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80|回复: 0

印尼式民主政治的文化解读/朱刚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24/2012 00: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心竹 于 5/23/2012 23:11 编辑

前言

  一方面,印尼被认为是继美国、印度之后排名第三的民主国家:三权分立、议会民主选举以及各级地方首长和总统直选制等成为印尼实行现代民主政治的体现,言论、新闻、集会结社自由在印尼也是无人能反驳的事实。尤其是这两年来一些重大社会事件如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世纪银行案发生后,民意渠道的畅通无阻和言论自由的程度让人不得不深感惊讶:一个由苏哈托统治了32年之久的威权国家可以如此快的速度转型为民主国家。另一方面,因印尼国家民族、文化、宗教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以及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民众受教育程度不均衡因素,有人对印尼是否是民主国家表示怀疑,认为印尼只是穿上了民主的华丽外衣而已,频繁的示威游行也被解读为民众缺乏足够判断力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或误导,宽松的媒体和民意表达被解读为政府不强势不作为的结果。政府各部门包括总统对上述事件的表态、处理方式及事态进展也为怀疑论者提供了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依笔者看来,不能以单一标准划分一个国家是否属于民主国家,因为对一个国家民主政治的评价不可以脱离该国文化背景,印尼也不例外,需要结合印尼文化尤其是占主导地位的爪哇文化来进行分析。本文笔者拟借助对一些重大事件的梳理,尝试从文化角度解读印尼的民主政治。

一、2009年和2010年重大事件

  (一)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

  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又称壁虎(Cicak)斗鳄鱼(Buaya)事件。该名称源于警方一官员在公开场合脱口而出的言论,说KPK(反腐委员会的Komite Pemberantasan Korupsi缩写)为壁虎,警方为鳄鱼,壁虎怎斗得过鳄鱼!Cicak其实又是双关语,也是爱印尼就要爱反腐委员会(Cintai Indo-nesia CintaiKPK的缩写。

  2009年4月反腐委员会两位副主席毕彼特(Bibit)和张德拉(Chandra)被警方调查,先是被控索贿,后因证据不足,以滥用职权定罪并拘留。因媒体铺天盖地式的报道以及民间反腐人士和有识之士的高度关注,再加上各路专家学者纷纷撰文质疑警方对反腐委员会两位副主席的定罪是对反腐委员会的集体棒杀、政治报复,激起普通民众的不满和愤怒,自发组织游行示威、请愿、座谈、网络签名等各种抗议声援活动。民间和舆论如此一致的愤怒声音最终迫使总统苏西洛于11月2日出台2009年第30号总统决定,成立Bibit-Chandra案件程序和事实独立审查小组。后来,尽管审查小组递交的意见中明确建议总统下令终止该案的司法程序,却因总统对该意见表态时前后观点不一导致社会舆论更加沸沸扬扬,检察院又以此为依据发出终止诉讼决定书,而不是依据法律层面上的证据不足[1]。这为2010年4月两位副主席再度沦为被告埋下伏笔,至今该案仍未了结。

  (二)世纪银行案

  2009年12月初,斗争民主党(PDIP)爆出世纪银行案,认为2008年政府注资6.7兆印尼盾拯救一家因不正当行为而濒临倒闭的小银行的决策错误,政府及其相关负责人也就是现任副总统布迪约诺(Boediono)和财长丝莉·穆利亚妮(Sri Mulya-ni Indrawati)应对此负责。而政府方面表示对世纪银行注资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背景下,吸取1997年金融危机教训,为避免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实施的救助行为,所以该政策是得当且及时的。因双方各执己见,媒体高度关注,社会各界议论纷纷,影响相当恶劣。为避免社会分化,2009年12月5日月苏西洛下令国会成立特别委员会,历时两个多月调查,期间对证人质询过程全程电视直播,印尼民众、专家对此意见纷呈。

  其中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执政联盟中的专业集团党(Golkar)委员会成员在国会质询中的表现,其态度之强硬远甚于反对党。在此期间,专业集团党主席阿卜利扎尔·帕克利(Aburizal Bakrie)家族企业因偷税被调查的传闻甚嚣尘上[2]。在该事件中,除民族使命党(PAN)外,联盟中的其他政党都站在民主党的对立面,执政联盟被外界认为几近瓦解[3]。2010年3月3日调查结果出炉前一天总统发表讲话,表示在当时的情况下对世纪银行进行救助的政策是得到他本人认可的,他愿意对此负责。尽管如此,特别委员会竟因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被迫交由国会投票表决。国会表决通过第二种意见,即认为对世纪银行救助存在违法行为,交由司法部门处理[4]。之后又传出要对总统提出不信任案和副总统罢黜案。司法部门(此指身受Bibit-Chandra事件困扰的反腐委员会)4月才开始展开对世纪银行一案的调查工作。5月4日突然传出丝莉被世界银行选中出任副行长,5月5日丝莉即辞去财长一职。5月6日执政党联盟宣布成立政党联盟联合秘书处,由苏西洛直接领导,专业集团党主席帕克利任常务主席。5月7日专业集团党暗示打算了结世纪银行案[5]。而反腐委员会方面表示调查世纪银行案暂时没有找到贪污迹象[6],至此世纪银行案石沉大海。

  (三)民主党(Partai Demokrat)党主席选举

  2010年5月23日民主党党主席选举,参与角逐的有现任党主席安迪(Andi Mallarangeng)、曾担任伊斯兰大学生协会领导人的阿纳斯(Anas Ur-baningrum)以及国会议长马尔祖基(MarzukiAlie)。尽管这只是民主党领导人选举,但却万众瞩目,因为总统苏西洛是该党创始人,舆论普遍认为苏西洛依然是民主党的一把手,所以当选的领导人有可能会成为下届总统候选人,其重要性非同寻常。媒体普遍看好阿纳斯,认为阿纳斯具有领导人风范:斯文、沉着冷静、有耐心,讲话天衣无缝,不惹争议,2008年其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曾得到教育部的公开表扬。2009年议会和总统选举新闻发布会上,阿纳斯经常代表苏西洛和民主党出面解释敏感和紧急事件。阿纳斯具有领导人应有的知性和理性,作为民主党的年轻思想家,出版了如《不仅仅是总统》、《民主的前定》、《迎接2009年大选》等九部著作。其中《不仅仅是总统》一书证明了阿纳斯对苏西洛思想和政策近距离的把握和理解,这是作为民主党继承人的前提。阿纳斯担任过伊斯兰大学生协会主席和伊斯兰学生会校友团领导,这至少能证明其拥有很强的社交能力和广泛的交际圈。已故著名社会学家努尔查理斯·马吉德(Nurcholish Madjid)在他的《伊斯兰教——思想的民主》一书中也提到阿纳斯是一个能包容异见的人物[7];媒体认为尽管安迪提出的民主党管理理念和未来发展的设想和规划要比阿纳斯和马尔祖基出彩,但2004年大选时其成立的民族民主团结党(Partai Persatuan Demokrasi Kebangsaan)只得到1.16%的选票,本人竞选国会议员也失利,说明其不具备很强的竞选能力和领导能力[8]。

  民主党党主席第一轮选举结果:安迪82票(16%),阿纳斯236票(45%),马尔祖基209票(40%)。第二轮选举尽管很多原先支持安迪的选票流向马尔祖基,仍不足以阻挡阿纳斯前进的步伐,他以280票(53%)胜出[9]。

二、印尼民主政治的文化解读

  笔者曾在硕士论文《潘查希拉的文化根源及其在印尼对外交往中的体现》中总结爪哇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爪哇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主要有三个方面:崇尚自然、崇尚和谐、强调尊卑等级;爪哇文化推崇非理性(神秘性)、不清晰、故意模糊的认知方式和表述方式[10]。这种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势必对印尼的民主政治产生一定的影响。

  印尼政府及有关部门在处理上述重大政治事件上,充分体现了爪哇传统价值观及思维方式的强大影响力。

  (一)爪哇传统思维方式

  印度文化和宗教传入印尼之前,爪哇人就已相信万物有灵论和物力论,认为一切生命和物体皆有灵魂,崇尚自然的价值观使得爪哇人推崇神秘、非理性的思维方式以及不清晰甚至模棱两可的表述方式。

  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发生初期,社会各界和民众普遍理解是作为执法机构的印尼警方对反腐委员会的蓄意报复以及对其领导人的司法迫害,要求总统苏西洛出面调解,苏西洛以司法独立总统无权干涉为由拒绝;随着事态的发展,为消除该事件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苏西洛政府先是出台替代法令的政府条例,表态说不支持对反腐委员会权力的削弱,要求警方尽快审理案件;后鉴于全社会对此事的高度关注,苏西洛又出台总统决定,并成立该案件程序和事实独立审查小组。但是苏西洛在对审查小组提交的意见表态时,既不坚决也不明确,甚至前后观点矛盾:一方面坚持认为只有法院才能确定两人是否有罪,却又担心此事会导致社会分裂,所以最好到此为止,不再交由法院审理;另一方面又表示不愿干预司法,故把决定权交由警方和检察院,导致质疑和批评声一片[11]。

  印尼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起因反腐势力与权钱结合而产生的腐败势力之间的较量。笔者以为这一事件处理得当既可提振民众对苏西洛政府的反腐信心,也可考验这届政府是否坚持民主治国理念,从而在赢得民心的同时,使印尼经济走上高速发展的道路。所以苏西洛既不能简单讨好民意而违反民主原则,也不能真正袖手旁观。苏西洛在该事件及其发展过程中的表态、做法恰恰说明了其对爪哇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的了解。因为选择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表述尽管被人质疑和批评,但相比果断表态而引起社会冲突、分裂而言,更易被信奉和谐价值观的印尼社会认可和接受。

  (二)崇尚和谐的爪哇价值观

  爪哇社会自古就崇尚和谐。但是爪哇人认为和谐并不需要创造,和谐安宁是社会常态,只要不受干扰和破坏,就像海面风平浪静之时。爪哇社会认为只要避免发生公开冲突,就可以维护现有的和谐,因而被西方学者称为“表面上的社会和谐”或“避免冲突原则”[12]。世纪银行案中,很明显,为了和谐,至少为了不让几近分崩离析的执政党联盟不公开瓦解,苏西洛及其幕僚做了很大努力甚至牺牲。出于平息某些政客(家族企业涉嫌逃税被查)心中怒火的考量,或为了应付对手(反对党及执政联盟党中的敌人)的步步紧逼,执政党联盟匆匆忙忙成立政党联盟联合秘书处,原本气势汹汹的专业集团党立马就公开表示世纪银行案可以了结。对苏西洛来讲,尽管没有做到完全灭火(至今悬而未决),但总算控制住了火苗,这体现了和谐原则的成功运用。

  民主党领导人选举中,作为民主党创始人及印尼总统的苏西洛,选前公开表态要求三位候选人不论谁当选,落选的两位都要坦然接受,当选的一位要接纳落选的两方共同建设民主党大家庭。这与我们实际看到的情景高度吻合:民主党党主席选举结束后,落选的两位即刻向当选的阿纳斯表示祝贺,阿纳斯则表示感谢,并承诺会团结其他民主党干部,包括两位竞选对手[13]。事实上,在组建民主党中央领导理事会过程中,阿纳斯听取苏西洛意见,接纳了竞选对手。且不论落选的两位内心如何,民主党至少向外界展示了领导层的其乐融融、团结友爱。年轻当选的一位谦恭有礼,年长、有资历的竞选对手表现大度,这又是苏西洛成功或曰巧妙落实和谐原则的实例。和谐的民主党是建设和谐执政联盟、和谐印尼的前提,作为创始人的苏西洛不会允许民主党领导层因为竞选而出现不和谐的局面。

  (三)传统的协商一致原则

  爪哇社会为了维护和谐价值观,会采用协商达成一致的做法来避免公开冲突。世纪银行案发生后,苏西洛一方面坚持司法独立不予干涉,为了保障民主政治,成立国会调查小组,调查小组质询证人过程全程电视直播;另一方面运用爪哇传统的通过协商达成一致的原则协商原则本身不主张公开透明,有“私底协商”的美称。为了达成一致,协商各方必须作出妥协,并学会包容不同的意见和观点,这一点在上述事件处理中得以充分展示。世纪银行案是对刚刚雄心勃勃意气风发开始第二任期的苏西洛政府的当头一棒,也是迄今为止对苏西洛本人及其幕僚最大的政治考验。

  关于世纪银行案,撇开事件本身的真伪(直至今日仍众说纷纭)不说,因其矛头直指财长和副总统,如果任由案件纠缠不清,将对苏西洛政府相当不利,而且还会严重影响印尼才刚有起色的国际声誉。作为总统的苏西洛当然不愿意因此事被反对党以及联盟中的敌人打垮,也不愿意背上开历史倒车(回到威权统治)的罪名,故此熟练运用私底协商原则。尽管妥协谈判过程外界无从得知,但最终与对手达成一致却是事实:即这边厢财政部长走人,那边厢成立政党联盟联合秘书处,由专业集团党主席帕克利担任常务主席,专业集团党马上有高层表态不再纠缠世纪银行案。这看似无法让所有人都满意的结果,实质上却平息了意欲撼动苏西洛统治的政治风波。笔者窃以为苏西洛运用私底协商所作的努力远大于公开演讲、表态所起的效果。

  在世纪银行案中,不仅苏西洛做出妥协,财政部长丝莉也一样。印尼经济建设才刚有起色,财政部官僚改革也还任重而道远,丝莉宁愿自己背负嫌疑罪名,任由案件搁置,辞去财长一职,远赴世界银行。实在想象不出2006、2007、2008年连续三年被评为亚洲最佳财长的丝莉,会愿意做出如此不利的选择,如若不是为了苏西洛政府。

  (四)崇尚尊卑等级的爪哇价值观

  爪哇人认为等级制度是天经地义的,每个人都有义务维护它,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要与其所处的地位、等级相符合,如此,社会秩序、制度自然而然就能得到充分的保障。尊卑等级观念赖以存在和维持的手段之一就是尊重原则,所以爪哇人特别重视礼节[14]。也正因此,领袖人物非凡的个人魅力或曰领袖特质)毫无疑义会得到其手下官僚和普通百姓的一致推崇,所以笔者以为苏西洛对上述事件的态度以及事件发展本身都能体现尊卑等级观念。

  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中,民间包括各界专业人士强烈呼吁苏西洛出面干涉或调解,这一点说明印尼社会习惯借助领袖个人魅力解决司法问题,这是爪哇社会尊卑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的表现,也是苏哈托32年威权统治得以牢固建立且至今无法彻底根除的文化温床。苏西洛是地地道道的爪哇人,又是军人出身,尽管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但其言行举止充分说明他符合传统爪哇价值观认同的领袖形象和气质,是爪哇社会认可的领导人。作为总统,苏西洛当然很清楚印尼民众对他个人卡利斯马(Charisma)的依赖,肯定会被期望能够出面解决。可以说苏西洛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因为作为正在走民主发展道路的国家总统,苏西洛不可能希望印尼走回头路,尽管不能完全受尊卑等级观念掣肘,在这种时候却能借助其对民众的影响力,使事态朝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因此,苏西洛在事件发生初期声明不会干预司法,最后仿佛是迫于舆论压力才成立独立审查小组,并演讲表态。

  而在世纪银行案中,财长丝莉被迫辞职并赴世界银行任职,印尼国内嘘声一片,认为苏西洛为求自保不惜牺牲得力助手。而丝莉辞去财长职位赴纽约履新前接受《罗盘报》的采访和在其他公开场合,从没有说过一句对苏西洛指责或不满的言论,仅凭这点就让人觉得丝莉有愿为上司(或大局)忍辱负重、委屈求全的品质。尽管丝莉表示在不讲道德的政治制度内自己无法生存,在利益各方冲突时坚持原则和道德、坚持不做违背自己内心的事绝非易事,她也坦承她最钦佩的人是其父母,她认为作为印尼大学教授的父母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从小就灌输其兄弟姐妹许多印尼传统价值观、伦理和原则[15]。所以,丝莉尽管不是地道爪哇人,但传统的爪哇价值观包括尊卑等级观念对其影响较大,故而拥有为上司为大局委曲求全的精神也不足为奇,更何况世界银行副总裁的位置也算不错的台阶。刚传出世界银行抛出绣球之际,业内外人士都表示惊讶,包括她本人。舆论寄希望于辞去财长后的丝莉可以畅所欲言,揭开世纪银行案的真相,而丝莉始终保持沉默。相信她有她的苦衷:世纪银行案拖下去对谁最为不利,她走是上上策,可让一直纠缠不放的对手满意,安抚拉拢工作也才可能展开,苏西洛政府也才可集中注意力施政。与此相比,真相变得无足轻重。

  民主党领导人选举本来只是民主党党内事务,但事实上引起的高度关注使其必然成为2010年印尼国内重大事件之一,甚至有人把它看成是苏西洛通过民主选举的方式为其权力寻找合适的接班人。尽管印尼被认为是转型中的民主国家,但接班人这么重要的事情无法完全脱离印尼国情。印尼语co-cok(意即“合适、适合、合得来、相称、相配”)一词使用频率颇高,不管人或事一旦被界定为tid-ak(不)cocok,就等于被签字画押没有翻身之日了。笔者以为,苏西洛是把既要保证民主政治的顺利延续和发展,又要物色符合爪哇价值观的合适的领袖人物担任下一届接班人,使印尼走向强大作为目前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万众瞩目的民主党党主席选举结果一出,社会舆论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这是民主党内部民主的胜利,作为民主党指导委员会主席的苏西洛不偏不倚,民主党党主席选举才可以民主、文明、有序进行,且无黑金政治色彩,所以苏西洛功不可没;也有人认为一开始苏西洛有意安插小儿子伊巴斯在安迪身边,希望其个人魅力能助安迪一臂之力,选举前一天苏西洛召见安迪被认为是支持安迪的信号,只不过民主党选民已经不再认可只有良好外在形象的候选人,所以年轻兼有实力且形象良好的阿纳斯自然当选;也有人认为阿纳斯只是苏西洛民主建设橱窗的摆设,借此希望在民众心目中树立民主党即民主的政党的形象,为2014年大选未雨绸缪[16]。不管观点如何迥异,毫无疑问的一点是,大家都认可苏西洛作为总统同时又是民主党创始人的个人威信和魅力在民主党领导人选举一事上举足轻重的作用。不管选举过程(形式)如何公开、公正,大家还是会心照不宣地认为苏西洛影响或左右了选举结果(内容)。这就是爪哇价值观的威力!

结论

  通过上述分析,笔者认为印尼的民主政治带有浓厚的爪哇传统价值观和传统思维方式色彩,不能完全用西方的衡量标准来评价。上述事件的进展以及相对稳定的政治局势说明印尼目前的民主政治还是能为大多数受传统爪哇文化影响的印尼人接受。由于反腐委员会领导人事件与世纪银行案至今搁浅,要求彻查的声音仍此起彼伏,这也说明爪哇传统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对现代民主政治的制约使印尼成为有争议的民主国家有其合理的一面。

注释:

  [1]Adnan Buyung Nasution,Kontroversi Kasus Bibit-Chandra,www.kompas.com,15Juni2010.

  [2]SUKARDI RINAKIT,Tidak Tega“Patine”,www.kompas.com,11Mei2010.

  [3]Saldi Isra,Koalisi(Bukan)Periuk Nasi,www.kompas.com,25Februari2010.

  [4]Refly Harun,Utopia Konstitusional Kasus Century,www.kompas.com,11Maret2010.

  [5]IKRAR NUSA BHAKTI,Misteri“Penculikan”SriMulyani,www.kompas.com,11Mei2010.

  [6]Hifdzil Alim,Lenyapnya Kasus Bank Century,www.kompas.com,6Juli2010.

  [7]R Siti Zuhro,Menimbang Nakhoda Baru Partai Demokrat,www.kompas.com,20Mei2010.

  [8]Syamsuddin Haris,Kegagalan Andi,Problem Anas,www.kompas.com,26Mei2010.

  [9]Ikrar Nusa Bhakti,Matinya Politik Pencitraan?,www.kompas.com,25Mei2010.

  [10]朱刚琴:《潘查希拉的文化根源及其在印尼对外交往中的体现》,暨南大学2006年硕士学位论文。

  [11]朱刚琴:《印尼民间力量在反腐斗争中的角色与作用——以2009年印尼根除腐败委员会领导人事件为例》,《东南亚研究》2010年第3期。

  [12]Franz Magnis~Suseno,Etika Jawa,JakartaenerbitGramedia Pustaka Utama,1984,p.38.

  [13]Anas Ingin Konsentrasi Urusi Partai Demokrat,www.kompas.com,26Mei2010.

  [14]Franz Magnis~Suseno,Etika Jawa,JakartaenerbitGramedia Pustaka Utama,1984,pp.62-63.

  [15]Saya Pasti Pulang,www. kompas. com,23Mei2010.

  [16]Ikrar Nusa Bhakti,Matinya Politik Pencitraan?,www.kompas.com,25Mei20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5/2019 16:06 , Processed in 0.43813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