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91|回复: 0

盛雪: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1/2016 19: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常青兄:   
   看了你的罵民運人士的文章之後,一直想寫點什麽,但是,在個人立場和朋友情誼之間的確有讓人心痛的感覺,我盡量掌握應有的分寸。
   在我心目中,你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且有才有義,不懼怕於強權,不獻媚於世俗,更有自己做人的原則和標準。許多時候我都自嘆沒有你的那份膽識,沒有你的那份才情,沒有你的那份勤奮和執著。但是,我實在不敢恭維你的“民运人士,丢死人了”这篇大罵民運的奇文。
   “民運”是什麽,它無非是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民運人士”是誰,無非是被認爲,或者是自認爲投身於這場運動當中的人。
   然而,正像其它許多社會運動一樣,追求與推動民主的運動,也只是由有這樣訴求的人自願參與並付諸行動的一個集體行爲。而民運所面對的對象卻和許多其它的社會運動不同。它不是“保護動物行動”,不是“清潔水運動”,也不是爭取減稅,或者免費托兒服務運動。它所面對的不是其它同类的社會利益團體、不是某種社會問題;謀求的不是某些社會福利。它所面對的是政權,是強權;中國民運面對的,更是世界上最強大、最邪惡的強權。   
    當然,它面對強權並不使得它就有不被批評的特權,而是,它自然就有了更多的問題,更複雜的環境,更險惡的處境。這場運動當中的人當然更加複雜。因爲,民運團體不是“律師協會”,不是“醫生協會”,不能通過考核和發牌照來選擇成員。何況如果有一個律師偷盜,你不會說,律師,丟死人了。如果有一個醫生轻率治死了病人,你不會說,醫生,草菅人命。你也許會說,律師丟死人了;醫生xx草菅人命。民運也不是“寫作愛好者聯合會”,不是來參加的人都是寫寫散文、讀讀詩歌、交流交流小説、聊聊天就完了。它更不是黨組織,不能夠要求成員宣誓效忠,遵守紀律。民運組織囊括了各種各樣的人,包括追求民主理念(不管懂或不懂)的人,起來反抗壓迫的人,尋求新的政治依托的人,不滿中國現政權的人,和共產黨政權有血債的人;僅僅因爲六四走上反共道路的更是一大批人。當然也毫無疑問的包括了有特殊任務和使命的人。這些人當中,有的人不被人認爲是民運人士但自己宣揚是民運人士,有的人自己聲稱不是民運人士但被人當作是民運人士,誰管得了誰?這些人會有一樣的行爲方式嗎?這些人會遵從同樣的行爲原則嗎?這些人會認同一致的做人標準嗎?當然了,那些身負特殊使命的人更是無時無處不在司機尋釁,挑起事端。人都有人性的弱點,按捺不住進行反擊与澄清就會演變成事件或醜聞。而正直与善良被利用的可能性更高。
   民運永遠是腹背受敵,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何況,我依稀記得你寫過一篇關於東德解體之後,發現大批東德民運中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間諜特務的文章。中國共產黨是否要善良和正直得多,不會這麽做?我想,你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麽,當共產黨利用一貫的挑撥離間、激化矛盾、内部分化來製造事件時,你怎麽就這麽自信的認爲你應該和共產黨一樣,應該唾棄民運了。
   
   我是民運中人,而且恐怕永遠是了。你我算是相知的朋友,你或許會說,民運中這麽亂,魚龍雜陳,你願意在裏面那是你自己不智。然而,我深知,中國民運到此爲止也還只是一場極少數人願意和能夠投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理想主義者的奮不顧身的運動;也還只是一場知其不可為,而不得不為之的狂人的運動。我們還無法太介意我們身邊都是些什麽人,我們無法選擇參與這場運動的都是些什麽人,因爲對於這場運動本身我們沒有選擇。也許到了中國的體制走上正軌,能夠成立黨派,區分利益團體的時候,才是我們有權利選擇與誰和不與誰爲伍的時候。現在,我們只能忍辱負重,而且許多時候還要啞巴吃黃連,有苦也不能說。所以,做一點自己能夠作的正經事,去抵消一些那些別有用心的所為。   
   你的文章讓我覺得,民運在此之前這麽長時間以來沒有被你罵,真是受了你的大恩大德。你以前沒有公開的澄清自己是否民運人士,民運已經佔了你的大面子。現在你終于到了不恥於與之爲伍的地步了,你終于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了。這一向真是讓你這個潔身自好、孤高清純的自由知識分子早已受了莫大的委屈。我這個民運中人覺得已經欠了你的   
   現在中國民運比任何時候都更加“不景氣”。被共產黨政權絞殺,被中國百姓遺忘,被海外華人嫌棄,被有心人利用,被聰明人不恥。不媚世俗的智者如兄,也掉過頭去,疾步躲遠。不但躲遠,還要回過頭來痛斥   
   但我認爲,中國民運從來就是一個犧牲品,這是歷史的必然,我以平常心待之。中國統治政權如果加倍嚴酷,中國民運一定處境險惡、舉步維艱、難有作爲;中國政局如果出現寬鬆局面,中國社會步上民主自由的正途,那麽中國民運就自然應該退居後線、讓出空間、重新組合。所以,我一直認爲,民運是中國社會轉型期的銜接鍊;民運是中國社會斷裂帶的填充物;民運是中國社會實現民主之後一定會抛棄,但是在中國實現民主之前所必不可少的催化劑不管這場運動處於高潮還是低谷,我只是做一些我認爲應該做的事,去參與完成這個過程。   
   所以,留在民運里實在是傻死了。   於是,“民運人士,丟死人了。”你把自己乾乾淨淨、明明白白的摘出來。常青兄,得罪了。如有不敬,萬請原諒。   
   盛雪 2002年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6/2019 03:00 , Processed in 0.12290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