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91|回复: 0

政治是智慧的事业——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致郭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5/2012 02: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政治是智慧的事业——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致郭国汀先生
郭国汀先生:
  你好!
  你自称是基督徒,你我就应该是兄弟。我已经承认你是我的兄弟,但不知你是否承认我为兄弟,因此我不敢冒昧地称你为兄弟。因此就称你为先生了。
  从经历上讲,你我都曾经被中共强制地关进精神病医院。所谓“士可杀,不可辱”。我有一位朋友曾对我说:“如果我被关入精神病医院,我就一头闯在墙上死去。”可见,人们宁可坐牢,也不愿被关精神病医院。你我都是被中共强烈侮辱的人,但你我对自己受侮辱有不同的态度。因为我立志效法主耶稣基督,决心背起十字架舍己跟随主耶稣基督,用我自己的苦难和真理来感化共产党人。因此我无论多么受苦受辱,我都不怨恨迫害我的人。因为,主耶稣基督叫我们不要仇恨,要饶恕别人的过犯,要爱仇敌。你似乎因你受辱而仇恨中共。我希望你对共产党人不要恨,而要爱。因为我们是基督徒,是耶稣基督的门徒。耶稣基督爱罪人,在十字架上为罪人而死,我们也理应效法耶稣基督,要爱共产党人!我们要为迫害自己的人祷告,要向共产党人传耶稣基督的福音,使他们悔改信主耶稣基督,这样,他们也就能得到上帝的恩典,就能得救、得永生、上天堂,免下地狱。
  我读了你的一些文章,你似乎对反抗中共暴政,被中共抓捕的人很推崇。你对慷慨激昂地骂共产党的人,也很看中。惟独对我这个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的基督徒,似乎不屑一顾。你虽然读了许多人的文章,但你却没有读我的文章。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怪你。但你似乎对《圣经》的学习,也不重视。也许我这是错怪了你。如果你重视学习《圣经》,那么我们就一起来学习《圣经》吧!我们读了这几段《圣经》之后,我们再讨论中国民主运动的路线和谋略。
一、智慧的颂歌
给年青人的忠告
  《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箴1:7~)
智慧呼唤人
  《圣经》说:“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宽阔处发声。在热闹街头喊叫,在城门口、在城中发出言语,说:‘你们愚昧人喜爱愚昧,亵慢人喜欢亵慢,愚顽人恨恶知识,要到几时呢?你们当因我的责备回转。我要将我的灵浇灌你们,将我的话指示你们。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弃我一切的劝戒,不肯受我的责备。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惊恐临到你们,好像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的寻找我,却寻不见。因为你们恨恶知识,不喜爱敬畏耶和华,不听我的劝戒,藐视我一切的责备,所以必吃自结的果子,充满自设的计谋。愚昧人背道,必杀己身,愚顽人安逸,必害己命。惟有听从我的,必安然居住,得享安静,不怕灾祸。’”(箴1:20~33)
智慧的赏赐
  《圣经》说:“我儿,你若领受我的言语,存记我的命令,侧耳听智慧,专心求聪明。呼求明哲,扬声求聪明,寻找他如寻找银子,搜求他如搜求隐藏的珍宝,你就明白敬畏耶和华,得以认识神。因为耶和华赐人智慧。知识和聪明,都由他口而出。他给正直人存留真智慧,给行为纯正的人作盾牌。为要保守公平人的路,护庇虔敬人的道。你也必明白仁义,公平,正直,一切的善道。智慧必入你心。你的灵要以知识为美。谋略必护卫你。聪明必保守你。要救你脱离恶道(恶道或作恶人的道),脱离说乖谬话的人。……”(箴2:1~)
给青年人的忠告
  《圣经》说:“我儿,不要忘记我的法则(或作指教)。你心要谨守我的诫命。因为他必将长久的日子,生命的年数,与平安,加给你。不可使慈爱诚实离开你。要系在你颈项上,刻在你心版上。这样,你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宠,有聪明。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华,远离恶事。……我儿,你不可轻看耶和华的管教(或作惩治),也不可厌烦他的责备。因为耶和华所爱的,他必责备。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因为得智慧胜过得银子,其利益强如精金。比珍珠(或作红宝石)宝贵。你一切所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他右手有长寿。左手有富贵。他的道是安乐,他的路全是平安。他与持守他的作生命树。持定他的俱各有福。耶和华以智慧立地。以聪明定天。以知识使深渊裂开,使天空滴下甘露。我儿,要谨守真智慧和谋略。不可使他离开你的眼目。这样,他必作你的生命,颈项的美饰。你就坦然行路,不至碰脚。你躺下,必不惧怕。你躺卧,睡得香甜。忽然来的惊恐,不要害怕。恶人遭毁灭,也不要恐惧。因为耶和华是你所倚靠的。他必保守你的脚不陷入网罗。……智慧人必承受尊荣。愚昧人高升也成为羞辱。”(箴3:1~35)
智慧的益处
  《圣经》说:“众子阿,要听父亲的教训,留心得知聪明。因我所给你们的,是好教训。不可离弃我的法则。(或作指教)我在父亲面前为孝子,在母亲眼中为独一的娇儿。父亲教训我说,你心要存记我的言语,遵守我的命令,便得存活。要得智慧,要得聪明。不可忘记,也不可偏离我口中的言语。不可离弃智慧,智慧就护卫你。要爱他,他就保守你。智慧为首。所以要得智慧。在你一切所得之内,必得聪明(或作用你一切所得的去换聪明)。高举智慧,他就使你高升。怀抱智慧,他就使你尊荣。他必将华冠加在你头上,把荣冕交给你。……”(箴4:1~27)
  《圣经》说:“我儿,要留心我智慧的话语,侧耳听我聪明的言词。为要使你谨守谋略,嘴唇保存知识。”(箴5:1~2)
智慧颂
  《圣经》说:“智慧岂不呼叫,聪明岂不发声。他在道旁高处的顶上,在十字路口站立。在城门旁,在城门口,在城门洞,大声说:‘众人哪,我呼叫你们。我向世人发声,说,愚蒙人哪,你们要会悟灵明。愚昧人哪,你们当心里明白。你们当听,因我要说极美的话。我张嘴要论正直的事。我的口要发出真理。我的嘴憎恶邪恶。我口中的言语,都是公义,并无弯曲乖僻。有聪明的以为明显,得知识的以为正直。你们当受我的教训,不受白银。宁得知识,胜过黄金。因为智慧比珍珠(或作红宝石)更美。一切可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我智慧以灵明为居所,又寻得知识和谋略。敬畏耶和华,在乎恨恶邪恶。那骄傲,狂妄,并恶道,以及乖谬的口,都为我所恨恶。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帝王借我坐国位。君王借我定公平。王子和首领,世上一切的审判官,都是借我掌权。爱我的,我也爱他。恳切寻求我的,必寻得见。丰富尊荣在我。恒久的财并公义也在我。我的果实胜过黄金。强如精金,我的出产超乎高银。我在公义的道上走,在公平的路中行。使爱我的承受货财,并充满他们的府库。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众子阿,现在要听从我。因为谨守我道的,便为有福。要听教训,就得智慧,不可弃绝。听从我,日日在我门口仰望,在我门框旁边等候的,那人便为有福。因为寻得我的,就寻得生命,也必蒙耶和华的恩惠。得罪我的,却害了自己的性命。恨恶我的,都喜爱死亡。’”(箴8:1~36)
智慧和愚蠢
  《圣经》说:“智慧建造房屋,凿成七根柱子,宰杀牲畜,调和旨酒,设摆筵席。打发使女出去,自己在城中至高处呼叫,说,谁是愚蒙人,可以转到这里来。又对那无知的人说,你们来,吃我的饼,喝我调和的酒。你们愚蒙人,要舍弃愚蒙,就得存活。并要走光明的道。指斥亵慢人的,必受辱骂。责备恶人的,必被玷污。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要责备智慧人,他必爱你。教导智慧人,他就越发有智慧。指示义人,他就增长学问。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你借着我,日子必增多,年岁也必加添。你若有智慧,是与自己有益。你若亵慢,就必独自担当。……”(箴9:1~18)
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以上我大段引用《圣经》,有抄录《圣经》的嫌疑。我之所以大段抄录《圣经》,是为了纠正民运人士中的错误观念。现在,广大民运人士轻视智慧,重视逞勇蛮干;轻视传道人,重视斗士;轻视政治家,重视侠客。这种错误的偏见如果不纠正,中国民运不可能成功。
  我于1999年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我以铁的事实和铁的逻辑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还同样以铁的事实和铁的逻辑证明社会主义已经失败。我还证明:社会主义失败之后,中国只能走基督作王的宪政民主的道路。我于1999年就制定了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我公开宣布要解散中国共产党,并宣布中国共和党要夺取中国政权。
  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是:在上帝耶和华的带领下,领导中国人民走基督作王的宪政民主的道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以和平手段结束一党专政,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公开、公平、公正地建立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
  我还提出了一系列的建国治国安民的政纲政策、路线、方针和策略。
  我的这些主张和见解,只要能宣传到广大的政府官员,就必能获得大多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的支持,从而铲除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在整个中国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我的路线是完全正确的,我自己身体力行实践我的路线,已经七年了。我的道路在开始时是非常艰难,我为宣传《中国共和党宣言》这本文集中的文章,我曾经五次被中共关入精神病医院。现在,从2004年11月17日起,公安已经再也没有找我的麻烦了。中国共和党已经在事实上成为合法的政党了,已经在中国大陆站稳了脚根。这是一个真正伟大的胜利。
  你们为什么看不到我为中国民主运动所作出的伟大贡献?
  高智晟写了要求中共停止镇压法轮功的三封公开信,于是他的就受到人们广泛的追捧,而我却受到民运人士的冷落。这就表明民运人士不重视智慧,重视逞勇蛮干;不重视政治家,重视侠客。不重视传道人,重视斗士。
  我于2006年6月,我就在《给江泽民的公开信》中为法轮功辩护。但似乎没有引起海外法轮功组织注意。海外法轮功组织不宣传我的文章,这就说明他们有政治野心。如果李洪志自己不想当总统,为什么不支持我当总统?
  高智晟先生写为法轮功辩护的三封公开信,虽然是勇敢和仁义的,但从政治上并不明智。两个水牛触架,人岂可站在两水牛之间劝驾?2004年11月18日,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的社论之后,再为法轮功辩护,从政治上说就是不明智的。因为法轮功与中共的斗争已经成为你死我活的斗争。在这种情况下,唯一正确的做法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话似乎不好听,但却是完全正义的。谁叫他们要争斗?他们的争斗必导致国家的不安,并会破坏社会和平!鹬蚌在相争时,渔翁把鹬蚌都吃了。现在中国共和党就是要做渔翁,我们要把中国共产党和法轮功都吃掉。由中国共和党吃掉中国共产党和法轮功,是国家之福,人民之福,也是广大共产党人之福,更是广大法轮功学员之福。
  有智慧的政府官员接受张国堂学说,就能永保自己的尊荣地位,且能造福国家和民众。广大法轮功学员接受基督教,就能得救、得永生、上天堂。而且还能免受迫害。
  你既然是基督徒,就应该知道:除信耶稣基督之外,别无得救之路。李洪志入过共青团,按他们自己的说法,这是有罪的,因此是罪人。我们也认为,这是有罪的。李洪志自己都是有罪的罪人,他岂可救别人?他自己要得救,也要靠主耶稣基督。因为耶稣基督是唯一的救主!
  唐子先生说孔子不能战胜老、病、死三魔,那李洪志就能战胜老、病、死三魔吗?我主耶稣为罪人死了,但上帝叫祂从死里复活了。如果李洪志能从死里复活,我就信法轮功。李洪志能从死里复活吗?说法轮功能渡人,这显然是骗人的鬼话!
  法轮功的兴起当然是上帝安排的,这在《圣经》中早有预言。法轮功在一个时期内能治病,这是圣灵给他们的恩赐。圣灵给李洪志医病的能力,是为了兴起法轮功。以使法轮功能同中共搏斗,以造成鹬蚌相争的政治局面,这是为了中国共和党的兴起。我告诉你们,要不了多久,圣灵必收回给法轮功治病的恩赐。那时,法轮功就不能治病了。我还告诉你们: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必将老,都必将病,都必将死!李洪志自己也必将老,必将病,必将死!李洪志如果不信耶稣基督,他也要下地狱。信李洪志不信耶稣基督的法轮功学员也必将下地狱。
三、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
  我给你设一个比喻。
  中共是一条毒蛇,我张国堂要打死这条毒蛇,并且要吃这蛇的肉。高智晟先生只是去碰这条毒蛇,并把这条毒蛇碰痛了,他也被蛇咬了。在你的眼里,高智晟是英雄,我张国堂却不是。这种看法高明吗?
  我们知道:打蛇要打蛇的头,把蛇的头打乱了,蛇必死无疑!我们知道,打毒蛇的头需要有武器或工具,不能空手去打。这应该是很简单的道理,你为什么不明白呢?
  中共中央就是中共的头,而中共中央拼命坚持马列毛主义,并维护中共的历史。我们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就打击了中共中央的领导权威。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是中共的灵魂,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中共必跨无疑。我们要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为武器来战胜马列毛主义。如果我们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立场和观点来看中共的历史,那么中共的历史就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血泪史。我们在这场争战中,必然扩大我们的社会影响,树立我们的权威。
  我们坚决主张:国家安宁和社会和平是压倒一切的。我们坚定地认为:和平、公义的政治秩序是压倒一切的正义。
  我们强烈反对中共中央继续宣传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第一代共产党人的革命造反的所谓“英雄”事迹。因为毛泽东是叛乱者们的精神领袖,是他们的“神”。近年来,下层民众的抗议风潮风起云涌,2004年,全国有七万四千起群体抗议事件,2005年,全国有八万七千起群体抗议事件,这很大程度是由于中央电视台的煽动。胡锦涛一方面高举毛泽东,在客观上是煽动民众造反,另一方面又大举组建武警部队,以镇压民众造反。这种矛盾的政策必将搞乱中国。
  我的这些主张和见解,必能获得广大55岁以下的政府官员的支持,也必然获得中产阶级的支持。如果不能获得大多数政府官员和中产阶级的支持,想当中国的总统是不可能的。
  高智晟的路线是行不通的,他已经失败,失败者算不上英雄!败军之将岂可言勇?
  我张国堂是唯一能砸碎中共的大石头。人们要把我高抬起来,我才能砸向中共。这样才能砸碎中共!
  我并非是与高智晟争功。我是争取当与中共决战的先锋!中共并没有垮台,这时谁也没有什么功可言。只有在战胜中共之后,才是讲谁功大功小的时候。
  现在无论怎么高抬高智晟,他也不可能战胜中共。一旦人们象高抬高智晟一样地高抬我张国堂,我必能战胜中共!并引导中国走向基督作王的宪政民主的道路!
  我于2006年1月13日,就给高智晟写了《手援天下,还是道援天下——致高智晟律师》,后来又写了《只有组织政党接管政府,才能救国救民》和《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没有危险》。我早就预测说:高智晟的抗争运动的结局不外有两种:一种可能是被中共镇压下去;另一种可能是搞乱中国。现在高智晟、郭飞雄都被抓了,其他国内的人士并没有继续勇敢地抗争。高智晟发起的维权抗暴运动在事实上已经失败了。
  高智晟先生自以为是,自以为聪明,不听我的正确意见,是完全错误的。他不是英雄,而是草包!
  我再给你设一个比喻:
  中国政府是一头巨大的狮子。我、高智晟、刘晓波、王怡、余杰和李柏光等人士是训兽师。我们想驯服这头狮子。我们这些训兽师与狮子都同关在一个大铁笼子内。你、袁红冰等人士是在笼子外面的帮手或看客。我自认为我是主训兽师。我认为高智晟应该服从我的号令。我已经对他发出了明确的命令。但他不听与他同在笼子内的主训兽师的命令,却要听从在笼子外面的帮手袁红冰的建议。导致他被狮子咬了,这难道不能说明高智晟不聪明吗?你们笼子外面的帮手不顾我们笼子内面的人的安危,拼命惊恐、激怒狮子,这是正义吗?
  我们应该把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府区分开来,我们要解散中国共产党,但要保持政府的基本稳定。我们不是推翻中国政府,而是要获得中国政府的领导权。我张国堂就是要竞选国家元首。我成为中国总统之后,我仍然要胡锦涛、温家宝等原政府官员管理国家的日常政务。同时,我要把新宪法的起草权交给赞成宪政民主的法学家。
  你说:“我始终认为高智晟并非圣人,也非完人,他也有人的弱点和不足,但较之后期的大智大勇大仁大义微不足道。”你的这个说法,我不能同意。我认为他写三封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的公开信,这是由于他的仁爱之心和勇敢。但他后来太关注并夸大中共的邪恶,从而使他自己也在恶化变质。同时,他在被人们吹捧时,野心膨胀。近期的高智晟很难说是大仁大义。高智晟最近的文章《抛弃无谓争执 肩负起时代的历史使命──即中共黑帮围堵我全家的第244天》,公开宣布了他的纲领和策略,也公开宣布了他的目的。他想联合法轮功和下层民众,以夺取中国的执政权力。他要动员民众搞街头示威抗议,这是要制造再一次的1989年。他的策略和野心必将搞乱中国。这就表明他被他自己的野心冲昏了头脑。他的被抓并非冤案!他确实有罪!
  他说:“……应当适时应势准确研判形势、抛弃一切与维权抗暴价值无关的私利、杂念及技术和方法的无谓争执,肩负起时代迫使我们这批人继续担负的历史使命,坚定的投身到力促历史性的摆脱民族灾难命运、完成国家和平转型的行动中来。联合体制内一切文明良心人士,联合法轮功修炼群体,联合中国家庭教会和一切宗教信仰团体及个体,联合海外民运组织或人士,联合工人、农民、下岗职工和上访群体,明确的朝着结束专制暴政,在中国历史性的创建自由、民主、法制和宪政制度的方向迈进。”这个策略是完全错误的,是根本不可行的。而且也是有害的。我们应该想到:联合法轮功组织维权抗暴,必然将使国内法轮功学员更加遭殃。联合上访群体维权抗暴,必然将使上访人士遭殃。共产党是靠联合工人和农民起家的,知道工人、农民一旦联合起来,破坏力是极大的,因此中共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去联合工农。在中共的高度警惕之下,任何人也不可能把一盘散沙的工农联合起来。高智晟刚刚提出联合工农,马上就被抓了。足见他的计划是空想。而且,联合工农来“结束专制暴政,在中国历史性的创建自由、民主、法制和宪政制度”,极可能搞乱中国。下层民众一旦动起来,并非国家之福。我一再强调,在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的过程中,保持下层民众的安静,这是国家之福,也是下层民众之福。因为靠下层民众而掌权的人,往往是暴君,如毛泽东、斯大林、萨达姆、希特勒等等。
  高智晟先生不相信耶稣福音能改变人心,因此他想靠人多势众来结束中共暴政。这是行不通的。1989年的学生运动,那样的声势浩大,仍然失败,就表明靠人多势众不可能铲除中共暴政。民众的街头运动极可能导致大规模的流血。而流血会造成恐怖。中国人已经在长期的恐怖中胆寒,再来一次流血,必将使中国人更加丧胆。那样,中国的民主自由将永远成为泡影。
  我们必须采取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的方针,把儒学、耶稣基督的福音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传给每一个共产党人。也就是把张国堂学说传给每一个共产党人。随着张国堂学说的传播,我张国堂的名望和权威必将逐步提高。中国共和党也必将发展壮大。一旦中国共和党有了十四万四千党员,我们再在全国发动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运动。我们要在政府官员中中争取支持,发展政府官员加入中国共和党。这样,中国共和党的政治势力必然逐渐增大,必能吃掉中国共产党。这才是和平演变。我多次说:只有爱共产党人,才能铲除中共暴政。
  高智晟为被非法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冤,我是完全赞同的,但联合法轮功团体等来结束中共暴政,我是坚决反对的。我们必须倚靠上帝耶和华的灵和道来结束中共暴政,而不能倚靠人多势众来结束中共暴政。而张国堂学说就是上帝耶和华的灵和道。只要把张国堂学说宣传到大多数政府官员,就必能结束中共暴政,并实现宪政民主。根本不需要联合法轮功和下层民众。
  我现在需要一批宣传家,来把中国共和党的政纲政策路线方针等宣传到政府官员之中。现在向政府官员宣传张国堂学说,已经没有什么风险,几乎没有被抓坐牢的危险。高智晟放着我的平安大道不走,却偏要去走危险的道路。他被抓坐牢是他自找的。因此他不是英雄,而是草包!
  高智晟先生写了为法轮功说话的公开信之后,北京的公安部门没有立即抓他,只是派便衣警察跟踪他,这应该说是北京公安部门的进步,相对而言,这当然应该说是对高智晟客气。高智晟如果聪明,就应该感谢北京的公安部门。对跟踪的便衣警察,应该看作是免费的保镖。应该按照我的《手援天下,还是道援天下——致高智晟律师》的要求,同跟踪自己的便衣警察交朋友。把他们请入自己的家中,给他们敬烟上茶,同他们聊天。在聊天中把自己的主张和见解告诉他们。从1989年以来,我经常同政治警察打交道,我诚心实意地与政治警察交朋友。这样当然有利自己的安全和自由。如果同他们对立,当然不会有好果子吃。同时,策反政治警察,也是民运的重要工作。一旦政治警察同情我们,甚至接受我们的主张,虽然他没有公开表态支持我们,但不给我们民运人士为难,这难道不是有益的工作吗?现在一些人主张策动军人搞军事政变,这是危险的。因为刑法中有专门的条款禁止策反军人。策反军人,容易被发现,策反跟踪自己的政治警察,难以被发现,难以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策反政治警察。高智晟不利用机会策反跟踪自己的政治警察,而是把警察的跟踪作为自己的政治资本,到处宣扬,说“黑帮警察”如何如何的跟踪自己。这样必然激怒公安部门,他们自然要找由头抓捕他。高智晟追求一时的虚名,却导致实祸。这些都说明高智晟不聪明。
  政治家要有善于与人打交道的能力,要善于化敌为友。《圣经》说过,如果你的言行符合上帝耶和华的心意,你的敌人也会成为你的朋友。我征服了许多政治警察,在你的眼中我不是英雄。高智晟不明智地与政治警察对立,激化与警方的矛盾,你却以为他是英雄。这表明,你关于英雄的标准是完全错误的。
  上帝喜悦恶人弃恶从善,因此,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征服政治警察,才是蒙上帝耶和华喜悦的。高智晟与政治警察对立,甚至仇恨迫害自己的人,这都不符合《圣经》的教训。
  基督徒在患难中应该忍耐,也不要为自己伸冤。高智晟及其家人被便衣警察跟踪,这并不是什么大的患难,他应该忍耐。既要成就大事业,就要忍受大患难。他这么一点患难都不能忍耐,算什么英雄!被一些警察跟踪,就到处喊冤,实在算不得什么英雄!
  怜悯弱者的苦难,为弱者维权,这是仁义,但这只是小仁小义。怜悯欺压弱者的强者免受地狱的刑罚,以上帝的正道转化不义的强者为义人,这才是大仁大义。工人、农民等下层民众虽然人数众多,由于一盘散沙而成为弱者,但一旦联合起来,就是巨大的政治力量。以为弱者维权为手段,以此来赢得下层民众的支持而夺取执政权力,这样的人往往是野心家,是假仁假义,这样的人往往会成为新的独裁者,他的专制暴政更会甚于他以前的掌权者。我们对这样的人要保持警惕。
四、中国民运需要传道人,不需要斗士
  你说:“清水君是留学生英雄;师涛是记者英雄;杨天水、张林、许万平是民运英雄;郑恩宠、高智晟、杨在新是律师英雄;郑贻春是知识分子英雄。”我很难同意你的看法。这些人不过是偏行己路,象无头苍蝇一样瞎闯,虽然他们坐了牢,但对民运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从而就没有什么功劳,这样的人不应该享受赞美。如果赞美他们,不过是鼓励一些人进入监狱而已,对民运没有好处。
  师涛作为记者,如果写中国共和党的新闻报道,扩大中国共和党的影响,这不一定坐牢,而且更加有益。至少我会感激他。他因揭露中共而坐牢,我不会感激他。我们中国共和党也不会记他的功劳。
  我于1999年公开组织中国共和党,并提出了本党的基本路线。几年来,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而改变的方向,同本党的基本路线是一致的。这表明我们中国共和党在实际上领导着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从政治思想上说,对民主运动的推动,谁也没有比我的作用更大。在你的眼中,我不是英雄。你对英雄的评价标准,确实有问题。
  你应该知道:“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呐,大勇若怯。”这表明,真正的勇敢、智慧不容易被人们看出来。
  刘荻女士说要组织什么“肺柿党”,这不过是开玩笑。为此她被抓。高智晟先生最近还说:“现在在中国成立什么政治性组织,就等于替中共签发了捕杀通知单。”许多人以组织政党为禁区,我勇闯禁区,并且,我的中国共和党却生存下来了,在中国国内成为事实上的合法政党。这难道不是智慧?不是勇敢?
  袁红冰,还有你,放着中国共和党不加入,却另走别的道路,这实际上是在分裂民运。而且,你们的道路是根本走不通的道路。你们加入中国共和党,我们党的力量就大了,你们来致力本党的发展,本党必能快速发展。发展自己才是根本,没有必要与中共对抗。主耶稣基督叫我们不要与恶人作对,但要冒死舍命传福音,发展教会。这是真正的智慧,真正的勇敢。今天,我们没有必要与中共抗争,但要尽力宣传张国堂学说,发展中国共和党。一旦中国共和党发展到十四万四千党员,我们必能一举夺取中国政府的领导权。为了减少阻力,我们必须在政府官员中发展中国共和党。
  政治是谨慎的事业!1989年,我公开支持北京学生运动,强烈谴责邓小平屠杀爱国学生。当时我成为宜昌市最大的清查对象。但没有被抓。当时,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你如果被抓坐牢了,你以后的政治资本就更大。”我对他说:“如果我被抓坐牢,我的政治资本是大些,名声也大些,但人们会觉得我很冒失,因此就不会有人追随我。因为人们大多都不愿意坐牢。如果没有人追随,我在政治上就难有什么大作为。”他很赞成我的这些话,认为我很有才能。
  对那些被抓坐牢的,我是绝对不会追随他们的。我也不看重他们。我觉得他们很冒失。对中国民运的实际作用,蒋庆、徐友渔、秦晖、刘军宁、王怡、余杰等先生比那些坐牢的人要大得多。而广大基督教的传道人,对中国民主运动的贡献和作用更大。
  对于上述坐牢的人士,他们是勇闯道路,这是探索。还有一点积极意义,还有一点作用。现在,中国共和党的伟大旗帜已经公开亮出来了,凡不加入中国共和党而乱闯以至坐牢的,那都是他们自找苦吃,都是愚蠢!
  凡在海外不加入中国共和党,在本党之外提出其他路线的,都是分裂民运!分裂民运就是破坏民运!这些人是邪恶的。他们自己躲在国外,不肯坐牢,却鼓动别人坐牢。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骂别人是“软体动物”?
五、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政治学之外独创政治思想和宗教理论有害无益
  《圣经》说:“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圣灵当然是上帝耶和华的灵,(约6:63)《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这里“先知的灵”当然是感动和启示先知的灵,因此是圣灵。这句圣经的意思是:圣灵对今人的感动和启示不会与以前的先知不一致,更不会与《圣经》不一致。这是分辨有人假冒圣灵的一个重要标准。主耶稣基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主耶稣基督所说的话是圣父耶和华的话。这样,上帝耶和华的话也是灵,是道,是圣子——上帝。上帝对人有普通恩典,有特殊恩典。上帝耶和华以独生爱子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罪人献赎罪祭,这是上帝对人的特殊恩典,上帝对人也有普通恩典。上帝对人类有特殊启示,也有普通启示。《圣经》是上帝的特殊启示,儒学、西方正宗政治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我们今人应该接受这些启示。教会对《圣经》的讲解而形成的教义,我们也应该接受。因此,我们基督徒应该顺服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
  你对陈泱潮先生很推崇,这是错误的。陈泱潮先生虽然聪明,也算是一个当代豪杰,但他太依仗他自己的聪明,他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独创政治思想和宗教理论,这是完全错误的。当然,他有思想的自由,但我有不接受他的自由,也有反驳他的自由。
  因为儒学、西方正宗政治学和基督教教义都是圣灵对以前的先知的启示,根据“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那么圣灵对陈泱潮先生的启示不会与祂对前人的启示不一致。如果陈泱潮先生对《圣经》的解释与教会公认的解释不一致,那么他就不是出于圣灵。他的《圣灵福音》与教会公认的教义不一致,因此,他里面的灵不是圣灵。他的《圣灵福音》是假冒圣灵,假冒圣灵就是亵渎圣灵。亵渎圣灵是永不得赦免的大罪。是下地狱的大罪,你如果受他迷惑,不到正宗教会听福音,其下场是下地狱!
  《圣经》说:凡自是的人都是愚妄的人。陈泱潮自作聪明,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独创政治思想和宗教理论,这是愚妄的。他还暗示自己是人子。你知道人子是什么意思?人子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他假冒再来的耶稣基督,这也是下地狱的大罪!受他迷惑的人,也跟着他下地狱!
  独创的政治思想要么无用,要么是有害的。我们知道: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独创的政治思想。马克思主义对人类的危害还不大吗?孔子早就告诫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不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为指导的思想,是危险的,是有害的。
  我效法孔子述而不作,温故而知新,我在学习和研究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反思中国的历史,考察中国的国情人心,我创立了张国堂学说。张国堂学说是张国堂学,张国堂说。张国堂学说不是张国堂的独创,而是全部人类智慧和上帝所赐智慧的结晶。张国堂学说是古今中外政教学说的集大成。
  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凡张国堂学说之外的政治思想和宗教教义都是异端。上帝给了人自由意志,因此,人间的政府不得剥夺人的自由意志。因此,政府的议会不得订立限制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的法律。但在道德教化上必须明确宣布凡张国堂学说之外的政治思想和宗教教义或理论都是异端。同时叫人们记住孔子的告诫:“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攻读、相信异端,是有害的。
  陈泱潮先生知道人子已经来了,也就是耶稣基督已经再来。但他不寻找再来的耶稣基督,不为再来的耶稣基督做见证。这是大罪,是下地狱的大罪。他如果为再来的耶稣基督做见证,追随、顺服再来的耶稣基督,就必立大功。
(一)、陈泱潮的《特权论》毫无价值
  我知道陈泱潮先生经常吹嘘他的《特权论》,但我一直没有读。我认为,不论是谁,也不论他多么的有天才,在1976年都不可能发现有价值的真理。虽然他的探索精神是可贵的。因为那时的中国人被马列毛主义的歪理邪说把头脑搞乱了,混乱的思维不可能发现真理。不要说他陈泱潮,就是顾准,也没有发现多少有价值的知识。
  我1993年开始学儒学,1995年开始读基督教的书籍,1998年开始读西方著名政治学者的著作。我一直喜欢读历史,尤其喜欢读政治领袖的传记或回忆录。我1993以前写的文章,我现在不再看重,也不再宣传。我也不看重任何中国人在1993年之前写的文章。
  我请你读读我的《私有制万岁》。你读了我的这篇文章之后,你就知道陈泱潮的《特权论》毫无价值。
  人有仁义礼智信的善良本性,也有自私自利的本能。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或主要矛盾是“人自私自利的本能与公有制的矛盾”。由于这一矛盾,世界各社会主义国家都私有化了。现在,中国已经是私有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再讲社会主义公有制中的特权,又有什么意义?至少,陈泱潮的《特权论》已经过时了。
  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计划经济制度下,“有权的幸福,无权的痛苦”是基本的特征。在政治上有权的人,必然要主导经济。因此,计划经济必然是政经合一的。在政治上有权的人,必然就拥有社会的财富和资源的支配权,在政治上无权的人必然一无所有。这种制度必然导致人们疯狂地追求政治权力,从而政治的竞争就异常的激烈。同时,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在政治上也必然占绝对的优势。人们为了获得支配社会财富和资源的权力,必然要追随、巴结国家的最高统治者,这就又强化了最高统治者在政治上的优势。这样就必然导致极少数人的极权垄断。你说:“陈泱潮在全世界范围内首次揭示: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就是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这是完全错误的。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必然导致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因此,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共产党)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就是相容的,没有不相容性,没有矛盾。
  陈泱潮虽然预测了各国共产党政权必然垮台,但这不是他陈泱潮的功劳。在五十年代初,美国的国务卿杜勒斯就预言说:各国共产党的第三代或第四代都必然会变质而发生和平演变。这个预言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各国共产党之所以垮台都是由于“人自私自利的本能与公有制的矛盾”,不是由于陈泱潮所说的“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
  因此,陈泱潮的《特权论》在理论上是完全错误的。而且已经过时,因此是毫无价值的。
(二)、陈泱潮的民运策略是纸上谈兵
  陈泱潮曾因写《特权论》而被关押上十年,这表明他不识时务,是个冒失鬼。他的《特权论》对民运也没有什么影响。没有几个人是因为读了他的《特权论》而开始从事民运的。他后来又想发动武装起义,也是毫无成就。他到了外国之后,高唱“以独攻独”的民运策略,就是策动某些省独立以破除共产党的独裁专制。这个策略至今也是毫无成效。后来又鼓动江泽民接受他的所谓“一揽子解决方案”,现在,江泽民已经退了,这个策略也就失败了。
  在刘亚洲风行时,他陈泱潮又寄希望于刘亚洲。现在刘亚洲的影响已经几乎烟消云散了,这表明他的这个策略又失败了。
  现在,他陈泱潮又寄希望于自称“军中的声音”的人。这“军中的声音”如果是高级军官,他就应该知道军事政变成功的关键在于保密!世界上哪有在军事政变之前打着锣叫喊政变的?靠这样的冒失鬼岂能成功?
  在中共高级军官的眼中,他陈泱潮、袁红冰等人不过是流亡海外的丧家之犬。那些高级军官岂会听他们这些丧家之犬的话而冒险发动军事政变?他们不过是空谈。他们寄希望于子虚乌有的“突发事件”,足见他们的幻想和无能。
  他陈泱潮总是寄希望于他所不能控制人和事,不是立足自己的政治力量的发展。因此,他的策略完全是空想!
六、袁红冰是祸国殃民的反贼
  自1921年以来,中国共产党自称的民主革命和人民民主专政,导致上亿中国人丧失宝贵的生命。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自相残杀,1949年之前是国民党与共产党相互仇杀,而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中国人。1949年之后,共产党内部自相仇杀。因此,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信奉马列毛主义的中国共产党自然是邪教。但是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在中国共产党的血泪史中吸取了教训。现在中国共产党的邪恶和暴政比以前要好的多。现在,中国政府仍然有暴政,但这是由于历史的惯性。同时绝大多数政府官员有心行仁政,但不知道怎样行仁政。因此我们应该教导政府官员怎样行仁政,而不是发动民众推翻中国政府。我们要教导广大政府官员放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必能实现宪政民主。完全没有必要发动民众搞革命。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是有大罪的,可以说是罪恶滔天。但中国共产党的罪恶与中国民众的罪恶是同步的。因此,中国共产党一直也是得人心的。现在的政府官员一般说来比民众优秀。发动民众推翻现在的中国政府之后,由他们组成的新政府肯定不如现在的政府。因此,袁红冰的革命论同早期共产党人是同样邪恶的。
  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中国民众长期受中共的马列毛主义邪恶教育,这样的民众暂时不配享有民主自由。我们必须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教化中国民众,然后再实行宪政民主,这才是稳妥的。现在发动民众搞所谓的“民主革命”,其结果必然是全面动乱,动乱之后是新的暴政。
  而且,发动民众推翻政府,必然要流血。现在的中共再坏,也不敢公开胡乱杀人。现在,政治犯基本上没有死刑,不过就是关押几年而已。袁红冰却公开主张胡乱杀人,这表明袁红冰比中共更加恶毒。
  中国乱了上百年,中国决不能再乱。中国政府抓捕袁红冰的乱党,是完全正义的!
  中国军人同样长期受中共的邪恶教育,军队的军官与其他政府官员是一样的。因此,军人政变之后的政府也不会比现在的政府好。而且军事政变极可能打开军阀混战的大门。因此,袁红冰呼唤军事政变的宣传也是邪恶的!
七、只有我张国堂才能救中国
  我想你已经知道:我已经明确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你是律师,学过逻辑,你也是基督徒,也应该研究《圣经》。你既然早已立志从政,自然熟知历史。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我请你认真研究我的相关文章,严格地检查我的论证是否正确。如果我的论证错了,请你指出来。如果你说得有道理,我一定感谢你。因为假冒基督是下地狱的大罪。你作为基督徒,应该爱我,有义务纠正我的错误。我的文章发表了相当长的时间了,没有人指出我的错误。我也把我的文章交给了教会,教会也没有指出我的错误。既然没有人能指出我论证的错误,那么我的论证就是正确的。我现在确信我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当然你要独立思考,你自己判断我是不是真的救世主。
  如果你经过认真的研究后,确定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么,你就应该顺服我,追随我开创中国历史的新纪元。
  郭国汀先生,我给你写这封长信,就表明我很器重你。
  愿上帝与你同在!
张国堂
2006年9月21日
------------------------
附录1:不要自立山头
“潭嗣同”先生:
  我劝多读点书,我请你读我的《关于在网络上开办“中和大学”的启事》,该文所推荐的书籍,你都要熟读。然后再写文章。最好把我的全部文章都读一读。你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讨论。不要自以为是,要顺服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还要顺服有智慧的人。
  关于成立中华民国海外临时政府的事情,不要搞。公民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但没有组织政府的自由。大陆人士一旦加入这个临时政府,中国政府有权也有理由抓捕。如果这样的临时政府在海外成立起来,会造成海外民运与国内民运的分裂,不能相互配合。
  不要动不动就成立新的政治组织,这实际上是在分裂民运,分裂民运就是破坏民运。
  你还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你关于“法轮功组织民主化”的建议,这就表明你不懂什么是民主。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组织团体,都有领导者,重大事情,都是由领导者说了算。这不是不民主。“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这是规律。至于组织团体的领导者如何产生,这是各个组织团体内部的事情,外人无权干预。你有权加入,也有权不加入。组织团体不是国家,不存在民主化的问题。
  民主国家也是由总统和议会说了算,不是由民意说了算。民主不是不要统治者,而是由民众自由地选举统治者。
  你要学会顺服。你不是当总统的材料。因此你应该寻找有能力当总统的人,然后忠心地追随他,他成功了,你也就成功了。不要自树旗帜,不要自立为王。也就是不要成立你自己的政治组织。
  政治事业不是商业,政治是赢者通吃。中国在一个时期只有一个总统,人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你一生中只能看到几个总统。因此,你成为总统的可能性极小。你不可能成为总统,你又不追随能当总统的人,别人当了总统,自然不会提拔你。因此你就难以在政治上施展你的抱负。你自己好好想想。
张国堂
附录2:中国需要权威
“潭嗣同”先生:
  你应该知道:中国历史上的开国领袖的权威都是打出来的,我们不能打内战,因此,我不能以杀人来树立我的权威。我必须以再来的耶稣基督的名义来树立我的权威。
  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来论证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如果圣经学者不能指出我论证的错误,他就必须承认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神学家承认了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广大基督徒也就必然承认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中国有一亿基督徒,一旦这些人承认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他们都会支持我当总统。
  中国的读书人看到《圣经》预言与历史事实一致,他们也会震惊。他们也没有理由反对我。只好接受。
  你虽然反对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但你讲不出理由来。你没有理由却坚决反对,这只能说明你没有理性。
  大多数中国人是相信天命的。《圣经》预言就是天命。我以《圣经》和历史事实来论证我就是《圣经》预言所说的“以铁杖辖管列国”的那一位——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么我就是真命天子。是天命的统治者。
  随着《九评共产党》等书的传播,中国政府的权威也会下降,因此中国政府也需要我的权威来支持。中国没有大家公认的宪法,一旦中共垮台,中国社会会陷入混乱。我的权威可以避免中国社会陷入混乱。中共为什么不敢否定毛泽东,因为一否定毛泽东,中国会出现权威真空。胡锦涛需要毛泽东的权威的支持。但是毛泽东被否定是不可避免。因为如果下层民众崇拜毛泽东,那么他们就有勇气造反,这也不利于国家安宁。而且,中国仇恨毛泽东的人很多,高举毛泽东是不得人心的。现在的胡锦涛是左右为难。中国政府官员为了避免社会混乱,也会接受救世主张国堂。
  中国是一个特大特大的大国,没有权威就会发生动乱。
张国堂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3/2019 08:12 , Processed in 0.55437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