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5: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洞邪教婊子文化代表----陈卫珍刘三妹陈毅然朱瑞们艺妓理念
张健 7/9/2016


前言:
我们大可不必忌讳黑洞邪教的“婊子”这个词,婊子不是妓女,不等同妓女。妓女明码标价出卖肉体,妓女文化是一种职业文化。

           黑洞邪教的婊子不等同于妓女,婊子出卖肉体的同时,也出卖灵魂。但是,她们绝不出卖自己的真心,因为,婊子没有真心,也就是说,她们没有良知,道德即便设立专门的法庭,可能也难以给她们判定具体的任何罪名。



           


           前面老封问王传忠是谁,就是一个马甲,充其量是美国难民党的垃圾货色.是垃圾就做一个垃圾,出来,冒什么臭气.然后被黑洞邪教徒朱瑞等人捧为看了邪教丛书的觉悟者.其他几个邪教徒追捧者.然后似是而非的说一些牵强的话.进而造谣几句,假以正义的名义.

           我们看看陈卫珍,朱瑞,刘三妹,陈毅然等攻击盛雪的女人,基本都是一次离异或者数次离异,或者多次私人感情受挫,在男人面前矜持装蒜,又离不开男人,中国男人不待见,欧美山姆大叔认定癌瘤的,经历文革,深受党文化浸淫的,精神及其变态,血液里都是文革余孽基因和封建糟粕残渣老女人.这群人百无聊赖,造谣污蔑无耻至极.


           被共匪教唆利用,自称六四见证人,追求真理,正义真相,她们一一都可以回到中国,来往自由.你们不是共匪的婊子是什么.而他们攻击的对象,没有时间和精力搭理她们一次.不给她们一个字.这些人忍受着流亡的痛苦和屈辱,艰苦卓绝在行动,黑洞邪教垃圾在谩骂.她们不要真相.


           这些婊子狗急跳墙的直接原因就是至今没有做实盛雪女士一个事情,全部是主观臆造的东西,如同陈毅然引用的东家说,西家短的闲话,具体是谁,自己都不敢说出名字,一个原因是找不出见证人,一个原因是找到的也是一起传瞎话和老婆舌头的婊子.要造谣和苦毒嫉妒纷争之后的高潮.


           但是必须说,黑洞邪教图把婊子文化玩的登峰造极.欲罢不能.
     
           黑洞邪教的为和谐婊子们的表演,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人类已到甄别、承认、批评婊子文化寄生于人类文化的时候了。

          “食色性也”,充分说明了婊子文化寄生的生态,虽然,“食色性也”是客观存在。

          “人之初,性本善”,“善”是人的根本根源根系,而“食色”是人的本性本来本末。也就是说,人类大善的“食色”,寄生着“大恶”的“食色”。“食色”的丑陋形象,就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身影。“贪欲”,使得婊子文化得以滋生、长足、繁衍、澎涨。

黑洞邪教的婊子们具有“两面性”(表面善良,背面丑恶),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本来面目,真正灵肉。

          当然,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也可能从两面三刀,发展、或者就是一面三刀、两面六刀的。

         “又要当黑洞邪教的婊子,又要立牌坊”,就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形象化的心态体现、生动的活灵活现的血肉之躯。


          “媚”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生存的方式方法、手段。


         “恶”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常用装备,毒害的精神武器,她往往化身可怜的自卫,实际上攻守杀人。


          以上,我们基本上可以甄别,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寄生于人类文化的生态表现、现象。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生态表现、现象,她是人类文化的随从、依附、寄生。人类文化好比一棵参天大树,是一个主体,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就像大树身旁婀娜多姿的小树,显得可怜兮兮却很从容,且可亲可爱,有时让人因为她的牺牲精神的假象,不得不能不心生致敬;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也像依附大树的青藤,她的姿态犹如你的环肥燕瘦,其实早已经把大树拥抱锁喉,扼干入木三分,甚至骑在大树头上超越不久,例如“从奴隶到将军”一样;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又像苔藓、菌类、墙头草等等寄生的小小植物,大树可以蔑视轻视她们的存在,但当大树到了重视的时候,她已经把大树的精血汲尽吸尽、榨干……不胜枚举,这些都是婊子文化不一般的生态表现、现象。

          什么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

          简单地说,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是人类文化的化身、侧影,也不为过。因为,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几乎是人类文化的如影随形。

          我们见过大树没有小树陪衬,大树小树没有青藤,大树小树没有苔藓菌类墙头草等等植物的吗?不,不可能没有的。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是人类文化的伴生,她不是一种独特的唯有的文化表现、现象。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不是地域的,种族的,人群的,而是人类共有的、性质相同的。

所以,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没有国界,不分政见,但是(中国最具典型、特质)是人类共有的人文文化主要(绝不是次要)表现、现象。

          在我们研究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时,我们很容易也可以很确切地甄别婊子文化,因为,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是人类文明文化的负面、对立面,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倒退,是人类文明伟大的偎依——具体的人,就有具体的影子,就有具体的婊子文化的线条、轮廓、反影、踪迹,甚至形象。

          我们大可不必忌讳黑洞邪教的“婊子”这个词,婊子不是妓女,不等同妓女。妓女明码标价出卖肉体,妓女文化是一种职业文化。

黑洞邪教的婊子不等同于妓女,婊子出卖肉体的同时,也出卖灵魂。但是,她们绝不出卖自己的真心,因为,婊子没有真心,也就是说,她们没有良知,道德即便设立专门的法庭,可能也难以给她们判定具体的任何罪名。

黑洞邪教的婊子出卖肉体时,有时明码标价,有时不明码标价,但无论是否标价,她们说是追求爱情自由;黑洞邪教的婊子创造的一定不是阳光利润,而是圈套、诱骗、绑架、扣杀的黑钱,总之,都是不良的利润、暴利。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不是一种职业或者某种行为可以简单概括定性的,而是一种文化精神的侧面、负面体现。她的存在,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偶然存在,溯源人类历史文明进步,我们同时可见,婊子文化紧紧跟随的脚步,所以,她的存在,是客观的存在。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也是人文文化的副精神表现、体现。


          我们研究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意义,在于研究婊子文化精神的有限与无限化。


          我们研究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价值,在乎于研究婊子文化的有限表现与无限作为。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是人类文化至今、可能是要长久携带的行李。

人类文明文化的进步,如果没有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的伴随,会寂寞,会没有动力,会缺乏刺激,会如同没有伴奏声部的主旋律。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有时我们真的拿她说不清道不明,她有时是一种具体行为显现出来的意象,对这种意象你只能以对诗的态度,大有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味道、道理。对每个人,这种味道、道理,都是甘美的,像鸦片像香烟像揉合了化工制剂的食品……但我们每个人都羞于表露。

婊子文化,她对于人类文明文化的贡献是可以肯定的,虽然,她的作用力是侧面、负面的。但是,你几乎、甚至可以肯定,她的存在的、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因人类要求进步迈向文明,人人要求进步迈向荣耀。

          荣耀是什么?荣耀就是时尚拓展,即掠取也毫不遮掩坦露。于是乎,婊子文化如魂附体,似吸毒上瘾食品中毒。


          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是人类文化寄生的丑陋的奇萉的生态表现、现象,生态体。

我们本身,时刻生活在婊子文化的氛围中,婊子文化精神,不但别人才有。

人类的“婊子文化革命”(我必需以“革命”这个词来准确说明,在这里用“革命”这个词是中性的,而不是鲜红的、没有血腥的,更不是政治意义的),那是每个人、乃至全人类的革命。只是,针对婊子文化的革命,不是针对某个个人,更不应该是具体的什么社会运动,而是,“婊子文化革命”是个人自身应该自觉针对自己的革命,是心理革命,是灵魂革命。只有灵魂的健康,才会有真正的心身的健康。

          我们会很黯然神伤会很遗憾的自然诘问:“黑洞邪教的婊子文化革命”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才可以完成呢?我可以坦率与残酷地面对你微笑着说:针对个人的革命,你如果做到洁身自好,你就“立地成佛”,但这革命有如一种修行,伴随终生。

然而,全人类的“婊子文化革命”是全人类的事情,要真正完成,必待革命成功,亦即共产党阐述的追求的实现的“共产主义”社会。因为,只有共产主义社会,才是全人类共同幸福的最高的最终的全人类社会形式。

          黑洞邪教的婊子们几乎多数出自共匪家庭;且受到共匪的长期熏陶;所以,给我们看见的都是共匪的假恶和暴的东西.

         

          黑洞邪教的婊子们集中体现的就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气.看看他们抛弃前夫的大义凌然,自我标榜,以及和任畹町王龙蒙等戏子们的苟合,就知道黑洞邪教的婊子阅人太多,惯于逢场作戏,故曰无情,戏子假面待人,说尽花言巧语,故曰无义。是针对这两种职业的本身特性的一种延伸比喻。

           为黑洞邪教婊子们赞颂诗歌就是

            
            头尖身细白如银,
            论秤没有半毫分。
            眼睛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衫不认人!
         君子与义,小人与利。
         与义日兴,与利日废。
         君子尚德,婊子尚力。
         尚德树恩,尚力树敌。
         君子作福,婊子作威。
         作福福至,作威祸随。
         君子乐善,婊子乐恶。
         乐恶恶至,乐善善归。
         君子好誉,婊子好毁。
         好毁人怒,好誉人喜。
         君子思兴,婊子思坏。
         思兴召祥,思坏召怪。
         君子好与,婊子好求。
         好兴多喜,好求多忧。
         君子好生,婊子好杀。
         好生道行,好杀道绝。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5: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1.茉莉给我个人来信时,希望将下面内容转发给你们双方群组,我是代办转告。明白。


2.我也不认为封从德和陈晓雅是“举证盛雪的六四见证人”的裁判。


天安门东南角、前门大街以东到正义路、北京市公安部,直到崇文门西大街,这一条街道叫“前门东大街”。这里有成千上万市民是亲历者和目击者,这是崇文区居民住宅最密集的地区。”六四“凌晨3点多,戒严部队顺利开进天安门广场后,其中就有大批愤怒的北京市民将公交大巴气愤的撞进公安部大门,这一幕有包括驻外记者,他们都可以见证戒严部队屠城的经过。(顺便透露一下, 我和两名“工自联”成员逃离广场后,六四凌晨3点多就经过正义路和前门东大街,投靠居住在崇文门西河沿的朋友家,躲避几个小时后撤离,我们谈话内容,适当的时候公布)


3.微信群我有发表个人观点的权利,谁可以阻拦,只有群主。为了方面有自己有发言的机会,特意给自己建立了若干个群组。我就是群主!


4.对于某人、某某人精心炮制、精心包装,能制造出弥天大谎欺骗全世界,对不起! 相信我吧,不会像今天这么克制自己。


吕京花




在 2016年7月6日 上午12:18,张健 <[url=]jesuslo...@hotmail.fr[/url]>写道:
1.我非常好奇,为什么吕京花女士非常热心关注盛雪女士的这些问题。而且在微信群里散播这些事情。
2.你为什么把茉莉女士的私信借着你为茉莉声明的链接暴露出来,这样合适吗。
3.如果你支持民运黑洞观点,就直接表达出来。不必要借着其他人的口。
4.封从德和陈晓雅是六四的历史研究者。但不是裁判,他们只是就历史事实表达自己的观点。上一次有人天真邀请陈毅然,刘三妹在一个小群里,举证盛雪的六四见证人的事情。还没有举证完,刘三妹就公开泄露讨论内容。其中就是盛雪在新闻自由导报有没有见证。结果有。而泄露时候是还没有找到那个报纸。

5.我对茉莉女士很尊敬,但是茉莉说盛雪一方给她发邮件。估计看清楚,她是在哪一个群组,这里没有人给她发。如果她是民阵之友的就自己退出这些群,如果是公民力量和维权联盟就自己退出。或者你联系那些群组。或者你在造谣专家任畹町之流的群里,一句话,你该找谁找谁去。

6 我不隐瞒我的观点,对于黑洞邪教徒,我认为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果清楚这些还可以而为之的,我的观点一样。

7.一些人不了解民阵的内部事实,以自由和读者,在哪里扯来扯去。我做一个预言,谁跳进黑洞邪教群最后结果明摆着,和这些人一起臭。这预言很快实现。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5: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7月6日





如果要珍惜六四的荣誉---行为就应当慎重
其他收件人: uphold-...@fdc64.de, gongmin...@googlegroups.com, parisn...@gmail.com, fen...@gmail.com, cyi...@gmail.com, fdca...@fdc64.de, fangz...@gmail.com, hup...@gmail.com, h...@rti.org.tw, wang...@gmail.com, pariswan...@gmail.com, jun...@aol.com, wan...@gmail.com, yenhu...@yahoo.com, xian...@gmail.com, arie...@gmail.com

            正因为我们都是经历六四,且为此付出很大的牺牲的人,势必更加珍惜六四的精神和荣誉.

            对于老封,陈小雅,吴仁华,他们是在努力还原六四历史的人,而且为此付出很多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基于如此,对于他们的历史研究有重大参考的价值;我们就是要尊重;但是我们发现,当历史有利于谁的时候他们就相信;不有利于谁的时候就反对:比如从东长安街看广场;黑夜里熄了灯;火光里面;平日里大白天看,就是不同:历史可以还原吗:同样;我倒在天安门广场;在装甲车的火光里;我认为大家都看见了;但是;只有一部分看见了:这也是事实:我完全可以说那样的距离那样的光线,他们完全看见:怎么看见王维林没有看见我呢:同样我是不是倒在那里:多年后;一个大陆的女士途径巴黎;找到老封;才证实是她见证我倒在那里:但是如此;其他人还可以道听途说:


            你在微信群里里面的做法是你的自由;但是如果发现你的判断是错误;陈毅然是出于苦毒嫉妒和纷争;那就走很远了:你叫走饶恕一个个人作风败坏;蛇蝎心肠的陈毅然;而你却笃信她的造谣;对一个从来,没有公开攻击她的;几十年如一日为六四做见证的人攻击;我不理解;当然,你的做法是你的自由;但是我要说;这不会有好的结果:无论对你还是对其他人:


            就六四历史当事人;对于历史的回忆难免会一直准确;每个人的观察视角也应该如此:我最后一颗子弹,在巴黎取出来,2006年我们见面;子弹也没有取出来;那么多人为我做见证;但是任畹町等人依然以真相的名义造谣;但是有没有效果,对于不明白真相的人就是民运内斗,所以这些历史不到六四彻底解决的时候;


            关于茉莉女士我清楚的告诉她;她不在我们任何群发里;这里没有任何的群发;她可以把哪一个是我们的群发反馈给走我们:如同有人专门说匡扶正义的群,他们从那里退出一样;


            衡量一个是不是我们的人;六四的见证人:就是她拿着加拿大的国家护照也不可以回到中国;如果是假的见证;她完全可以回去:如果是假的见证;她见证这些也不会有什么利益:难道如同陈毅然一样;高兴见证一下;不高兴就回国举家生活一下;不如意;再回来在见证;外加攻击其他人:甚至自己熟悉的朋友的人;这是什么德行呢: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6: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像刘晓东这样的人口气那么大,其实是没有根据的。 文化革命中的女红卫兵都是这个样子。后来在国内留下来不管有没有长进,都不会改掉这种口气,到了国外来,那一套吃不开,因为要讲英文,反而会文明一些,给予别人的印象仿佛是改邪归正了,其实是不得已。现在刘晓东闲了下来,不用为五斗米折腰,又有了网络的自由,原型就露了出来。


文革中女红卫兵的可怕经历过文革的人才知道。北京的女红卫兵尤其如此。 我认识一位22中的北京人,就说过他那所学校的女红卫兵又一次斗女老师,有一位初二的女生拿着木枪,一声杀,就把木枪直直地击中那位女老师的肋骨,那个老师的脸色,唰地一下就黄了。  这样的狰狞的面目,我们今天可以再刘晓东这里找到影子。我们看到刘晓东提到她在文化革命中因为父亲受审查而挨整。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同情。不过几乎所有的干部子弟都会告诉你他或者她因为父母的缘故没有得意。 但是这些人没有告诉你的是, 他们的挨整并不是一开始。  在未挨整之前,他们或者她们的做恶,是无远弗届的。


我现在要问,刘晓东,文革当中你打过人吗?


现在的年轻人,包括四五十岁的,没有见过文革女红卫兵的残忍,她们当年如果有了枪,不会比今天的IS善良。  这样的人如果有了力量到了哪里对任何社会都是破坏力量。加拿大的三位洋人给刘晓东写了谴责的信件,而且是每一个人对于前者的完全同意,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我不同意刘晓东是共产党特务的判断,也知道在这一点上,刘晓东是被冤枉 了。  但是这三位洋人也说刘晓东是癌细胞。  这一点上,刘晓东的最近的作为一点的一点地证明,这三位洋人并没有错的很远。  所谓癌细胞就是生命力极强,但是所到之处,为周边带来损害。


对于癌细胞,人们用的是化疗,常常会错杀周边的健康细胞。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现在张健用的以黑对黑的方法,也可以看作是对付癌细胞的化疗,目的和功用差不多。


刘晓东和她的同类因为年龄和经历限定了她无法在美国的主流社会起到破坏的作用,这是美国的福分。现在在网上讲话也是言论的范围,他这样的人多说几句也没有怎么了不起。  只是这些和50年前的文革初期的蛮横无礼,那么地形似,可见这一类出身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再来接近,因为除了祸害,癌细胞是无法为任何人带来福音的。如果张健实在要打,那就继续吧。


陆文禾






2016-06-28 20:33 GMT-04:00 Diane Liu <[url=]shud...@outlook.com[/url]>:
陆文禾的盛雪不可代替论的说辞和逻辑似曾相识:直到现在还有人问:你们要打倒共产党,请问谁能代替共产党?那些红一代红二代还说,共产党建立新中国有抛头颅洒热血,毛泽东功大于过,你们要代替共产党,拿脑袋来换!
陆文禾的党思维和党话举不胜举。虽然陆文禾不是红二代,小时候的话语权一直被红二代剥夺,可现在有了话语权却没有了脑子。呵呵
刘晓东
2016年6月28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6: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民阵是一个公开的民运组织。  民阵的领导成员是通过选举程序上岗, 不像共产党的黑箱作业,因此其现任理监事对于投票者负有责任。  民阵遭到内外夹攻已久,这是民阵理监事行使自己职责之时。请问民阵各监理事,为何毫无作为? 为何不开会解决这样的问题?


民主会议的程序需要符合法定人数才能够生效,其议案才有有效性。民阵监理事的最后一次合法会议是何时召开的?  现在的监理事有那几个不出席理监事会议?  这些才是关心民阵,关心民主的人应该问的问题。


看看《民运黑洞》的两位作者费良勇和彭小明,身为民阵前主席和现任副主席带头违规,参与对现任主席的公开围攻。  这种叛卖的行为在民阵其他监理事成员面前没有引起一点谴责的声音,除了张健之外。  这说明除了张健之外的所有民阵监理事渎职。潘永忠,陈联昆,梁龙灿,是不是还有别人? 在竞选的时候的承诺现在是不是应该兑现?


陈卫珍,你好像从来不问这样的问题。  根据你所写的文章,你98年北漂就介入了北京的民运,到现在已经18年了,怎么好像完全没有民主的意识,满口就是自由。  非常的奇怪。


盛雪作为民阵在加拿大的主要负责人,功过都应该负主要责任。盛雪有什么功劳我不知道,不过我听说盛雪对加拿大政府官员的公关非常成功。  她做到了许多别人没有做到,或者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在处理盛雪有关的传闻时应该问,如果盛雪成功地被赶下台,这些攻击她的人会不会挺身而出把盛雪的担子接过去,继续盛雪所成功达到的效果?  如果能够,那么是哪一位?  这里我要问陈毅然,你愿意不愿意出来做盛雪所做的公关的工作?  我也要问陈卫珍, 你干不干?  如果你们不想干, 或者干不了,那么你们这样的攻击是不是实际上起到削弱加拿大民运的力量?你们这样做的动机是不是就是要削弱加拿大民运的力量?


我人在美国,从来不很关心加拿大那边如何。但是加拿大和美国相邻,加拿大的民运和美国的民运是声气相接,共荣共损的友军关系。 加拿大民阵有难,当然应该伸出援手。记得1998年全美学自联派遣黄慈萍代表出席在多伦多举行的民联和民阵同时召开的世界代表大会。  黄慈萍代表全美学自联发言,祝贺民联和民阵的世界代表大会,并且声明,全美学自联和民联民阵定位不同,但是促进中国民主的目标一致。


刘晓东问我为什么这么热心帮助盛雪。  我现在直接回答,友军有难, 理当援手。当然盛雪做的工作多,批评就多。  如果不做工作,就不会有批评。 我对民阵仍然抱有希望,希望民阵的朋友能够自己振作起来,不要让一群女人笑话。


至于《民运黑洞》它的作者阵容,除陈毅然外,可以用八字表述: 城狐社鼠,社会闲杂。  不足道也!


陆文禾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6: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的阴谋论很严重,他把揭发盛雪的人说成“同伙”,把联名信说成“串通”,可他对政治骗子和政治流氓公娼盛雪却一点认识都没有。因此,陆文禾是谁的“同伙”,与谁“串通”,显而易见。
张健秀的那所大房子,他已经否定是教会的房子。有朋友告诉我,张健多年不工作,曾经吃了了几年社会福利补助,但法国福利再好也不能无限期地养着好吃懒做、骗吃骗喝的张健,所以大约一两年前,张健的社会福利终止,张健吃饭成了问题,更不要说住房,张健在教会聚会时为此大哭。很快,就有“暗中势力”出手相助张健,于是张健住进这个大房子,做了二房东。张健这个没有道德的牛二诬赖有了大靠山便不可一世,因而更加张狂诬赖,每每在关键时刻效劳于“暗中势力”为虎作伥,现又与陆文禾形成哥俩好,更相得益彰。
刘晓东
2016年6月28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6: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你好。 你作为民阵的监事,能不能为大家提供民阵监事会成员的名单? 你能不能为大家提供民阵理事会成员名单?



我们作为社会成员想知道是哪几位理事或者监事不出席民阵理监事会的召开。



是不是有潘永忠,粱友灿。 有没有钱跃君?这些事情是你们民阵自己应该内部料理的。  现在让陈卫珍这样的外人指着你们的鼻子骂,你们不出来收拾,那么我们总要搞清楚哪一个,或者那几个是跟着费良勇阻拦理事会监事会。



《民运黑洞》的性质是民阵的叛徒招降纳叛罗织罪名的一本破书。 80%以上的内容因为作者没有可信度而不可信。《民运黑洞》的作者中有费良勇彭小明这样的民阵叛徒,也有卞和祥,小平头这样的共产党嫌疑分子,得到了共产党特务蔡贤彬和王传中的明白的支持。 这本书我看了,只有陈毅然写的部分有一点可信度。



至于联属给台湾央视公开信的八位还是九位。鲁得成名在其中非常蹊跷。因为是八九个人联属,一定有人串通,八九个人同时署名一定预先串通,不是单独个人之行为, 因此此九人为团伙,确认无疑,是否是共产党一手策划,有待日后事实证明。



陆文禾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6: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先生:

您的信太啰嗦,我没看完。仅就我看到的两个问题,说说你的混。

第一,你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地质问我,朱学渊“说你是特务在你诬陷他是歌森之后。你诬陷在前,就没有权利再要别人以常态对待你自己。 是不是只能允许你诬陷别人,而不允许比人诬陷你?  你又特殊在哪里?”

那么,请看附加档,朱学渊扣我“特务”帽子是在2011年,而小平头发表《朱学渊充当盛雪打手一览表》 是在2016年,请问陆先生, 是2011年在前还在2016年在前?您到底识不识数?

第二,您说自从接到我的“勿扰”后,再也没有给我写信。是的,您没有直接给我写信,但您不断地在发言中带上我的电邮,一会儿说《民运黑洞》这个名字是“黑民运”,一会儿说《民运黑洞》“实在是太像是文革结束之后,当时造江青的谣言”,“惨不忍睹”等等,等等,您张口闭口就是《民运黑洞》和我的名字,逼得我不得不请你拿出佐证,并把我的文章《盛雪是怎样造谣的》放到你的眼皮底下,让你挑出哪句话哪个字属于“惨不忍睹”?!但你又转移了话题,把王一平先生的文章拆成碎片,虚设靶子,说个没完,你累不累?

我很清楚您与魏京生的关系。知道您坚守在这里不是为了保盛雪,但如果盛雪有个三长两短的,魏京生也就贪事了。虽然他们之间隔着赖昌星的五万美元,但曾经的千丝万缕是无法不被抽出来的。从这个角度说,您也不得不保盛雪。所以,您同意“只有盛雪的丈夫才是衡量盛雪行为是否得体的唯一标准”,这真让人笑掉了大牙。更让人吃惊的是,您居然还不承认自己傻,真够不谦虚的。好了,我不想在您陈腐的世界里浪费太多的时间。

实话告诉您,有些人往我的头上拉屎我都不会吱声的,比如叶宁,今天在歌颂伟大领袖盛雪的时候,还造谣说我:“赤裸裸地,不打自招地供认受命写作‘民运黑洞’竟然就是因为盛雪提出了‘天下围城,全民倒共’的政治主张!”

天啊,《民运黑洞》共十一章,三百多页,哪有一个字涉及“天下围城,全民倒共”了?出处呢?不过,这种温云超式的泼污,丝毫影响不了我的清白,这就像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只能证明他自己疯了。不过,我也奇怪,为什么这些男人一沾上盛雪就发疯呢?就不拿自己当人呢?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如果您有勇气,就跟我打官司,您还知道我的电话号,不必像朱学渊那样,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地寻找,另外,从我的电话号也能查到我的地址,您打官司比朱学渊有条件,何不利用一次?我肯定奉陪到底。

朱瑞


  

2016-06-25 12:54 GMT-06:00 Wenhe Lu <[url=]luwe...@gmail.com[/url]>:
朱瑞女士:

你写了很长的信。  我看了觉得你有一点绕。  你就直接说,你不愿意在网上给地址,也不愿意给朱学渊地址,就可以了。 这没有什么不对,因为给不给是你的权利,是你的选择。我只是说你地址不给的话,你讲话的力量要弱一些,而已。  现在你说你不愿意,那么你讲话的力量就是弱一些。

你反复引用的是你以下的四条。我把它们抄在这里。

1, 是盛雪指出“歌森”的真身:朱学渊。诚然,盛雪没有说那个“朱先生”是“朱学渊”,那么,盛雪说的“朱先生”是谁呢?您是不是应该问问盛雪?

2
、对比朱学渊对其他质疑盛雪者的攻击,与歌森文风一致。当然,这还只是推理,不过,既然朱学渊想采取法律程序,我等待级法律部门的鉴定。

3
、您解释“朱学渊”的父亲没有在英国留过学,所以,这不是“歌森”。而我认为,这恰恰是朱学渊使用“歌森”化名的由来。这样,他才有了编造故事栽赃异议的条件。

4
、他曾写公开信,毫无事实依据地指我为“特务”,前些日子又写信称我为“家妹”,现在又要告我到法庭,这些行为说明了什么。

朱学渊终于要光明地采取法律程序了,不希望他半途而废。我和作者小平头(萧宏)都在等待法律解决。请不要再以私人身份(包括校友)写信寻问,仅此回答一次。勿扰,谢谢!

以上是朱瑞给我的信。  我是收到了的。

因为你不要我打扰你,所以我一直也没有再和你联络,也没有再询问。你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记不得说了些什么,电话说完后你要我不要把这个电话告诉朱学渊,也不要把电话号码告诉朱学渊。  我答应了,而且我告诉你你的电话号码在我的显示屏上,但是我不会去看,也不会记下来。我记得我再也没有写信给你。  这次你写信来,我现在回你,应该不算是不尊重你的勿扰的态度吧?

以上的第四条,  朱学渊指控你是特务,根据是不足,但是不是完全没有根据,不是毫无事实根据,因为你说他就是歌森,是无中生有。他说你是特务在你诬陷他是歌森之后。  你诬陷在前,就没有权利再要别人以常态对待你自己。 是不是只能允许你诬陷别人,而不允许比人诬陷你?  你又特殊在哪里?

以上的第一条最可笑。  是你说歌森是朱学渊,应该是你举证。  你没有举出来。  你举的是你的猜测,不是证明。  你分不清楚猜测和证明的区别,这是你的智力的问题。  你还要我去问盛雪。 你是把我当傻子。  你自己说的话,要别人为你证明吗?你自己说的话,应该是自己来证明才对。

以上的第二条,说是歌森和朱学渊文风一致。 这就奇怪了, 文风怎么一致法? 莫非歌森的文风别人就写不得?  这又不是李白杜甫苏东波的诗,想学也学不来的。  这是普通的中国话,一样的话那个人也可以说。一个人会说,五个人也可以说,没有规定一样的话,一个人说过,别人就不能够再说了,或者别人也说不出来了。  你下的结论太仓促了吧?

你也许会说,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朱学渊用的是歌森的笔名呢? 是啊。  我怎知道?我又不是一时一刻一直在朱学渊身边。盯着他。  对不对?  就是他的夫人也做不到每时每刻都监视他。 我的根据是朱学渊自己说他没有。  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朱学渊用不着。

为什么我这样认为?  因为朱学渊的高明,你是不知道的。 以他的身份,他实在是用不着。  

朱学渊何许人也?  朱学渊是不是上海生的,我不知道,但是他是上海铁路中学毕业的。  最为优秀的学生。 1960年高考。  朱学渊数理化三门课满分。  100分。  因为出身不好,北京大学没有录取。  那是北京大学的耻辱。那是北京大学不光彩的记录,以家庭出身为标准来决定是否录取一个学生。  朱学渊的这件事情也使得所有那一年北京大学录取的学生背上以劣充好的嫌疑。

1965年朱学渊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四川荣昌县做中学的物理教员。 在华师大期间,在第五年级因为成绩突出,被抽调到三年级教一门热力学。  听过他的课的华师大的三年级学生个个说朱学渊讲的清清楚楚。  这是我的其他的同学转告我的。他教热力学这门课, 是我在1979年为他准备出国材料的时候亲笔为他录下的材料。

1978年是文化革命之后的第一次高考。  所以有77级。  但是同一年也有1966年之后12年来的第一次研究生全国招考,同样的壮烈。12年大家都不念书,突然可以考试,可以通过考试离开穷乡僻壤。  没有几个敢报名的。  报名的大多数都是文革前的老大学生,或者是文革中还在大学的学生,当然少数还有工农兵学员。  不是本班前三名没有人敢考。  朱学渊考的是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副所长谈浩生的研究生。  全国报考谈先生的有500多人。朱学渊是第一名。初试复试都是第一。其他的同学告诉我,力学所的副研很多也在考试的时候一起做同样的题目,最高分60分。  朱学渊是86分。

像朱学渊那样的人, 用不着笔名。 你和陈毅然信口雌黄。  你们自己看看,你们认识的人当中有几个是提得起来的?就说你们这签名和杨宏宪纠结的八九个人哪一个站得住?

当然朱学渊说你是特务,我也以为证据不足。  

你这次说你给我打了电话。  你在电话中跟我说不要跟朱学渊说,也不要告诉朱学渊你的电话。  我告诉你我不会去看你的电话号码。我接到你的电话就奇怪,你为什么打这个电话,因为打完电话,也没有感到你有这个必要来打。

后来我想起来,我在网上公布了我的联系方式,你是根据我自己给的电话打得。  现在想起来,你大概是来核实我的电话是否是真的。

我现在再公布一遍。

陆文禾
951 Long Lane
Milford,OH, 45150
[url=]513-239-6365[/url](家)
[url=]513-794-6119[/url](办公室)
[url=]302-312-6840[/url] (手机)

我可不像你,不敢把你的联系方式放在网上,怕朱学渊告你。

  
陆文禾




2016-06-25 12:29 GMT-04:00 朱瑞 <[url=]reaz...@gmail.com[/url]>:
陆文禾先生,你不会这快就忘了朱学渊毫无依据地指控我为“特务”的事实吧?你就不怕我反诉他诽谤吗?

2016年2月23日,因为《民运黑洞》收集了小平头的文章《朱学渊充当盛雪打手一览表》,朱学渊提出与作者在法院见。我当天就以题为“欢迎采取法律程序”回答了他,内容如下:

1
、欢迎朱学渊先生采取法律程序,这比在电邮群组里毫无事实依据地向异议泼污、乱扣“特务”等的大帽子光明得多,也是正当手段。

2
、我刚刚与作者进行了联系,他发来了您在电邮群组里帮助盛雪攻击异议的原始信件截屏(又加上了您泼污我的两幅截屏)。见附件。

3
是否公开家庭住址和电话,是我的自由。但是,如果法律程序需要,我会向相关人员提供,配合司法程序。

接下来,作者小平头就发出了他的地址和电话,并直接告诉朱学渊在法院见。正是在这时,我接到了陆文禾发来了的电邮,说“歌森”不是朱学渊,我以“勿扰”为标题,回答如下:

1,
是盛雪指出“歌森”的真身:朱学渊。诚然,盛雪没有说那个“朱先生”是“朱学渊”,那么,盛雪说的“朱先生”是谁呢?您是不是应该问问盛雪?

2
、对比朱学渊对其他质疑盛雪者的攻击,与歌森文风一致。当然,这还只是推理,不过,既然朱学渊想采取法律程序,我等待级法律部门的鉴定。

3
、您解释“朱学渊”的父亲没有在英国留过学,所以,这不是“歌森”。而我认为,这恰恰是朱学渊使用“歌森”化名的由来。这样,他才有了编造故事栽赃异议的条件。

4
、他曾写公开信,毫无事实依据地指我为“特务”,前些日子又写信称我为“家妹”,现在又要告我到法庭,这些行为说明了什么。

朱学渊终于要光明地采取法律程序了,不希望他半途而废。我和作者小平头(萧宏)都在等待法律解决。请不要再以私人身份(包括校友)写信寻问,仅此回答一次。勿扰,谢谢!

接下来,朱学渊就失踪了,没有了下文。

然而,陆文禾今天却在海外几个大型电邮群组里散布:“朱瑞不敢把自己的地址交出来,又不承认自己说错了。”

那么,陆文禾先生,你为什么不敢承认我早在几个月前就说得清清楚楚的话:“如果法律程序需要,我会向相关人员提供,配合司法程序”? 这是不交出地址吗?你到底懂不懂汉语?你为什么回避作者小平头对朱学渊要走法律程序的主动配合?打官司就等于非要我这个编辑把地址交给朱学渊吗?就等于非要我这个编辑在这个毫无安全的群组里公开自己的地址吗?

另外,你根据什么说我“错了”? “歌森”出来为他的话承担责任了吗?你在6月14日的信中声称“李江林给朱学渊一张公费的飞机票。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回去问一下朱学渊”,你到底问没问?

陆文禾先生,你很会栽赃。在6月14日你给我的信中,甚至还说出这等混帐话:“我注意到你这次的用词很小心”“这是你的改进”,那么,我原来都说什么了?原话呢?你还颠倒黑白,把王一平对下流的鄙视说成是“下流”。因此,我没有回复你,因为你这个人太不诚实了。

这次我所以回复你,是因为你除了对我一如既往的栽赃以外,还说了一句很有骨气的话:“朱瑞如果真的底气那么足,就把地址说出来吧。 用法律程序来解决。 你看如何?”

如果陆先生不是虚声恫吓,那么,我一定奉陪到底。希望陆先生说话算数,不要像朱学渊一样,放出话就失踪了,让大家笑话,也切记不要推出另一个假人,冒牌货代替,你却躲在后面。

几个月以来,大家对盛雪的批评、质疑、揭露,是因为盛雪拽出那些毫不了解中国民运的老外为她站台,所以,除了陆文禾,我还欢迎盛雪与我对簿公堂。并希望你们先在网上公开表示说话算数,然后我会以我的方式提供地址,让传票安全送达,即使陆文禾先生在美国法庭告状,我也会奉陪到底。

陆文禾先生,你礼貌地出现在这个群组,尽管我们的观点很不同,但我并没有拒绝与你交流,为了纠正了你在“歌森”的真身问题上提供的不实信息,甚至善意地给你打过一次电话。没有想到的是,你在小范围取得公信力后,便步步为营,如今已迫不急待地原形毕露了。

朱瑞

  

2016-06-24 4:57 GMT-06:00 Wenhe Lu <[url=]luwe...@gmail.com[/url]>:
  

这次对盛雪的攻击,就是网上围攻。 不诉诸法律,也不诉诸程序。  朱学渊要告朱瑞,朱瑞不敢把自己的地址交出来,又不承认自己说错了。 朱学渊不是为首的人,但是朱瑞起码名义上是。 朱瑞如果真的底气那么足,就把地址说出来吧。  用法律程序来解决。  你看如何?

我的意思是应该用民阵的内部程序来解决,才算是对民阵内部的民主程序的信任,也是给民阵一次机会,看能不能运用民主程序,为大家做一个示范。

全美学自联在1994到1995年之间曾经通过程序解决了内部的纷争,打官司到DC得法庭上四次,最后是解决了的。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18: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也来回应几句。
作为加拿大教会的长老,我深知自己的不洁,一直不断乞求神的怜悯和宽恕,从不敢说自己多么圣洁伟大;也因为知道自己的罪恶,从不敢朝被抓住的淫妇扔石头;也因为知道自己的有限,从不敢以基督的名起誓。
反观这个(作者特别请转发者加上陈卫珍)、陈毅然和克里斯提娜,一再显示她们可以扔石头,可以以基督的名义起誓,我非常为她们担忧。


和盛雪打过交道,那些攻击实在不值得反驳。
在此为这几位女士祷告,求神怜悯宽恕他们,虽然她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那么做,但神的爱无边无际,我仍然求神宽恕她们,赐她们悔改的心。


Joseph (Ching) Shi


PO Box 330
Cremona, AB T0M 0R0
Company Phone: [url=](403)637-2161[/url]
Home Phone: [url=](403) 616-4390[/url]
Fax [url=](403) 637-2178[/url]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22: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诸位,看清楚了,我们针对陈卫珍们从劝勉,解释,到警告,在其一而再再而三的对盛雪女士何其支持者恣意主观臆测,不负责任的造谣攻击的时候,才对她们个人的观点和恶意言行进行攻击和揭露。从未对其家人和亲属进行任何谩骂攻击。
      但是我们看见的是什么,陈卫珍们一开始就针对盛雪的父母,家人进行攻击造谣传谣和在谣言基础之上的心理分析。而且是其去世的母亲。现在她的马甲打手克里斯蒂娜自称基督徒,对别人的家人进行咒诅,而且说她的诅咒百分之百的应验。
      在圣经里面特别是新约里面从没有教导基督徒诅咒别人。就是一些先知有咒诅,也是传神的旨意。我们在这里清楚的看见唱黑脸克里斯蒂娜装神弄鬼的邪教本相。可以斯蒂娜信仰的神明显和其他基督徒的不一样。
      而唱白脸的陈卫珍一边假惺惺的说不要谩骂,那分明是谩骂加咒诅,一边自以为基督的说基督受难时候面对钉死他的人说话,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如此邪恶的一对黑脸白脸的自诩为基督徒的,上帝是他们的小弟换来换去的黑洞邪教徒,不是邪教徒是什么,不是邪恶之徒是什么,不是黑洞邪教的婊子是什么。

2016年7月11日 下午1:59,"weizhen chen" <[url=]ilovegoda...@gmail.com[/url]>写道:
克里斯蒂娜,请冷静。饶恕他们的罪,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2016-07-11 0:34 GMT-04:00 christina li <[url=]loveje...@gmail.com[/url]>:
你们这些谩骂人的恶棍,你们今天在这里用你们的口里喷出的粪来玷污一个清白的女性,你们的报应是你们的家里再也不会有一个清白的女性。你们的老婆和女人以及姐妹们都会做妓女!我克里斯蒂那给任何人下过的这个咒语全应验了!你们继续作恶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2/2020 14:50 , Processed in 0.13710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