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52|回复: 0

憶兒時的遊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19/2016 08: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時代不同﹐兒童的遊戲也不一樣。如六七十年代的女孩風行跳橡皮筋﹐而在我小時候就沒有這種玩意兒。我小時候女孩單獨玩什麼我沒有特別注意﹐不過好多遊戲是男孩女孩可以一起玩的。最普遍的是跳繩。還有踢毽子。男孩也可以踢出好多花樣﹐如腳放在身後反踢﹐或跳起來踢。還用一塊硬紙版拍毽子。那就花樣更多了﹐可以手伸到身後去拍。提起左腿﹐手從腿下伸過去拍。半蹲身子﹐手從胯下伸到前面去拍。也可以兩個人拍來拍去﹐像打羽毛球似的。這個遊戲總在冬天玩。
        玩抓子在我們上海方言裡叫“捉貼子”。男女可以一起玩。拿另布做成一寸見方的小口袋﹐裡面裝米或沙。懶惰的人就用麻將牌代替。那就花樣更多。一般玩抓子是把五個抓子撒放在桌上﹐隨後拿一個起來﹐接著把這個抓子往上拋﹐能拋得越高﹐做下面動作的時間越長。拋上去後﹐就去抓住桌上一個抓子﹐握在手心﹐再翻過手來接住落下來的抓子。再把其中一個抓子拋上去﹐就把手上的抓子放到桌上﹐再從桌上搶起另一個抓子。這樣把桌上的抓子全部換抓一遍﹐接下來就兩個一抓﹐隨後抓一再抓三﹐最後如果用五個抓子的話﹐就把四個一把都抓起來﹐以完成一輪遊戲。抓不起或接不住的失誤﹐就喪失遊戲資格。如果用麻將牌的話﹐必須在把一個牌拋上去後﹐再做把牌翻過來﹐豎起來等動作。
        在五六十年代有玩遊戲棒。我小時候玩香棒。那時點棒香。香燒完後剩下長約二三寸的香棒。我們就收集起來。參加玩的人譬如每人出十根﹐拿掉一根而其他香棒都不動的話﹐這根棒就歸拿的人﹐如動了別的香棒﹐就輪下個人玩﹐直到拿光為止。經常用香棒做一個鉤子﹐可幫助拿棒。
        鬥田雞。田雞者青蛙之俗名。把紙折成扁平的各種形狀﹐頭部必須尖的。紙越厚折出來的田雞越厲害。同一時間只可兩人參加。各把一隻紙田雞相對而放在桌上﹐相距尺把遠近﹐隨後用嘴把自己的田雞往前吹。如果能把對方的田雞撞翻了﹐就算贏。現在看來﹐相對吹氣有點不衛生。
        官兵捉強盜。把玩的人分成相等數目的兩組。一組算官兵。一組算強盜。強盜有座強盜山﹐是一座牆。做強盜的人靠在牆上﹐就算在基地裡﹐官兵不能捉他們。只要有人身體一離開牆﹐官兵就可以去捉他。官兵只要用手碰到他身上任何部份就算抓住了他﹐被罰出局﹐直到所有強盜都被抓住。隨後輪換角色。膽小的人不敢離牆去跑一圈再回來。所以老要加入官兵的一組。有一個男孩很靈活﹐當一個官兵伸手來拍他時﹐他用手把那個官兵的手拍開﹐繼續向前跑。
        玩香煙牌子是男孩的活。那時每包香煙裡都有一張印上圖案的紙牌子﹐就叫香煙牌子。我甚至收集到一套三十張的連鐶圖畫“西遊記”﹐前面是圖﹐後面是文字說明。玩時﹐一人把一張牌子放在桌上或地上﹐另一人拿自己的一張牌子用力向對方一張牌子的邊上“拋刮”下去﹐利用這張牌子刮下去的風力﹐把對方牌子掀起一點﹐自己的牌子能插入下面﹐就贏了。這要有點技巧。
        拋手帕。參加的男女孩子或蹲或坐成一圈﹐另一孩子拿著塊手帕在外圍奔走﹐隨意拋在某個人背後的地上(不能拋在人家身上)﹐他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前走﹐當一圈回來時﹐就抓住那人。於是交換位置﹐那人站起來去拋手帕。一般在拋手帕的人走過身後時﹐總得回頭看一下﹐如果有手帕就撿起來去追拋手帕的人﹐如果抓住了﹐就罰唱歌什麼的。但那個拋手帕的人一看有人追他﹐會很快奔到那個空位上去﹐就不能抓他了。這常是夏天晚上玩的遊戲。
        過冬年節之前﹐大點的男孩常玩扯鈴。分單鈴和雙鈴。單鈴是一端沒有那個中空的圓東西﹐多出個尖端﹐較難操縱。扯鈴一響﹐節日的氣氛就來了。大男孩玩扯鈴最多只能拋上去再接住﹐不能表演得像雜技團那樣。但有的人居然能扯瓷的茶壺蓋和鋁鍋蓋。就是這點花樣已使其他孩子羨佩不已。
        打鈴角(按上海方言讀音﹐不知該如何寫)是男孩的遊戲。鈴角類似陀螺。陀螺是個圓柱加個圓錐。用繩子縛在一根短棒上抽打時﹐會站起在圓錐的尖端轉。而鈴角是兩個圓錐底面合在一起﹐上面一個圓錐高﹐尖端有個奶頭狀突出物﹔下面個圓錐較低平﹐中間再裝個鐵製的小圓錐﹐是著地轉的部份。玩時用根繩子從奶頭狀底部繞起﹐直到這個圓錐的底部﹐隨後把奶頭狀突出物向下往水泥地上扔去﹐繩子的另一端套在手指上﹐在下落過程中﹐繩子抽動鈴角﹐使它轉動﹐在鈴角接近地面時﹐它會自動翻過來鐵尖著地轉動起來。如果繩子繞得不好﹐或技術不到家﹐掉到地上時就不會轉動。這是屬於個人玩。人多玩的時候﹐大家猜指﹐輸的人把他的鈴角放在畫好的一個圓圈裡﹐其他人輪流用自己的鈴角向它扔去﹐要把它撞出圈外﹐而已自己的鈴角要活﹐即能轉動。如果打下去的鈴角死的﹐即不轉動﹐一起放在圓圈裡給人打。這也常是冬天玩的遊戲。
        打玻璃彈子也是男孩玩的。有幾種玩法。1)在場地一端劃條線﹐離線一定距離﹐一般從八尺到一丈﹐劃個方框﹐叫“塘”。每人在方框週邊上或中心放粒彈子﹐隨後輪流在起線上把自己手裡的彈子向方框打出去﹐如能把方框中的彈子打出去﹐就能據為己有。如果離開目標太遠﹐就讓它留在停頓處﹐等輪到再打時﹐就從那個地方向方框打去。等方框中彈子都沒了﹐一盤遊戲結束。2)像打高爾夫球一樣﹐利用地面上的洞穴﹐編成順序號﹐從起線出發﹐把彈子打入一號洞裡﹐再二號﹐直到最後。沒進洞的就留在停頓處﹐等再輪到時從該處打。
        螞蟻傳話男女都可玩。玩的人橫排一行﹐第一人想出一句話來﹐用耳語告訴下一人﹐依次直到最後一人﹐由他說出哪句話是什麼。結果往往與原話出入很大。引得大家一笑。還有玩獵人老虎槍。兩手抱在胸前表示獵人。兩手前舉﹐一前一後﹐再做成槍的形狀。兩手掌往前平舉﹐大拇指按在太陽穴上﹐表示老虎。老虎可以吃獵人。獵人可以拿控槍。槍可以打老虎。玩者排成相對兩行。由第一人決定要做什麼﹐再一個個耳語下去﹐不讓對方聽見。隨後兩行人同時做某個既定動作﹐以定勝負。
        猜字是智力型遊戲﹐適合較大孩子玩。在本人拙著“新西遊記”裡有一段描寫﹐茲錄於下﹕〔過一竹亭時﹐查雄提議進去坐一會再走。大家相繼入內。芝娜說﹕『這樣枯坐多無聊﹐動物已看得差不多了﹐不如來做個集體遊戲吧。』眾人無異議。芝娜說﹕『我們做猜字遊戲。一人去亭外﹐其餘人決定幾個字﹐如三個字「我們好」﹐隨後待亭外的人進來﹐可向任何人問三個問題﹐每個答者必須把這三個字依次崁入三個答句中﹐由他猜是哪三個字。』張明生說道﹕『既然你提出的﹐你先出去吧。』芝娜走出亭外。盛靳云說﹕『就用「竹亭」兩字﹐你們以為如何﹖』大家說『好』﹐就把芝娜叫入﹐告訴她兩個字。芝娜想了一會﹐問查雄﹕『你叫什麼名字﹖』查雄說﹕『我叫朱瘦竹。』芝娜心中有數﹐第一個字總在『朱瘦竹』三字中。她又問吳肇華﹐因為他不善言詞﹐易露破綻﹕『你平時間看些什麼書﹖』吳肇華訥訥地說﹕『我看些有關亭子的書。』芝娜一聽這話有些生硬﹐想他一定要把『亭子』二字崁入﹐於是就說﹕『竹亭﹐是不是﹖』大家說是。芝娜說﹕『現在我可以指定一人外出﹐就是查雄。』查雄只得走出亭外。郭如儀說﹕『就用「查雄」兩字﹐如何﹖』大家說好。芝娜道﹕『大家答話要長一些﹐不要幾個字。』於是叫查雄進來﹐告訴他也是兩個字。查雄問芝娜道﹕『你會游泳嗎﹖』芝娜道﹕『會是會一點﹐是從書上學來的﹐碰到生字還要查詞典。』查雄摸不到頭緒﹐只得又問八戒﹕『你老兄為什麼怎麼胖﹖』八戒雖然讀書不用功﹐碰到玩的東西倒也一學就會﹐否則怎能作天篷元帥。八戒說﹕『俺老朱吃雄雞吃胖的。』查雄想﹕『如用「雞書」﹐「雞典」﹐「查雞」﹐不可能。如用「雄」字﹐——』突然靈機一觸﹐就道﹕『你們把俺老查的大名也做遊戲。』眾人大笑。接著﹐查雄請八戒出去。張明生說﹕『用「豬八戒吃西瓜」﹐大家看如何﹖』大家沒意見﹐就叫八戒進來﹐告訴他六個字。八戒說為什麼輪到他要這麼難。張明生說因為他聰明。八戒沒話說﹐不能說他自己不聰明﹐就先問張明生﹕『請問這位先生貴姓﹖』張明生說﹕『俺姓豬八戒的豬。』八戒也摸不著頭腦﹐又問查雄﹕『請問先生今年貴庚多少﹖』查雄道﹕『虛度一十八。』八戒還是沒有頭緒﹐就問盛靳云﹕『請問先生操何貴業﹖』盛靳云答道﹕『摩頂受戒﹐出家為僧。』八戒想了想﹐又問林木森﹕『請問先生用過飯嗎﹖』林木森說﹕『剛吃過。』八戒再問呂品口﹕『請問這位先生府上何處﹖』呂品口說﹕『俺是西安人。』八戒怕師哥罵﹐不好意思去問女生﹐就問悟空﹕『請問師哥昨天作何貴幹﹖』悟空說﹕『俺昨天在看「豬八戒吃西瓜」的連環畫小說。』八戒一路問﹐眾人一路笑﹐這時聽悟空說這句話﹐女生都笑彎了腰。八戒想了想﹐總算明白了。他們玩了一會﹐起身離亭而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9 21:16 , Processed in 0.11555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