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06-17 20:30:17,"朱瑞" <[url=]reaz...@gmail.com[/url]> 写道:




张健所以发疯地编造关于陈卫珍女士的各种“隐私”,我个人认为,是因为陈卫珍女士谴责了盛雪这位民运公众人物的堕落和糜烂。

我是有过与陈卫珍女士相似的经历的。那是几年前,在“共舞台”上,因为我说了一句要曝光盛雪的文字,就一下子冒出了众多马甲,如“陆毛”“小平兴”“海派纪委书记”“好了歌”“棒子面”“鸡皮疙瘩”等等,说我“没有写过任何涉藏作品”,“从来就不是作家”,“嫉妒盛雪”,“靠盛雪炒作自己”等等,当时,他们把能找到的屎盆子,都扣到了我的头上。

盛雪这位民运公众人物,对于批评她的人,一惯采取这种造谣泼污等方式,蹂躏其尊严,以达到绞杀的目的,而不是对那些被揭露出来的事实,做出解释。现在,盛雪又升级为对作为旁观者和读者的陈卫珍女士不择手段地祸害了,祸害得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最近,我一直在读陈卫珍女士的文字,那严谨的逻辑,那字句之间流露的正气,都展现了一位知识女性的良善和良知,还有那被信仰托举着的清洁而内含丰满的美丽灵魂。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位女子的尊严,却被张健公开地、触目惊心地蹂躏!


建议陈卫珍女士不要再回复张健的任何信件,因为张健不过是一条被放出的疯狗,我们对准的,应该是这条狗的主人。


总之,在这个民运圈里,说心里话、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望陈卫珍女士多保重。。


朱瑞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年06月17日 09:18,[url=]张健[/url] 写道:





                                陈卫珍女士,我本来从不愿意谈及别人的隐私。但是当你和一些黑洞邪教徒,对圣血女士恶毒攻击其是淫妇,撒谎成性的时候。甚至对她的去世的母亲进行侮辱,甚至编造继父如何又如何,你还冷静的帮助进行心理分析。我就在思索。你到底什么心肠的自称基督徒的姊妹。

                     我在多次以最温柔和和善的口气劝告你,而你继续越走越远,越演越烈的时候。我退出还往我和我的朋友发邮件攻击我。我知道了,我只有解剖一下您才可以,我得到你大批的资料,还有离了三次婚的廖怡然,还有更加变态的朱瑞,以及变态至极的刘某。怎么得到的,你说太对的了,中南海保密局。而且告诉你,今后民阵的内奸我也一个个的挖出来。


                     我在纰漏你的材料里面,我从来没有提及你和谁发生什么性关系。这是你们黑洞邪教徒最为关心的事情。我们掌握的就是你在信主前谈了多次恋爱,信主后也有,每次分手都是表面你踹掉你的男朋友。以及你之后认识一位有过家室背景的人士,实际是你的男朋友无法忍受你的自傲清高,矜持造作,自命不凡,嫉妒小肠,以及极端自私,不负责的品性和品行。


                     你有没有和谁发生什么关系根本不是在我描述的范围。只有黑洞邪教徒才会因为你是处女,那些没有把持住的就都是淫妇,因为你是处女,你就是圣洁,那些不是的就是淫妇。


                     六四纪念的时候你都说不要坐在表面,我这里也说是不是处女不能代表圣洁,你在哪里和谁同居不同居也不重要,而是心灵圣洁与之产生的行动圣洁与否最重要。


                     而你在守望教会的表现,我就不多说了,之前有写。你自己看。我到是希望守望教会的教牧师长指教一下我们。


                     关于克里斯蒂娜,她不只是一个北京人才交流中心数据库工作,在某外企的猎头公司工作,她掌握的不只是人才数据库。她还掌握北京乃至其他地区的家庭教会的数据库.这是她信誓旦旦的群发原因,而且她已经做了。在基督信仰的团队群体散发这些东西。黑洞邪教黑经,也是你的鼓励。而且她的确是作风非常的败坏。在人才信息中心是出名的。所谓信主之后表现大家看见了.


                     陈卫珍,你已经是黑洞邪教的一员。你的文章都在黑洞邪教书里面。所以不必要在宣誓加入黑洞邪教。


                     你现在所在的教会我也知道了,令我很痛心,你们的王牧师更是如此。因为你们竟然打着他的旗号作乱。什么王牧师看见张健写的什么文章如何,什么王牧师也号召教会集体学习黑洞邪教宝典。你们在造谣啊。


                      你们道听途说,子虚乌有的东西,看了看就攻击谩骂盛雪女士,我们严厉的回击几句,就被你们谩骂。我没有使用过这些凶狠的词汇,到底谁在谩骂。盛雪女士没有回击谩骂你一句。而我只有说这太无耻,比较中性、陈卫珍嚎叫道---你这种卑鄙无耻的痞子流氓,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中共的恶狗决一死战。我们一步步把这上万个邮件组全部发送《民运黑洞》。决不手软!!!太过分了!
                      我告诉你,匡扶正义,FDCA--NEWS,还有小平头的争鸣平台,还有任畹町的PARISNEWS这些都是造谣传谣的大的信息发布平台,这也是你发的邮箱,你早已经继续开始了,不是今天,在谷歌随处可以找到你的造谣传谣和写谣评谣的文字。


                     请你不要教导单身姊妹了,你那是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声音。还有被烧死那些少女们的对你这位贞节牌坊的控诉。


                     我唯一痛心,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守望教会站在做基督的见证。知道现在你没有认识到你在羞辱基督的名,守望教会和中国家庭教会的名。你信的是什么。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url=]estherc...@gmail.com[/url]
Date: Thu, 16 Jun 2016 17:04:51 -0400
Subject: 张健!你以为用这种抹黑造谣的方式就能迫使我停笔吗?做梦!从今天开始,我陈卫珍正式加入督责和质疑的队伍,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决一死战!
To: [url=]uphold-...@fdc64.de[/url]; [url=]fdca...@fdc64.de[/url]

张健,对你的这种抹黑,小女子我早就已经有准备,只可惜你根本还不配对我进行污蔑。1,你的信用资源已经消耗殆尽,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这些造谣。2,要抹黑,也需要提前进行一些预备,在这个时候妄图爆发出这些造谣的猛料,来阻拦我继续发言,你就是白日做梦!3,我要让我原来教会的牧师和长老出面证明我的清白,轻而易举,只是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我陈卫珍这么多年守着教会规矩,清清白白,
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婚外恋,因为教会教导我们,:“婦 人 和 處 女 也 有 分 別 。 沒 有 出 嫁 的 , 是 為 主 的 事 罣 慮 , 要 身 體 、 靈 魂 都 聖 潔 ;”(歌林多前书:7:34)。我甚至连跟我信主后唯一的一个男朋友,即申请我来美国的费城律师,谈了四年恋爱,我们都没有同居。甚至2012年春天他去中国见我,我们一起到桂林阳朔去旅游,一个朋友开酒店,给我们提供了一套二居室的套间,我们都不在同一个套间住,就因为圣经教导说,不要把自己放在试探当中。甚至到了美国以后,他的家在马尔文小镇,是一套三房一厅的别墅,我们都坚持不在同一个屋檐下住,我选择住在唐人街。如果我需要,他们都可以来证明我的清白!

有本事说出来,除了申请我来美国的这个白人律师,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我在教会里跟哪些男人、谈过多少次恋爱?什么时候,我跟哪个老男人有过婚外恋?你有本事具体说出来,今天我在这里当众为我所犯的淫乱罪,悔改认罪!开什么玩笑!!!想抹黑就抹黑得了吗?!!下三滥的伎俩!

你这种卑鄙无耻的痞子流氓,今天小女子我就在这里铁板板地宣告:从今天起,我正式加入质疑和督责的队伍。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中共的恶狗决一死战。我说过,我连赴死的勇气都摆上了, 难道还怕你抹黑不成?开玩笑!给我滚回中南海,去见你的主子去。

只可惜今天你还真是撞到火枪口上。我的朋友克里斯蒂娜曾经在北京人才交流中心数据库工作,后来又在外企猎头公司人事部工作,手上积累了上万邮件组。我一直都在阻拦她广泛散发《民运黑洞》,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一步步把这上万个邮件组全部发送《民运黑洞》。决不手软!!!太过分了!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6月17日





陈卫珍-------克里斯蒂娜和蔡贤斌你们是造谣挑唆传谣黑洞邪教之家

             每一次这里的谈论,进行两边挑唆就是你们,而且非常的拙劣。蔡贤斌模仿刘贤斌的名字,每次说给我钱,我投靠谁,还把徐水良耍了一把、还有人模仿日本朋友王进忠。之后就是克里斯蒂娜。你的那些评论有一点人味道吗、你们这是一个组织,一家门口的。

             克里斯斯蒂娜,我问陈文珍的问题,揭露的事实就在那里、我们期待她继续的回答和证明,当那些造谣攻击我的时候,我的六四战友勇敢站出来为我做证明。我们拿出大量的文件和事实。图片,文字。而她什么也没有。那不是造谣是什么。我们继续问。陈卫珍同志请回答中南海保密局的枪声。我就是中南海。

                                                       诸位看见了,黑洞邪教陈卫珍说搞过基督教刊物。而我问你的搞过什么惹得中共八个警察上门抄家,导致你接受我党人民公安审查,带到局子里面写交代材料的基督教刊物。


                        结果我们看见什么,黑洞邪教徒陈卫珍把一个电子单页搞到这里,然后说这是她办的基督教刊物,这种编辑东西,我们在网站上电子杂志软件最基础的技术就可以制作出来,而且比这漂亮的多。这怎么是刊物,这无非是一个小儿科平面设计。就是及时电子刊物都不算。


                        如果这个是基督教刊物,那么大陆基督教论坛那些朋友们,写的十多年,那要抓起多少人,你这分明是在美国申请身份玩的把戏,而且水平不高。


                        盛雪就是把他丈夫剪报的1990年的新闻自由导报的发黄的复印件发出来,你都是这是造假,你拿一个电子首页面,说这是真的基督教刊物,美国难民局的人信吧。


                        你这首页写着是2011年,那时候守望教会正在遭受迫害,我们全世界声援守望教会的文章和图片铺天盖地。我的华文报纸也是铺天盖地。而你这所谓基督教刊物没有一个所谓反动文章。所以我党的人民公安没有麻烦你什么。你不是欺骗是什么。


                         但是你可以坐总编。这是真的,网络随便叫,盛雪做现代诗稿主编就是假的。你真是扯吧。就是这样的东西可以帮助你在美国政治庇护吗。


                         你给谁使用一个假名写信没有用,叫一个民运邪教之外有头有脸的,不是小瘪三的,出来为你撑腰。已经被国内外家庭教会揭露成这样了还撑着,还在这里 大放厥词使用圣经语言,为你假冒伪善的行为做掩护,你胆子很大啊。


                         守望教会的长老会相信你的造谣和污蔑


                         我们怎么知道守望教会,是陈卫珍的帮凶马甲克里斯蒂娜群发的行为使得我们警惕,是你的唆使和克里斯蒂娜的承认,邮件有证据。


                         你在海外家庭教会的见证以及其他很多。你造谣污蔑盛雪和民运,六四的东西也很多。知道你的人中国北京家庭教会也很多。你是什么,你道德,操守,个人德行,我们很容易了解很多。你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无耻无底线的攻击他人不是一天炼成的。
      
                         你自己在傅希秋牧师的家庭教会讨论会说守望教会是单纯的就是建立基督的教会,没有错,他们的行为不参与政治。但是为什么你在给所谓守望教会的长老冠辉写如下的话。中共集团在海外很嚣张,渗透得非常严重,甚至很多教会都被他们渗透了。到了美国,我更加发现中共集团的邪恶和厚黑。我们的前面是一场苦战!
                       我问你,黑洞邪教徒陈卫珍如果冠辉是守望教会的长老,你为什么向长期造谣群匡扶正义和[url=]FDCA...@FDC64.FR[/url]群发,这不是教会的网站和信仰。你要害死国内的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和长老吗。那些单纯爱主的弟兄姊妹吗。


                        这里夏律师知道,我们在海外支持南乐教案的时候,我都避免这些宗教人权之外的政治词汇,你在做什么。


                        黑洞邪教徒陈卫珍你走的太远了。
                                陈卫珍----你在哪里,在哪里


     当守望教会在逼迫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基督徒陈卫珍说我在路上


               当守望教会在户外聚会遭受抓捕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基督徒陈卫珍说在家里


                     当守望教会的教牧师长在冰冷的拘留所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颠鸭子美国去了。


                         当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在大雪中祷告,在寒风中高唱主格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在美国骚舞弄姿。


                            当守望教会今天还在遭受打压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大声宣告她自愿加入黑洞邪教组织攻击盛雪女士。


                              当支持守望教会的国内外牧师劝告她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无法断绝我追求真相自由正义。


                            当支持守望教会的人士举出陈卫珍的道德操守缺陷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大声呼号陈卫珍是圣洁的处女未和男人同居。


                                  当大家不愿说一句话的时候,你在哪里,陈卫珍站出来,她的子宫孕育了世界。








                                      陈卫珍,当守望教会手危难德 时候,你的位置在哪里,我们比你清楚,你回避不了,装不了。


                                            陈卫珍  你在哪里你 陈卫珍 在哪里


                                   不要告诉我在春天里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最近我发现黑洞邪教徒们自己的脸面丢尽了。一个一个信誉扫地。稍微拿放大镜看一眼,就知道这些人无法在眼光之下。

                我为什么说这些人无耻造谣。最近出来一群马甲。什么海霞啊,什么王传忠啊。无非就是要把民阵的德国日本的一些会员和骨干的名字改改。然后放在这里成为造谣版本。


                我作为民阵总部监事会的监事,请问王传忠你是民阵的会员吗。如果是请介绍一下自己,不要说日本的王进忠啊。他不会写这些造谣。


               1. 王传忠造谣之一,海外的民运组织是人血馒头组织,人血馒头所指的是六四后,海外一些人没有经历六四屠杀,建立许多民运组织,打着六四屠杀幌子办难民,甚至获得一些捐款私吞,这就是人血馒头组织。六四过后二十七年了,拿着六四的旗号也已经是拿不到人血馒头,许多大的中国人权组织有美国民主基金会支持。多数中国海外民运组织自筹资金,自掏腰包。民阵也是如此。请问王传忠说人血馒头组织是什么组织。你如何证明他们吃人血馒头了。请具体说说民阵如何吃人血馒头。
               2.王传忠造谣之二,民阵从来没有去抓特务。民阵过去很多次完成换届选举。其中费先生连任几届。是因为一些人最初没有人愿意参选民阵主席。你如何说民阵过去没有按照组织章程。民阵修改章程可以连任。


               3. 王传忠造谣之三。直到现在,我们民阵没有得到费良勇先生和彭晓明先生公开和半公开的,私下的辞职,辞去民阵会员的申请和声明。你王传忠说他们辞职和辞去民阵,请问证据在哪里 ,声明在哪里。


               4. 王传忠造谣之四, 匈牙利布达佩斯会议盛雪当选后,关于两年之后的换届选举,民阵内部讨论会,就换届会议在哪里举行,进行激烈讨论。最后盛雪带头支持在澳洲召开。由于时间仓促,德国,美国,法国和欧洲很多朋友,日本一些都难以成行。这不是抵制。而是准本仓促。同时民阵内部就一些问题和投诉存在很大争议,所以悉尼会议就没有进行改选。但是如果改选,盛雪还会在那里当选,这就会增加争议,导致民阵分裂。同时在澳洲还有一些人要针对费良勇先生发动声讨。所以改选势必导致民阵的分裂加重矛盾。我们期待的人选,美国某位,澳洲某位也不远竞选主席。在各界民阵朋友的交流下,就顺延民阵这届班子,有待民阵各界朋友沟通之后,确定新的时间,选举主席。但是这段沟通时间,民阵内鬼和黑洞邪教徒勾结一起,发动全方位的攻击,由对盛雪攻击,引申到全体民运。甚至再差共匪也比民阵强的结论,这当然是共匪五毛的行为。


             5.  王传忠造谣之五,  盛雪在我参加的网络会议,公开清楚的表明,她绝对不会分裂民阵,并且对自己过去的工作失误和言语失当有认错,在下次民阵选举主席确定地点时间开会的时候辞去民阵主席。盛雪的平台很多。民阵不是唯一。我们有会议记录,何来你的盛雪要长期把持民阵呢。


             6.  王传忠造谣之流,我们民阵团推正在积极协调,我们的做法就是协调好,沟通好,开会完成换届。然后建立强有力的理事会和监事会的班子,惩前毖后。会给那些长期造谣者一个交代。


            7.  我们看见所谓基督徒克里斯蒂娜在这里前后呼应,我不认为她是那么简单。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年6月17日 下午3:18,fjcdp2014 <[url=]fjcd...@gmail.com[/url]>写道:

       《民运黑洞》清道正源的重大意义
        关于《民运黑洞》一书是诽谤谣言,还是真实写照,是直接影响到民阵组织的性质和声誉问题,该组织应该向《民运黑洞》各位作者以及当事人进行取证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以视正听.《民运黑洞》各作者均以真名实姓发表,相信就是为了表明完全可以承当协助调查取证以及纠错的责任和义务.
        以"民运黑洞"为名出书,来彻底揭露盛雪事件,实为再好不过了,因为它不但充分彰显了作者朱瑞女士不以私人恩怨为出书目的的宽广之胸襟,而且还一针见血地向所有读者明确指出:应从盛雪事件中,重新认识中国海外这种吃人血馒头的小圈子民运组织(简称"血馒头组织")内部所存在的阴暗面和危害性问题.因为在盛雪身上所爆光出来的所有问题,几乎就是中国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内部阴暗面的缩影,具体地说,这些中国海外血馒头组织中所谓民运大老/领袖(简称"血头")的身上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与盛雪身上相同的问题.这也就是这些血头们在盛雪事件上,既不敢谴责盛雪也不敢力挺盛雪的根本原因所在.因此,以"民运黑洞"为书名,最为直接地促使大家能够从盛雪事件中,清楚认识/解剖/分析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及其血头们所存在的吃人血馒头的罪恶本质问题,为中国民主事业的未来发展起了清道正源的巨大进步作用!
        同时,我们要通过讨论盛雪事件,来挖掘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及其血头们吃人血馒头的罪恶本质问题,还应从民阵组织内部机构和运作过程,进行深层次地探讨产生盛雪事件的思想根源.因为民阵组织出现盛雪事件,除了其自身所存在的问题外,还与该组织内部其他成员及其运作程序存在着必然的关系.从盛雪事件中,可以看出民阵组织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其一,民阵组织是由严家棋等人于89年成立的,经历了多次主席换届民主选举.但是,在盛雪当任主席之后,却不按照该组织章程进行两年一次换界民主选举,强行续任至今近两年之久,而且更为可笑的是,在其丑闻满天飞的情况下,居然也不引纠辞职.
        然而,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盛雪这种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民阵组织章程中"换界民主选举"规定的行为,竞然没有受到包括严家棋等历任主席在内的民阵组织及其各地分部的全体成员的反对和制止.
        其二,从包括彭小明先生在内等几位老民阵成员,最终采取以退出民阵组织进行公开揭露盛雪之丑闻的方式,足以看出,民阵组织内部并没有建立依照"大多数民主表决"原则,进行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民主平台.当然,对于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换界民主选举"的章程规定的盛雪来说,固然不会遵守以"大多数民主表决"来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原则;然而,我们应该思考的是,象彭小明/费良勇等先生这样的具有极高学识基础和强烈民主意识的老民阵们,经历了十多年的民运,也未竖立和坚守以"大多数民主表决"来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原则.
        "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是任何一个标志着民主性质的组织/政党表现其具有民主精神的最根本基石;同时,捍卫和遵守这两大原则,也是任何一个民主组织/政党内部所有成员,都应该具备有的民主基本操守和行为准则的最为具体的表现.

        由此可见,民阵组织虽然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但并没有依靠其宣传的民主思想和民主理念,促使其组织内部包括严家棋等历任主席以及彭小明/费良勇等先生在内的全体成员,完全具备有捍卫和遵守"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所应有的民主基本操守和行为准则.这才是造成了民阵组织出现盛雪这种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民阵组织章程,拒绝换界民主选举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里必需指出的是,盛雪之所以拒绝换界民主选举,是因为她非常清楚,一旦进行换界民主选举,那么,她终究有一天要失去民阵主席职务,从而再也无法把持和控制民阵组织继续成为其吃人血馒头的工具;也就是说,盛雪之所以拒绝换界民主选举,就是为了企图将民阵组织转变成为其吃人血馒头的永久的血馒头组织.这也就是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的共性,即:其组织内部绝不存在有"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问题.象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的血头们最为可耻的表现之处,就在于:天天要求中共民主选举,其组织内部却永远不搞民主选举,还要在满世界号称自己是中国民运大老!
        接着,我们还要通过探讨盛雪事件,清楚认识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严重破坏和扰乱中国民主事业的危害性问题.
         这些海外血头们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吃人血馒头的邪恶本质,必然会不断地遭到民主正义人士的揭露和指控,终将要面对被世人唾弃的命运.所以,为了维护他们这种血馒头组织存在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他们就必须不择一切手段地阻止民主正义人士的揭露和指控,其中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就是以"中共特务"的罪名,进行污蔑这些揭露和指控他们的民主正义人士.从此,海外民运内部就开始出现了这种"中共特务"论.
        然而,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共特务在海外民运内部渗透的事实,但是,指控"中共特务"罪名需要真凭实据,显然,这些血头们以"中共特务"罪名进行污蔑民主正义人士,必然缺乏真凭实据或者说更无证据可言,难以让人信服.所以,这些血头们为了支撑他们的"中共特务"论,就不约而同地共同泡制出了"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以此便开始对民主正义人士进行"中共特务"的思想入罪.
        所谓"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其意思就是说:以"反共"立场为基础进行团结一切力量,是海外民运的第一首要任务,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血馒头组织,只要是有"反共"立场的,都是海外民运团结的一切力量.由此可见,这种说法延伸出来的意思就是说:谁去揭露和指控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谁就是破坏和分裂海外民运以"反共"立场为基础的大团结.显然,这种破坏和分裂海外民运以"反共"立场为基础的大团结的人,不就是"中共五毛/特务"了吗?由此可见,在这种"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下,这些海外血头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给揭露和指控他们的民主正义人士套上了"中共特务"的罪名,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真凭实据.这种思想入罪法,在盛雪事件上,其团伙张键/张小钢/杨宪宏/唐柏桥/孙立勇/罗乐/陆文禾等人,无不如此地对《民运黑洞》作者朱瑞女士和读者陈卫珍女士以及老民阵成员彭哓明和费良勇等先生,进行这种毫无真凭实据的"中共特务"的思想入罪.
        显而易见,这些海外血馒头组织的血头们,以"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来泡制出"中共特务"论,对中国民主事业所存在的严重危害性,就是直接导致了中国海内外民运几乎全面地陷入了抓中共特务的长期混乱的局面.
        
(未完待续)




王传忠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诸位,

我想向批评盛雪的人提几点意见:


毋庸置疑,人们对公众人物有监督和批评的权利,包括所谓的民运领袖们。但是批评应当是讲道理摆事实举证据,而不是 人身攻击和株连。


作为傍观者,我看这位李郁先生的故事没有一个指出他的信息来源,连传闻(hearsay)都算不上,不能让人信 服。这样的搞法颇像文革大字报,我认为是不合适的。


在法治国家国家中,传闻一般不能做证据。譬如说,某甲在出庭作证时称曾听 闻某乙说某丙杀了某丁,则某甲的证词不得作为某丙是否犯杀害丁之罪的证据。因为传闻证据 无法经由法官的直接审理与当事人双方交互诘问加以辩证(见维基相关词条)。道德指控的证据也应适用相同标准。


毛魔头和张玉凤的淫乱有当事人李志绥,陈惠敏等的陈述。如果指控盛雪破坏别人家庭,请当事人作出陈 述,虽然我们不能诘问,但至少是证人之传闻,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我和盛雪并不很熟悉,一起开过几次会,我路过多伦多时在她家借宿了一晚。我可以作证,她从未试图“勾 引”过我,连我旅馆房间一次都没有进过。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她没有“勾引”别的男人;不过,我希望被“勾引”过的人或 其家属站出来,提出指证,解开这个谜。


关于李郁先生文章的对盛雪的指控是否属实,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对杨建利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建利和 傅湘都是我的朋友,对他们的离婚我也很遗憾。但是我当面问过他们二人,以及他们的密友,证明他们的离异和盛雪毫无关 系。李郁先生不调查,不指出信息来源,信口开河,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盛雪肯定不是完人,不过,“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就先向她投石头吧!”


以上意见供参考。


韩连潮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李郁的文章,差点笑岔了气,还好没闪 腰。只不过,还有一些盛雪破坏他人婚姻的孽障事,李郁没说,也可能李 郁不知道。不过,曝光都是早晚的事。

陆文禾认为盛雪这些私生活的孽障事需要眼 见为实,照陆博士的逻辑,老毛和张玉凤当然清洁如玉喽。呵呵。

李郁的文章,我稍微修改了一个押韵处,还 增加了两句话。请见下面红字。


刘晓东




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



平头按:在邮组高调力挺盛雪并高声质问“盛雪破 坏了哪些人的家庭?”者,正是自称“反水”之中共军系少校特务蔡贤斌 (平头就纳闷:怎么力挺盛雪的都是“反水”共特——前有澳洲、中国双 重国籍的杨恒均;近有高调“叛逃”但匪外交部仍保留其北京住房的陈用 林;现在又冒出个自称“弃暗投明”但仍留在国内毫发不损的总参少校特 务蔡贤斌。莫非他们与盛雪都是赵家人不成?!)看看蔡贤斌力挺盛雪的 理由:“中国总是有一些‘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事。盛雪的淫 乱,首先侵害的,是她老公的名誉和利益,她老公不管,你们急个啥 子?”“盛雪想睡谁,那是她个人的自由,因为民阵 主席并非公职。”话音刚落,知情爆料者李郁猛文横空出 世,猛料迭出,正应了那句老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哪 有不透风的墙”!


刘 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









打油诗一首:
吃六四血馒头 的民运公娼盛雪
作者:刘晓东

白骨精“……不见眼睛只见牙”——公刘评语

民运妖孽不虚 名,民运套话倍儿倍儿灵。
感谢胡P跟着转,赏其追捧此妖精。
招摇撞骗吃民 运,欺世盗名骗民情。
六四见证她的 戏,六四周年她经营。
民运搞成色情 圈,妖孽一人是首淫。
只苦阵阵楚歌 声,只恐处处真相盈。
《民运黑洞》 横出世,声声震得妖孽惊,
看你淫中起高 楼,看你还能几天腥。


二0一六年六月四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我还看见徐水良对你辱骂。一个男人如此下流辱骂一个女人。超越底线。我们严厉的痛斥任何人,不会关照人家的生理和问候家人。这是起码底线。                  小乔我们是了解的,她去瑞典,本来就不愿意留到瑞典,但是中国政府不给她换护照,这是中国政府的原因。她选择偷渡回国,这比起朱瑞,陈毅然,刘邵夫,陈卫珍等人可以自由来往中国,一边高调成为民运团体负责人,要强很多。当然陈卫珍们是不是政治庇护,还是假政治庇护,还是特殊人才移民咱们不知道。

                  小乔我是在挪威参加刘晓波颁奖典礼认识的。她当时住在老民运的家里。怎么回国就是上海国保给看上了。这至少证明,只要想回国,哪怕做到共产党的监狱里,也可以回国。

                   我认为小乔才是公正的。她毫不掩饰的反对盛雪在独立不会的立场,同样非常锐利的指出针对盛雪亲属的那些攻击是不道德的。超越底线的。有时候展现女汉子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但是同样的问题,你所遇见的是文革老流氓。

                   小乔如果是上海国安的五毛,那只有在海外和陈卫珍们,在后面小平头等人的不断提供弹药下,以及民阵内奸怂恿下,搅乱海外民运和污名化海外民运最好了。但是我们看见的是什么。她自己偷渡回国了。

                   至于小乔劝说刘路回国,这不是扯吗。刘路在香港写了那么多充满传奇和中国领导人恨之入骨的认为是造谣的畅销书,想必是刘路先生自己都知道他和中共不但有公仇还有私仇。怎么可能回去毫发无伤。


                     他们和她们现在急了。比共产党还急。为什么,从小平头到现在的陈卫珍们,都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时间和事件的滚动中,他们一一暴漏。从淑女引号变成泼妇,从所谓基督徒变成邪教徒,从正义捍卫者,变成黑洞邪教狂热者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0: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兄弟:经本人诊断,这个新冒出来的christina 的确是个有病的人——精神病,且病得不轻!其典型症状是胡言乱语,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多次打脸!估计有自虐症,觉得自打耳光很爽很舒服!以下摘要其言辞:


“你总是心里有屎,就去猜想别人身上是否也有屎。” 这大概就是她上来就含血喷人咬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的出发点,她连笔会会员都不是,笔会的事情她知道什么?毫无证据根本就是疯狗乱咬!因为自己内心阴暗肮脏,就以为别人都跟她一样是见利忘义的无耻之徒。笔会的钱,外有金主管着,每季度提交财务报表,每年依注册地美国法律严格审计;内有理事会、财务人员严格监督,而我从来不是笔会理事和财务人员,不掌管笔会任何银行账户,christina 攻击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是夸我能耐大到一普通会员可以瞒天过海欺瞒美国NED并架空历届理事会、会长“贪污笔会钱”?除了脑子瓦脱啦滴精神病人,这话谁信?


她在这的群组里一边再三再四地吆喝“我们赶紧撤退!”一边恬不知耻地炫耀已经把他们的“黑洞圣经”又群发了200个群并以此威胁(效仿其主子:5毛X200狗食拿好!不谢!)


一边声称“一开始连她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根本不知我是谁,之前从无半点交集,又声称“替她挨骂”——她挨骂干我底事?


一边自我标榜“从来就没有论断过任何人”,一边疯狗咬人污蔑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厚颜无耻地大谈另一个从未有见过面的女人跟多少多少男人上床,好像她们亲眼看见了似的。


打脸啪啪地!爽歪歪!不用列举更多的实例啦——这位“清洁清白”的女“基督徒”怎样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虽然大家不是面对面,群组里至少几十人吧?)满地打滚撒泼耍赖,大家都见识了,除了其患有精神病毫无自制力以外,还能有更好的解释吗?或者就是张健兄弟猜测的:这些人有“任务”而来故意装疯卖傻,但水瓶这么拙劣,恐怕“五毛”位置不保啊~


不管其是真疯狗还是装疯狗,我都建议张健兄弟不必与智商档次如此低的东东再纠缠下去了。


小乔




在 2016年6月12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4/2020 21:19 , Processed in 0.56713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