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2: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乔,你这个没有羞耻的女人。你就是已经承认了你贪污,你不需要向我们报账,但是你需要向你那已经肮脏的良心报账!我们只是阅读了一些邮件,对盛雪的那些文章从来没看完。即便我们有什么阅读别人私生活文章的兴趣,也比你这种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的人要高尚一百倍。我们从来就是清清白白,没有贪过一分不义之财,除了对这个圈子里的这些已经让人无法忍受的人说几句谴责的话,从来就没有论断过任何人。今天我克里斯蒂娜在这里骂你,是为里别让你将来有一天落在地狱里遭审判!你就好好向笔会(笔会是谁管的啊?)的上级部门去认罪吧!你还竟然如此厚颜无耻在这里嚣张!!!这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公道!!!

在 2016年6月11日 上午11:35,lisa lee <[url=]xiaoq...@gmail.com[/url]>写道:
哈哈若没有你们这种蛇精病人格滴变态“基督徒”热衷于此,那些垃圾文字能到处漫天飞污染公众视线吗?你们都他吗要“退”n次啦,可我的邮箱还是一再被你们这些毫无营养的垃圾文字污染,这不还要“必定转发给100个人让他们都转发!”——“传销党”那套玩得挺纯熟的哈~ 是“上帝”调教得你们如此变态不知廉耻吗?!

打个比方:关于当年香港娱乐圈闹得沸沸扬扬的“艳照门”事件,我的看法其实陈冠希们不算是最无耻的,因为他们毕竟只是“关起门来”拍了那些私人性质的照片,最下作的是有意无意拿到照片却故意散播给公众的——那才是赤裸裸的“诲淫诲盗”,正如本邮圈里的几个“基督徒”,对了当然包括最初的始作俑者据说是啥子“藏传佛教女弟子”——表他吗侮辱“藏传佛教”啦。


盛雪睡没睡“民运大佬”,睡了多少男人,干我袅事!我又没兴趣跟她争夺同一个男人,也不是她任何“前任”或你们所谓的“受害苦主”的亲戚朋友,有也罢无也罢,这本来是跟我八竿子搭不着的事情!但正因为有你们几个有着变态“窥阴”嗜好的“基督徒”或神马徒,毫无廉耻地把这些充满淫秽内容的垃圾文字到处散播,才让我不幸看到这些垃圾并一再地倒了胃口!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这些下流胚:请停止你们这种用淫秽垃圾文字到处恶心人骚扰公众的王八旦行为!还我的邮箱清净!一个女人成天热衷于散发这种恶心无聊的东东,实在是毫无点女性的廉耻、底线,还他吗好意思自称是基督徒佛教徒!我忍你们这些变态很久啦!


当然我同意 Mr Lu 所说:如果是“受害者”当事人,当然有权利揭露真相诉诸舆论,不知道你们这几坨“基督徒”里哪个是苦主?被盛抢了老公“伤害了权益和感情”??


不再回应你们这些垃圾!毕竟“变态”窥淫也是“上帝”赐予你们的权利啊~_~


在 2016年6月11日 下午10:57,christina li <[url=]loveje...@gmail.com[/url]>写道:
你这个人,你是谁?我们都要退了,你又来挽留我们。我那句话的意思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我说是我们把盛雪脱光了衣服示众吗?我们可从来没有原创过关于盛雪隐私的半个文字。那漫天飞舞的文章你没有看到吗?你自己孤陋寡闻,连对我的发言都没有看清楚,就在这里发言。太不地道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把那些文章贴在这里,你自己来读一读,这些文章是否等于把盛雪脱光了衣服示众?你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保护她,还是故意来继续挑起这个议题来损她的?如果是为了保护她,为什么在我们决定撤退的时候,你又来挑起话题?如果是为了来继续损她,你就直接对她开骂,为什么故意把罪名扣在我们头上,你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还是最卑鄙的男人?我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或者你是那个最卑劣的两性人。岂有此理!


在 2016年6月11日 上午9:42,lisa lee <[url=]xiaoq...@gmail.com[/url]>写道:
几个女人,据说还是“基督徒”,把另一个可能从没有见过面的女人“脱光了示众”,这么关心现实中从无交集的另一个同性的裤裆那点事儿,连续几个月乐此不疲——现在的“女基督徒”都在“上帝”指引下修炼成如此的豪放派啦?啥叫作“廉耻”?啥叫作东方女性的含蓄、矜持?我也是醉了!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2: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先生推崇的彰显文明黑洞邪教陈卫珍的背后邪教徒们

     黑洞邪教徒汴河祥-----黑洞邪教徒陈卫珍说,这是多次对这个谩骂极致的人说,这是他文明表现。克里斯蒂娜千呼万唤的角色。刘三妹搭档,


     黑洞邪教徒刘三妹----- 污蔑在监狱十一年的刘晓波是中共的培养的特务,污蔑社会党主席刘国凯回国等等,小平头合伙人。


     黑洞邪教徒萧    红------人称小平头,2006年开始就对民运造谣污蔑。为黑洞邪教徒陈卫珍提供许多造谣的信息。多次来往中国


     黑洞邪教徒陈毅然-----  离了三次婚,多次来往中国,极端痛恨西藏和维族自知运动,敌视法轮功。唯一写过的文章就是攻击造谣盛雪。


     黑洞邪教徒陈卫珍------ 最无耻的假基督徒,长期参与造谣传谣。每每以上帝的名义。自由来往中国。自称受迫害基督徒。


     黑洞邪教徒刘邵夫------妻儿安排在国内,自己长期来往于中国大陆建安大,高调担任加拿大分部发言人。没有任何危险。住在盛雪家里地下室十年,最后造谣攻击的始作俑者。


     黑洞邪教徒朱瑞---------民运黑洞的编纂黑手。实际这个名字不是她起名。而是刘邵夫和民阵的内鬼一起起名。


     黑洞邪教徒任畹町-------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外,长期搅乱中国民运。造谣攻击。最近分裂笔会,既是一方的独立不会的选举主席然后又去德国参加一方顶礼膜拜表忠心。
     黑洞邪教徒克里斯蒂娜------马甲


     黑洞邪教徒路德-----------马甲


     黑洞邪教徒徐水良--------百分之九十的民运被他打成五毛。只有黑洞邪教的造谣群体,他认为都是反共中坚、


     在2006年柏林大会,被中国收买破坏那场大会的幕后黑手就是何跃。他曾经甩开衣服,同着许多老民运,莫名其妙的要我和打一架,他说他是民运前辈,想当年怎么着怎么着.结果数年后他被砍死了。首先中枪.葬礼我参加了,中共参赞许建功致辞。
         
     民阵有一个规矩就是前辈,民主运动做过监狱吃过苦的,再怎么我们也不会回击。这持守到任畹町开始恶意攻击之后。


     所以大家记住这些人的名字。然后观察他们的下场。人不报应天会报应。所以今后不要和我提什么谁当年如何,谁七九如何,谁八九如何,是文化高,文化低。我看的就是现在如何。再重复,人不报,天报。莫做亏心侥幸事,古往今来放过谁。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From: [url=]hexin...@hotmail.com[/url]
To: [url=]loveje...@gmail.com[/url]; [url=]jesuslo...@hotmail.com[/url]张健:你这个上过民运公娼盛雪床,被盛雪肉弹打得屁颠屁颠乐的花和尚,为报盛娼的淫乐之恩,专门欺负讲真话的基督徒女士们。真是臭不要脸!
就你与盛娼这种狗男狐女,沾啥啥臭。六四也被你俩弄得别人都不敢出来现身了,还你妈逼的意淫着自吹。一个满口病句,小学都毕不了业的农村土流氓,小痞子还冒充牧师?脸皮比野猪还厚!



[size=13.9394px]
[size=13.9394px]Longmon Wang
11:33 (19小时前)



发送至 巴黎新闻、 Diane、 Wenhe、 李郁、 Esther、 Wen-he、 Amanda、 zhimin、 法广中文、 肖国珍律师、 chen、 Yiran、 jinggao、 nd、 方正、 民阵之友、 Liangyong、 Feng、 Shi、 gongminliliang、 Ping、 iamyuanmin、 姜老、 法广瑞迪、 Juntao







[size=13.9394px]您说的不就是过气的政治色情的老油条装封卖傻的那个所谓薄士吧?他一直孜孜以求的事情就是要把8964变成他和他的前妻的私人夫妻店,当然他心理一直愤愤不平的是当世界谈论8964的时候几乎不会提他的名字,大家都熟悉的就是王x,吾xxxx,柴xx...然后都是配角,他一直不满意自己的历史定位拼命想把自己名列其中,当然理工科男一旦错误的理解了-浪漫-这个名词的时候,浪漫就成了流氓的代名词,小萝莉控的同义词,看看他前妻的指控吧,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都是真的。知道他不少的龌龊事,他表面的正人君子形象和他的实际生活绝对反差极大,他拼命维护加拿大妖鸡和日后提拔的张贱也不过说明了他们的道德底线思维方式是一丘之貉,只不过看在他是真的天安门一代的人暂且给他留足面子。 至于说他为什么力挺加拿大妖鸡那大家就可以海阔天空的想一想他前妻的指控吧,这边刚臭了张小肛,那边又来俩臭豆腐,这戏有的看啊!!!






在 2016年8月2日 上午2:17,christina li <[url=]loveje...@gmail.com[/url]>写道:
十恶不赦,羞辱九族,群丑王八男,浪耗七夕鸡,歹毒万箭穿六腑心肠,五脏皆碎造报应,四通地狱,三抵冥府,悔改二字是出口,一条生路。

一个淫妇,贪污两兼,三天换男郎,借淫通四方,空喊反共实五毒俱全,喝人血雷劈六月,七灾待审,八难待候,残害九州苍生罪孽,十分邪恶。


求横批

上联: 一个邪教,两套规则,保三代富贵,征四海民饷,吃五谷不问民间疾苦,施淫威六合之间,七魔聚会,八方撒钱,独不怜九州之苍生,十分无耻。

下联: 十场人祸,九次表彰,创八耻笑谈,纵七情色欲,任六月民间含冤飘雪,张伍指强拆逼捐,四处诡辩,三界共愤,唯不见良知二字,一等下流。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4.5455px]2016年7月30日 下午9:52,Wenhe Lu <luwenhe99>写道:

[size=14.5455px]邪狎无行,不可救药也。


[size=14.5455px]现在反共的人太少。 因此每一个反共的人都应该支持。因此对于盛雪我也是支持的。 盛雪有她的毛病,但是只要人都有毛病。这些人攻击盛雪是因为她有毛病还是因为盛雪反共? 我看这些人反对盛雪是因为盛雪反共,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他们反对盛雪是因为盛雪的毛病。


[size=14.5455px]这才是真正的大实话。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反共是首位的。[size=14.5455px]其他的也不是不重要,但是都没有反共这么重要。 哪一天盛雪不反共了, 我也反盛雪。你们如果能够证明盛雪通共,我和你们一起反盛雪。[size=14.5455px]



[size=14.5455px]陆文禾
[size=14.5455px]

[size=14.5455px]
陆文禾和张健,两块提不起的豆腐

为什么我赞成向公众揭露和曝光盛雪的性贿赂问题,而我自己的私生活与公众无丝毫关系?

因为,盛雪是
民运领袖,公众人物,她利用这个职位和声誉向公众搞募捐等政治公益活动,这样的公众人物如果没有好的道德和品格,就是欺骗公众,我们必须向公众负责,曝光盛雪的欺骗行为。一个民运组织的主席如果没有道德感召力,做什么主席?如果她不做公益,不去募捐,不做民阵主席,她与100个男人睡觉,她丈夫不管,没人管。照流氓傻蛋张健的话,又要做婊子,又要做民阵主席,哪有这个道理?盛雪这个欺骗公众的政治婊子,如此滥性滥权滥情,腐败透顶,我们关心民运的人士当然要向公众曝光她的性丑闻。我刘晓东从不参与募捐之类的公益活动,从不沾公众的钱,从不掌握民运组织的权力,我只是个捐款人,所以,我的私生活与公众无丝毫关系。


这本是常识,到了陆博土那里却又故能玄虚卖博土关子了,他来了个
不能双重标准。真个是,猪脑又进了博土,白白在美国读书,只能与张健为伍,蠢哥俩一样豆腐,相争着给人添堵。

刘晓东

2016
727日星期三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先生

      
我可以为这个议题跟我的前男友去探讨。

      
不过在这个议题上,我个人的观点是:盛雪女士在海外民运圈里极端程度的滥情滥性,完全是一个牵涉公众领地的性贿赂行为,因此,曝光、谈论并批评她的隐私,不能算为侵犯隐私。相反的,督责者的隐私被议论以及被造谣,是在侵犯隐私。

        
对目前散播于网络并在邮件组里疯传的淫乱照,我个人是不会进行传播的,这是我的性格使然。但假如有其他的读者要进行传播,我不会进行谴责或者阻拦。因为对这些被曝光于网络和邮件组的关于公众人物的丑闻淫照,读者和民众是没有义务必须要承担起阻拦丑闻继续传播和竭力抵消丑闻继续发酵之责任的。他们如果愿意进行阻拦,那是他们的情分,他们如果想继续传播,那也是他们的本分。如果这些照片是刻意为之,那么制造照片的人是需要负起法律责任的,假如他们被告上法庭,但是作为读者和民众,却不必担负任何责任,只要他们认为这是真的,并且认为有必要传播。从朋友们反馈给我的信息,这些照片没有任何ps的痕迹。有朋友是开影楼的,有十分专业的摄影师。

      
对盛雪女士的这些淫照,冲击力确实是非常大的。暂不说她是一个民主组织的领导,就是一个普通的已婚女人,这个行为也是伤风败俗到了蒙羞几辈子祖宗。您也是基督徒。就圣经对女性的教导,那就更是出格得离谱了,我看了后都做恶梦,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女人会败坏到这个程度呢?这个不是我故意要用道德的大棒,而是出自我多年来在教会里所接受的教导和熏陶的缘故。歌林多前书734“婦人和處女也有分別。沒有出嫁的,是為主的事掛慮,要身體、靈魂都聖潔;已經出嫁的,是為世上的事掛慮,想怎樣叫丈夫喜悅。歌林多前书7:4“妻子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沒有權柄主張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提摩太前书2:9-10“ 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 神的女人相宜。

      
当然她不是基督徒,没有办法用信徒的要求来要求她,但就一个普通的已婚妇女,这也是太出格太离谱了的哦。即便她的丈夫依然不在乎,但是社会大众还是应该给予她的丈夫在婚约中的正当权益以尊重和守护的态度,那么他们就不可避免会痛斥这个不守妇德的女人。如果社会大众都表示出对这个不守妇德的女人以尊重,或者是不以为然,那么很悲哀,这极有可能反应出的是整个社会伦理道德的崩溃,虽然就这个堕落的妇女来说,好像是得到了尊重和保护。

      
而作为一个民主组织的女领导人,这个问题就还要严重得多。这里没有时间详细讨论了。陆文禾先生应当本着爱护民运的责任而对此进行谴责。但是您不谴责盛雪女士,并促使其引咎辞职,反而来谴责三妹粘贴了链接,您这个行为,我认为是刻意袒护盛雪女士,并已经全然是非不分!

     
关乎个人生命尊严之维护责任,首先是我们每个人要懂得自尊自爱自重,克制自己的邪情私欲。当一个女人的裸照甚至是……我不好意思表达,都被向全世界彻底展露的时候,却要求读者和民众来为她维护最基本的做人尊严,那是非常荒唐而可笑的。也是没有可能做到的。您说呢?

     
我明天把我跟我前男友的讨论贴在这里。

     
愿上帝祝福您!

2016-07-27 12:31 GMT-04:00 Diane Liu <
[url=]shudong96@outlook.com<mailto:shudong96@outlook.com[/url]>>:
封从德犯什么傻?
  看不出盛雪的伎俩?她花这么大力气就是要使她这个假货成真,血色黎明这么假的东西登在哪个刊物都是假货!登在你的六四档案就把真的也毁了。她这个假货的目的就是要使真的也成假的。她与柴玲刘青完全不同,真货和假货的区别显而易见。你却在为假货的盛雪使劲,这样你就真毁了六四档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刘晓东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From: Feng [[url=]mailto:feng155@gmail.com<mailto:feng155@gmail.com>[/url]]
Sent: Wednesday, July 27, 2016 10:05 AM
To:
[url=]Wen-he_Lu@ohionational.com<mailto:Wen-he_Lu@ohionational.com[/url]>; Esther chen
Cc: Amanda; zhimin tang;
[url=]bamenkui@163.com<mailto:bamenkui@163.com[/url]>; 肖国珍律师; chen olivier; [url=]cyiran@gmail.com<mailto:cyiran@gmail.com[/url]>; [url=]dagou@t-online.de<mailto:dagou@t-online.de[/url]>; [url=]dianeliu28@sbcglobal.net<mailto:dianeliu28@sbcglobal.net[/url]>; nd; 方正;民阵之友; Liangyong Fei; Shi quan Fang; gongminliliang; Ping Hu; iamyuanmin; 姜老; 法广瑞迪; Juntao Wang;[url=]liyiping1911@gmail.com<mailto:liyiping1911@gmail.com[/url]>; 李郁; christina li; Wenhe Lu; 玛丽霍斯曼; ocean; Qing Pan; 巴黎新闻;[url=]pariswanglongmeng@gmail.com<mailto:pariswanglongmeng@gmail.com[/url]>; [url=]pariswei_9@hotmail.com<mailto:pariswei_9@hotmail.com[/url]>; Kuide Chen; 朱瑞; Chung Regina; Diane Liu; 孙维邦; 徐文立; 韩荣利; 王策; Wong David; [url=]wuj1944@gmail.com<mailto:wuj1944@gmail.com[/url]>; Xiao Pt; lisa lee; 辛亥革命族群; 薛伟美国; 徐文立; Yang Jianli; 熊严; 张国亭; 三一言張
Subject: Re:
凝聚共識 / 民變、兵變、政變

老陸,


清早起來有點時間,過一會還得出門,接著你的話題,寫哪算哪。


十萬個五人小群,突然聚在一起,一萬人的軍隊就不好辦了。
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就是這樣的情況;1911年成都的街頭、1989年羅馬尼亞首都的廣場、1991年莫斯科的廣場、2011年埃及的解放廣場....上面,也都是這樣的情況。

這些奮鬥,大多成功了,我們卻在八九年功虧一簣。


成功的原因,都是因為事先有足夠的推翻專制的共識,大規模非暴力的民變,促成了專制軍隊中受到新思維影響的年輕軍官的兵變,拉動上層軍官的分裂、動搖然後宣佈大規模兵變,最終導致民主化方向的政變。


不成功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事先沒有推翻專制的共識,更沒有想過推翻專制後怎麼辦。沒有這樣的共識,軍方以致政界高層改革派人士不敢動、或者鋌而走險動靜不大,就並不意外。


另一方面,我也很認同你的想法。當今局勢下,依然在國內及海外組織人馬,向中共叫板的,我們應該給予他們最高的致敬。有人貶損從事民運的是在圖什麼名呀利的,那是六四屠殺後不久全世界同情支持時的一些投機份子的情況,現今依然民運的,除了勇氣與犧牲奉獻,哪裡還有多少名和利呢?比做一個水管工的生活安穩嗎?民運早已被污名化,那名不是十字架一般沈重的負數嗎?攻擊者大多是糊塗,有些則是故意。糊塗的人跟隨污名化的步伐,其實是在找藉口掩飾自己內心的怯懦,他們也嚮往自由,卻不敢站起來爭取。故意的,則很心虛,只敢在背後準備子彈砲彈給糊塗的瓜娃子們去放槍放炮,卻不敢現出真身。


為什麼要給這些組織人馬的反對派領袖最高的敬意?因為他們是中國民主化的必需,卻除了求仁得仁,幾乎沒有個人成功的可能,海外的根本不必說,幾無可能;國內的,老一輩也不必說,就是高智晟、胡石根、郭飛雄、唐荊陵等等等等一長串恕不羅列了,在我看來如果中共不在一兩年內垮台,也和台灣的林義雄、施明德、鄭楠榕、許信良等人一樣,除了犧牲奉獻,沒有太多機會。他們是中國民主化的必需,這是因為無論軍隊反正、還是民主政變成功,都需要事先公認的犧牲奉獻的革命黨人作為信任的核心,來滾雪球,組成臨時過渡政府,穩固民主化的進程。對應的,我也認同對他們的道德操守要求高一些,但這並不是說要用聖人的標準,更不是毫不區分公共事務與個人隱私,更不應該不分青紅皂白將污名化的矛頭對準他們,卻不敢把匕首與投槍對準中共專制。


之前我為兩位中共痛恨而我又很了解的人盡力維護過,一個是柴玲,一個是劉青。污名化的浪潮洶湧而致,中共在海外的三個圈層(情報圈、統戰圈和宣傳圈)全部開動,裹挾一大批民運人士參與污名化,結果柴玲倒下了,劉青還能站立卻已經被邊緣化。總之中共有足夠的資源擊垮他們的眼中釘,這次污名化浪潮也很類似。不同的是,我本來只想旁觀,因為我根本不了解盛雪,除了有幾次公開場合的交談和其反共立場,共同點並不多。私下我對朋友評論,也只是說她是一個很能惹麻煩的人。但是,張健在五月中拿出盛雪
19905月在加拿大版《新聞自由導報》上的「六四」紀念文章〈血色黎明〉,我就知道自己躲不開了。

有些好友告誡我切勿捲入,就是早有先見之明,但我的回覆很簡單:躲不開的。爲何我躲不開這場混戰?因爲六四檔案,我在主持六四檔案的網站
(64memo.com<http://64memo.com>)。本來我也只是冷眼旁觀,直到張健拿出盛雪的六四紀念文章,這時我就知道自己躲不開了。不論有意無意,這場火一定會蔓延到六四檔案,而我絕不會坐視。因此我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查閱了百餘萬字相關「六四」資料,並分析批評者的證據與邏輯,可以比較自信這次污名化的一個基點——「盛雪不是六四見證人」——並無充分的證據。

要出門了,以後再寫。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是越说越荒唐。



共产党本身还没有那么可怕,最最可怕的是,因着这一个邪恶政权的存在,结果反对派或者是民间群体中,竟然连最基本的自我反省的能力完全丧失,最基本的辨别力和判断力也完全丧失,最基本的价值和道德底线也完全丧失,最基本的自知之明也完全丧
……简直是灭顶之灾!!!如果这样下去,对海外民主群体,中共完全可以不攻自破。可能现在已经是不攻自破的境地,才会有您陆文禾先生这样的荒唐言论,邮件组里没有群起而笑之。

不管有什么政治对手的存在,每一个群体内部都需要时刻纠正错误解决问题的嘛,除非是坟墓里的死人会没有问题!共产党不也在努力反腐败搞改革
?民主派内部竟然把所有针对内部的错误纠正和清除罪恶,而且还是这么明显的过错和罪恶,就像有人在大街上毫无顾忌地拉屎,还不分青红皂白,完全丧失理性,一味转移目标大而化之,归到了共产党那里去,然后以冠冕堂皇的反共理由纵容错误和包庇罪恶。天底下还有这么荒唐愚蠢而可笑的事情吗?就凭这一点水平、素质、见识、胸怀和气度,还来谈中国未来社会的宪政民主建设?!!

呜呼悲哉!


我想我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竟然撞进了这么一群糊涂蛋的群体中了!


对不起,实在是忍无可忍,口出粗言。求上帝怜悯和饶恕吧。




[url=]2016-07-26[/url]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4: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山先生將議事規則撰寫成《民權初步》,以及在西方从小学就开始普及的人权知识的教育。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在过去民运队伍里面,每一次的内斗,最终都是证明民运的内斗实际是共产极权海外特线在名里暗地里的怂恿,撺掇,散布谣言制造矛盾产生的。

                在革命党人的时代,如同民运黑洞这些可以造谣污蔑的黑洞邪教徒,他们的命已经没有几次了。他们要感谢现在不是民阵革命的时代,可以任意造谣污蔑而不用付出死亡的代价。也正因为此,他们才是似乎忌惮。


                就他们对盛雪的攻击造谣污蔑。早已经超出一个民运团队的内部的矛盾。过去海外民运也有过矛盾,处理问题非常简单,就是分开另过。早期也有黄兴这样的人,不同意孙中山先生的做法,但是也不会到处散布妖言惑众,而是默默推出。


                黑洞邪教徒,甚至包括小平头在内,都自称是基督徒,几个黑洞邪教徒彼此互称弟兄姊妹。而每次都是做的婊子和无赖之徒都不会做的事情。


                     如果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还继续以民运内部的矛盾,是因为规则没有制定好,所以产生乱局,这就是政治上极端的幼稚和短视。

                请问黑洞邪教徒小平头们制作的盛雪的高清晰的色情PS照片,他们不知道是虚假的吗。我们这里许多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天天玩计算机的朋友们不清楚这是中级的水平的PS吗。面对徐水良,王龙蒙等黑洞邪教徒们,煞有介事的肯定,这是真实的照片不是PS,诸位没有起码的反应吗。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

                请问黑洞邪教被美国人婊子陈卫珍煞有介事的写了一些满嘴人理道德的文章,最为小平头PS照片的补充,另外一个黑洞邪教的婊子克里斯蒂娜煞有介事的说传播,欢喜雀跃。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

                请问黑洞邪教的多次离异,且人性卑鄙婊子刘晓东,陈毅然等人在刘邵夫的润笔之下,造谣盛雪不是六四见证人,他们举证的证人又是造谣者们自身。请问一群黑洞邪教徒长期做这样一件事情,就是造谣攻击侮辱盛雪女士,打着基督徒的幌子,滥用基督教义,却自称百分百的相信黑洞邪教宝典。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

                请问费良勇,这个民阵多年的主席。今天公然站出来,谩骂民阵监事会监事,法国民阵的主席。实际情况是其在幕后一首导演一处攻击盛雪,分裂民阵的大戏。支持中国民主化大会没有海内外民阵的同志作为依托,就是一个空壳。就是凭着关系去台湾民主基金会要点开会费用,也不过是民阵的一个外围团体。但是今天机构成为费家的私人协会。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这就是民阵的内奸的问题。

                 请问费良勇,在齐墨卸任民阵主席之后,最后投奔共匪,也就罢了,还写了一个明着回忆民运实际是抹黑民运的《我的民运路》。原名修海涛的前民阵主席齐墨出版新书《我的民运路》,系统整理「六四」后海外中国民运发展的状况,成为了解民运兴衰的一把钥匙。齐墨确信中国迟早要走民主之路,但海外民运的历史使命已结束。

                 费良勇接任民阵主席之前,就已经是民阵总部的高层理事,那时候,此人已经可以来回游走于中国做生意,考察交流,费良勇成为民阵主席之后,在2005年我们召开的魏京生的海外
民运联席会议上,公开表达他回去中国,看到的欣欣尚荣的景象。所以我们现在才非常清楚,就是民阵早已经是中共的外围组织,民主总部和一些地方的负责人,都是可以自由往来中国大陆的我党信任的海外华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团体。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
              黑洞邪教徒们,所有的这些造谣污蔑的急先锋,朱瑞,陈毅然,刘邵夫,陈卫珍,小平头萧红,克里斯蒂娜等人,都是自由来往于中国大陆,个人感情生活悲催,不是一次离婚就是三次离婚,没有人性,更加没有人情。就是典型黑洞邪教的婊子和畜生。他们常年累牍的做一件事情,造谣划拨民运,进而亵渎民运整体。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问题吗。


              黑洞邪教们的问题不是议事问题而是思想意识问题。曾经共匪的沧海就难为水的意识问题。就是文革欲孽和封建糟粕,共匪余毒的综合品种。黑洞邪教徒们早已经不是什么海内外民运同仁,现在这些东西就是民运里面的蛀虫和垃圾,只有除掉,现在任何的理性文明的解释和说明都是苍白无力。他们不要脸,无耻之极,如同黑洞婊子陈卫珍还自称某人犯罪自觉于基督救恩,你是女魔头吗,你是什么东西。这种行为也是议事规则。

              我奉劝一些朋友要不谁清楚一些事情,专业认知抹着良心,如果下结论的话,只有谁在撒谎,是在作恶,不存在规则。因为就是有规则,对于黑洞邪教徒这些无耻的,草泥马共产猪狗马列邪教支那国豢养出来的黑洞邪教的婊子们和无赖们来说,等于没有。因为没有执行者和裁判员。

                                               黑洞邪教徒没有议事问题,只有意识问题。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5: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卫珍,你就是一个婊子,我写的很清楚,我等着你告。而且谁支持你和,和你一伙,就都是婊子,黑洞邪教的婊子。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叫你们这群邪教徒徒,中国人的人渣和婊子糟蹋。你们感谢这不是革命的时代,不然,你们这些造谣污蔑的黑洞邪教的垃圾,下场很惨。-张健 7/9/2016-

           

From: [url=]estherchen2016@gmail.com[/url]
Date: Sat, 9 Jul 2016 18:06:41 -0400
赖建平先生

      如果您不是用通过对与我的名字极为相似的“陈瑞珍”来对我进行抹黑和中伤,您的这首诗歌我或许还会有所认同。我曾经收到徐沛女士转给我您写的一篇文章,是关于刘邵夫先生的,我阅读之后发现,在一个细节上您跟他的叙述完全相反。作为读者和旁观者的我,当时在您和他之间,我必须要作出判断,两者必定有一个是在撒谎。

      那个晚上,我把您和他的文章反复比较读了三遍,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刘邵夫先生在说真话,但是依然会有疑惑,因为您的文章恰如您的诗歌,极具迷惑性。直到今天,当我看到您发出的攻击、辱骂并抹黑、中伤我的文章,我顿时心里完全确信,关于刘邵夫先生的那篇文章,是您在撒谎,就为了给盛雪女士站台。我今晚要把这个见证写出来的,为刘邵夫先生正名。我一下心如明镜,一如您怎样撒谎抹黑我,您以前也是怎样撒谎抹黑刘邵夫先生。什么法国的有妇之夫,实际上我跟法国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过任何联系。而且我也没有在做按摩,我自己做一个小老板,经营足疗、美容、美甲。您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诋毁我的清白,但是您错了,我的人品和心灵,呈现在我的文字里。

       赖建平先生,尽管您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但是我依然不会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您。一如我对于不同观点和立场的旁观者,从来就是保持友好和尊重。对我来说,盛雪女士仅仅是一个公众人物,我所有的文章,都是围绕着公众人物和公众议题本身。对于不同观点和立场的读者和旁观者,我表示理解和尊重。这是我一直来秉持的原则、修养和气度。一个人内在的诚实、清洁、公义、正气、良善、智慧、气度等等,是浑然一体不可分割的。

      非常感谢您今天对我的攻击和抹黑,让我对自己的辨别力和判断力愈加确信,并让我抛弃了任何对盛雪女士的怜悯,将会用我全部的笔力把自己所看到的真相和正义见证出来。同时也更加相信刘邵夫先生的为人!

       您如果要对我继续进行攻击和抹黑,那么请便吧。不过您最好要像今天一样,用一个差不多相似的名字,否则您会被告上法庭。当然我也希望您有最基本的明智,停止继续用下三滥的方式来攻击并抹黑读者和民众,这除了愈加证明您自己低劣的素质和水平,愈加证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真理,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再不会回复您的任何信件。

      愿上帝拯救您的灵魂免受地狱永火的审判!

       陈卫珍祝安!

      

2016-07-09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5: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王玉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2日 来稿)
   注:今年四月看到文章《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感到刘邵夫越来越不象话,严重背离事实。我于是写了下面这篇说明。我征求盛雪意见是否同意发表。当时盛雪正在港台访问,她建议放一放,就没有发表。现在事态还在继续,救援王炳章的事还在被无耻利用,决定发表,以正视听。

   王玉华


    关于2013年6月27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王炳章家属举行请愿一事,本人作为当事人,现:作出如下说明

    2013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绑架11年的日子,王炳章家属在全球发起营救王炳章的请愿活动,王炳章太太宁勤勤,儿子王撼士,女儿王天安,妹妹王玉华4人,在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庄前举行请愿活动并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即日开始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前面持续举行请愿活动。此活动王家已于一周前就发布公告通知媒体。为了引起中国政府的关注,让中国领导人能够听到我们请愿呼声,王家提早在4月就知会了中国政府驻加拿大大使馆。

    我们希望请愿行动获得应有的反响,我们和在加拿大的盛雪、侯文卓女士也商议过,盛雪女士并向媒体和公众发布了新闻稿。

    6月26日下午,盛雪等六位朋友从多伦多赶到渥太华,另外一位从蒙特利尔赶来,杨建利也从美国华盛顿前来声援。我们大家在侯文卓家里吃了晚饭。饭后,杨建利和盛雪等从多伦多、蒙特利尔来的朋友去了酒店,我则留在侯文卓家。晚些时候,接到盛雪他们的电话,说要和我商议下第二天的具体安排,于是,侯文卓的朋友送我到酒店和杨建利、盛雪他们汇合。 那晚,大家聊天到很晚很晚。我预定了两个套房,我和盛雪及菲菲夫妇睡一个套房,我和盛雪在里屋,菲菲夫妇睡厅里,其他五个人住在另一个套房。刘劭夫在文章中编造了一个很可笑的细节,说6月26日夜里两点,盛雪在酒店下面的街角和李学江密谋很久,被赖建平律师撞见。这纯属无稽之谈。

    6月27日上午和中午,我们在加拿大国会山前举行了请愿。下午我们在酒店大堂休息,等稍晚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烛光会。这时盛雪告诉我,人民日报驻渥太华记者李学江致电,盛雪问我,是否希望请他前来采访,也许可以写篇内参。我当即表示:这样很好。我们就是要让中国政府知道我们举行请愿的行动。我们希望李记者能将我们王家的心愿转达给中国政府。挂电话后不久,李记者就赶到了酒店。我、王天安、李记者、盛雪就在酒店临街的露天小餐馆坐下来谈话。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中国官方记者来采访,原本以为会是官腔十足的,但李记者却不打官腔,没有架子,显得平易近人。一看便是受过教育经过磨练有修养的人。可能是与我的年龄相仿的原因,我感觉愿意和他交谈并倾诉了王家的不幸。当我谈到10年中我父母先后去世,但王炳章均未能回家奔丧的悲情时,王天安和我都悲伤落泪。李记者则认真地听取了我们的叙述。大约30多分钟后李记者就离去了。他离开时,我们告诉他,晚上王家将到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前面举行烛光请愿活动,并请他前往。他问我们,是否可以拍几张照片,我们说可以。因为这是公开活动,无需要保守什么秘密。我们之所以到中国驻外使领馆前请愿,不就是想让中国政府知道么,我们希望他能向中国政府转达我们的愿望。

    晚上8:00王家4人和盛雪等从多伦多前来声援的朋友及杨建利和几位西人,共十余人在使馆前面举行烛光请愿活动。我看到了李记者在对面照相,中间隔着繁忙的双向汽车路,因为此前已经采访过我们,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再过去打招呼。李记者拍了几张照片便离开了。

    营救王炳章活动持续至今,得到众多人的声援,这其中有知名的国会议员,有名的人权大律师,国际特赦渥太华主任,台湾立法委员,海内外民运人士,北美,欧洲,亚洲众多新闻媒体的记者,美国牧师,大陆的律师,大陆的普通百姓,在大陆境内工作的外国人。在救援一事上不分职业,不分身份,不分信仰,不分党派,相信他们是富有基本人性和同情心的人。王家将其视为万分珍贵的援助并将永记在心。

    事情极为简单,在6月27日我们见李记者时,盛雪是同王天安,王玉华一起见的,盛雪是应王玉华的邀请才前来参加的。我们没有想到这竟然成了刘劭夫攻击盛雪的根据。这一与事实不符的无端指责,既伤害了颇具侠肝义胆,勇于助人的盛雪;伤害了有正义感,无辜前来的李记者,也伤害了我们救援炳章的行动。

    我王玉华作为当事人,特在此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作出如实说明。望多事者不必节外生枝,妄加猜测。我们为给盛雪和李记者带来的困扰感到歉疚并深表歉意。

    王炳章妹妹王玉华
    于2014年4月3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2/2020 16:09 , Processed in 0.11210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