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89|回复: 0

《陳君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8/2016 07:3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夫諸海之中唯情海之風波獨多耳。甜酸苦辣﹐五味畢具。悲歡離合﹐七情齊備。其情事之可憫可嘆者﹐可悲可喜者﹐令人感之深焉。陳君者﹐余所善一翁之友也﹐乃富賈子。其女友乃文氏女也﹔父營二廠﹐家道殷實。是歲﹐陳年弱冠逾四。滬地淪陷已三載。某日﹐陳偕其女友赴舞會。主人待客深周。盤列中西名點﹐杯泛牛奶咖啡。舞歇歌繼﹐言笑歡洽。至餐時﹐佳餚堆盆﹐盛饌載席。酒映燈影﹐箸響碟銀。或姆戰﹐或戲謔。餐畢復舞﹐夜闌始散。人影離亂﹐互道晚安。陳與女友出﹐適一街車緩駛而來。陳止之求載﹐乃入。前座尚有一人。陳意乃駕車者之友而搭乘也﹐不之怪。車遂駛去﹐幾經拐彎﹐至“法大馬路”而東﹐背道馳也。陳始驚愕﹐問之不答。再問﹐叱曰﹕“惜命﹐閉嘴。”車至外灘﹐驟止﹐推陳出車。載女過外白渡橋而去﹐至新雅酒家﹐時為日寇軍官俱樂部也。置女一室﹐備受凌辱﹐終日思陳﹐淚無已時。陳目車逝﹐狂呼不得﹐痛哭而歸。是夜﹐寢不寐﹐旦即起﹐奔告女家﹐舉宅悲慟。女父遣人四出尋訪無著。陳亦舉城求之而不得﹐愁緒縈懷﹐鎮日鎖眉﹐寢食不思﹐衣帶漸寬。其母哀之﹐勸其別娶。陳莫之聽﹐冥求更急﹐舉動若狂。如是者數年﹐終不知女之所在。至寇降﹐女始歸家﹐備言其狀﹐聽者酸鼻﹐各盡欷歔。陳聞女歸﹐急趨其家﹐欲一傾相思之情。女拒不見﹐令婢傳言云“玷辱之軀不堪以奉君子。願君別娶﹐勿復為念。”陳堅欲見之﹐對曰﹕“卿之所受﹐余盡知之﹐可憫可諒。此非卿之過矣。余心如舊﹐卿勿見拒。”且責之以盟誓。俟於客室三日不去。女感其意﹐乃見之﹐遂偕秦晉。翁今歿矣。唯陳君伉儷存否﹐余莫知之。然其情事堪歌堪泣。余故傳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3/2019 11:31 , Processed in 0.08864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