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12|回复: 0

既要铲除中共暴政,又不能搞乱中国——告郭国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27/2012 22:3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7/28/2012 12:02 编辑

既要铲除中共暴政,又不能搞乱中国——告郭国汀
郭国汀先生:
  从辛亥革命以来,以及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基本上是混乱,其间内讧、内战的规模巨大。1949年之前,中国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由于战争破坏经济,以致饿殍遍地。1949年之后,政治运动不断,特别是文革的十年浩劫,使中国人民在贫穷和恐怖中生活了几十年。因此,现今中国人民普遍恐惧动乱。人心思安惧乱,这是当今中国的政治大局,不明白这一点,就不可能赢得人心,就只能在孤立无助中被淘汰,就只能贫穷卑贱一辈子。
  由于“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因此,我们主张在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等世界名著指导下,结合中国的实际,重新制定中国的新宪法。要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等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
  我们是中国人,信奉儒教是我们的本分和权利。信仰自由是普世人权,因此,我们也有权信奉耶稣基督,也有权传耶稣基督的福音。为了实现宪政民主,我们也必须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
  我们认为马列毛主义是以仇恨、忌贤为基调的,假、恶、暴的叛乱文化。这种文化不利于国人的和睦,不利于社会的和谐。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相互仇杀。导致中共专制暴政空前绝后。中国人民为社会主义流了太多的血泪。因此,我们主张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我们认为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们认为中共历史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血泪史。
  我们认为: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并否定马列毛主义,就可以铲除中共暴政,并实现宪政民主。我们不需要鼓动民众抗争。同时,我们在宣传活动中,也可以逐步扩大我们的社会影响,树立我们的权威。我们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我们要以文章教化社会,以言论赢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我们要以文传道,以文立名。我们效法孔子孟子及其弟子,要以传道为己志。我们也要效法保罗等使徒,以传道为还债。我们要以闹事为耻!
  任何人都应当有权竞选政府的公职。如果政府禁止公民竞选公职,那么民众就有权组建新的政府。新政府有权以自己的方式推倒非民选的旧政府。新政府在推倒旧政府并控制全国之后的五年内,必须制定宪法,并按宪法进行大选。
  我们在法律上主张言论自由,但我们认为读书人当勇敢地竞选政府公职,但煽动民众反抗政府在道德上是有罪的。由于中共政府残暴不仁,又禁止公民竞选公职。因此,我们认为组建新政府取代中共政府是正义的,但鼓动民众反抗中共政府是不明智的,也是有罪的。
  我们认为:掌权者残暴不仁,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民众的放肆,也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毛泽东是最邪恶、最残暴的暴君,但毛泽东等共产党人也是最放肆的民众。在1949年之前,毛泽东是平民。毛泽东的革命造反,搞得中国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罪恶极大,比1949年之后的残暴统治的罪恶更大。我们认为:1919年的五四运动不是爱国运动,而是祸国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是文化叛乱运动。五四青年的放肆祸国殃民!因此,必须把掌权者关在“笼子”内,但民众也不能放肆。按西方正宗政治学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把统治者关到“笼子”内了。对民众的放肆,也要设法防止。
  我们主张:国家应当立法禁止煽动仇恨和暴力的言论。要防止“亵慢人煽惑通城”(箴29:8)。
  我们在法律上主张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但我们认为离经叛道的思想和言论在道德上是有罪的。
  我们主张:民众有和平示威游行的权利,但民众示威游行应当有所节制。如果民众无节制地聚众闹事,那么政府有权以武力镇压。当然,政府领导人也要节制,要尽可能地避免伤亡,要尽可能地减少伤亡。
  我们坚决反对“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以武力镇压民众和平示威”的主张。任何人都不得通过聚众闹事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政府。因为一部分民众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政府,必损害其他民众的利益。
  读书人不可支持闹事的人,而应该支持、帮助、辅佐竞选政府公职的人。凡嘲笑、讽刺、污蔑、谩骂竞选公职的小人物的人,都是嫉妒心重的邪恶小人。
  对于1989年的学潮,我们认为在伪“人民日报”发表4.26社论之前,学潮有正当性和必要性。但4月26日之后,就成为没有正当理由的聚众闹事。学生要求中共表彰学潮,这是强人所难。学生强求中共承认学潮是爱中共的表现,这是下贱。而且,学潮毫无节制,因此,导致邓小平武力镇压,这是自找!当时的学运领导人不知节制,因此负有重大的责任。
  我们认为:邓小平的六四镇压是必要的,无罪的。但邓小平顽固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罪恶滔天,他“不教而杀谓之虐”的罪恶也极大。
  我们认为:中共的西藏政策是错误的,是有罪的,但胡锦涛以武力镇压藏民聚众闹事,是可以原谅的。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安宁,也是政府的责任。
  89学潮既是反抗中共暴政和腐败的爱国民主运动,也是中共制造的动乱。参与学潮的学生的主观动机是爱国的,但当时的学生也中了马列毛主义的思想流毒。
  我们认为:未来中国的政府不得为八九六四事件以政府的名义作任何决议。国人有权认为89学潮是动乱,也有权认为89学潮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国人有权认为邓小平武力镇压无罪,也有权谴责邓小平开枪杀人。如果政府对此做决议,必然会压制一部分公民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对此问题的认识,国人要坚持“和而不同”的态度。
  在此问题上,你郭国汀的心中不要只装几个民运人士,你要看中国主流社会的心意。我们要争取广大经济界人士、律师、新闻工作者、大学师生、50岁以下的政府官员等等人士的支持。追求国泰民安,是中国主流社会的最强烈的心愿。因此,我们既要铲除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又不能搞乱中国。
  《圣经》说:没有义人。民运人士也是罪孽深重,也应该悔改信主耶稣基督。作为中国人,也应该传承孔孟之道。日本人、南韩人至今都读《四书》。我们中国人却轻视自己的先祖,这种不孝在道德上是有罪的。
  关于中共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我们认为:根据加尔文的基督教神学,中共政权是非法政府。根据儒教的道统,中共政权也是非法的。但按世俗而言中共政权是合法的。美国等西方国家都承认中共政府,联合国也承认中共政府。大多数中国人也认为中共政权是合法的。这是事实,我们不能否认。
  你依据你的法理判断中共政权是非法的,这也是正确的,我并没有否定你的说法。我也没有主张中共政权合法。我只是说按世俗理论而言中共政权是合法的。我是基督徒,也是儒教徒,我不属世俗。我已经退出了中共国。我也主张中共政权是非法的。
  你坚持你的法理是正确的。但大多数国人不知道你的法理,这也是事实。因此,你要写文章宣传你的法理。你不可靠民众和平示威来宣传你的法理。王有才推崇杨佳,这也不可能使国人明白你的法理。因此,你推崇王有才是错误的。
  在这个问题上,你我并无分歧,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表达清楚,而造成了你误解。
  中共统治在早期是得人心的,即使现在,大多数中国人仍然拥护中共的统治。但中共的统治正在失去人心。我们相信:中共必将垮台。中国人民必将抛弃中共邪教。
  我们认为: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1921年以来,中国共产党罪恶滔天。但中国人民也是罪孽深重。特别是陈独秀、鲁迅那一代的读书人罪恶极大!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又背叛中国儒教,因此罪恶深重。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国掌权,是由于耶和华上帝大发烈怒而惩罚罪孽深重的中国人民。也是耶和华上帝要应验《圣经》的预言。马克思共产党是《圣经》所预言的敌基督。敌基督出现之后,耶稣基督就要再来。因此,上帝耶和华爱中国。由于中国人的祖先孝悌,因此,中国人是蒙福的民族。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中国人民的最大荣耀,也是我们的祖先积德所致。
  我们要把共产党与共产党人区别开来。共产党是邪教,但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相信人性本善,因此,我们相信广大共产党人能够接受我们的教化。只要共产党人放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他们就不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兄弟。耶稣基督的教导是饶恕。我主耶稣基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们要饶恕人,就必蒙饶恕(‘饶恕’原文作‘释放’)。”(路6:37)中国的古训也是“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我们要相信耶和华上帝是公義、严厉的上帝。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有罪的恶人不可能逃脱上帝的惩罚。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3月12日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郭国汀想与整个主流社会作对吗?你想靠你们几个斗士就能把整个主流社会推翻吗?
  我的目的,就是复兴儒教、传播正统基督教,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并建立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
  现在中共暴政只是江家帮和毛左派,清除了江家帮和毛左派之后,就不再有中共暴政。那时,中国共产党将解散,或者改名。
  如果你们再继续闹事,正义就不在你们一边。你们也不可能获得民众的支持。民众所需要的是安居乐业,不是与政府官员平起平坐。
  想想你自己的前途!没有功名心的男人,不是君子!
  维护和平秩序是我一以贯之的主张,并非近期突然改变。我既否定1949年之后的暴君毛泽东,也否定1949年之前革命造反的毛泽东。下层民众不是神圣的。煽动民众抗争政府是有罪的。政府官员也必须按孔孟之道和耶稣基督的教训行善。民主、自由不是神圣的,必须把民主自由置于王道之下!秩序才是神圣的,和平也是神圣的。我之所以主张美国式的宪政民主,是为了永久的和平秩序。民主自由是手段,和平秩序才是目的!
  对六四事件的态度,我于2008年发生了重大的改变,这是纠正我自己的错误。我原来的见解是听了邓小平的一面之词,也违反了我维护和平秩序的一以贯之的原则。邓小平说:89学潮“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我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誓死铲除中共暴政,因此我就认为89学潮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但赵紫阳说:“学生只是对我们的具体工作的不满,没有反对我们的基本政治制度。”而且,王丹出国后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丁子霖至今还在要求中共为六四事件平反。这就表明,89学潮并非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因此,89学潮是中共自己制造的动乱。如果王丹等先生能拿出确凿的事实证明89学潮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四个坚持的对立,同时,王丹必须为自己要求中共平反六四的行为作出合理的说明,那么我就承认89学潮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当然,未来中国政府不得就此问题以政府的名义作任何决议。
  反对中共的运动要求中共赞许,这符合理性吗?不反对中共,凭什么是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是王丹等人一再要求中共为六四事件平反的行为否定了89学潮。你郭国汀是不是也应该反省一下六四事件!
  你郭国汀自己也研究过美国宪法。美国人民制定宪法的目的是为了国家的安宁!
  你不知和平秩序的神圣,你懂什么法学?你懂什么西方正宗政治学?
  政府禁止公民竞选公职则是政府的罪恶。政府允许公民竞选公职,而某些人煽动民众反抗政府,则是这些人的罪恶?
  我倡议建立新政府,主张新政府组建之后,在移民和留学生中争取承认。等新政府发展壮大之后,再决定推倒中共政府。这怎么就成了维护中共暴政?当然,如果中共政府改革,允许公民竞选政府首脑,我们就去竞选。如果不允许我们竞选,我们就推倒他们。
  如果你继续坚持闹事光荣,闹事神圣,那么你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民运已经山穷水尽了,你还不思改变思路,继续坚持闹事民运的方式和策略,你就等着失败、贫穷、卑贱!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你郭国汀既然说中共政府非法,我倡议组建新政府,你为什么不赞成?我们的新政府得国之后,我们就任凭那些长期受马列毛主义教育的人以聚众闹事来推翻,我们是不是疯子?不想掌权又冒险反抗中共暴政,不是疯子,也是傻子。我们不巩固我们的新政府,让中国陷入无政府状态,那是有罪的,是不负责任的。当政的人都会巩固自己的政府,这也是负责任的表现。任何一个想在中国掌权而又诚实的人,都不会否定邓小平的六四镇压。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人如果处在邓小平的地位,都会果断镇压。不想掌权又煽动民众反抗政府的人是极其邪恶的人,也是极其愚蠢的人,因为他们注定必然失败。像王丹、刘晓波、方励之等辈既没有掌权的志向和决心,又煽动学生示威游行以反抗政府,他们是极其邪恶、极其愚蠢的人。凡没有把握夺取政权,又发动民众反抗政府,都是轻率、狂妄、无知、邪恶的人。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我从来没有为中共暴政做辩护。我为和平秩序做辩护。我们铲除中共暴政,是为中国人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是为亵慢人、蛊惑家争煽动闹事的权利。亵慢人,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就是布散分争、煽动闹事的人。亵慢人就是蛊惑家。和平示威是民众的权利,但必须要有所节制。无节制地聚众闹事,政府有权以武力镇压!
  邓小平坚持马列毛主义等“四项基本原则”,罪恶滔天。但维护和平秩序,六四镇压无罪!没有一个人是完全错误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拥护六四镇压。这难道不是事实?!
  民众就可以无法无天、恣意妄为吗?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我对中共是小骂大帮忙吗?不是。我是彻底更新中国人的政治思想。我的学说传入中共政府之内,必导致中共政府分裂。一部分人会赞成我的学说,一部分人会强烈反对我的学说。你想想:薄熙来等红后代会接受我的学说吗?中国人民一旦接受我的学说,红后代必然失去他们的特权。
  一旦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江家帮必然垮台。你想把所有中共官员都赶下台,这可能吗?你们有这个力量吗?你郭国汀愿意中国腥风血雨吗?
  你要多想想可行性。没有可行性的主张,都是垃圾。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9 15:18 , Processed in 0.20421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