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89|回复: 0

不做我的臣仆,就是我的敌人——告陈泱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7/2012 21: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做我的臣仆,就是我的敌人——告陈泱潮
陈泱潮:
  我说你愚蠢,你不承认。邓小平不接受你的《特权论》,江泽民就会接受你的《特权论》吗?你一方面支持江泽民做世袭的联邦主席,另一方面又用《特权论》拆他的台。江泽民邪恶、贪婪、狡诈,但他江泽民并不愚蠢。你陈泱潮的这点小聪明,江泽民看不出来吗?你指望中共高官接受你陈泱潮,这种想法真是愚蠢。
  由于你长期支持江泽民,指望江泽民或其他中共高官接纳你,并封你为国师,你恶咬想夺取中共中央的权力的人,我们有理由骂你是江泽民的走狗。
  你的《特权论》原标题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是你在马列毛主义指导下的思想产物,是继续进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政治纲领,是极左,是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作为正统儒教徒,我绝对不接受你的《特权论》。
  邓小平狡诈、贪婪、邪恶,但并不意味着邓小平所做的一切皆错。邓小平强调秩序是正确的,但邓小平顽固地坚持他的“四项基本原则”是根本错误的,是罪恶的。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这就是邓小平的邪恶和狡诈。你陈泱潮倒是真诚的马列毛主义者,这就是你陈泱潮的邪恶,这就是邓小平不容你的原因,也是我张国堂不容你陈泱潮的原因。你陈泱潮没有理由以邓小平迫害你就说明你正义。邓小平审判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这能说“四人帮”正义吗?你陈泱潮是“四人帮”的余孽。你在1974年就跳出来了,但毛泽东没有迫害你,“四人帮”也没有迫害你,而是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整你,这就说明你是文革的余孽。你与魏京生不同,如果魏京生先生在毛泽东生前跳出来,他必如张志新一样,小命不保,那样就轮不到邓小平迫害他了。
  任何暴君都会做几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不可能完全都做坏事。邓小平整你,就是一件好事。邓小平迫害魏京生先生,这是邓小平不义。
  政治上的任何邪恶恶人,都会说几句好听的话。马列毛主义有大量迎合下层民众的好听的话。你在《特权论》中反官僚特权,“四人帮”也反官僚特权。这能说“四人帮”是正义吗?不能因为你反官僚特权,就能掩盖你坚持马列毛主义的邪恶!人们说中共“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马列毛主义之所以能迷惑中国人、俄国人等等,就是因为马列毛主义中有许多好听的话。但实践的结果是检验真假真理的标准。你陈泱潮与马克思一样是假先知,你陈泱潮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我没有读你的《特权论》,只读过郭国汀对《特权论》的介绍。郭国汀说:“陈泱潮在全世界范围内首次揭示: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就是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你陈泱潮的这个立论是根本错误的。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必然导致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因此,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就是相容的,没有不相容性,没有矛盾。公有制是因,权力被少数人垄断是果。因与果能有矛盾吗?
  人有仁义礼智信的善良本性,也有自私自利的本能。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或主要矛盾是“人自私自利的本能与公有制的矛盾”。由于这一矛盾,世界各社会主义国家都私有化了。现在,中国已经是私有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再讲社会主义公有制中的特权,又有什么意义?至少,你陈泱潮的《特权论》已经过时了。
  中共领导的中国还有一个重大的矛盾:就是【政治思想和文化过度追求平等民主自由】与【国家需要安宁、秩序】的矛盾。正是这一重大矛盾,才是中共暴政的最大根源。1949年以来,大陆政治一放就乱,一乱就压制。这就是暴政。马列毛主义指导的文化是以仇恨为基调的假、恶、暴的叛乱文化。坚持马列毛主义必然是暴政恶政。张国堂学说指导的文化是以仁爱为基调,强调公义、秩序、尊贤,尊重传统,追求卓越的平安文化。坚持张国堂学说,必然国泰民安。
  你陈泱潮不要以为追求民主就一定正义,背离王道的平等民主自由就是叛乱,而叛乱是人间最大的罪恶。
  毛泽东、邓小平在1949年之前破坏和平秩序追求平等民主自由,这是极大的犯罪。1978年后的邓小平强调秩序是正确的,但继续背离王道,继续在名义上坚持“消灭私有制”和“造反有理”的马列毛主义,并且反对民主,这是错误的,罪恶的。你陈泱潮破坏秩序追求平等民主也是错误的。
  我张国堂主张“王道、民主、自由、仁爱”。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是王道。张国堂学说是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张国堂学说就是王道。我强调秩序,主张国家安宁和社会和平压倒一切。我主张在儒教和基督教的约束下,按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指导追求民主自由。
  凡不接受正统儒教的中国人都是我张国堂的敌人。凡背离正统基督教散布异端邪说的人,也是我张国堂的敌人。凡擅自以圣灵的名义说话,并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凡否定耶稣是上帝的人,也是我的敌人。凡在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追求平等民主自由的人也是我的敌人。继续坚持马列毛主义的人当然是我张国堂的敌人,这是最邪恶的敌人。对一般敌人,我张国堂决不动武,但对继续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的敌人,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有权动武。
  如果你在教会承认我之前臣服于我,忠于我,顺从我,我就承认你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并封你为永恒平安王。如果你不顺从我,你就是我的敌人。事实上,你一直也是以我为敌。
  耶稣基督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这里的“地土”指领地,象征职位、地位。因此:温柔的人、柔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崇高的职位。每个人都应该找准属于自己的职位,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作主作王。我的职位是万世师表,在政教学说上,是由我张国堂作主作王。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是道义权威,是精神领袖。未来中国实行三权分立:由总统执掌行政权,军权属于行政权,由总统掌握;议会行使立法权;最高法官行使司法权。总统、议员、法官都是我大臣,都必须奉行张国堂学说。其他政府官员(包括军官)也都是我的臣仆,都必须奉行张国堂学说。总统和议员由民众选举。中国人都得奉行张国堂学说。公民在投票选举时要奉耶稣基督的圣名祷告,求圣灵引导自己投票。
  中国只能有一个政府,只能有一部宪法。因此,指导政府的政教学说只能是一家之言,指导制定宪法的政治学说当然也只能是一家之言。在华盛顿时代,指导美国政府的政教学说是一家之言。指导制定美国宪法的政治学说也是一家之言。当然有些人会说,西方有许多政治学家,怎么是一家之言呢?只要这些不同的政治学家们的学说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就是一家之言。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等政治学家们的理论学说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因此这些政治学家是一家人。这些政治学家的学说与孔孟之道在形式逻辑上也是一致的,因此,孔子、孟子等等也与这些西方政治学家是一家人。《圣经》的教训与《四书》的教训没有逻辑矛盾,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圣经》的教训与西方正宗政治学也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因此,耶稣、使徒、先知、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等都是一家人,而耶稣是家长。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张国堂也是家长。
  所有从事政治的国人,都必须接受张国堂学说,凡不接受张国堂学说的人,我必将把他们都淘汰。你们有本事就来淘汰我张国堂。我与你们平等竞争。我必将在平等竞争中淘汰我的敌人。我向你们这些不义的人宣战。
  你否定耶稣是上帝,说耶稣是大卫王转世,擅自以圣灵的名义说话,并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这是极端邪恶的异端邪说。正统基督教教会绝对不可能接受你的异端邪说。我张国堂也不容你陈泱潮的异端邪说。所有虔诚的基督徒都不会接纳你陈泱潮。
  我虽然不会对你动武,我必将用言论把你陈泱潮搞臭,并消除你的影响。
  按照《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等《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已经做过充分的论证,凡不接受的人,都是愚妄的人。
  我已经凭天命宣布我张国堂是中国唯一合法的皇帝,是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总统、国会议员等等都是我的大臣、臣仆,但总统和国会议员都由人民选举产生。中国未来的政治体制,是以我张国堂为永恒天子和永恒皇帝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
  所有中国人,都是我张国堂的臣仆和子民。不论是基督徒,还是儒教徒,都是我张国堂的门徒。不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香港人、澳门人,都是我的臣民。不论是民运人士,还是共产党人,都是我的臣仆。凡不做我张国堂的臣仆的人,都是我张国堂的敌人。凡我张国堂的敌人,我必叫他失败、贫贱、遗臭万年,还要下地狱。凡臣服于我,忠于我,顺从我的人,都必得富贵、尊荣,必得永生,必上天堂。
  耶稣基督就是真理,离开了耶稣基督,就离开了真理。救世主张国堂就是正义,离开了救世主张国堂,就离开了正义。
  反对我的人中没有好人。凡恶毒攻击、污蔑我的人都是邪恶的恶人,是亵慢的小人。
  《但以理书》第二章和第七章是先知但以理以来的世界历史进程的预言,《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是对马克思以来的世界历史进程的预言,《启示录》第二章至第二十章第6节是对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历史进程的预言。现在中国的政治形势正在应验《启示录》第十六章第12~16节。也就是说“哈米吉多顿”争战,正在中国激烈上演。
  读者在读如下内容之前,请先读《上帝借我不仅要拯救中国,也要拯救基督教——简略揭示“七印、七号、七碗”的奥秘》、《救世主张国堂传“千禧年天国”的福音》和《上帝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安排——〈但以理书〉预言提纲》等相关文章。
  《圣经》说:“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河水就干了,要给那从日出之地所来的众王预备道路。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启16:12~16)
  刘晓波就是第六位天使,《零八宪章》的出台,就是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幼发拉底大河上。幼发拉底大河是中东的一条大河。幼发拉底河在流经伊拉克的巴比伦时,分岔为两股,流过巴比伦之后,这两股又合流。这样,幼发拉底河就成为古巴比伦城的护城河。根据《以赛亚书》等旧约《圣经》预言,古巴比伦城必遭毁灭,永远不得重建。后来巴比伦城果然遭到毁灭,至今没有被重建。因此,这里的幼发拉底大河不可能指中东的幼发拉底河,而是指中共政权的防线。因为马克思是《但以理书》第七章的小角,当今中国是《但以理书》第二章的半铁半泥的脚。《启示录》的预言必须与《但以理书》的预言连贯一致。由于中国有著名歌曲《东方红》,因此中国就是“日出之地”。众王是指各种意见领袖,包括政治团体的头头。胡锦涛、温家宝、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薄熙来、汪洋、李洪志、刘晓波、伍凡、袁红冰、郭国汀、李悔之、杨恒均、韩寒、茅于轼、张宏良、孔庆东、王丹、徐水良、陈泱潮、王有才等等人物就是众王。中共就是大红龙。中国政府也是兽。三个污秽的灵指共党文化、迷信金钱和武力的思想、以及法轮功、极端自由主义和平等主义(犬儒主义)、陈泱潮的异端邪说等等。共党文化是从龙口中出来的邪灵,迷信钱财和武力的思想是从兽口中出来的邪灵,极端自由主义和平等主义、法轮功、伪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等等就是从假先知的口中出来的邪灵。现在中国到处都是激烈的争吵,这就是众王聚集争战,这就是哈米吉多顿争战。这三个污秽的灵虽然邪恶,但能力不大,“好像青蛙”就说明这三个污秽的灵的能力不大。因为青蛙只会呱呱叫,还欺负弱小。现在的我张国堂,就是“看哪,我来像贼一样”。虔诚相信《圣经》预言,儆醒等待主耶稣基督再来的基督徒有福了。
  我张国堂现在的工作就是“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我即将应验《启示录》第十六章第17~21节预言。
  现在的胡锦涛在中国掌权,这是应验《启示录》第十七章第1~13节的预言。朱红色的兽指中国共产党。骑在这兽上的女人指中华人民共和国。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是“五位已经倾倒了”,“一位还在”指邓小平,“一位还没有来到。他来的时候,必须暂时存留”指江泽民。“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就是第八位”就指胡锦涛。胡锦涛崇拜毛泽东,就是“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胡锦涛在共产党的领袖排名第八位。位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这七位之后。
  胡锦涛与我张国堂之间即将有一场激烈的较量。这是应验《启示录》第十七章第14节的预言。《圣经》说:“他们与羔羊争战,羔羊必胜过他们,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同着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也必得胜。”(启17:14)我张国堂就是羔羊。这里的得胜的人就是《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各教会的得胜者,就是以弗所教会、士每拿教会、别迦摩教会、撒狄教会的得胜者。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的得胜者是同一个人,就是我张国堂。耶稣基督必按应许赏赐这些得胜者。
  胡锦涛被我张国堂打败之后,胡锦涛必将开展政治体制改革,并镇压毛左派。这是应验《启示录》第十七章第15~18节的预言。
  其后,《启示录》第十八章的预言将在中国应验。中国必将爆发的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就是应验《启示录》第十八章的预言。巴比伦大城指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应验《启示录》第十八章的预言的同时,或其后。《启示录》第十九章的预言也将应验。那时,教会必将承认我,中华民国也将加入了我成立的中华联邦共和国。那时,我也要以言论击杀众王。
  《圣经》说:“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辖管原文作牧)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榨。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1~16)
  我张国堂就是骑白马的,我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国必有王,王必有国。胡锦涛、温家宝、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薄熙来、汪洋、李洪志、刘晓波、伍凡、袁红冰、郭国汀、李悔之、杨恒均、韩寒、茅于轼、张宏良、孔庆东、王丹、徐水良、陈泱潮、王有才等等人物就是众王。他们各自的追随者所组成的帮派或群体就是他们各自的国。我必以言论击杀这些国,这些王。你陈泱潮众王之一,你也有你的国,就是你的“中华合众国”。我必以言论击杀你陈泱潮,叫你失败、贫贱、遗臭万年,死后还要下地狱。如果你陈泱潮悔改顺从我,我必将叫你尊贵、荣耀,还必得永生,必上天堂。
  “全能神烈怒的酒榨”指法轮功。我向法轮功学员传耶稣基督的福音,他们必将接受福音而成为基督徒。这就是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李洪志也是我臣仆,我必制伏他。
  耶稣基督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12:30)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凡不顺从我的,就是敌我的。凡不做我臣仆的人,就是我的敌人。
  我现在向中国所有名人宣战:谁不肯臣服于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我就叫他们的名望落地,我要把他的社会影响如糠秕一样被风吹散。
  我向蒋庆、王达三、余樟法等等儒学家宣告:忠于天子、顺从天子是儒教的最大戒律。忠君爱国是儒教最根本的道德。凡不忠于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的人,都是不忠不义的小人。凡不做朕之臣民的人,都是无父无君的禽兽。
  认我张国堂为主的人,就是聪明的人。忠于朕,顺从朕的人必有大福,必得尊贵、荣耀,必将光宗耀祖,青史留名。还必得永生,必上天堂。凡抗拒我张国堂的人,就是愚蠢的人,亵慢的人,邪恶的人,他们必将遗臭万年,必将失败、卑贱,还必下地狱。
  政治是团队的事业。只有组织起来才能有所作为。像王丹、魏京生、徐文利等民运大佬因为不重视儒教和基督教,因此就难以组成强大的政党。爱国爱民、胸怀大志的年轻人不可跟随这些大佬,而要跟随我张国堂。我张国堂必是年轻无名但有才华之人的人梯。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张国堂学说是为政府服务的,政府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因此,张国堂学说也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中共政府因为坚持马列毛主义,拒绝张国堂学说,因此必将垮台。但中国必须要有政府,中国未来的政府必将接受张国堂学说。凡不接受张国堂学说的政府,都必将灭亡!
  因为张国堂学说是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的政府早已接受了部分的张国堂学说。全世界各国的政府必将逐步接受全部的张国堂学说。
  《圣经》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赛9:6~7)政权必担在我张国堂的肩膀上。我张国堂站在耶稣基督的高台上,因此,耶稣基督也是政权的基石。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2月8日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9 22:46 , Processed in 0.25911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