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96|回复: 3

[杂谈] Chinese Gulag, a vividly described darkest hell lif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22/2016 22: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hinese Gulag, a vividly described darkest hell life
By Li Jiangfeng
Thomas note: this is a wonderful story vividly picture a genuine life under the CCP rogue regime. Mr. Li Jiangfeng, a senior judge who was sentenced for 16 years in prison for alleged " subvert state power" by the CCP, his personal experience during eleven years in that darkest hell like prison, seduce readers to read it even forget to eat and drink. It is one of the best story I have ever read for years.
Last night I read through Mr. Li Jianfeng's My Life in the Hell: numerous my brother Huang Chuanchang, without stop which move me to tears, this is a wonderful true story picture the life of a great soul fall into the darkest hell, from a university teacher, become a lawyer, being a senior judge, to a political "criminal" as subvert of state power, sentenced into prison for 16 years. Beaten, torture, humiliate, suffering. Mr. Li devote himself fighting for Chinese freedom and justice, as the reward his Family broken, wife divorced, the only beloved daughter gone, and property disappeared. Despite all great disasters and suffers, He did not lost hope and self-respect, for he is back up by the God. A talent man with rich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of lawyer and wisdom of judge, Li earn great respect and love by all, except the CCP that hate and scare him to death.
Li tells us a true story base on his personal experience about a true friendship in that darkest hell. I am sure everyone after read it will got a lots from this unique life lagacy. Human nature. kindness and light of life, noble soul and sincere friendship always shining even in those darkest hell. 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 and why we are living in this world. Li will tell you and you will share and appreciate them. I am sure you will never regret to read this unique life story. I will translate it into English a little later for I am too busy to do it at the moment.
Thomas G Guo 在中国这块土壤里,由于大众信仰的缺失,从庙堂到草野几乎找不到什么充满公义的生存规则。如果说还有规则,那并不是供之高阁装点门面的法律什么的,而正是“弱肉强食”,这条衍生于达尔文进化论的法则。“枪杆子里出政权” 是这条法则的逻辑起点。
Thomas G Guo “李兄如唔,我入监以来不知道兄弟的名声在这里这么大,到处都在传扬您组建团队扶助弱势群体的事迹。我在社会上早已经听说过你的大名,当时也只是认为你想谋夺共产党的政府政权被抓,现在我才知道你的伟大,我为有你这样的老乡而感到高兴。请您一定想办法来到医院与我见一面,切切。 黄传禅字”
Thomas G Guo 自从《国家赔偿法》颁布实施以后,申诉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你也许知道佘祥林的案件吧,只有在“死人复活”以后公检法才不得不认错,一般的案件他们会找一百个理由驳回你的申诉。另外,关于律师的事我也有同感,但是,我们也不能苛责,他们的信念与一般的老百姓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只不过在法律方面多读了一点书而已。律师办案仅仅靠法律知识根本是不够的,一个没有公义信仰支撑的律师是无法成为一个好律师的。你找不到好律师这并不奇怪,真正的好律师现在都在坐牢!”
Thomas G Guo 事后我们在伙房的弟兄告诉我,伙房的犯人对我在社会上和在监狱里的所作所为评价很高。福州籍日本华侨徐帆说:“大家要记住,李建峰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进来受苦的”。也因为如此,临释放前不断收到伙房的“粉丝”们自己掏钱托人带进来的好菜,让大队的犯人们好生羡慕。当然,我也懂的处理如何不让羡慕变成妒忌,其实很简单:见者有份——不算绝对公平也算是相对公平了吧,于是皆大欢喜。
Like · Reply · 18 hrs
Thomas G Guo
Thomas G Guo “你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你的技术无人能比。但是,我无法走你的这条路,主要是文化水平不高,说实话我只上过小学,所有的文化都是向老婆那里或者在牢里向其他犯人学的。你的民主、权利理论太高深,我也似懂非懂。让我感到奇妙的是你的祷告,真的那么有功效?连那样的车子都通过祷告只花几个小时就修好了,不可思议!” “但是我知道你是为了大家来坐牢的,监狱里的大部分人包括最恐怖的集训队,事务犯他们都很敬佩你。” “你谈的信仰对一个人的成长很重要的问题,说实在话我很难感受到,社会上的大部分过得很好的人不是都没有信仰?……坐过这几次牢,我已经体会到我们的不幸是政治引起的,但是,政治离我们太遥远,我们想参与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Thomas G Guo 今晚的电视剧是《榴莲飘飘》,听说是大陆演员秦海璐主演的禁片,当地电视台为提高广告的收视率经常神不知鬼不觉地没有预告地悄悄播放,今天恰好让我们这群十几年不知女人味的劳改犯捡了一个便宜。电视剧说的是东北某地艺校毕业的女孩,不甘婚后生活的拮据而向往富足的生活,背着家人和丈夫以受聘到香港公司上班的名义在香港当妓女。这个嫩白而颇具文艺范的女孩很对香港嫖客的胃口,客源滚滚以至于无休止的洗澡把手指和脚趾头的皮都泡得发白。签证到期的最后的一天创最高纪录接客48人。整片没有出现下半身裸露的镜头,最刺激的也就是做爱时大呼小叫的叫床声和脸部汗水淋漓的特写。但是,这对于我们这些“旷夫”而言已经足够刺激了。特写伴随着那种久违的娇喘和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床的声音,比犯人们最熟悉的电棍还强有力地刺激着“旷夫”们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双手都藏在被子底下不知在干着什么,每一块肌肉都绷着突突的窜跳着。惨白的日光灯淡化了劳改犯们特有的脸色——那种蜡黄、灰暗的混合色,居然破天荒地现出了一缕缕微红。
Thomas G Guo 性,作为一种礼物是上帝的赐予,同样,对于劳改犯而言这恰恰又是一种最沉重的找不到施虐者的惩罚。对于这种被惩罚的痛苦,找不到施虐者报复和发泄,只能压抑在心中,任凭它的不断积累膨胀,直到有一天在手的帮助下终于一万次地扑向秦海璐、陈慧琳、蔡依林……杀人般的快感瞬间爆发出来,最后剩下的只是一片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空白和混沌。
Thomas G Guo "他妈的,能抱着秦海璐干一干这辈子立即了结也就满足了。”这个事务犯是看大队大门的,白天一整天就那样站在门边当然没什么屌事情做。吃喝都比一般犯人好,积累的作为性激素原料的胆固醇自然不少,一到晚上便按耐不住了,只能通过戏虐释放。有一个晚上大谈特谈当年在社会上的舔逼的经验,按照各种各样的不同形状分为“南逼”和“北逼”,再按照阴唇的大小分为“有盖子”和“无盖子”……最后,有人假装谦虚地问起这些逼到底是什么滋味时,他脱口而出:“有一点像虾露的味道”引起哄堂大笑。于是绰号“虾露味”便叫响了。
Thomas G Guo 我痛恨极端,但是,在这个体制下只能走极端,到了狼窝只能学狼叫。
我也痛恨那些在极权社会鼓吹“中庸路线”的犬儒们,他们动辄便拿非洲的曼德拉和印度的甘地说事。他们绝不提曼德拉和甘地社会革命的法制背景以及他们的同道们风起云涌的所谓“极端”的维权举动。假如,当年曼德拉被捕以后,“民族之矛”便偃旗息鼓不再有规模更大、势头更猛的极端抗争了,那么,曼德拉还会被作为一个讨价还价的砝码而独活吗?执政当局还会愿意与他所秉持的“民族和解”的中间路线对话吗?假如当年在印度圣雄甘地没有印度民众在全国各地掀起的殊死抗争作为“非暴力革命”的存在以及自由媒体开放作为背景,甘地的绝食能够坚持多久?
曼德拉、甘地等奉行的“非暴力”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正是建立在大量的“暴力”革命存在的前提之下。事实上,播种的和耕种的恰恰就是这些“暴力”革命者,而收获成功的恰恰也就是这些“非暴力”革命者。我不低估曼德拉们的价值,但是在为他们献上花环的同时,我们应当也要为那些暴力革命的牺牲者的坟前插上一朵小花!在民主法治的社会我痛恨暴力,但是,在专制极权社会也许我会鼓动针对集权体制而不是无辜民众的强大暴力。
Thomas G Guo "恨和爱本身就是一对哲学范畴,没有恨,便没有爱;没有爱,恨便也不存在。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立运行的。在有些时候爱与恨是有机联系在一起的。比如,当撒旦的屠刀肆意地屠杀我们主内的弟兄姊妹的时候,你操起一棍将杀人者毙命这绝不是仇恨而是大爱!相反,对于专制者、敌基督者的物质上、声誉上的帮助这并不是爱,而是对主内弟兄姊妹的恨。我从来反对那种不讲公义的爱的宣讲,那是愚民的宣传。因为经上说过: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5:24)。我们的这种爱绝不是唐僧、东郭先生一类的狭隘的爱,我们这种爱是来自于《圣经》的教导。爱不仅仅是祷告更重要的是个体按照圣言的行动、不仅仅注重宗教仪式更注重用爱指导之下的的社会实践,爱是上帝耶和华的向往,对恶魔、邪恶、淫秽的仇恨,便是对耶稣、公平和正义的爱。换句话说对罪恶的谴责和在祷告之下对恶行的阻挡正是爱的体现。我们绝不能容忍撒旦曲解爱的内涵,作为攻击基督宗教和毁灭基督徒的工具。”
Thomas G Guo “我们这个民族经历过太多的匮乏的岁月,也因此特别造就了我们的贪婪罪性!在差不多一个世纪以前,美国人写了一本奇书《中国人的性格分析》,在“粘指民族”这一章这么描述中国人:“粘指、中饱、分羮、私肥,还是中国民族亘古以来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小卒文武老幼男女贤愚共同擅长的技术。根据这技术之普遍性和易学性,我们几乎可以主观的演绎的断定这粘指性已是中国人之第二天性了。最近普斯基大学生物学教授摩尔君发明,中国人巴掌上分泌出来一种微有酸味之粘性液汁,分泌管之后有脑系膜直通第五脊椎与眼系脑筋联络。凡眼帘射到金银铜时,即引起自然反应作用,分泌额外加多,钱到手时犹甚……因此银钱到手,必有一部分胶泥手上,十元过手,必泥一元,乃无可如何之事。故中国人向来认为钱不沾手,违反天性,‘粪夫挑粪,亦必蘸一蘸’……”作为中国人的一员,我们有自己的自尊心,这本书对中国人贪婪个性的描写显然是以偏慨全,从世界范围看哪一个民族的民众对钱财普遍漠然?但是,只要静下心来认真观察我们周围的一些人,我们会悲观地发现不幸被言中——我们这个民族和社会实用主义盛行,我们的相当多数的人民与其说是勤劳,还不如说是贪婪驱使下的勤快;与其说是勇敢,还不如说是金钱驱动下的冲动。而我们在座的各位又有几个不是因为对物的占有而走向犯罪的道路?!或许我这样的说法刺伤了大家的自尊心,请原谅,这或许要比放在心里暗暗地评判要好,毕竟可以给大家一个反驳的机会。作为一个基督的真信徒,从此不要为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甚至疾病忧虑,让贪婪远离我们,从物欲的苦海中挣脱,做一个基督的战士。
Thomas G Guo 我们决不能冷漠和麻木!若我们放任不公,我们就难言还有和平与幸福。若我们不用制度去限制人性的败坏,我们就在放任贪婪,而难言公正!对于别人的苦难,我们常做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我们可否想过,我们傲慢的态度,我们的自私的行为,我们作为人类的一份子,我们容忍罪恶,包容坏习惯,我们不知道在他人的疾苦上看到自己的责任,我们不正是在制造或者帮助制造着自我毁灭的苦难?世界是一个整体。发生在我们周遭的任何不幸都与我们密切相关。德国马丁牧师的墓志铭上是这样写的:
当纳粹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囚禁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工会会员的时候,
我没有抗议;
我不是工会会员。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
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Thomas G Guo 如果我们要按着上帝的心意建立公平正义,我们就应当挺身而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维护监狱里的符合普世价值的秩序,并与任何不公不义抗争;如果我们不想让不法侵害袭向我们,我们就应当帮助正在受到侵害的同改。至于维权的手段我们从来没有承诺放弃暴力!在危难临到之际《路加福音》22:36:‘耶稣说,但如今有钱囊的可以带着,有口袋的也可以带着。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在遇到侮辱圣殿的行为时耶稣也正是用“赶走”和“推倒”这种暴力行为“怒扫圣殿”。暴力,是上帝的赐予,在某些遇到邪恶的时候,暴力是最有效地解决手段,我们为什么要放弃上帝的赐予?与此观念并行的是我们决不能滥用暴力,特别是对无辜的民众。
Thomas G Guo 像我这样的人,一切只能靠自己。父母年迈、妻离子散除了每个月固定的一点买药费用和少量生活费以外几乎得不到其他的什么经济帮助,甚至包括国外民主国家和民运团体。就美国而言整体上看与过去相比信仰已经开始堕落,除了在一些媒体上给我一些报道以外,没有其它任何实质性地帮助;海外民运团体也无法走出轮回的怪圈,目光也就盯着大城市里的几个人,这几乎是近代任何革命团体所犯的共同错误,实际上在中国革命的真正肇始从来都是发祥于乡村和小城市。这些民运团体他们身处轮回中当然不知道自己所在何处,应该如何发力。
Thomas G Guo "你已经认识到中国产生不合理现状的症结在于政治体制,而中国人的国民性是营造这种政治体制的最好土壤,如何改变这种国民性则是我们要探究的首要问题。鲁迅找到了病因但是并没有给出治疗方案,这是他的局限;其他几个外国人更是在说外行话。依我看,解决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国大部分人信仰基督教。基督教可以让人勇敢而公义、淡漠钱财更富远见,圣经所倡导的爱是对不义的义怒和博爱的结合体。国民性的改造不是靠普及科学、提高文化知识和政治启蒙能够担当完成的,在中国长达一个世纪的启蒙教育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大有背道而驰的局势。现在只有改变信仰才能改造国民性,国民性改造完毕以后,专制体制便就无法生根发芽。"
Thomas G Guo the CCP prisoners labour song like poem sound funning :《出工歌》:
踏着晨曦迎着朝阳
步伐整齐歌声嘹亮
勤奋劳动 锻造人生
挥洒汗水 换来希望
告别过去 向着未来
自觉改造扬帆起航
告别过去 向着未来
自觉改造扬帆起航
1—2—3——4—
Thomas G Guo "人数多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就是团结,否则就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用什么力量来团结大家呢,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利益。这不错,靠利益作为粘合剂也很有效,但是,人追求利益的胃口是无穷的,而任何社会资源和财富是有限的,一旦到了无法满足他们的利益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另起炉灶的有、内讧的有、出卖兄弟的有……,这就是后来我洗手不干上岸搞实业的重要原因。
直到现在我才搞清楚,只有共同的信仰,那种带有真理性的信仰,比如基督信仰才能真正的使大家不为经济利益而牢不可破地团结在一起。真理性的基督信仰具有如此凝聚力、吸引力,以至于历史上为这种信仰殉道的也不计其数。也只有形成这种凝聚力,一切邪恶的力量才会在他的面前退缩,让出他们占领的一片片地盘,最后天下为公形成一个真正和谐的社会。在我们世界上的几乎所有的民众幸福感较高的国家,哪一个不是民主国家,哪一个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不是建立在人人平等和公平正义的价值观的基础之上?!而这种价值观难道不正是基督宗教唯有仅有的吗?所以,我黄传禅立志,为了上帝的荣耀,我可以献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至死要为真理奋斗,上主天主必要助你作战。(旧约 德训篇4:33)’
Thomas G Guo 林金发送集训以后立即就被绑在老虎凳上,开始进入集训队后的第一道程序:“电杀威棍”。对于一般人而言,持续半个小时,60万伏的高电压小电流的残酷折磨早已经精疲力尽处于昏厥状态了;苏醒过来以后口干舌燥,根本无力喊叫。但是,对于林金发的折磨却得不到土狗们预期想要的效果。林金发稍一苏醒过来,便不断地呼喊:“丧尽天良啊,我都可以当你们的爷爷啦,你们这样会遭天谴啊……”土狗们认为对待这个老骨头电击的强度还不够:“皮干肉枯,对电的绝缘性太强了,多电他一会儿。”于是,随后的十几天林金发便在:呼喊——电击——休克——苏醒——呼喊——电击——再休克……,一个将近70岁的老人怎能经得起如此折腾,在最后一次呼喊渐渐平静下来以后,土狗们以为这次彻底征服他了,二十分钟后土狗们扯高气扬地走进讯问室时,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Thomas G Guo 监狱内的检察室派出的法医与监狱坑瀣一气,以林金发突发脑血栓正常死亡结案。既不如实告知其家人死亡的地点,也不告知其被送集训、电击和休克的死因,然后半哄半骗赔付了他的家人四万元人民币了事。
Thomas G Guo “刚一入监的时候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没有经济上的资助!父母亲年迈已逾八旬,每个月只能领到480元的养老金,连正常人的生活都无法保持,而我为共产党卖命十几二十年,离婚时分到的所有财产只有1500元人民币。当时每个月包括买药治病的消费在500元左右,这笔钱三个月用完以后就意味着我连上厕所的草纸都买不起。而国外的民运团体发声不发力我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经济上的帮助。为此,我曾经暗自落泪,也曾经抱怨过:寻找什么真理,践行什么公义,到我因此落难的时候,因我受益的人不管我的死活,连上帝也在袖手旁观!"
Thomas G Guo "大家根本不要指望他人的报恩和报答——我们国人的冷漠麻木和自私实用在全世界是公认的。我在社会上舍弃自己的利益帮助了那么多的弱势群体,在我落难的时候社会上这些人有没有给过我一个仔儿,这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也许会认为身处那样高位的人钱财肯定很多不需要他们的帮忙。事实上,现在我因为帮助他们而落难了,现在正是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得不到来自他们一点点的关心。如果说他们本身是弱势群体经济上不许可,那么,声援或者是口头慰问我的家中无人赡养的父母应该不需要多少钱吧?有谁这样做了!可以告诉你,当年我勇斗持刀抢劫犯夺回那个女人被抢的钱包时,那个女人连车都没下,对于舍命维护她的权益的人连说声谢谢都没有就让司机开车走人了。所以,我们在中国绝不要指望国人的感恩,我们做的事情天父记在心里就行了。"
Thomas G Guo “……我那本《圣经》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多次跟我说:你就是看了这本书以后发生变化的,以至于走到现在这种困境,你看看不读《圣经》的同改,当主任的当主任,当车管的当车管,当后勤的当后勤,大把大把拿减刑成绩的拿成绩。他们的这种说法,我现在暂时没有水平反驳,但是,我自己最知道自己的事,如果没有读这本书,我至今还会在迷茫中寻找得救之门,我会杀人,我会绑架、也会越狱杀了陈永清的一家老小然后自杀……我会选择死而不是忍辱偷生。我知道他们会因为我读《圣经》,并因此感染到其它属于土狗所控制圈子里的人的缘故,会对我施加毒手,我在等着这一天……”
Thomas G Guo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缺乏血性的民族之一,怯懦往往伴随他们的终生。面对苦难、不义和危险,在没有信仰之前他有一万个理由为自己的怯懦找借口;有了基督信仰以后,就找出“爱”来作为自己面对邪恶不作为的挡箭牌。一个对基督教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字面上而且被能融汇旧约和新约系统思想的人很容易为此被迷惑。事实上基督教有别于其他宗教的宗旨就是神的公义、怜悯和信实,爱是为完成这个宗旨服务的。爱的性质只是那种对待未成年人以及婴幼儿的诫命,只不过是最大的诫命而已。爱是对旧约宗旨的成全和圆满的手段、方法,并不是宗旨和目标,换句话说耶稣并不是教导人们为爱而爱。我对人生目的的理解是为了荣耀上帝,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拥有包括爱和诅咒、暴力在内的任何手段。”
Thomas G Guo “爱是对一个强悍的有血性民族的制约手段,一个懦弱卑怯的民族不配用爱来装点自己,他们需要补血以充满血性,他们要补钙强化脊梁骨。在我们国家,政府以及三自爱国会只应许他们下辖的教会和教牧宣扬爱德而不谈神的公义、怜悯和信实,我认为这是有他们的政治目的的,那就是:用这种爱来限制和制约受苦、受难和被剥夺权利的民众发出反抗的怒吼。除此之外他们片面摘取“要顺服掌权者”作为压制民众要求民主的呼声,却绝对不谈“听神的话语要胜过听人的话语”。很明确这些敌基督者并不是不了解圣经的语言,他们太了解了,以至于他们试图通过曲解圣经来作为维护他们邪恶、充满兽性的专制统治的工具。在我们的弟兄姊妹中间,恰恰有一些卑怯奴性未除的人在跟风附庸这些充满毒汁的宣传”
Thomas G Guo “至于非暴力的维权手段一直以来被人们抹上爱的脂粉,我很不以为然。非暴力手段得以生存的依据只能是暴力手段的存在!试问那些无条件鼓吹非暴力手段的人,假如没有当年‘非国大’的遍布全国的暴力反抗行为的存在,曼德拉这个暴力革命的总司令能够在监狱内独活吗?没有暴力维权的行为让前南非政府感到伤脑筋,他们会愿意与后来主张非暴力的曼德拉和谈吗?在前印度,假如没有百姓们之前的浴血抗暴,甘地的非暴力行动会得到当局的容忍吗?假如时间能够倒转,最好的试验就是让甘地式、曼德拉式的人物到目前的中国试一试,其结局很明显——轻者送疯人院,重者被构陷罪名、坐牢、被正常死亡!事实上甘地也好、曼德拉也罢他们全部都是暴力革命的受益者。在中国缺少的恰恰就是暴力革命,所以专制政府对于那些文人、律师、维权人士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在这种时候,一些弟兄们却不识时机帮助撒旦用所谓片面的爱来愚弄我们的弟兄姊妹,难道这不正是撒旦的帮凶!”
Thomas G Guo 消炎利胆片18粒、甲硝锉6粒、山莨菪碱6粒、先锋四号6粒再加上自购药品胆石片18粒,每天总共54粒药片分三次领取。差不多长达十年的大把大把地服药,疼痛可以一时缓解但是体质却一直下滑,以至于上两层楼的楼梯都气喘吁吁。我知道这是药害的结果。曾经通过父亲找到监狱要求给我动手术医治,得到的答复却是我是重点犯,外科手术报批困难,只能靠保守治疗维持生命。
Thomas G Guo "2008年那次病得十分严重,肝胆结石病急性发作,但是无法从土狗处获得准假休息,土狗也不让送医院就诊。那种撕裂一般的胀痛从肝区部位一直延伸到强直的脊背肌肉,然后蔓延到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和每一个细胞。已经高烧7天粒米未进了,也无法吞下一口立即会引起食道和胃部切割般剧痛的开水。在华东政法大学学过法医学的我知道粒米未进尚可延续生命,滴水未进将意味着死亡,所以只能强迫自己勉强吞下几口劳改菜的菜汤维系生命。尿的颜色早已经变成浓茶的颜色,全身满布黄疸,最后在疼痛中休克过去。再度苏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发病后的第八天下午,发现自己躺在监狱医院静脉点滴。隔壁床的陈建安以及贵州籍的护理犯ok告诉我,中队从监区把我送到医院时我的静脉已经没有回血,医生说已经循环衰竭了(濒临死亡),只能尽力抢救……至于能不能……。"
Thomas G Guo 2002年3月31日午夜,警察破门而入强行从我的手中夺走酣睡后被惊醒年仅两岁的女儿的情景,十几年了,我不知道她在爱她的爸爸被强权带走以后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你知道不知道爸爸是多么的爱你。正是因为你的存在,爸爸发誓要给你一个不受委屈的未来,为了这个未来如今爸爸正在监狱里受苦受难……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实在无法控制,就让它尽情地流淌吧!喉头不断地下咽,脖子肌肉有些痉挛,呼吸变得困难。
汪北泉 Thomas G Guo弟兄:您好!上述文字四小段议论差不多完全正确。笔者是感同身受。基督教与天主教,还有佛教与道教,这些中国的宗教我是十分关注的。本人毕业于中南神学院,了解全国各地的基督教牧师精英,他们是我的同班同学,或者是我的学生。除此之外,我还调查了湖北荆州监利差不多十几家教会,调查了2015年8月底浙江温州的三十几家教会,加上成都、中南十几家教会,包括黄冈、黄石差不多就这么多教会,我采访视频记录。我在中南的读书经历也有视频与日记记录。我是相当了解中国教会目前的现状与过去的丑恶历史。丁光训是中共的秘密党员,所有的基督教神学院院长,三自两会的负责人也是中共的党员与核心骨干。三自神学院的老师与院长,我都有很深的交情,那些人员是怎么组成的,一个单位有几个民宗局派来的特务,我都清楚。基督教是被歪曲的,天主教也是被歪曲的。牧师基本是准知识分子,他们读不懂圣经。这是可以原谅的。我说的是读得懂圣经的被要求不懂圣经。在我交往的脸书上的朋友,您说的是真话,我尊敬您!至于后者,我要说的是,中共很强大,他的特务遍及全世界,所有的电话、微博、扣扣都不能保密,国外所有华人之中,民运圈,法轮功分子之间,左派右派都是中共的特务盘踞,因此我说话是吞吞吐吐的,但总是忍不住。我这里要说的是,基督教改变中国是笑话,民运派舆论宣传也是影响非常有限。法轮功也不过是拥护现任中共领导,打倒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吧——这些所谓的不干净的前任领导。这些海外力量还没有形成一个或者数个有影响的组织,完全无法改变中国社会,哪怕是思想与理论,或者实际上的操作积累。中共依然很强大,反对派溃不成军,目前改变中国社会完全寄托在天意报应上,是很悲惨很绝望的。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与近100的改朝换代不是谦让制,基本上完全依靠暴力浴血奋战换来天下江山。或者军队革命或者军事政变。邓小平的上台不也是两次政变吗?不能一人一票就只能刀枪相见。这是一般人的常识。海外的所谓茉莉花革命,维权上访,法律推动都是可笑之至。基督教在中国据说发展一个亿了,很了不得,中国张晓教授到神学院宣传基督教改变中国,也是笑话。他本人就不是基督徒,不了解基督教,不管基督教发展多少人,还是中国人,本性没有改变,也没有新的生命,尤其是基督教商人,不是照样送礼,照样剥削,照样收取基督姊妹弟兄的钱财,好像是太平天国。基督教的核心是上帝。上帝的内涵是公义与真理,当然其次是爱。上帝是大发烈怒的帝;是圣洁的上帝,忌邪的上帝 。这个才是真谛。不是爱一切的上帝。后者是神学院某些人被逼迫时候说的。中国民主革命的道路还漫长,中共的习近平的权柄也是来自上帝,主要是为了惩罚中国人,给中国人带来苦难与诅咒的。上帝是公义的,上帝给予他以权柄,也是有他的旨意的,最终也会惩罚习近平的。
Thomas G Guo welcome to discuss any issues, you are a real talent and wise man. very nice meet you, keep in touch and best wishes. May the God bless with you and our China.
Thomas G Guo 我的肝脏满布结石、胆囊超大结石的状况。肝脏不给力便无法支撑其它器官的供给,强行干脑、体工作无非再次引发肝胆炎症而已。无怪乎得病以后每一次看书和书写,不超过三分钟便感到头晕胸闷。战友们告诉我,他们正在到处筹钱,募集我换肝所需要的经费,不过由于数目太大这需要时日,希望我静心等待。——我知道这种劝慰,安慰的成分要远远大于事实的兑现。这笔钱对于一些富人,可能根本算不上一笔开支,但是在中国这种环境中有几个富人能够有勇气得罪这种依靠不义致富的体制,有勇气接济这个体制的反对派?我所知道的现实情况已经证明了我的判断:不仅仅是我,在中国诸多的政治反对派出狱以后一直都是在贫穷困苦中挣扎,病死、饿死、被××死……
Thomas G Guo 这样下去是没有指望了。就让我见一面我朝思暮想的女儿吧,这一辈子也许无法再尽一个父亲的义务了,在我还没有因为困窘完全丧失人的尊严的时候,尽力完成我最后的心愿吧!这个愿望遭到她母亲的断然拒绝:“家人因为你已经受到不可言状的压力,孩子在学校已经受到同学们的奚落和歧视,希望不要再把压力加到正在求学的孩子身上,以影响他的学业。”孩子两岁以后的养育都是她母亲的功劳,我很理解一个单身母亲克服种种压力呕心沥血赚钱养育孩子的艰辛,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是没有权利提出要求的,尽管我仍然还是孩子法律意义上的父亲,尽管我也是一样对孩子有着无可言表的爱。想起她,就让泪水继续湿透枕头吧。
Thomas G Guo 颤巍巍的双亲执意要送我到火车站。列车进站的笛声已经响起,这是分别的号令!隔着动车站台厚厚的玻璃窗,将脸贴在上面,多想再握一握生我养我的老人的双手啊,但是,这也许只能是来生之事了。狠着心扭转头去,侧对着两个老人挥挥手示意让他们回家,自己一咬牙,拖着行李朝站台登车处走去。在行李箱轮子“哗哗”的滚动声中,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偷偷瞄了玻璃窗后的两个孤孤单单的老人,他们仍然朝着我挥手、挥手。实在忍不住了,盈眶的泪水像瀑布一样哗哗流下,用泪眼模糊的双眼,望着铁轨旁边的生长正旺的芦草并各种不知名的小花,还有铁轨旁山包上新切下来的土渣,我突然发现一切怎么都是这么值得留恋。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痛苦地流泪,第一次是22岁时为第一次失恋流的泪。
Thomas G Guo 专制体制的存续,依赖大小各级官员的维持,在一个缺少信仰的国度,能够调动各级官员积极因素的最重要的手段就是物质利益。作为高一级的官僚绝不会从自己的蛋糕中分出哪怕是一部分供下级分享,作为下级只能通过自己所掌握的那一部分行政权力或者是司法权力寻租,用寻租所得谋取自己的利益并切出一部分用于作为贿赂的资源保住并谋取更高一级的权利。而这所有的经济资源完完全全来自于寻租所得,直接地说就是来自于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在与权力交往过程中的“纳贡”。这种“纳贡”绝非一个依靠平常收入的家庭可以承受,为了争一口气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便是中国最底层民众“打官司”的真实写照。作为上一级的官员深知这些个官场秘笈,绝不会在没有来自更上一级或者舆论媒体等方面的强大压力下查处下一级的官员,也不会为了执行中央的决策而自断财路。同时任何一级的行政和司法机构也绝不会因为追求公平而开罪上级、自己的同事或者质优的财源。于是,在中国弱势群体索要公平的过程实际上竞相变质为行使贿赂的过程,这样的结果在不知不觉中竟与其最早的初衷背道而驰:如果你得到了撒旦给予的公平,那么在你追求公平的时候你已经玩弄了公平!如果你不愿意以不公平的手段寻求公平,那么这种公平或许会在冒着上访被关精神病院的危险,在持续不断地申诉十几二十年以后,或者遇见了某一位天降而来的清官、某一位“死而复活”的被害人的出现方有转机的可能。

 楼主| 发表于 7/29/2016 08: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與心共舞敢敢做自己》
生活常常是充滿矛盾的 我們總是會去在意別人的言論 不敢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追求自己想愛的人 害怕淹沒在飛短流長之中 所以 生活真的是需要勇氣的 更需要修鍊 如果 你認定你前方的路是正確的 就不要被外界影響 一心走你自己的路吧 如果 你活在別人的眼神裡 就會迷失在自己的心路上
~ 加措活佛

 楼主| 发表于 7/29/2016 08: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來得熱烈 未必守得長久 來得平淡 也許更有沉澱 走的 走遠的 都是過眼煙雲 留的 留住的 都是真情實緣 懂得風起花落 才知什麼是沉澱的智慧 懂得山高水遠 才有豁達的情懷 人生 無需其他 只需懂得
~ 禪語苑

 楼主| 发表于 7/29/2016 08: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庸: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則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
則可以 贊天地之化育 ,則可以與天地同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0/2019 15:38 , Processed in 0.12685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