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777|回复: 3

中医枯木逢毛宠 全民吃草跳大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30/2016 10: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93年5月康熙皇帝患了疟疾,中国的“御医”们束手无策。三个法国传教士洪若翰、白晋和刘应知道这个消息后,赶紧为皇帝献上一种从法国带来的洋药。起初,康熙不敢吃。为了康熙的病尽快好起来,有四个不怕死的大臣,自告奋勇为康熙尝药,待确信他们服药平安之后,康熙才把那洋药吃了下去。两天后的7月4日康熙的疟疾就好了。后来康熙认为“南方庸医……伤人者不计其数”、对此“须要小心”,并主动学习西医,1712年7月他赐该药给得了疟疾的臣子曹寅(曹雪芹的祖父)。这次事件拉开了中医在西医面前失败的序幕。
曾国藩1860年给其弟曾国荃写信时一再告诫说:“吾祖星冈公在时,不信医药,不信僧巫,不信地仙……今我辈兄弟,亦宜略法此意,以绍家风。”把不信中医作为“家风”叮嘱其弟,务必遵守和弘扬,可见其不信中医已到了何等程度。他还说:“凡目所见者,皆庸医也。余深恐其害人,故近三年来,决计不服医生所开之方药”。
中国近代倡导废除中医的,大多为博古通今的饱学之士。国学大师俞樾曾是曾国藩的学生、章太炎的老师的学者,担任过朝廷古文献整理首席专家和考试院主考官。1879年,他发表《废医论》,第一次旗帜鲜明地主张像废除巫术那样废除中医。他说:“就其初而言,则巫于医皆圣人为之也,极其末流之弊,则巫可废而医亦可废。世之人贱巫而贵医,不知古之医巫一也。今人医巫亦一也,吾未见医之胜于巫也!”这段古文意思是:“医和巫具有相类似的起源,都是早期的一些读书人做起来的。既然巫可以废,那么医也可以废。现在许多人尊重中医而看不起巫术。其实,巫术和中医是同一种东西。现在也还是巫医一体。我还没有看见医有胜于巫的方面。”他认为《灵枢》和《素问》并不是真正的医学著作,不过是占卜星象之书。关于中药的神奇,他认为不过是:“其药之而愈者,乃其不药而亦愈者;其不药不愈者,则药之亦不愈”。这个观点直接点出了“中医”那种“贪天功”的本质——现代医学、生物学都揭示了人体自身就有免疫力,某些疾病是能在免疫力的作用下自愈的。
19世纪下半叶,国学大师,同治进士、桐城派文人吴汝伦(1840-1903)说,传统中医连人体和疾病的基本形态都不曾做过起码的合乎实际的观察,“吾国医家殆自古妄说”,是“含混医术”,他表示至死拒绝中医〔见张岱年.中国哲学大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p173-177〕。他还说,“吾国医学之坏,坏于儒”。这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所谓中医理论只不过是中国古代读书人干出来的蠢事。
清末启蒙思想家郑观应说:“中医多模糊影响之谈,贵空言而罕实效”。1900年严复指出:“听中医之言,十有九误,切记切记”。近代要求废止中医的人有:严复、梁启超、孙中山、章太炎、胡适、鲁迅、陈独秀、蔡元培、傅斯年、褚民谊、张东荪、蒋梦麟、丁文江……
1912年,袁世凯北洋政府就制定《壬子癸丑学制》,就将中医排除在正规教育系统之外。这其实也不是新鲜事,自古以来,中医本就在正规教育系统之外,学医对于知识分子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春秋百家争鸣,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和思想家争奇斗艳,独独没有医家。以华佗医名之盛,也丝毫没有行医的成就感,“本作士人,以医见业,意常自悔。”因为医是一种贱业。后世多有在“正规教育系统”出不了头的知识分子差生,以“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为遮羞布,转行行医,是因为中医行医的门槛自古就低的不能再低,不需要政策来“放宽”标准。比如水浒金瓶梅中,卖茶王婆都可以行医针灸。
但时代毕竟进步了,北洋政府并不新鲜的政策使中医界感到羞愤,群起而请愿抗议。偏偏教育总长汪大燮(后曾任国务总理,并参与策划五四运动)一根筋,不为民情舆论所动,坚决顶住,断然表示:“吾国医毫无科学根据”、“余决意今后废去中医,不用中药。所请立案(指将中医纳入教育系统)一节,难以照准。”于是,这一政策一直持续到1949年。
1929年,南京政府卫生部召开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一致通过了余云岫起草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当时参与表决的有中国医界名流14人,绝对代表了中国医学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医学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以及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其中颜福庆是近代著名的医学教育家,上医和湘雅的创始人,第一任中华医学会会长;伍连德是中国第一个具有世界声誉的“鼠疫斗士”,中国第一个获诺奖提名者,中国现代医学的奠基者,千古一医。
这个提案引发更大的请愿抗议,国民党政府肉食者中却再也没有汪大燮这样的硬骨头,提案遂通而不行。余氏提案因过于激烈而失败,但影响仍强劲持续。在1946年的新《医师法》中就新增严格规定:中医一律只能称“医士”,不许称“医师”;严禁中医使用西药(该条至今在台湾实行)。教育部则强力取缔了上海三家“擅自设立”的中医学院。这一次南京政府顶住了中医界的请愿。
面对废医行动派的一波波实弹强攻,恽铁樵式的虚拟化狡辩,国粹主义的爱国情怀都无济于事。中医面临生死存亡,需要寻求真正稳如泰山的支持力量;这类似于女人对安全感的需要。这种力量便是政治。
中医寻求政治“庇护”自《黄帝内经》就开始了。天人合一宇宙图式的本质就是一种强调核心领导和绝对秩序的政治哲学(详见《中医思想剧变1:黄帝内经》),中医一开始就是傍政治而生的,没有独立的科学精神。《内经》甚至把政治融入人体结构和生理学,如赋予不同脏腑以官位,表示贵贱不同:“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藏之相使,贵贱何如?岐伯对曰:…心者,君主之官也…肺者,相傅之官…肝者,将军之官…胆者,中正之官…膻中者,臣使之官…脾胃者,仓廪之官…大肠者,传道之官…小肠者,受盛之官…肾者,作强之官…三焦者,决渎之官…膀胱者,州都之官”人体生理学,政治说了算。这种原则甚至应用到药物:“主药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药理学也是政治说了算。把政治理论直接用于医学,中医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尽管中医这么“识趣”,传统政治始终没赋予它过高的地位。
作为对比,西医要幸运得多。古代西医三巨匠之一的古罗马盖仑的医学,一方面具有坚实的动物解剖和生理学实验的基础;一方面又宣扬目的论,认为人体每一个器官都符合造物主的设计思想。这种思想得到基督教的认可,遂成为至高无上的教条,违背者会受到严厉的惩处。一样的政治生理学,命运不同。可是,盖仑体系被文艺复兴以后的科学医学所摧毁之后,政治和宗教思想便彻底退出医学领域,不留一丝痕迹。真正把医学的归于医学,把政治的归于政治。
1949年以后,作为旧的医学,中医的命运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改观。改观始于自身努力和贵人相助。
所谓自身努力,即是把“辨证”“辩证”化,确保了政治正确。新中国的政治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所有的科学必须受这一思想的指导和规范。中医自恽铁樵以后,五脏六腑经络气血,尽皆符号化虚拟化,一切理论都没有实际观察和实验的基础,讲究的是信则灵,彻底唯心,唯物的精神是绝对没有的。那,能不能辩证一点呢?恰好,中医有“辨证”一词可以利用。“辨证”和“辩证”,字形上差别极其细微,语文水平稍低点的都分辨不出来。古代医学著作中,没有一个中医会把“辨证”写成错别字“辩证”,大家都是学语文出身的,丢不起那人!1949年以后就不同了。“辨证论治”本来不过是浅显的道理,辨别病症而予以不同的治疗而已,任何医学都是这样做的。新时代的中医们赋予了它新的奥义,把它说成是一种“思想体系”,论证它具有“优越性”,俨然符合辩证法,他们硬是给古老医学招进了辨证法的魂。此后,中医们开始前无古人有意无意的写错别字,“辩证论治”起来:北京中医药大学大伤寒专家郝万山在《郝万山讲伤寒论》中,把仲景的“辨证”全部改为“辩证”,从头到尾“辩证论治”。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伤寒专家王雪华在《王雪华讲金匮要略》中大谈“辩证施治”规律。“跨世纪的老中医”熊寥笙在《伤寒名案选新注》中阐发“辩证施治”的奥旨。中西医结合专著《女科宝鉴》中“辩证施治”如一地鸡毛。畅销书《人体使用手册》里“辩证”智慧闪闪发光。连工具书《中医名词术语精华辞典》中也辩辨不分(详见《中医是怎样把“辨证”变成“辩证”的》)。
好嘛,中医具有辩证思想,政治是正确的!贵人来相助了。1958年10月11日,毛泽东主席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写了一封信,全文如下:
尚昆同志:
此件(指卫生部党组《关于组织西医学中医离职学习班的总结报告》)很好。卫生部党组的建议在最后一段,即今后举办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学习班,由各省、市、自治区党委领导负责办理。我看如能在一九五八年每个省、市、自治区各办一个七十至八十人的西医离职学习班,以两年为期,则在一九六○年冬或一九六一年春,我们就有大约二千名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此事请与徐运北同志(时任卫生部党组书记、卫生部副部长)一商,替中央写一个简短的指示,将卫生部的报告转发给地方党委,请他们加以研究,遵照办理。指示中要指出这是一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指示和附件发出后,可在《人民日报》发表。[color=#06699 !important]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f8a5230102wloa.html?type=-1
这一封短信彻底改观了中医的命运,说救了中医的命也不为过。
1950年,第一届全国卫生会议上,余云岫仍作为特邀代表发言,他改变策略,将“废止”改成“改造”,但坚持“没有旧医继续存在的余地”,提出了“改造旧医实施步骤”的方案,要“淘汰多数,保留少数,加以改造,变为医助”。
新中国第一任卫生部副部长贺诚和王斌都是受过正规西医教育的老红军,都支持“废医”或“改造旧医”。他们说“中医是封建医,应随着封建社会的消灭而消灭”,“以人民保健与治疗所需要的科学知识来衡量,他们(中医)都是不合格的,他们只能在农民面前起到精神上有医生治疗的安慰作用”,“从单纯科学医学来看,取消他们是为了人民”,“开短期训练班经训练合格者给予医助资格,并在训练中启发他们客观的来认识他们的过去,停止其今后招收学徒。”贺诚和王斌采纳了余云岫的建议,曾一度取消中医的行医资格,在全国各地办进修学校,让中医学西医,试图改造中医。然而不久,他们就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一齐撤职。违背最高指示而被撤职的卫生部高官,他们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不会再有了。
就在大陆开展中医大跃进的时候,1961年李敖针对台湾当局修改《医师法》,拍案而起,与以国民党元老陈立夫、陈果夫为首的一班人叫板,反对在台湾设立中医学校中医研究院,反对给中医生发行医执照。他发表了《修改中医法与废止中医》一文,把中医痛快淋漓地批一遍。李敖先生发出反对声音之后,在台湾没有出现中医学校中医研究院也是后来才办的,而且台湾的中医研究院主要是为使用中医做安全性、有效性和品质保证方面的研究,不像大陆上的中医研究院搞那么多莫名其妙的医药开发。
大陆文革中大搞中西医结合,以陈可冀为首的一伙政治钻营分子发明了中药肌肉和静脉注射剂,致残致死很多中国人。这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社会的重大犯罪行为。
中医靠溜须拍马达到国家豢养的目的。首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中医专家邓铁涛的儿子经常便血,他辨证为肠胃湿热,吃他开的中药半年。未愈,后行肠镜检查,结肠癌伴转移,错过最佳手术时机而亡。其妻素有高血压、高血脂,一日突诉剑突下疼痛。他诊断为胃脘痛,吃中药,直到第二天查心电图。下壁心梗扩散,心衰而亡。邓铁涛以按摩调理手段深得徐向前元帅的信任。1985年,邓铁涛第一次以普通共产党员的名义,写信给中央领导徐向前元帅。这封信,首先徐帅批示,然后胡耀邦、乔石也作了批示,到了卫生部部长崔月犁批示,才用了7天。到了1985年的49次国务院会议,在赵紫阳的重视下,会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198612月,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成立,中医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2003年非典流行期间,邓铁涛第四次上书。随后,吴仪在当年5月8号召开的中医座谈会上,强调中医对非典有防治的办法,然后中医才介入到防治非典中。中医胡说:“板蓝根增强人体免疫力且能对抗非典的冠状病毒”,非典时期中共让全国人民吃板蓝根,熬大锅中药汤给学生喝。把中华民族拖回到非洲原始部落跳大神水平。2005年6月15日,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一小学的151名学生喝“大锅药”出现拉肚子、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截至16日,已有一名小学生抢救无效死亡。
当代中国医院发扬了中医的吹牛骗子传统,成了谋财害命的工具。年轻的大学生魏则西被军队医院骗了20万后悲惨的死去。

 楼主| 发表于 8/2/2016 04: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樊梨花 于 8/2/2016 04:30 编辑

亚里士多德的落体理论是经验证明了的,却被伽利略的实验推翻了。古希腊罗马医学理论也是经验证明了的,却被近代医学推翻了。近代医学又在遗传基因学的基础上现代化了。
中医的阴阳五行本来就是胡说八道,完全与经验无关。中医以天圆地方证明头圆脚方,以365天证明人有365块骨头(实际上只206块)且有365个穴位(穴位完全是胡说八道),以吃啥补啥以形补形等胡乱类比来用药。2千年前西方已经认识到脑主神明,中国人直到清末才认识到。中医不知细菌病毒、不承认脑主神明和基因,怎能治病?今天,中医界还花上亿的民脂民膏来论证心主神明。中医是中国人愚昧的最集中体现。中医是一种钓鱼骗术。
毛泽东一坐上龙廷,就批孟德尔摩尔根基因遗传学,提倡愚昧的阴阳五行中医巫术。毛泽东最爱《素女经》《金瓶梅》,希望道家的神仙中医的采阴补阳妙论帮他延寿。为什么那么多官员玩少女,是因为中医鼓吹采阴补阳,玩的少女越多越长寿。
文革时,毛泽东反对医务人员戴口罩。
他国的医学知识在不断创新前进,唯有我国死抱着2O00年前阴阳五行的巫医,盲目地崇拜祖宗的阴阳五行中医邪说,就是懒惰愚昧的表现。中医在官方媒体上胡说八道,害人害己。一个愚昧的民族,死抱中医不开化的民族,该醒了。请看:
1910年的东北大鼠疫是传染性极烈的肺鼠疫,死亡率接近100%,混是混不过去的。实战考试结果让中医极其难堪:中医在这场“瘟病”面前不堪一击,清政府不得不任命年仅31岁的剑桥医学博士伍连德担当重任。伍连德带着从全国各地召集来的可怜兮兮的30个西医,运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传染病和公共卫生防疫理论,硬是控制住了鼠疫,为中国赢得史无前例的世界性科学荣誉。这场战役中医务人员的伤亡数据令人寻味,西医49名(包括医学生)只殉职2名,殉职率4.1%;中医近200名,殉职高达80名左右,殉职率40%以上。中医群体死亡率之所以比西医甚至其他杂役都高得多,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相信的是伤寒瘟病学说,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结果,他们正气凛然的不戴口罩,然后就被细菌“干”了
 楼主| 发表于 8/2/2016 04: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副统帅由中医粉到中医黑?[size=0.75em]2014-05-27 13:00阅读:599
[size=1.06em]
今天有同学微博上贴了一幅照片,一篇回忆录中提及林帅曾在一本书中写到“中药不可服,错、对,均无案可查,无经验可用。”众中医黑纷纷给林帅点赞,称其'脑子够用,明白人,聪明人,远见卓识”云云…
X




[size=1.06em]其实,林副原本是个忠贞的中医粉,曾自学中医,给战士开药方,也给自己开药方,按一些回忆文章所述,不止一次差点因服有毒中药挂了,倘若林后来真的主张“中药不可服…”那也是以自已生命体验换得的。
=================================
林彪学中医源于一个笑话, 1931年夏,红四军开到石城北部打“土围子”。攻克红石寨后,林彪和随行人员来到一家豪绅的住宅,发现地上散落了很多被丢弃的纸包。警卫员拾起一包打开让林彪看,林彪仔细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高兴地说:“这是高丽参,是大补的补品呀!”战士们听说这是大补的补品,遂打了几只野鸡杀掉后,放了约一斤高丽参一起炖,炖出来的野鸡肉发黑,味道很苦。战士们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野鸡肉吃了个一干二净,连鸡汤也喝了个精光。不久,战士们开始流鼻血,有的战士断断续续流了好几天才止住。
林彪听说这件事后大笑不已,他笑战士们怎么能一下子在锅里放那么多的高丽参呢。笑过之后林彪想,战士们不懂中医,才闹出了笑话。现在战事频繁,部队缺医少药,何不自己看一点中医书籍,必要时也好给战士们治一些常见病。林彪以前收集到一些中医书,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每到空闲时,他就看起中医书来。久而久之,林彪也懂得了一些中医知识了。部队战士中有些常见病,林彪也可以开方子医治了,他还真的治好过一些战士的病。
自己生病时,林彪也常开一些中医药方,包括在长征途中,在延安,在东北。由于弹伤损及中枢神经,林彪怕光、怕风、怕水、怕声音,见风落泪,见水拉稀,但他并不相信医生。中医、西医反复会诊,认为他的五脏六腑都没有问题。林彪就自己翻医书,开方子吃药。有一天他指名要吃腊肉,因为他睡眠不好,不知道他从什么书上看到,说 吃腊肉有利睡眠。到打平津战役时,他就再没提出要吃腊肉了。
有一次在双城前线指挥作战时,林彪不知从什么书上看到一个治失眠的中药方子,就让警卫员上街给他抓了几服药直接熬着喝了,结果出了大事。他喝完药,很快就休克了,人事不省,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负责林彪生活和警卫的王本把那介绍方子的书拿走了,并且叮嘱警卫员们,以后如果再抓药,一律要经过王本请负责保健的大夫看过同意后再办。
林彪笃信中医理论,对吃不很讲究,不吃鱼肉,不吃精米。他对食物不讲究味道,而只在乎热量和温度。热量由保健医生掌握,温度则必须达到烫嘴的程度。林彪喜食白菜,但吃法很特别,不让切,不放盐,不放油。厨师为此想了好长时间就是想不通,林彪告诉他:“这是我发明的偏方,可以治植物性神经紊乱症。”至于效果如何,林彪却从不管。
林彪经常抱着一本厚厚的药典,手拿放大镜,字字揣摩,然后别出心裁地自开药方,让医生制成药丸吞服。林彪饮用中药是这样的:中医专家会诊后,都开一个处方,然后,他把每一个专家的处方一一审看,并把众方化裁加减之后,他重新写一个处方,这个处方已经不再是哪一位专家的处方,而是他所化裁的中医处方,按照他的处方取药煎给他。
在这方面,林彪有第六感,谁删改药方或增减药物,他马上就能发觉。一次,叶群吩咐医生在他的药丸里放了一些营养药。林彪刚放进嘴里,便立即吐了出来,大叫:“有毒,有毒,有人要害死我!”
建国后,林彪有了保健医生,医疗条件是相当好的,但他还是经常给自己开方治病。有一次,他给自己开药方子,吃下去后不久就肚子痛,接着开始拉肚子,几乎虚脱,直到医生来治疗,才好转。原来,他在给自己开的药方中,放砒霜过量了,才闹出了危险。毛泽东知道后,严令林彪办公室工作人员:今后林彪开的药方,必须经过保健医生看过之后,才可以去买药配制、服用。从那以后,林彪给自己开的药方,就主要是保健方面的药品了。
大部分摘自:涤生《林彪何时学的中医》,《党史文苑:纪实版》2004年第9期


 楼主| 发表于 9/28/2016 02: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科学为基础的民主是可怕的

    南非在布尔政府时期。南非的医学也是很发达的,全球第一例心脏抑制手术就在南非成功,并且南非的药物开发在那时候也是全球名列前茅的。可以说医院也是一流的医院。而现在,曼德拉居然要大字都不咋认识的黑人去医院当护士,当护工。这尼玛就要亲命了啊。

    更缺德的是,黑人知识分子说布尔白人们在考试上歧视黑人,所以他们拿不到行医执照。于是,居然降低了行医执照的考试程序。这样黑人不就可以当医生了嘛……哎哟尼玛,在九十年代末期,南非的医疗业简直是坐过山车一样冲入低估。医疗至死的案例多的丧心病狂。

    一瞬间,一个和能和中美英法PK的医疗系统,瞬间就变成了屠宰场。以至于,现在去南非经商的商人们,如果有了大病,就得赶快回国,要么赶快飞澳大利亚。有谁还记得曾经的南非,是全球第一个可以进行心脏移植的国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3/30/2020 07:14 , Processed in 0.21156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