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65|回复: 1

中共内斗分析与我们的任务和策略——告曾节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28/2012 01: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内斗分析与我们的任务和策略——告曾节明
曾节明贤弟:
  对涉及民族和国家统一之类的问题,一定要谨慎表态。这是真正的敏感话题。对胡锦涛在西藏的作为,大多数汉人是赞成的,至少很少有汉人追究胡锦涛的罪。这类话题要尽量少说,免得得罪人。被热血的愤青骂,不值得。在当时,毕竟是邓小平当权,如果胡锦涛不果断镇压,事情闹大,会死更多的人。邓小平连汉族学生都敢杀,他不以维护国家统一的名义杀藏人吗?
  没有胡锦涛的支持,汪洋没有那么大的胆以开明的方式处理乌坎村的事情。不要对胡锦涛抱成见。胡锦涛多次到广州,却不到重庆。广东是胡锦涛的试点。
  军方是毛左派的大本营。胡锦涛是讨好军方,才表现的左。中共常委大部分是江泽民的人,宣传、政法、军委等关键部门都掌握在江泽民的人的手中。胡锦涛很难。胡锦涛是打太极拳的高手。
  我清明回家,家人说农民普遍恨江泽民,而对胡锦涛和温家宝有好感。
  汪洋也不可能接受张国堂学说。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情。汪洋比我还大。就是我这个年龄的人,绝大多数不接受张国堂学说。我的学说,要靠你们这一代人行。
  中国必有危机,在危机中,中国人民才可能接受我的领导。我现在的任务,是要招集十四万四千铁杆的追随者。有这些人组成政党,在教会的支持下,足以统治在危机中绝望且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
  不要写这类攻击中共领导人的文章。你现在生计困难,如果为稿费,我可以理解。如果不为稿费,就别写这类文章。你要想想如何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开展工作和筹款。这才是你应该全心全力地去做的事。
  你要与主张和平、理性的民运人士联络,看他们对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工作和筹款有什么好办法。如果郭国汀先生能带领你们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工作和筹款,那是更好,可惜他要上学读书。
  在移民中工作和筹款,意义重大,一方面可以解决你们的生计的困难,同时,以后我们在中国掌权之后,也需要他们回国恢复经济,解决工人就业。我们需要大量人才,而留学生中人才济济。

  胡锦涛当权之后,国保就没有找我的麻烦,在江泽民时期,我五次被关。这就表明胡锦涛比江泽民开明。
  你要理解双轨制政改的意义。既然胡锦涛放我一马,不论他是有意让我搞双轨制,还是他无意让我搞双轨制,我都要全心全意地搞双轨制。你也要全心全意地帮我搞双轨制。因为这是我们的前途所在,出路在所。如果我们的力量不能发展起来,你我都会被淘汰,都会成为垃圾。我现在说陈泱潮一辈子一事无成,日后也会有人说你我一辈子一事无成。发展自己是关键,如果自己发展不起来,你写一辈子攻击中共的文章,毫无意义。中共迟早垮台。中共垮台之后,你那些攻击中共的文章也会随中共的垮台而失去意义。
  如果我得了中国,我不会计我党之外的人的功劳。别人得了中国,也不会计我的功劳。

  不要对他人说三道四,不要对他人说长论短。你要尽心尽力地作自己的事。你要选择加入一个政党,然后尽心竭力地宣传你的党,扩大你党在社会上的影响。你要尽心竭力地发展你党。

  不要看表面现象。你要联系法轮功事情,看封网抓人对谁有利,是对胡锦涛有利,还是对江泽民有利。你也要看看谁在管政法。
  胡锦涛是政治辅导员,不错,他在文革时并不左,假如他很左,邓小平一伙就不可能提拔他。是你了解胡锦涛,还是邓小平了解胡锦涛?
  胡锦涛作为中共的头,当然要维护中共的统治。在没有政治力量取代中共之前,他这样做,对人民也是有利。你希望中国出现无政府状态吗?我们要尽全力发展取代中共的政治力量,在我们的力量发展壮大之前,不要与胡锦涛作对。
  你是学新闻的,新闻的原则是客观公正。对中共的内幕,你难搞清楚,因此,你难以客观公正。因此,我劝你不要管他们。不要盯着中共领导人。
  要面对青年人。你已经到了海外,你的目光要关注移民和留学生的生活,要发现他们之中有新闻价值的人和事。也要了解他们对中国大陆政治经济形势的看法。
  如果你有本事采访中共领导人,你才能写他们的文章。新闻工作者切忌不可凭自己的主管想象和推理写文章。你老是强调胡锦涛是政治辅导员,他内部讲话曾经说学朝鲜。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老是以这些事情作为推测他现在的思想的根据,这些推测是不可靠的。不可凭猜测写文章。这是我对你的告诫。
  吴邦国说他的“六不搞”的讲话是奉胡锦涛之命,这种传闻可信吗?吴邦国是三岁的小孩吗?如果吴邦国不同意“六不搞”,他一句话就可以把胡锦涛挡回去:他说这个问题要经过常委讨论之后才能决定。胡锦涛能强制吴邦国吗?
  总之,不要关注中共领导人,你要到移民和留学生中做工作,筹款。这是才是你应该全心全意地去做的事情。这才是你的关键。

  从历史看,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与开国功臣之后总是有矛盾。而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派系一般总是能战胜功臣出身的官僚派系。唐代武则天战胜了长孙无忌,这是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团队战胜了出身功臣和名门之后的官僚团队。朱元璋时代的胡惟庸和蓝玉案,也是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团队战胜功臣的官僚团队。等等。
  胡锦涛、温家宝、汪洋、胡春华等等都是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他们对是否继续坚持马列毛主义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但习近平就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因为法轮功发表《九评共产党》,必得罪赤共子孙帮。因此,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江泽民与赤共子孙帮的利害一致,这就是江泽民与赤共子孙帮结盟的原因,这也是江泽民支持习近平的原因。胡锦涛现在实际上是对抗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的力量。如果没有胡锦涛等的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的保护,我不可能在中国大陆有自由。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才是毛左派的后台。现在是胡锦涛、温家宝在对抗毛左派。虽然胡锦涛有一些左的表现,但这是表面现象。
  分析各人的政治态度,出身与利害关系比表面现象更可靠。政治人物所属派系的根本利益所在决定其政治人物的政治态度和立场。习近平所属派系是赤共子孙帮(俗称“太子党”),其根本利益所在就是要肯定马列毛主义和1949年之前的革命,这是他们当权的根本依据。否定了这个,他们的特权就废除了。习近平的右,必是表演,不可能是真的。胡锦涛属于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他的左,只是表演。
  军方是毛左派的大本营,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大障碍。对军方寄予希望的人都是幼稚。
  江泽民派系也大多是平民读书人出身,但由于镇压法轮功,使他们不得不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这实际上就分裂了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僚派系的力量。对江泽民派系的人,如果他们现在投靠我们,我们日后也必尽可能地保护他们的身家性命,但想继续当权,那就免了。
  我们民运也不可能与整个共党对抗,我们在中共体制内争取的对象应该是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员。这是我们的朋友。当然,少数个别的红军后代如果现在愿意加入我们,我们也欢迎。但赤共子孙帮的多数人,必是对抗我们的敌人。不是我把他们当做敌人,是他们必要敌挡我们。
  对赤共子孙帮,我也主张宽容,善待,但他们必须放弃特权,必须放弃马列毛主义。
  民运人士的精英才是我们的骨干队伍,大陆民间的精英也是我们骨干队伍。这些人是我们,是兄弟。
  此致
张国堂
2011年12月26日
延续的争论: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本文(指未普的《2011年是胡锦涛最内外交困年》)所讲都是事实。我只能说:可怜的胡锦涛,可怜的中国人。
  中国的最高领导不是胡锦涛,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胡锦涛只是这个常委会的招集人和会议的主持人。常委会做决议一人一票。胡锦涛并不比其他常委的权大。军委虽然是军委主席负责制,但军委内部有规定,重大问题的最终决定权在江泽民的手中。
  政治局常委由中央委员会选举产生,胡锦涛不可能有胆得罪那些中央委员。
  你曾节明曾经说中共已经是一团乱麻。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很形象,很贴切。
  当然,胡锦涛如果有舍得一身剐的胆量,也不是无所作为。但如果胡锦涛有舍得一身剐的胆量,他能被提拔上去吗?
  不必过多关注中共,关键发展我们自己。

  你曾节明不要胡扯。我们不是血统论者。而是根本利益决定论者。赤共子孙帮并非人人都坚持马列毛主义,但他们大多数人都坚持马列毛主义,这是事实吧!如果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否定了中共的历史,习近平还能掌权吗?赤共子孙帮还有特权吗?你曾节明也不想想!而且,习近平还在号召人们读马列经典。习近平在前不久的讲话中不允许人们揭中共历史的真相。是谁在支持薄熙来?是谁在支持汪洋?是习近平在支持薄熙来。是胡锦涛在支持汪洋。胡锦涛挺胡春华是事实,但也没有丢汪洋。汪洋的年龄比我还大。培养习近平的接班人,当然要找年龄小的。如果培养汪洋做接班人,不是明摆着要罢黜习近平吗?那江泽民、习近平能善罢甘休吗?
  在胡锦涛接总书记之初,江泽民逼胡锦涛过甚,因此,胡锦涛与左派暂时结盟,逼江泽民交出军委主席。因此,胡锦涛在那时表现得有点左。高智晟发表为法轮功鸣冤的公开信之后,相当长的时间有自由,难道不是胡派帮忙吗?
  法轮功发表《九评共产党》之后,江泽民不得不与赤共子孙帮结盟。是你曾节明了解习近平,还是江泽民、曾庆红了解习近平?你认为江泽民、曾庆红也会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吗?
  文革被否定了,为什么不允许人们自由研究文革?造反派有力量阻止人们研究文革吗?文革早期红卫兵都是红二代,他们的罪恶远远大于造反派的罪恶,这才是当权者禁止人们研究文革的原因。
  胡锦涛比你曾节明聪明,他不可能为中共的罪恶背书。你曾节明等着瞧,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国历史的必是以胡锦涛为首的政治派系。当然这是我们推动的。
  你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强。你现在已经出国了,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如何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开展工作和筹款。

  我张国堂没有被抓,这是不是事实?博客中国、凯迪等等网络,其言论自由度远远大于江泽民时期。说胡锦涛执政期的人权状况不如江泽民,这是胡扯。
  封网抓人,江泽民时期比胡锦涛更严酷。
  刘晓波虽然被抓了,但刘晓波在江泽民时期敢搞《零八宪章》吗?
回复 凌黎 的帖子
  如果王丹等一大批学生领袖争气一点,如果能组成强大的政党,而不是一盘散沙,那么原来支持学潮的人就不会改变看法。如果王丹等人不争气,恐怕理解邓小平镇压的人会更多。
 楼主| 发表于 6/28/2012 01: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一而再地攻击胡锦涛——告曾节明
曾节明贤弟:
  人的出身和成长经历对其政治态度有很大的影响。但说人的出身或成长经历决定其政治态度,就可能有些绝对化。绝大多数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员不信马列毛主义,并且,大多数平民读书人的官员从内心愿意放弃马列毛主义。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当然,也有平民读书人出身的人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例如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人,但这些人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红二代是否信马列毛主义,不好说,但大多数红二代不肯放弃马列毛主义,这个判断,也应该是正确的。当然,也会有极少数红二代放弃马列毛主义。
  政治人物所属的派系的根本利益所在决定政治人物的政治态度,这个说法,应该是正确的。
  胡锦涛所属的政治派系对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而赤共子孙帮对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如果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那么赤共子孙帮的特权就消失了。因此,赤共子孙帮为了保持他们的特权,他们必要顽固地坚持马列毛主义。
  最近孔庆东破口大骂南方报系为汉奸媒体,甚至点名骂汪洋。而汪洋是胡锦涛的人。
  袁腾飞先生和茅于轼先生都公开骂毛泽东,他们都没有受到打击。茅于轼骂毛泽东的文章还是发表在浙江的党报系统的媒体上。这些现象表明: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员的政治派系并不想坚持马列毛主义。
  对于习近平,虽然不能绝对肯定他不可能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但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是开明派。习近平号召人们学马列毛主义的经典,不允许人们揭中共历史的真相,这都是左的表现。当然,习近平的父亲和他自己也在文革吃了大亏,因此,也不能肯定他一定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但如果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他很难当权。而且,他是江泽民和曾庆红推荐的人。
  红二代的许多人在文革中罪恶极大。请你读读熊飞骏的《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网址:http://bbs.wolfax.com/thread-20861-1-1.html)习近平、薄熙来在文革中是否有罪,我们不清楚。但红二代中的相当多的人罪恶滔天。因此,赤共子孙帮是中国的毒瘤。周亚辉憎恶赤共子孙帮(俗称太子党)是正确的。蒋经国先生为代表的国民党第二代基本上没有什么罪恶,而且功劳极大。你不可拿蒋经国与习近平比。就算习近平在文革中没有罪恶,但他的支持者们为了掩盖文革的罪恶,能允许中国人有言论、出版的自由吗?因此,很难说习近平会开明!蒋经国的民主变革并没有从根本上否定国民党,而是实现国民党的奋斗目标。今天,中国大陆的变革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共。必须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走华盛顿加孔子的道路。习近平会从根本上否定中共吗?
  中共否定了文革,却不许人们自由研究文革,这是为什么?难道是被打倒了的“造反派”在阻止人们研究文革吗?不是。是文革后当权的人在阻止人们研究文革。是中共老党员、老干部以及他们的后代在禁止人们研究文革,因为他们在文革中的罪恶比“造反派”更大。当然,“造反派”也有罪,但他们已经受到了他们应有的惩罚。
  最近有传言说江泽民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信。信中主张把中共国历史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作分割,在充分肯定后三十年的前提下,有限地否定前三十年。承认毛泽东在文革中有罪。传言说胡锦涛先同意向中共党的中高级官员传达,但不久胡锦涛就后悔了,就主张禁止传达江泽民的信,而习近平却无视胡锦涛的禁令,在中央党校向在校中共官员传达了江泽民的信。有人据此说江泽民、习近平是开明派,而胡锦涛才是顽固派。
  这个传言是否属实,我们无法判断。就算这个传言是真实的,也不能据此判断江泽民、习近平是开明派、改革派。人民所要的,不是中共是否承认文革中的毛泽东有罪,而是公民有权自由地研究中共党史。如果承认中共在1957年至1978年有错,承认毛泽东在文革中有罪,但禁止历史学家自由地研究中共党史,这就不是开明,而是伪开明。如果仍然对中共党史设置禁区,那就不是开明,不是改革。你曾节明不可被江泽民的狡诈所欺骗。
  而且,1978年之后的中共也不能充分肯定。邓小平、江泽民的狡诈、贪婪、残暴,就是罪恶。“打左灯,向右拐”就是诡诈,就是谎言。这种毫无诚信的做法,必然失信于民!
  江泽民、习近平仍然肯定1949年之前的毛泽东和共产党,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主张必须彻底平反打倒蒋介石的冤案。蒋介石冤案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大的冤案。郭国汀先生说蒋介石先生是中国现代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我同意此说。也必须否定土改,平反打倒地主的冤案,为地主恢复名誉。等等。必须彻底否定1949年之前的毛泽东、共产党。在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犯了武装叛乱罪,这是人间最大的罪恶。毛泽东、共产党武力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难道不是罪恶!
  胡锦涛也不大可能从根本上否定中共,但由于邓右派与毛左派的矛盾已经激化。胡锦涛有可能镇压毛左派。
  像胡耀邦、赵紫阳等辈在1949年之前对中共的功劳并不大,从而罪恶就不大。他们的后代对坚持马列毛主义也不会强烈。由于文革,红二代有分裂。
  从现实的表现看,胡锦涛主张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政策是正确的,但这项政策没有得到认真的执行。那么是他胡锦涛不愿意执行,还是他没有政治实力实行?我们也没有充分证据下结论。
  江泽民由于镇压法轮功,担心被追究其罪责,他当然不愿意实行和谐社会的政策。
  胡锦涛关于学朝鲜的讲话,只是内部讲话,既然胡锦涛不愿意公开,那么就属于他的隐私。《弟子规》说:“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不要抓住胡锦涛关于学朝鲜的讲话不放。
  胡锦涛是聪明人,他亲眼目睹了文革对国家的破坏,和对民众的伤害,他没有理由坚持马列毛主义,因为坚持马列毛主义对他的利益不大。
  江泽民狡诈、贪婪、残暴,全国人民对他鲜有好感。法轮功的学员对之更是恨之入骨。
  法轮功学员和周亚辉先生都希望胡锦涛及其团派能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你不要去与他们争论。我也希望胡锦涛能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
  对于推动胡锦涛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的努力,你没有必要反对。因为这并不碍你的事。
  江泽民名义上卸任军委主席之后,中共仍然在继续镇压法轮功。这是事实,但江泽民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裹挟胡锦涛继续镇压法轮功,也是事实。而且法轮功自己都没有怪罪胡锦涛,你曾节明为什么要胡锦涛为继续镇压法轮功负责呢?
  你与胡锦涛有仇吗?胡锦涛挡了你的道吗?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胡锦涛呢?你不可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胡锦涛就是毛左派。对于周亚辉先生的证据,你也不可能有充分的证据将其证伪。对中共高层的内幕,你我都难以了解。《弟子规》说:“见未真,勿轻言;知未的,勿轻传。”你没有必要为坚持你的主观猜测而与法轮功方面及周亚辉先生争论。《弟子规》说:“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这个问题与你曾节明没有什么关系,你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你不可把中共体制的恶都算在胡锦涛的头上。郭国汀在此问题上,也有你类似的错误。你们也不可把胡锦涛为讨好军方的话作为定罪胡锦涛的证据。胡锦涛的学朝鲜的讲话,是为讨好军方的话。胡锦涛为了掌权,他不得不做一些左的表演。一旦他把军队的实权抓在手中,你们才能看清胡锦涛的本来面目。你们无视胡锦涛在中共常委中不占多数的事实,也无视宣传、政法等的负责人并非胡锦涛的人。中共现在是集体领导。总书记、国家主席等等只是虚衔。军委主席也会被军委副主席们架空。1992年,邓小平没有任何职务,他却敢发“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而贵为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却吓得胆战心惊。江泽民的长期经营,以及他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胡锦涛不可能有作为。胡锦涛对自己的接班人做不了主,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因此,把中共体制之恶归罪于胡锦涛是不公平的。
  由于邓小平在六四问题上对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不放心,因此,江泽民斗倒了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使江泽民有在军中扩充势力的机会。胡锦涛虽然担任军委主席几年,但始终没有机会在军队中扩充实力。
  在中共高层,胡锦涛与江泽民及赤共子孙帮比居劣势,而在中下层,胡锦涛则占优势。因此,从长期看,胡锦涛必战胜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的联盟。当然,这也是我们推动的结果。
  我在十年前好心好意地为江泽民献计献策,江泽民不但不领情,反而关押我,我能对江泽民有好感吗?赤共子孙帮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这是挡我们的道,我当然希望有人为我清除之。
  我今天听了郦波博士在央视百家讲坛讲曾国藩家训,今天讲的是曾国藩的三戒。你我都要好好学学。
  曾国藩的三戒是“戒多言,不纠缠,少争论”。
  曾国藩说:“古来言凶德致败者,约有二端:曰长傲,曰多言。丹朱不肖:曰傲,曰嚚讼。即多言也。”
  嚚讼:就是愚蠢的争讼。
  我还是劝你想方设法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开展工作,并且筹款。这才是你应该操心的。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1月3日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宜昌政治警察把我关入精神病医院,其实质是保护我。你读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比刘晓波的言论如何?你是律师,按中共的刑法,我该判多少年?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是2000年写的。
  医院也没有为难我,只是象征性地吃点药而已。
  我不可能与整个中共对抗,这是策略。我只能先利用胡锦涛与江泽民的矛盾,以及邓右派与毛左派的矛盾,推动胡锦涛镇压毛左派。这不是怕,而是策略。对中共必须分化打击,先打击最邪恶的人。现在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是当务之急。不要四面树敌!!!
  在今天与胡锦涛作对,是愚蠢!
  你在政治谋略上是外行,你们必须听我的。

  既然民运力量如此弱小,几乎陷入绝境,还要与整个中共对抗,一而再再而三地写文章攻击胡锦涛,这就能改变民运的处境吗?
  你们应该先把陷入困境的民运人士组织起来,联合起来。不要试图联合所有的民运人士,要能联合多少是多少。要造成声势,尽可能地挽回民运的声誉。
  由于中国的政治经济危机的临近,移民已经抛弃中共,海外民运也应该抛弃对中共的幻想,他们应该能看到,中共必将垮台的事实,也应该看到我们有夺权的希望。
  困难是大的,但只有克服困难,开展工作,才是你们的出路。否则,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固执己见,太喜欢争论,这是不行的。
  这不是我是否了解海外情况的问题,而是你们面临生死存亡在此一搏的问题!
  怎么实现反对派的联合?怎么挽回民运的声誉?你们要想这些问题。不要总是写文章攻击胡锦涛。
  如果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阻碍了民运人士的联合,你郭国汀也可以自己当头,可以组织没有我张国堂的中国共和党,你们可以运用我的理论和策略。你只要对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采取不赞同,也不反对的立场就行了。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6/2019 22:29 , Processed in 0.182167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