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18|回复: 0

[基督福音] 我们要传承中西方政教学说的正统——告郭国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6/2012 01: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要传承中西方政教学说的正统——告郭国汀
郭国汀先生:
  我不是不尊重陈泱潮先生,而是爱陈泱潮先生。信上帝与顺服教会是统一的,不可把上帝与教会割裂开来。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制造基督教的分裂和混乱,这是大罪。是下地狱的大罪。
  我想你知道:亚里士多德有名言,说:“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何况陈泱潮并非我师。我不可能为尊重陈泱潮而背离真理。一个没有在教会受洗的人,擅自以圣灵的名义说话,对这种假冒圣灵的作法,我必须严厉反驳,必须彻底否定。他陈泱潮不能因为受了共产党的迫害,就可以乱来。不能因为自称信神,就有藐视教会的资本。也不能因为反共,就有免受批驳的特权。
  从政治上说,我如果接受陈泱潮,就必然得罪教会,这在政治上也是极不明智的。
  你不要只看到民运人士,也要看到中国主流社会。陈泱潮的《特权论》是受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是走极端,不是中庸之道,中国主流社会不会接受他的《特权论》。我在《政治是智慧的事业——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致郭国汀先生》一文中,已经说了陈泱潮的《特权论》毫无价值的理由,他陈泱潮并没有理由反驳我的批评。
  在政教学说上,我们只能先学习,不要先创新。要学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正统。陈泱潮的创新,是不伦不类。他不可能获得中国主流读书人的接受。如果我接受他,就必自绝于中国主流的读书人。
  当然,我不反对创新。但创新不是五十五岁以上的这一代人的事,而是五十五岁以下的人的事,甚至是下代后人的事。因为五十五岁以上的这一代人都曾经被中共邪教思想的毒害,如果创新,就会不自觉地制造毒素。而且,只有先继承,才能创新。我们这一代人的任务是传承中西方政教学说的正统。
  我曾经说过:对五十五岁以上的人的文章和著作都不要读,对中国人1998年之前写的文章和著作,都不要看。因为这些文章和著作都受中共邪教的影响,或者受仇恨中共权势者的逆反心理的影响。同时,这些文章和著作都不是受正统的政教学说的指导。当然,这是一般而言,不能绝对化。
  当然,我们这一代人也不是绝对不能创新。但我们在创新之前,必须把我们头脑中的马列毛主义的毒素清除干净,必须先虚心地学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然后才能在综合中创新,在创造性的运用于中国的现实实际的过程中创新。
  创新是要在研究人们没有研究的新问题上创新。要善于发现新问题,解决新问题,这就是创新。对古今中外历代圣贤的话语,不要轻易地发表异见异议,当然不是绝对地不能发表异议,说话一定要谨慎。特别是对所有正宗教会都公认的信条和重要教义,不要发表异见异议。更不得以圣灵的名义发表异议。
  《圣经》教训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因为上帝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14:32~33)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圣灵引导人顺服先知。我告诉你:圣灵引导人们顺服教会。不顺服教会的人,不是受圣灵的引导,而是受魔鬼的迷惑和引诱,或者是他自己的骄傲自大。上帝是叫人们安静,不是叫人们争吵。我们应该知道:异议往往会造成争吵。因此,我们说话要谨慎,不要轻易发表会导致争吵的异议。
  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阿奎那·托马斯、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圣贤都是受上帝普通启示的先知。我们应该顺服他们。我们应该知道: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等都是考察人事以探求天道。这是符合《圣经》的。因为《圣经》说:“他们既然不留心耶和华所行的,和祂手所作的,祂就必毁坏他们,不建立他们。”(诗28:5)人类历史当然都是上帝耶和华所行的和祂手所作的。观察人类社会的历史所得的经验教训是可靠的。《圣经》还说:“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这就是说:人考察上帝耶和华的所造的人、人类社会和国家等,就可以晓得上帝耶和华的神性和永能。因此,考察人事以探求天道,这是认识上帝耶和华的正确途径。当然,读《圣经》并到教会聚会,也是认识上帝的正确途径。这两途径是相互补充,相互印证,缺一不可的。
  要有全局的观念,要想到全中国的人。不要只看民运人士的小圈子。即使在民运的小圈子,他陈泱潮也不受欢迎。
  陈泱潮所做的,只是在制造分裂和混乱,这是在破坏民运。民运圈中思想家太多,这是造成民运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根本原因。陈泱潮如果真正聪明,他就应该顺服。顺服我张国堂。
  我们是从事政治,不是乡党,也不是江湖。他陈泱潮要么是我的部下,要么是我的竞争对手。因为,中国在一个时期只能有一个领导人。民运只能有一个领导人。
  陈泱潮一直对我出言不逊,甚至辱骂我是精神病,我从来没有与他计较。我只是以理说服他。这就是很尊重他了。
  坦率地说,我的文章是写给中国主流社会的人读的,但由于网络封锁,我的文章不能与我理想中的读者见面,这是我影响不大的原因。一旦中国废除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我的文章必成为中国主导的政治思想。
  我的文章大多是为了建立未来中国的新政府做准备,但大多数民运人士只看眼前。他们所关心的只是解体中共,而我关心的是中共垮台之后的建设。有远见的人不多,这也是民运人士不重视我的原因。我的学说是治天下、坐天下的学说。是在民主政体下争取人们支持的学说。
  一旦中共垮台,中国必将陷入无政府状态,那时,张国堂学说就会大行其道。那时,你只会看见我张国堂,不会看见其他人。
  陈泱潮先生对我个人没有任何恩,我受迫害时,他并没有援手。我现在的相对宽松的环境也与陈泱潮的活动无关。中国现在的相对的进步和宽松是由于基督教的广传和儒学的复兴,等等。他陈泱潮对推动中国相对的进步和宽松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此致
张国堂
2009年3月7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9 15:41 , Processed in 0.09886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