也用了一个字的。
再说明一点,我记下这些文字,本来是为了自我精神休息。不料,我分节写出和贴上求实论坛和电驴基地后,网友却像催命者,老是催我“快写快写……”我只好连续三天,打起精神,把前八节写完,把自己的恋爱故事基本记录完整了。但是这样一来,又变成一种精神劳累了。
后面的几节,我实在要休息几天后,在有兴致时,再写出来,以飨读者也。
第一至第八节写于2011-5-1315日。第九、第十节,写于2011-5-28日。在以后的一个多月中,又对全文进行了断断续续的补充和修改。补充修改的总原则,是力图复原当时的微妙心情,展示当时的社会状态,把内心深处的东西表达出来。也因为时间久远,一旦发现记忆有误,就立即更正过来。
笔友李元龙看完此文后,手痒不禁,说要学学金圣叹,对全文作了精彩点评。他的点评,诙谐俏皮,珠落玉盘,画龙点睛。我们夫妇看后,不禁开怀而笑。但顾忌到补写完“后三节”的全文篇幅,已达到38000多字了。故没敢在此贴上。李元龙有点责怪我的意思,我只能徒叹奈何,对不住笔友了。
本来写完前十节,就想杀青此文。因为部分读者不懂得欣赏,反而指责我“吹牛”什么的。剩下的三个姑娘的交往经历,就让它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吧。
后来,在一个内蒙姑娘的再三督促和劝导下,我才提笔写出来。因为她劝我把剩下的三个姑娘的交往经历记录下来,作为自己的历史,别管他人说什么。就算不发表,也要我单独写给她看……面对美女的恳求,我只好遵命而为了。
其实,我要好好感谢她。她说:这么美好感人的文章,仅仅因为遭人嫉妒嘲讽,就不写完,实在可惜呀……于是已经熄灭的创作激情,又被她重新点燃起来。
她天生丽质,蕙质兰心。她仔细欣赏领会后,还不放过诸多细节询问。就算为她一个人写,我也乐意。这大概就是“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吧。
二、稍稍介绍一下我的工作
1981年夏秋之间,我从广西财专金融专业毕业,进入银行工作。我刚参加工作时,是在办事处任记账员。不到半年,就被我父亲过去的同事陈妈妈要去,去了新开的储蓄所,当了一名储蓄员。
那时候,利率调整频繁,分段计息工作量很大,很影响工作效率,计息是制约储蓄工作的瓶颈。
针对这种状况,我就开动脑子,钻研摸索出一套简便、快捷、准确的计息方法。
这套方法就是:把各利率调整时间段的天数与各种期限的利率相乘,作为常数,默记于心。遇上哪种计息存单,只算头段和尾段,中间各段一一加上去,再乘以本金,一笔利息即告计算完成了。主要是利用初等数学“提取公因式”的方法,来简化计算程序,从而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当然,凭着我珠算技能过硬,我还使用了不少珠算技巧,来简化计算过程,来解决小数点定位准确问题等等(解释这些玩意,实在太专业化,太术语化了,就略去吧)。从而使得计息效率大大提高。别人一笔没算完,我三到五笔就算好了,且比他们准确得多。
不久,全地区举办计息业务竞赛,我在县支行的选拔赛上,表现不俗,让人惊讶。接着参加中心支行的竞赛。
我作为入道不久的年轻储蓄员,一举战胜了各县选拔出来的诸多业务尖子,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
小头目(行长)听说后,非常高兴,说我为全支行争了脸(其实是为他争了脸),特意去接我回来,呵护有加。
但也让小头目感到迷惑不解,要我把方法讲给他听……接着,他就要求我给储蓄员讲解和上课,讲授这套计息方法。
我上财专那几年,计算机还是天外来客。金融专业的珠算技能,要求很严。说是保证银行“铁算盘”信誉的基本功之一,所以比其他专业的要求高一个级别。即要达到一级水平,才准许毕业。(最高是特级,从六级开始练)
我在讲解这套计息技术过程中,当然要讲到利用珠算技巧的问题。很多人达不到这么高的珠算技能要求,所以效果有所折扣。虽然如此,哪怕学到一两招,也使计息效率大大提高。
接着,小头目要求我把这套方法总结整理成书,先在金融杂志上发表,后印行各储蓄网点……后来还抽去分行,集中各地区业务尖子,专门开班,加以培养训练。
自此之后,我就被小头目视为“才子”,经常“才子、才子”的叫唤,闹得我挺不好意思的。就开玩笑顶他说:改天我把刀子磨得锋利,专门帮你裁纸算了……
后来,小头目就把我从40多个年轻人之中,破格提拔到重要位置,为小头目当参谋,为他修桥铺路,为他理顺各种关系,起草文件文告,管理百官等。
加上我自认为年轻,精力充沛,奉行“多做事,少说话”的原则,处事隐忍温和,把各种矛盾纠葛消弭于无形,很得小头目喜欢,被其视为心腹。并一再以此炫耀,说他有一双伯乐慧眼云云。
在这里,我要感谢在办事处当记账员的同事小李。刚入行时,我有些心高气傲,从而造成了诸多尴尬。后来,我发现“心结”所在后,马上反思,调整心态。并在小李的帮助下,痛改前非。
小李名保健的一句话,让我至今牢记在心:我们年轻人,多做点事情,不会吃亏的。
表面看来,这一节简述,无关本文宏旨。其实是为下面的叙述稍作铺垫。否则,会让读者贤明感到突兀的。
                                  三、可可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个私交甚笃的小哥们唐老反。因为他经常讲出一些出人意外的言辞,大家虽然感到很有道理,无法反驳,却不像他那么敢讲。因而就被大家取了个绰号——“老反革命”,简称“老反”了。我跟他交往密切,相互交换或推荐书籍阅读。闲暇时,喜好爬山涉水,常常忘情于山水之间。因此,我们几乎走遍了县城附近的山山水水。
可可是唐老反的亲戚。有时,唐老反也叫上可可,带着她一同出游。因此,可可就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任“恋人”。
之所以在恋人之上加上引号,是因为我当时只顾好玩,心无杂念。后来才知道可可有那层意思。
由此看来,女孩子要比男孩子成熟得早。她年龄虽然比我少四岁,却比我懂事得多。而我是典型的迟熟品种,还不怎么开窍。
当年的可可,青春美丽,落落大方。就像出水芙蓉,光彩照人,令人眼睛一亮。
反正出游时,带上她,就增加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何乐而不为?
我经常在路上逗她,跟她开玩笑。不管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累。这就是俗话所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吧。她则经常像开心的小鸟,咯咯脆笑个不停。
有时,我还把她逗得捧腹弯腰,站不起来。她站起来后,就擂起粉拳,来报复我。反正女孩子的粉拳打人也不痛,就任由她“报复”好啦。
爬山涉水过程中,我作为男子汉,又作为唐老反的大哥,当然要处处照顾她,呵护她。爬山时,牵她一把。涉水时,背她过水等等……
我上她家玩时,她把闺房收拾得整洁漂亮,来迎接我。我也无所顾忌继续逗她玩。
刘妈妈(可可的母亲)看到我,眼里就闪耀出慈爱的光芒,就像放电一样。我能感受到那种“电压”。让我十分感动,终生难忘。
刘妈妈出身于大家闺秀,颇有教养,举止端庄。虽然已是白发如霜,仍处处显现出她年轻时的风姿卓然。
唐老反曾几次旁敲侧击地提醒我,说应该与她确定恋爱关系……
我当时根本不敢设想,要找一个女孩子来管束自己,使自己不得自由。认为那些削尖脑袋、想方设法去追女孩的青年人,是神经病,是“自作孽,不可活”。所以就装聋作哑,默不作声。
就这样,我们阴差阳错,没有成为夫妻,却成为要好的朋友。
刘妈妈去世前,我与妻子赶去看望她老人家。老人家仍念念不忘,说她第一眼看到我,就喜欢得不得了。却没有成为她的女婿……不过,你们夫妇很般配,郎才女貌……
在我跟妻子恋爱期间,未婚妻就住在可可家楼下的集体宿舍里。刘妈妈每有好吃的东西,不是送下来,就是叫她上去……
就这样,可可跟我妻子也是私交甚笃的闺中密友。
前年,我们两家一次聚餐时,喝了点小酒。可可当着她丈夫的面,跟我妻子玩笑说:文珍艳耶,你要好好的珍惜哦。当年,我要是早点下手,还会轮到你?
我则趁机解围说:好啊,好啊,趁早,我们两家合为一家算啦。问问你老伍,同意不?
……
记得我在中心所上班的时候,可可上下班或买菜路过时,总要绕进去跟我打声招呼,甜腻腻地叫我一声“老挂”才离开。弄得所里的姑娘们都在笑我……因为我在工作之初,有时候签名用草书。那些不懂草书规则的人,就把“王德佳”误读成“王德挂”了。“王德挂”这个绰号叫开后,可可就一直叫我“老挂”了。至今如是。
去年,女儿考上大学,考得不够理想。老婆的同事们嚷嚷着摆酒席。我寻思着,那种请客,纯粹是为了红包,太庸俗,太无聊,让同事和亲戚破费而已。让我一想起来,就感到反胃。所以坚决反对。
这时,妻子颇感为难。因为她单位的同事们,早早把贺喜的红包塞到她办公桌里了。于是妻子就跟可可诉苦:这可怎么办?
可可二话不说,就跟我妻子说:这件事儿你就不要管了,我来一手安排。告诉你的王德佳,到时候让他去出席就是。他敢不出席?我擂死他……
后来,她安排妥贴后,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说不要让老婆为难……
她利用在人事局办公室工作的人脉,几个电话,就安排妥贴了。
开席时,我顾及到孩子的面子,只好恭恭敬敬地出席啦。
四、燕子
在我担任小头目秘书不久,就主持了第一次银行招干工作。从报名、组织考试、录取、政审、体检等,我都参与了。
燕子的考试成绩是第一名,体检合格,当然录取了她。
燕子是那种眼睛会说话的姑娘。亭亭玉立,清秀可人,举止端庄,声音甜甜。我确实暗暗喜欢上了她。每每看到她,就让我感到怦然心动。
在招干过程中,在还没有举行招干考试时,行内员工火眼金睛,就看出了我暗暗喜欢她。于是频频风传,说我看上了燕子云云。
特别是保卫科的龙定吉大哥(现已故),怪声怪调,言而无忌,大声嚷嚷。张口就是什么“金童玉女”、“天合之作”的话。
后来,这些风言风语,当然也传到了燕子的耳朵里。
招干工作完成后,就履行“报批”的手续。
这时,一个老资格员工朱阿姨,却无中生有,诬告了我一状。
她捕风捉影说,因为我看上了燕子,所以在考试和体检上,作弊帮了她……
因为朱阿姨的外甥女考了女生第三名。而银行招工指标仅四人,两男两女。如果挤掉燕子,当然就轮到她外甥女了。
于是上级来人调查整个过程,再带着燕子去部队医院复检身体。
做过这一切后,最终结论,当然是诬告。
上级人事部的领导,还特意找我谈话。说我身处这样的位置,被人怀疑或诬告,是很正常的现象,就不要往心里去啦……
我也遵照上级的要求,在以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一如既往,亲切地叫她朱阿姨。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且与她打得火热。后来,她还热心地向她一个要好的所主任推荐,要把所主任丈夫那漂亮火辣的妹子介绍给我,安排我们见面等……
燕子招工进来后,在没有派去银行学校培训的半年期间,小头目就把她派给我当打字员,工作接触颇多。我看得出来,她在苦苦等待我去追她,向她求婚,向她表白。
在那个年代,女孩子如果主动向男孩子有所表示,就会被人视为“下贱”。而我因为被人诬告,又心有忌惮。
同事唐阿姨看到燕子楚楚可怜的样子,很心疼。于是,唐阿姨就跟我说:小王啊,你不好意思提出来,我帮你提……
我立即回绝唐阿姨说:唐阿姨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没吃到羊肉,却惹得一身骚。真要吃到了羊肉,岂不是不证自明了么?这事儿不成啊。
后来,唐阿姨只好跟燕子实话实说,并劝燕子想开些。
听说燕子听到唐阿姨的回话后,默默流泪,哭得很伤心……让我感到十分难过,但仍不敢突破那种“心有忌惮”。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确实很傻很傻。只要我们是两情相悦,我们恋爱的权利,是谁也不能剥夺的。何况婚姻关系到终生幸福,当官只是暂时的。如果配个聪明体贴的贤内助,才更有利于事业。当我想明白这些道理时,为时已晚。她已成为别人的妻子了。我确实辜负了她的一往情深,感到对不住她。
后来,她在银行学校培训期间,结识了一个善打乒乓球的同学(燕子是乒乓球业余体校的学员)。跟他结婚后,就调去了外县。一直没有见过面。我只能在心中暗暗惦记她。
在此,我衷心祝福她——祝她一生幸福、快乐、甜蜜、美满,祝她一生惬意吧。
后来,妻子看到燕子后,不得不承认,燕子与我更般配。还说看到她,就感到特别顺眼和舒服。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特别让人怜惜……
最近,我们夫妇陪可可在滨江路散步时,妻子与可可聊到燕子。可可说:哎呀,太巧啦。燕子就是我要好的同学呀。你干儿子(可可的儿子)上大学摆酒席时,燕子还特意赶回来过……
前年冬天,朱阿姨与人围坐在职工娱乐室烤火聊天,我路过那里,被她叫住,说好久没跟我说说话了。我只好坐下来,跟她闲话闲话。
但朱阿姨说着说着,就聊到当年的燕子身上,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竟然没有成,实在可惜了……
这时候,我已离开了银行系统,跟银行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了。就跟朱阿姨打趣说:是啊,是啊。当年,你想帮帮你外甥女,情有可原。但你不该无中生有嘛。总的来说,还是我太傻……
这时,朱阿姨大窘,脸红到脖子根,羞愧得无以自处的样子……
看到朱阿姨窘迫可怜的样子,我就安慰她说:都过去二十多年啦。早已成为历史烟云啦,不要紧张嘛……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30 编辑

                                                      五、娟娟

娟娟两姊妹相继考入银行,姐姐在农行,娟娟在工行。她是我高中老师的女儿。娟娟也经常提到这些事情,说我们是一条水路上的人……

那时候,小李拼命追娟娟,而娟娟却是想方设法跟我粘在一起。

有时,同事们坐车出去游玩,娟娟竟然当着众多同事的面,我坐到哪里,她就挤在我身边,并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这样就不晕车了。

我只好任由她靠着。她睡着时,我当然要好好照顾着她,免得她受到惊吓。她脸上则荡漾着幸福感。

我心里明白,其实,这是她在向大家“示威”,以明确与我的恋爱关系,宣告别人不得染指……

以至唐阿姨跟我开玩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小李拼命追她,她却看中了你呀。她看中了你,你却与她若即若离……

当时,我的内心十分矛盾。

一方面,看到娟娟如此勇敢大方,如果辜负了她,将会使她多么难堪?在当年的社会氛围下,这是对她的巨大伤害呀。

另一方面,小李则是我的铁哥们。我怎么也不能对铁哥们横刀夺爱啊。

于是,我想方设法,把娟娟往小李身边推,为他们相会创造条件……认为这样做,才对得起弟兄情谊。

但我这样做,效果却是适得其反,加快了娟娟离开小李的速度。

小李没有追上她。她也明白了,无论她怎么努力,也不能让我克服哥们义气的心理障碍。后来,她只好无可奈何,另嫁他人了。

不过,我们之间的友谊一直延续着。

娟娟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就跟我商量,让我帮她拿主张。她有什么难办的事情,也不避讳叫我帮忙。反正是那种很放心的状态。

当我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帮忙的事情,只要我开口,她二话不说,就把事情办妥贴了。

后来,她也与我妻子成为相好的朋友,相互关照帮衬着。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30 编辑

                               六、义姐

跟义姐交往的经历比较复杂,就长话短说吧。

叫她义姐,一是她本名有一个“义”字,跟她的人品一样。二是交往过程中,她像姐姐呵护弟弟一样,来对待我。所以就给她取名“义姐”了。

义姐也是唐老反姥姥家的亲戚,通过唐老反才认识。

认识之后,就颇多交谈。她能为我排忧解难。当我在工作上遇到疑难问题时,她跟我分析排解。很有见地,让人心眼豁然一亮。
一次,她父亲去世后做“五七”。我们这里的风俗,五七由女儿操办。她就叫上了我,唐老反,还有一个农行的好友苏。一起去她家,说是让我们给她帮帮忙。

我说,我不懂礼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呀?

她就发脾气说:你去不去?以后不要叫姐姐了。

我只好遵命而去。

但这次回去,却让她声名远扬。她老家一带,传言得沸沸扬扬。说她一次就带三个男崽回家(在农村视为未婚夫了)。在我与妻子谈恋爱期间,她也听说过这件事,说她太“放肆”了。

晚上安排睡觉前,她倒水洗脚,与我一起洗,就狠狠地踩我。我心里明白,是她责怪我没向她表白,没向她求婚……

但我一直把她视为贴心的姐姐。因为跟她交谈和讨论问题,谈得投缘。不少问题,经她一点,是那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状态。跟她交往,我特别放得开,有一种亲切感。

后来,她做了两件事,让我感到不快。

第一件事儿是,她有一位闺中密友陈姑娘,想在银行系统找个对象,就让我根据陈姑娘的情况,物色介绍一个给她。

我有一个铁哥们蒋,为人诚实义气,人品不错,尚未娶妻,正在广泛搜索寻觅……于是,我就把小蒋介绍给陈姑娘,安排他们见面……

他们见面之后,没有任何表示。我想,双方都需要斟酌酝酿一段时间,就让他们继续交往下去,加深了解吧……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义姐却告诉我说:她看上的是你,没看中他。

我说:这叫什么事情嘛,你把我卖了呀。第一,我没有哥们帅气魁梧。第二,我受你之托当红娘。她倒好,竟然想把红娘通吃了。这叫我如何跟哥们回话?

义姐解释说:她说你有灵气呀,看着舒服,顺眼。你就答应下来吧……

我说:这件事儿,今后就不要再提啦……

针对这件事儿,我实在不知道怎样回复哥们。我当时想,不给他任何回复,也算是一种回复吧。反正他心里明白,这事儿不成了。只好这样了。

2007年底,我被当局文字狱构陷,被关入全州看守所。陈姑娘的父亲,就是原看守所长,陈姑娘的妹子也在里面当炊事员。

陈姑娘听说我被捕后,就主动跟我妻子说:对他的其他事情,我帮不上什么忙。但保证他在里面不会饿着,我完全做得到。你就不要过分难过啦……

承蒙陈姑娘的妹子多方照应,我获得很多食物上的优待,令同监嫌疑犯人刮目相看……这已是后话。

第二件事是,(事后才知道以下情形)义姐的邻居柴阿姨看着我跟她交往颇为频繁,就问义姐:“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呀?”

义姐只好据实否认。

柴阿姨顺坡下驴,说她有一个徒弟叫羊羊(在针织厂当挡车工),非常聪明能干,美丽大方,心灵手巧,嘴巴甜甜,人见人喜欢……说她这个当师傅的,曾夸下海口,要给她找一个好小伙子配她……就把经常来这里的小王介绍给她吧……

义姐只好答应下来。并安排见面。

于是,我出于礼貌,在柴阿姨家与之见面。

但见面之后,羊羊就粘上了我,坚不松手了。

她经常去我那里,深夜都不愿走。我只好深夜送她回家。

因为柴阿姨经常经常当着我的面教导羊羊说:先下手为强。也等于暗示我,我什么时候“要”羊羊,羊羊都乐意。

因为在那个年代里,一旦跟女孩有肌肤之亲,云雨之欢,而不想娶她,她可以据此向单位告状。于是,单位领导出面,命令男孩子赶快与之完婚。否则,将面临严厉的纪律处分……在那个年代,不少姑娘用这一手,确实达到了目的。

一次,我托嫂子买了点毛线,本来是请一起工作的女同事,帮我织件薄毛裤的。羊羊看到毛线后,问我买毛线做什么?我说想织件薄毛裤……

她二话不说,就收进带来的包中说:“我帮你织,不要别人织……”

可怜羊羊一天两夜没睡觉,就把毛裤织好送过来,让我试穿,当场验看是否合身。

试穿之后,合体妥贴。可见羊羊在这件事情上耗费了多少心血?我怎忍心对她有丝毫伤害?

她频繁来访,我都是待之以礼。单位发什么纪念品,哪怕我自己不要,也有她的一份……

她也把这种情形,当成我对她的示爱了。

长此下去,情况不妙,大事不好。不能再拖下去了。耽误了人家的青春,就是我的罪过呀。再说,她作为姑娘家,年龄不少了(她比我大一岁),耽误不起啊。

一天,她来找我玩,已到深夜了,我下定决心,鼓起勇气,邀她去郊外三板桥散散步,想把事情说说清楚。

全州地处灌阳河、湘江、万乡河三条河流的冲积扇上,原名三江口。全州往南的公路,一线穿过三座跨江大桥,所以叫“三板桥”。

那时候,这些地方还比较偏僻,大都是农田和沙滩,或是绿茵茵的草地。江岸则被杨柳修竹覆盖着,人烟稀少。三板桥一带,杨柳依依,波光潋滟。翠竹习习,蝉鸣鸟叫。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和幽会的好地方。

我们来到一个幽静的地方,站在半明半暗的月光下,我叫羊羊停下来,说说话。

羊羊误以为——我就要在这种地方“要”了她。她是既惊喜又兴奋,脸上一派渴望。黑暗中,她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含情默默地看着我……我能体会到她急遽的心跳。

我说:羊羊啊,感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我三生有幸啊。你为我那么辛苦织毛裤,穿在我身上,时时刻刻都感受到你带给我的温暖啊。你是个聪明灵慧、善解人意、心灵手巧的好姑娘啊。谁要是娶了你,那是他的福份啊。但我们只能做朋友啊,不能做夫妻啊……

她问为什么?

我只好撒谎说(这次撒谎,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羞愧):我妈妈迷信,给我算过命,说我的命硬,说我特别不适合年龄比我稍大一点的姑娘,说那样会害了人家姑娘,把人家姑娘给坑害了啊……

她不再说什么,掉头回去,失声痛哭。边走边抽搐,我根本劝不住。

我怕她一时想不开,发生意外。只好拉开一段距离,默默跟着她往家走。

直到把她送到小南门的家门口,看到她开门进入房中,拉亮了电灯,我才转身离去。她临进屋前,回头扫了一眼,估计她看到了我。

羊羊作为柴阿姨暗中跟义姐较劲的牺牲品,她太无辜了呀。我暗暗发誓,今后要好好待她……

这件事情以后,我就跟义姐发了脾气。指责她不该耍我什么的。

因为我当时不知道,其实义姐也被柴阿姨顺坡下驴,上了她的当,闹了羊羊这么一段插曲出来,让她有苦难言,百口莫辩。

因为这两件事,我渐渐与义姐交往得少了。

隔了几天,我遇到羊羊,看到她清瘦了许多。但看得出来,她的精神状态,已从这次打击中恢复了过来。我跟她打招呼,她也恢复了甜甜而笑、落落大方的神态。

前几年遇上羊羊,她还特意告诉我,说我送给她的那些纪念币,一枚值好几百块了。有人想收购,但她舍不得卖。说要留下一段美好记忆呢。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27 编辑

                                               二、稍稍介绍一下我的工作

当年,我刚参加工作时,是在办事处任记账员。不到半年,就被我父亲过去的同事陈妈妈要去,去了新开的储蓄所,当了一名储蓄员。

那时候,利率调整频繁,分段计息工作量很大,很影响工作效率,计息是制约储蓄工作的瓶颈。

针对这种状况,我就开动脑子,钻研摸索出一套简便、快捷、准确的计息方法。

这套方法就是:把各利率调整时间段的天数与各种期限的利率相乘,作为常数,默记于心。遇上哪种计息存单,只算头段和尾段,中间各段一一加上去,再乘以本金,一笔利息就计算完成了。主要是利用初等数学“提取公因式”的方法,来简化计算程序,从而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当然,凭着我珠算技能过硬,我还使用了不少珠算技巧,来简化计算过程,来解决小数点定位准确问题等等(解释这些玩意,实在太专业化,太术语化了,就略去吧)。从而使得计息效率大大提高。别人一笔没算完,我三到五笔就算好了,且比他们准确得多。

不久,全地区举办计息业务竞赛,我在县支行的选拔赛上,表现不俗,让人惊讶。接着参加中心支行的竞赛。

我作为入道不久的年轻储蓄员,一举战胜了各县选拔出来的诸多业务尖子,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

小头目(行长)听说后,非常高兴,说我为全支行争了脸(其实是为他争了脸),特意去接我回来,呵护有加。

但也让小头目感到迷惑不解,要我就把方法讲给他听……接着,他就要求我给储蓄员讲解和上课,讲授这套计息方法。

我上财专那几年,计算机还是天外来客,金融专业的珠算技能,要求很严,说是保证银行“铁算盘”信誉的基本功之一,所以比其他专业的要求高一个级别。即要达到一级水平,才准许毕业。(最高是特级,从六级开始练)

我在讲解这套计息技术过程中,当然要讲到利用珠算技巧的问题。很多人达不到这么高的珠算技能要求,所以效果有所折扣。虽然如此,哪怕学到一两招,也使计息效率大大提高。

接着,小头目要求我把这套方法总结整理成书,先在金融杂志上发表,后印行各储蓄网点……

自此之后,我就被小头目视为“才子”,经常“才子、才子”的叫唤,闹得我挺不好意思的。就开玩笑顶他说:改天我把刀磨得锋利,专门帮你裁纸算了……

后来,小头目就把我从40多个年轻人之中,破格提拔到重要位置,为小头目当参谋,为他修桥铺路,为他理顺各种关系,起草文件文告,管理百官等。

加上我自认为年轻,精力充沛,奉行“多做事,少说话”的原则,处事隐忍温和,把各种矛盾纠葛消弭于无形,很得小头目喜欢,被其视为心腹。并一再以此炫耀,说他有一双伯乐慧眼云云。

在这里,我要感谢在办事处当记账员的同事小李。刚入行时,我有些心高气傲,从而造成了诸多尴尬。后来,我发现“心结”所在后,马上反思,调整心态。并在小李的帮助下,痛改前非。

小李名保健的一句话,让我至今牢记在心:我们年轻人,多做点事情,不会吃亏的。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27 编辑

                                                     三、可可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个私交甚笃的小哥们唐老反(因为他经常讲出一些出人意外的言辞,大家虽然感到有道理,无法反驳,却不像他那么敢讲。因而就被大家取了个绰号——“老反革命”,简称“老反”了)我跟他交往密切,相互交换或推荐书籍阅读。闲暇时,喜好爬山涉水,常常忘情于山水之间。因此,我们走遍了县城附近的山山水水。

可可是唐老反的亲戚。有时,唐老反也叫上可可,带着她一同出游。因此,可可就是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任“恋人”。

之所以在恋人之上加上引号,是因为我当时只顾玩,心无杂念,清纯无瑕。后来才知道她有那层意思。

由此看来,女孩子要比男孩子成熟得早。她年龄比我少四岁,却比我懂事得多。而我是典型的迟熟品种,还不怎么开窍。

当年的可可,青春美丽,落落大方。就像出水芙蓉,光彩照人,令人眼睛一亮。

反正出游时,带着她,就增加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何乐而不为?

我经常在路上逗她,跟她开玩笑,不管走多远的路,都不觉得累。这就是俗话所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吧。她则经常像开心的小鸟,咯咯脆笑个不停。

有时,我还把她逗得捧腹弯腰,站不起来。她站起来后,就擂起粉拳,来报复我。反正女孩子的粉拳打人也不痛,就任由她“报复”好啦。

爬山涉水过程中,我作为男子汉,又作为唐老反的大哥,当然要处处照顾她,呵护她。爬山时,牵她一把。涉水时,背她过水等等……

我上她家玩时,她把闺房收拾得整洁漂亮,来迎接我。我也无所顾忌继续逗她玩。

刘妈妈(可可的母亲)看到我,眼里就闪耀出慈爱的光芒,就像放电一样,我能感受到那种“电压”。让我十分感动,终生难忘。

刘妈妈出身于大家闺秀,颇有教养,举止端庄。虽然已是白花如霜,仍处处显现出她年轻时的风姿卓然。

唐老反曾几次旁敲侧击地提醒我,说应该与她确定恋爱关系……

我当时根本不敢设想,要找一个女孩来管束自己,使自己不得自由。认为那些削尖脑袋、想方设法去追女孩的青年人,是神经病,是“自作孽,不可活”。所以就装聋作哑,默不作声。

就这样,我们阴差阳错,没有成为夫妻,却成为要好的朋友。

刘妈妈去世前,我与妻子赶去看望她老人家。老人家仍然念念不忘,说她第一眼看到我,就喜欢得不得了。却没有成为她的女婿……不过,你们夫妇很般配,郎才女貌……

在我跟妻子谈恋爱期间,未婚妻就住在可可家楼下的集体宿舍里。刘妈妈每有好吃的东西,不是送下来,就是叫她上去……

就这样,可可跟我妻子也是私交甚笃的闺中密友。

前年,我们两家一次聚餐时,喝了点小酒,可可当着他丈夫的面,跟我妻子玩笑说:文珍艳,你要好好珍惜哦。我当年要是早点下手,还会轮到你?

我则趁机解围说:好啊,好啊,趁早,我们两家合为一家算啦。问问你老伍,同意不?

……

去年,女儿考上大学,考得不够理想,老婆的同事们嚷嚷着摆酒席。我寻思着,那种请客,纯粹是为了红包,太庸俗,太无聊,让同事亲戚破费而已。让我一想起来,就感到反胃。所以坚决反对。

这时,妻子颇感为难。因为她单位的同事们,早早把贺喜的红包塞到她办公桌抽屉里了。于是妻子就跟可可诉苦:这可怎么办?

可可二话不说,就跟我妻子说:这件事儿你就不要管了,我来一手安排。告诉你的王德佳,到时候让他去出席就是。他敢不出席?我揍死他……

后来,她安排妥贴后,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说不要让老婆为难……

她利用在人事局办公室工作的人脉,几个电话,就安排妥贴了。

开席时,我顾及到孩子的面子,只好恭恭敬敬地出席啦。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22 编辑

                 夫妻不成友谊在——谈谈我的恋爱经历

                                      荆楚

                                一、概述
   
连续五天,我倾注心血,写作了一篇13000多字的史论——《一把拨开文革迷雾的新钥匙》(已发表在《北京之春》20116月号上),感到心儿有些累了,遂想写点闲适轻松的文字,来自我调剂调剂。于是把自己的恋爱经历简单说一说,以逗大家一乐。也算我把恋爱婚姻的一点心得感想,或曰经验教训,坦荡无私地奉献出来,以给恋爱中的人们,或给养儿育女的父母,提供一点借鉴或启迪。

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人是千差万别的。现实生活中,总有一些人比常人聪明灵慧能干。虽然占比不是很高,但这部分人的爱情婚姻故事,是人们欣赏、讴歌、关注的美好画卷。

我一直认为,美女如果配个蠢汉,那是资源浪费。而才子娶个庸妇,也是浪费资源。

我对那种“不成夫妻成仇人”的做派鄙之小之。我认为,正因为有过“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刻骨铭心,相恋过人们,应该更加关爱友好才是。

有鉴于此,我祝天下才子佳人美满幸福,携手到老,鱼水情浓。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涉及到的恋人,我只能用化名代之,以免她们尴尬。虽然是化名,也用了一个字的。

再说明一点,我记下这些文字,本来是为了自我精神休息。不料,我分节写出和贴上求实论坛和电驴基地后,网友却像催命者,老是催我“快写快写……”我只好连续三天,打起精神,把前八节写完,把自己的恋爱故事基本记录完整了。但是这样一来,又变成一种精神劳累了。

后面的几节,我实在要休息几天后,在有兴致时,再写出来,以飨读者也。

第一至第八节写于2011-5-1315日。第九、第十节,写于2011-5-28日。在以后的一个多月中,又对全文进行了断断续续的补充和修改。补充修改的总原则,是力图复原当时的微妙心情,展示当时的社会状态,把内心深处的东西表达出来。也因为时间久远,一旦发现记忆有误,就立即更正过来。

笔友李元龙看完此文后,手痒不禁,说要学学金圣叹,对全文作了点评。他的点评,诙谐俏皮,画龙点睛,珠珠落玉盘。我们夫妇看后,不禁开怀而笑。但顾忌到全文篇幅已达到37000多字了,故没敢在此贴上。李元龙有点责怪我的意思,我只能徒叹奈何,对不住笔友了。

本来写完前十节,就想杀青此文。因为部分读者不懂欣赏,反而指责我吹牛什么的。剩下的三个姑娘的交往经历,就让它湮没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吧。

后来,在一个内蒙姑娘的再三督促和劝导下,我才提笔写出来。因为她劝我把剩下的三个姑娘的交往经历记录下来,作为自己的历史,别管他人说什么。就算不发表出来,也要我写出来,单独弄给她看……面对美女的恳求,我只好遵命而为了。

其实,我要好好感谢她。她说:这么美好感人的文章,仅仅因为遭人嫉妒嘲讽,就不写完,实在可惜呀……于是已经熄灭的创作激情,又被她重新点燃起来。

她冰雪聪明,蕙质兰心,审美情趣不俗。她仔细欣赏领会后,还不放过诸多细节询问。就算为她一个人写,我也乐意。这大概就是古话所说的“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吧。
 楼主| 发表于 5/29/2011 23: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9/5/2011 03:55 编辑

                                十一、红红

我在火车站办事处工作半年多之后,就遇上办事处办公楼改扩建工程。即把原有的办公楼和住房全部扒掉,建新的办公楼和职工住房。

这样一来,办事处搬到机械局仓库原办公楼办公,储蓄所则搬到办事处对面的石油站营业大厅内营业。有家室的职工,住进了机械局闲置仓库隔成的住房中。单身的男女青年职工,则分别住在机械局仓库提供的集体宿舍内。

我在石油站营业大厅办公的八个多月中,有一个在石油站“知青商店”当售货员的姑娘红红,经常对我异常的热情……

红红长得清秀漂亮,白净皎洁,浑身散发出青春少女的天真活泼。

红红的姐姐邱鲜花,在上小学时,因在湘江游泳抢救落水者而牺牲。邱鲜花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还上了桂林地区小学语文课本,成为学习的榜样。还掀起过轰轰烈烈的“向邱鲜花学习”的运动。

红红每有闲暇,就站在柜台外面,或一边吃零食,或一边磕爪子,一边看着我办理业务,跟陈妈妈说笑逗趣。

我有时提醒她:红红姑娘呀,你磕瓜子满地,害得我老是出去扫地呀……

红红不但不收敛,反而把瓜子壳往我脸上喷:就是要让你扫扫地,免得你偷懒……

陈妈妈看到这种情形后,就笑着逗我说:小王啊,你走了挑花运啦。红红看你的眼色不对呀。你一来上班,她恨不得天天守着你呢……我的女儿要不是比你年龄大,我也想招你做女婿……

我明知红红有那番意思,但我截住陈妈妈说:陈妈妈啊,你可不要乱说哦,让人家姑娘家下不了台……

在石油站营业大厅办公期间,我一直在小心翼翼维护着红红的尊严……直到新办公楼盖好,搬入新的办公场所。

到了新的办公场所,红红仍一如既往,每有闲暇,就站在柜台外面,借故跟陈妈妈聊天,看着我办公。

我对她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一如既往,小心翼翼维护着她的尊严,对她表示友好……

我对她若即若离,实在是出于无奈。因为我知道,那是青春少女的一腔情愫,不能受到伤害。

就这样,跟红红要好的姑娘娃娃,知道红红害了相思病。娃娃很同情红红,想积极促成这桩好事。于是经常陪红红到我的宿舍玩,找我聊天或玩笑。我都待之以礼……

有一次,娃娃陪红红一起来找我聊天后,娃娃离开时,则把红红推进我的房间,顺手把门扣上,把我和红红锁在房间里。

看到这种情形,我只能在心里感叹——娃娃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该这样胡闹呀。

我只好陪着红红聊天和玩笑,然后送她回家……

就这样,我对红红的火辣辣痴情,一直装傻。只将其当成青年男女的友谊,礼尚往来。

有一天,红红终于抑制不住,她慌慌张张地将一封信直接塞到我的手上,结结巴巴,红着脸对我说:你回宿舍再看。然后红着脸跑掉。

我把信庄重收好后,遵命回到宿舍再看。

打开她的来信,她的字迹虽然写得有些歪斜,文句也不够通畅,但那种炽热火辣的爱慕之情,却从字里行间喷薄而出。

她来信的主要内容,是表达她如何喜欢我。说她经常梦到我,很喜欢跟我在一起……要跟我交朋友……

我思之再三,我跟她不是那种心灵有电的感觉啊。我只好顺着她“交朋友”意思,给她郑重回信。

记得我在回信中,是用抒情的笔调,写了一些畅叙友情的话后,然后特意写了一句:也许我们的爱情之花不开,但我们的友谊之树常青……

我是用十分委婉的方法,来表达我们不能做夫妻的意思。

写过这封回信寄出后,隔了一天,娃娃就气呼呼地跑来,向我兴师问罪来了:你给她写了些什么话?气得她边读边哭……

我只好把信的内容大致复述给娃娃听……娃娃也无话可说了。只好自言自语,自我排解说:女想男,隔座山。男想女,隔层纸……
从此以后,红红没再来找过我。

我也为那封委婉的“拒绝信”伤害了她而自责。遂冥思苦想,亡羊补牢,来为她挽回影响,挣回面子,又让外人看不出破绽……

隔了一段时间,我就几次上红红家去找她,或直接给她送电影票什么的。让她母亲和石油站的职工都认为,我在公开大胆地追求她……我在等待过程中,就跟她哥哥天南地北地闲聊天,因为我跟她哥哥相熟和要好。

我三次去她家找她,红红都躲着不跟我见面。

我每次去她家,邱妈妈都很热情地接待我……

经过三次这样的找她,并耐心等待她之后,让石油站的人们都认为,是红红拒绝了我,我才没有再去找她。

过了十多年,老李行长的夫人薛阿姨,多次告诉我说:小王啊,当年你追红红,红红没答应你,被她妈妈骂死了呀……

因为红红的婚姻不如意,邱妈妈动不动就责骂她说:当年的小王那么好,那么喜欢你,你却拒绝了人家。现在可好?

红红当然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但薛阿姨和邱妈妈等人,却不知道我与红红的这种默契呀。

这段心事,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今天因为写作此文,我才第一次公开地说出来。

她在电池厂工作期间,我一次带着信贷员到电池厂检查产、销、存和财务状况,还特意跟厂长提起过她,说她是我的义妹……还让厂长带我去车间看望过她。

我稍稍提起她,一般是官场潜规则。厂长自然就会心领神会,对她有所关照优待……否则,厂长就不够弟兄义气,而无颜找我要钱应急了。何况我特意去看望过她。

后来电池厂转制,红红离开了电池厂,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我虽然很想去看望她,或想帮帮她,但因无法打听到而作罢。

以上记述的,都是我拒绝了人家的经历,而没有遭到女孩子的拒绝。世上哪有那么神的人?

下面的将要记述的,是两个拒绝了我的姑娘。但两个拒绝我的姑娘,后来都是我要好的朋友。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20: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5/28/2011 11:01
回复 荆楚 的帖子

情真意切,真实感人,果然才子佳人。

郭兄过奖啦。
发表于 5/28/2011 12: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荆楚 的帖子

情真意切,真实感人,果然才子佳人。
 楼主| 发表于 5/28/2011 1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楚 于 8/11/2011 06:31 编辑

                                                   九、跟老婆耍了点小聪明

我想,女人大概是猫变的。需要男人拥抱、亲吻、抚摸,她才感到开心和惬意。就像猫咪在人的抚摸下,安然入睡,并故意打鼾一样。

在过去几年里,我喜欢在书房里阅读、思考,不吐不快时,也写点心得感想。有时候,一旦进入写作激情之中,往往是沉湎其中,废寝忘食。

而老婆则喜欢坐在客厅电视前,默默地看电视。

特别是孩子出去上大学之后,老婆默默坐在客厅看电视,动不动就冒火。

有时,老婆做好饭菜后叫我,我才知道到了用餐的时间。

这样一来,老婆的脾气颇大,动不动就作河东狮子吼,指责我没做家务事等。弄得我经常紧张兮兮,提心吊胆,十分苦恼。

今年以来,我总结以往的经验教训,把笔记本搬到客厅,拉上网线(后来干脆弄了个无线路由),陪着老婆,坐在她身边,忙乎我的事情。她看她的电视,我上我的网,两不干扰。

当我感到精神疲劳或视力劳累时,就停下手头的事儿,把老婆搂入怀中,或亲吻,或拥抱,或抚摸。且在抚摸时,故意往她身上的敏感点进攻。

这样一来,老婆虽然口头上骂我“流氓”或“痞崽”,但看得出来,她心里很高兴,很受用,很惬意舒服的样子。

这样一来,我反而有更多的时间从事阅读、思考和写作。

这样一来,她则是任劳任怨,把家务事打理好。我不做任何家务事,她不再指责、叫骂、詈詈不休了。

我感到有点得意,于是玩笑着把这些情形跟重庆嫂子说了说。

重庆嫂子也玩笑着夸奖我说:你真聪明……不愧是才子,会想办法,把老婆治得服服贴贴,任劳任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2/2019 01:36 , Processed in 0.66415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