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大概是叶宁吧?连名字也不敢具?我到美国没几天,好些朋友就 提醒和告诉我,你是被许多人公认的特线。在民运圈,讲你的人非常多,你的面目早已暴露。刘刚反戈一击时又一再揭发你的问题。

你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搅浑水搞反诬反咬一口,恐怕是搅不了浑水的。

徐水良



在 04/28/2016 01:32 PM, [url=]yny...@aol.com[/url] 写道:

盛雪的纯白色家庭背景和她反共的坚定性和彻底性未必有着必 然的因果关系,不然我们也成了血统论者了。但在可靠程度的识别上,并非绝对没有正面参考价值。这里本人无意暗示徐水良先 生在文革期间曾经对中共党魁毛泽东所表达过的排斥一切,并且帮凶镇压一切异端的狂热和偏执心态对他日后混淆红白,颠三倒 四的文章理论的影响。对于一个和中共极权政权和政治文化始终如一斗争了大半辈子的老资格白卫军战士。只要看一眼那种组织 有序,大有来头的职业化围剿模式,就可以轻易嗅觉出对盛雪的那种摧毁性恶毒毁誉攻击的背景。这叫阶级斗争直觉。

我不想参与具体争论,这里 只简单说几点:

1、靠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单方面说辞,靠面首政治和大量特线颠 倒黑白的说辞,无法改变客观事实,更无法改变在一些地方几乎众所周知的事实。相反,只是暴露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者自己的真面目。闭着眼 睛撒谎,没有用。

因为不想参与具体问题以及对某些具体人物的争论,我就不提这些 现在已经几乎众所周知的事情,现在参与争论的具体人物,以及内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怎样的人等等具体问题了。

2、不久前盛雪还不知天高地厚地大骂费良勇,以自己的祖上和家族 历史,说费良勇永远比不上她。她捧抬自己母亲和家族,纯粹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个时候,还说盛雪影响是自己的努力,在加拿大主流 社会,把爸爸妈妈吹多高没有用,洋人不认这个。否认盛雪捧抬母亲和家族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实事,这几乎是睁着眼睛说谎话。

3、中共对法轮功的渗透力度,不下于对民运的渗透力度。

4、自从赖昌星事件以后,适当时机揭露盛雪及其对民运的破坏,一 直是一些革命民主派朋友的想法。小平头揭露盛雪问题,很大程度是受有关朋友这个想法的影响。

5、小平头的文章,没有讲假话,他说的基本都是事实,是用事实说 话。中共特线这些年拼命污蔑小平头,反咬一口,无法反驳他说的事实,就毫无根据地反诬他是特务,不过是特线们颠倒黑白的策略而已。在 揭露盛雪和特线问题上,我的原则立场,始终站在小平头一边。并长期观测特线们如何凭空捏造,毫无根据地反诬反咬。小平头的缺点,一是 一开始对民运内部特线问题和内部敌情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表现急躁,轻易出击,打击面大到革命民主派弱小力量没有能力对付的地步, 使得我们难以帮助他,只能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给他一定支援,并且因此不得不推迟对盛雪问题的揭露。二是陷入特线包围攻击以后,对盛雪 搞了一些格调低下的东西,曾经迫使我几次公开批评此种做法。但小平头的立场没有错,他没有像围攻他的特线们那样,靠人多势众,漫天造 谣撒谎,反诬反咬。

徐水良

2016-4-28日

在04/27/201603:58PM,张健写道:

徐水良先生,你如下的这些东西,有几点我认为不妥。
关于盛雪贪污什么赖昌星捐款的事情,
我做为那届民阵监事会主席,我也询问了盛雪和魏京生,盛雪和魏 京生之后见面已经解释清楚。小平头引用所谓魏京生的所谓声明,明显是造谣。我在斯特拉丝堡大会公布调查结果,包括丹麦刘某民阵捐款案 件,没有任何一方有意见。这一件事情你继续引用小平头造谣东西,就是故意。
盛雪谈及他的母亲是在民阵内部群里,母亲重病一些民运同仁去病 床看护,表示慰问,大家嘘寒问暖,本无可厚非,本是人之常理。是一些人把内部群的民阵同仁对话发布外面,和小平头互相呼应。
无非是一些人正在恶意和造谣污蔑盛雪。他们认为盛雪利用病危母 亲拉拢人心,所以似是而非的编纂一些盛雪的母亲丑闻,就是告诉那些帮助盛雪母亲的人不值得。那不是照顾招待民运同仁的母亲,那是奸夫 淫妇。
同时进一步分析,这样奸夫淫妇生的孩子,以及经历所谓性侵害等 等,机会之后一个生活不检点的女人。
盛雪对其父亲的纪念,是单独的活动,不是民运的活动,有人捧场 本是自发。对其父亲评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盛雪最大的影响是他自己的努力,在加拿大的主流社会。把他爸爸 妈妈吹多高没有用,洋人不认这个。
在民运圈子,也是如此,比这出身高的有的是。盛雪在民运圈得到 一些尊重也不是靠这个
但是把他爸爸再攻击一顿,把他妈妈贬损一顿。真实目的,老子英 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一个文革混蛋逻辑。而且,现在无法证实她父母真实情况,就是如那些道德家所言所是如此,从心理学分析盛雪人 生轨迹,然后写一个论文。我可以找出一堆家庭不幸而儿女有德行的,也有一堆家庭有幸而儿女无德行的。
做为民阵之外人,愿意怎样玩都可以,对于民阵内部的如此做,必 然受到纪律警告,如同我们警告另一方也不可以恶意攻击对方家人一样。
我们当然要求民阵领袖生活检点,但是盛雪是布达佩斯会议,在差 额提名选举高票当选,当时包括其他候选人得票很低。我们当然尊重民主结果。
徐先生盛雪生活传闻,众所周知的。而目前我们无法掌握证据,也 不是一个民运组织应该做的。你徐水良一句那是公认的。和文革先贴一个大字报,扣一个大帽子,然后一个个胡喷有什么区别。
我发现任畹町等一些文革背景下,以老民运形象出现的这些人一 样,全身沾满假恶暴打棍子扣帽子的习气。且没有什么实据,就是打棍子扣帽子。如果是恶习是自己问题,他们成为民运领袖或者有些权利, 影响。就会严重破坏中国民主运动。
如果这些人有中共利用,那就更加具有破坏力。
徐水良你说明报报道盛雪匪夷所思,明报主编给撤职了。大纪元, 新唐人,等媒体有报道,你该不会说法轮功是地下力量。我尊重这个团体。当任畹町小平头全世界散步谣言的时候,多数民运的同仁,甚至六 四天安门一代很多人看沉默的时候,新唐人在我生日那天,全世界播放法国著名纪律片导演拍摄关于我取子弹的照片。那是最有德行的一群 人。
台湾的杨宪红先生,在台湾组织支持大陆人权的,反共产同盟,前 些日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求牧师在他引荐下和台湾立法院长会面,一起为台湾祷告。当杨先生是傻子吗。你认为所谓地下力量。
至于香港公开支持盛雪的六哥,也说成是中共特务。有人专门写出 文章,加入揭发盛雪会战。
谁是,地下力量,是我,当这些大小麻雀老贼小贼跳的差不多的时 候,我收网了。
包括这个群,我这个好收到这里的东西几乎全部堪除。
盛雪并非圣贤,她自己要有许多值得反省的地方,甚至仗义直言批 判他的一些人犯的一些就是他们批判盛雪的某些错误。
但是这些错误多数是工作上的,是团队建设上的,改过就可以。
而你们这些人似乎只关心他人下三路。因为你们关系习主席下三路 会在海外也抓进去。然后说你们和共党一样。
徐水良,你在盛雪的问题上,引用小平头和民阵一些人出于糊涂和 极端被人利用的文章,我这是客气说话,给他们面子。
关于许多证明我在这里说过。
你不是无知而是故意。这就是陈卫珍激动的文章,这就是所谓老民 运,这就是后面追捧的,我只有说一个结尾,怎么那么无耻。
你们这群东西为中国自由民主做过什么事情,蹲过监狱做过牢吗。 就是蹲了做了就可以如此造次吗。
我不会下定义什么,只是说人不可以无耻到这地步,还认为这样可 以。我只是对民阵外部人士说的。
对于民阵内部人士,你们知道我是中立看问题,解决问题,如果不 认为你们拙劣的文章已经被共匪利用。今日起,谁继续公开发帖,谁继续恶毒攻击,谁继续和小平头任畹町等人蛇蝎一窝,我立刻组织在全部 网络这些人点名揭露。保证叫你们些人遗臭万年。这也是你们自找的。
此文件群发,记住今天的时日。


2016年4月27日下午7:02,"xushuiliang01"<[url=]xushui...@gmail.com[/url]写道:

对盛雪问题的一点意见

盛雪大力宣传她的母亲和家 族,把她自己的母亲和家族都变成公众人物,非常离谱,在民运中很少见,完全是中国君主专制社会专制传统,包括光宗耀祖血统论等等那一 套。人们当然有权评论、揭露、批评和反驳。

盛雪的私生活问题也是众所周知,而且她把她的私生活变成面首政 治之类的政治问题、变成公众人物的问题和政治问题。人们当然也有权批评和评论。

她在经济上的问题,包括吞没赖昌星捐给魏京生的五万美元等等, 也是众所周知,人们当然也有权揭露和批评这些问题。

但我以为,盛雪问题的重点,不在这些,不宜把此类问题当作重 点。盛雪问题的重点,在于她的政治问题、她对民运的破坏和对民运形象的损害,包括赖昌星问题等等的一些列问题在内。同时,当然也要揭 露问题的根源,即她的特嫌问题和其他可疑问题。

我觉得,小明兄和其他朋友,应该把重点放到这方面,才能提高自 己的格调和辩论的格调。

对盛雪的批评,是她自找的。只是,我想不到对于某势力,她那么 重要,她背后有那么大的力量来支撑,能够把国内和海外的特线,包括从来没见过他的特线都调动起来,甚至调动台湾(当然还有香港)的地 下势力来帮助她,来颠倒黑白吹捧她,同时不择手段污言秽语造谣污蔑攻击批评者。这也说明某势力确实是没有人才,竟然这样吹捧死保盛雪 这样捧不起来的烂货色。要是这个阵营有人才,对盛雪这样臭名昭著的人物,本来应该避之唯恐不及,而不是死保。不过,这样也好,通过辩 论,可以大量暴露那个阵营的人物和势力,让她们通过颠倒黑白吹捧盛雪来自己抹黑自己。

徐水良

2016-4-27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8.1818px]说别的都没有用,请盛雪履行一个受捐人最起码的义务,公开帐目!这也是对募捐人的尊重。所谓“打掉、吓跑所有能够帮助我们继续做事的支持者”之说,完全是狡赖。哪个捐赠人愿意看到自己捐完钱后榜上无名?哪个捐赠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血汗钱被不明不白地私吞?

[size=18.1818px]从九十年代到现在,汉藏会议召开了许多届,唯有2009年盛雪主持的温哥华和多伦多汉藏会议进行了募捐。并且,至今不敢公开募捐收支明细,还要到处给质疑人扣上各种大帽子,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size=18.1818px]既然害怕“中共扣上会议是‘藏独势力’在背后操纵的大帽子”,就更应该公开帐目,让中共看清,藏人没有花一分钱,都是你盛雪用募捐得来的钱,花在了会议仅有的花销:租场费和一顿午饭上。然而,你敢说这是你募捐的钱吗?那些募捐到底去了哪里?

[size=18.1818px]你一口一个“主办者”, 实际上,你和黄河边只是个帮忙者,根本就不是主办方。你也没有权力和资格安排我的参会和“发言”。我的参会和发言,都是西藏方面点名安排的,根你盛雪毫无关系。

[size=18.1818px]盛雪今天不承认向我募捐的事实,这不足为怪。她也不承认向苏君砚募捐1000加元的事实,后来苏先生只给了她500加元。还有赖昌星的50,000美元的民运捐款,在魏京生先生的追问下,她不是也不承认吗?包括费良勇先生指出的多伦多会议中,盛雪贪污的7259 美元,事实俱在,盛雪不是还在抵赖吗?

[size=18.1818px]朱瑞



[size=18.1818px]附:盛雪、黄河边等人的相关邮件[size=18.1818px]

[size=18.1818px](1)盛雪邮件[size=18.1818px]

[size=18.1818px]在 2016年3月28日 下午2:21,SHENG Xue <shengxue>写道:
[size=18.1818px]谢谢汉中兄和河边:

[size=18.1818px]其实朱女士的反复表演不是没有道理的。
[size=18.1818px]她们主要是要打掉、吓跑所有能够帮助我们继续做事的支持者。

[size=18.1818px]2009年的温哥华汉藏论坛,朱女士在贡噶扎西先生的推荐下,是全程经历的人。
[size=18.1818px]我们还安排了朱女士做了主题发言(请看附件)

[size=18.1818px]该会流亡政府没有出一块钱,这是作为表面上非常支持藏人事业的朱女士知道的,
[size=18.1818px]也是完全应该理解的。当初贡噶扎西先生和我商讨过,流亡政府如果出经费,
[size=18.1818px]一定会被中共扣上会议是“藏独势力”在背后操纵的大帽子。因此全部经费是由主
[size=18.1818px]办者内部开始捐献的,黄河边先生发动温哥华当地朋友不但出力,而且出钱。
[size=18.1818px]一些其他的与会者也有捐助或自己承担餐饮费用。朱女士反复强调我向她募捐完全是撒谎。

[size=18.1818px]她们一直追着要账目公开并疯狂就此造谣诽谤主要是要打掉和吓走所有的支持者。

[size=18.1818px]朱女士如果真有一颗追求真相的心,她就该去追究中共,或者至少追究费良勇先生
[size=18.1818px]举办会议的账目问题。
[size=18.1818px]民阵和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论坛在过去十年举办的所有会议,只有2013年在
[size=18.1818px]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会议是账目公开的,而且都是主办者和支持的朋友捐款自办的。
[size=18.1818px]该次会议得到台湾民主基金会答应赞助的款项,至今被扣押在费良勇先生手上)。
[size=18.1818px]而费良勇先生竟然如此无耻的倒打一耙,指控我贪污了会议经费。

[size=18.1818px]这位不遗余力攻击我和许多民阵朋友的费先生,主办的所有会议都没有任何账目交代,
[size=18.1818px]例如2006年5月,费良勇先生在德国柏林举办会议,七年多之后我才从潘永中先生那里
[size=18.1818px]得知,费良勇当时获得十六万资助。但是,费良勇的女朋友邹海霞女士竟然在会议现场
[size=18.1818px]募集现金捐款。我们从加拿大去的三位人士捐款一千元。

[size=18.1818px]我呼吁凡是在那次会议上捐款的朋友,都应该找费良勇先生要账目看一看
[size=18.1818px]你是否在捐款名单上,或者是否有捐款名单。

[size=18.1818px]他们对会议款项和人道捐款的长久诽谤和攻击,目的就是打掉或吓走所有支持者。

[size=18.1818px]就如有人捐给民阵加拿大一笔到底是一百元还是八十元的捐款,明明都承认是在
[size=18.1818px]会议现场我直接转交了管理账目的责任人,但攻击者已经写了一万多字。

[size=18.1818px]其目的不在于这二十元的差额是什么错误,而是要用这种乱哄哄的指控对外界造成一种
[size=18.1818px]印象和感觉,即:盛雪领导的民运活动都是一笔烂帐,盛雪连二十块钱都贪污。

[size=18.1818px]这两年加拿大的十元人道救助计划得到的捐款少得可怜。一般捐款者全凭一份善良
[size=18.1818px]正义和对中国人权民主的支持,人们可以捐款的地方很多。如果他们对项目感到
[size=18.1818px]不信任,他们自然就会转到其它项目去了。在这一点上,攻击者是可以领赏金的。

[size=18.1818px]盛雪


[size=18.1818px](2)朱瑞:募捐帐目为什么不能公开?[size=18.1818px]

[size=18.1818px]黄河边,你这样骂人、污辱人, 并不能证明盛雪募捐的清白。相反,只能让人产生疑问:你们为什么要对一个正常提出质疑的人,一再使用流氓手段和流氓语言?在文明世界生活了多年的人,上一个文明台阶,以便与你们所挂的“民主”招牌接近半步,难道真的就那么难于上青天吗?!

[size=18.1818px]我不知“黄宁宇、黄若岩”都是何许人也?不过,在质疑盛雪募捐问题上,出来这些拦路虎,并不奇怪。也好,你们从此榜上有名了。

[size=18.1818px]黄河边还提出了“团体凭公函、个人凭身份证明”才能查看帐目,这正是中共黑道流氓、逃避监督问责的特色。在加拿大,只要是个“组织”,就有定期公开帐目的义务,只要是个公民,就是质疑权。这里是Canada Revenue Agency(加拿大税务局)对募捐的具体规定http://www.charityinfo.ca/articles/Canada-Revenue-Agency-releases-new-fundraising-guidance ,当然,不同的省份还有自己的规定,我正在查找黄河边所在的British Columbia 对这种情况的募捐的规定,我也会向相关部门和律师咨询。

[size=18.1818px]其实,回答我的问题很简单,这里是《黄河边:我的坦白交代》,这些钱加在一起至少6,730加元,还有开会前盛雪组织的一次募捐晚餐,盛雪自己称有二百多人参加,那么,这些钱加在一起又有多少?还有“卡尔加里民运团体出席宴会后把他们几个人凑来了数百元又交了一笔钱”,这个“数百元”的精确数字到底是多少?我说“一万元”,还是十分保守的。别的不提,仅在《坦白交代》中的数字,就已远远超过了这“4000来块钱”,到底哪个数字是准确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相矛盾现象?还有,黄河边一会儿说王春华捐了1000加元,一会儿又说800加元,这差额去了哪里?

[size=18.1818px]我写作西藏近20年,接触过不同职业的藏人和西藏组织。但从没有一个人跟我募捐,直到2009年参加温哥华会议,盛雪以达赖喇嘛尊者之名跟我募捐,才让我发现,连支持西藏问题也要收钱了。既便如此,我也没有想到追究这笔募捐,更没有想到走法律程序。今天的结果,都是盛雪一次次写公开信挑衅促成的。你们对质疑者的污辱,自曝出你们的黑恶本色,也更印证了对你们质疑的必要。至于你们一再对质疑者谩骂、侮辱、威胁恐吓,早已触犯法律,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size=18.1818px]朱瑞


[size=18.1818px](3)黄河边等人的谩骂邮件[size=18.1818px]

[size=18.1818px]On Sunday, March 27, 2016 12:50 AM, 黄河边 <huanghebian2005> wrote:


[size=18.1818px]这个朱瑞真是吃饱了撑的,说白了就是欠抽。当年开会,卡尔加里来得人
[size=18.1818px]人人都小额出钱支持会议的,只有朱瑞一毛不拔,白吃白喝,她可能觉得
[size=18.1818px]不好意思,会议结束后不久就嚷嚷谁谁贪污了钱,我们当时的第一个直觉是:
[size=18.1818px]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size=18.1818px]我们当时就觉得奇怪,研究汉藏问题把脑神经搞坏了吧,
[size=18.1818px]天下怎么还有这样的奇葩,吃了别人的住了别人的,连一分钱的证据
[size=18.1818px]都没有,就可以把那么多人参与经手的活动,说成有人“贪污”。
[size=18.1818px]真是太不要脸了。

[size=18.1818px]关键是这女的还坚持了7年,她的说辞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size=18.1818px]会议结束后的账目,摆在那里,也不是你说要,随便就给你奉上的,中纪委来
[size=18.1818px]也要带上公函。

[size=18.1818px]重申一遍:对于查账,我们热烈欢迎,团体凭公函、个人凭身份证明,
[size=18.1818px]可直接来温哥华查,我们不接受信函回复。来温期间的费用,我们
[size=18.1818px]可以私人赞助部分。

[size=18.1818px]我们更欢迎朱瑞来查账,但是只有一个条件,请朱瑞立即把拖欠我们
[size=18.1818px]7年之久的饭费、住宿费会务费全部交情。另外,她来温哥华期间的费用
[size=18.1818px]我们没有补贴,因为怕一赞助,她又要查账。

[size=18.1818px]这个人太阴毒,估计不在人堆里混已经很久了。
[size=18.1818px]是的,我们只收她一个人的会务费用,不是因为她要查账,而是其他参会们都以各种方式支持了会议,就是她没有,我们收得有理。

[size=18.1818px]最后重申,2009年汉藏论坛账目清楚,经得起任何团体和个人前来查账。
[size=18.1818px]希望和朱瑞一起共同作战的朋友们劝一劝她,有效工作时间不多了,见坏就收吧。
[size=18.1818px]有句话不得不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朱”一样的队友。小平头和朱瑞这对活宝,会把任何事情搞砸。

[size=18.1818px]不信,你们看吧。
[size=18.1818px]反正只要朱涉及到我们,见一次煽一次。


[size=18.1818px]黄河边、黄宁宇、黄若岩 温哥华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02-23 15:56 GMT-06:00 baiqiao tang <[url=]tbq...@hotmail.com[/url]>:
盛雪:最近幾個月來,我估計前前後後總共收到三百多封攻擊你的電郵。發信者大多數是“鬼”,也有少數是人,而且是民運中人。我耐著性子看过一些,大多數沒看。根據我看過的那些文字,基本可以判斷,這些攻擊你的人基本上都是文革餘孽,身體活在二十一世紀,思想還停留在文革時期。你可以放心睡大覺了,他們不可能攻垮你。理由很簡單,他們的拙劣表演只有他們的同類會去欣賞,文革後成長起來的八零後九零後沒有一個人會不討厭他們的那一套文革批斗式搞法。我說得這麼絕對,是有根據的。
中國民運已經成了一個任人可欺的群體,實屬可悲!但是,這跟那些曾經被視為民運領袖的人缺乏擔當有極大的關係。這次你遭到如此大面積的圍攻,卻沒有幾個所謂民運大佬站出來為你說幾句公道話,讓我再一次見識了民運的軟弱無能。我記得你曾經與民運各方面人士都相處得不錯,而且過去跟很多民運大佬關係很好。這次那些大佬怎麼一個也不出來為你發聲了呢?是他們對你的看法變了,還是他們不願意得罪那些攻擊你的惡人?我想第二種可能性要大一些吧。這就是海外民運的現狀。海外民運的圈子越來越小,有一部分是中共挑撥離間造成的,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們自身缺乏擔當,每個人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最後就是任何人有難,其他人都做壁上觀。於是民運人士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當然,也有拒絕做羔羊的,於是就孤軍奮戰,單槍匹馬殺出一條“血路”。我就是其中之一。我現在不需要跟任何人拉幫結派,也不需要對任何勢力卑躬屈膝,就憑社交網絡就可以與天下正義志士廣結為友,一起為中國民主打拼。今天我可以毫不諱言地說,中國海外民運已經走入死胡同,我們這些尚有進取之心的人必須擺脫舊有的民運思維和小圈子,通過網絡走向民眾,引導民眾與我們一起推動中國民主事業。否則就是等死。
做實事的處處遭到攻擊,不做事的高枕無憂;跟中共死磕的遭到中共全面圍剿,假惺惺地反共的被中共小心地呵護著做為民運標本,為他們用來排擠真反共的人所用。這一現象已經存在很久,我們必須改變它!否則,就妄論推翻中共!
很多的話要說,這裡只點到為止。我正在起草一封“致民運朋友和法輪功學員的公開信”,裡面會詳細闡述我對這一系列問題的思考。敬請垂注!多保重!


唐柏橋


From: [url=]tbq...@hotmail.com[/url]
Subject: Re: 独家推介《民运黑洞》————“大粪女作家”朱瑞最新力作

前輩還有耐心看這樣的低劣文字呀?這本書堪稱中共炮製的「民運為先覺」的姊妹篇。我一直不說話,是想看看他們到底要「深揭狠批」為民運奉獻了巨大心力的盛雪到甚麼程度?!今天我拍案而起,是因為他們連任何不認同他們對盛雪的攻擊的人都要口誅筆伐。陳用林先生毅然唾棄中共,是值得事業民運同道稱道的義舉,她們居然說此舉遭到網民鄙視。這還是站在民運立場說話嗎?這樣的人還口口聲聲說在維護民運形象。她們太囂張了!今後她們對盛雪的侮辱就是對我的侮辱。因為我們是民運同道!我跟盛雪沒有任何私下交道,過去五年幾乎沒有通過一次電話和電郵。看那些無事生非之徒能編出我和盛雪的甚麼故事出來!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卫珍 <[url=]weizh...@gmail.com[/url]>:
原来你就是早被三妹揭露的老狐狸!
我现在忙着。懒得理你!
你好自为之!


在 2016年2月23日 下午12:45,baiqiao t的ang <[url=]tbqfl64@hotmail.com[/url]>写道:
我怎么看到的都是喷向盛雪的口水呢?!你的口水也喷了不少。你有事说事,没事一边歇着吧。你了解盛雪吗?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评头品足?你是道德裁判官?上帝?神母?还是记者?你神马都不是。你还在这里反复对别人进行道德说教!只有被中共把脑子洗坏了的人才会整天把道德挂在嘴上。告诉你,道德是用来做的,不是用来说的。我不用看别的,就从你对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人的这种恶意,就知道你道德高不到哪里去。至少你缺口德!
你说“大家都生活在法制国家”(应该是法治国家),盛雪如果觉得攻击她的人是造谣诽谤,就应该去告他们。你怎么不将同样的话对那些指责盛雪贪污和通过帮人申请难民讹钱的人去法庭控告呢?他们甚至可以直接去警察局和检察院举报。口水是你们在喷,而且喷相很难看;法庭你们不去,而且应该首先是你们去。如今,你却反过来倒打一把,说人家打口水战,说人家为什么不上法庭?什么是伪道士?你就是标准的样本!
对了,你说盛雪应该坐下来一条条对着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把她当犯人呀?既然你认为应该这样面对所有的攻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人指控你跟一万个人有通奸行为,而且都有真名实姓,也有具体情节,你是否也应该拿出事实一个一个予以否认,“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让旁观者和质疑者清清楚楚,毫无疑惑”?你做得到吗?
说句正经的:你建议盛雪去控告诽谤她的人。可是那么多人分布在世界各地,还有象你这样连“民运”两字都要写成“命运”的国内的幽灵,她怎么告?她有那么多钱请律师吗?你知道在美加一个小时的律师费是多少吗?少则一两百美元,多则四五百!你如果愿意给盛雪出律师费,我一定说服盛雪将那些无事生非之徒告上法庭。如果她不告,我就假设那些指控属于事实,我从此与她形同陌路。你看如何?
我一直不说,不等于永远不说;很多人一直不发声,不等于他们认同你们这样的文革式批斗方式!等我们都发声了,你们就会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不是可以任由你们胡说八道的。我既然拍案而起了,就不会再袖手旁观。希望你们别主动撞倒问这个“枪口”上。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Rollor <[url=]roll...@gmail.com[/url]>
Date: 2015-12-16 14:11 GMT-05:00
Subject: [民阵理监事:1121] 请理监事会制止费良勇继续造谣、传谣
To: 民阵理监事 <[url=]fdc...@googlegroups.com[/url]>


费良勇写了一封给民阵理监事会的投诉信,却不发到民阵理监事会组群,而是向外大范围散发。显然,他无意遵守民阵纪律,无意维护民阵声誉。民阵理监事会必须阻止这种行为。

关于他的投诉信的内容,我写了如下一些回应:

1. 关于所谓贪污,费良勇使用的数据是错误的,并且,费良勇从未向有关人员进行核实。

            a.  2013年多伦多会议财务负责人是边大卫夫妻和顾明如果真的有贪污,那么首先怀疑的应该是这三人,而不是盛雪。费良勇从未试图调查是否有贪污、贪污者是谁,而直接指责是盛雪贪污,显然是有意打击盛雪。

            由于边大卫长期病重,一直想等病好些后针对费良勇编造的数据写个回应。可惜,天妒英才,他于十几天前与世长辞。(老边生前潜心学佛,入葬时阴雨天中突现明日,一道完美的彩虹挂在天边,直到诵经结束。令人感动。)老边逝世前仍然关心民阵工作。10月20日,当老边听说费良勇到多伦多进行“调查”时,坚决要求开会,并积极要求出席会议。后因会场离医院太远,老边便躺在病床上,用电话远程参加会议。他多么希望能当面向费良勇说情多伦多大会的帐户情况!(费良勇拒绝参加该会议。也拒绝参加次日安排的在盛雪家的会面。我们只能认为,费良勇并不想了解真相。)

            b. 关于我(罗乐)所开发票的所谓“高价”,完全来源于他自己编造的数据。他的附件 2 说他们在多伦多找了两家华人印刷铺所获得报价,是基于“同样质量和数量”,这是明目张胆的撒谎。因为,费良勇压根不知道那些印刷品质量和数量的细节。我两次对费良勇说:我愿用我个人的 2600加元作抵押,打赌费良勇在得到具体的质量和数量之后,不可能获得那么低的报价。费良勇至今不敢接受这个挑战。这就说明,他不敢对自己的数据负责。
2. 关于所谓“造谣中伤实例”中我所知道的几件事。

             (1a) 陈毅然是否打了盛雪,我多次向费良勇解释过:在二人发生矛盾之后,陈毅然确实在盛雪不注意时从背后用手以一定的力量碰触了盛雪。陈毅然解释说自己是在打招呼,而盛雪则感觉自己被打了一下。任何有逻辑的人都能够理解,两人从不同角度对同一行为会有不同感受。所以,陈毅然说自己没有打人,可以相信;盛雪说自己被打了一下,也可以相信。对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理解不了的人,不是真傻,就是故意装傻。(盛雪注释:首先读者应该注意:关于陈毅然是否打了盛雪这件事,不是盛雪在到处喊,而是陈毅然和费良勇在到处喊。盛雪没有在任何地方写过此事,都是在被迫的情况下做出解释。但是费良勇从来不接受任何人对此的解释和说明。)

      

            (1b) 陈毅然是否有抑郁症,需要医生诊断。但是,自2013年春夏之际开始,民阵加拿大成员普遍感觉到她可能患有抑郁症。大家(包括盛雪)互相提醒,要保护她,避免过度刺激而对她造成伤害。直到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她不仅不看心理医生,反而把自己幻想出来的情节大范围散发,在只能二选其一的情况下,我们才不得不决定,停止保护陈毅然,而选择保护盛雪和民运。而费良勇现在却用陈毅然的这些臆想作为攻击盛雪的工具。

(2),   2014年慕尼黑会议的主题公布之后,在民运圈引起了很大震动。很多人认为这是与中共维稳相呼应。在费良勇闯到我的工作地点与我谈话时,我说我反对慕尼黑会议,而费良勇不问青红皂白,直截了当地说“你是被盛雪鼓动的”,好像我自己不会思考一样。当我告诉费良勇兄弟民族团体也来信表达了对会议主题所表达的意思的担忧,费良勇又不问青红皂白,甚至没有问具体哪个兄弟团体,直接说“那些是极端组织”。

(3),  费良勇和小平头是否有私下联系和协调,我们是外人,当然无从知晓。仅从事实上看,费良勇在编造谣言并且满世界传谣,与小平头并无二致。费良勇的造谣文章,小平头积极传播。民运有个共识,费良勇于2013年多伦多大会期间也表示过:无论一个人是不是特务,只要他把应该内部解决的事情拿到网上去说,他即使不是特务也是在做特务行为。费良勇现在自己的特务行为,用不着别人去诬蔑。
3.  所谓“乱打特务”

  到目前为止,我只知道盛雪公开说,她相信刘劭夫是特务。我从未听她说过别人是特务。(不过,按照上文所述,现在很多人觉得费良勇是特务,因为他在从事特务所做的事。)事实上,盛雪并不是完人,也会犯错误。前两天开会,我还公开批评了她的一个错误,因为她在谈论某人时使用了错误的言辞。我反对她,并未被她打为特务;那个被她错误描述的人也反对她,也未被打为特务;民阵多伦多还有很多其他人在不同场合批评过盛雪,也都没有被打为特务。
(要去工作了。先写这些。)




--
盛雪SHENG Xue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0: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赖律师。

他们以攻击为唯一目的。例如,彭小明有文章指,2012年10月在布达佩斯举行的民阵改选大会上,他和我在竞选主席时获得同样票数,是他主动让了我。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但是由于他们制造的谎言已经成百上千,我没有时间精力一一揭露。


现在他们在将我的家族先人和父母大人进行持续的,毫无底线的,丧心病狂的诽谤侮辱之后,我只在电邮里回应了一句: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彭小明就给我扣上了反动血统论的大帽子。


大家可以想象,费良勇、彭小明这样的人如果文革时已经成年,是否是凶恶的迫害人的狂徒。


盛雪



On Thursday, 31 December 2015, JamesLai <[url=]ljp20...@hotmail.com[/url]> wrote:
“这样的思想状况,怎么能担当民运社团的领导?”,彭小明舔着脸提出这样的一个诘问,你敢站出来公开竞选吗?如果“选民”就愿意选择这样的“领导”,就不愿意选择你这样的“高大上”做领导,难道就不行吗?上次你失败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抹黑,有种站出来再选嘛!何必整天病态地以攻讦为乐?老男人更年期都这么变态吗?

赖建平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1: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借着无中生有的几个小钱破钱话题来制造混乱,泼粪抹黑海外民运中难得的德才勇貌兼备的中坚,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以盛雪的卓越条件,要是没有崇高的为理想自我放逐,自我牺牲的品位却反而爱财贪钱,什么海样的大钱赚不到啊?反要去动民运碎银零钱的脑筋,要跑到海外民运的穷山恶水来和大家一起受苦受穷?真是以小人之心。但任由这些”内奸“”恶人“在那里什么都不干,专业整人,会有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圈外人被他们误导上当受骗。

温斯顿-邱吉尔说过:常识并非所有常人都具备。(Common sense has never been common.) 给他们量身定做地带上”海外民运内奸恶人公敌“的识别标志,可以把拨乱反正的事情简单化。


建议进行全球投票,评选出2015年海内外公愤最大,最应该为各界警惕并且日后防止其混入其间的“海外民运十大内奸,恶人”,共同给他们贴上“民运公敌”的标签,以资识别。


对其中的首恶分子,要组织调查,写出有分量的调查报告来,不能任由这些恶人,内奸继续在那里搅屎,混淆公众视听。虽然凭经验和直觉,大家心里有数这些恶人内奸的来头。 但以海外民运现有的资源,能力,调查这些有备而来,大有来头的恶人是否为中共线人的条件并不完备,暂时不可能获得突破性证据,逻辑推理似乎也不具说服力。但根据他们行为方式,险恶用心,和明确宣示所要制造的后果,将其定位为“海外民运恶人,内奸,公敌”,为民运各界提供日后识别标志,使其成为千夫所指所唾,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断绝其打着“咸于民运”幌子继续行内奸破坏之实种种恶行的后路,大有必要。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1: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5/2016 21:03 编辑



有一次,我与几位老外朋友谈到中国女人立牌坊的故事,他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也主要是不理解,为什么那样鲜活的生命,非得残忍地为陈规陋俗献祭。

这显然是由人性弱点构成的枷锁。因而也诞生了一部部伟大的文学作品。虽然故事迥异,写作手法千差万别,但无一例外地,都打破了那些陈规陋俗,为弱小的个体,争得了追求爱情和幸福的权力。从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 》到纳博科夫的《洛丽塔》,无不如此。

生命的成长和成熟,不是一蹴而就的,有时不得不经历许多弯路和折腾,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或发现自己的心仪之人。因而,对那些艰难地打破陈规,终可朝朝暮暮的美好姻缘,善良的人们总忍不住格外祝福。



然而,民运人士盛雪,居然以一个守护陈规陋习的红卫兵面目, 在“争鸣平台”跳着脚,以浮浅的道德观,指责人家对爱情和幸福的正当追求,咒骂人家的孩子、亲人,把人家的隐私,一次又一次添枝加叶地公开出来。我记得库切(J. M. Coetzee)说过:“没有隐私的世界,是一个恶毒的世界。”

盛雪还在给人家的信中写道:“你再用三代也赶不上我,没有办法,加上你的小儿子的儿子也不行,因为他恰恰是你所指责的,是一个乱性之下的孽种”

这是怎样触目惊心的侮辱啊!我与这位先生从未交往过,并预感到在西藏问题上、新疆问题上和蒙古问题上,可能还存在不小的分歧,也许有一天,不得不直面彼此。但在此刻,唯愿我这些文字,化为一朵朵祝愿的花儿,盛开在他那天真无邪的孩子身旁,但愿孩子在成长的路上,得到最完美的呵护,并像其父母一样,学业有成, 实现所有的期许。

盛雪又接着写道:“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那么,我想问问盛雪,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高贵?您以为高贵是由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邪恶语言建构起来的吗?不!高贵,是谦逊地把自己变成一粒沙,仰视所有的生命。



那么,盛雪自己就遵守那些陈规陋俗了吗?也没有。比如,她在指责别人隐私的时候,却招谣自己怎样引诱和利用了黄河清先生。炫耀这位已故老人,对她那些言过其实的赞美。

说到这里,可能读者会认为我双重标准了:谈这位先生时,就赞成他打破习俗,谈盛雪时,就谴责她打破习俗。但是,别忘了,这位先生的情感经历,是建立在真与爱的基础之上,并为此承担了责任;而盛雪对黄河清没有丝毫真情,更谈不上爱,仅仅利用罢了。人人都看得出来,她毫不珍视黄河清的情感,仅从她展出黄河清把她比做秋瑾那篇文章,就让黄河清显得很滑稽,而另一些黄河清帮她打群架,当炮灰的信件,以及他为自己给不起盛雪的汽车而自惭形秽的样子,真是可怜到了极点,不仅让黄河清在死后丧尽了尊严,也有辱黄河清还活着的家人。

说实话,如果盛雪对黄河清有一丝一毫的真情,就会爱护他的名声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绝不会晒出这等俗不可耐的调情物。当年,我看到张玉凤谈毛泽东时就很恶心,现在看到盛雪谈黄河清,就更加恶心。那本该是金子也撬不开的嘴,却自动口若悬河了,即轻薄又下贱。

我的意思是,盛雪打破陈规陋俗的行为,并不是为了寻找爱情或幸福,而是为了玩弄、利用他人,是淫荡和堕落。



公开炫耀某某男人给她汽车,这说明盛雪与那些男人的关系,是以物质为基础的,与hooker卖肉没什么区别。

就想到了另一则故事。从前,我有位好朋友,她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小写诗,灵性飞扬,如果用“才华横溢”形容,并不为过。她后来嫁给了一位很有钱的男人,十年后,离婚了。离婚时,她只背着一个结婚前的背包,离开了那个富有之家,没有拿那个家庭的一针一线。并不是为了清高,而是她根本没有想到该从男人那里索取什么。

不过,她现在有些变了,成了文学院院长等,前几天,我偶然在互联网上看到她讲话的照片,发现,那张清美高贵的面容,变得丰腴世故了。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再说盛雪与黄河清,以及那个送汽车的男人的关系,在盛雪淫荡的生活中,不过是小小的插曲。更为著名的是张小刚,盛雪不仅把他侍候她母亲病危的照片夸张地晒在各大群邮组里,还让张小刚盗用他人名义,冒用他人的信箱,进行侵权欺诈;让张小刚写信骂人、谎撒造谣栽赃陷害,使这个男人失去了最后的尊严,连他的太太也弃他而去,成了公众眼中一个典型丑角。

好在张小刚并不自卑,继续潜水在盛雪的问题上,目的是虚设靶子,拉偏话题,转移视线……,殊不知,就他这种身份:丈夫非丈夫、情人非情人、嫖客非嫖客的,早就是失去了为盛雪做任何reference的资格。

事实上,所有沾上盛雪的男人,最后都丧失了自珍自爱的能力,成为一些典型脑残。当然,盛雪也是来者不拒的,只要对她有献身精神,帮她捕捉利益,不管是鸡鸭鹅狗,还是痞子流氓,全都热烈欢迎。

于是,盛雪带领这些脑残们,不停地南征北战、声东击西,一会儿对这个质疑人吐口水,一会儿向那个揭露者扣帽子、打棍子,甚至扬言“废了”人家。有趣的是,不管这些山寨们怎样发疯,都共同遵守一个原则:避开就事论事,坚持不碰具体事实。

完稿于2015年12月 19日

朱瑞博客: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5/12/blog-post_19.html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1: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费良勇先生,

第一,即然是给民阵理、监事会的提案,那就正正经经地递交到民阵理、监事会里去。为何不交到该交的地方,却要往外面到散发,这叫什么事?


第二,我欢迎民阵监事会立即对相关问题展开审查。而且我在过去的两年中多次在民阵内部公开声明过:1)在民阵内部的审查过程中,我愿放弃隐私 权,详细辩论所有涉及我个人的指控;2)在任何涉及对我的具体指控的民阵内部表决中,我会主动回避。可是,为什么长达两年多的时间中,你们要 坚持避开既有的民阵内部监察体系,避开实施已有20多年的《监事会监察工作条例》的程序?


第三,一个多月前,唐元隽副主席向我转述你们提出的选项中,其中有一个选项是改选,我当即同意。为什么你们马上就出尔反尔地否决?为什么你们 这么害怕选举?


第四,我在过去两年多里,一再建议民阵理监事会审查2006年以来,包括2012年多伦多会议在内的全部会议开支情况,必要时可聘请外部有公 信力的专业审计机构 参与审计,可为什么你们一再拒绝?2012多伦多会议是所有这些会议中唯一一个交出了完整收支清单的会议,而所有你们主办的会议(包括柏林会 议、布鲁塞尔 会议、墨尔本会议、东京会议、布达佩斯会议、慕尼黑会议、还有最近的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等等,等等),哪一个你们公布过哪怕是最最简 单的财务报告 或收支清单?以2012多伦多会议开支的发票申请到的经费,至今还被你贪污在自己腰包里,一分钱都没交出来,会议的垫款人们都在背后指着你 骂,你到好意思 在外面去反咬,恶人先告状!

我再次郑重建议,除了民阵理、监事会审查之外,还聘请外部有公信力专业审计机构(可以是德国政府的官方审计机构)参与审计2006年以来全部 会议(包括 2012多伦多会议在内)的财务开支。特别是审计柏林大会募集的上十万欧元,会后余款都在哪里?是怎么花的,经过了哪些审批手续?有没有事先 知会明文规定的决策机构——论坛委员会——的全体成员?还有,费良勇用公款给彭小明买去印度的往返机票和路费,经过了哪些审批手续?有没有事 先知会论坛委员会的全体成员?为什么要挪用以往专款专用的会议的余款?如果你心中没鬼,为什么抗拒这样的审查和审计,却不能向2012多伦多 会议筹办人那样,坦坦荡荡地欢迎这样的审查和审计?


第五,你和彭小明上月作模作样到加拿大多伦多去“调查”,可是当多伦多全体民阵成员开会,邀请你们参加时,为什么你们拒绝利用这样的机会,不 敢到场当众进行指控和质证,却要跑到网上散发遮头遮脸的数据?既然你有数据有证据,却又不敢在民阵会议上当面出示,我建议你直接交到法庭。


第六,你现在反咬别人攻击你的“重组家庭”。我倒要请问,你是什么时候“重组家庭”的?你老师的太太为你怀孕的时候,你跟你太太离婚了没有? 那时你是不是仍跟你太太住在一个屋檐下?那时怀孕的邹海霞是不是却还远住在另一个城市,而你委托别人替你照顾她?你发生所有这些“隐私”的时 候,民阵同仁中有人对你有过半句微言没有?你卸任主席后就这么心理不平衡,到处用胡编乱造的谎言诽谤以前处处维护你的民阵同仁。你口口声声造 谣污蔑,任意给人扣“情夫”帽子,却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请你记住,下次你来澳洲,一定会接到我起诉你的法庭传票。也欢迎你到法庭告我,我一 定会带足证据(包括你用欺骗手段侵吞论坛和挪用论坛公款的证据)去应诉,在法庭上把所有事实讲清楚,而不是像你这样到处在网上泼粪。


第七,如果你既不敢上法庭解决,又不愿遵循民阵程序内部解决,何不按照罗乐建议的第三条仲裁道路:聘请双方都接受的、有公信力的外部仲裁机构 进行仲裁。双方各预押一笔款项给第三方,然后各自提出指控和证据,请该第三方裁判。裁判后,赢的一方取回自己所押款项,输的一方所押款项在扣 除仲裁费用后,余款赔偿给赢得一方。你们如果真的自认真理在手,为什么这样一个合情合理的建议也要断然拒绝?



张小刚




Subject:
我的祖国我建设 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Date:
Wed, 16 Dec 2015 17:06:09 +0100
From:
Fei Liangyong [url=]<news...@fdc64.de>[/url]
Reply-To:
[url=]iamyu...@googlegroups.com[/url]
Organization:
FDCA
To:
[url=]iamyu...@googlegroups.com[/url]


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给民阵理监事会的提案

民阵监事会主席陈联昆先生、民阵副主席唐元隽先生、民阵 副主席梁友灿先生、民阵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以及全体民阵理监事:
民阵主席盛雪贪腐说谎、专横跋扈、沽名钓誉、乱打特务、 乱扣帽子、生活放荡、出言污秽,以人划线,导致民阵无法正常运作,在民阵内部以及海内外华人中造成了 极其恶劣的影响。我们早就提出,盛雪必须引咎辞职。但盛雪坚持赖在主席位置上,对于揭露出来的各种问题从不正面回答,而是一概指责为“造谣攻击”,并转移 目标,诬指他人破坏救援工作。还欺骗和怂恿一些不明真相的人,采用谩骂和喊打喊杀的流氓手段恶毒攻击揭露和批评她的人士。为了拯救民 阵,为了维护公义,为了树立民运正气,也给盛雪保留一份体面,我们再次提出,盛雪应该立即引咎辞职。若盛雪不提出辞职,民阵理监事会 应当讨论对盛雪进行弹劾。盛雪胡作非为,语无诚信,早已失信于天下。这里我们仅举几例。
1.  贪污腐败实例:盛雪2013年利用多 伦多会议贪污金额至少7000多美元(见附件1),罗乐所开的高价发票欺骗论坛和基金会,涉 贪金额2000多加元(见附件2),2011年利用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会议到处派捐,中饱私囊20000美元以 上(见附件3)。数千乃至数万美元的 金额相对于中共贪官的贪腐是小钱,但是对于经费十分拮据的民运而言,就是大钱了。民运还未掌握政权,盛雪就如此贪腐。如果盛雪手 握大权,那么必然是周永康第二。
2.  造谣中伤实例:(1)陈毅然是十元捐 助行动多年的实际操作人。盛雪陷害说陈毅然打了她;又造谣说陈毅然有忧郁症和精神病;(2)苏君砚是加拿大民运的批评家,担任过重要职务。盛雪造谣说苏君砚所写的揭露盛雪向他索要500美元等澄清事实的文章是费良勇隔洋捉刀代笔所写;(3) 盛雪造谣说陈联昆和钱跃君是由费良勇2010年在斯特拉斯堡会议上临时拉入民阵,还信口编造了问话、填表等圆谎细节;谎言被揭穿后还拿上帝来搪 塞,赌咒发誓;(4)盛雪在网上造谣说2014年11月的慕尼黑会议是黑会,是帮助中共维稳 的会议,是中共的人大政协会议;(5)盛雪造谣说费良勇对2015年3月悉尼民运会议进行逆向运作(费良勇鼓励 和支持韩文光老先生参加悉尼会议,却被盛雪说成是费良勇阻碍韩老先生参会);(6)盛雪曾建议费良勇向自由亚洲电台控告仲维光,费良勇并没有听从盛雪的建议,盛雪却造谣说费良勇向自 由亚洲电台控告了仲维光;(7)盛雪 造谣说费良勇与彭小明同小平头和朱瑞沆瀣一气(迄今为止,我们同小平头没有任何联系,和朱瑞女士也没有任何交往。但多位重要民运人士 和作家都认为,朱瑞是一位严谨正直的作家。读过朱瑞的文章后,人们会赞同这种观点。)
3.  伪造历史实例:盛雪编谎说自己是六四见证人和幸存者,到处招摇撞骗。盛雪还伪造自己外祖父和母亲的历史, 百般美化以抬高自己,欺骗了所有的读者。例如,盛雪胡诌其外祖父拥有大片土地果园,雇佣数十名长工短打,是十里八乡知名的富裕乡绅。 由于民众的保护和拥戴,未能划为地主富农,幸免被镇压的命运。盛雪对中共土改一无所知,美化中共的血腥土改。载入《毛选》的开明富绅 牛友兰先生被穿鼻游街,受尽凌辱,最后绝食而死。连赵紫阳都不能挽救自己的地主父亲被残酷处决的命运, 假设盛雪的外祖父真是富甲一方,又怎能逃脱被镇压的命运?
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发文谩骂费良勇说,“我的 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 读到民阵主席这样歇斯底里的吼叫让我们感到震惊。原来盛雪伪造历史是因为她满脑子极为反动的“血统论”,想把自己打造成名门望族之后。相信大家对遇罗克被 中共杀害依然记忆犹新。可悲的是,在文革过去半个世纪以后,一个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二十多年的 “民运领军人物”竟然公开宣扬“血统论”,头脑冬烘,本质败坏。如果盛雪大权在握,不知有多少出生寒门惨遭嫉妒的优秀人才被踩在脚下,不知有多少遇罗克人 头落地。
4.  乱打特务实例:盛雪还惯于把不同意见者打成中共特务,如把陈毅然、陈育国、苏君砚、刘劭夫和朱瑞等人打成 特务。盛雪还把梁友灿、王进忠和汪岷说成特务,如今又把费良勇和彭小明打成特务。盛雪前几天又改口说,她二十多年来,只是将刘劭夫打 成了特务。听见她乱咬的人个个都在,盛雪竟然还敢狡辩抵赖。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还发文说,费良勇“混进中共第三梯队,被送到海外镀金”。大家显而易见,盛雪打特务的逻辑其实很 简单,谁反对我,谁就是特务。
5.  沽名钓誉实例:盛雪借 用辛亥革命百年大祭这样的时机,表面上为祖父挣名,实际上为自己脸上贴金。辛亥革命时,其祖父才17岁尚未成年,同辛亥革命并无关系。盛雪乘人之危要挟病笃弥留、出书心切的黄河清,让盛雪挂名为历史巨 著的“主编”。盛雪自以为青史留名,实际上浊世留丑。盛雪最近搬出黄河清先生过誉她的旧文,妄图为自己正名。但这并不能证明盛雪 有学识和能力担任这部历史巨著的主编。盛雪的情夫之一张小刚甚至撰文说,黄河清先生“想借重盛雪的声望和人脉,帮他为这本书的出 版、发行和销售杀出一条路。”照此说来,不是盛雪沾了黄河清先生的光,而是黄河清先生沾了盛雪的光。这不是黑白颠倒吗?再过一段 时间,恐怕会出现“盛雪是主编、黄河清只不过是一个写手而 已”的说法。黄河清至死头脑清醒,他的著作开宗明义,就痛骂中共“以运动愚民祸国,六十年一以贯之”(《自序》),他会寄望该书在中 共未倒之时畅销?他知道绝无可能,他希望的是临终前可以成书,便死而无憾。如果黄河清先生还在世,更可能像我们许多先遭蒙蔽后来醒悟 的正直人士一样,已经识破盛雪的真面目,而不耻于盛雪的作为。盛雪拿逝去的人给自己当垫脚石,给自己脸上贴金,是对死者 最大的不敬和辱没。
6.  人身攻击实例:盛雪缺乏女性的贤淑,更缺乏作为民运组织负责人的气度,常常骂人是“东西”、“坏家伙”, “流氓”、“人渣”,甚至辱骂未成年儿童。盛雪今天(2015年12月15日)在电邮里以自己家族无一人乞食于中 共而荣耀,认为13亿生活在中共暴政下的人都是“在中共屁股下舔食”,这 是对所有流亡海外而被迫与国内家人分离的民运人士和他们家人的侮辱,是对在国内坚持抗争的民运人士的侮辱,是对被专制胁迫的13亿中国人的侮辱。如此恶毒之人担任民阵主席,是民运的极大耻辱。
7.  公器私用实例:盛雪借用民运网络发布了大量她母 亲生病去世的消息和图片,大大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生病去世所发布的消息,甚至将情夫们照顾其母亲的照片也拿到网上去晒,社会影响极坏。 再说,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病容作为宣传品。如果盛雪的母亲在病床上能够为自己做主,她一定不会同意盛雪这么做。
8.  生活放荡实例:盛雪的通奸性乱问题,早就众所周知。才貌不及汤灿,性腐超越汤 灿。我们本来不想过问她的私生活,但是如今盛雪公开和情夫之一张小刚一唱一和操纵民阵,诬陷不同意见者,一个造谣中伤,一个作伪证, 把民阵办成了非夫妻的夫妻店,这成何体统?一个淫荡女人公开伙同情夫合力操控政治组织这种丑事,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没有发生过,民阵却 发生了,这是民阵组织的大不幸。盛雪还公然把她自己的通奸淫乱与自由世界的重组家庭等同,可见盛雪的道德观何等混乱、人妖颠倒。盛雪 自己没有子女,恶毒地把重组家庭后出生的孩子辱骂为“孽子”,这是一种对儿童的仇恨心理。如此民阵主席,何以服人?
9.  自我膨胀实例:盛雪仅因参与了一些人权救援工作,就自诩为“民运领军人物”。盛雪将2013年 多伦多论坛会议的主题定为“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我们建议将“引领”改为“推动”,但盛雪一意孤行,拒绝更改,致使这一说法成为许多人的笑料。其实,中国民运的主战场在国内,国内民运人士冒着随时坐牢和 家破人亡的风险从事民主运动,他们才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和中坚。海外民运做一些人权救援和后援工作是职责所在,理应低调、谨 慎、严肃,时时为国内人士的安危着想,绝不能高调作秀,趁机为自己捞取名利好处。盛雪在国内没有参与过民运,没有坐过牢、不仅没 有受过高等教育,连中等教育都不甚完整(因赴远郊躲避打击刑事犯罪)、也完全没有什么民主理论,居然高调作秀,处处自我拉抬,还 到处拉人为她抬轿造势,把自己凌驾于那么多为民运坐过牢、被迫流亡、为民运付出惨重代价、有崇高民主理念的海内外资深民运人士之 上,比如正在坐牢的刘晓波、王炳章、高瑜、杨天水、浦志强、郭飞雄、于世文、许永志等,又比如,曾经坐牢,现流亡海外的魏京生、 王丹、王军涛、徐文立、王有才、陈破空、杨建利、薛伟、汪岷、徐水良、周峰锁、唐元隽、吕京花、张菁等,还有比如胡平、严家祺、 万润南、封从德等人士,虽然没有坐过牢,却作出重要的民运和理论贡献。毫无学识修养、也没有在国内领导民运和坐牢体验的盛雪,竟 然目中无人,自我膨胀,把自己抬高到所有这些重要民运人士之上,自封“民运领军人物”,究竟何德何能?只能说,盛雪狂妄自大,毫 无自知之明。
无论盛雪如何造忙遮丑、张扬作秀,掩盖不住这样的事实: 盛雪在学识、能力、道德、涵养和民运贡献等各个方面,都不能胜任民阵主席。民 运界的重要人士,各兄弟民运团体的负责人,包括藏维蒙族民运负责人,港台支持民运的贤达志士,大都已经看出盛雪的各种问题。加拿大有关机构也正在调查盛雪的问题。让盛雪这种贪腐说谎、不知改悔的人占据民阵主席的位置是中国民运的耻辱。中共乐于看到这种周永康汤灿式的人物长期盘踞民阵主席的位置,让民阵瘫痪,让民运失去道德的感召力。如果我们对盛雪的劣迹熟视无睹,那就正中共产党的下怀。我们并不否认盛雪为民阵和民运做了一些工作,但 盛雪担任民阵主席是绝对不够资格的。盛雪不当民阵主席以后,可以担任其它职务,继续为民阵和民运工作。
此外,我们必须强调,民阵理监事会是民阵的常设机构。民 阵理监事开会时,不是每个民阵会员都能参加的。盛雪知道自己劣迹斑斑,为了给自己壮胆,每次民阵理监事开会时,都拉一些对自己有所求 的难民会员、或者支持自己的会员参加,这严重干扰理监事的决策。这是滥用会员权利,也是对民阵理监事的亵渎。
继续纵容盛雪,还是维护民阵,各位务必秉持良知,当机立 断!

                                                                                                                          民阵 副主席  彭小明
                                                                                                                          民阵 理  事  费良勇 (民阵前主席)
                                                                                                                               2015年12月15日

******************** ******************* **************** ***************
附件1. 多伦多会议经费问题
2013年10月 多伦多会议后,盛雪曾经数次拒绝交出原始单据。我和潘永忠劝说无果,我不得不让梁 友灿出面继续劝说。后 来通过多次催促,我甚至在民阵理监事会上严肃 地批评了这种做法,多伦多会议的账单 才寄到潘永忠那里。潘永忠加班加点把会议收支帐目做 好,再用快件寄给了赞助会议的基金会。这份文件潘永忠完整地传给了盛雪。盛雪应该 看得很清楚。
“第六届论坛会议总支出是42866,89 加元。会议募 捐的款额为32948,06美 元。交会务费人数七十八人(每人200加元,嘉宾免交会务费),收到会务 费为是7995,00美元,7425加元。”
会议募得的捐款是32948美元,加上收到的会务费15052美 元,共计48000美元。大会的总支出是42866,89 加元,报表 日期是2013年11月25日,当时的汇率是1加元相当于0,9504美元,那么总支出就是 40740,69美元。
收入48000美 元 – 开支40741 美元 = 结余 7259 美 元
这就是说,目前盛雪手中还有开会结余7259美 元这些结余的钱盛雪没有交回论坛负责管理财务的潘永忠处。那么请问盛雪,这些钱在哪 里?有什么单据说明?按照财务通例,这些钱必须汇到到论坛的账号上(该账号由潘永忠和彭小明签名设立于Commerz Bank)。盛雪一再索要基金会的8000美元赞助,请问理由是什么?
一个NGO组织召 开会议,开支由该组织负责,结余也归该组织所有。入不敷出,组织负责人需要自掏腰包或者再去争取追加捐助。但是,若有余款,则归该组织所有,不能转为任何 私人所有。这是财务原则。

附件2. 多伦多会议的发票问题

2013年10月多伦多会议结束后,盛雪最初不愿交出 收支单据。后经多次催促后终于报来账单。拿到账单以后,我们都感到会议的印刷费出奇地昂贵。
2006年的柏林大会有200多人参加,开会5天,会幅、议程和名卡的总费 用不 超过400美 元。2010年的斯特拉斯堡会议、2014年的慕尼黑会议 以及2015年的斯图加特六四 纪念活动,会幅都是陈联昆先生捐款,在香港印制的,每次会幅的费用大约50 - 100美元。2012年布达佩斯 的会幅花费164欧元(大约189美元),包含议程和胸牌名卡 的总费用才468欧 元(大约538美元)。2013年多 伦多会议的印刷费竟然高达2994.12加 元。
我们对罗乐所开具的发票做一些分析。(原始单据为英文文 件。此处加上了中文译文。英文原件已经扫描备 查)。

数量
中文翻译
英文
费用(加元)
1
会幅
Banner Printing
1367.66
160
议程
Meeting Agenda
850.00
160
胸牌名卡
Name Tags
192.00
160
饭票 (160X5)
Sets of Meal Tickets
240.00

合计
Subtotal
2649.66


HST   13%
344.66

总计
Total
2994.12

   我们在 多伦多随便询问了两家华人印刷铺,根据同样数量和质量,费用如下:
数量
中文翻译
印刷铺1开价(加元)
印刷铺2开价(加元)
1
会幅
290.00
400.00
160
议程
305.00
370.00
160
胸牌名卡
30.00
50.00
160
饭票 (160X5)
45.00
50.00

合计
670.00
870.00


87.10
113.10

总计
757.10
983.10

也就是说,罗乐所开具发票的金额,是多伦多其它印刷铺费 用的至少3倍以上。比布达佩斯和香港的 费用高6倍至10倍 以上。多伦多会议之前,我们曾多次建议在香港印刷,为什么要在多伦多高价印刷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饭票。一张A4的纸,可以打印10至20张饭票(同名片一样大或者比名片小一 半)。800张饭票,需要打印40至80张A4 的纸。饭票内容很简单,无非中餐、 晚餐等。输入电脑后,非常容易打印。若用白纸打印黑字,每张成本大约1至2美 分,总共只需要花费0.4–1.6 美元。如果用彩色纸打印,只是纸张的成本会高一些。若让复印公司复印,通常的价格是0.5-0.10美元,总共只需要大约2 - 8 美元。若 让印刷公司印制,因为要制作胶片,成本当然高得多,所以两个印刷公司的开价是45-50加元(大约35-39美元)。但是,罗乐印刷 铺的收费居然高达240加元,加上13%的营业税,总共高达271加元。即每张饭票的 费用高达0,34加元(相当于大约0,26美元,0,23欧元),比在德国印制双面彩色 名片 还要贵8倍。真是饭吃得起,饭票印不起!
这件事情,大出我们的意料。原来我们以为罗乐此人,高叫 要“保卫盛 雪”,成为盛雪的忠实追随者,只不过是 为了在民阵里面谋个一官半职,岂料他还存有贪渎之心。这位口口声声说为民运奉献的民阵副秘书长,区区二千多元就把自己卖了,他的人格,诚信就值这个价!如 果全部是罗乐拿这笔款,罗乐挣了黑心钱。口口声声为民运奉献的民阵总部副秘书长,明知民运财政艰难内情,还要 这样敲骨吸髓,实在太过分了吧?如何面对那些为此次会议捐款的民运朋友?罗乐的背后显然有盛雪的纵容,盛雪推卸不了自己的责任。因为这绝不是简单的失察。 盛雪有多次参与会议筹备的经验,而且在多伦多会议之前,论坛和民阵理监事会的网络会议上对于各项经费做过详细讨论。
这笔款虽然总共只有近3000加元,涉及到的贪腐金 额只有区区2000多 加元,但对于民运来说,是一笔不菲的金额。这也是引 咎辞职的德国总统伍尔夫的贪腐金额的两倍。
这件事情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多次对盛雪的贪渎行为进行揭 露,罗乐的发票再一次证实了盛雪等人高喊民主,高喊反共,他们这样的操守,又比中共好到了哪里呢?我们在以前的文章里面揭露了盛雪以 个人经济困难为 由,公然索要多伦多会议的余款15000多 美元。盛雪等人控制了民阵一点点的权力, 民阵也就那么一点点的资源,他们也昧着良心贪渎。我们提请民阵理监事会召开会议,讨论罗乐的贪渎行为,给出处理意见。我们不忌讳家丑,把这件事情昭告天 下,目的是希望海外的民运朋友帮助我们一起来整饬民阵的贪渎之风,恢复民阵的清廉和正气!
(注: 2015年10月21日货币换算:1欧元 = 1.49加元,1美元 = 1.3加元, 1欧元 = 1.15 美元)

附件3.盛雪利用2011年旧金山会议派捐捞钱内幕
盛雪所申报的旧金山会议开支,总计34555 美元(姑且不论有没有水分)。
盛雪向民运界的派捐收入,大约21000美元(总共23人捐款,绝大部分人士每人捐款1000美元,有一部分捐款人士没有到会),论坛(基金会)的资助 5000美元,
这两项合计26000美元。外地参加会议 者大约60多人。凡捐款 者不再交纳会费。估计有40人交纳会务费,每人交纳200美元,会费收入8000美元。这三项合计收入34000美元。

盛雪的亲属有九家人(14人)捐款,捐款数额不祥。 盛雪自己在会上宣称,臧家人为会议的费用出了大头。什么叫大头,至少应该是60%以上吧。按照盛雪所申报的费用34555美 元,假设盛雪家属出了60%,即应当至少出资20733美元。那么,会议总收入至少是54733美 元。
         收入 – 开支 = 54733 – 34555 = 20178 美 元。
此外,盛雪所申报的某些费用例如会议横幅 1500 美元,明显太高(我们主办的国际会议的横幅从来没有超过 200美元)。
所以,盛雪主办旧金山会议,从中贪钱 至少两万美元以上。
大家知道,很多民运人士被迫流亡海外,生活非常不易。即 便境遇较好的人士,挣一千美元也要花费许多辛苦劳动。向海外民运人士以千计派捐,中饱私囊,这是民运史上史无前例的。
盛雪曾经以自己夫妻俩无工作没收入,要为民运工作为由, 向因工伤而提前退休的加拿大民运人士苏君砚先生派捐说:“一千、五百,随 你。”苏先生因收入有限,只捐了500加元。盛雪低头数钱后扬长而去,竟然没有一句感谢话。盛雪显然嫌少,希望至少1000以上。苏先生感叹道:“为此蝇 头之利,而曝光人格本质。”苏先生对盛雪无所求,盛雪如此派捐,那么,在那些对盛雪有所求的难民面前,盛雪如何派捐呢
                               德国 费良勇
                                           2015年12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21: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民阵原主席费良勇极力攻击2013年在多伦多召开的《我们共同引领变革》第六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使得一些没有出席此次会议的朋友不断来函询问会议有关情况。为了免得一个个解释而浪费时间,我将当时会议的照片集锦(一千多张)、大会宣言和部分媒体报道链接发给各位,请各自观察、判断、批评。


需要公开说明的一点是,此次大会向台湾民主基金会申请到一万两千元补助款,会后由会议支出做了核帐报销。但直到今天,会议全款仍然扣押在费良勇手上。加拿大的民运同人和大批支持者,包括12月4日仙逝的边大卫,去年8月仙逝的我母亲,和在会后不久就离世的日本老人鲁之璠,都向会议捐助了款项。会议的成功完全是靠我们长期建立起来的团队,靠民阵世界各地的同仁,靠许多平时一起尽心尽力的朋友的共同努力。会议前后一百八十多人出席,两整天,与会者三晚住宿。虽然费先生非常清楚会议有三人小组专门负责会务经费的使用并做了完整的账目,但费先生一直颠倒黑白,污指我贪污了会议经费。


这次会议由十个组织联合主办,我们请到加拿大两位现任内阁双部长(一位是加拿大社会发展部与就业部部长兼加拿大多元文化部部长,一位是加拿大劳工部部长兼妇女部部长),另有加拿大自由党前任移民部长,亚太事务部长,自由党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和新民主党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等多国国会议员和政要二十多人。



世界各地的许多民运朋友与会贡献力量和学识,就不一位位点名了。会议还请到了例如章家墩、陈奎德、韩联潮、张朴这样的一批学者、记者、作家。会议有包括汉、维、蒙、藏、回等族裔代表,以及除了加拿大之外,来自台湾、香港、越南、南韩、泰国、缅甸、美国、捷克、埃及、瑞典、德国、法国、英国、丹麦、西班牙、瑞士、匈牙利、布鲁塞尔等国,以及四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代表。


从会议之前的几个月,各种各样的攻击开始满布网络,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开始在会议筹办圈蔓延,各种各样的是非和搅局开始急剧发展,各种各样对会议主办者的辱骂和冒名相互攻击开始撕裂原本信任的关系,我们发现了那只罪恶的黑手,我报了案,打印了五百多项有关的资料。10月会议开幕当天,三幅PS的我的色情照片在网络流传并被发送到许多与会者的电邮信箱里。


原以为,会议结束了,攻击也就停止了。哪里料到,那才是刚刚开始。两年多来,在没日没夜的继续忙民运、忙人权的同时,要面临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攻击、侮辱、诽谤,几乎精疲力竭,常常撕心裂肺,也许,到了该有个了结的时候了。


今天回首,仍然为这次会议感到安慰,大会宣言,一点也不过时。


深谢各位朋友,如果您认同,请分享。




盛雪



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2013多伦多宣言


第六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
—— 2013,19-21 OCT于多伦多
2013年10月19-21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于加拿大多伦多举办了主题为《我们共同引领变革》的第六届年会。来自加拿大、欧洲、亚洲的约二十位政要,以及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欧洲、亚洲、澳洲、北美共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60多位代表出席了会议。
与会者谴责专制中国和其他亚洲专制国家对人权的迫害,谴责所有专制社会对自由表达和自由集会的禁止。中国对叙利亚阿萨德等独裁政权的支持,更加证明中共是世界人权进步的主要障碍。
大会指出:社会制度的根本变化只能源于这个社会的内部,但自由民主世界的支持,是至关重要,必不可少的。大会感谢众多加拿大和其他国家政要对此次大会的支持,希望国际民主社会给予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转型以更多的支持。让我们共同引领变革。
与会者认为:引领时代的变革,必须明确方向,以行动促变,超越左右分野、民族隔阂,融合激进与渐进、革命与改良,并勇敢地肩负起历史的责任。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使命就是彻底结束中共专制统治,促进亚洲的民主化进步和推动世界和平与稳定发展。
大会在思想激荡、观点充分表达的前提下,达成以下共识:
一、当今中国已成为权贵垄断的红色帝国。中共权贵集团愈加腐败暴虐,疯狂的巧取豪夺、强征滥拆、草菅人命,导致群体抗争事件此起彼伏。中共暴政造成的民族冲突和生态灾难也日益加剧,各种社会矛盾已逼近总爆发的临界点。中共拒绝变革,将使整个社会陷入暴乱和战争的恶性溃败之中。
二、民主化是中国的根本出路,是构建一个公平正义、保障人权、实行法治,在经济、文化、生态、环境各领域可持续健康发展的社会的前提。中国正处在大动荡、大变革的关口,中国民主运动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和政策,引领时代变革。
三、中共正在加紧对外扩张渗透。其扩张渗透体现在对外贸易、劳务输出、商品输出、掠夺资源,以及运用软、硬实力明目张胆地向民主国家输出人权迫害与言论压制。同时,快速崛起的专制中国,对内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对外实行军事威吓,频频制造紧张局势,对亚洲和世界的安全形成严重威胁。
四、中共政权加紧民族迫害,在蒙、维、藏地区实行严酷统治,滥用武力,并有系统地摧毁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其掠夺性的资源开发,使当地环境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各种民族压迫政策造成的抗争事件频发,如超过130名的藏人自焚抗议事件,令人触目惊心!中共制造的民族仇恨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中国民主运动正在推动各民族之间的了解、理解与谅解,并共同推动中国及亚洲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为将来的民族和睦共存,避免民族仇杀甚至战争,打下坚实的基础。
五、大会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包括蒙、维、藏人士在内的所有政治犯、宗教犯、良心犯。中国必须遵守其1982年签署的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停止遣返北韩脱北者。
六、大会表示,支持中国民间的各种维权抗暴行动,支持中共体制内健康力量的各种努力,强烈要求当局启动政治变革。我们呼吁,在中共权贵集团继续抗拒民主变革的形势下,全中国人民应立即通过民主革命等手段,尽快实现中国民主化转型。
七、大会明确提出民主力量必须打破国内与国外、维权与民运、体制内与体制外的界限。在网络时代,任何地域均是民主革命的战场。我们坚信,中国的民主变革是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八、大会关注中共对台湾的渗透,支持台湾民主的深化,保障现有的民主成果。大会支持民主前沿阵地香港的人民占中抗争、争取普选的运动。
九、大会决议:(1)支持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旁设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2)成立中国民主运动国际网络工作平台;(3)支持纪念“六四”25周年“天下围城”计划。
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一切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包括蒙、维、藏等各族裔群体,以及亚洲各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民主力量,共同引领变革,尽快终结共产专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2/2020 14:32 , Processed in 0.15231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