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87|回复: 0

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英雄主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6/2016 06:3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我们到底还需不需要英雄主义?
一直以来,在追求民主的人群中,有这样的声音:1、民主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应该是每一个公民的行动。2、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本着良知与责任,拿出勇气,拿出行动来,那民主就一定能到来。3、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4、民主,是人人平等的公民所创造的,而不是领袖所创造的。5、伟人出现了,人民就跪下了。6、民主,不需要英雄主义等等。这样的认知,看似正确,推出来的人也肯定自认为正确,仔细品味,其实不然。理论的错误,必将产生错误的观念,错误的观念必将导致错误的行为,错误的行为,结出错误的果实。民主之路,如果总在错误的观念之下运行,永远不会有成功的机会。所以,我们必须以拔乱反正,以消误解,以正视听。我们来做如下分析:
1、“民主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应该是每一个公民的行动”。这话可说得可谓冠冕堂皇,在民运群体中,可以说是基本常识,是政治正确。如果有人反对,肯定会有人认为反对的人不懂民主。但我认为这话的政治正确得没有前题,是统而认之。在一个几千年专制浸润的土地上,在一个马列政教合一的暴政体系下,在一个官方掌握所有资源,所有国家机器,垄断所有自言的国度里,哪里有公民?有多少公民?甚至对于公民的认知,知道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的人又有多少?即使是有一部分人认知了公民的权利与义务,他是否能履行这些权利与义务,当权者是否会让他们履行公民的权利与义务?履行这种公民的权利与义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有多少人会愿意付出这种代价?我想没有几个人能回答这些问题。如果回答不了这些问题,那你还认为上面的观念是正确的吗?而有意推出这个观念的人,要么是一种平均观念,为自己不敢先行动而找借口,“民主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应该是每一个公民的行动”,别人没有行动,凭什么我要行动?还有就是舆情引导员的误导,别行动哦,是每一个公民的行动唉,人家都没行动,或者说还有一半人没有行动,凭什么你们去行动啊?
2、“如果第一个公民都本着良知与责任,拿出勇气,拿出行动来,那民主就一定能到来”。我相信,在追求民主的人群中,良知意识和责任意识肯定是有的,对于自己的民主权利与义务也是清楚的。至于是否有勇气去追求这种权利,是否能拿出行动来,去履行这种民主的义务,一百人中肯定也就三五个而已,更别说每一个公民了。何况有公民意识的人,在全国人数中所占比例,本不及十分之一。
3、“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说这话的人,不知有没有问一问自己是不是这民众当中的一个?我看大多数人,没有把自己归入这民众之中。那你没把自己归入暴政的民众之中,你自己又做了什么?做了多少?另外,说这话本末倒置,是为专制暴政开脱。人们组成政府的意义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自由与利益,这是现代社会对政府的定义。但专制体制组成的政府,不是由民意决定的,他们是由暴力决定的,是强迫民众接受的。他们建立政府的目的,不是为了保护民众的自由与利益,而是为了奴役民众,剥夺民众的自由与利益。民众处于被奴役的状态,他们如何去决定政府的所作所为?要想有组建政府的权利,首先要获得本身的解放。在获得了人身解放的基础上,在自由表达,自由选择的基础上,才会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的政治正确。
4、“民主,是人人平等的公民所创造的,而不是领袖所创造的”。在专制体制下,没有公民,只有未获得政府认可的具有公民意识的民众。在专制未倒之前,谈民主下的人人平等,过于奢侈,过于幼稚。民众要获得解放,成为合格的公民,首先得组织起来,推倒奴役自己的体制。这个推墙的过程,自然需要领袖性人物来组织,来牵头,来引导,来牺牲。创造民主体制后,在民主成熟的运作中,民众选举中,也还会有领袖人物,各竞选团队会推出自己的竞选人,这些竞选人就是领袖人物。在创造民主的阶段,专制体制下没有获得解放的民众,还非得有领袖人物不可,而且需要领袖群体。只有一个庞大的反对派领袖群体出现,带领民众抗争,才有可能推倒专制,获得解放,获得公民的身份。因此,民主不只是民众创造的,也是领袖创造的。民主,不需领袖,这种幼稚病观念的传播,正是专制体制为了瓦解民主反对派而传出来的。没有信念坚定的、正气凛然、具有奉献精神与人格魅力的领袖人物,就不会有坚定的反对派组织,没有坚定的反对派组织,只有个人的反抗,对专制体制就没有推毁性作用,就动摇不了他们的统治基础的。专制体制特别害怕出现领袖性人物,害怕出现领袖群体,更害怕出现坚定的打不垮打不散的反对派组织。所以,一方面散布民主不需要领袖,让那些有声望的可能成为领袖性人物的潜在者,在众人的口水下,不敢为天下先,不敢领导群雄(群盲)反抗。谁出头,就被众人认为想做领袖,有野心。在民运圈中,将领袖妖魔化,污损化。另一方面,对于可能成为领袖性人物的人,一出头就打压,对于可能出现的反对派组织,一萌芽就推毁。使中国民运始终处于无领头无领袖无组织状态,始终处于无力量状态。
5、“伟人出现了,人民就跪下了”。这是一种伪伟人恐惧症。在呼喊这种口号时,也是没有前题的。妖魔化了伟人,虚无化了伟人,扭曲化了伟人一词。说这句话,我们首先得分析什么是真正的伟人?伟人,一定是要为国家,民族,人类社会带来重大进步的人。象历代圣哲如老子,孔子,孟子,苏格拉底,柏拉图,耶和华,释迦牟尼等;科学家如布鲁诺,牛顿,爱迪生等;政治家华盛顿,林肯,甘地,曼德拉,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昂山素姬等;经济学家如亚当.斯密等。而不是给国家、民族、社会和人类带来屠杀、暴力、恐惧、社会倒退的人,象马克思,西特勒、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三金等。真正的伟人是让人民站起来,而不是让人民跪下去,是让人类文明,而不是让人类野蛮,是让人类进步,而不是让人类倒退。如果我们大张旗鼓地叫喊“伟人出现了,人民就跪下去了”,首先是自己认可了邪恶语境下对伟人的定义,这些伪伟人都是专制独裁政权自己定义,自己宣传,自己炒作出来,并在他们的统治下洗脑民众,强迫民众接受的。其次是不分好歹,不分是非,是误导民众,是帮助专制政权统战洗脑。专制暴虐下的中国,正需要真正的华盛顿,林肯,甘地,曼德拉,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昂山素姬这样的伟人,来带领中华民族脱离马列邪恶理论下建立的政教合一的政权,引领人民走向民主自由宪政。
6、“民主,不需要英雄主义”。这句口号,在民运圈很多人赞同,似乎成了其些人的共识,成了阻止英雄产生的舆论环境,也成了打压英雄的借口。这一条理论,是在上面五条理论成立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我这篇文章,用了这个意义上的标题。也把这一条放在最后来分析,让我们以事实为依据,以理服人。那就我所熟知的民运人士中,选几个来举例分析,看看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英雄,需不需要英雄主义?
例一,胡石根先生,曾经获刑20年,实坐16年的牢狱。昨天,他又获刑7.5年。胡先生曾是当今党和国家领导人或同校或同班的同学。胡先生是高材生,如果他当初选择的是政权的拥护者,他现在也可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居庙堂之高,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根据当今政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潜规则,胡的妻儿家人也必定享尽荣华富贵。但他秉承良知与勇气,选择了做专制暴政的反对派,而且是坚定的反对派,用一生贱行到底的反对派。因此,命运走向他同学的反面,获刑27.5年,现已坐牢17.5年,牢中受尽酷刑,身体损伤。妻儿受累,妻子没有安全感,为了阻止他的行为,曾用剪刀伤害他,最后选择离婚。女儿,从小就在恐惧中生活,没有父亲的温暖,没有父亲的呵护与关爱。胡在出狱后,顾不上这些,依然信念不减,坚定地投入民主运动之中。
昨天的庭审中,中共媒体上宣传为胡石根“悔罪认罪”。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尽力将中共构陷的罪责揽在自己身上,以减轻其他人的刑责。
从上述事实中来看,胡石根先生本来就具有英雄主义情怀,他的选择,就是一种英雄行为,英雄壮举。他的一生到目前为此,就是一曲英雄主义的赞歌。
例二,秦永敏,虽然没有见过面,但网络上有过联系。二十几年牢狱,也是妻离子散的场面,始终信念不改。为推动中国和平转型,坚贞不屈,勇于贱行。去年又进入监牢中,新婚的妻子至今下落不明,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种毅力让他坚持不懈?是怎样的情怀,让他始终如一?他的一生,难道不是一曲英雄主义的赞歌吗?他的举措,难道不是一种英雄行为吗?
例三,唐荆陵先生,唐律师七十年代出生,是一个具有英雄主义情怀的汉子。我认识唐荆陵是2010年4月,那年我去广州,他叫了一伙人来请我吃饭。交谈中,争论很大。他固执地坚持他的“非暴力不合作”主张。而我坚持的是我的“非暴力革命”理论。他的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给我看,精炼简短。我的《非暴力革命宣言》洋洋洒洒,长篇大论十万言,吓了他一跳。自那以后,我们就认识了,他也经常来南昌见面。我一直还在理论学术中,他却已在履行里。不久,他就因行动入狱。在狱中,他死不屈服,还一直抗争,人都被打傻。出来时,一段时间都不清醒。一清醒过来,又投入了他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中,丝毫没有被暴力屈服。现在还在牢里,我能想到他的坚韧与勇敢。这样的一种情怀,难道不是一种英雄主义情怀?
例四,郭飞雄,我虽然不是很熟悉,但就网络上关于他的传闻,让我感动、佩服、敬仰。南方周末前的演讲,八城快闪,坐牢几年零口供,大家想象一下,酷刑之下,要以怎样的毅力怎样的意志才做得到?目前他在监狱里又进行抗争,用生命向独裁者宣战,以绝食向政府提出四条要求,1要求启动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2要求取消监狱中的电刑;3要求改善政治犯的待遇;4要求政府签署《联合国人权公约》,并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至今已绝食八十多天。想想吧,八十多天啊!这难道不是英雄的壮举?英雄的传说?
例五,高晟智的故事,我想在民运圈中,应该是家喻户晓的事了,这里就不费笔墨了。在那么严酷的刑罚下,屹立不垮,需要的不仅仅是信念,更是信仰,是为民献身的英雄情怀。
例六,吴淦,号称屠夫。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军人出身。生意也是做得不错,在这个社会下养家糊口,活得轻松,是完全可以的。但他选择了为民维权的道路,奔走于大江南北,服务于冤民众中,而且不屈不挠。他的杀猪宝典,开创了民间维权的一种草根模式。他参与维权的几大案子,别说是现在,就是几百年后,我想也还是会有人记得的,会上史书的。邓玉娇案,云南处女卖淫案,徐纯合案,乐平冤案等等。
还有谭作人,王默,刘萍,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王炳章,贾甲,魏忠平,赵枫生、王琦,信力建,李化平,刘远东等等。英雄众多,举不胜举。
当然,这些英雄人物,相对于中国十三亿人来说,就象大海中的一滴水。但就是这样的一滴水,可以兴起波涛,可以照见太阳,可以推动中国社会走向光明。在这样的一个大多数人沉默,犬儒,自干五,平庸,愚昧的状态下,在万马齐暗的环境中,我们难道真的不需要英难吗?难道我们真的要唾弃英雄吗?我想我们肯定是需要英雄的,只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英雄?需要什么概念的英雄而已。我们绝对不需要人为的英雄,人造的英雄,谎言树立的英雄,洗脑塑造的英雄。
我们需要的正是象胡石根、秦永敏,唐荆陵、郭飞雄、高晟智、吴淦等等这样信念坚定,知行合一,坚韧不拔,正气浩然,勇于践行的英雄人物。我们需要英雄的气概来打破沉寂,我们需要英雄的壮举来声张正义,我们需要英雄的行为来引领群众,我们需要英雄的榜样来树立旗帜,我们需要英雄的模范来弘扬精神,我们需要英雄的呼喊来汇聚正气。
除了上述的观 ,还有一些比如:告别革命,自由主义,政治正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概念被严重误解。并且有些被民主人士所抛弃所唾弃,成了专制体制宠络普通民众的话语权,成了他们统治的法宝,象爱国主义,民族主义。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原因有三种。第一,这些词语长远被中共垄断使用,长期误导,洗脑。久而久之,造成了中共语境或反中共语境。造成中共语境心理,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造成反中共语境,是一种逆反心理。是中了毛泽东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话语圈套。形成一种幼稚病话语观念,总的来说,是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能力。第二,中共的统战方略,中共把一批文人拢到自己名下,针对于民运圈子进行了大量的细致的分析。针对各种各样的话语权进行误导,以消解民运形成团队,形成力量。他们抛出告别革命,杜撰抹黑孙中山的材料,宣传革命的残暴性恐怖性,混淆真假革命的性质,大搞历史虚无主义。49后,杀害伟大的抗日卫国战争中的民族英雄国家英雄成千上万,刻意抹杀国军抗日卫国战争的英雄事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稳统战保住不合法统的政权。分解人人想学英雄崇拜英雄做英雄的潜在正气,个个想做领袖的领导欲望。阻碍民主团队化,阻碍民主团队领袖性人物产生,阻碍人们追求民主自由过程中的英雄主义荣耀。使中国民主永远无派,永远一盘散沙,失去凝聚的力量,团队的力量,组织性反抗的力量。第三,时空混乱,观念错置。现在的民主反对派,力量分散,人员也反散,加上对自由主义不正确的理解。很多的观念错误造成,是由于不同环境下不同的理解。比如,在美国的民主体制下的人们,会经常以民主体制下的理念,来理解专制中国下的民主。其实,专制中国下,何来的民主?中国还没有民主,还在专制统治之下,那对于民主的理解就不可能与美国一样。美国已经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下,他们说的民主是如何履行民主的权利与义务,是消费民主享受民主。中国在专制之下,连民主的影子都没有,我们讲的民主不过是如何争取到民主,如何履行争取民主的历史使命,完成争取民主的历史任务。完全是两码事,可就是有人将两者混乱,造成鸡同鸭讲的语境,经常闹得是不欢而散。
作为民主人士需要独立思考的能力,需要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需要知行合一的道德品质。我们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非黑即白,不能秉承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语言,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在不同的话语体系下,有不同的话语权。我们要争取的就是这个话语的主导权,而不是敌人一占了主动权,我们就放弃,敌人一提倡的,我们就反对,敌人曾经树立过的,我们就砍倒。这样,我们就中了敌人分化,瓦解,统战的圈套。久而久之,我们失去了民众,失去了话语权。
中国,正处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的时代,需要正确的理论,需要正确的观念。需要伟人辈出,需要真正的英雄,需要领袖群体。如果你有能力,请参与其中,如果你没能力,请欢迎他们,跟随他们,赞美他们。我们呼唤他们的到来,我们期待他们的出现,我们需要他们带领中华民族,穿越中世纪般的黑暗,复国,复兴,再造共和!

民者江湖 2016.8.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5/2019 05:33 , Processed in 0.10434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