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947|回复: 2

[曝光/呼声] 毛泽东:我还缺两个妃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5/2016 08: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9/2017 15:17 编辑

周孝正:毛主席万岁的来历,绝对震撼你……1950年为庆祝建国后首个五一劳动节,要组织群众游行,朱德的秘书把拟定的游行口号拿给毛泽东审定,毛自己添上了毛主席万岁这个口号,并一直喊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

刚解放,毛泽东住在中南海是吧,(有一天)就奔故宫了,他坐在故宫内皇上的那把椅子上,他坐了一会儿,下来了,他说:我要在这儿办公!当时的随从说,这儿不能办公啊。你想想,那皇上19111912年被推翻了,故宫已经变成博物院了——故宫博物院。底下人没法办啊,就说:那儿太大,夏天不好降温,冬天也不好取暖。过些日子毛泽东又说:我要在故宫办公!大伙都说,你不能在那儿办公,那儿门儿太多,它不好保卫。找借口就拖着他。把毛泽东拖急了,毛泽东说:不让我在故宫办公,好啊,给我拆了!差点三大殿就给拆了。但是周围的人,毕竟还是反帝制的,知道毛泽东有皇权思想,想当皇上,但是大伙还是有所警惕,就不能当面反对他,就找借口,没人理他(就没拆)。

周孝正说:刚进北京不久,李锐划船,毛坐在船上,江青在侧,毛公然说:现在什么都不缺了,就身边还缺俩妃子!有人说:周孝正是污蔑。其实,毛泽东糟蹋了成千上万的女人。丁玲就是毛泽东玩过的女人。1936年11月12日大破鞋丁玲抵达中共的所在地保安县瓦窑堡,这是苏区的一件大事。毛泽东一改以往邋遢的生活习惯,专门刮了胡子去迎接她到保安后不久,丁玲就应约和毛泽东单独会见,两人一见倾心。星沉月落夜闻香,领袖手抓裆中央。亲密相处了几天几夜。不久,丁玲要当红军。毛泽东也当即表示同意。在保安只停留了12天的丁玲,就跟着时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总政治部副主任杨尚昆到了定边前线,随彭德怀、任弼时领导的部队活动。

毛泽东对丁玲念念不忘,遂于1936年12月30日挥笔写出《临江仙》一词,用军用电报发到庆阳前线聂荣臻司令部,嘱转给丁玲同志。后来发表时题为《临江仙.给丁玲同志》“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日文小姐,今日武将军。”用电报写诗,这在中外文学史上恐怕也算一桩奇闻。      

1982年盛夏,丁玲在渤海湾避暑胜地大连,跟一位爱好文学的中年科学工作者同住在一所疗养院里,谈起往事,其中不乏对毛泽东的楚楚哀怨:有三天三晚我们都在一起。后来话说的多了,他便说起跟革命相关的事来。……他是个帝王思想很重的人,……在延安的时候,我经常到毛主席住处去。差不多每次去他那里,他都用毛笔抄写自己写的诗词,或是他喜欢的别人的诗词。有一次,毛主席突然问我:丁玲,你看现在咱们的延安,像不像一个偏安的小朝廷?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就回答他:我看不像,没有文武百官嘛!’‘这还不简单呀!毛主席马上把毛笔和纸推到我面前,说:来,你先开个名单,再由我来封文武百官就是了。我没有开名单,只是报人名。反正是开玩笑嘛。毛主席一边写名字,一边在这些人的名字下面写官职,这个是御史大夫,那个是吏部尚书,林伯渠可以做户部尚书,彭德怀做兵部尚书,董必武可以做刑部尚书,还有丞相、太傅,等等。弄完了这个,他突然又对我说:丁玲,现在文武百官有了,既然是个朝廷,那就无论大小,都得有三宫六院呀。来来,你再报些名字,我来封赐就是了。一听这个,我马上站起来说:这我可不敢!要是让贺子珍大姐知道,她肯定会打我的。他拉着我的手,扳住我的指头,一个一个地数起3672妃来。他封贺子珍作皇后。丁玲,你就封个贵妃吧!替我执掌文房四宝,海内奏折。但我不用你代批奏折,代拟圣旨……,那是慈禧干的事情,大清朝亡在她的手里……’接着,他又封了其它的一些红军女性作6院贵妃。再后,他和我数起72才人来。可是,瓦窑堡地方太小,又很偏僻,原有居民不过两千人,加上中央机关干部,警卫部队,也不过四五千人,又是一个以男人为主体的世界。把瓦窑堡地方上稍有姿色的女人算在一起,也凑不了72才人。还包括了几个没来得及逃跑的财主家的姨太太呢。……另外一次也是我去毛主席处,他怀里正抱着一个男孩,我们正聊着,小孩突然撒了一泡尿,把毛主席的衣服弄湿了一大片。这时候毛主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地对我说:丁玲,你说说,这是不是太子尿呢?说完,仍然抱着孩子,用一只手把纸铺开,竟填起太子尿的词来了(杨桂欣:《丁玲就是丁玲》,《炎黄春秋》1993年第7期)

1957年丁玲被打成右派,受尽迫害,晚年平反后丁玲竟以被“母亲打错了”卖乖还有葛佩琦被共产党弄得家破人亡,受尽人间活罪,“从无期徒刑减到有期徒刑十五年”,就高兴得要喊“伟大正确的共产党”来取宠。刚刚出狱,又高呼“福自党来”。居然可以在文革浩劫后的废墟上看到“我为之奋斗了多半辈子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美好景象”来。可痛也夫,可耻也夫,可鄙也夫!

中共所有运动都是以消灭知识和知识分子为目的。毛从1925年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就把流氓、痞子捧上天,而把大学教授当作革命对像,杀AB团、杀社民党,都是以文化人为消灭对像。胡耀邦的一个老师只因读过初中,被当作AB团杀害,胡耀邦本人也是因小知识分子而被中共省委政治保卫局和肃反委员会列入AB团成员的名单,并立即逮捕。几十年后胡耀邦仍心有余悸,去世前的几天,对去医院探望他的冯文彬说:当年如果没有你把我带出来,我就完了;如果把我送回去,我也完了。
 楼主| 发表于 11/9/2016 03: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沈容:毛泽东身边女孩坐红旗车去北外上学

2016-11-08 政商360


   政商360(微信号:zhengshang360)—— 多角度展现商政动态---精致有料,全方位解读政经迷局---深刻独到!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创作者



对门的"叶师傅"
                        
我们住的四层楼还有一套房子,是三间一套,他们的房门对着我们两间一套的房门。我们这位邻居叫叶子龙,是大大有名的跟随毛泽东多年的秘书。
      
我们两家的房门常常是敞开的,互相常来常往。叶子龙带着一个女儿和一个小外孙住在那里。叶子龙那时还没有"解放"。他身强力壮,精力旺盛,很会生活,又健谈,在生活方面,他是我们的顾问。那会儿时兴称呼"师傅"。我们都叫他叶师傅。因为,像我们这一号人,称什么"长"不合适,称"同志"既生分,又不知道对方有没有问题,称"师傅"还带点工人阶级的味道。现在想来,称"师傅"充满了"时代感",妙极了。他的小女儿小名叫二娃子,是陕北人的叫法。小外孙才四五岁,有时候他们出门,就把他放在我们家。叶师傅做的豆腐乳赛过任何店里买的。他教我做:先把买来的豆腐蒸一下,然后切成小方块让它发霉,用小茴香、盐、辣椒末按一定的比例和匀,等豆腐霉到一定程度,把每一块豆腐先在酒里蘸一蘸,再和上那些末末,放在瓶里。大概一星期以后,打开瓶盖,香气扑鼻,味道鲜美。叶师傅还会腌雪里蕻,他用小鱼干放点辣椒炒雪里蕻,又是一道美味佳肴。叶师傅做了什么好菜,总要给我们一点尝尝。我们家做了什么好菜也要送一点过去。
      
他曾想,叶师傅当了那么多年毛泽东的秘书,一定饱读诗书,满肚子轶闻秘事。可是,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和我谈这些,所以不好贸然问他。有一天,他问我愿不愿意帮他一个忙。我说,只要我能干的一定帮忙。我原以为是什么生活上的事,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他要我帮他写一份检讨。检讨什么呢?他说,很简单,就是检讨安窃听器的事。我完全不知道安窃听器是怎么一回事。叶师傅告诉我,完全不是什么窃听器。那时,中央开会或毛泽东找人谈话,毛的讲话都要记录下来,有时听不清、记不下,中办的人商量安一个小小的麦克风,把老人家的讲话录下来,然后按录音整理记录。过了一阵,被毛发现了,这就成为私自安窃听器的大事。这事涉及的人很多。我问叶师傅,该怎么检讨。他说:"不牵扯别人,只说我不对就行了。"我按他的要求,字斟名酌句地写了一份检讨,叶师傅居然还相当满意。
        
打这以后,我们的话题就逐渐转移到他当秘书时的情况上来。话匣子一打开,可以看出来,他虽然被撤了职,但是对他的老上级还怀有深深的感情,对他的秘书工作更是津津乐道。他说,他长期是毛的生活秘书,毛生活上的一切事务他都管。毛泽东要做衣服,不用到裁缝店里去,也不用叫裁缝来量尺寸。叶师傅记得住他的身高、肩宽、袖长、腰围等等尺码,他只要到红都服装店,选好衣料,让店里照他说的尺码做,做出来的衣服,保管合身。他做的豆腐乳也是毛泽东爱吃的。叶师傅很怀念贺子珍,经常讲当年在延安他妻子怎样和贺子珍躺在一个炕上聊天。贺子珍的女儿李敏到月坛北街来看望他,他也领她到我们家来,介绍给我们。在讲到毛泽东身边的一些人时,他讲得最多的是一位姓陈的女孩子。他称她小陈。这位小陈长得漂亮,能歌善舞,又很聪明。有一次,她看毛闷闷不乐,就要毛猜一个谜语。这谜语是"毛泽东打喷嚏"。老人家猜不出来。她说:"很简单么,'毛病'。"引得老人哈哈大笑。她曾要求毛批准她入党,要求毛给她一份职务。这两个要求都没能达到。为此,她离毛而去。

楼上的新邻居
                           
我们住的五号楼在五层楼上还有两套房子没人住。有一天,有人来看五楼的房子。叶师傅最清楚,他说,来看房的人是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吴德的秘书,可能是吴德的秘书要搬来了。然而,搬来的不是吴德的秘书,而是一对老年夫妇。老太太够胖的,戴了一副金耳环。金耳环在那时是很显眼的,因为破四旧时,这些东西早就破掉了。老大爷比较瘦,但是很壮实。老大爷不久就到五号楼附近的副食店打工去了,开头完全尽义务,后来拿"补差"。我们不知道搬来的是什么人,但是觉得有点怪,更使我们纳闷的: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要北京市市长的秘书来号房子?
      
还是叶师傅消息灵通,他告诉我们:新来的邻居是现任毛泽东秘书的张玉凤的双亲以及她丈夫的弟弟。叶师傅说,张玉凤的父亲原是铁路上的搬运工人,待在家里不舒服,所以到副食店里去帮忙搬运蔬菜。张玉凤的妈妈则在家操持家务,小叔子在一家工厂当工人。新的邻居搬来以后,五号楼就显得更热闹了一些。最忙的是叶师傅。他时不时以各种藉口,如查水表、电表等等跑上五楼去视察一番,然后来告诉我们,五楼又添了什么家具,什么颜色,放在什么地方等等。有一次,他从五楼下来,对我们说:"毛主席现在湖南。"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说,张玉凤给家里捎来一条羊腿,包羊腿的报纸是《湖南日报》。叶师傅很善于和人交往,也很能赢得对方的好感。
     
贺龙的女儿贺捷生也住在月坛北街。她和叶师傅熟识,因此也经常到我们家来。贺捷生忙的是另外一件事。影片《创业》给"四人帮"枪毙了,贺捷生动员作者给邓小平写信,要求邓小平重审。这事显然是针对"四人帮"的,非同小可。信如何写法,自然要反覆推敲,各方徵求意见。贺捷生告诉我,她曾对作 说,这事搞不好有可能坐牢。她问作者敢不敢冒这个危险,作者甘愿冒险呈书。作者的妻子也支持写信。贺捷生告诉我,她曾对作者说,万一作者要坐牢,她一定去牢房送饭。经过一番努力,《创业》终于上演了。
                        
"我这里不是公用电话"
                       
有一阵,张玉凤经常来我家打电话。她很有礼貌,来我家时,总忘不了说一句"对不起,借打一个电话";打完,也总要说一句"谢谢"之类的话。有一次,她还把她的两个小孩带来,教小孩叫我们爷爷奶奶,很"热络"。作为邻居,来打个电话,是人之常情,何况她还彬彬有礼。她的电话大体上总是两个内容:
      
一是问老人家看电影看完没有,一是要车来接她。不久,另一位女士也来打电话了。她来我家,目中无人,昂首阔步,打完电话就走,那真叫傲气。碍于情面,我们也就让她打了,大家都是邻居嘛。后来,打来找她的电话特多,我们要拉开嗓门叫她接电话。她的电话一多,再加上她那不可一世的态度,李普不耐烦了。有一次,又是她的电话,李普抓起电话,厉声说:"我这里不是公用电话!"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我们有一位广东朋友的女儿叫晓平,在北京外语学院学习,每星期休息都到我家来。她说,他们学校来了一个"红旗学生"。所谓"红旗学生",是指来上学的学生是乘红旗轿车来的。那时,红旗轿车只有高级领导才有资格乘坐,居然有学生乘红旗轿车上学,当然全校轰动。晓平说,这位"红旗学生"不和大家一起上课。她要把老师叫去,单独给她讲课。学校叫她填表,她说:"填什么表,你们叫汪东兴去填!"这位如此特殊的学生就是来我家打电话的那位女士。还是叶师傅最了解底细。他告诉我们:那位女士原来是江青网罗去当她的护士的,后来,江青把她推荐给毛泽东。她虽然长得还算漂亮,但是她的那种做派叫毛泽东受不了。终于,毛大发脾气,拍桌子叫她滚蛋。真叫她滚蛋,那江青的面子就下不来了。周恩来想出了一个办法,把她送到北京外语学院去学习。这样,她就住到月坛北街来了。
      
在毛泽东病重的时候,那位女士匆匆要出嫁了。据说是嫁给一位老将军的儿子。那天,我在楼梯口,看到一位身穿军装、老态龙锺的军人吃力地爬上五楼,又从高楼扛着一个铺盖卷吃力地往楼下走。我看着,心里很不是味儿。让司机和警卫员在楼下等着,老将军自己来干这种重活,对自己的儿媳妇这么着,是不是太那个了一点?
发表于 1/19/2017 15: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作者是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8/2019 17:51 , Processed in 0.57146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