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30|回复: 0

盛雪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9/2016 17: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9/2016 17:40 编辑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
                     盛雪   



    二○一三年九月三日,加拿大国会大厦新闻馆举行了“救援王炳章博士”的记者会,有六、七家中英文媒体到场。王炳章的儿子王代士首先介绍了王炳章背景经历,入狱十一年遭单独关押的处境,以及他患有多种疾病的身体状况;女儿王天安只简单讲了几句。接下来,加拿大前司法部部长厄文考特勒、原加拿大国会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大赦国际加拿大主任尼夫以及笔者和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先后发言。
   
   同一天,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在纽约民运组织举办的活动中,介绍哥哥王炳章的狱中遭遇,呼籲人们协助救援王炳章。纽约的五名民运人士并决定,九月十五日国际民主日开始接力持续绝食一个星期,以示声援。
   
   齐心协力启动全球救援行动
   
   王炳章家人从六月二十七日,也就是王炳章遭中共从越南绑架回中国判处无期徒刑十一周年日起,开始了在全球多个地点的持续请愿行动,包括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温哥华,美国的洛杉矶、旧金山、纽约,以及澳洲、新西兰等地。
   
   王炳章弟弟炳武说,这次对王炳章的救援行动,获得了全家人的共识,大家都行动起来了,王炳章姐姐王金环、妹妹王玉华和王梅、弟弟王炳武,轮流在渥太华、温哥华、旧金山、洛杉矶、纽约等地请愿。王炳章共有四个儿女,大女儿王青燕是他在国内时与前妻所生,目前在美国生活。另外是与宁勤勤在加拿大生的儿子宁汉士、王代士,以及小女儿王天安。此前,家人在对於如何救援王炳章的问题上,意见并不一致。有人认为,应该温和一些,尽量顺和当局的要求,让当局良心发现,也免得给狱中的王炳章带来更多的伤害;有人认为,应该强硬一些,造大声势,争取国际社会各方的支持,给中共施压,迫使其让步。
   
   而这十一年间,中共却始终没有改变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方式。
   
   暴政令受难者承受更大的伤痛
   
   由於王炳章家人都在北美,每次去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看望王炳章都是不小的举动,除了人力之外,还要花费大量金钱.有时,监狱方稍有不满,就会断然拒绝经万里迢迢抵达监狱的家人和王炳章见面。北京举办奥运之前,王炳章以绝食抗议狱方多年对他的单独关押,王炳章的妈妈致信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体现奥运人权承诺,释放良心犯王炳章。当局不但不为所动,还变本加厉,从当年七月初后,一连几个月禁止家人探视。这期间,家人两次万里迢迢从北美到广东韶关监狱,但都被拒在监狱大门外面。一次大姐王金环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被狱方拒绝探视。王金环和炳章的儿子苦苦哀求,在监狱旁的旅馆等了十几天,狱方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一次弟弟王炳武去探视,狱方断然拒绝兄弟见面。王炳武苦苦哀求,无奈之下给监狱管理处下跪,请求说:“求求你们,让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受不了,我没法交待呀。”铁门紧闭,漆黑冰冷,没有人性的回应。作为暴政工具的监狱管理人员,比铁门还要冷酷无情。
   
   二○○六年和二○一一年王炳章父亲和母亲先后离世。家人多次向中共最高当局写信陈情,请求准许王炳章奔丧,见父母亲最后一眼。当然,家人最后都绝望了。
   
   当局为维稳,忽悠受难者家属
   
   王炳章家人忆述,二○一一年十一月,当王炳章母亲王桂芳老人在温哥华去世时,家人通过中国大使馆给胡锦涛写信,大意是:希望中国政府能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考虑,允许王炳章回加拿大奔丧。王炳章案是上届政府审理的,本届政府可以展示出更为开明的姿态,显示出人权方面的进步;而其母去世是个很好的时机,可以允许王以保外就医的方式,助其尽中华民族所重视的孝道。信中并说:王炳章年岁已大,已没有心思、能力与精力去从事什么民主运动了。
   
   王炳章家人说,信发出约二十天后,中国司法部两个人找到王在北京的亲属,说当局收到信了,正在考虑让王炳章回加拿大奔丧。但要求王的家属保证王炳章出狱后低调行事,不参与任何民运和政治活动,并要求王家不借王母丧事造势。王炳章家人立即写了保证书,并通过国内亲友转交给了这两位司法部官员.大约半个月后,司法部官员再次对王的亲属表示,在完成有关的手续后,会在适当的时候释放王炳章。为此,王炳章亲属在为老人筹办葬礼及追悼会期间,谢绝了各地希望出席的民运人士。笔者还记得,“民阵”加拿大已经为一位代表订好了从多伦多到温哥华的机票,但王家表示,所有仪式都只限於亲属范围。笔者当时就判断,是中共为了维稳需要,对王家提出了要求和条件。
  
   王炳章家人当然期待中共真的能够兑现承诺,为此一直没有将王母下葬,等待王炳章从监狱出来,向母亲遗体告别.王家人一直等到二○一二年三月十日,再也没有听到中共司法部官员的任何消息,只好将母亲下葬,入土为安。十月底,司法部两官员再次找到王在国内的亲属,表示,二○一二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发生王立军夜闯美国领事馆事件;之后,又是陈光诚夜逃抓捕进入美国大使馆事件,并且到了美国后就攻击中国政府。因此,领导决定暂时不考虑释放王炳章。
   
   王炳章家人走上国际社会街头
   
   中共的出尔反尔让王炳章亲属非常失望。二○一二年十一月,家属再次写信给胡锦涛,表示家属已按当局的要求,作出了保证,为什么政府不信守承诺呢?但此后再也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回应。
   
   二○一三年三月,中共领导层换届后,王家人给习近平写了信,请他考虑中国政府当初所作的承诺,并遵守释放王炳章的协议.信中明确说明,如果到六月二十七日,王炳章被捕十一周年之时,还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答覆,家属们将走上街头进行抗议.王炳章家人同时将信寄送给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王炳章妹妹玉华说,如果中国政府始终不回应王家的诉求,她们会考虑将所有同中国司法部官员的往来电邮、接触与承诺予以公开,那会让中国政府非常被动。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许多志士仁人都非常支持王炳章家人的请愿行动,海外民运协调会等团体,为配合王炳章家人在六月二十七日起,一同发起了全球大请愿。
   
   接下来,王炳章家人於七月四日又致信习近平,痛陈“十一年的单独关押作为对王炳章的惩罚,已经超过了对国民党战犯的惩罚.”
(2013/09/26 发表)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祭悼王炳章母亲王桂芳仙逝
   
                      盛雪   


   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发起人王炳章博士的母亲,九十一岁的王桂芳老人,於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仙逝。王桂芳老人的葬礼於二○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在温哥华地区列治文市住家附近的一间殡仪馆静悄悄地举行。除了主持人洪牧师外,出席葬礼的只是王桂芳老人的家属后代,没有邀请任何朋友或外界人士出席。葬礼并谢绝了媒体採访,也没有发送任何消息或报道。

   “民运之母”:王桂芳
   
   王炳章家人说,王桂芳老人去世前不久,小儿子王炳武到广东韶关监狱去探望王炳章,老人给大儿子画了许多小张图画,有菊花、猴子、小猪、小猫等等。王炳武临走前,老人反覆查看带的东西,发现有一张小猫画得不好,有点像老虎,特意拣出来。老人对小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转告大儿子保重身体,许多人都在想办法救他。王炳武回来告诉家人,在和王炳章二十多分钟的会面中,哥哥没有能够说什么,只是垂着一头白发失声痛哭。可以想见,将近十年的单独监禁已经摧毁了王炳章的身体.三千多天面对苍白的墙壁和漆黑的迫害,再坚强的精神也会被拖垮。
   
   我曾多次电话採访王桂芳老人,并两次前去温哥华看望她,对她有深刻而沉痛的记忆。
      
   记得最后一次是二○○八年十月底,我到温哥华出席国际作家节的活动,同时去看望老人。老人身体瘦削羸弱,脸色苍白,眼圈可能由於长期泣泪涟涟而有些充血红肿.老人见我来了,很高兴,拿出给王炳章画的图画让我看。老人说,老了,手有些抖,无法给儿子写信了,只好画画给儿子传递爱意,寄託思念。那些线条简单的图画生动有趣,有猴子浇花、小猫捕鼠、小猪睡懒觉等等。老人还将给儿子编织的毛线袜子等拿给我看,并送了我两个她编织的碗垫.
   
   那时,刚刚举办完北京奥运会。老人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曾经致信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体现奥运人权承诺,释放良心犯王炳章。另外,王炳章在奥运前曾再次以绝食抗议狱方多年来对他单独关押。而当局却变本加厉,从当年七月初后,一连几个月禁止家人探视王炳章。
   
   老人介绍说,这期间,家人两次千里迢迢从北美到广东韶关监狱去看王炳章,但都遭到拒绝.一次是王炳章大姐王金环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狱方拒绝探视。他们苦苦哀求,并在监狱旁边的旅馆等了十几天,狱方为了惩罚王炳章,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一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去探视哥哥,狱方仍然不准。王炳武甚至给监狱管理处下跪,请求说:“处长,我求求你,叫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心里受不了,我没法交待呀。”但狱方坚持不让探视。
   
   当年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对我讲着讲着,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行文至此,耳边还能清晰听到老人那悲伤绝望的哭声。
   
   海外民运先驱者:王炳章
   
   王桂芳老人说,她很了解儿子,王炳章善良正直,没有犯法。他只是希望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成为一个有人权,和谐,平等的社会。她不后悔养育了这样一个儿子,只是希望中国政府能顺应历史潮流,顺天下民心,实行政治开放,早日还儿子自由。
   
   王炳章於一九七九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一九八二年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一九八二年,王炳章创办第一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一九八三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一九八九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二年六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十年来,他始终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另外,由於不适应韶关的气候及生活环境,他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王炳章还患有静脉炎、静脉曲张、脑血栓、胃病等。王炳章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王炳章在一次给家人的信中说:“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还能过群体生活,更何况我们人类。”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和父亲王俊祯共育有两男三女共五名子女。全家历经战乱、饥饿、逃荒、歧视、迫害等磨难,但王炳章父母意志坚强,勤劳智慧,在艰苦的环境下,让子女全部接受了高等教育,两个儿子更获得博士学位。
   
   令人伤痛的是,王炳章八十七岁的父亲王俊祯老人已於二○○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故世,走前也未能见王炳章一面。老人去世前不停地叫着儿子炳章的名字,盼望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却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
   
   如今,狱中的王炳章如果获悉母亲离世的噩耗,不知道他如何承受这个打击。
   
   二○一一年十二月六日
   
   
   首发《动向》杂志2011年12月号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盛雪   


来源:动向杂志
    日前,加拿大笔会安排我到加拿大西部三个城市出席「文字无疆界」阅读演讲会,并为被判十年徒刑的诗人师涛呼籲.在最后一站温哥华市,我去看望了王炳章八十八岁的老母亲王桂芳。老人家看到我,还没开口就落下泪来。老人一边不停的擦着眼泪一边说:中国要办奥运,就应该展示开放和开明的一面给国际社会:「我要对胡锦涛说,现在要开奥运会了,应该是政策各方面都宽一点.胡锦涛,大夥都那么捧着你,拿着你当个一国之君。王炳章他没犯了什么罪,也没做什么坏事,他就是要给中国讲讲真理,讲讲人道,叫中共改变一点政策。我这八十八岁的老妈妈还在家里等着他呢。等着我儿子,你放王炳章出来,也算救他这八十八岁的老母亲.我这身体好一点的话,我愿意到监狱里看看他去,可我身体太糟糕了,去不了呀。」老人虽然身体非常虚弱,但头脑和思路都很清楚,对时事要闻非常瞭解。听着老人一字一泪的讲述不禁令人辛酸,但是什么言语能足够安慰老人家呢。
   「弃医从运」创办《中国之春》
   王炳章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出生於中国渖阳市,幼年移居北京,在北京完成小学、中学及大学教育,大学就读於北京医学院(现称中国医科大学),出国前做过外科临床医生及心血管基础医学的研究,一九七九年留学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王炳章於一九八二年底获得加拿大麦基尔大学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当时中国当局为此做了大量的宣传报道还配发了社论,并用极高规格接待回国探亲的王炳章。但是,由於亲眼见证了民主国家制度的优越、社会的平等、法制的健全以及对人基本尊严和基本权利的保障,他已经不在乎个人的利益得失。王炳章「弃医从运」,走上了为中国争取自由民主的艰辛而漫长的道路。
   王炳章於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底在纽约宣佈,发起中国之春民主运动,促进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同时宣佈发行中国大陆海外民主运动第一份民主刊物《中国之春》杂志,致力於打破中共长达几十年的新闻封锁.一九八三年他创建了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一九八九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二年六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以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王炳章被抓至今六年来,一直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单独囚禁已经长达六年多
   王桂芳老人说,已经向胡锦涛发出了呼籲信,希望中国政府实行对世界人民的承诺,体现奥运精神,释放王炳章。信奉基督的王桂芳老人说:「我每天都跪在地上祷告。我说,主啊,我给跪下啦,我为我儿子给你跪下了。我是八十八岁的老母亲,黑天白日的想儿子,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吃不下饭,怎么要求就是始终没见行啊。他在那一米宽的小屋里住了六年了啊,什么人能受得了啊。我说,胡锦涛啊,要是他真干了坏事,你拉他出去枪毙了我也心平气和,可是他没干坏事啊,他医生都不当了,就是为老百姓过好日子呗.你胡锦涛那么治他,你想想吧,对得起上代的人不?对得起老百姓不?我儿子太冤枉了。」
   说到家人两次千里迢迢到韶关监狱去看王炳章被拒,老人不禁失声痛哭起来。其中一次是王炳章大姐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狱方拒绝探视。尽管他们苦苦哀求并在监狱旁边的旅馆等了十天,狱方为了惩罚王炳章,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外一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给监狱管理处跪下求情,说:处长,我求求你,叫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心里受不了,我也没法交待呀。尽管如此,狱方坚持不让探视。
   老人介绍说,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还患有静?炎、静?曲张和脑血栓。另外,由於不适应韶关的气候及生活环境,又患了严重的花粉过敏症。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或转换监狱,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老人还说,韶关监狱潮湿,她亲手给儿子织了毛线帽子和袜子,每次有人去看望王炳章时,她都会画些儿子喜欢的动物花鸟给儿子带去,算起来也有一百多张画了。老人得意地说,儿子特别喜欢一幅「猴子浇花」,还说以后要裱起来。
   听着老人的哭诉,想到王炳章的父亲於二○○六年初离世,去世前不停地叫着王炳章的名字,盼望着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还是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看着眼前这位将届九十的风烛残年的老人,她的苦苦哀求能?打动中共吗?她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儿子,却要为此在生命的最后年月里忍受这样每时每刻揪心的痛苦。
   二○○八年五月三日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盛雪
王炳章的老父亲王俊祯于3月25日因急性肺炎住进加拿大温哥华列治文山医院。入院后,87岁的老人病情急剧恶化,已经转为肺功能衰竭和肾功能衰竭。26日,王俊祯老人还能够认得出前来探望的家人,到了27日,就一直昏迷。在断断续续清醒的瞬间,老人家一直叫着王炳章的名字。王炳章是老人多年来心中的痛和愿。
   从多伦多赶到温哥华的医院陪在老人身边的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在电话中已经泣不成声,他说,家人已经向胡锦涛发出一封请求信,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本着人道同情的基本立场,让在监狱中的王炳章能够和在弥留之际的父亲见上最后一面。王炳武说,请求信发给了中国驻加拿大和美国大使馆,请他们转交,信发出后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王炳章86岁的母亲王桂芳及王炳章的姐姐和妹妹也都陪伴在老人的病床边,他们一直在呼唤着老人醒来。
   王炳章于1948年出生于中国辽宁省沈阳市。幼年移居北京,在北京完成小学与中学教育。他于1965年毕业于北京市第19中学,同年考入北京医学院(后称北京医科大学,现并入北京大学称北京大学医学院),就读医疗系,并于1971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医学院毕业后,王炳章被下放到青藏高原做了五年的外科医生。从1977年到1979年又从事了两年心血管基础医学研究。
   王炳章于1978年考取中国共产党建政后的第一批公费留学生,于1979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王炳章于1982年获得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他也是中共建国后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王炳章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繁重的学业,并未挤掉他对中国形势的关注和对民运问题的研究,随着中国大陆形势的日益严峻,魏京生的被审、王希哲的被捕,以及整体社会变革的停滞不前,都让王炳章感到应该在海外开辟一个推动中国民主的新天地。对于王炳章作为留学生毅然参加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动机,王炳章在他的题名为“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言”中,有清楚的阐述,他写道:“我是一名中国医生,毕业于北京医学院,在校时参加文革,当过红卫兵头头,发觉上当而隐 退。毕业后,以“老九”放逐于青藏高原,在通天河畔,唐僧当年西天取经的晒经石旁,慕玄奘出国学经之胆略,抒屈原“离骚”之情怀。……一九七八年,我考取第一批公费留学,一九七九年上半年,出国集训期间,西单民主墙运动蓬勃兴起,给祖国带来了初春的气息……然而,魏京生的突然被捕,震撼了我的心灵,使我陷于深沉的思考之中。出国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语重心长地嘱托:在国内,你已 在医务界崭露头角,今天,你飞出了牢笼……在民族需要时,你应成为一个医学挽留不住的人。”(见《中国之春》创刊号王炳章:“为了祖国的春天——弃医从运宣 言”。)




   1982年9月,王炳章获得了博士学位,同年10月,他便携带着成立《中国之春》民运组织的计划来到了美国纽约。在这里他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继承北京之春民主墙运动,发起了中国之春民主运动。1983年王炳章和朋友们创建海外第一个中国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并担任第一、二届主席。
   自此,王炳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崎岖、险恶、艰苦、孤寂的道路。他后来又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还于1998年1月份潜入中国大陆推动筹组反对党活动,二周后被中共逮捕并驱逐出境。他没有时间和精力瞻仰父母尽孝道,没有时间和精力赚钱养家糊口。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被不明身份者绑架回中国,2003年2月被中国以间谍和从事恐怖活动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王炳章具有美国永久居民身份,但始终拒绝申请美国或加拿大公民身份。
   由王炳章家人成立的“营救王炳章博士基金会”的网站上,关于王炳章在越南被绑架和后来被中共判刑的情况是这样介绍的:
   “2002年的6月,他与他的朋友岳武先生(现居住在法国)张琦女士(现居住在美国)一起到越南旅行, 在6月27日被一伙人强行绑架到汽车上, 运到中国境内的广西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当事人张棋和岳武先生讲, 当他们一行到达广西境内后有人手持王炳章的照片核实被绑架的人是否是王炳章。 然后将他们一行带走, 杳无音信长达6个月之久。
   我们家属曾多次写信给中国政府和江泽民主席询问王炳章的下落, 但是中国政府却置之不理。 直到2002年的12月20日中国政府新华社突然承认王炳章被关押在中国, 并以间谍罪和恐怖罪被中国政府起诉。 2003年2月10日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随后王炳章上诉被驳回。 当2月28日第二次宣判时我们的小女儿出席旁听。 在王炳章被中国警方带离法庭的那一刻, 我们的儿子高声抗议中国政府的暴行, 他高呼:‘我是被非法绑架的, 这是政治迫害, 我是无辜的, 中国民主必胜!’”
   王炳章在广东韶关监狱一直遭单独关押。王炳章为了抗议单独关押,曾经绝食,并两度罹患中风。王炳章于去年寄出给家人的一封信中无奈地控诉狱方对他长达3年的单独关押,已经造成他的心理疾病,经心理医生检查,证实他已患上严重的心理障碍病。王炳章在信中写道:“记得中国报刊报导,欧盟去年立法规定对猪必须群养,不得单养,因为科学家研究表明,猪隔离单养会使猪的心理和心情病变。猪尚且如此,何况人焉!”
   王炳武于2006年初前去看望了狱中的王炳章,王炳章的大女儿也于上个月前去看望了他。王炳章对两人分别表示,他知道胡锦涛即将访美,他将会在此期间做些举动以期引起关注,王炳武一再劝阻王炳章,怕他再次绝食抗争,因为他的身体已经不堪冒险。
   王炳武说,目前全家人的惟一心愿就是,怎样能够让在弥留之际的老父亲了却此生要最后见自己这个不孝的儿子王炳章一面的心愿。
   2006-3-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8/2019 20:51 , Processed in 0.08993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