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张国堂

[司法案例] 为维持社会秩序,政府有权杀人——告郭国汀、曾节明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30/2012 01: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6/6/2012 16:05 编辑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郭国汀懂什么法律?极少数人无节制地聚众闹事,政府就是有权杀人!如果邓小平在六四开枪杀人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宁和秩序,那就是无罪的。但邓小平是为了坚持邪恶的马列毛主义而杀人,因此罪恶滔天。邓小平的罪恶在于顽固地坚持“四个坚持”,也在于不教而杀。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
  中国是个大国,中国不能乱!
  多数民众选举的政府绝对不能让极少数亵慢的野心家煽动部分民众所推翻。在这个原则问题上,我绝对不能不坚持!
  人民有权更换政府。聚众闹事的民众并不总是代表人民。
  在这个问题上,不论我张国堂坚持什么样立场,如果你郭国汀企图用民众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中共,中共必要武力镇压。如果你有能力取代中共,你就代表人民。如果你被中共镇压下去了,你就不代表人民。
  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你要致力于你的力量的发展。
  任何人取代中共,我都支持。谁失败,我就否定谁!轻举妄动,至少也是错误!


发表于 1/30/2012 0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1/29/2012 20:36
“但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政府领导人为维护社会秩序要果断开枪杀人”。

按汝之论邓小平下令开枪北京屠城自 ...

"为维持社会秩序,政府有权杀人"

按如此逻辑, 专制暴政和独裁者都应该永远掌权,世界永远不能更新了?荒谬致极!这话抽去了法治原则,用一种似是而非的东西替代了原本清晰的是与非的基本逻辑问题。没有什么“尽量少杀人”,不该杀,杀一个也是极大错误、是犯罪!
张先生在许多基本思想认识体系的基础都存在非常错误陈旧的观念,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思想观点不可能是一个完整的概念清楚逻辑清晰的正确的思想体系,所以说出来的东西往往混乱,虽然用一些大而华丽的学说做装点。
发表于 1/30/2012 03: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在这个问题上,不论我张国堂坚持什么样立场,如果你郭国汀企图用民众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中共,中共必要武力镇压。如果你有能力取代中共,你就代表人民。如果你被中共镇压下去了,你就不代表人民。”

逻辑不通,荒谬致极!
既然“ 人民有权更换政府”,“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中共”就是人民的权利,推翻独裁暴政不可能一次胜利,并且必须一次胜利,否则就是错误的、不代表人民的,这种逻辑也能拿出来说!见识了。
 楼主| 发表于 1/30/2012 10: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30/2012 23:52 编辑

回复 凌黎 的帖子

  我张国堂承认“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中共”是你们的权利,但中共必然要用武力镇压,这也是可以预测的。如果你们能再接再厉直至推翻中共,并保证中共垮台后能实现宪政民主,我也肯定你们。如果你们像八九年一样,一蹶不振,我就要骂你们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垃圾了。
  你们与中共斗,流血牺牲的必然是你们和你们的支持者。
  因此我劝你们接受我,争取教会承认救世主张国堂,这才是万全之策!
  我自己烂命一条,我不怕死。但我怕跟随我的人死。更怕死了也白死!
  当然,“多数民众选举的政府绝对不能让极少数亵慢的野心家煽动部分民众所推翻。在这个原则问题上,我绝对不能不坚持!”这句话我必永远坚持!为什么民选政府不能允许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因为选举是定期的,四年一大选,二年一小选。任何人都有权竞选,但聚众闹事破坏秩序!当然,当权者如果不许公民竞选,那么任何人都有权用聚众闹事的方式推翻这个当权者。
发表于 2/5/2012 00: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郭国汀懂什么法律?极少数人无节制地聚众闹事,政府就是有权杀人!邓小平在六四开枪杀人是无罪的。邓小平的罪恶在于顽固地坚持“四个坚持”,也在于不教而杀。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
  中国是个大国,中国不能乱!
  多数民众选举的政府绝对不能让极少数亵慢的野心家煽动部分民众所推翻。在这个原则问题上,我绝对不能不坚持”!

如果郭律师不懂法律,还有谁懂法?!
从张先生‘邓小平六四下令开枪杀人无罪’之谬论,张想竞争中国自由民主运运领袖恐怕已是死刑判决。此论表明,张既不懂法律,与不懂西方政治,无论是政治理论,还是政治制度。因为张似乎连西方政治学的ABC常识都未懂清楚,尽管张声称要以西方政治学治国!
一个政权,如果仅仅因民众和平集会示威游行,便被推翻,足以证明该暴政早已失去任何合法存在的理由,理当被终结。
发表于 2/5/2012 00: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郭国汀

   建议立即由民运反对派通过一项特别立法:“凡是今后下令开枪及下令执行暴力镇压令的任何人,一律连同他们的家属子女(未成年儿童可除外)处死刑,且得由任何人随时就地正法,凡是执行其死刑者皆予重奖”。


   比如胡锦涛(或任何政治局常委)下令开枪镇压中国茉莉花革命运动,例如军委主席和副主席副署同意暴力镇压革命,及各军区司令下令执行胡令者一律同等对待,并广而告知。我相信这很可能可制止胡锦涛或其任何继任者及九常委在即将到来的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中胆敢下开枪令。因为独裁者之所以贪权恋权,其主因是为了其家庭子女的福利,如果连同其家属子女一并处死刑,独裁者必将得不偿失。而未成年儿童之所以例外,仅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其实对下令开枪的独裁者的处罚,即便判处灭绝其直系亲属一点也不为过。因为这是为拯救千千万万无辜人民的宝贵生命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当年若反对派早定出此法律,我相信邓小平也不敢公然冒险下令暴力镇压八九民运。郭国汀2011214

   21世纪还要实行株连法?这符合民主的精神吗?不要闹笑话了吧!反对派可以自己订出法律吗?如果可以,那么任何人都可以自行宣布法律自己执行了,这不是比共产党定的法律还要荒谬的多吗?peter

   坚持民众自卫权的一个重要原因,和平时遇到暴徒武装打劫时劫可乘机用任何方式反抗的道理一样,就是可以威摄暴徒,让他增加作恶时的风险,以阻止犯罪。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非暴力,如FLG学员做到的那样,则会让中共军警变本加利,想办法折磨你还觉得你脑子有问题。潘强

   早已有大陆的“民运人士”“人民思想家”公然提出要杀尽所有的共产党官员及其家人子女,我对此坚决反对;然而我的上述立法建议,与封建社会的株连法有本质的不同;我的建议的目标是为了挽救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的无辜生命,是为了最大多数的公众的根本利益;而封建社会的株连法则纯属为了皇帝一人一家的私利。因为若没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制约的话,中共极权流氓暴政极可能再次流氓公然暴力镇压和平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因为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必将来临,而中共流氓暴政对和平革命同样极可能采取流氓手段,为了杜绝和制止胡锦涛(或任何其他人)胆大妄为,制定这种特殊法律不但是应当的,而且是可行的。郭国汀

   根据西方政治学定律:民主国家如果统治者欺压人民,人民很容易行使选择权将推翻政府,因为和平手段颠覆政府是合法正当的;但是在独裁专制国家,人民对付暴政的手段通常是:暗杀,政变和革命。强调在任何情况下皆坚持非暴力和平理性的无敌派,实质上错将极权暴政当做民主国家了;极权暴政下人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反抗,有一项前提:若当局用暴力镇压反对派的和平革命,反对派有权采取一切必要的强制手段制服制止独裁者。但反对派应当杜绝首先采用暴力手段对付中共暴政,因为这样做会予中共当局暴力镇压反对派提供借口,凡是煽动民运反对派首先使用暴力攻击中共当权集团者,皆有共特嫌疑或属思想糊涂者。唯有当民运反对派的和平革命遇中共暴政用暴力镇压时,民运反对派才能也必须采取一切强制力正当防卫,同时激发体制内军警力量起义哗变。郭国汀2011218

   精彩论述。胡平应该好好学一学,下一次不要一听到非暴力的局限就提出袭击中共驻美大使馆的建议^_^。Pan Qiang

   国汀兄确实在这短短的数语中就将这个问题说清楚了。非常佩服!Baiqiao Tang (唐柏桥)


   难道无论是谁,只要找一个借口,例如“我的建议的目标是为了挽救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的无辜生命,是为了最大多数的公众的根本利益”,然后就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了吗?中国的民主化是制度的改变,不是搞阶级斗争。如果以正义的名义就可以乱杀人,这同共产党的镇反肃反、杀地主又有什么区别?无法无天的方式可以建立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制度吗?民主是讲道理,不是杀人。暗杀式的恐怖行为是民主的大敌。peter

   You need to understand Guo'spoint first before forwarding your lengthy article. Pan Qiang

   PETER 完全混淆了“合法”与“无法无天”的概念。灭绝独裁者的前提乃是:假如其下令暴力镇压中国茉莉花和平革命,这是目前唯一能对野蛮残暴下流无耻的中共独裁者最有效的制约手段,之所以必须由民运反对派作为特别法律广而告之,正是为了制止中共流氓暴政彻底耍流氓。民运反对派主张的是公平竞争,如果中共敢于与民运反对派公平竞争,当然也就不存在杀独裁者之说,更不存在乱杀人之虞;即便中共总书记下令开枪杀人在先,反对派也仅是灭绝该罪大恶极的下令者一家人,这与 “乱杀人”相距十万八千里。最近看到一份资料显示:苏联仅在1990年一年便有4000多名党政干部被暗杀,而苏联还属于和平革命!极权专制暴政下民间反抗的方式,根据西方权威政治学家的归纳即:暗杀,政变和革命。唯有在共和民主体制下才有道理可讲,才有公平竞争可言;在极权专制暴政下,根本没有道理可讲;是暴政当局不讲道理,不是反对派不讲道理,你不要搞错。如果“凡是下令暴力镇压和平革命者,灭绝其直系亲属”成为反对派通过的特别法令,我相信基本可以杜绝中共当局下令屠杀和平革命运动。除非其人是疯子。法律的本质乃上帝的意志(即自然法)表现为公平,公正,正义。凡是违背上帝意志者皆为恶法,为避免千百万人民生灵涂炭,制定威慑一个独裁者为一党之私公然下令屠城的法律,在汝眼中居然与共产党滥杀无辜相提并论?!当年邓小平如果知道会有此种后果,我谅他决无此狗胆下令天安门屠城。即将到来的中国政治民主大革命本质上是和平革命,然而既然各位皆认为中共极可能再次下令开枪镇压。此种特别立法绝对有必要。郭国汀2011223

   Thanks!  This answers thequestion.   But as the leaders, once people decide to revolt/defendusing weapons as the last mean, he/she must know the priority of targets oroptions so that to put great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  while reducingthe human cost.  That's why I warn everyone to answer the hardquestion:   What you will do if the army open fires. They did it in1989, it's highly likely they will at least try in the future.(They did it inTibet and Xing Jiang already in the past 10 years. Pan Qiang

   凡是具体执行镇压令的军人,一律追究罪责,不得以执行上级命令或法律为由免责。此项原则,早在纽伦堡和东京国际法庭审判中得以确立。民运反对派原则上坚持和平革命,但不放弃以革命武力(包括起义军警特)制服共产党流氓暴政的非法暴力的权利。中共当权集团有种的话,应当与全体国人公平竞争,既然中共犯罪利益集团仰赖非法暴力镇压人民,其必须承担相应罪责。郭国汀
发表于 2/6/2012 21: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不仅如此, 高调要求对镇压民众和平抗争的共产党“厚道、仁慈”的张先生,却恰恰对一无所有走投无路起而弱弱和平抗议的民众没有丝毫同情、仁慈、厚道,反而恶狠狠的说“政府有权杀人”... “聚众闹事”云云,这种对比除了鲜明的反映了他的立场以外,真的很难理解其“仁慈”面容。除此,似乎惟有三自教会,还有中共(腐败算才刚刚认错,却也丝毫无反思自己)好象更正确。

发表于 2/18/2012 22: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杀人的下场,也门是个例子;国人之所以对邓小平杀人暂时容忍仅是时间未到。政府在任何情况下,无权杀和平请愿示威的平民,这是由政府的本质决定的。因为政府仅仅是主权者----人民临时聘用的代理人,干得好下一届连任,干得不好或不称职,下届选举当然被选下台!也门总统因下令镇压和平示威,最终被赶下台。

In Yemen, President Ali AbdullahSaleh has been in power for 32 years,
and despite his consummate skill in manipulating the various opposing
groups and his gift for political theatre, he has achieved very little
outside securing Yemen’s unity and building a unified Yemeni state.
Large chunks of the country are excluded from executive power and the
North and South are in quasi
open rebellion against him in thecenter.
He has run a family and tribal
based regime.Yemen is among 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in the world. It boasts 40%unemployment.
Ninety percent of its exports are accounted for by the little oil it
has, and 75% of its government revenues come from this single source.
Of the arable land, 35% is used for cultivating the hallucinogenic
kat. Its tribal society has built
infissures. Interestingly however,
during the recent demonstrations, Yemen’s national unity was not in
question. President Saleh’s problem now is that he promised much in
the past but delivered little.

The political opposition, the ‘Joint Rally’, has used the freedom
margins allowed by the regime to demonstrate and ask for political
reforms.
This was soon joined by the youth fromSana’a university. In
a few days, various personalities and various other groups joined the
demonstrations. By the third week of March, the protest movement has
gathered momentum, become continuous and countrywide. On 10 March,
President Saleh offered to change the constitution andturn the system
into a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at the end of 2011
. He also invited the
opposition to join a 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 Finally, he proposed
full decentralization of the administration into three regions. Had
such a package been offered two months before, Yemen would have
probably kept quiet. This is again too little too late.

The momentum of the drive for regime change has led the protestors to
promptly refuse the offer and to insist on thePresident’s immediate
departure.
As the protest became overwhelming, President Saleh’s
regime, in obvious panic, struck with force against thedemonstrators.
Fifty
two people were killed,and hundreds injured on 18 March.In the
wake of that, several ministers and ruling party officials, plus army
generals and ambassadors, resigned in protest and joined the
demonstrators.
In the throes of the ‘finale’, PresidentSaleh offered
to resign in 2011 after organizing elections
. But again, there were no
takers. As the demostrations continued unabated, thesecurity forces
once more struck in Taaz and Hudayda, killing some 30 people and
injuring hundreds.

The armed tribal composition of Yemen does not permit complete triumph
of either party. Thus, a compromise must be found for anexit for Mr
Saleh that preserves Yemen’s unity and paves the way towards a
federated sharing of power among its three regions
. Indeed, the states
of the GCC offered on 11 April to mediate and invited all concerned to
a meeting in Riad to work out a compromise.
 楼主| 发表于 2/19/2012 22: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6/6/2012 16:24 编辑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郭国汀不是说蒋介石先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吗?蒋介石先生在1927年4月12日也屠杀共产党人。那时的共产党还只是企图搞武装叛乱,但还没有搞武装叛乱。
  中国人被中共强制灌输马列毛主义六十多年,马列毛主义是以仇恨为基调的假恶暴的叛乱文化,中国必须要有短期的蒋介石式的铁腕统治。你郭国汀把目光看远点,中共必将垮台,我们中共国共和党将成为执政党,而现在的许多共产党人将成为反对派。我强调“为维持社会秩序,政府有权杀人”,就是要威慑中共残余势力,免得他们聚众闹事,破坏秩序。
  蒋介石是基督徒,儒教徒,我张国堂也是基督徒、儒教徒,我张国堂是蒋介石事业的继承者。我是蒋介石的文化特务。陈泱潮说我是中共的文化特务,这是污蔑。
  我们掌权后,必将把大量的共产党人赶出政府,被赶出的人必将聚众闹事。我们的目光要看远点!你郭国汀不要鼠目寸光!

发表于 2/20/2012 00: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国堂 发表于 2/19/2012 21:20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郭国汀不是说蒋介石先生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吗?蒋介石先生在1927年4月12日也屠杀 ...

《民族英雄蒋介石》30、四一二清党

郭国汀译著




南郭点评:四一二清党是中国近代史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大陆体制内研蒋专家杨天石教授迄今仍称:蒋介石一生中有两大罪过,第一项即四一二清党,第二项是所谓蒋
介石发动内战。然而真相到底如何?拨开历史的迷雾,还原历史真相,是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前提,也是唤醒民众的基础,因此每个中国人都有权知道
历实真相。本文主要根据西方各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的专着综合编译,其权威性与真实性无可置疑
四一二清党前两周淅江杭州,四川重庆,福建福州,江西赣州,南昌和九江,广东,安徽安庆,上海,江苏镇江皆发生共产党与非共产党联盟争权力及意识形态导致的灾难性冲突杭州市共产党人宪中华与国民党于1927年2月18日即开始冲突,3月30日发生流血事件,劳工组织和国民党左派被镇压。在南京,林祖涵,李富春依共产国际指示,指使北伐军中的共产党员故意枪杀外交官和传教士,抢劫外国人财产,制造震惊中外的南京事件;在上海浦东,3月26日一些工人被指控为反动分子,被依上海总工会命令处决;3月31日在重庆,刘湘的军队包围国民党左派会场与工人纠察队发生枪战,6名共产党员被打死,当地共产党向武汉报告称400人被杀;同日江西赣州共产党人陈章宪(赣州贸易联盟总会主席)被枪决;在福州共产党人马世蔡和李佩东控制了国民党省党部,他们向各县派出共产党人任各县党部负责人,3月19日成立黄浦军校生协会,4月4日右派打出“拥蒋总司令,驱逐鲍罗庭,惩处徐谦,邓演达,谭平山!”的横幅游行示威,4月7日马和李逃离福州,数十名共产党人被捕并被处决;[1]安徽安庆也发生枪决共产党人事件。[2]
1927年3月中旬蒋介石下令解散了国民党南昌市党部和九江市党部和九江贸易联盟,因其被共产党及国民党左派控制;但当蒋离开南昌后,3月26日武汉中央执委会却派出8人(其中6人是中共双重党员)到江西重组江西省和南昌市党部。4月2日,南昌守军司令王春放持中立,朱德(时任南昌军官教导团团长)率众洗劫南昌江西省国民党党部,公开高喊打倒三民主义!公然践踏孙中山先生画象和撕毁中华民国国旗;共产党暴乱逮捕800余名国民党人,其中至少20人被总工会的人民法庭杀害[3]。4月9日和10日在福建厦门,淅江宁波和广州发生类似冲突。
3月28日,国民党中央监委12名委员中有5名(吴稚晖,蔡元培,张静江,顾英芬,李诗增)在上海召开非正式会议,决议通过吴稚晖起草的《护党救国清党条例》,4月2日中监委再次开会,与会者增加了陈果夫,李宗仁,黄昭宏,程潜,何耀祖,何应钦,李济深,白崇禧等人,制定了一份有197人的共产党名单,备送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要求对他们进行监督。蒋介石首先清除北伐军中的共产党员;4月2日解散由共产党把持的北伐军第一军第一师和第二师政治部;解散了东路军第一和第二营;46日,蒋介石鉴于上海共产党已于5日决议由工人纠察队发起暴动,为防止第二次南京事件的发生,蒋乃命令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查封关闭由左派(邓演达)”和中共(郭沫诺任主任)把持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政治部驻上海办事处,即共党军内中心同日北京外交团允许北京警察进入苏联领事馆大楼,查获大量中共及国民党文件及苏联策动中共暴乱的文件,结果22名苏联外交官和36国民党员被捕,包括6名国民党北京市委委员,中共创始人李大钊及其他19人随后经军事法庭审判处死刑;[4]同日,租界警察袭击了苏联驻天津,上海领事馆,从北京、天津和上海苏联领事馆中搜查出大量苏联援助中共及证明鲍罗庭将中国苏维埃化的计划,缴获的文件确证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皆已被苏联通过鲍罗庭控制这些证据文件为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共右派清共提供了最后依据。[5]这一发现和上海工人不断地闹事,使得蒋介石能够说服上海工商金融界出资拯救国民党因依赖苏联资金军援造成的受苏联控制的局面。在三周内,便筹集到5000万元(约560万英镑)。[6]蒋这时得到广西将军李宗仁,白崇禧和黄绍宏的鼓励和支持,并获得国民党军事委员会领导人李济深和陈苏真,上海和南京军方领导人,以及工商界,包括西山会议派的支持,采取行动反共[7]
4月7日北伐军口号由原来的“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一切权力归人民!”改成“打倒反国民党的阴谋家!打倒破坏国民革命的反动派!谁反对三民主义,谁就是反革命!”“所有的权力归国民党!” 5日,蒋发布上海戒严令,任命白崇禧为戒严司令,然后迅速切断与南京交通,使中共掌握的国民革命军第三师陷于孤立,清除其抵抗分子,解除其武装。南京事件主谋者共产党员林祖涵逃往九江。南京市孙文主义学会成员遂包围了为中共所把持的国民党江苏省党部,逮捕了隐藏在国民党中的共产党分子。
蒋介石此时面临三大问题:金钱,上海的外国人社区,如何清除共产党对上海的影响。自越飞孙中山联合宣言以来,国民党虽然得以利用苏联的资金与军事援助,但代价则是苏维埃对国民党的政治发展的巨大影响,中共暗中打入国民党、政、军高层大量特务长期潜伏,日后特别是在内战中发挥了巨大颠覆性作用,为中共最终在内战中打败蒋介石,颠覆国民政府立下了决定性的‘功绩’。
1927年4月9日蒋介石在上海实行诫严法实行军管,并由白崇喜将军执行。[8]蒋介石命令工人纠察队自动缴械,并受驻军白崇喜部监督。[9]同日,蒋介石离沪赴南京。蒋离沪前已将第一军第一和第二师即蒋介石最亲信的部队调往南京。[10]他迅速解除了军中亲共武装。并电报汪精卫,谭元凯,胡汉民和朱培德,邀请他们于4月14日前往南京商讨急待解决的问题。
1927年4月12日凌晨,白崇禧的第22军按事先计划,由杜月笙的青帮组成的共进会以工人纠察队名义及部分白崇禧的士兵化装成工纠队员,先行挑衅,随后由军队出面收缴双方武器。在上海市中心和吴淞及浦东同时袭击了共产党领导的上海总工会和武装纠察队,因少数武装工人抵抗而被当场击毙25-30人。缴获工人武装3000枝步枪,20挺机枪,600支驳克枪和大量弹药。逮捕的工会领导人随后在龙华经审判被处死145人。[11]上午局势已全面控制。这是国共双方武装对抗的开始。
白崇禧负责上海清党行动,在上海大街小巷遍贴布告:禁止一切罢工,违者将严惩。然而共产党领导的总工会于4月13日组织10万工人总罢工游行示威抗议,许多工人被工纠队威迫参加。对此事实,日本驻上海总领事于1927年4月21日向日本外交部发送的秘密报告(N367)中写道:“大多数参加罢工的工人,均是由武装工人纠察队,使用恐怖手段威胁强迫而为。当局采取的严厉措施,产生了预期的效果。更温和的活动分子的影响力增长,号召停止总罢工,总工会的命令已停止产生任何效果。。。”[12]
中午时人群聚集在闸北清源路开群众大会,通过决议要求返还被扣的武器,惩罚工联(即杜月笙的共进会),保护总工会。示威游行队伍中混杂着持枪械的工纠队员和妇孺,朝位于宝山路上的第26军第2师总部进军。接着发生的示威者与士兵之间的冲突,不少人被枪杀或受伤。辛灏年在《谁是新中国》中指出:“1927年4月13日,中共上海总工会召开市民大会,发表全面罢工宣言,并于会后持枪武装集合进攻宝山路第二十六军第二师师部,迅为第二师弹压。中共叛乱武装当场被逮捕九十多人,其中竟有四十多人身藏直鲁匪军特遣证章”。这一说法为日本中日关系专家所证实:“在一份给他的将军和部队的电报中,蒋介石披露,并非所有的工人纠察队员均是工人,4月13日捕获的90名工纠队员,查明其中40人是孙传芳军队的士兵”[13]也被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伊萨克印证。[14]
有关四一二清党,到底死了多少人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西方人受亲共记者斯诺和混血儿韩素英的报导影响彼大:

美国历史学教授伊萨克写道:“四一二政变中任何抵抗者就地枪决,其余的被押送到大街上或龙华警备司令部处决[15]1927年4月12日,由青帮同时在五个区攻击上海总工会和各区工会武装,然后北伐军出面先缴械青帮,再缴工人纠察队武器,英国控制的上海市警察局事后统计的数据约400名工人在行动中被杀;其他报告死亡人数约700人”[16]

《共产主义黑皮书》作者写道:“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和其他城市的清共,蒋介石军队利用黑社会青红帮枪杀了1000多名共产党人”。

伊萨克教授认为“随后数月,驻上海的外国军警亦协助逮捕了大量人员,移送龙华警备区军事法庭审讯,诫严法给予军事法庭任意决定权,以致上千人送命”。

威尔森教授写道:1927年4月12日,青帮组成的中国共进会与一些蒋介石的北伐军包围了总工会。工人纠察队被缴械,随后数周内约5000-10000人被杀害。[17]共进会逮捕了超过1000人。

亲共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思诺(即《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估计5千到一万人被杀

亲共的作家韩素英则称“被杀人数约8000人,6千工人的妻女被卖进妓院和工厂”。

乔纳森写道“另有一数字估计34000人死亡,4万人受伤,25000人被捕”。[18]

当时的英文报纸报导:“当罢工游行队伍行进到驻军总部前时,机枪未经警告便向工人妇孺扫射,一个见证人证明有八辆卡车装满了死尸体,超过300人死亡,更多的人受伤。许多伤者被与死者一道拖走埋掉”。[19]

但中共官方称上海412事件300多名纠察队员被打死打伤

中共党员郑振铎1927年4月30日则证实“群众当场死亡约50-60人。

据原广西自治军第二路第三支队司令部参谋陈雄回忆录披露:李宗仁白崇喜才是“四一二事件”的始作俑者,而蒋介石本人只求清除共产党而无意杀戮[20]

对此日本专家Keiji Furaya认为:“外国人的报导往往跨大在清党运动期间被杀害的党员工人的数目。他们根据共产党的资讯,报导称数千名工人丧生,根据日本外国办公室主持的调查证明:“至4月22日止,共有90人被处决”,这一数据不包括街头冲突中发生的伤亡”。但是四一二事变肯定是一场对中国影响深远的历史悲剧,造成不少无辜牺牲者,蒋介石的秘书陈立夫写道:“那是一场血腥的战争,我必须承认许多无辜者被杀”[21]
4月14日,当局搜查了共产党活动中心,上海市临时政府和上海国民党总部,上海学生联合会,上海总工会头目汪邵华和罗亦农被捕并被军事法庭处死刑。[22]化名伍豪的中共领袖周恩来被捕后,因在两家大报发表伍豪脱离共产党启示而被开释。不过,按《蒋介石传》的作者乔那森的说法:“周恩来被捕后又逃走了,据称是蒋介石的安排,回报广东左派暴乱中共产党救命之恩。[23]而按迪克教授的说法则是”周思来被悬赏20万元,周一度被捕,但利用其众多黄浦部下,据称他曾救过白崇禧的兄弟一命,最终得以逃脱”。而有关汪邵华的死另有一种说法:“杜月笙邀请上海总工会主席汪绍华赴宴,1927年4月11日晚8点,汪乘小车抵杜公馆,在门厅遇到青帮头子张枭林,要他解散工人纠察队,改变立场,汪拒绝;于是四名杜的打手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并试图勒杀他;此时杜出现在楼上喊到“别在我的房子里”!打手将汪带到法租界外的荒郊,挖好坑时汪仍活着被活埋。[24]1927年4月12日早上,上海总工会主席汪绍华受邀请到杜月笙公馆商谈,旋即被绑架至荒郊外杀害。[25]但是1965年白崇禧在台湾正式书面答复有关汪绍华死因时说:“是我逮捕了汪绍华在龙法军事法庭依法审判后处死刑”。[26]
四一二清党后,武汉政府命令蒋介石前往汉口向中央执委会解释为何屠杀同道比杀敌更感兴趣,蒋拒绝,故1927年4月17日武汉下令开除蒋党籍并解除其党政军一切职务[27]4月18日蒋及其支持者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作为回应,说是遵循孙中山的遗愿,因为南京太平天国是反帝的象征,大明反蒙古统治,北京则象征专制。但南京政权遇到宋子文,宋庆林,外交部陈漠部长的公开谴责。[28]1927年4月17日武汉政府谴责蒋介石是反革命头子应对屠杀和压迫人民的罪责负责,并将他开除出国民党,解除其党内外一切职务。军中将士应逮捕之,送交中央政府按惩治反革命罪法律惩罚,并悬赏25元要蒋的人头[29]。共产国际称蒋为叛徒,蒋经国在莫斯科真理报上发表与蒋介石决裂的公开信称:“革命是我唯一所知的事,我不再认你为我的父亲。”[30]
伊萨克教授还谴责:“蒋介石趁机敲诈勒索有钱人,由于没有司法正义也没有法治,有钱人同样朝不保夕。甚至连Yung Chung chin亦不能例外。蒋介石要求他资助50万元,他试图讨价还价,结果蒋介石下令逮捕之,他的家属支付了25万元才放出来,其他人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价码”。[31]右派政府感谢杜月笙的青帮,予杜和他的同伙进一步发展其犯罪产业的便利。法国同意用其军舰保护运毒品,并让青帮在其租界辖区内开赌场。南京政府设立的禁毒局拟在三年内杜绝毒品,却任命青帮头子张枭林担任首任局长。[32]托洛斯基对中国革命的分析惊人准确,而斯大林的分析与预测判断全部错误。四一二清党之前,托洛斯基曾两次明确警告蒋介石有叛变的危险;1927年5月18日,他又明确警告支持武汉汪精卫政府最终会导致与蒋介石政府合作镇压工农,结果不到六周,他的预言又被印证。[33]


[1]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29.

[2]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4

[3]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27-628.

[4]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32.

[5] Wolfgang Franke, A Century of ChineseRevolution 1851-1949,(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1970) p.74.

[6]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6

[7]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 1901-1949,Longman London, 1995 p.141.

[8]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6

[9]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5

[10]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33.

[11]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35.

[1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8

[13]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8

[14]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36.

[15] Harold R.Isaacs, The Tragedy of TheChinese Revolu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1). P.176.

[16] Harold R.Isaacs, The Tragedy of TheChinese Revolu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1). P.177. see alsooliceReport for April. Municipal Gazette, May 21, 1927. Shanghai delagates to thefouth all china Trade Union conference at Hankow reported 140 know union leadersand 500workers lost their lives resisting Chiang’s coup ( People’s Tribune June30, 1927)

[17]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7

[18]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48.

[19] China Press, April 14, 1927. Hua Kang;Great Chinese Revolution, Chap V. sec 2; workers delegation reports. P.180.

[20]
《文史资料存稿选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8月。

[21] Chen Lifu p.62Jonathan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80.

[22]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208

[23]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Books, 2008)p.181.

[24]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2008)p.179.

[25]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7

[26]John K.Faibank,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12. Republican China1912-1949 Part I.
Cambridge UniversityPress. London. 1983.p.634.

[27]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17

[28] George F.Botjer, A Short History ofNationalist China, 191901949(G.P.Putnanis Sons, New York, 1979)p.67.

[29] Dick Wilson, China’s Revolutionary War,Weidenfeld and Nicolson(Academic) London, 1991)p.20

[30]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 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 2008)p.151.

[31] China Weekly Review, June 25, 1927.

[32] Jonathan Fenby, The Penguin History of ModernChina:The Fall and Rise of a Great Power, 1850-2008.(Allenlane Penguin Books,2008)p.182.

[33] Jonathan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16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3/2020 23:22 , Processed in 0.11907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