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4/2016 22:54: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东陈毅然陈卫珍朱瑞们的五种病态心理。黑洞邪教徒刘晓东,陈毅然,陈卫珍,朱瑞,这些女人每天以站在真相正义的角度对有夫之妇盛雪女士口诛笔伐。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有理性思考的知识分子,比如陆文禾先生,朱学渊先生等人,哪怕理性劝告,还是思辨举证的方式,她们都不关心。她们虽有的关心,就是他们攻击对象的性,家庭的隐私,男女关系。他们高喊圣洁,高喊巅峰道德。仿佛他们就是道德的楷模,然后举着道德宗教大棒实行审判,在这样的审判和攻击当中弥补她们心灵的空虚和虐待她人的快感。但是仔细看这些女人,基本都是个人婚姻多次离异和情感生活非常不顺利。所谓大龄剩女和离异八婆。

          刘晓东长期的攻击刘晓波先生,但是你真的认为这是有敌论和无敌论的对决吗。实际不是,恰恰也有婚变的刘晓波有一位坚强的妻子刘霞,刘晓波那一句话,曉波九五年坐牢時,他們還是戀人,不讓見面。他們提出結婚申請,劉霞說,「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在她那羸弱的身體之中,隱藏著一顆怎樣倔強的靈魂.像劉曉波和劉霞這樣在逆境中風雨兼程的夫妻。與劉霞結婚之後,劉曉波不再是八十年代的那個風流名士,而蛻變為一名標準的好丈夫,在朋友圈子中,若說劉曉波是排名第二的好丈夫,沒有人敢說自己是排名第一的。跟朋友一起在外面吃飯的時候,如果劉霞沒有一起來,吃到好吃的東西,劉曉波立即會掏出手機來給劉霞打電話:「這裡有個某某菜太好吃了,我給你打包一份回來!」曉波在的時候,劉霞是個「苯孩子」,連過馬路都要曉波牽著手,甚至不會用手機和上網。

          我在巴黎见过刘晓波先生的妻子刘霞,她对我说,刘晓波要是出事,最后还是剩下她面对这些事情。他们的爱情诗歌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中国汉人目前唯一的诺贝尔奖得主,很有诗意的爱情。这是刘晓东嫉妒和憎恨,于是以政治的名义,对刘晓波猛烈攻击。同样看到盛雪为中国自由民主运动所谓风流倜傥,她也嫉妒了,刘晓东在互联网等处总是破口大骂散布谣言。嫉妒害死这样的女人。


                  
          刘晓东女士内心黑暗到什么地步呢,我们有微信的截图。刘晓东说,我在国内没有住房,


离婚就无家可归,我在美国没有身份,离婚就成黑户。也就是刘晓东女士为了自己的身份和和住房


欺骗他的丈夫一辈子,这样的欺骗他的丈夫,唯利是图,奢谈什么正义。


                 
     陈毅然女士呢,被人说成为了爱情三次婚姻。前面都是骗子,终于修成正果,找到自己心爱之


人,我们看见的是什么。陈毅然女士对自己现任的丈夫貌合神离,甚至处于分居的状态。许多人证


明,过去住在陈毅然家里刘某多次对加拿大其他人谈及此事。陈毅然女士最喜欢的就是长期东家长西


家短,最后自己的孩子常常给五美金叫他们自己买吃的。这就是陈毅然女士有家教吗。勇敢追求爱情吗。


                 
     陈卫珍女士呢,也是如此,高中苦恋,大学成人多次苦恋,最后美国山姆大叔苦恋,每次要死


要活,结果其心灵在无数次苦恋中,自己认为自己不是大龄剩女而是大龄圣女。于是产生的幻觉。


什么捍卫节操啊,什么这个那个。其实捍卫的不是处女,而是人的心灵的圣洁。最后诸位看见了,


这个人从来没有为了圣洁付出牺牲的精神,没有认识到自己也是罪人,且是绊倒别人的大罪人。




     朱瑞女士更加如此,最为可悲的是从来就没有找到过一个爱自己的人。偶遇所谓几个都


是他认为的骗子,但是她把骗子吓跑了。


                 
     所有这些黑洞邪教的女人,最大特点就是见不得他人幸福。他们的病情还有交


叉。诸位了解这些人的病情,就知道中共的五毛线特如何利用他们的病情发挥他们的长处。


     附  刘晓东微信截图,可以看见一个贪恋邪恶的内心。


     可以总结,黑洞邪女邪教徒们有如下的特点,变态,极端,自卑,狂躁,偏执,


狐疑,极度嫉妒,分裂,虐待等等。但是被彻底变态中共使用,他们和她们很释放。所以我


没有药物可以给,他们有病我没有药物。但是德国的老费是不是有不知道。




      这样一群黑洞女邪教徒和诸位辩论,如果没有点瓷器活,可和他们整不了,所以很多我们的秀


才们无法和他们折腾,于是我只有张大师收了他们。


                  
      诸位看看他们的交叉病情,就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叫这几个妖精闹的。
               


     人的脾气有好有坏,但是往往不是一些真正脾气坏的人犯下大错,而是看似温顺老实的人会做一些出格的事,甚至会让你恐惧。人都是感情动物,当一种感情蓄积太久而无处发泄的时候,心理健康必会出现问题,甚至会形成这五种病态心理。
  1、陈卫珍的癔病性格
  癔病性格也称情绪不稳定性格。具有这种性格的人,即使在非常轻度紧张的情况下,也可能有较严重的情绪冲突表现,他们待人接物凭感情用事,“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动作言语都有点夸张,爱表现自己,喜欢博得别人的同情和赞扬。他们的感情和内心体验并不深刻,很容易转变。平时常想入非非,稍不如意就可能暴跳如雷,在遭遇意外事故时,往往惊慌失措,缺乏自制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具有这种性格的人,仅靠意志控制是不够的,还需有一个痛苦磨练的过程。最好的方法是待平静下来后,冷静地进行自我反思,充分认识这种不良性格的危害,同时要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遇事要冷静,不可任感情随意发泄。
  2、克里斯蒂娜自卑忧郁性格
  忧郁是诸多异常性格中最常见的一种,忧郁性格的人表现为情绪低沉、心胸不开阔,常把一些事实或意见加以夸大,为之烦恼,不能自拔。他们少言寡语、不愿与他人多来往、好生疑、常孤独;对一切事物缺乏兴趣、食欲不振、精神萎靡、自怨自艾;对事过于敏感、多愁善感;常常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严重的甚至会出现轻生念头。
  有忧郁性格倾向的人应着重培养乐观主义精神,不要用放大镜看自己的缺点和困难。更多参加户外活动,敢于对人阐明自己的观点,倾吐自己的抑郁,让别人理解自己的心情,要学会分享别人的欢乐,也让别人分享自己的欢乐。
  3、刘晓东的躁狂性格
  具有躁狂性格的人,周期性地出现双向情绪变化,一段时间(数天到数月)情绪持续高涨或持续低落。高涨时,心情愉快、遇事乐观、兴趣广泛、藐视困难、口齿伶俐、自视颇高、脾气暴躁,甚至会有攻击和破坏性行为;情绪低落时,消极悲观、少言懒动、思想迟钝、自怨自艾,对一切都没兴趣,睡眠、食欲、性欲都有减少, 容易感到疲乏无力。
  这种人应当积极调动自己的意志调节自我心理。情绪高涨时,适当控制自己,或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情绪低落时,要鼓励自己,不要自暴自弃,可以相应做一些轻微的或者持续力稍短的工作。另外,平时应注意提高文化修养。
  4、陈毅然的分裂性格
  具有分裂性格的人最显著的特征是冷漠、孤僻、害羞、胆怯、缺乏进取心。这种人一般不愿意直接与现实接触,喜欢苦思冥想,对他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对情绪或攻击性。他们懦弱,从小怕黑暗、雷电、昆虫等,甚至有时会产生幻觉,仿佛听到有人在强迫他们做事。他们工作不安心,办事缺乏信心,总感到不如他人,对前途感到渺茫。他们很难合群,比如客人来了,会躲进屋内,不主动与别人打招呼。他们中的许多人不爱清洁,生活懒散、不修边幅,料理自己的能力较差,活动均以自我为中心。
  分裂性格者无法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所以也难以享受到人间丰富的情感欢乐。为此,这种性格的人应当鼓励自己多活动、多表现、多交往,消除一切多余的顾虑,杜绝毫无根据的惧怕,即使与人的交往中受到怠慢、冷落,也不要灰心,自己总要坦诚待人。
  5、朱瑞的偏执性格
  偏执性格的表现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自负很盛,自我评价过高。常常固执己见、独断独行,很轻易地否定别人的言行。因此免不了和别人经常发生争吵,并不肯承认自己的过错,即使在事实非常明显的情况下,也要强词夺理或推委于客观原因。这种性格的人又喜欢嫉妒,喜欢挑人家的小毛病,不承认别人的成绩。有时不定期地表现为过分敏感,多疑又多心,总以为别人和自己过不去。因此,经常造成误会,人际关系紧张。
  人出生时是一张白纸,也就是说人的性格都是后天形成的。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选择适合自己的环境适合自己的朋友,对我们养成好的性格益处良多。病态心理,终究是受外界影响才形成的,大家可要多多留心,适当控制自己的情绪。


                                                                               自由中国民主运动情报六处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2: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都没有注意,他们为什么提起朱学渊先生,朱学渊先生如何为盛雪辩护发到民阵群里,我过去从来没有看,如同一个多月以前,我对群发我这里的那些互相指责谩骂的文字,少数浏览,多数放进垃圾桶一样。因为要和黑洞邪教战斗,所以多研究他们。耐着性子,看着他们装着孙子。我的英语不好,我试着理解陆文禾的文章和分享最近夏业良先生的访问。


                    当我注意民运黑洞这个网络电子书,且注意到这里面如同小平头之流长期造谣的文章的时候,以及魏京生先生在美国之音的讲话,民运所谓内斗从来都是外斗,就是中共魔手的影子。于是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履行一个民阵总部监事的职责,对外我也通过与所谓民运黑洞读者作者的交锋,针对他们对盛雪一个个事实深入的分析,举证,质证,发现的和陆文禾先生一样的结论


                    盛雪本身是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一个战士,在加拿大她也是一个带头人,在民主中国阵线她是被高票当选的一届主席,而主席也不过是海外民主阵线的协调人。她的行为甚至无法代表中国民主阵线,更无法代表自由中国民主运动。这些读者或者攻击盛雪的人不适用盛雪黑洞,而使用民运黑洞,无非是要达到他们本来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民运黑洞的作者小平头们和所谓铁粉读者克里斯蒂娜,陈卫珍们在他们的结尾常说的,海外民运一团糟,海外民运道德败坏,内斗不止,海外民运整体混乱,混沌。最终结论,如此的海外民运不如共产党。进而推论,穿鞋的共产党再不好,再腐败,也比光脚没有素质的海外民运强。后面这句话他们说了一半,没有全部说。


                    从已经举证和质证的,比如盛雪有没有说过祖父是辛亥革命元老,盛雪有没有贪污欠款,盛雪拿某人的五百元做了什么,盛雪是不是六四见证人,盛雪是不是冒名诈骗当代史稿的主编,盛雪有没有嫉恨陈毅然的先生国会作证。到最新的盛雪是否欺骗国际笔会成为委员会副主席,以及徐水良的国内朋友不要和盛雪联系,盛雪出卖国内朋友。谎言高瑜女士指正盛雪问题等等,一一举证,一一指正,一一质证,除了盛雪母亲的简历,以及盛雪的私人生活,不是我们监事所深刻了解,从目前质证民运黑洞这部分描写以及陈卫珍等人补充和臆测,基本都是主观臆测和造谣污蔑。


                    另外一方了解是很清楚的,民运黑洞的作者朱瑞,刘邵夫,陈毅然,陈卫珍等人,多数可以自由来往于中国,其中过去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一篇文章攻击现今共产专制政权,稍有几篇也是批判一下文革和毛泽东不痛不痒的文章。其中陈毅然对疆独,藏独,法轮功大加污蔑。我们掌握他们的一部分电邮和微信信息,这是今后我们在未来民主中国阵线监事会处理民阵内鬼和外贼的时候,会使用的。包括陈卫珍的背景。这个假模假样装成读者,自己说写点读者体会,


                    这本书不会是一本好书,因为他在正派的书店是无法发行,共产党如果直接帮助发行就露出马脚。因为这本书的主笔者刘邵夫自称他发现盛雪和中共某记者有来往。盛雪有亲共嫌疑。就是在野鸡书发行,就会和婆娑谍影混在一起,但是容易被投诉。于是通过一个朱瑞的,写过西藏风情的作为编辑,以电子书的方式传播,可以做到传播造谣的速度快。除了朱瑞要负主责,其他人不必要负责,因为是朱瑞编辑的。


                    这本电子书,充斥者造谣污蔑和不实之词,而且卑鄙的未经作者容许,甚至一些所谓作者自己过去什么时候写的帖子,自己都没有保留,也被所谓朱瑞刘邵夫写作班子这个有心人,一一纳入。


                    它不会是一本好书,却可以成为一本教材,一本活生生的教材。如果这本书的作者是基督教的基督徒,圣经没有一个字教育基督徒可以如此恶毒造谣污蔑他人的。如果这本书作者是佛教徒,也从来没有一本佛经教导他们如此。如果他们是中国人,要我就是知道了。在共产党一定专制毒害的国家,把人民当成猪狗一样去养,吃的是垃圾,吐出来的都是思想,被马列邪教所侵蚀和奴役殖民成为马列邪教国家。就是我们一看就是共产猪狗马列支那垃圾国国民。就是典型的文革欲孽和封建糟粕。无论他们使用多么所谓文明的辞藻也掩盖不住内心的虚伪。


                    无论他们怎么样污蔑,造谣,传谣,真理即使细弱如丝,也扯不断,混杂在一堆谎话里也会露头,像油浮在水上一样。最为可悲的,黑洞邪教徒们以为掌握着真理,取得胜利。其实他们早已经浸淫在黑洞深处。


                    最近我看了美国之音电视台一个记者采访夏业良博士的视频。这位博士在中国北大教授求仁得仁的精神是令人敬佩,他在采访中突然提到,海外民运一些人,对待自己的同志也采取狠毒的手法。这些人无论打着道德多正确,政治多正确,就是中国自由民主胜利了,这些人的人品都值得令人注意。
                     
                    我同意这个观点,假如黑洞邪教里面有我们的同志文章被利用,这些同志还认为好。那么同志对待同志的这种手法,就是在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这是中国自由民主运动朋友应当为此禁忌的。因为只有共匪历史才是如此。


                    黑洞邪教徒陈卫珍就是不同,装成读者可怜兮兮我对真相不负责,一边又大言不惭的说,黑洞邪教葵花宝典是的唯一动力和力量源泉,一个邪教徒说百分之一错误,一个邪教徒说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之二十,或者书没有百分之百,其实在真理说百分之百,对于基督信仰者就是神了。


                    但是就是百分之一的错误,你看见这些黑洞邪教徒有一个愿意承认是造谣和污蔑,或者承认错误吗。从来没有。这就是邪教,不接受任何质疑,永远正确.而他们可以无线上纲的造谣污蔑任何人,主观臆测任何人。经历文革和人和了解共匪五毛的人,他们都是如此做的。


                    这也是我回答陆文禾先生的,我实际无法判定一些人是五毛。除了我们掌握录音录像和文字证人证据,但是一些人的行为做出比五毛还具有危害性质的,这就是民运黑洞,或者黑洞邪教徒们的行为。我们生活在混乱的时代,但是我们国内外许多的自由民主运动的战士,就是混乱黑暗时代的一个灯塔。在狂风暴雨里面烁烁发光。


                    黑洞邪教徒们没有几个为自由中国民主运动坐过牢,挨过子弹,经历过摧残,没有几个为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些人告诉我代表正义真理和良心,在这个倥偬的时代,不但后人贻笑大方,就是现在的人都贻笑大方。


                    自由中国民主运动因为是民主运动,从来都在被监督。如同杨建立在诺贝尔刘晓波颁奖会上接受采访说,尽管我们对刘晓波得奖有不同看法,我们不是毛泽东,但是我们也不想统一,因为我们是民运团体,本身就是多元思想。


                    黑洞邪教徒们妄图以政治正确,和道德高尚来统一一个思想一个理念,而采取的是造谣污蔑主观臆测心理分析,被人抓住尾巴又以读者观众民间面目出现。只是叫我们知道蛇蝎是如何一窝的。


                    但是通过他们的造谣,纽约民运大分裂,日本民运被分裂,巴黎的六四纪念被分裂过,通过他们的造谣,加拿大的今年六四纪念也被分裂了。通过他们的造谣,请记住-------


                    但是我清楚告诉大家因为六四而诞生的民主中国阵线绝对不会分裂,六四被无数自由中国烈士染红的大旗永远高高飘扬,就是剩下最后六四一个摩根战士也会紧紧握住坚强屹立,因为共产专制者必会灭亡,自由民主中国终将凯歌高唱。最差的民主斗士也比共产猪狗支那国的垃圾强。


                         这种文字从来一口气写完,错别字不改,没有骂人,只有贬损黑洞邪教和共产邪教的分支。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先生

        我想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从这段时间的交流中,我能知道您是一位非常严谨的人,我感到您也是用这样严谨的态度和方式来要求自己,恰如我们每个人都会以要求或者说看待自己的方式来要求或者看待别人和环境,然后从这个视野或者说思路中推导出某一个结论。每一个结论都会存在这方面或那方面的偏差,这是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得了的局限。

        鉴于海外民运群体目前的现实处境,我感到对那些公共舆论空间的督责者,如果以健全的宪政民主制度体制中的相关专业人士的素质来进行要求,事实上就会发现最终是把从这个角度发出的声音,以及从这个角度而来的在相当程度上对真相的展现,以及在这个角度所能起到的规范和督责的作用,都给扼杀掉了我个人是支持目前的公共舆论声音。恰如自由和民主也并非是万能的膏药,但是,我们宁愿接受它所会带来的消极影响,也要奋力去追求民主和自由,是因为相比较于专制和独裁所给社会带来的破坏力和负能量民主和自由,依然是人类普世文明体系内最为完善的一种社会制度。

      您说得对,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我们都非常不幸,生活在一个平庸而混乱的时代。然而我们依然需要生活下去,并竭力地从自身无法避免的局限和混沌以及时代的局限、黑暗和浑浊中,跌跌撞撞地摸向那个相对光明的未来。所以,在看待一个事情上,我们需要从大局大方向来入手、来把握并作出判断。每一个事情的处理,都无法做到100%的正确,甚至可能会存在比较大的偏差,但是事情依然需要处理,并尽可能地靠近公正和公义,特别是那些明显已经是烂透了的事情,我们必须要进行处理,即便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不可避免地存在某方面的偏激和误判,否则事情会糟糕到比目前所存在的任何情况都要糟糕的境地。

       您说得对,盛雪女士并不能代表民运,但是她对海外民运事业所产生的负面作用,可以说在这个阶段确实是代表了海外民运的整个混沌和混乱的状况。这个问题处理起来,伤及无辜是难免的,因为它已经呈现团体化。但是不进行处理和揭露,会是更加糟糕。而且这个工作,其实应该早做,早做的话,伤害会更加少。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2016-05-24 9:15 GMT-04:00 <[url=]Wen-...@ohionational.com[/url]>:
Chen Weizhen,

Thank you for your kind words.  In this world, 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anyone to convince another soul.  You have taken the trouble to air your opinion on Min Yun Hei Dong.  You certainly have your rights.

But I feel this is not really about Min Yun, since Sheng Xue does not represent Min Yun.  Zhu Rui's choice of the book title and the content of the book do not tie exactly.  On the other hand, it is about Min Yun and it is about Chinese in general.  Therefore this book may be a good book for the future generation of Chinese to learn how messy this generation is, not only ShengXue and her wrong doing but also the quality of the writing of the authors.

I can understand that all the authors appear to be expressing their true feelings, but I can not help noticing the writing tones and writing styles are very much reflective of lack of training in logic on the part of the authors.  I am saddened by that.  What Pingtou's logic on Zhu Xueyuan is a good example.  Guesswork's substitution for proof is one common mistake that most of all Chinese share.  The later generation will laugh at this generation described in this book.






Wen-he Lu   ASA, MAAA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到在盛雪女士的这个事上,当时也许有很多人不明真相,而且在这种邮件组中的对话还是非常随意,我们只能作为考察真相的一个途径或者说一个角度,但是不能完全作为真相的依据。就如《民运黑洞》这本电子书,偏差是肯定有的,先前我认为是80-90%,但是现在我感到应当以保守来计,会达到80%。那么还有20%的误解和偏差这个坑,谁如果认为谁是,那就可以放进去,没有多大关系。督责方要避免过于骄傲。督责方并不代表他们自己就是正义和真相,只能说在这件公众事件上,他们是站在了代表着正义和真相的一边。而且,有一些双方冲突的升级,也跟督责方心智以及生命某方面的不够成熟有关。当然,人无完人,我们都不完美,但是在海外民运事业中,这点公共舆论的力量,我们必须要奋起保护并坚持,哪怕是十分不完善。如果连这点公共舆论监督的力量都被扼杀掉,那么海外民运事业就会彻底完蛋。绝对不可能因此各个民主组织就和睦团结,皆大欢喜,相反,走向完全的沉沦和覆没的速度会更加迅速。所以,在某些次要议题上,大家还是需要在坚持正义和真相的同时,也能给予在一定程度上的宽容和饶恕。即便对于当事人盛雪女士本人,我还是坚持爱罪人、憎恶罪的原则,督责和批评只是纠正错误和罪恶的手段,不是目的。即便作最坏的可能计,哪一天事实证明盛雪女士确实是中共间谍的话,对于卑微生命体本身的爱,还是要超越附着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的政治身份。当然,在现实的政治决策上还是要遵循现实政治的游戏法则。-陈卫珍-


我的观点仅仅是一家之见,而且也是一个海外民运的局外人,仅供参考!



2016-05-22 13:57 GMT-04:00
[url=]dagou@t-online.de[/url] <[url=]dagou@t-online.de[/url]>:
朱学渊老师也是一位学者。他关于盛雪祖父的文章我曾仔细读过。是盛雪生硬地拿这篇文章来为自己壮胆。实际上文章的内容并没有胡乱吹捧臧启芳是辛亥革命元老的内容,所描写的是三四十年代的事情,应该是翔实可靠的。反而恰好反证出臧启芳不是辛亥革命元老。我们指出臧启芳不是辛亥元老,但是也并不抹杀他作为民国时代知识分子的工作贡献。我们指出盛雪不应该乱吹祖父是革命元老,捞名捞利,也并不故意贬低已经故去的前辈人物。我们批评盛雪的错误,没必要伤及其他的朋友和老师。我亦恭请女士们息怒。

小明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

毅然比你更了解盛雪的情况,这是不容置疑的。毅然是正派人,她一直是如实写文章揭露盛雪的,你的思维能力、判断力和思辨力均有缺失。你把卫珍、毅然和我等人都说成五毛,这是不负责任的污蔑。我就是因为你的胡说八道才误判你在任何事情上都在欺骗,这件事让我更加冷静地看待人性的复杂。


作为牧师,你没有一点自省态度,搬出上帝才能豁免你的大话,这不是牧师应有的谦卑。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邪乎,你这种虚张声势真的令人很反感,小雅和从德一样为你感到遗憾和失望。


如果你真的是基督徒,应该比我们这些常人更谦卑冷静。可你对诸多女士肆意谩骂污蔑,太张狂了。


祝好


三妹





From:
张健 [[url=]mailto:jesusloveyou64@hotmail.com[/url]]
Sent: Friday, May 13, 2016 7:34 PM


                             
首先说三妹女士,我们之间还有很多分歧,还可以继续交流,甚至战斗,我对小平头等人,老封对于徐水良等人,我们的看法一定不同。
                  
但是我不同意你把陈小雅女士和你的个人交流公布,我是一个敏感的人。在中国这样的倥偬的时代,在中国大陆的陈小雅女士不需要为我做什么证明,我深深的感谢她,但是现在不是简单的一句误会可以理解的事情。我这些年来从来没有给国内外的朋友找麻烦。
                  
封从德先生谢谢你的作证,你也不必再做什么证明,对于造谣者,那些都是无用。也请你不必要对我评论,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我受人利用。我四十六岁了,我在中国前十二年的工作就是玩人和与人玩。我不只是在这里,而是在全网反击这些事情,是有计划有预谋有步骤有组织的,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和你评估的恰恰相反,对他们打击有效。
                  
日本朋友发给我关于六四纪念的通知,我也刚刚从柬埔寨宣教回来。于是在柬埔寨和最近闲暇之时,自觉自发的在这里和诸位热心关心民阵的人士,你来我往,战斗一个多月了,在这场战斗中,一个个都显露自己本来的面目。我要组织六四纪念,这是最后一封信。
                    
的确民运黑洞的一些作者是我熟悉和尊重的朋友。他们一些文章本来是内部讨论,有些是对盛雪的中肯的批评,有些是误会,有些是个人情仇,有些完全是被挑拨而成的东西。有些民运黑洞收入的写作者是长期造谣污蔑公认的五毛走狗。这就使得问题复杂,一些我尊重的朋友,因为个人义气,违反民阵组织原则,造成团队内部可以解决的问题无限扩大,使得造谣污蔑以可乘之机。但是小平头任畹町们你们认为自己胜利了,对不起,这刚开始,谁臭名昭著自己清楚。
                  
民运黑洞出来之前,陈毅然女士写来很多文章,在民阵内部群散播,我质疑过她一次,她突然对我发飙,说你自己的屁股有屎,就不要管闲事。我突然认识到,这不简单。我做了些许回击,她就没有继续回应。
                    
今天陈女士又来,使用张健有豁免权吗。豁免什么呢,豁免被任畹町,小平头们攻击吗。那已经做过了。你现在引用的就是任畹町小平头的攻击材料。那我知道了,豁免你陈毅然,刘邵夫,朱瑞,徐水良,克里斯蒂娜,和陈卫珍的造谣攻击和谩骂吗。你们做了,一开始就做了。不是现在。从一开始遮遮掩掩,到后来原形毕露。
                    
豁免权的意思是什么呢 1. 法官或行政官(或代理人)停止实施某一特定法规或法律的权力 词语分开解释:. 豁免: 免除(捐税、劳役等)。明显,你们以法官和高高在上的权威者,要赦免我。真是狂妄至极。我只是对你们说,你们需要被赦免。
                    
陈毅然女士告盛雪有贪污嫌疑,投诉到民阵加拿大分部,加拿大分部和一元救助团队,核查电脑数据,你说的一百元没有变成八十元,而你依然不依不饶,告到民阵总部。民阵是一个松散的团体,首先要尊重地方的民阵的裁决,另外你要足够的证据证明盛雪贪污,如果有,民阵没有好的内部裁决,你可以把盛雪女士告到法院。你证据确凿,盛雪一定败北。
                    
当年天安们六四自称工人纠察队领袖岳武诬告支持中国民主运动30年玛丽霍斯曼女士贪污捐款,玛丽愤然把他们告到法庭,那时候一群巴黎所谓民运人士不做声,在法院的裁判厅在下面看热闹,法院裁决这是对玛丽女士的诬告,丁子霖女士为玛丽做了见证。为此玛丽女士对付这个诬告花费数万元,结果法庭判玛丽获胜,但是一分钱也拿不到,因为岳武账户到现在都没有钱。浪费太多的人力物力。那正好是六四十周年

                    
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任畹町和王龙蒙勾结一起突然发难。就是陈毅然那一些引用的任畹町造谣污蔑的东西。玛丽女士正好和法国一著名的纪录片导演,实况拍摄我在巴黎20081122日去取子弹的片子。当时香港电视台,和港之联的也来拍摄。后来德国电视一台,法国电视五台也做了深度的访问。那片子获得五个记录片大奖。任的做法不只是针对我,更加针对为我制作这些专辑的人,张健说谎,大家都在说谎。后来任畹町和王龙蒙有些诬告信诬告玛丽女士做难民生意等等。
                     
陈毅然女士带有这个疑问,但是我希望你找一下,查询一下,
                     
我张健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我的父亲家人如何,我在接受访问的时候避免谈论我的家人。请你找出我任何公开的言论采访里面,说我父亲如何的任何访问文字录像,除了任畹町他们造谣的之外。
                     
我张健什么时候说过,哪一个采访或者旁证我说六四学生领袖都跑了,或者各组织都走了,只有我一个人。恰恰你会看见我为很多人做见证的事实。请你给我找出我那么多采访的出处,除了任畹町他们造谣之外。
                     
我张健是不是牧师你看任畹町王龙蒙和几个亲共学生引诱一个爱斯伯格症患者刘钊做的一个录像,就是张健牧师殴打刘钊。而且他们还组织人到我讲道的多个教会发放数千造谣文件,你可以咨询他们。他们的电话是公开的。你知道要在谷歌打一排字,张健是个大骗子比张健是英雄点击率高。
                     
我张健什么时候威胁谁的人生安全,请你给具体指示一下,根据在哪里。请具体。此事已经有人调查了。
                     
陈毅然女士你受人唆使状告台湾广播部门,文化部门,台湾杨先生。他们要求盛雪写一些关于你的简历。我也电话询问您的情况。令我惊讶的是她说你们是好朋友,很多年,一起的照片就有上百张。但是她说不会从她嘴里说出你一个评价你的字。这令我很惊讶。我寻味所谓你教堂打盛雪的事情,她介绍完毕,我认为那是不合时宜的打招呼.
                     
                     
陈毅然女士,我诧异的是,你在回国前还去探望盛雪病危的母亲,她说这令她很感动。和盛雪关系亲如姊妹很多年,你怎么从来没有就你所谓早已发现的问题展开揭发呢。怎么回国一趟之后才不愿意豁免盛雪,展开攻击呢。另外,当民阵没有给你满意答复,你掌握大量证据,为什么不告盛雪呢,是证据不确凿还是自己没有底气。

                     
陈毅然女士,你说盛雪说你丈夫,一位参加六四的老朋友是中国特务,请把你的证据保留,今后投诉给民阵新一届监事会主席,也许是我。我会做的很公正。一定还你清白。但是你没有证据,我没有办法。

                     
陈毅然女士,我从来没有说过您是中共特务,我没有依据,但是我反对你对民阵和民阵盛雪女士的攻击没有依据。对一个女士的朋友家长里短不是我们处理范围。如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您多少次婚姻和家庭和睦与否传给我,很仔细,我不会在这里写一个字,因为那是传闲话的下作之人做的事情。
                     
                     陈毅然女士,首先对于你和你参加六四的丈夫因为六四二付出的努力表示致敬。但是除了耶稣基督,没有任何人可以赦免我。请你记住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赦免我什么。

                     
我国内外的团队都是我这些年好的朋友和同志们拼出来的。我参与的报纸打败巴黎所有的亲共报纸,我们的华人网站为我专批专栏,我的武术馆,我们所有团队,没有拿美国民主基金会的钱,没有拿台湾什么基金会一分钱,更加没有共匪一分钱。所以理直气壮。我现在的教会是海外唯一的反共教会。我在最艰难的时刻,靠着基督的恩典和我十几年的奋斗,堵住所有的破口,以及任何戳穿的造谣污蔑攻击。我没有依靠任何人,不欠任何人,不昧着良心任何人,你们哪一个毒蛇的种类可以赦免我。毒蛇种类是主耶稣骂法力赛人,还有其他,以后用。

                    
在此重申,你们没有一个有资格赦免我。但是你们当中造谣污蔑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你们倒是真的需要祈求赦免,基督信仰也有现世报。但是请注意,不是我动手。我只对共产专制独裁政权动手,但是武器比较高级。

                     
这一次,客气的说,六四之后,我们民主中国阵线会给诸位一个答案。最后截取陈毅然的一句话---对自己过去说过的话负责 ,搞清事实真相再说话,不要张口就给人泼污.也把这句话给你自己分享。我再引用一句高瑜大姐的话,你们以为我出不去吗,就造谣我的话攻击盛雪。
         


                  
我再应用我六四的时候对很多学生领袖说过和朋友们的话,我们在写历史,我们要对历史负责,我么就在历史当中。历史不会赦免任何人。

         给陈女士提供可能你不容易找到的片子,是法国中国团结机构制作的。算是我的回答。共四级。名字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毅然:

我完全同意你文章中的所有观点,如果你事先让我看一下,我会使这篇文字更通顺,哲理更强。


我给张健写信道歉,仅仅针对我误判他中抢一事。对张健在邮群中的肆意谩骂,我同样极为反感。但是一码是一码,在中枪这件事情上我不应该冤枉他。我意识到自己误判他也是陈小雅来信解释。我很感谢陈小雅给我写信谈真相,幸好我只是在邮群写了一篇东西说张健是骗子,并没有发表正式文章抨击他。小雅特别给我写信可能也有这个担忧。第二天我又电话问封从德,得知柴玲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时,张健也在场。他们都是第一手资料,封从德是当事人。


我这人心里存不住事儿,看了陈小雅的信后不能睡,心里不安,当夜就给小雅和张健写了信。小雅和封从德其实都对张健虚狂的人品很失望,但他们认为张健挨枪这事不假。封从德电话说,挨一枪和三枪的意义没有太大不同。我也同意他这个观点。张健当时确实出了力,表现是好的。另外,我认为张健与唐柏桥盛雪的性质不同,他仅限于在邮群谩骂,还没有唐柏桥和盛雪那种卑鄙无耻的欺骗造假的行为,也没有骗捐骗钱行为。所以这几天我总共给张健写了三封信,私下告诉他,他站在唐柏桥盛雪一边是非常不明智的。


毅然,正如你所言,即便张健六四中枪,如果他真的像唐柏桥盛雪一样恶劣败坏,也不能豁免。说实在的,读张健那种思维混乱的文章我真的心生厌恶,但我还是扪心自问,张健虽然虚狂讨嫌,思维混乱,但他与唐柏桥盛雪是同等性质的人吗?


毅然,你可以把我这封信发给其他朋友,省得我去找邮址。我手下只有萧宏、和祥、水良的邮址。也可以把我这封信发到大群去,给张健也看看。


我会给小雅写封信,问问她能否同意把她给我的信公开,这样也能使诸位朋友更好地认识张健,而不是以自己的喜恶为准。


祝好

晓东

2016年5月13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除了毫不留情谴责暴政,从不公开批评个人。二十多年来我没有针对任何民运同道写过批评文章(我写过一篇致曹常青的公开信,但只是论说民运,算不上对个人的批评),也没有针对任何个人发表过指责言论。我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去指点和品评别人的思想和生活。我只按照我自己的原则生活,投身于我自己认准的事业。
我也始终原谅和理解一些人处于怯懦或者自私等等原因,找一百个理由在二十多年间拒绝公开谴责屠杀。人当然可以把时间用于家庭、孩子、探亲、闲扯、交友、串门子、逛大街、回国、旅游、聊天、搬弄是非、家长里短、煲电话粥、做传销、包饺子、烙锅贴、针灸美容、拉皮去皱、开足疗馆、玩刮痧店、有空去去教堂、每个礼拜换一种发型............都是个人生活方式,与社会无关,与他人无涉。但是有些生命在享尽各种生活利益之后,在二十多年后,却把自己变成鱼腥的血沫不停的疯狂泼向人群,不断撕扯着悲剧的伤口,其中必有原因,也会有轮回的报应.....。祈祷上天怜悯这样不堪的生命。
祝福中国正义早日实现,自由早日到来,民主得以实现,死者得到安息,各种利益癌瘤和精神病早日得到救治。 -盛雪-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5/2016 14:01 编辑

1.    熊焱,    你从来没有完整的关注全部的这些针对黑洞邪教徒的论战和揭批战斗。是不是,你回答肯定是。

   2.    熊焱,    你从来没有认真看看民运黑洞那个网络杂志,是不是。


   3.    熊焱,   你对陈卫珍帮助什么人,在哪里帮助,帮助谁。是不是不知道。这些消息老子道听途说。


   4.    熊焱,   你如何知道陈卫珍不知道事情的全貌。你仔细看看陈卫珍写的文章全部是信誓凿凿的肯定,她知道,且掌握真相和正义。


   5.    熊焱,   你有没有看见陈卫珍关于民阵内部的文章和参与传谣造谣的过程,那怎么是一个基督徒的姊妹。




   6.    熊焱,   你有没有看到陈卫珍勾结卞和祥和其他黑洞邪教徒对我家人的侮辱,包括对我母亲的谩骂。她维持叫好。




   7.    熊焱,  你有没有看见陈卫珍和克里斯蒂娜的网名勾结,对陆文禾和其他六四老朋友奚落攻击谩骂、


   8.    熊焱,   你有没有看见,陈卫珍响应民阵彭某写的关于对盛雪母亲家族造谣侮辱,以及其进一步的心里分析。


   9.   熊焱,     你有没有看见,陈卫珍在今年六四纪念的时候,陈卫珍写的纵然万千蜡烛,也会被狂风熄灭。形式不重要,你自己去过维多利亚,就是在狂风 暴 雪里面,他们坚守最后,保护那一盏烛光的人们。你对这个此时此刻说风凉话的陈卫珍如何体会。是好人吗。

  10   熊焱,  你有没有知道,当国内的守望教会在国家机器强力打压的时候,那么多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普通的守望教会基督徒,在大雪和寒风中露天做礼拜,为此很多人被抓捕,甚至被迫害。而这个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从来没有一次参加这样的户外活动。确是于一位美国大叔,实际有女人的所谓律师的担保下去了美国,且欺骗傅希秋牧师的活动,为守望教会为见证。这是好人吗,还基督徒吗。

  11   熊焱,   你没有找到,陈文珍自称出版路上基督教杂志,被八个警察抓捕,抄家。自己每次说家庭教会战士和共匪警察战斗,战斗了吗。


  12   熊焱,     你没有看到, 陈卫珍借着民阵内鬼勾结外面写的黑洞民运。陈卫珍推波助澜。当民运领袖战士王炳章被关押十多年的时候,当郭飞雄等朋友深陷监狱中坐穿牢底,受尽折磨的时候,陈卫珍多次高喊着道德圣洁,拉着林昭等死人的绝句。搞一个大大的道德帽子。然后陈卫珍多次这样以此讥讽嘲笑谩骂民运不如共产党。我们数以千计算民运人士。自由斗士,维权抗暴勇士,人权律师,以及如此产生的数万的家属遭受的苦难,他们过去,现在,将来都在用生命实践者自由,圣洁,勇气,尊严,牺牲,奉献。陈卫珍,每每打着基督信仰和教会的旗号参与造谣污蔑。对中国自由民主运动正在进行时漠然置之。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好人还是好基督徒。
  
  13.  熊焱,      陈卫珍每每自称他们美国的基督徒教会王牧师和他们的基督教会在传播民运黑洞文章,而且她亲自发誓加入民运黑洞造谣团伙。并且邀请她的同伙基督徒,克里斯蒂娜传播。这是好人吗、


  14   熊焱,     他们针对盛雪的造谣污蔑,我们就其中不到百分之二十的问题进行订正,结果就盛雪不是不是主编,盛雪有没有六四证人,盛雪有没有造谣陈毅然等等,以及他们黑洞团体什么其他展开。捕风捉影,无稽之谈。陈卫珍和小平头等人勾结长期造谣民阵。却以读者的民意不负责任 的攻击盛雪和他人,你知道不知道。


   15.  熊焱,     如果陈卫珍如此做为。我也私下和他沟通,希望此人不要参与这些。她故意而为之。张嘴称盛雪是淫妇,自己本身道貌岸然。我使用黑洞邪教徒,无耻,下作。毒妇,长舌妇。等词汇反击她,有什么过吗


                        如果熊焱不知道,自己抽出时间好好看一看,研究研究。如果继续得出你唱着高调陈卫珍是好人。那我就是坏人,或者我认为你助纣为孽。所以我警告你不要在我面前唱高调。如果知道这一切,你说叫我宽恕,我不会宽恕。
                        我公开讲清楚了,你如果还是今后对我公开这个观点,我们就此绝交。那么我就会当你是和黑洞邪教徒一样攻击。另外,对我说把力气用在针对共产党的言论。现在和这群五毛干,就是和共匪干,这只是使用我十分之一的时间。其他时间我们在继续很多事情。

                         所以熊焱很遗憾,你触犯我的底线,我们的底线。这就是我的结论,今后你在这些话题,不必提我张健的名字,下次保证不客气。
                         请记住,除非你道歉,我的观点是巴黎民运团队,除了任畹町王龙蒙几个垃圾。对了,当他们攻击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有站起说呢。不要和我唱高调比德行,拉开衣服比伤疤.


熊焱写:
坦白说来 张健兄整理的如此丰富我还一个都不能回答。因此只能回到原点 还真不能乱插嘴。


最后
我总结我本人在这场争论中的观点


以此为准:


1。不要去碰死者
2。争取用事实说话 例如 给六哥决志信主 与盛雪无关。但是我不是要为盛雪辩论哦。其他事超出我能力范围。
3。争论嘛 就是大家都有说话可能


至于你罗列的问题 我还真不知道


我多年只与封从德有些联系 其他都是被动联系。我写不了长文。


好 张健兄,来夏威夷 就请你吃饭。向你道歉!


另外 大家都用规范语言。有力的多嘛。 你这电邮用规范语言 说得我哑口无言。如果继续这样大家规范。中国民主有望也。




但是作为牧师,不还是希望大家都理性方向发展嘛。你们又给我们戴高帽子 又不听我们劝 那我们怎么办呢?


至于我个人对你的伤害。就要看在主的恩典里宽恕了
(我伤害过你吗?)


其实你们也知道 读着无力回答这些问题。
不是我们没有是非观念 也不是我们不振臂一呼。是我们没有全盘跟踪这些电邮。 你的这个电邮我也是泛读的。



中午坐在大热天的车内 停在路旁匆匆回复


熊焱写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3: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陈毅然,我张健给熊焱列举的那一天是假话。那一条是诽谤,那一条是断章取义,哪一个是造谣,哪一个是欺骗,那一个是威胁人。请举例,你们的言论我都有记录,随时拿出来。揭开你的老底。



                  如果你不回答这些具体的问题,你就是一个无耻到家的,论断是非,被老公分居的,没有事闲得慌的黑洞邪教的八婆、


                  请问黑洞邪教徒陈毅然,你是不是两次抛弃你的前夫。他们都是流氓吗。你和流氓结婚做什么。是他们是流氓,还是你是八婆。


                  请问黑洞邪教陈毅然。你是不是在教会和社会,自己长期的东家长西家短的传闲话,教会不待见,社会不待见,家庭不待见。


                  请问黑洞邪教陈毅然,你是不是长期回中国,且在中国生活几年,以为自己的中组部的退休家人可以帮忙,结果带着任务从中国回到加拿大。


                  请问黑洞邪教徒陈毅然,你是不是恶毒攻击法轮功,西藏和维族朋友。你骨子里自称反独立。


                  请问黑洞邪教徒陈毅然,你是不是在民阵加拿大分部做出调查决定,你继续造谣污蔑。你是一个什么东西。


                    请问黑洞邪教徒陈毅然.你一个来往于中国大陆的八婆,楞头楞脑的要为自由中国运动立德行,你什么是什么东西。找找自己。


                    中国人里面的人渣。基督徒里面的败类,一群男盗女娼,
                 


From: [url=]cyi...@gmail.com[/url]
Date: Wed, 29 Jun 2016 11:40:41 -0400

     张健给熊焱的信,除了假话、诽谤、断章取义没有任何值得肯定的。并且他的思维、立场、是非标准,都有严重问题,他自己都不可能看过【民运黑洞】的文章,因为我们的每篇文章中都是讲的事实,有具体的细节、有人证物证,不是张健一句话就能否定的。所有认真看过的人对是非都会给出准确的结论。张健以前并不认识我们,道听途说就来恶毒攻击我们,什么邪教、五毛狗、毒妇等等,充满侮辱人的恶毒语言,并造谣、欺骗、威胁人,这样的人,谁会相信是个正派人?正经人?讲理的人?好人?陈卫珍姐妹是正直、理性的读者,无论那种判断、哪种观点,都不应受到人身攻击和侮辱,这是每个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做出的基本判断,她没有任何错,完全是无辜的。张健的所作所为,没有资格批评熊焱和其他质疑他的人。   质疑盛雪、张健的人,是因为对海外民运还有一份关注、一份责任,是因为有正义感和做人的良心,请大家关注重要和重大问题,关注海外民运的形象;对某些假民运人士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干着打压自由、践踏民主,侵犯人权的恶人;对靠欺骗公众、欺骗西方政府获取利益的骗子们,就是要给予彻底的不留情面的揭露和打击。
  陈毅然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4: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三妹。关于你个人如何离婚,你在你的微信截图里面说的清清楚楚,你对你最后的丈夫和你丈夫预测未来朋友什么态度,展现的什么德行也在你微信的截图里面说的清清楚楚。这里没有任何编造,是你红口白牙的白底子黑子。你承认这些截图就是你写的,那就得了,不用我再分析。睁着眼说瞎话,大家基本的理解的清楚的事实,你这种黑洞邪教八婆也要搅和三分。真邪恶。

                   就是如此,也不过是你们的私人生活,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当然对你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一个巴掌打过去,扇下一偏皮又贴到你的另外一边脸上,一边不要脸一边二皮脸。你经历了文革的批斗,但是依然使用文革的方法继续做这些事情。


                   但是对于外人,大家很清楚你们是什么人就可以了。蛇蝎一窝,在冠冕堂皇,巧玲雌黄也没有用。臭到家里了。


                   我可以断定,你就是中共的五毛,陆文禾先生是瞎了眼睛。你问了子弹,这是一个幌子,你是正在不断的试图了解其他人的私人信息。你套取的这些私人信息,就可以成为中共的的资料。他们透过这些资料就可以知道一个人经济情况,他的社交情况,然后对这个人构陷的时候,就可以有的放矢。所以刘晓东,你一定是共匪使用的线人和枪手。


                   如果陆文禾继续对我说找证据,对我说找理由,我的回答不需要理由,还看不出一个三八女人闲着没有事情做这些事是为了正义吗那相信这个概念的人基本是愚蠢到家了。


                   你不愿意打堵我也不愿意搭理你。你的所谓消息是王龙蒙和任畹町的,我清楚。


                   关于子弹的事情,我最后回应你。我的膝盖和右眼角是皮外伤,那些是子弹的跳弹,跳弹没有力量,基本是皮外伤,严重的会导致小腿或者小臂骨折。与我同车送到同仁医院,一个跳弹直接钻入鼻子里面。


                   最后射击我的是五四手枪,十米,7.62毫米子弹,钻透力枪,导致我的大腿上三分之一肱骨干粉碎性骨折。子弹出膛的时候,是热的,肱骨干是人体最大的骨头,子弹击碎骨头,由于子弹外面是铜头,铜头里面是铅。为了增加重量。穿过肌肉撞击大腿骨的时候,它就炸开,导致大腿骨粉碎性骨折。
                   我的父亲说,五四手枪子弹,他们在射击的时候,会把弹头在皮带上磨一磨。就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弹头遇到硬的物体就会张开。膨胀,产生巨大的破坏效果,所以我的大腿骨被打碎,但是由于子弹力度不够,停留在大腿后侧的肌肉里面。子弹的弹孔在前面,没有贯穿。


                   这颗子弹撞击后变成扁平状物体,现在在香港六四博物馆,我们最近找到北京同仁医院的我的住院证明,出院证明和医药费,上面写着所有的情况,我的学校,我的伤情,主治医生,住院出院时间。


                  后来六四19年后,我在巴黎取出最后的子弹。许多的电视台和媒体都有现场拍摄。子弹取出来了,其中的铅还在全部留在大腿骨里面。永远出不来了,结果导致我现在走路长时间一定是有些跛。


                   军官开了三枪,两枪打在腿中间,一枪直接打大腿。抓活的。地面东观礼台对面,我距离燃烧装甲车十几米。


                   刘三妹,回答你,已经给你脸,今后不会给你一个字。我鄙视你们。还有巴黎众叛亲离,臭名卓著的王龙蒙任畹町这些自称公民力量的垃圾。在巴黎,请问谁还搭理他们。而你刘三妹和他们蛇蝎一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4/2019 22:25 , Processed in 0.12054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