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张健力辩盛雪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6: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陆文禾先生:


我这人不是骄傲而是对太糊涂的人没有耐心,我已经与你花了太多无谓的时间,这回只好再耐心一次。


1.《民运黑洞》书名起得非常好。我们虽都是网络小写手,但起码知道,书名和文章名都要具备清晰简洁、醒目有力等特点,那么,书名定为《盛雪是民运黑洞》更简洁有力呢?还是定为《民运黑洞》更简洁有力? 不需咬文嚼字多费口舌,读者只要一看内容就知道“民运黑洞”指的是盛雪。当前对海外民运破坏最大、最具欺骗性的“民运黑洞”就是滥权贪腐、臭名昭著的盛雪。请问陆先生,当前海外民运的黑洞,除了盛雪还有谁?而诸多当事人掌握着诸多真相能够大曝光的对象,除了盛雪还有谁?


2.魏京生先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中明明白白地说,97年以前他不管,这说明他所说的是97年以后的事情。我那篇文章的主要议题是反驳魏京生那段话的四个误区,还有当前最严重的盛雪问题,而王炳章不是我文章中的主要议题。我这篇三千二百字的文章大篇幅地反驳魏京生,大篇幅地提到盛雪问题,而我一带而过地提及王炳章的那句话只有十七个字,却被陆先生你抓住借题发挥,这句话是:“海外内斗从王炳章时代起,就没有停止过。” 你抓住这句话大作文章,把我这句话说成是一个例子,借此你详细说明了1989年4月王炳章事件是哪两个特务搞的,由此证明是外斗,由此以一概全、一概而论地判断说:“所以三妹举的例子实际上证明魏京生的话对, 而不是证明魏京生的话不对。”你这种借题无限发挥的方式很糟糕,太小人,你离题万里,我的主题是“魏京生的四个误区”和“盛雪问题”。


我文章中以几段篇幅举例盛雪的几个问题,明确挑战魏京生那段话,王炳章根本不是我文章中的例子,而是陆先生你硬安给我的例子。你下面这句话更是让我一头雾水,你说:“特务一定是有的,但是不要搞扩大化。”你到底是劝我不要搞扩大化呢,还是劝魏京生不要搞扩大化?陆博士文字和思维的混乱可见一斑。



问题是,魏京生2016年3月30日的那段谈话的话题到底是针对近几年的民运事情而发呢,还是针对二十七年前的王炳章事情而发?而近几年海外民运闹得沸沸扬扬的最惹人注目的问题又是什么? 难道不是我那篇文章中大篇幅地谈及的盛雪问题?而是陆先生你扯远谈论的已经过去二十七年的王炳章事件?


3.《民运黑洞》有近九十篇文章,增补后一百多篇,多数作者是掌握真相的当事人。而朱学渊案例只是其中一件,即便朱学渊案例是一个错误,陆先生也不该只根据这百分之一的错误而下这样的判断:“有不实的地方,也有真心写的东西,但是不足为据。”这个“不足为据”的判断是不是又是你以一概全否定全部的惯用方式?我喜欢打开窗户说亮话,我赞成你开诚布公地指出对朱学渊猜测的错误,而你借此以一概全地否定全部的态度是我不齿的。《民运黑洞》的编者和作者都是忙于谋生的平民百姓,错误难免,虽然有误,《民运黑洞》足以成为海外民运的历史资料。


4. 我与你私下电话电邮有过几次沟通,感到你思维判断有问题,你这封信再次证实我的感觉。你并不了解彭小明,费良勇为何站出来说话的前后过程,就下判断说:“民阵的成员德国的彭小明,费良勇也发出了声音,说明这两个人也犯规了, 因此民阵的监委会对这两个人也应该进行调查。”

陆先生, Who are you?你以为你是法官?你以为即使民阵瘫痪,那个盛雪私家黑窝的民阵监委会仍“有正常程序”,这个假招子就依你的意愿而合法了?什么逻辑?!

实际情况是,在陈毅然站出来质疑揭露盛雪时,费良勇和彭小明还在试图维护盛雪,试图维护和“提高民阵的组织形象”,以致盛雪更加肆无忌惮地滥权贪腐、结党营私,而后老民阵成员刘劭夫也站出来揭露盛雪,当费良勇和彭小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已经回天无力,民阵已经成为盛雪的帮派集团,搞得乌烟瘴气。请问,事至如此,费良勇彭小明还有什么路可以选择?诉诸网络即成为拯救民阵、曝光盛雪问题的唯一选择。

5.陆先生你喜欢谈“主次”,而最应首先分清的“主次”是,民阵如何被破坏、被瘫痪的“主次”。谁滥权贪腐遭到严重质疑和曝光?谁违犯民阵规则占据民阵主席一职?谁分裂了民阵使民阵瘫痪?面对这一系列问题,陆先生你却在混淆 “主次”。

你下面的这段断言,正说明你是非不分、“主次”不分,你说:“《民运黑洞》不是民阵内部的文章汇集。如果有民阵内部人员的文章, 这个人应该从民阵开除。因为任何组织都为了提高自己形象作出努力,而这样的努力还难以达到目的。所有组织内部作出主动破坏组织形象的成员应该一律开除的。”

民阵早已被盛雪搞成乌烟瘴气的私家黑窝、早已丧失了合法性,你却在此时放马后炮、犯傻地谈什么提高形象,谈什么民阵行使合法手段“开除费良勇彭小明”,还谈民阵监委是有正常程序。如果像陆先生你说得那么简单,盛雪这样结党营私滥权贪腐的,早就被开除了,还用你在这饶舌? 陆先生你以法官貌侃侃而谈,真的是出于公正吗? 在民阵早就丧失合法性,在质疑者早就诉诸网络把盛雪曝光于广大读者面前的此时此刻,陆先生你却赶来做法官放马后炮,提出开除主持正义的费良勇彭小明,你这是帮谁哪?你摆错了自己的位置,只怕是,缺失是非对错辨别力的你站错了立场,所以才言不由衷、说不到点儿。

你七扯八拉的其它的混乱不堪的长篇大论,不值一驳。那个你抬出的我根本不认识的古懿,我就更不愿花时间了。

刘晓东(笔名三妹)
2016年6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7: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陆文禾。  这是第一次我可以用中文发言。  以前的所有有关盛雪和《民运黑洞》的讨论我只在公司的邮件上可以看到,现在不知哪一位把我的家中的邮件地址也加上了。

今天是星期天,从星期五下班之后到现在看来有过几次交锋,看起来火力比以前还要足了。 我也看到古懿也发表了评论。

我看到三妹关于魏京生民运内斗外斗的言论。这里要提醒一下三妹,王炳章时代的民联内斗现在看起来就是共产党派进来的丁楚、余丛挑起的。 因此应该算是魏京生所说的外斗。  丁楚真名是房致远,余丛原名是冯胜平。  这两个人都是共产党的特务。当然王炳章也有他做得不对的地方。  19894月的民联 胡王之争使得民联在 当时正在发生的 89年北京民主运动中没有发挥应该有的作用,是大陆安全部门的巨大胜利。  胡平这个人对于民运造成的损失大于他的贡献。

所以三妹举的例子实际上证明魏京生的话对, 而不是证明魏京生的话不对。  希望三妹注意。  我并不认为魏京生的话都对。特务一定是有的,但是不要搞扩大化。

我这里要说明我没有说过什么人比五毛更五毛。  我从来没有用过五毛这个词,因为我不喜欢用。

我对这件争论的看法基本上都用英文说了。  现在用中文总结一下。

我对这次争论的介入在于我的好朋友朱学渊被《民运黑洞》黑了一下。不过现在既然大多数人不再讨论朱学渊,我假设朱学渊被黑一事就算有了正确的结论。

我也想核实一下情况。 我问了一位在多伦多的可靠的朋友,得知陈毅然,刘邵夫是和盛雪合作多年的人,应该不是共产党。所以《民运黑洞》的内容是一个混合物。有不实的地方,也有真心写的东西,但是不足为据。

我想, 盛雪的问题主要是她当民阵主席第二次是否合法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解决端赖民阵的监委会来进行调查和纠正,是民阵内部的事务。 所有的人都可以质疑,但是解决的途径只能够是内部的。  在这次公开的争论中,民阵的成员德国的彭小明,费良勇也发出了声音,说明这两个人也犯规了, 因此民阵的监委会对这两个人也应该进行调查。 如何处理是民阵内部事宜。其他的事件都不是很大的事件。  这在我来看主次就是这样分的。因此和三妹和陈卫珍等人我的主次的划分是不一样的,当然各人有个人看法,见仁见智可也。


《民运黑洞》不是民阵内部的文章汇集。  如果有民阵内部人员的文章, 这个人应该从民阵开除。因为任何组织都为了提高自己形象作出努力,而这样的努力还难以达到目的。所有组织内部作出主动破坏组织形象的成员应该一律开除的。


《民运黑洞》是民阵外的人员汇集的,虽然它是自由世界中自由言论的产物,但是存在着严重的误导。  查其内容,《民运黑洞》讲得只是盛雪。 因此书名如为《盛雪黑洞》最为贴切。  因为盛雪担任着民阵主席,把书名改为《民阵黑洞》已属牵强。  现在不光是盛雪和民阵,连整个海外民运都受这本书书名的无妄之灾,就太过分了。  查其内容,也没有其他海外民运组织的操作牵涉之中,这就会引起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质疑: 为什么要用《民运黑洞》这个书名? 是不是要故意抹黑海外民运,以偏概全呢? 请注意这是一个问题。  问问题是不应该有错的。



当然张健先生这样思维习惯和写作习惯也许就跳过了问问题的阶段,一步就下了结论,认为朱瑞是五毛,然后延伸到了陈卫珍,三妹,克里斯提娜,当然还有小平头,卞和祥。  我想对张健说,你的这一步跳跃还真跳不得,因为你说他们是五毛的证据不足。  有证据的时候用陈述句,没有证据的时候最多只能用疑问句。  希望你想一想我说得对不对。用不洁的语言更是完全不对,又何况是对主内姐妹?


所以我希望陈卫珍和三妹可以考虑《民运黑洞》这个书名的不合理性。  但是大家都看到,这两位坚持认为《民运黑洞》的书名起的合理。 当然我们可以再一次见仁见智。


民运有问题,海外民运有问题,这个不奇怪的。  任何运动都是有问题的。有问题不奇怪,需要注意的是问题的性质。  共产党也有问题,有问题也不奇怪,问题也在于问题的性质。 我想我们争论的焦点其实是在于有关海外民运的性质。


我参加过文化大革命,从文化大革命中学到过一招,叫做革命大方向。  在那个时代只要革命大方向对,其他的都不要紧。  我记得当时有很多的争论,最后都是在争:“这个组织的革命大方向对不对?”


我个人认为文化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它的大方向是错的。 但是当时的说法不实这样的。


今天的中国的状况是什么性质呢?  我以为是中国共产党窃国。 这是80%的,是主要矛盾。反共就是爱国 这是主要方向,这是主要大方向,是正确的,是不可阻挡的大方向。  但是共产党的力量很强大,于是就需要民间的一切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力量联合起来。  海外民运是其中的一个力量,民阵是海外民运的一个力量。  盛雪是民阵中的一个人。  我想这才是这场争论的实质之所在。  我认同陈卫珍姐妹的话。清洁的途径达到清洁的结果(大意).  我们确实应该这样,对于自身的不洁之处应该去之。 但是要服从大局,要走正常的程序。


那么正常的程序有没有呢?  有的。  那就是民阵的监委。  民阵的监委还在。  我们应该提出问题,然后给民阵监委执行正常的程序一次机会。  三妹说民阵已经瘫痪了,海外民运已经瘫痪了。 我说好啊,既然已经瘫痪了,你让他再试一次,如果真瘫痪,他也起不来,你就让他试一次,难道你就这么急? 我知道你不是共产党,但是你急个什么急? 你简直比共产党还要急了。


至于床笫之间之事,难以证实难以证伪,从讨论的题目来衡量是等而下之的题目。   



陈卫珍姐妹,谢谢你的客气,也感谢你用文明的语言来处理不同的看法。 我们意见不尽相同,我的已经都说了。  今天是星期天,我有一点时间写中文。  以后没有法子保证有时间用中文再来回你。



2016-06-11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7: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点确实让我十分不解,张健先生和逸风先生,一直就对我恨之入骨似的。如果就个体对个体的维度,我说过,我对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仇恨,包括盛雪女士,我都不认为我仇恨她。我也是再三表态,我所撰写的关于她的文章,都是针对她是一个民主组织的领导,并且在公众场所活动,因此她的某些错误行为和观念是会对民众和社会产生一定程度的破坏力这个角度来写的,对于她这个人,我依然是抱有同情和怜悯的。落实在细节上,我一直在文章中尊称她为女士,就如我尊称张健为张健先生。克里斯蒂娜她们要散发《民运黑洞》,一直都是我在阻拦。我是觉得,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年龄比我大,另外也是在这个圈子里坚持下来的人,就这两点,我都应该尽可能给予尊重。另外,我也不希望目前《民运黑洞》大量散发,就是想着哪盛雪女士如果从这些错误中出来,开始崭新的人生,我是盼望我们的社会大众都能创造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氛围。这真的是我的想法。在关于她个人的隐私方面,不是我有强烈兴趣去挖掘的,但是从她目前所处的这个职场位分,从民众舆论督责的角度,我认为是可以来评论的。-陈卫珍-


克里斯蒂娜在给我的电话中,谈到了Pete hu 先生质问三妹大姐是否搞过婚外恋,她说她看后非常生气。这位Pete Hu 先生,您真的不应该这样来质问三妹大姐,这反应出的是您自己里面的混沌、是非不清并逻辑混乱。刚才我看了三妹大姐的发言,在信心中我绝对相信她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问题。如果Pete Hu先生您真的是一位有修养有正常思维逻辑的绅士,您是不会对任何一个目前没有任何绯闻的女性,如此唐突、粗暴而卑劣地质问这个领地的。就如您上次竟然也用假设推理的方式,设想我跟什么男人有性关系,尽管您在句子中好几次都作了解释,说这只是假设,但这样的一种说话方式,依然让我非常受伤,愤怒,并感到不可理喻。当时我选择了原谅您,就因为您还不是基督徒。就从这些话,我发现您的内心真的诡诈、刻薄而阴毒。张健先生虽然骂骂咧咧,但他还知道对女性保持最基本的尊重和分寸的把握。他从来没有用如此一种方式来对三妹,我,还有克里斯蒂娜说话。即便张小刚先生也没有。在这里的男性,您是第一个如此没有基本修养的男人。

我想您之所以会这么说话,除了您根本就不懂得一个有素养的男士,应该如何在公开场合对女性表达观点之外,还有您的思维逻辑中也出了很大偏差。您认为您所推崇的盛雪女士的私生活问题被讨论,所以您也可以毫无顾忌地侵犯女性的私生活领地来质问。可是您没有搞清楚,我们这些女性,无论是我、克里斯蒂娜、路德姐妹、还是三妹大姐,在这个方面跟盛雪女士完全天差地别,无法相提并论。三妹大姐在婚姻中的操守,她自己已经作了解释。而我们几个教会姐妹,都是严格地恪守着圣经所教导的圣洁原则。我们连跟已经订婚的男朋友,都不会在相邻的两个房间中住,就因为这是一个套间,因为教会教导我们,不能把自己放在犯罪的试探中。更何况我上次的发言,其实并没有直接针对盛雪女士和张晓刚先生之间的事情,我只是努力在解释作为读者,为什么相信了《民运黑洞》中关于盛雪女士私生活方面的那些文章。为什么会作这个解释,是因为陆文禾先生发问克里斯蒂娜为什么会相信。我其实一直避开这方面的直接剖析,所以在《浅议女性贞洁的美德与品质》的文章中,我就有意避开了针对某个女人的论述,这是我出自女性,依然对盛雪女士尽可能表达出的尊重。尽管网上揭露她私生活方面的文章,铺天盖地,句句带刀,极尽奚落、讽刺和挖苦。我和克里斯蒂娜都是看不下去的。我说过,作为女性我为此感到万分痛心!您怎么可以就因为我竭力想解释一下,作为读者为什么会相信那些文章,就如此鲁莽、粗暴而无礼地干犯您素不相识的女性在两性关系方面的领地呢?而且,我们本身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问题,更不是公众人物,更不是民主组织的领导,我们只是读者和旁观者。难道就因为您所推崇的女性有严重的淫乱问题,因此全世界其他的女性就都不允许保持该有的矜持和尊严?哪怕是读者,也不可以解释信心选择中的理由,否则她们在这个方面的矜持和尊严就必须被侵犯和破坏?天底下还有您如此恶毒又没有基本修养的男 人?!!如果哪天上天赐给您贞洁的妻子和纯洁的女儿,就凭着您现在的生命素质,我绝对不相信您会懂得如何保护她们,您也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她们不受污秽和淫乱势力的伤害?您都不配做一个忠贞妻子的好丈夫和一个纯洁姑娘的好父亲!我今天就在这里痛斥您,您根本就不配,除非您认罪悔改!

另外,您说您也是一个民主人士,您真的思考过中国社会究竟如何能够实现宪政民主这个议题吗?您真的思考过海外民运事业如何能够重树正气、正本清源从而走出迷途和困境吗?如果现在的海外民运群体不是 像目前这样的一盘散沙,哪怕是有一个松散的联合机构或者会议,说句老实话,盛雪女士的问题早就得到解决了,根本就用不着三妹大姐、朱瑞大姐、陈毅然姐妹,还有几个完全是读者的教会姐妹——我陈卫珍、克里斯蒂娜和路德姐妹,在这里努力发声了。陆文禾先生在上次的发言中提到,盛雪女士的很大问题是她目前已经不是合法的民阵主席。这一点, 在我读到刘邵夫先生上次发的文章中也发现到了,她目前的民阵主席其实已经不具备合法性。《民运黑洞》其实应该早就收入这篇文章,并围绕这个议题着重展开论述。另外,盛雪女士的私生活问题,绝对也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绝对不可以归入私人道德领地就一笔勾销或者轻描淡写地带过。我一直在回避谈这方面的议题,因为我感到很尴尬。但既然这么多人并没有清醒的认识,我感到什么时候也得硬着头皮写。
《民运黑洞》中写到的关于盛雪女士私生活方面的文章,我们都已经相信那是真的。这一点,在张晓刚先生给我发私信时,我也是坦诚地告诉了他。我现在可以很明白地告诉大家,盛雪女士在这方面的问题,人类社会所有在两性关系方面所能犯的过错,除了乱伦和人与动物之间的性犯罪,可以说已经达到最最恶劣的程度,完全已经超越了妓女所能犯的淫乱罪。在处理盛雪女士的问题,私人生活问题无法回避。目前,因为海外民运群体整体性的瘫痪,这些本来早就应该得到解决的问题,却被推到了公众面前,以一种非常原始非常无奈的方式进行对这些问题的纠正。
Pete Hu先生,您认为我们几个读者起来发声,乃是因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告诉您,那是因为您自己心中装的都是屎,所以您就以为别人身上也有屎。是因为您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因为您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作“为了真相和正义而发声”。如果您现在为盛雪女士辩解,乃是出自为了您所理解的真相和正义,那么我不反对您,还会尊重您的自由,更不会凭空地污蔑或猜测您是出自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我知道我也正跟您一样,是为了我所看到的真相和正义而发声,只不过是我们在价值判断上有了差别。当您用那种阴暗的狭隘的卑劣的心理来推测我们的时候,我就知道您自己恰恰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您也是不懂得,更无法理解什么是“为了真相和正义而发声”。正义、公义、爱、品质、操守和真相,究竟长什么样子,您没有概念,恰如盛雪女士在这个方面,也是没有概念。您不知道,那样的一个境界到底是什么?您不懂,因为您没有经历,也未曾拥有过,因此就无法理解。
我现在就明白地告诉您,今天我们几个教会姐妹在这里努力地发声,乃是希望尽我们自己微薄的力量,跟其他的朋友一起,挽救这垂死的海外民运事业于完全的沉沦。不是我们自义地自居为“舆论督责者”,而是我们已经被被动地推到了这个位置和角色。是的,既然这可悲可怜的海外民运群体,那些所谓的民主精英们、国家栋梁们一个个都已经昏睡百年,无法组织起一个相对较为正规的机构或者会议来处理盛雪女士的问题,那么在尽可能的条件下,我们这些极其卑微的人,就自愿地来担当起这个民众舆论监督的角色。即便目前民众的舆论监督也是如此的不完善并微弱,但是我们也要奋力去做,同时还要尽可能向我们现在所生活其中的民主社会看齐。因此,现在请Pete Hu 先生搞清一个问题:什么叫做民众的舆论监督?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利究竟是如何被赋予的?我再次强调,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利之所以具备正当性,并非因为民众自身在道德水准上要优越于被监督者,乃是因为民众与作为民主组织领导的被监督者存在一个职权位分上的落差。作为民阵主席的盛雪女士,其私人生活问题可以被正当地质问,包括出来为其辩护的张晓刚先生,也可以被正当地质问。而同是作为民众的pete hu 先生,您对三妹大姐关于其私人生活方面的质问,却是一种侵权和越位,因为三妹大姐与您之间并不具备一个职权位分上的落差。诚然《民运黑洞》书中关于盛雪女士私生活方面的文章,如果告到法庭上去,未必可以成为对她进行治罪的证据,但是作为民众舆论监督的环节,完全具备对她进行质疑的正当证据。现在这个邮件组不是法庭审讯,而是公众场所的舆论监督。
Pete Hu 先生能够对一些最基本的议题理顺理清,然后再在这里发言,以免闹出笑话,露出您自己虽然在民主国家生活多年却对何为民主监督一窍不通的马脚吧。现在已经又有人为盛雪女士出书了,我敢保证,如果用这种愚昧又恶劣的方式继续胡闹下去,过不久,关于这出海外民运版《皇帝的新装》的戏剧、话剧、小说、小品等等,都将会竞相出炉的。你们谁要在其中扮演什么丑角,那就请都出来现丑吧。
上帝祝福您!


2016-06-02 12:59 GMT-04:00 Diane Liu <[url=]shud...@outlook.com[/url]>:
Peter Hu:

我群发范围的大小你上纲上线到作假?这是多大罪过?我不懂电脑,张小刚搞的那些截图,我也不会,电脑的事情我是糊涂的,经常搞错,这方面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作假。我最近发出的关于歌森的所有信全没有隐秘,包括我批评小平头逻辑不通的分析信。你的这个指责是张小刚转移视线的伎俩。
为什么我“纠缠”张晓刚是不是盛的情人,因为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而不是私生活问题。即便面对法律,这也是个首要的关键问题。首先,盛雪是公众人物,像盛雪这样濫性的公众人物,当然会受到公众的质疑和指责。再有,已有文章揭露,公众人物盛雪濫权贪腐,而张小刚是为盛雪保驾护航的主要人物:群发虚假消息宣传盛雪的是张小刚,什么港支联会主席李卓人邀请盛雪;组织民阵会议为盛雪违规霸占民阵主席一职的还是张小刚,等等等等,欲知更多张小刚的所作所为,请读《民运黑洞》。现在张小刚又在高调为盛雪“辟谣”,正因为如此,才非常有必要追究他与盛雪的关系,才有必要质疑:一个长期帮助滥权贪腐的公众人物盛雪四处招摇的众所周知的面首张小刚,有没有正当性?

至于我,我一生清洁清廉。生活上,我忠于婚姻,注重自我操守,三十四年的婚姻我承担巨大家庭责任,不但照顾自己小家和女儿,还照顾八三年既叛离中共的老父亲。我不但自己要读书学习,还要工作赚钱养家,盛雪那种糜烂的、吃民运饭的生活是我所不齿的。政治上,我和先生没有利用民运募过一分钱,相反,我和先生每年都捐给民运钱,少则几百,多则上千。我们给民运捐钱始于八八年中旬我先生参加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每年如此捐钱没有间断,直到他死。先生去世时,有数人要给我捐钱,均被我拒绝,有人给我寄来五百美元的支票,被我撕了。我先生总说,我是个对数字和某些事物很糊涂的人,从来搞不清楚,连女儿二十岁独自一人回北京,我给她的家人电话号码都抄错,使她联系不上北京家人,可我对自己的行为和思维却又过于严谨。没有洗衣机时,我先生总对我说,百分之一百的干净与百分之二百的干净是一样的,因为我对洗衣要求太高。这些性格都影响我对生活的态度。
换位说,即便我生活不严谨,搞过婚外情,由于我不是公众人物,也无可非议。这就是Peter Hu 你要搞清的基本概念。
刘晓东
6/2/2016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7: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我来说,这一切有意外有不意外。这过程中被裹挟进越来越多的所谓中间人众口一词,口诛笔伐,是不奇怪的。许多朋友是经历过文革的,或者经历了文革后期的肃杀、恐怖和冷酷,也知道中共多么善于说服、教育、渗透、拉拢、胁迫、恐吓、造谣、栽赃,多年有资源挖掘人才、培养打手、投其所好、利益输送......。当代中国的多少悲剧就是借助于这些所谓的人民群众的群情激愤达到杀人目的的。 这些人在每一次险恶的陷害中都是自诩中立的,都是没有责任的,都是无辜的。


我早就说过,对于他们这一切,我准备好了。


2014年5月27日,在举办六四25周年网络祭奠大会及论坛的前夕,我家里电话、网络电话、手机电话,全被登载到北美包括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温哥华、纽约、拉斯维加斯、休斯顿、旧金山等十几个城市的分类广告或网络论坛,广告包括征婚、交友、卖房、出租、征召夜总会小姐、找工作、提供色情服务.....。 那些天电话昼夜响个不停。每一次我接到电话就告诉对方:这个广告是假的,因为我反共而遭中共陷害。



在多伦多举办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的当天晚上,我在冯玉兰女士和逸君先生的陪同下,到当地警察局报警。但是,警察只能非常无奈的建议我换电话号码。我在一年多后还能接到要求提供色情服务的电话。


今天,我想搜索一下刘晓东女士口口声声说的朱学渊写了《伟大的盛雪》,结果没有查到《伟大的盛雪》,却查到了2016年5月27日,在六四27周年前夕新鲜出炉的《民运女皇》。


还是那句话:我准备好了。


盛雪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7: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我来说,这一切有意外有不意外。这过程中被裹挟进越来越多的所谓中间人众口一词,口诛笔伐,是不奇怪的。许多朋友是经历过文革的,或者经历了文革后期的肃杀、恐怖和冷酷,也知道中共多么善于说服、教育、渗透、拉拢、胁迫、恐吓、造谣、栽赃,多年有资源挖掘人才、培养打手、投其所好、利益输送......。当代中国的多少悲剧就是借助于这些所谓的人民群众的群情激愤达到杀人目的的。 这些人在每一次险恶的陷害中都是自诩中立的,都是没有责任的,都是无辜的。


我早就说过,对于他们这一切,我准备好了。


2014年5月27日,在举办六四25周年网络祭奠大会及论坛的前夕,我家里电话、网络电话、手机电话,全被登载到北美包括多伦多、渥太华、蒙特利尔、温哥华、纽约、拉斯维加斯、休斯顿、旧金山等十几个城市的分类广告或网络论坛,广告包括征婚、交友、卖房、出租、征召夜总会小姐、找工作、提供色情服务.....。 那些天电话昼夜响个不停。每一次我接到电话就告诉对方:这个广告是假的,因为我反共而遭中共陷害。



在多伦多举办完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的当天晚上,我在冯玉兰女士和逸君先生的陪同下,到当地警察局报警。但是,警察只能非常无奈的建议我换电话号码。我在一年多后还能接到要求提供色情服务的电话。


今天,我想搜索一下刘晓东女士口口声声说的朱学渊写了《伟大的盛雪》,结果没有查到《伟大的盛雪》,却查到了2016年5月27日,在六四27周年前夕新鲜出炉的《民运女皇》。


还是那句话:我准备好了。


盛雪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8: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萧红垃圾小平头这个丹麦的货色,你这回瞎了狗眼了,我和唐伯桥都是六四的兄弟,我们经历多少腥风血雨,尽管在过去一些小事情有争执和看法,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兄弟。他唐伯桥毕竟是六四时候蹲过监狱的当地的学生领袖。是个兄弟。你丹麦萧红一个和徐水良一起 ,一群五毛狗,还挑拨我们关系。这次你脑袋被驴踢了。你以为唐伯桥是法国戏子吗。我说过六四时候。那些学生自由战士的位置决定他们后来的脑袋。站在枪林弹雨,面对法西斯铁窗和镣铐的就是战士。而你们,文革余孽。一个个不自知之明,来着一堆垫背的,没有完成包子任务。


Date: Sat, 9 Apr 2016 14:14:58 -0700
Subject: 唐柏橋痛斥小平頭的電郵
小平頭,

“你就了解唐伯桥什么叫前倨后恭,前后对张健变脸如翻书。”,全文鏈接: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4/xiaopingtouyehua/7_1.shtml

這是你寫的嗎?你只需要回答“是”或是“不是”。如果是,我就將它視為你對我的挑釁。至於我會怎麼應對你的挑釁,那已經不是你所能控制得了的了。
其實,沒有這篇東西,我也已經決定要教訓你。你多年來對民運人士盛雪耍流氓,已經到了恬不知恥的程度。大多數人看到你那些下流的文字,不堪如鼻而繞道行之。你還真以為天下沒人敢惹你了?前段時間還有人告訴我,你小子居然也四處散發那些“下三”們(我太太給三妹和卞和祥之流起的外號)惡毒攻擊我的東西。我記得我們唯一的一次見面是在紐約,當時還是我送你們上的飛機。你小子對我異常友好。還跟我套近乎說你是我的湖南永州老鄉。如今你跟那個姓卞的老流氓一樣,突然在沒有任何緣由的情況下轉過臉去,在我背後使壞。你還好意思說我變臉如翻書。你和姓卞的才是變臉如翻書的下三濫。我和張建從來沒有公開相互攻擊,最多就是在民運內部的群組發生爭執。而你們突然對我發難,而且連篇累牘地大肆攻擊抹黑,手段之下流令人瞪目結舌。你們真的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們嗎?你們太蠢了。姓卞的不是大肆叫囂正在寫一篇“唐柏橋可能是中共特務的十大疑點“嗎?怎麼突然沒聲了?你要不要去問問他為什麼熊了?我過去本來不想理睬你們的攻擊,既然你們辛苦寫了那麼多文字,花了那麼多精力和時間,我不回擊一下你們也太看不起你們了。因此,我決定反擊。
我看你們太蠢,忍不住提醒你們一句:你們跳得越高,罵得越兇,對我們抹黑越厲害,你們就暴露得越徹底。我還有一個一直不回應你們的原因:希望你們寫到連最後一個曾經被你們矇騙的人都看清楚你們是什麼東西,然後所有的人都唾棄你們。不信你們就繼續寫下去,看我的預測能力如何。


唐柏橋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8: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唐柏桥:
既然你“已經正式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查詢,得到的回覆是美國聯邦政府從來沒有認定曾大軍是中共特工,更沒有因此給他帶電子手銬。”那么,可否提供一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回答你的这个人的帶電子手銬以便我们确认。
朱瑞

2016-04-04 18:39 GMT-06:00 唐柏桥 <[url=]hunanr...@gmail.com[/url]>:
朱瑞,從這篇文章看出,你病得不清。你們把謠言當事實,然後根據虛構的事實煞有介事地進行進一步的推論並作出結論。看似振振有詞,實則滿口胡言。我明確告訴你,我已經正式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查詢,得到的回覆是美國聯邦政府從來沒有認定曾大軍是中共特工,更沒有因此給他帶電子手銬。而你們四處散佈這一謠言(天知道是不是你們的同夥炮製的謠言)。那個姓劉的「下三」還四處造謠說社民黨創始人、曾大軍的前任主席劉國凱也隨後回國了。迫使久已退休淡出民運的劉國凱不得不在紐約公開站出來闢謠,戳穿她的謊言。而你們不僅不知羞恥,反省自己,還四處造要生事。僅此一事,就足以證明你們是一群人品極為卑劣的無恥之徒。你們連這樣的謊都敢撒,連這種最基本的判斷力都沒有,還有任何公信力可言嗎?!在美國你只要撒謊一次,就不會再有人相信你。我過去多少對你還存有過一點好感,以為你是有人道關懷和做人底線的人,現在看來,你跟那些長期抹黑攻擊我的「下三」們是一路貨色------他們甚至曾經造謠說我在大學時偷過他人的康熙年間的郵票------事實上康熙死後一百多年中國才有郵票。你們難道不知道,肆意誹謗他人不僅極不道德,而且還是犯罪行為嗎?你們整天掛在嘴邊的道德,不過是你們用來偽裝自己攻擊他人的工具。你們的內心極為陰暗,對民運極度仇視,你們無休止地攻擊民運活躍人士,不過是要滿足你們內心深處的極為邪惡的魔性。你們比中共專職特工還要邪惡,他們傷害民運是出於他們的本職工作------說不定他們中的一部份人內心深處還支持民運呢,而你們傷害民運則是出於可怕的私慾。你們就是一群最沒有道德廉恥的人渣!你最好別回覆我,象鴕鳥一樣把自己的頭塞進沙子裡裝做沒看見。否則你會自取其辱。

唐柏橋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8: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救援的一家人已经登机,正在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上。感谢加拿大,又有人能够脱离苦难和险境。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9: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健先生,请不要发怒。如果我有言辞得罪您的地方,请原谅。我们现在是探讨,我感到应该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地方。

您认为我哪里说得不对,请给我指出来,我们可以探讨。也希望您能跟我换位思考,对于摆在我们面前的各种资料,信心中的接受,即相信,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民众也只能通过这个方式来相信或者是不相信。这个信心中的接受无法做到100%准确,但是他们的这个自由和权利不应当被剥夺。这就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所奋起保护的。尽管这其中会可能有特务的干扰,但是特务的干扰也不能成为民众这个权利和自由被剥夺的理由。谢谢您的支持。

我的身份决定了,我的观点只能成为别人的参考。我也再三表明只是个人的观点而已。

我还想对唐伯桥先生说,您的观点很对,一般来说在美国,公众场合不合宜谈信仰。我以前也没有谈。但是在后来的过程中,我发现当我发表自己真实观点的时候,我就会被攻击,这让我真的感到非常恐惧。即便在国内的时候,我个人的言论权利好像也没有到这个程度的被压制。我想到在国内的那些同仁和肢体们,不怕被监禁都要奋起捍卫言论自由,那么我现在在自由国度,在一个追求民主和自由的邮件组里,我却面临着自由言论受压制的处境,我感到这是不可以的。我可以在爱心中选择说一些话或者是不说一些话,但是我不可以受某些外部压力说一些话或者是不说一些话,是这种执着,导致我坚定地说下去。

我之所以要很坦诚地表明自己的信仰或者是心灵状态,是我后来意识到,攻击的人可能是把我误解成了他们的对手。因为每一个观点就是一个立场,一个立场就会和某些人接近或者是不接近,结果我同时也成为了目标。所以,我想用这种坦白信仰的方式来获得理解,来确定自己的身份,以免误解。恰如昨天我说希望各位民主精英能够允许我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那个wen-he-mu 先生说,你、我以及每个人都有自由说话的权利,你不需要征求什么民主精英的许可。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既然目前的状态是,一些民主人士对不同观点非常抵制,那么我就可以让自己谦顺一点,以取得认同和理解。如此而已。

您的那个观点我赞同,随乡入俗,既然到了美国,我们就应该学习美国的文化,尽管刚来不久。那么在海外的民主群体,就应当学习西方的民主政治以及政治人物的为人处事,以他们为榜样。有的人认为,我们现在正在追求宪政民主的过程中,不必要那么严格,我认为这个观点,错!如果我们在艰苦奋斗的过程,尚且不能严于律己,刻苦己心,那么就不要期待在实现宪政民主后能自动地变得更加尊重民主和自由的精神。

我也希望小平头今后分析并督责人,能够保持在爱心和公义里的平衡。我们真的要抱着爱罪人、憎恶罪的原则。否则一些督责和批评会伤害人。人性还是非常脆弱的,在有些方面需要我们彼此理解并给予呵护的。我不知道在政治领域是否可以带上这么的一份暖意和温馨?假如有一天,我们的政治舞台也能够带上这么的一份暖意和温馨,而不是那种冷酷的犀利和斩钉截铁的务实的时候,我们的社会肯定是进不了。

上帝祝福大家!

陈卫珍



在 2016年4月1日 上午11:45,张健 <[url=]jesuslo...@hotmail.com[/url]>写道:
                     我之前不愿意在多写什么,只要我没有必要和你交流这些。你也不是我们公认的那些五毛狗,更加没有必要。但是我注意你在为民运黑洞重最垃圾的小平头进行辩护。
                     我之前长篇累牍的计数小平头各个时期做的坏事。和共匪五毛勾结一起的证据。你不找我要写证据录音听听,然后端出来小平头朱瑞没有做事。他们做什么和我没有关系,但是他们造谣污蔑重伤民主中国阵线和我有关系,点点他们几句,就是给他们脸。可见,你把五毛狗的写的东西都认同,而且要表示理解,那你就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尊敬。

                     你的那点看别人下三路的道德,在法兰西行不通,我们不会在意萨科齐的老婆奥朗德的情人,只在乎他们为国家做了什么。那点人的道德每每举起,其实都是一群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民阵是一个松散的团体,民阵主席就是一个主协调人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监事会出现问题,就给别有用心者钻空子。

                      那些写成英文四处散发的东西,你认为他们不是阻挡神学在加拿大的政治影响,是,那是在试图造谣诬陷。你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你把这些混蛋的造谣污蔑的东西假设成为都是事实。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值得重视。

                      我和你没有什么可以说,更不要说什么民运团结开大会,那更加是扯淡。

                      我发现你的话说多的时候,就清楚,你不是简单在为小平头之流辩护,就不要装成什么基督徒。在这里更加不要饮用圣经。我总觉得和法利赛人的腥臭味道。


                      认认真真的讲出那么多这群孙子的事实,你不质询,不作为参考,反而拿着一个臭气熏天的道德在这里扯。没有时间搭理你这些。不会回你一个字。

Date: Fri, 1 Apr 2016 11:21:50 -0400
Subject: 一家之见,仅供参考
From: [url=]weizh...@gmail.com[/url]
谢谢各位的观点,你们都很优秀,也很可爱。那么我也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仅仅是我自己的观点,如果不对,请务必多多包涵。同时请那些不想收到邮件的朋友们,麻烦您删除一下。因为原邮件的回复通道很满,我不得不另外发帖。不知道为什么,很多邮件,我点击全部回复后,就都被退回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个人认为张建先生的态度是诚恳的,我也很高兴大家的争论变得理性并心平气和起来。在这里我确实只是一个学生,向各位学习。不过,在阅读张健先生的发言后,我感到他的思维中好像有几个误区,我认为需要纠正。

1,一些人把指证盛雪的文章翻译成英文,散布到和盛雪有关系的加拿大政要部门,我不认为他们的目的是要阻挡盛雪在加拿大政府和会议的影响,在我的解读中,他们是想让加拿大政要部门的相关人员,能够帮助并纠正一个自身在践踏民主原则的政治人物,能够遵守民主原则。如果这些指证是真的,那么盛雪确实需要改正,如果不是真的,也谈不上阻挡或者减少她的影响。很显然,西方的政府和议会的相关人员,对一个政治公众人物的评价,并不是看个人关系,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相对较为客观并独立的判断,而不是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是靠着人为的塑造和歌颂等手段来达成的。

2,盛雪作为为着民主和自由而奋斗的女性,对于她生命中的一些棱角和缺点,我们是必须给予接纳和包容的。但是,假如是已经出现了诸多的明显违背道德底线和践踏民主原则的事情,这个就不能在爱心里包容了,必须给予督责和纠正,这才是真正爱她。比如,在朱瑞的文章中提到盛雪一次在公开餐会后,竟然当众站到了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个酒杯当话筒,我还看到了这张照片,这个呢,确实很不符合体统,尤其是女性,更不符合作为一个民主组织领导的体统,假如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民阵领导的话。但是,这个不雅习惯或者是动作,我们就应该给予包容和接纳,不必升华到什么高度来进行批评了,最多是说涵养需要提高而已了。

3,张健先生提到了盛雪目前正在救人。这个很好,我表示敬意和认同。但是需要在观念上厘清的一点是:别人的某方面过错或者是我们自身的某方面优点,不能成为我们自身逃避面对自身过犯或者是罪恶的借口。我们什么时候做了错事,那么就需要在那个点上进行纠正,至于在某方面的优点,那么也就在那个点上进行肯定或者表扬。不能把这两者混同起来。这个思路是很可怕的,会导致的一个结果是:许多人给民众的印象是在忙忙碌碌地做着很多好事,因此获得了民众的广泛认同或者追捧,结果就把他们在另一方面所犯的过错给疏忽了,结果在经过一个阶段后发现,他们所犯的过错所带来的破坏力,远远把他们所做的好事给抵消了,甚至破坏力占了主导。所以正确的态度和思路应该是,哪里犯罪,哪里修正,哪里立功,哪里表扬。

4,张健先生对小平头的态度必须要纠正。尤其是提到了小平头不是什么东东,魏京生是大人物,小平头没资格批评魏京生。这样的思路,千万要不得的哦!而且,非常违背民主精神。自由和民主的精神,就是必须要解构这些大人物或者是权力拥有者头上的光环,必须要显明所谓小人物身上的人格和生命尊严,让他们在普世价值面前(或者说是创造主面前)平等起来。魏京生先生值得尊敬,有威信,那么我们必须要给与尊重,但是假如他犯了过错,小平头可以进行批评不误。

5,魏京生先生在关于内斗和外斗那个议题的论述,有待修正,我认为是偏颇。中共对海外民主群体的破坏,除了他所提到的挑起内斗的方式,还有一个重要方式是徐水良先生曾经在邮件组里提到的:在海外民主群体中放进大坏蛋,用各种方式把他们推到领导的地位,树立成典型。其实这对海外民主事业的破坏,要大大恶劣于魏京生先生所提到的方式。另外,张健先生提到的,朱瑞把魏京生拿来忽悠的话当真什么的,看到这里我非常纳闷,这个魏老先生怎么这么糊涂,在人际关系中,对的就应当说是对的,不对的就应当说是对的,怎么可以拿什么是是非非的话来忽悠人?如果这是真的,小辈请您请改正!

6,张健先生认为这几年小平头和朱瑞没有做事,而盛雪他们在做事,这个思路需要纠正。在我的理解中,反共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层面不同的领域做着许多细致而艰苦的工作。这些工作是相互紧密联系,共同作用,缺一不可。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恩赐和感动并信心去克尽本分就可以了。每个人都需要有最基本的谦卑,看自己合乎中道,同时也看自己手中所做的工作合乎中道,不要认为自己所做的就是最重要的,就是在反共,别人所做的,就是不重要的,就不是在反共。张健先生是牧师的话,那么就应该知道圣经《哥林多前书12:12》说的:但 如 今 肢 体 是 多 的 , 身 子 却 是 一 个。眼 不 能 对 手 说 , 我 用 不 着 你 。 头 也 不 能 对 脚 说 , 我 用 不 着 你。小平头和朱瑞的工作,可能就是在舆论上来督责那些浮在水面上的民主人士的言行。这个工作其实非常重要,与高举反共大旗是同样的重要。对于小平头和朱瑞,确实需要在分析方面的精确度和批评的中肯度方面提高,作为民主人士,则要从谦卑自己做起,对于一些批评和督责的声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同时,也给予督责人以成长的机会和空间。至于说,因为公开披露了一些问题就导致团队散伙,我不认为那是披露问题的缘故,是我们的团结本身存在严重的问题或者是盲点和误区。同时,这个团结也不可能会产生强大的生命力。我认为,缺少对于内部问题最基本的反省和纠正能力的团结,是假团结。最终依然是分崩离析的。

7:张健先生身为牧师,从朱瑞的面相来看朱瑞的一些文章,然后来下结论,我认为这个是走偏了。很明显,这违背基督教真理的。而且,那也肯定是会导致偏颇的。如果张健先生以前有相风水或者手相面相什么的行为,您需要悔改认罪的哦!

8:关于刘邵夫发过来的盛雪应当引咎辞职的信,我刚才又看了一遍,我认为这个提议是合理的。因为就文章所展示的内容看,盛雪已经是一个不经过正规民主程序选举的主席,那么,已经没有继续存在的合法性了。即便没有《民运黑洞》所提到的各种问题,刘邵夫他们当下的这个提议依然是合理的。在我这个纯粹民主外行人看来,这个事情是明显的呀。张健先生所提到的盛雪热爱民阵以及担心民阵分裂,我感到不能是继续留任的理由。要知道,每个主席都会对民阵有感情,中共也会说没有中共,中国社会会变得更加糟糕,然后就不愿放弃专制。显然这些理由是很荒唐的哦。

9,最后的建议是,为了中国宪政民主事业的推进,我感到海外民主群体可以联合开一个什么会议,确立一些最基本的各个民主党派必须要遵守的原则。如果有谁违背这些原则,那么所有民主党派都必须联合给予谴责。我认为,关于民主和自由原则性层面的东西,是整个海外民主群体,乃至于全中国的民主人士或者是全国人民所共同的事情,不能被纳入到某个民主党派内部的事物,否则,一些最基本的民主原则和自由精神会被小团体意识或者伦理解构掉了。所以从这个层面,《民运黑洞》所提到的践踏民主原则的事例,拿出来公开,我认为没有错,而且是必须的。









 楼主| 发表于 8/5/2016 19: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國凱兄啊!這就是你不對了。我為了搞清“曾大軍戴電子銬“的真相,給幾乎所有曾經擔任社民黨主要負責人的人寫信,希望能得到瞭解情況的人的回復。結果居然只有一位曾節明給我私下回了一封信,其他人都沒有吭聲。我非常吃驚,也非常失望。社民黨作為海外一個主要民運組織之一,連曾經被選出來的主席”失蹤“了,居然沒有一個人願意站出來說明情況或表示關注。哪怕你們並不知道情況,至少在你們的同道失蹤後應該去曾大軍所在的紐約地區報警處理呀!我曾經花了不少時間去瞭解情況,最後從美國有關司法部門得到的答覆是,他們並不知道有個叫曾大軍的人曾經被聯邦機構強制配戴電子手銬。也就是說美國FBI或其他情報部門並沒有給曾大軍戴過電子手銬。我知道這是一些邪惡之徒故意捏造的假消息,這種行為與殺人並無本質的區別。

不要以為這個世界沒有人會關心其他人的事情,沒有人還有正義感,沒有人敢於挑戰惡棍,只要唐柏橋還在這個世界上一天,那些在民運裡極盡所能造謠生事的傢伙遲早有一天會得到正義和法律的制裁。大家知道最近那些連續攻擊我三年的那幾個“下三”(我太太給他們起的外號)為什麼突然不吱聲了?是他們發善心了嗎?非也!他們是害怕法律制裁了。他們曾經說要寫我可能是中共特務的十大疑點,據說還包括懷疑法輪功學員、退黨中心的負責人李大勇是我下毒謀殺的。我一直在等這個東西出台,好全面反擊。可惜等了好幾個月了,卻不見任何下文。他們不是不想了,而是不敢了!現在他們不敢直接來攻擊我了,於是集體轉移目標去攻擊起盛雪來了。我到要看看,他們到底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國凱兄,我知道你委屈了。你為了中國民運可謂嘔心瀝血。幾十年來一直自己掏錢,把全部身心都奉獻給了民運。但是,你卻曾一度遭到鋪天蓋地地攻擊抹黑,胡攪蠻纏。我曾經準備為你兩肋插刀,可惜我的肋骨沒有派上用場。今天我準備好了。我要用我的全部精力把這一切都搞清楚,看到底是哪些人一直在危害民運,製造矛盾,挑起事端。我已經要求美國有關司法部門介入調查,事實上調查工作也已經展開。國凱兄,你這幾年身子骨練的不錯,是時候出來活動活動了。看到你打籃球的矯健身段,我也忍不住想發一段視頻與你和喜愛籃球的朋友們分享。



國凱兄,無論如何,拜託給我回一封電郵,告知你所瞭解的曾大軍的情況。無論是死是活,是民運是共特,我們都需要真相。否則,如果他是民運戰士,我們就太對不起他了;如果他是共特,我們就太便宜他了。你如果不想再轉入民運的紛爭和是非,也可以私下給我回復。看在我曾經為你仗義執言的份上,也值得你回復我一次吧。拜託了!


這是我打籃球的視頻鏈接(附近是視頻文件,有時間我去紐約與你切磋一下球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4/2020 17:56 , Processed in 0.20083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