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45|回复: 2

我张国堂有权威,读书人才有社会地位——答东海一枭等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9/2012 07: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2/9/2012 20:11 编辑

我张国堂有权威,读书人才有社会地位——答东海一枭等的恶意攻击
张国堂整理
2006年8月9日
2008年12月23日重新编辑
  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读者应该凭《圣经》和历史事实来检查我的论证是否正确。凡耐心读了我的全部文章之后,认真考查《圣经》,也考察历史事实之后,相信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的,是有福的。凡离开《圣经》,也不考察历史事实就对我谩骂、污蔑和恶意贬损的,其下场就是死后下地狱,活着时也必将贫穷和失败!
  网名为:“海阔云高”的人把《讨神棍张国堂檄》发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引起网友们热烈讨论,争论很激烈。以下是我在该帖之下对某些人的回复。

愚妄人彰显自己的愚妄——告海阔云高海阔云高先生:
  《圣经》说:愚妄人彰显自己的愚妄。圣经的话就是真理,你的所作所为正好证明圣经的话是真理。你的《讨神棍张国堂檄》一文,除了彰显你的愚妄之外,不会有任何作用。
  你说:“假定神棍你每举出一条证明你是耶稣和基督的证据的正确性高达99%,即P(1)=0.99.第二条证明你是耶稣的证据正确性也是99%,即P(2)=0.99,照此,100条证据正确性都是99%,即P(3)=0.99,P(4)=0.99………P(100)=0.99,各个证据彼此独立,那么你是真正耶稣基督再世的概率为:P=P(1)*P(2)*P(3)…..P(100)=0.99*0.99*….0.99=0.99的100次方=0.366,也就是说你最终成为真正的基督耶稣的概率还远不如你一条证据的正确性高,证据越多,反而你成为真正耶稣基督的可能性越低,至少肯定概率不会达到1,也就是说你再多的证据也只能说你可能是耶稣基督再世,但是不能说你就是耶稣基督再世。”虽然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摸数学了,凭着我的记忆,我可以判断你的计算是完全错误的。
  我现在凭着我的记忆,给你上一堂概率论的课,你要虚心听讲:
  A、B是两个事件,那么,A或B也是事件,A且B也是事件。P(A)是事件A发生的概率,P(B)是事件B发生的概率,P(A或B)是事件A或B发生的概率,P(A且B)是事件A且B发生的概率。那么就有公式:
    P(A或B)=P(A)+P(B)-P(A且B)
  如果A、B是两个独立事件,那么P(A且B)=P(A)*P(B)
  这样就有:P(A或B)=P(A)+P(B)-P(A)*P(B)
  假如我举出两条证据,按照你的条件:P(1)=0.99,P(2)=0.99。那么P=P(1)+P(2)-P(1)*P(2)=0.99+0.99-0.99*0.99=0.9999
  假如有三条证据,又假设P(3)=0.99,那么P=P(1或2)+P(3)-P(1或2)*P(3)=0.9999+0.99-0.9999*0.99=0.999999
  这说明,证据越多,概率越大。因此你所说的“证据越多,反而你成为真正耶稣基督的可能性越低”是完全错误的。
  你根本就不懂概率论,或者你学过概率论,但你没有学好。象你这么愚蠢的人应该闭嘴,免得闹笑话。
  你说:“学而时习之中的‘习’字翻译,神棍张国堂明明就是翻译成了现代汉语的‘复习’,经老枭和众人明辨和查询,复习充其量只是一个习字中的一个意思而已,而且‘习’的主要意思就是‘实践,锻炼’,翻译成复习至少是不全面也是没有充分表达出孔子‘习’字的本义,这都是非常明确的事实了。”你的说法是错误的。
  徐志刚先生是当代大儒。他的《论语通译》是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书目。该书对“习”的翻译是“温习”,我翻译为“复习”有什么错?“复习”就是“反复温习”。对《论语》的研究,我只认徐志刚。你们都是受毛泽东的《实践论》的影响,象你们这样的人只会心浮气燥,不注重孔孟言论的时常反复温习,往往一知半解就到社会中去实践,结果往往会害人害己。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这是强调闻道的重要性。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只有牢固地掌握了人类已有知识,才能在社会实践中创新。人往往因无知妄动而遭祸。儒学虽然注重实践,但过分强调实践也会出偏差。你们应该明白:人只有追求真理,在内心做到“从心所欲不踰矩”,才能做到言行不踰矩。人内心所想所欲中矩中规,这是内圣。人的言行中矩中规,这是外王。人学道修道达到了内圣,他就必能做到外王。因为内圣是外王的根本。我劝你们要认真读读《读论语孟子法》。象你这样心浮气燥,一辈子的结局就是败坏!
  耶稣基督是道,是上帝,是天。是开始,也是终。耶稣基督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犹太人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这是《约翰福音》第八章第56至58节的话。亚伯拉罕是大约3900年前的人,比孔子还早,他也仰望耶稣基督。我实在告诉你,道是独一的,真理是独一的,如果孔孟之道不属于耶稣基督,那么孔孟之道就是错误的。因为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道,是独一的真理。除耶稣基督之外,再没有真理。这是基督教所公认的教义。我之所以接受儒学,是因为儒学与基督教没有矛盾。如果说基督教是直线,那么儒学就是能与之相重合的线段或射线。耶稣基督是道的本体,这是基督教公认的教义。孔子是道的门徒,自然就是耶稣基督的门徒。
  你们总是说“孔夫子思想中的天和道就根本和耶稣基督的天道不同”,但你们没有证据。周联华牧师在《神学纲要》中说:“总括上面所讨论的,如果以同情的目光来看基督信仰,它与中国的传统文化,不但不相抗拒,还有着许多不谋而合的地方;这些不谋而合的相似之处,正告诉我们,我国古书中的上帝,与圣经中的耶和华是同一位上帝。”周联华牧师不仅是神学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造诣也远远在你们之上。他是做了深入研究之后作出这个结论的。
  从至高主宰的独一性可以逻辑地推论出中国古人所敬的天就是基督教的上帝。中国人的天是至高主宰,基督教的上帝也是至高主宰。如果中国人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不同一,那就有两个至高主宰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基督教的上帝是独一至高主宰,如果中国人的天不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中国人的天就不是至高主宰。这个结论也是不能接受的。数学的反证法,你们知道吗?
  我再次声明,只有教会才有权裁决我是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圣经神学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外行能懂的。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你们不懂,就不要瞎说。你们如果要瞎说,就只能彰显你们自己的愚妄。
  我是中国人,我有权创建中国的新文化。我继承孔孟之道,信奉耶稣基督,吸收西方正宗政治学,结合中国的实际,发展中国的新文化。任何人都有权参与,也有权反对。但任何人都无权辱骂我,侮辱我。我必将捍卫我的尊严!
  我是中国人,中国人做世界宗教的教主,同作为中国人的应该感到荣耀和自豪。我告诉你,我要建立的千禧年国是世界性的,全世界各国都会自愿地接受张国堂学说!我有权和平地征服中国政府,也有权和平地征服世界各国政府。我按圣经的安排行事,先征服中国政府,拯救中国。然后征服美国、日本、西欧、中东、俄国等等。张国堂学说必将成为世界各国政权的理论基石。世界各国政权都必担在我的肩头上。
  你的骂人只能表明你的品德低下。
  中国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只有瞎子才看不到中国的危机。只有我才能拯救中国。试问你们谁有能力安定天下?

我很怜悯你
  人愚蠢不要紧,愚蠢又骄傲的人必然败坏。
  你的概率论的算法是完全错误的。比如一个人谋杀了人,警察要破案,就要找证据证明这个人杀了人。警察找到的证据越多,就越可信这个人杀了人。怎么可能证据越多,就越证明这个人杀人的可能性越小呢?
  如果我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么,那些证据中的每一个证据成立的概率都很小,那些证据同时成立的概率是每一个证据成立的概率的乘积。我告诉你,这个乘积等于零。从概率论来说,是不可能发生小概率事件。现在这个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却发生了,也就是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的证据都成立了,这就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数学的反正法。
  任何一个人,他要满足《圣经》中关于人子的所有预言的概率是零,是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也就是说,任何人要假冒再来的耶稣基督都是不可能的。
  某人如果说一个对未来事件的预言,这个预言在未来应验的可能性很小,是小概率事件。如果某几个人对未来历史说了许多预言,这些预言都应验的概率是每个预言应验的概率的乘积。这个乘积是很小很小的,是等于零的。也就是说,许多人说的许多预言都应验的事件是概率近似等于零的,是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
  《圣经》中有许多预言,如果这些预言是人说的,不是圣灵的启示,那么这些预言都应验的概率是可以说等于零的,是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但现在这些预言都已经或正在应验,这就是说,这个不可能发生的小概率事件发生了,这就证明有上帝。同时也证明是上帝在《圣经》中说了这些预言。
  现在回头来看这个概率计算是应该用加法原理,还是用乘法原理。如果是计算这些证据都成立的可能性或概率,那当然用乘法原理。现在是在这些证据都已经成立的前提下,计算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的概率,这当然要加法原理。
  假设:A、B、C是事件,这样,就有:事件A发生的情况下我是人子,这也是事件,我们把这个事件记作1;同理,事件B发生的情况下我是人子的事件记作2;事件C发生的情况下我是人子的事件记作3。现在的问题是:事件A、B、C都已经发生了,在此前提下计算我是人子的概率。这当然是用加法原理。
P=P(1或2或3)=P(1或2)+P(3)-P(1或2)*P(3)=P(1)+P(2)+P(3)-P(1)*P(2)-[P(1)+P(2)-P(1)*P(2)]*P(3)=P(1)+P(2)+P(3)-P(1)*P(2)-P(2)*P(3)-P(3)*P(1)+P(1)*P(2)*P(3)=3*0.99-3*0.99*0.99+0.99*0.99*0.99=0.999999
  我不知道你是愚蠢,还是故意胡搅蛮缠。
  我告诉你那里有问题:已知每个证据成立的概率,计算这些证据都成立的概率,则用乘法原理。已知每个证据成立而我是人子的概率,且在这些证据都成立的前提下,计算我是人子的概率,则用加法原理。你明白吗?
  我要铲除中共暴政,这并不表明我认为中共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今天的中共比以前的中共已经有巨大的改变,是大大地改善了。中共以前是否定儒学的,现在却肯定儒学了。我如果当总统,中国政府中的大多数官员,我都要仍然重用。我只反对中共仍然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旗帜。我要求中国政府放弃四个坚持,接受张国堂学说。我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不要为捍卫“四个坚持”而镇压不同的信仰。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由于我和其他有志人士几年的艰苦努力,中国政府接受了儒学,默认了西方正宗政治学,许多政府官员也在默默地接受基督教。
  你死抱着中共以前教给你的共党文化不放,对中国政府的进步视而不见。我告诉你,虽然中国政府以前关押过我,但中国政府的政治思想正在沿着我指引的方向在前进。从政治思想上说,不是胡锦涛在领导中国政府,而是我张国堂在领导中国政府。胡锦涛要在政治上学古巴和北朝鲜,要死守马列毛主义,但教育部却接受了儒学,许多大学也接受了西方政治学,有些大学还接受了基督教。而我却在不遗余力地提倡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整个中国社会都在逐渐地接受我的学说。虽然还有许多人在抵制我的学说。我在大争战中把张国堂学说传给中国人民。当然,这个大争战是言论的争战。凭武力我绝对不可能征服中国政府,但凭我言论中的真理,我一定能征服中国政府。虽然中国政府还没有完整地接受张国堂学说,但总有一天,中国政府会完整地接受张国堂学说。因为张国堂学说是正统的安邦治国的政治学说。
  徐志刚先生是研究《论语》的专家,徐志刚师从宋代的朱熹、程子,清代的朱彝尊、刘宝楠等。徐志刚先生是后起之秀,他的名气虽然不大,但这并不证明他的水平不高。教育部的教育产业化政策虽然是错误的,但这并不表明教育部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再说教育产业化的政策并非教育部制定,教育部不过是教育产业化政策的执行者而已。教育部肯定徐志刚的《论语通译》是完全正确的。
  三自教会在政治上是有一点软弱,但三自教会的教义是纯正的,在基督教的教义上,三自教会比家庭教会更加纯正。
  中国古人所说的天,当然有自然界的天的意思。但孔子孟子所敬拜的天不是自然界的天,而是超自然的至高主宰。谁敬拜自然界的天呢?当然,中国古人对自然界的天与至高主宰的天在概念上有可能不是很清晰。中国古代的皇帝作为天子承天命统治全国的臣民,这是儒家核心的道统。这里的天就是至高主宰的天,不是自然界的天。这个天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我告诉你:规律是道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部分。规律先于物质世界而存在,也超然于物质世界而存在。物质是依规律而有的,而产生的,也依规律而变化,而运动。规律是在有物质之前就存在的。规律是上帝耶和华所说的话。如果你继续坚持唯物主义,那你就是中了共产党的毒,是被共产党毒化了的小共产党。
  孔子讲“敬鬼神而远之”,你首先应该敬鬼神。他还说“祭神如神在”。这也说明孔子知道神是存在的。但上帝耶和华没有向中国古人显现,因此,孔子无法区别真神与假神,因此叫人敬鬼神而远之。这是明智的。
  我很怜悯你,因为你的思维被中共长期的强化教育搞乱了。我以前我骂了你,我向你道歉。因为你品德低下不是你的错,是中共长期的邪恶教育所造成的。我劝你要彻底放弃唯物主义。那不是科学,而是歪理邪说。
  我不再理睬你,你要骂,你就骂。我只提醒你记住我的严正声明。
  同时也提醒你:上帝是存在的,天堂、地狱也是存在的。
我等待教会裁决
  我在公开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之前,我已经把我的文章用电子邮件发给了教会,教会并没有阻止我。我与宜昌基督教的牧师说过,我请求教会审查我的文章。一旦教会认为我的思想是错误的,我立即公开承认错误,并向读者道歉。在教会没有明确的意见之前,我有权顺服我里面的灵,按照我里面的灵对我的启示讲解圣经的预言。对于我的文章,你愿意相信,你就相信,你不愿意相信,你可以不相信。我有权相信我是正确的。我也有权宣布我是正确的。
  你的思维混乱,我知道没有办法说服你。我不想同你说话。你要骂你就骂。你这样只有把你自己搞臭。你把眼睛睁大点,看“四人帮”的结局!
  在你看来,否定儒学和信奉儒学的人在思想本质上没有区别;搞暴力革命的人与和平主义者或非暴力主义者没有区别;宪政民主与君主制也没有区别。这样,我当然就与洪秀全没有区别了。
  你甚至认为我与无神论的毛泽东也没有区别,把坚持私有制的人与消灭私有制人也看作是一样的。你自己说,你是不是昏了头?
  我不过是要在中国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多党制等等。现在没有大选制度,没有新闻自由,中共会突然地震式垮台。中国人的利益冲突很大,而且相互仇恨,谁也不信任谁。因此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以树立我的权威,以便在中共垮台后混乱时期建立和稳定社会秩序。我的论证是简明的,任何一个大学本科生,只要他本着虚心的态度读我的文章,就能知道,中国的命运是上帝早已预定安排的,只要他明白这一点,他就会相信上帝耶和华,同时接受我的领导。
我甘愿接受的儒学的约束
  我不是寻求儒学的支持,而是甘愿接受的儒学的约束。我反复宣布:我顺服儒学,顺服圣经,顺服西方正宗政治学,顺服历史事实,遵循形式逻辑,顺服教会。这是给我自己加约束,如果我违背了儒学,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指责我。如果我的言行违背了圣经,或违背各大正宗教会公认的教义,任何人也可以指责我。如果我的言行违背了西方正宗政治学,任何人也可以指责我。这并不是说我不犯错误,不论任何人,只要他有根有据地指出了我的错误,我一定公开更正,并真诚地感谢他,同时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
  你作为一个年轻人,要好好读书。要虚心听别人讲。不要把别人与你的不同意见都当作是别人的错误。当遇到不同意见时,要首先检查看是不是自己错了,你认真检查了自己并确定了自己没有错误后,然后再想是不是别人错了。如果别人错了,你要说出别人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错,你要把道理讲清楚,同时要把正确的告诉别人。同时,不要为别人的个别错误就整个地否定别人。
  要放弃斗争哲学,不要以为你的辱骂有什么力量,这样只能使你自己遭别人轻视。只有弱者或少数女人才好骂人。
  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当然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我不可能不慎重。而且,我知道假冒基督是下地狱的大罪。而且极可能得罪天下的基督徒。我不是一个好冒险的人。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是因为我里面的圣灵启示我,我作为基督徒,我必须顺服圣灵。当然有人说我里面的灵不是圣灵,而是邪灵,但我没有证据确定我里面的灵不是圣灵。如果把圣灵说成不是圣灵,这是亵渎圣灵,这是永不可赦免的大罪。因此我一直希望教会审查我的文章,看我对圣经预言的解释是否正确。如果教会说我错了,我顺服教会,那么我就没有亵渎圣灵的大罪了。当然,你可能会说我的信心不足。这也是圣经所预言的。主耶稣基督在《启示录》中说:“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现在的我就象贼一样,我自己也有一些心虚。许多人也象恨贼一样的恨我,辱骂我。这都是应验圣经的预言。
  不过我告诉你,我的信心越来越强。在大约两年之后,我必有大神迹显给你看。当然这个神迹不是我造的,是上帝耶和华造的,是圣父上帝为我造的。人们看了这个神迹,必然承认我。你等着瞧吧。这个神迹也是圣经所预言的。
  我现在在网络上发表文章,是要找寻十四万四千有福之人。一旦这些有福之人找齐了,必有大神迹发生。
  圣经预言的千禧年是必然要到来的,任何人反对都是没有用的。在千禧年,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基督与基督徒们一同作王,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
孔孟是敬天信天的
  子曰:“敬鬼神而远之。”这里首先的是敬神。因为上帝没有向中国古人显现,从而孔子没有办法辨别真神与假神,因此他叫人们远离鬼神,这是有条件的。敬神是绝对的,是没有条件的。一旦,可以辨别真神与假神,我们就应该亲近真神,而不应该对真神远之。
  关于“习”字的翻译,你们受毛泽东《实践论》的影响,你们的理由不是理由,因为违背《读论语孟子法》。你们要执迷不悟,还要强加于我。我不会被你们的辱骂和批斗所吓到。
  孔孟是敬天信天的,不敬拜天的人才背叛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天是至高主宰,是可以把天下与人的上帝。诗经等儒家经典中有上帝,这与天的意思是一样的。孔子没有叫人远离天,也没有叫人远离上帝。
  基督教与正宗儒学没有矛盾。你们坚持无神论的儒学,是伪儒学,是假冒儒学。你们的理论不是儒学,而是异端邪说!
  你知道宗教改革吗?新教主张基督徒有权自由解经。教会也有权宣布任何人对圣经的解释是错误的。现在教会并没有宣布我对圣经的解释是错误的,我已经把我的活动报告了教会,教会没有制止我。我有权认为这是教会默认我。如果,教会说我错了,当然我有权向教会声辩,如果教会坚持说我错了,我顺服教会的裁决。我一定公开承认错误,并退出政坛,并向上帝悔改认罪。
  当然,教会是真理的管家,不是真理的主。如果在2008年5月前后,中国人突然都哀哭,哀哭之后,报纸、电视等突然报道我的事迹和学说。那么,这就是上帝以神迹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么,教会就要顺服我了。
  我所传的是福音,是上帝千禧年的福音,是大好消息。信的人是有福。不信的人是没有福的。你愿意相信,你就信,不愿意相信,你就不信。这是你的自由。你也有权反对我,但你没有权辱骂我。我再次提醒你:请你注意我的严正声明!
  你有权到教会去告我,你也有权到中共政府去告我。
 楼主| 发表于 2/9/2012 07: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皇帝被称为天子是基督的预像
  你的《神棍对中华儒学的无知和污蔑》一文,反而为我的意见提出了许多的证据。中国人的“神”的概念很混乱,许多被神化的人也被当作神,还有许多神话传说中的“神”,这都没有办法区分是真是假。因此,在基督教传入中国之前,中国人“敬鬼神而远之”是明智的。现在基督教传入中国,我有权信基督教,我有权站在基督教的角度,观看中国传统文化。我只接受与基督教没有矛盾的正宗儒学,对与基督教有矛盾的其他中国传统文化,我有权不接受。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你无权剥夺我的信仰自由。上帝要拯救整个人类,上帝以以色列民族来拯救人类。因此,上帝没有向以色列以外的民族显现,基督教不是西方的,是从以色列传出来的。除以色列民族之外,其他民族的文化中都没有拯救人类的说法。中国人所说的神、神迹等等多不是真神所为,因此,孔子叫人们不要谈论神,并且要敬鬼神而远之。但孔子没有叫人们远离古书中所说的上帝和天。也没有叫人们远离道,而道就是神,就是上帝。由于至高主宰是独一的,中国四书五经中所说的上帝,中国古人所敬拜的“天”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天有自然的天的意思,这是天的本意。天至大,至高,因此,中国古人就把看不见的至高主宰也叫做天。孔孟所敬拜的天是至高主宰,不是自然界的天。孟子说自己不能与鲁国国君相见是由于天,这里的天显然不是自然界的天,而是能支配人的言行的主宰。孟子说天子不能把天下与人,只有天才能把天下与人。这里的天当然不是自然界的天,而是至高主宰。天能把天下与人,中国人常说“天意不可违”,这不是说天是有意志的天吗?“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这里的天也不是自然界的天,而是至高主宰。天能听,能视,这不是说天是有位格的天吗?中国人也说“天怒人怨”,这不是说天是有情感的天吗?我一再说至高主宰的天是基督教的上帝,自然界的天当然不是基督教的上帝。自然界的天只是上帝的脚凳,或座位。
  义理是道的一部分,道就是神,是上帝。因此,义理的天也是上帝。
  上帝是超然的,却自然地存在于自然之中。自然是上帝造的,奇妙的自然现象当然是上帝制造的。上帝常常表现为常规,神迹奇事是很少的。上帝只在为了安排拯救计划时,才行神迹奇事。我们知道,人是有罪的,上帝要拯救有罪的人类,就要人类知道自己,因此才行神迹奇事。上帝先让以色列人知道自己,然后由以色列人向全人类宣传上帝拯救人类的福音。早期传基督教的使徒几乎都是以色列人。
  人和人类社会也是上帝造的。上帝也以人道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孔子孟子以考察人、人类社会和国家来认识上帝之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人道。因此人道是道的一部分。人往哪里来,又往哪里去。这是儒学所不知道,基督教却知道。我所说的正宗儒学,就是四书所阐述的儒学,就是人道之学,这与基督教没有矛盾!在《基督徒读〈论语〉》一书中,我严格地证明了正宗儒学与基督教没有矛盾!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国道德的金科玉律。主耶稣基督说:“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这是基督教道德的金科玉律。我严格证明:孔子的金科玉律与耶稣的金科玉律没有矛盾。
  我反复告诉你们:中国古代皇帝作为天子承天命统治全中国的臣民,这是儒学的核心道统,这个道统与基督教是没有矛盾的。皇帝被称为天子是耶稣基督的预表。
  在旧约圣经中,上帝耶和华为以色列人立王。在新约圣经《启示录》中又说: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这实际是说民主。人类历史也大体上是先有君主制,后有民主制。因此,古代皇帝制度与儒学的结合是上帝耶和华同中国人立的旧约。辛亥革命的爆发,五四运动的“打倒孔家店”,社会主义的尝试及其失败,以及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就表明上帝要同中国人立新约。张国堂学说就是上帝同中国人立的新约。新约不是废除旧约,而是成全旧约。
  张国堂学说的主要内容是:耶稣基督在天上作王,又叫基督徒们在地上的国中执掌王权,非基督徒的公民沾基督徒的光也执掌中国的王权,所有中国人作为公民都通过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执掌中国的王权。所有中国人都要爱人如己。主耶稣基督说:“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这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遵守的道德原则。
  西方一些基督徒说儒学是与基督教不同的信仰,这是他们贬低儒学。你们以西方学者贬低儒学的话为根据否定我,这是完全错误的。
  中国人与西方人都是人,人的本性是一样的。那么,关于人性的认识,东西方的认识基本上是一致的。儒学主要是人学。基督教中也有人学(或人论)。儒学的人学与基督教的人学除了用语有些不同之外,基本上是相同的。由于上帝没有向中国古人显现,因此,儒学中的神学是不明确的、不全面的、也不清晰的。但这并不表明儒学与基督教有矛盾。基督教是上帝对人特殊或直接启示,上帝只是对以色列人有特殊和直接的启示,对其他民族都没有特殊和直接启示。西方人能接受上帝对以色列人的特殊和直接的启示,中国人为何不该接受上帝对以色列人的特殊和直接启示?儒学是上帝对中国人的普通启示。是上帝对中国人的恩典。
  耶稣基督作为人是犹太人,是犹太人的王,是救世主。但犹太人不接受救世主耶稣基督,近两千年来,犹太民族多灾多难。中华民族没有基督的光照,也是多灾多难。现在上帝耶和华怜悯中华民族,差遣张国堂拯救中国。但一些小人因为骄傲和嫉妒,不顾中国人民的苦难,阻拦我拯救中国。这些人是有罪的,他们在客观上是中共暴政的帮凶!
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这就是宪政民主
  魔鬼撒旦假冒上帝,伪装上帝。那么从外表看,撒旦与上帝也有相同。从而上帝也就与撒旦在外表上有些相同。洪秀全是魔鬼撒旦的化身,从外表看,他当然会与再来的耶稣基督有些类似。因此,你从外表分析,当然再来的耶稣基督与洪秀全有些类似。这些外表的类似不能成为我就是现代洪秀全的证据。
  你这种文革式的大批判文章,只能表明你自己的邪恶!从外表看,好人与坏人有许多相似,能以这些外表的相似就说好人是坏人吗?我劝导人们和睦,毫无暴力倾向,而洪秀全的诗文中煽动杀戮,他动员下层民众武装叛乱。这就是我与洪秀全的本质不同。我要建立的千禧年国就是宪政民主。我也主张私有制。我主张宪政民主和私有制,而洪秀全主张“有田同耕,有饭同吃”的穷人理想。这是目标的根本不同。
  圣经明确说耶稣基督是上帝耶和华的独生爱子。既然是独子,就没有弟弟。洪秀全声称自己是耶稣基督的弟弟,这就从根本上违背了圣经。在圣经中,上帝的诫命是不可杀人。洪秀全却搞暴力叛乱,大举杀人。我是完全的非暴力主义者,这是本质的区别。
  我已经是在教会受洗了的正式基督徒,我完全顺服教会。我把我的活动都报告了教会。教会目前没有明确的意见,如果教会说我错了,我一定公开认错。在教会没有说我错了之前,我有权顺服我里面的灵。我有信心争取教会的承认。洪秀全根本就没有受洗。
  三自教会虽然在政治上有一些软弱,但三自教会是正宗的基督教教会。美国总统在中国访问时,他也到三自教会的教堂做礼拜。因此,三自教会是国际承认的正宗基督教的教会。我不仅要争取三自教会的承认,也要争取家庭教会的承认,更要争取罗马天主教教会的承认。目前教会分裂了,我要推动教会合一。我要和平地征服中国政府,中国的教会,也要和平地征服世界各国政府,更要和平地征服所有的教会。
  我虽然有一些特殊的经历,但我从来不高举这些经历,我高举圣经。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来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洪秀全有这样的论证吗?
  洪秀全、共产党都是魔鬼撒旦的化身,魔鬼撒旦知道旧世界的末日快到了,知道上帝要实现千禧年,这是人类一直到最后末日的国度,其后就是永恒的天国。天国有天堂,当然还有永恒的地狱。因此,魔鬼撒旦想抢在人子——再来的耶稣基督之前以武力建立魔鬼撒旦永恒的国度。以抢夺人子的荣耀,但魔鬼撒旦失败了。人子在魔鬼撒旦之后来以和平的方式建立上帝永恒的国度。我要建立的永恒国度,是圣经所预言的,我完全按照圣经的话语,来实现千禧年。
  千禧年的特征是: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基督与基督徒们一同作王。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非基督徒沾基督徒的光作为公民也执掌地上的王权。所有人作为公民通过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执掌本国的王权。这就是千禧年,也就是宪政民主。这与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是完全不同的。与共产主义更是完全不同的。
圣灵与邪灵本质的区别
  圣灵与邪灵最本质的区别:圣灵感动、带领人顺服圣经,也顺服教会;而邪灵却迷惑和引诱人们背离圣经和教会。我凭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里面的灵要人们顺服圣经。我坚持由教会裁决,就是引导人们顺服教会。我也愿意接受罗马天主教的的裁决。你可以到罗马天主教教会告我。如果罗马天主教系统的中国教会当面审讯我之后,裁决我错了,我也顺服他们的裁决。我自己顺服圣经和教会,这就表明我里面的灵是圣灵。
  你离开圣经和教会无端地攻击我,就是要叫人们离开圣经和教会,这就表明你里面的灵是邪灵。你里面的邪灵要把你带入地狱。你当到教会听耶稣基督的福音,不然,你的结局是地狱!
  我所说的正宗西方政治学,就是亚里士多德、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托克维尔、林肯等等人的政治学说。我把他们的书籍作为经典,我呼吁人们以这些人的著作监督我。
  我所说正宗儒学,就是四书五经所阐述的儒学。也就是孔孟之道。我顺服四书。
  三自教会当然会混入了一些坏人。但是三自教会忠于圣经真理,因此是正宗的教会。由于教会分裂,现在有许多正宗基督教的教会。罗马天主教当然是正宗教会。但梵蒂冈教会不是唯一的正宗。你不知道宗教改革,新教也是正宗,但不是梵蒂冈教会系统的。
我有权相信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你说:“看看究竟是你这耶稣基督最终建立起你的天国,还是我海阔云高彻底地剿灭你这再世的耶稣基督!”你这是向我下挑战书了,我接受你的挑战。你有权反对我,但你没有权辱骂我。你如果再骂我神棍,我一旦掌握中国政权,就关押你三年。你如果说我是洪秀全,我有权在未来新中国起诉你,告你诽谤罪。
  我没有肢解儒学,没有侮辱儒家先圣。我只是把孔孟所敬拜的天解释为基督教的上帝。这不是肢解儒学,更不是侮辱儒家先圣。如果认为孔孟所崇拜的天不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就必然有如下问题:是孔孟所崇拜的天高,还是基督教的上帝高?基督教明确说:天是上帝的宝座。坐宝座的当然高于宝座。我把自然界的天与孔孟所崇拜的天在概念上区分开来,说孔孟所崇拜的天是至高主宰,是基督教的上帝,就避免了上述问题。如果你认为孔孟所崇拜的天高于基督教的上帝,广大基督徒决不会同意。这样必造成中国人的不和。当然你现在还糊涂,没有想到这一点。你现在受无神论的影响。把孔孟所崇拜的天说成是自然界的天,这才是肢解儒学,侮辱儒家先圣。耶稣基督是至高者上帝耶和华的儿子,是圣子上帝,与父上帝同尊同荣。说孔子是耶稣基督的仆人与门徒,这是极崇高的荣誉。这不是侮辱儒家先圣。我告诉你们:耶稣基督是真理,在耶稣基督之外,没有真理!如果孔子不是耶稣基督的仆人和门徒,那么孔子学说就不是真理。我相信孔孟之道是真理,因此就说孔孟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和忠实仆人,这不是侮辱,而是赞誉。是极高的赞誉和肯定!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有权相信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也有权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你有权相信,你也有权不信,也有权反对。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不能代表别人,你不信并不表明别人也不信。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不是欺骗人,因为圣经神学是高深的学问,不是一般人能懂的。在西方发达国家,都有神学博士研究圣经的预言,中国也有神学博士在研究圣经的预言。这是绝对不能骗人的。我如果最终得不到广大神学家的认同,我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的。你们没有必要惧怕我。
  你有权到教会告状,也有权到政府告我。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有种就以真名说话。你以假名说话,算什么好汉!
我是天命的中国当然的统治者
  只要你有根有据地讲道理,无论你怎样反对我,我也不会关押你。
  如果你要搞网上调查,那很好,如果有五亿人投票说我是现代洪秀全,我从此退出政坛,不再发表什么意见。如果没有五亿人说我是现代洪秀全,那么你就要担当你的诽谤罪。
  基督教的天就是自然界的天,是上帝的宝座。坐宝座的上帝当然高于宝座,因此就高于天。中国人关于天的概念很含糊。我们今天做学问,有权明确天的概念。天有自然界的天的意思,这是天的本意。孔孟所崇拜的天,是至高主宰,这是基督教的上帝。这个问题,我已经说得够多的了,希望你好好理解。
  人都有罪,有罪就该下地狱。但上帝爱人,因此把祂的独生爱子赐给世人,凡信子的人,就得救,不下地狱,反得永生,上天堂。耶稣基督为救世人脱罪,舍了自己的性命,祂走上了十字架,被钉死了,在十字架上流了宝血,祂被埋葬了,祂又从死人中复活,升天。这就证明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是所有人的主。因此,说孔子是耶稣基督的门徒和忠实仆人,这是对孔子极高的赞誉和肯定。当然,你有权不信。当然这是在人间法律的角度说你有权不信。在上帝的律法来说你无权不信。你不信耶稣是基督,是圣子上帝,那么你的结局就是地狱。这是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我向来主张,违反人间法律的,由人间治罪。违反上帝律法的,由上帝治罪。
  不得到人民的同意,我当然不可能在中国建立千禧年。但人民的意见是会发生变化的。我现在在网上宣传,不就是征求意见吗?我说的千禧年,就是承认耶稣基督是王,同时基督徒们在地上的国中执掌王权。非基督徒沾基督徒的光也执掌中国的王权。所有中国人作为公民通过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执掌中国的王权。这就是宪政民主。这就是我的目标。
  中共就要垮台了,中国人民之间仇恨很大,利益冲突也很大。在中共垮台之后,中国难以立即举行大选。因为谁也不信任谁。要进行大选,当然就要有大选的组织者,谁是人们能信任的组织者呢?中共的垮台必然是地震式的突然垮台。那时中国必然陷入无政府状态。我现在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就是论证我是天命的中国当然的统治者,这样,我就权威在中国混乱的时候稳定中国社会的和平。对于我的论证,任何人都有权来检查确认。虽然圣经预言是高深的学问,但圣经预言解释出来之后,再研究就不是很困难了。只要一个大学本科学生,都可以读懂我的文章。所谓解释圣经的预言,就是点明那一件历史事件应验了那一段圣经的预言。圣经的预言我是不可能编造的,历史事实我也是不能捏造的。都是有据可查的。而且,这样也可以引导人们关注天堂和地狱。这是天上的天堂,不是人间的天堂。人们相信死后有审判,就会追求上天堂,避免下地狱,这样,人们就会放弃自己的贪心。现在中国人的贪心太重,因此要建立宪政民主就很难。特别是官员贪心太重,他们不愿意实行宪政民主,因为担心失去他们的特权利益。同时,中国人的仇恨太大,官员也怕报复,这也是中共实行暴政的一个原因。基督教的教义教导人们爱仇敌。因此,基督教可以消除人们之间的仇恨。因此,我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中国的和平、公义和秩序。
  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但我降卑在肉身之中,因此就受肉身的限制,因此在肉身之中的我没有全知全能。我的智慧和能力,就在于解释圣经,分析政治形势,适时提出政纲政策,发现人才,使用人才。等等。再来的耶稣基督不是宗教家,而是政治家。我是来做王的。我1999年就开始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但没有新闻自由,连网络的封锁也很严,根本就不可能按正常的方式竞选总统。我现在的方式是唯一能救中国的方式。因为中国当前的情况非常特殊,在古今中外都没有先例。这也是上帝安排的人子降临的时机。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政治学说有正宗有异端,这不是我的发明。孟子批判过墨子和杨氏的异端。程子宣布“佛氏之言”是异端。我已经宣布过,法国卢梭的学说说异端。我还宣布无神论的“儒学”是伪儒学,是异端。我在法律上主张言论自由,但我有权以言论反对异端。
我张国堂有权威,读书人才有社会地位
  你知道中国的历史吗?中国历史上的内战的规模和频繁在世界上是数一数二的。在基督教社会,内战是很少的,很少有农民的叛乱。基督教能安定民众,是社会和平的基石。
  你了解西方的历史吗?你了解基督教的历史吗?你所受的教育都是共产党的歪曲教育。你是喝“狼奶”长大的。
  共产党说基督教压迫科学,但现代科学几乎都是基督徒们的贡献。共产党说基督教导致中世纪黑暗,但民主自由人权都是在基督教社会孕育出来的。
  共产党片面夸大中世纪的宗教迫害,又不告诉人们宗教迫害的原因。中世纪的宗教迫害实际上是政治冲突。有人就有政治冲突。在中世纪,欧洲的政治冲突转化成了宗教冲突。这样,基督教大大地缓解了政治冲突。在同时代的中国,政治冲突不能转化成宗教冲突,中国的内战和政治迫害的规模和频繁远远大于欧洲。
  中世纪强调教皇无误论,禁止人们读《圣经》。宗教改革之后,任何人都有权读《圣经》,《圣经》成为信仰的最高依据。其后,宗教冲突大大缓解了,其后,孟德斯鸠等人提出了代议制政治制度,宗教对社会就完全无害了。
  我现在宣布我是救世主,就是想把中国的政治冲突转化为宗教争论。宗教的争论有《圣经》为依据,争论就很容易得出结论。现在,中国的政治冲突很大,争论没有依据,谁也说服不了谁。人们之间没有信任,选举也无法进行。因为,选举总是要有选举的组织者,现在没有人们信任的组织者组织选举,怎么进行选举呢?
  你们现在对我的攻击,实际上是政治冲突,由于你们不接受《圣经》,我不可能说服你们。但随着中共的垮台,无神论必被遭清算。中国人必然会接受圣经的权威。知识分子必然会接受圣经的权威。因为读书人不难读懂圣经。圣经有权威,读书人就有社会地位。如果圣经没有权威,读书人就不会有地位。圣经没有权威,必然是金钱挂帅,有钱的人才有社会地位。这样必导致上下交征利。孟子告诫说:“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一旦社会动荡,掌权者必然要军队来维持社会的稳定,这样,军人必然要介入政治,有军权的人才有地位。导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样读书人就不可能有地位!我有权威,圣经就有权威,《四书》也有权威,西方政治学的著作也有权威。这样读书人就有社会地位。因此,你们攻击我,必然导致天下读书人的反感!
  此致
愿上帝怜悯你。
张国堂
2006年8月10日
 楼主| 发表于 2/9/2012 07: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海一枭先生:
  海阔云高是猪脑髓,你也是猪脑髓吗?他的文章,完全是混帐逻辑,你还说他是“堂皇大文,菩萨心肠。”你有没有是非标准?你的儒学学到那里去了?
  政教分离不是上帝与政治分离,而是教会与政府的分离。我从来说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从来没有说教会在地上执掌王权,这与中世纪是完全不同的。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时,也手按圣经,这表明美国也尊重上帝的主权。基督徒坚持政府由上帝设立的教义,与政教分离的原则没有任何逻辑矛盾。
  卢梭的理论指导的法国大革命导致血腥和失败,实践证明卢梭的理论不是真理。
  社会要多元化,但不是每一个人的思想都要多元化。社会上有不同的个人,不同的个人有不同的思想,这就是多元化。一个人的思想不能有相互矛盾的思想体系,如果有相互矛盾的思想体系,必然导致思维的混乱。社会的多元化与个人思想的不多元化没有任何矛盾。我哪里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他根本就是逻辑混乱。
  海阔云高没有任何证据就无端地指责我同洪秀全一样,这完全是血口喷人的污蔑,这样的人比“四人帮”还邪恶。你怎么要和他搞在一起?
  你如果对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不满,你可以报告你当地的教会。我说中国共产党是大红龙,是魔鬼撒旦的化身。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巴比伦大淫妇。既然三自教会是共产党控制的,你可以找教会来开除我。
  我是一个严谨的人,不会乱说话。你不要装好心来掩盖你的嫉妒。你如果要同我辩论,你认真读了我的文章之后来同我辩论。不要同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混在一起!
  中国没有大选制度,没有新闻自由,你也知道,共产党会突然垮台。共产党突然垮台之后,在三年内难以进行大选,因为中国的矛盾太大。民运人士谁也不服谁。共产党垮台之后,整个中国必陷入大内讧,大动乱。金融危机也会爆发。我用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来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的论证是正确的,大多数基督徒必能接受。一旦教会接受,并广泛宣传,在全国危机之中,人民也必能接受。这样我就有权威稳定社会的局势了。只有社会和平,人民冷静,我们才能带领人民走出危机。现在,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树立政治领袖的权威。我的办法是唯一可行的。你如果真的聪明,就应该想想,不要与我作对。
  我爱我的国家和人民。人民的苦难太大,没有其他的办法拯救中国。我的办法是上帝准备的,这也是圣灵启示我要用这个办法拯救中国。
  你指责我“断章取义再胡乱比附”,我也可以指责你“断章取义再胡乱比附”。这样争论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在那里断章取义了?我又在那里胡乱比附了?你讲话应该有证据,应该讲出你的理由。我告诉你:一个好争闹的人是劣等人,一个好争闹的民族是劣等民族。我们应该凭《圣经》、《四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以及历史事实说话。你们这样地争吵,只能表明你们恶劣!
  《但以理书》的预言是简明世界史,《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是简明世界现代、当代史,《启示录》是简明中国当代史。我对《圣经》预言的解释做到了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整本圣经预言的解释在历史上连贯一致。这难道是断章取义?这难道是胡乱比附?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这难道不是神迹。这个神迹就证明上帝存在,这是铁证如山!任何一个热爱真理的人见了这个神迹都会震惊,都会拜倒在耶稣基督的脚下。
  煽动仇恨和暴力或暴力传教的才是邪教,否则就不是邪教。
  基督教在传播的过程中,从来都是被动挨打,但基督教却站立得很稳。基督教教会却一直在发展,壮大。
  我张国堂能不能成功,决定权在上帝耶和华那里。你们的反对是毫无作用的。我只倚靠上帝耶和华,你们这些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对我的态度区分人的优劣:凡认真读我的文章,认真思考的人,并顺服《圣经》,尊重历史事实,遵循形式逻辑的的人,就是优秀的人。这样的人必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凡没有耐心读我的文章,不顺服《圣经》,不尊重历史事实,不遵循形式逻辑,又因骄傲和嫉妒而恶毒地攻击我的人,就是恶劣的人。这样的人必得贫穷、败坏、羞辱和地狱为惩罚。
  你们象“四人帮”或义和团一样反对我,你们以为可以阻挡我吗?
  我告诉你,你如果想阻挡我,你应该提出你的政纲政策,去组织政党,去争取人们的支持。只要你们有办法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我一定退出中国的政坛。你要拿出本事来与我竞争,不要与一些小混混搞在一起。
  我政治方面理论学说和政纲政策,你如果愿意学习的,你可以拿去运用。
  你如果要从事政治,我建议你读读《林肯传》等政治家的传记,要研究政治家。要研究历史。
  我虽然不会象毛泽东那样残暴地杀人,整人,抓人。但你们现在这样恶毒地攻击我,我得势之后,也不会给好果子你们吃。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们一定会因你们今天对我恶毒的攻击和辱骂付出代价!
  上帝绝对不会与民争利。君主或党主往往与民争利。上帝不偏待人。上帝绝对不会偏袒富人,也不会偏袒穷人。上帝不会偏袒政府官员,也不会偏袒平民。因此上帝做主是人民的幸福。而且神主与民主没有矛盾。我张国堂的肉体生命是有限的,今年已经49岁,而且身体不是很好。因此我当政最多也就是十多年,然后中国就是完全同美国一样的民主制度了。我说我是救世主,每个人都有权承认,也有权不承认。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投票选举。当前的中国没有大选制度,没有新闻自由。不能象美国那样选举总统。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人们可以凭圣经和历史事实来检验我是不是真的救世主。这是当前特殊国情下的特殊民主选举。
  你不要跟着一帮网络混混起哄!
  我不过是要在中国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多党竞争等政治制度。这就是宪政民主。我主张在实现这种宪政民主的同时,要以儒学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如果人心不正,要实行这种宪政民主是很难的。同时,我把公民受儒学或基督教约束的代议制民主叫做千禧年。儒家也有大同盛世的理想。“天下为公,选贤任能”是孔孟所追求的伟大理想。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就是“天下为公,选贤任能”。
  我只是以言论宣传我的主张,从来没有打算以武力强加与人。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来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不是欺骗人。因为圣经神学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在西方发达国家,都有神学博士在研究圣经的预言。在中国也有神学博士在研究圣经的预言。如果我的论证不能被广大神学家所接受,我是不能有什么作为的。你们不必惧怕我。
  共产党以武力追求共产主义的理想,为祸中国。是不是人类从此就要放弃任何理想?共产党彻底否定基督教,又利用基督教关于天国的教义骗人,这是否就说明基督教关于天国的教义错了?我自己顺服圣经,也叫人们顺服圣经。只要人们都顺服圣经,就绝对不可能做出坏事来。中世纪虽然有宗教迫害,这是由于当时的旧罗马天主教教会违背了圣经。同时也是政治制度不好。在那时,罗马天主教把教皇(或教宗)的权威凌驾于圣经之上,导致了教会的腐败,引起信徒们强烈不满,于是就爆发宗教改革运动。在宗教改革之前,普通信徒无权读圣经。宗教改革家如马丁·路德、加尔文等都高举圣经的权威,主张人人都有权读圣经。只要人们严格遵守圣经,就绝对不会干坏事。宗教改革之后,西方的政治制度也发生了巨大改革,出现了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公民受圣经约束的代议制民主,在西方实践了几百年,是成熟的制度。不象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是没有先例的制度。
  共产党也彻底否定儒学,却以儒家的大同盛世的理想骗人。这是否就证明儒家的大同盛世的理想错了?如果你们完全按照儒家的《四书》追求大同盛世的理想,同时主张在中国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那么你们就是我们的同志,不是敌人。我们没有必要相互攻击。如果你们攻击我,这在客观上是中共暴政的帮凶!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有出什么事。女儿暑假,我要辅导她复习数学,因此这几天没有上网。今天她学校有事,去学校了,因此有空上网。
  这个帖子上的无端的污蔑和谩骂,我不想再回复了。对不讲理的人讲道理,实在是对牛弹琴。
  对于辱骂我的人,多数我都没有理睬,照你的理解,他们都可以庆祝胜利了。我早就说过:我只责备义人,不责备亵慢人。对亵慢人,我将他们留给上帝,让上帝去惩罚,他们必将或者贫穷和失败,或者下地狱。
  万事相互效力,为使爱上帝的人得益处。他们的谩骂和污蔑不可能损伤我。
  你与袁红冰先生准备发起军事政变,如果你们能成功,并能稳定中国的社会,我就向你们认输。我绝对不会在任何人的漫骂下认输。但是,你们有信心吗?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儿戏而已!袁红冰先生写文章虽然慷慨激昂,但他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中国在两年左右会自乱。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组织政党,发现和培养人才,准备接管中国政府。我们,既没有必要去发动绝食运动,也没有必要去策动军事政变。因为中国会自乱。
  没有崇高权威的民运领袖,没有强大的民运政党,要想取得民运的成功,那不过幻想而已。
  我告诉你,只有中国共和党才能救中国。我再次劝告你:不要与老海这些不入流的网络混混们搞在一起。
张国堂
2006-7-24
“稼轩学子”先生:
  我不过是受到一些宵小的攻击而已,何足道哉!没有任何一个有造诣的圣经学者写过一篇有理有据的批驳文章,真理的承认需要有一些时间。我有信心争取热爱真理的人接受。
  我里面的圣灵启示我,圣经和历史事实都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凡相信的人都是有福的。我只要十四万四千人接受我,我就能接管政府。因为现在中共与法0g鹬蚌相争,同时,中国的金融黑洞很大。一旦爆发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必然要找人来接这个乱摊子。
  我只安定天下,我永远翻不起大浪,我连小浪也翻不起来。因为我的目的不是翻浪,而是安定天下!
  中国必然要天下大乱,这不是我造成的。这是由于中共不听我的话而造成的。到中共垮台后,人心思治,那时,张国堂学说才会被人重视!我告诉你们,最后安定天下的必是我张国堂!
  那些骂我的人和不接受我的人,都是不肯认真研究我的文章的人,这样的人一般处事轻率,这样人毫无价值。凡认真研究我的文章的人,必能发现:我对圣经预言的解释是正确的。因为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这是最大的神迹,看不到这个神迹的人,是愚顽的人!看到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就震惊并相信上帝的人,才是聪明的人。
  中国必有神迹出现,你等着瞧。
张国堂
2006-7-12
“micronet”先生:
  谁能代表民意?攻击我的不过是屈指可数的一些宵小,你们这些宵小就能代表中国的民意吗?中国有十三亿人,除去不成年的孩子,也有十亿多人。没有五亿人的同意,能算得上是民意吗?而且,民意也是变化的。
  我是在被一群不肯透露姓名的宵小攻击,在民运人士之中,谁是有权威的领袖?不要说领导全国了,就是民运人士也领导不了。在中共内部,也没有谁有真正的权威能领导全国。中共正在被一个人数众多的组织宣判为邪教。随着《8+1评共产党》的传播,人民必然接受中共是邪教的结论。因此,中共领导人也会威信扫地。随着中共的垮台,全国必将陷入无政府状态,全国一片混乱,金融危机必将全面爆发,人民必然将陷入绝望。绝望的中国人必然会接受救世主。
  你们这些宵小能阻止中共垮台吗?能避免中国陷入无政府状态吗?你们之中谁有能力领导全国?你们所属意的人有谁能领导全国?
  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真正聪明的必能接受我的领导。我实在告诉你们:愚蠢的人总是比聪明的人多。但社会总是要由少数聪明的人统治多数愚蠢的人。代议制民主是选贤任能,民主不是不要统治者,而是由民众选举统治者。中国一旦陷入无政府状态,政府中的官员和中产阶级就会接受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以安定天下。到那时,工人农民为了摆脱经济危机,也会接受救世主。我的论证是你们驳不到的,你们除骂之外,没有别的本事。我的政纲政策是也是正确的,足以安邦治国。到那时,我只要把你们这些宵小中最有影响的人关押一两个,你们这些宵小再也没有人敢吭声了。你们现在都不敢以真名骂我,足见你们心虚!
张国堂
2006-7-19
“不容”先生:
  谢谢你的夸奖和肯定。也谢谢你善意的忠告。但是,在1989年我公开写了申讨邓小平屠杀学生的暴行之后,我从基层一步一步地上去的路已经没有了。我1999年组织中国共和党,虽然我自任总书记,但当时只有我一人,我不就是在基层吗?现在有了一些人,但人不多,因此我仍然在基层,以后我们党发展的人多了,我才能上升。我这不是一步一步地上去吗?
  我虽然奉天命宣布我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总统,但支持我的人很少,我仍然是在基层,以后支持我的人逐渐加多,我才能上升。因此我也是在一步一步地上去。没有人一步登天,不过我不是靠人提拔而上升,而是靠人的追随和支持而上升。
  谢谢你的劝告。我并不希望太多的人接受我的主张,我只按照圣灵给我的启示去说,至于有没有人接受,这不是我关心的事情。因为还有天上的圣父上帝。既然上帝在人不知不觉的时候,应验了圣经中的许多预言,那么余下来的预言也会应验。我不管人们的态度。我只顺服圣灵,顺服圣经,顺服历史事实,顺服儒学,顺服西方正宗政治学,遵循形式逻辑,顺服教会。不论他们怎么攻击我,我都不会改变。
  圣经预言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基督徒与基督要一同作王;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时候满足,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要在基督里同归于一。这些圣经预言都要应验。不论人们怎么反对,都反对不了!
  在中国共产党垮台之前,我只要十四万四千人接受我,我不要太多的人。而这十四万四千人是有大福的。
  不论是在共产党之内,还是在共产党之外,都没有形成推动宪政民主的的政治领袖,这一切也表明,上帝要安排救世主降临。因为没有其他人成为推动宪政民主的政治领袖,人民到时候就只有接受我了。
  教会对任何人自称人子都是非常反感的,教会没有制止我。我想教会一定在慎重研究,也有不同的意见,没有定论。我相信在两年后,教会会承认我。因为圣经是这样预言的。

张国堂
2006-7-10
“小骆驼”先生:
  你“小骆驼”如果不是无知,就是邪恶。洪秀全以武力实现他的主张,我是完全的和平主义者。我讲解《启示录》的奥秘,洪秀全做过吗?我在教会受洗,洪秀全并没有在教会受洗,他是自己给自己施洗,也给别人施洗。我没有给任何人施洗。我与洪秀全完全不同。在血口喷人上,你到是与“四人帮”相同!
  内心极端自私的人,往往也把别人想得很自私。俗话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就是这样。
  我以前与林肯的人生目标一样,努力使自己成为一个值得同胞尊敬的人。我自小立下志愿,我要青史留名。现在我是基督徒了,我一心要荣耀我的上帝。
  我现在的人生目标,就是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是:在上帝耶和华的带领下,领导中国人民走宪政民主和自由主义道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
  我虽然会尽力推行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但我是完全的非暴力主义者,是完全的和平主义者。我不会强制任何人接受张国堂学说。当然,我会同任何人和平竞争。一旦中国政府接受张国堂学说,那么反对张国堂学说的政府官员将被辞退。我不会抓任何反对我的人。反对我的人仍然有权组织政党,去竞选议员或总统,只要你们能被选上。当然对现在辱骂我的人,我必将关押三年。当然,他向我道歉了,我就不与他计较,也就是不关押他。这是非常宽大的。在中国历史上,绝对没有象我这样宽大的领导人。
  如果你们想阻止我,那你们就要争气,不要骂人。你们要在你们之中,选出一个有领导才能的人来,与我竞争。他要提出他的政纲政策,要组织政党,去争取人民的支持。象你们这样,如“四人帮”一样,总是攻击别人,迟早会被各个论坛驱逐。林肯说:“战胜自己在政治的对手的秘诀是:提倡一种有结果的事业。”总是反对别人的人,必然最终是一败涂地。
  在美国,反对主流社会所公认的政治学说的人,可否在行政系统工作?在美国,公开反对基督教的人是否可以在行政系统工作?一般来说,好争论的人就是不适合在行政工作。这不是政教合一,而是为避免行政系统中发生争论。行政系统发生争论,必然影响行政效率。你如果要争论,那么你到政府之外去争论。
  作为政府官员,你可以不接受张国堂学说,但你不能发表反对国家元首的言论,这在各国都是一样的。公民言论自由,但政府官员有政府的纪律。
  总统任期四年,可连任一届。这是我一贯的主张。
  在美国,行政系统的高级文职人员可以发表反对总统的言论吗?可以发表反对基督教的言论吗?一个好争论的人适合在行政系统工作吗?纳税人愿意政府花钱雇佣好争论的人吗?政府雇人是办事的,不是雇人争论的。
  记者当然可以质问或反对总统,因为记者不是政府的官员。
  民选的议员,以及民选的州长当然也可以反对总统。但联邦政府的行政官员不得发表与总统政策不一致的意见,这是纪律。
  我没有说反对我的人要关押三年。我只说现在辱骂我的人我要关押三年。而且向我道歉,我就不予计较。
  我坚持政府文职人员的信仰自由,我也不会进行宗教测试,但政府高级文职人员公开发表反对基督教的言论,这是不能允许的。因为政教分离,政府不得干预宗教。
  我希望你消除对我的敌意。不要误解我的话。
  我的话没有错。上帝给了人自由意志,上帝就不会剥夺人的自由意志,因为上帝是信实的上帝。但上帝是全知全能的,因此,上帝预定的安排就能与人的自由意志的选择一致。这并不是上帝控制或安排了人的意志,而是全知全能的上帝预先就知道人会怎么做。上帝通过先知和主耶稣基督告诉了人该怎么作,人不听上帝的话语,任意妄为,当然要由人自己负责。当然上帝是慈爱的上帝,上帝知道人会犯罪,就在创世之先为人预备了救赎人类的计划。人只要信耶稣基督,人的罪就得赦免,并且还可以得永生,上天堂。当然,不接受上帝的救赎恩典,那当然就要因他自己的罪下地狱了。
  上帝给了亚当与夏娃自由意志,上帝是信实的上帝,因此,上帝就不能剥夺亚当和夏娃的自由意志。上帝命令他们说,不可吃分布善恶树上的果子。他们不听上帝的命令,吃了禁果。上帝虽然知道他们会吃禁果,但这不是上帝有意让人犯罪。人有自由意志,是人要受撒旦的迷惑和引诱而犯罪。
  我这是按教会的教义的基本道理,你完全不懂,不要装内行。希望你到教会听福音。
  中国有民主和宪政吗?既然没有民主和宪政,我何来强奸?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新政权的建立无不杀人无数。我现在要建立一个新政权,我不过是把无理侮辱我的人关押三年而已,而且只要他道歉,我就原谅他的无理。
  我与中共的争战,是舆论的争论,现在无端谩骂、污蔑和恶意贬损我的人,在客观上是中共暴政的帮凶。把这些中共暴政的帮凶关押三年,有何不可!
  中国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阻扰我拯救中国,罪恶是极大的!关押三年是罪有应得!
  现在的中国没有法律,我要建立中国的法律,因此我就需要权威!凡破坏我拯救中国的人,我有权关押三年!
  如果中国有民主和宪政,我就是做民主和宪政的罪人,我也心中欣慰。可惜中国没有民主和宪政,我们的努力就是要建立中国的民主和宪政。现在凡是想当领袖以领导中国人民建立民主和宪政的人,无不被一些邪恶的小人漫骂、污蔑和贬损。这些宵小有些是中共的网特,有些是由于骄傲和嫉妒。他们对中国人民的苦难视而不见,专门在民运人士中制造内讧。这样的邪恶的小人就是该关押。他们实际上是在破坏中国的民运运动,阻扰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你不要伪装自己比谁都“民主和宪政”,越是你这样的人,越可能是中共的网特。
  凡以假名恶意攻击民运领袖的人,基本上可以断定是网特!凡不以真名示人的,都不是堂堂正正的君子!
  我爱共产党人,当然也爱网特,我扬言要关押辱骂我的人,实际上是爱他们。因为这是管教,而且我给了改过的机会,凡辱骂过我的人,只要道歉就可获得赦免。我的刑罚并不苛刻。
  我告诉你,如果不把那些喜欢制造纷争和内讧的人关押起来,中国永远就没有民主、宪政和法治。当然,不必关押太多的人,只要关押其中个别最有影响的人就够了。你看看这个论坛,有几个人在认真地讨论国事?政纲政策没有人讨论,安邦治国的学问没有人讨论。恶意攻击我和余杰、王怡、高智晟等先生的帖子却讨论激烈。这样的国民,要建成宪政民主和法治,至少需要五年。在中共垮台后五年内,中国不可能有民主和法治。中国需要有权威的民运领袖带领中国人民建立宪政民主。凡破坏领袖权威的人,就是破坏中国的宪政民主。
  凡是认真讨论问题的人,不论怎样反对我,我都捍卫他的言论自由。但对辱骂人的人,我不会客气。
张国堂
2006-7-10
“sungry”先生:
  我不想在同你讨论概率论,因为你不是学数学的人。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能正确解释《启示录》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只要这一条证据就足以证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因为《启示录》明确地说只有羔羊能揭开“七印”,能揭开七印,才能明白《启示录》的奥秘。因此,能明白《启示录》的奥秘,就是羔羊,也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如果你要反驳我,只要你能指出我的《救世主讲解〈启示录〉的奥秘》一文中有重大错误,那么这就表明我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如果我对《启示录》的奥秘的讲解是基本正确的,这就表明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在以前我没有明白《启示录》等预言时,我就从1999年就开始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我现在明白,我的这些事情也是《圣经》所预言的。人们按自己的意志所做的事情,却与《圣经》预言一致,这也是上帝作为的奇妙。我组织中国共和党的历史事实也是论证我是救世主的证据之一。我现在所做的,就是解说已经应验了预言和即将应验的预言,使人们明白上帝的预定旨意,也使人们明白上帝的全知、全能和至善。
张国堂
2006-7-12
“叹口气”先生:
  谢谢。
  我本来是数学本科,理学学士。虽然我二十多年没有摸数学,但我的基本功是很扎实的。我在大学时用活页纸写的数学笔记,有几大本,垒在一起有半尺多厚。“海阔云高”要同我讲数学,他真是班门弄斧,关公门前耍大刀。本来,概率论很难用于神学研究,因为事件的概率的数值难以确定。用估计的数值计算的结果肯定没有说服力。“海阔云高”想卖弄他的概率论的知识,没有想到遇到了行家。
张国堂
2006-7-14
雅夏先生:
  圣经预言的解释是唯一的,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可以用圣经预言来证明自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你知道吗,现在有许多人自称自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但他(她)们没有办法用圣经的预言证明自己是真的。比如,有一个女人自称是基督,是全能神,她没有办法用圣经证明自己是真基督,就否定圣经。还有陈泱潮,他也在暗示自己是人子,人子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但他没有智慧解释《启示录》。
  我告诉你,如果我没有圣灵的启示,我也不可能有智慧解释《启示录》。要把《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解释得一以贯之,也就是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而且预言的事实又很连贯。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圣灵的启示,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许多人读《启示录》等预言,就象是读天书一样不明白。我以前也读不明白。
张国堂
2006-7-14
“fengyan”先生:
  你说得不错,一切都是上帝预定的安排。当然,人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人自由意志的选择与上帝预定的安排一致。你可以看我的文章。
  我现在郑重宣布:
  大约在2008年5月前后,中国人都会突然哀哭。哀哭之后,报纸、电视等都突然报道我的事迹和学说。这就是我说的大神迹。如果那时没有这样的神迹出现,我一定公开认罪。并且退出政坛,终生认罪悔改。
张国堂
2006-7-13
“谢桥一梦”先生:
  在你小时,你父亲禁止你干某种事情。他扬言说:“如果你干那种事情,我就要打你。”这是不是爱?
  不辱骂人的要求很高吗?很难做到吗?辱骂了人,说对不起,这很难吗?
  中国是礼仪之邦,不骂人是起码的道德要求。如果中国人连不辱骂人都做不到,这不是耻辱吗?连耻辱都不知道的人,难道不该管教吗?
张国堂
2006-7-19
“姑射美人”先生:
  基督教与民主自由是齐名的,基督教是民主自由的基础。西方正宗政治学与基督教没有矛盾。在人类精神上没有科学,如果你硬要讲什么科学,那么,基督教就是人类精神上的科学!不要把科学与基督教对立起来,自然科学没有证明上帝不存在,基督教与科学没有矛盾。你的头脑中的科学不是科学。中共的说教绝对不是科学!
  二十世纪大讲什么民主与科学,但并不知道什么是科学,把一些不是科学的东西当作科学,中国人民吃的苦还不够多吗?排斥基督教的理论绝对不是科学。你要好好反思中国二十世纪的历史,了解中国苦难的原因!无神论绝对不是科学,反对基督教的人不是糊涂,就是邪恶。
  中世纪的宗教迫害实际上是政治迫害。有人就有政治冲突,中国在中世纪虽然没有宗教迫害,但内战的规模和频繁远远超过欧洲。基督教缓和了人们的政治冲突。
  现代基督教已经不用暴力反异端了,你们恐惧基督教是完全没有理性的。你们要提防的是用武力解决政治冲突,这必然导致暴政。
  我们如果尊重圣经的权威,这样,我们就可以引用圣经彼此说服,这样就不必用武力解决争端,这样必能排除暴政。
  专制总是以武力为基础的,没有武力要实行专制是不可能的。仅仅靠思想观念或宗教教义实行专制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不明白我的用意。现在中国人太注重利益,而利益是有限,如果上下交征利,这个国家就很难治理。我必须要让中国人相信有天堂,有地狱。一旦人们相信有天堂,有地狱,人们就会去掉自己的贪心。如果所有中国人都没有贪心,国家才能好治理。不然,谁也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我解释圣经的预言,就是要证明上帝存在,这样也就证明了地狱和天堂存在。人们接受了我的论证,就会相信天堂和地狱,这样,人们就会追求上天堂,避免下地狱,人们就会去掉自己的贪心。只要去掉了中国人的贪心,再拯救中国就容易了。
  不要以“朕”自称。
张国堂
2006-7-1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1/2019 08:47 , Processed in 0.162508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