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929|回复: 23

质疑陈尔晋否定孙中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6/2011 01: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30/2016 11:01 编辑

质疑陈尔晋否定孙中山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郭国汀
   
   吾以为陈尔晋先生和刘因全先生有关孙文的一些重要史实来源不可靠,有些则有明显错误,与许多西方大学历史学教授的研究结论完全不符,比如二次革命的起因并非宋教仁被暗杀事件,因为宋被杀属于刑事案,当局很快便查明真凶及幕后主谋,袁世凯的亲信赵秉春总理及国务院一位秘书皆涉嫌谋杀宋案,主犯在狱中开庭前被暗杀,赵秉春则于1914年2月不明不白中毒死于直隶总都办公室,有条件暗杀狱中人及总都赵秉春者唯有袁世凯,而袁一贯有为政争暗杀对手的前科。说暗杀宋教仁最大受益者是孙中山,纯属胡说八道。因为宋教仁杰出的组强宣传能力,国民党此前在议会上下两院大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使得议会实际上撑握在国民党手中,自然对袁世凯的总统权力形成了强大的制约力,为此,袁世凯曾试图重金贿赂宋教仁,但被拒,因此袁才下手除掉这个可怕的对手。宋于1923年2月23日在上海火车站遇刺,此前一个月孙文正在日本进行国事访问一个月,直到2月25日才回国,当天宋教仁因枪伤不治身亡。孙文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如果是他指示部下干的,日本的电话电报,不可能丝毫不留痕迹,更重要的是孙文完全没有与宋教仁你死我活的利害冲突。孙文当选国民党总理后,特意委托宋教仁代行总裁职,表明孙文对宋教仁的才华既重视又欣赏。 事实上,孙文与黄兴对于宋教仁遇害案均主张依法律程序解决。
   
   二次革命起因于袁世凯违背临时宪法规则,未经议会授权同意准批,向国际银团贷款2500万英镑,但只给2100万英镑(预扣了利息),且到1960年一共需偿还贷款6800万英镑,因此议会不批准,但袁强行签约违宪,故国民党议员才威胁动武,但实际上是袁世凯先动手;有关史实不能仅凭来路不明的作者的说法定论。“联俄容共”确实是孙文的主张,因为孙文革命一生,受到西方各列强几乎一致拒绝资助,虽然有孙文本人说大话的习惯,导致西方人不信任他,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一个共和民主的强大的中国,分裂的软弱的中国更符合列强的利益,当今世界各国拒不资助真正的民主革命派,根源亦然;因此孙对苏联主动找上门来的资助当然欢迎,他主观上是想利用苏联的资金和军援,客观上造成了共产党发展壮大;
   
   此外,孙中山最大的错误不是他的所谓”不择手段“,而是他的吹牛坏习惯,使他的信用大受影响,进而影响了他赢得西方国家支持。孙文的不择手段与共产党的不择手段有本质的区别,孙文主要表现在为争取外援,极不慎重乱承诺予外国人重大国家利益,确有出卖国家利益换取资金援助之嫌,但孙文从未因争权胡乱杀人抢劫无恶不作;共产党的不择手段则没有任何底线,恶劣致极。况且孙文的目的是正确的,而共产党的目标则是错误的。
   
   孙文的错误当然应当指正批评,但孙文的整体思想是非常伟大的。孙文主张的民族主义一点也没有错,满清实质是靠屠杀汉人夺权,靠奴役汉人维持政权,汉民族在满清政府统治下,实质上属奴隶;孙的民权主义,包含相当完整的民主理论,即四民权(普选权,弹劾权,动议权,公投权)制约五政权(立法,行政,司法,监察和考试权)说。毛泽东当上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是在孙文死后,先任汪精卫的秘书,后由汪精卫提提拔的;正因为在鲍罗庭操控下,共产党在国民党二大上篡党夺权(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仅1/3是反共的右派,1/3是国民党左派,1/3是共产党员)才导致蒋介石的中山舰事件,及四一二清党;
   
   此外,值得强调的是:共产党从未神化孙中山,而是极力暗贬孙文,串改伪造孙文的三民主义为“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所谓新三民主义!再者不谊不分青红白指责洪门等地下会社为“黑社会”,因为自蒙古和满清征服汉民族以后,中国社会历来有白莲教等地下反抗外族侵略的组织,义和团实质上是白莲教的一个分支, “反清复明”一直是会社的宗旨,会社成员在革命中的伟大英雄牺牲,决不容任意贬抑;无可否认孙文确犯有不少错误,有的甚至相当严重。但那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不能任意全盘否定。吾以为总体上原则上孙文的功绝对远大于他的过,孙文主观上一直为确立共和宪政而奋斗,尽管客观上,联俄容共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但孙文不失为伟大的共和革命之父。有关孙文的革命实践与理论,请参阅吾正在编译的《还原蒋介石》。
   
   郭国汀
   2011/1/25
   
   
   
       思想家,政治家,宗教家,是完全不同的人。如果政治家却以宗教家面目出现,然后又以思想家的身份发表公开言论,那么结果可想而知:既不可能成为成功的政治家,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思想家,当然也当不成纯宗教家。因为隔行如隔山,每个领域都有其必须遵守的规则。还因为政教分离原则,是美国宪政民主的基础;因此,吾以为凡是想当宗师者,就不应过问现实政治;想做政治家者,就不宜以思想家自居,更不宜以宗教道德宗师面目指点江山。思想理论家可以不顾现实超前设想一整套政治体制,提出一套套宏伟理论,那么其脱离现实实际无关紧要。但政治家则不然,政治家必须符合现实社会之需,否则根本站不住脚,因为政治家脱离政治权力什么也不是。因此,试图由同一人一揽子解决中国社会积重难返的政治思想宗教道德伦理问题,未免也太过天真了?
   
   
   陈文说:    “《特权论》所明确提出的民主革命建立了民主制度”。
   
       我作为《特权论》校编和出版者,对其评价之高恐怕无出吾右者,然而必指直言指出,作者有关社会主义条件下(即在财产公有制条件下)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和实行三权分立的主张,仅是比一般中共体制内人士先进,仅是在当年有一定先进性,但作者不知道在财产公有制条件下,在共产党一党专制条件下,其设想仅仅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空想。因为公有制与民主绝对不相容,共产党专制的财产公有制下根本无法进行三权分立的改革。共产党体制必定产生特权阶级,因而必定首先破坏平等,因此陈先生依此作为自已四十年前便有预言的证明(因而自已具有“神”的预见性?),恐怕很难成立。根本原因在于陈先生迄今未认识到财产私有制即是人权和自由的前提与条件,也是人类的天性与本能所需。这就是为何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政权能够真正实行民主与法治或实现三权分立的根源。必须承认陈先生智慧过人,经验丰富,知识亦相当广博,然而无可否认,陈先生同时在某些方面学识不足,甚至无知。比如外语,又如中国近现当代历史,还如自然科学。因此,陈先生在某些问题上的论断未必如其极度自信的那样是绝对真理。比如反复自称是所罗门弥勒佛再世之类的盲目自信。自信至关重要,但自负则不然。自称为神者,其实皆属自我击败自已。因为凡是人必定会犯错,陈先生是人,因而陈先生同样会犯错,事实上陈先生在某些问题上的错误至为明显,而神是不会犯错的,因此自我封神实属不智。吾不怀疑陈先生献身中国民主事业的忠诚与伟大,然而我绝对不敢苟同陈先生在孙中山问题上明显错误的判断。有关孙文的历史事实,正反两面的说法多如牛毛,关健在于应当在充分调查研究把握时代背景,撑握历史事实证据基础上,详细分析严密论证,而非凭来路不明,不可靠不可信的道听途说妄下定论。
   
   
  陈指责: “    孙中山的路,就是为了达到自己掌权的目的,不遗余力投靠外国势力、抱外国势力粗腿、做外国势力在中国的代理人,大搞隐形帝制、党国体制、军队私有、一党专制、领袖独裁的路!孙中山的路,就是枭雄黑道祸国殃民,一方面大喊“天下为公”欺世盗名的口号,另一方面却在千方百计拚命捞取个人名利以图专制于天下的巧伪人玩弄心计和手段的可耻之路”!
   
       如此论断孙文,陈先生显然是建立在一系列未经证实的假定之上的推论,吾以为论史论人,应当以史实为依据,还应当作历史时代背景的分析,去伪存真。在未作认真细致的研究举证之前,妄下定论,这不是研究历史人物所应当采取的方法,如此结论当然不可能客观公正。我不能同意陈先生对孙文的基本判断,反之,我认为孙文毫无疑问是中国共和民主革命之父,其功绩远远大于其过错。孙文共和民主革命的伟大意义远未过时,孙文首创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政的理论是伟大的理论,也是正在台湾得以证实行之有效的理论。中国的最佳前途应当是恢复和重建由孙文和蒋介石开创的中华民国,孙文革命精神是当代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的宝贵财富。因此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孙文共和民主革命精神,将政治民主大革命进行到底,完成伟大的共和民主重建。
   
   
   陈说:    “孙中山断送了中华民国。孙中山一套做法,对蒋介石、毛泽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蒋介石、毛泽东的专制独裁枭雄黑道隐形帝制,完全发端于孙中山”!
   
       完全不能苟同如此草率的结论。孙文的中华革命党的做法在特定的时期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事实上,1918年,孙文已将中华革命党再改名为国民党,亦即孙文对国民党的性质从革命党改为普通政党。蒋介石国民党的专权,是战争条件下的特殊安排,并非蒋先生的原意,将蒋介石与毛泽东相提并论,显然不妥;因为毛氏政权土匪强盗性质至为明显,而蒋介石早在1928年便公开提出由国民党对全国人民实行六年训政,然后转入宪政,因抗战的客观原因延迟至1946年1月经大选,开始实行宪政,然而是被中共发动的内战再次打断宪政进程;毛泽东实行的是苏联斯大林命令的指导下的做法,与国民党的做法有本质的区别。两者决不可相提并论。
   
  陈写道: “    孙中山这种做法、这种实践,显然根本不是什么民主的做法,显然根本不是什么“民主革命先行者”的做法,而是地地道道一个大搞专制独裁的黑帮老大的做法”!
   
       必须注意区别中华革命党与民主体制下的政党的区别;革命党是非常时期的最激进的反对派组织,往往是以武装斗争为前提,亦即属准军事组织,因此对领袖的服从忠诚,对纪律的严格遵守是必然的也是顺理成章的。孙中山毫无疑问是共和革命之父,至于是否民主革命先行者,要看如何理解,中国1911年革命,实质上应当包括自华兴会,同盟会以来一系列武装起义在内的所有革命,其目标是三民主义,王权宪政,推翻满清,创建共和,因此严格说来,孙文是中国共和民主革命之父并没有错。
   
   “陈论道:”    孙氏考试权,是对中国传统帝王文化科举制度的承袭;孙氏监察权,是对中国传统帝王文化御使即谏官制度的承袭。孙中山的考试权、监察权,本质上是传统帝王文化思想的反映,而根本没有民主共和实行政党政治普选制的意味“!


 楼主| 发表于 10/6/2011 01: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此种论证方法实在不宜提倡,中国传统制度中好的部分为什么不能继承和发杨?孙文将此两权作为三权分立原则的补充,并无错,反而有贡献;纯民主绝非好东西,考试权恰恰能补纯民主的不足,监察权若能认真实行,实质上是对行政,立法和司法权的多一道制约和保障,有何不可?西方政治家们大多对五权不以为然,恐怕有不承认中国人独创的制度创新成就的心理作怪,关健在于五权是否认真落实执行,不在于该制度设计有何严重错误。台湾共和民主体制的成功,在实践中检验三民主义五权宪政的合理性与科学性,不断完善之才是正道。
   
  陈说:     “孙中山民权主义的性质其实是领袖独裁、党国体制、军队私有和万能政府”
   
       如此论断如何可能令人信服?领袖权威,军队党有,确实是孙文于二次革命失败后逃亡日本重组中华革命党时提出的主张,要求党员对孙文宣誓忠诚,按手印等,因此导致黄兴拒绝加入。作为革命党有此种做法,强调纪律,领袖权威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革命党实质上与军队性质无异;如果军人不服从命令,不听司令长官的指挥,还能打胜仗吗?孙文从未主张革命党万岁,一旦完成革命党的使命,立即转换成普通政党,岂能将三民主义五权宪政理论等同于后者?党国体制军队党有化确实是苏联共产党遗产,但国民党军队除了在北伐初期有政治部党代表外(绝大多数被共产党员操控),后来从未将党支部建立在连队,因此国军与共军性质有本质的区别;国军并非严格意义是的国民党军,而是中华民国的军队。共军则党指挥枪,党支部建立连队,党小组建到班排而成为党卫军。因此亦不能将国军与共军相提并论。
   
   陈论:    “孙中山一生所一贯鼓吹的民族主义,实质上是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基点的大汉族主义”。
   
       陈先生恐怕未认真读过孙文的民族主义说,终结满清后的五族共和,与驱除鞑虏时的推翻满清奴役统治并非一回事。保何民族主义只要存在民族的区别,必将永远客观存在,仅是不能过份强调,虚无民族主义仅是理想,也现实相差太远。并未绝对过时,当代国际社会民族种族歧视并未消声匿迹,仅是更隐蔽更不那么极端而已。孙文共和革命之所以成功,与孙文之民族主义有极大关系。因此不宜抹杀其历史功绩。
   
   
       陈道:“孙中山民生主义的性质是类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孙中山说:“民生主义者,即国家社会主义也。”
   
       民生主义与国家社会主义并非一回事,尽管孙文或许说过此类话,纳粹之国家社会主义仅仅是名称而已,实质上纳粹奉行的是国家资本主义。因为纳粹德国从来未实行财有公有制,而始终实行的是财产私有制。因此,将民生主义等同于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或毛泽东的国家社会主义,错得离谱。孙文从未主张消灭财产私有制,仅是主张节制资本,平均地权。这与共产党的消灭财有私有制有本质的不同。
   
   陈问道: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一曰民族主义;二曰民权主义;三曰民生主义。请读者诸君看清楚:这里哪里有“民主”二字?哪里又有“共和”一词”?
   
       孙文有关三民主义作过无数次演讲,内容十分丰富,远非如此简单;特别是1924年三民主义十八讲,分别详细解释了他的三民主义内容。其中对民主的解释,迄今仍未过时,对民族,民生主义的解释也相当完备。共和最主要的特征是议会上下两院,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相互制约,孙文加上两项中国历史上特有的制度,考试权和监察权;这是了不起的组合,并非无关紧要的杂绘。
   
       “以俄为师,必以俄为师”即便有此说,其内容也非包罗万象,而是有特定内含。仅以孙文说过此话而断定孙文改变了他的三民主义理论,根本站不住脚。最令孙文骄傲和值得他自豪者,正是孙文独创了三民主义五权宪政理论。他如何可能将伟大的三民主义置换在不伦不类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取代三民主义?!苏联革命当然包括有可以学习的因素,蒋介石先生学俄国的度把握得相当到位,学到了苏联值得学的东西,而否定其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暴力革命等坏的因素,并通过中山舰事变夺回国民党的国民革命领导权,通过四一二清党,尽可能消除和弥补了孙文联俄容共的潜在后果。若非后来一系列意外事变,本来共产党也没戏,特别是西安事变,及马歇尔干预两度救了中共一命。
   
   陈定论:    “联系到孙中山一贯推崇和依靠黑社会帮派势力的作为,很难说孙中山与暗杀宋教仁嫁祸于袁世凯借机发动所谓“二次革命”不无关系”!
   
       此种对孙中山的论断,抛开的历史条件,且“黑社会帮派势力”与地下反清门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洪门,兄弟会,青红帮等会道门,多属地下反清组织,其性质犹如今日反共地下组织,并非皆属黑社会。对孙文的指控建立在如此虚弱的暗杀宋教仁的基础上,未免太不负责了?
   
   
   陈说:    “芦笛分析,袁世凯在宋案上,受害最大,而最大受益者却正好是孙中山而非别人”!
   
       仅凭一个人的分析作如此荒唐的论断未免太不慎重了?我的分析恰好相反,刺杀宋教仁是袁世凯授意部下,致少是纵容拍马屁的下属干的;因为宋教仁成功的政党政治运作,在议会上下两院获得压倒多数议席,严重限制了总统的独裁权力,更严重威胁下任总统选举的输赢,因此宋教仁成为袁世凯下任总统竞争的最可怕的对手。孙文根本没有暗杀宋教仁的动机与目的,尽管孙宋两人在某些政治论观念上有所发歧,但均属党内不同意见,何况宋教仁的代国民党总理职正是孙文主动委任的。
   
   陈说:    “关于引发所谓二次革命的事端,起于宋教仁遭暗杀事件”。
   
       此论断不实,孙文与黄兴对宋教仁遇刺事件,皆主张依法律程序解决;二次革命是因为袁世凯公然违反临时宪法的明文规定,贷款必须经议会上下两院批准,强制与国际银团签定贷款2500万英镑这一重大违宪事件引发,当时,国民党议员也仅是口头威胁若袁世凯不顾宪法违宪强定贷款,不排除武力解决争议的可能;于是袁首先无理争除三名国民党员军事都督的职位,调兵进占战略要地,后李烈钧在江西首举反袁义旗。因上挑起二次革命的主要责任在袁世凯,决非孙文。
   
   陈说:    “今日孙中山导致的中共的专制独裁”。
   
       这里陈先生再次误释了历史史实。孙中山并未导致中共的专制独裁,中共专制暴政能夺权是多因一果,孙文仅是其中一因,而且并非决定性的唯一原因;共产国际即苏联的全力支持,是中共最后能夺权最重要的原因,没有苏联的全力支持,根本没有中共夺权的任何可能;毛泽东的厚黑流氓黑到极致,也远比孙文的作用大得多;全世界共产国际扶持的90个共产党,其中有44个先后夺权的事实证明,孙文的作用仅是其中一个原因,如果说重要的话,其他没有孙文“引狼入室”的国度,照样落入共产党魔掌的事实证明了此论。何况共产党决非孙文引进的,苏共早在1922年1月即派专人前往广东找到孙文试图说服他与苏联合作,当时孙文谢绝,后由于陈炯明叛变,孙文被赶出广东到上海,苏共再度两次找到孙文谈判,孙文才决定与苏联合作。是政治现实逼迫孙文联俄,但孙文仍明确:仅同意共产党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不同意与中共平起平座合作。中国不宜搞共产主义,如果中共搞共产主义孙即反共,开除陈独秀。
   
   
   陈说:    “孙中山根本算不得是什么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而是打着“推翻帝制”旗号的货真价实的中国现代专制独裁隐形帝制的发端人”!
   
       确切地说孙文是中国共和革命之父,这是铁的历史事实,孙文最伟大的历史功绩亦在此,终结了二千年君主专制体制。孙文决非打着旗号行现代专制独裁隐形帝制者,这种论断根本无法令人信服,也严重缺可信的史实依据。1912年2月12日当袁世凯恩威并施劝服满清隆裕太后及儿皇帝宣统退位后次日,孙文即信守诺言,辞掉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职。这一事实足以驳倒上述不着边际的论断。如果孙文真为个人利益着想,根本犯不着辞职,当时南方革命军人数比北洋军多数十倍,尽管战斗力远不如训练有素的北洋军,但拼死一博还是有机会保总统大位的,只要下重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正因为孙文的目的在于创建共和,为免除内战带给人民的苦难,孙文忍痛割爱,试想想提着脑袋革命近二十年,好不容易当选大总统,如果孙文真纯属为个人野心,有任何此种可能吗?至于缺钱的事实,并非孙文放弃总统大位的关健原因,根本在于孙文革命的动机出于爱而非恨。
   
   陈说:    “在下不能不确认孙中山是百年祸害中国的第一罪魁祸首!孙中山根本算不得是什么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而是打着“推翻帝制”旗号的货真价实的中国现代专制独裁隐形帝制的发端人”!
   
       我曾十分推崇陈尔晋先生的理论,但历来对孙中山问题持保留意见,当时因我本人对孙文的真实历史几乎无知,故提不出反驳意见,经过近两年来大量研读西方名牌大学历史学教授及中国问题专家们的专著,发现陈先生对孙文有不少严重的误读误判,比如上述根据远不能自园其说的论断。孙文的三民主义思想诞生于1896年在伦敦被清庭公使馆秘密逮捕获释后,孙文留欧近两年期间,到大英图书馆精读了大量西方政治学专著后,经思考与结合中国国情和历史,形成了三民主义的基本框架。因此,三民主义与“以俄为师”根本不相及,将三民主义说成实质上是以俄为师的产物,是一种严重的误断。孙文对中国最伟大的贡献在于共和革命成功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体制的国家。共和远比民主更重要,也必然更优先。共和与“中国现代专制独裁隐形帝制”性质相差十万八千里,孙文明确提出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论的具体时间表,从根本上排除了专制独裁帝制的可能性。国民党事实上在1928年1月初步完全国家统一后,蒋介石国民党立即按照孙文的理论,提出结事军政,进入训政,六年后实行宪政。仅是由于日本侵华战争的干拢,训政未能按原计划实行;但1945年8月至10月10日,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国民党经与毛共谈判协商,提出结束训政,开始实行宪政,因毛共知道,宪政民选,中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上台,因而发动内战,再次打断了蒋介石国民党按孙文学说实行宪政的进程。由于共产党的破坏的恶果,怎么能责怪到早已于1925年3月日逝世的孙中山呢?
发表于 10/6/2011 02: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待找个时间仔细读读。
发表于 10/6/2011 02: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律师呕心沥血之作!
发表于 10/8/2011 10: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先生曾建议我读他的《特权论》,但从我看到的他最近写的一些文字,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趣去读《特权论》。
发表于 10/7/2011 15: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泱潮先生似乎没有看到这篇文章,还在自说自话

发表于 10/7/2011 22: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凌黎 于 10/9/2011 02:13 编辑

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陈先生将蒋介石与毛泽东放在等同地位上通称为专制独裁枭雄,毫无区别简直是岂有此理!他们有天大差别,怎么能如此不顾事实信口乱划呢?!我不愿恶意猜度,但坦率的讲这实在是在替毛贼、中共的祸国殃民滔天大罪减轻罪恶帮忙啊!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发表于 10/8/2011 12: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沛 于 10/8/2011 13:28 编辑

拜读大作,谢谢。我正好可以借用,刚贴到推特上去了。请看文中让我觉得是笔误的几个地方

王权宪政,
保何民族主义只要存在民族的区别,
因为纳粹德国从来未实行财有公有制
这与共产党的消灭财有私有制有本质的不同。
于是袁首先无理争除三名国民党员军事都督的职位
国民党事实上在1928年1月初步完全国家统一后
再补充一个相关报道:

孙中山如何指挥辛亥革命 台权威学者解疑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775/200388-1.asp

 楼主| 发表于 10/8/2011 23: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沛 发表于 10/8/2011 11:29
拜读大作,谢谢。我正好可以借用,刚贴到推特上去了。请看文中让我觉得是笔误的几个地方

王权宪政,

五权宪政,
任何民族主义只要存在民族的区别,
因为纳粹德国从未实行财有公有制
这与共产党的消灭财有私有制有本质的不同。
于是袁首先无理解除三名国民党员军事都督的职位
国民党事实上在1928年1月初步完成国家统一后
发表于 10/17/2011 00: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郭律师。无论谁说什么,孙中山先生永远是我心中的国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4/2017 14:29 , Processed in 0.04414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