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82|回复: 1

[杂谈] 曾节明 :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19/2016 11: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最近一位民主墙长辈打电话给我,郑重地感叹: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才悟出,徐水良乱抓特务决不是性格问题,这个人确实有问题。
无独有偶,去年辛灏年先生也在电话中感叹:徐水良看来不是性格问题,看来低估了他!
而这两人以前一直不同意我的看法,一直认为徐水良乱抓特务等种种可疑表现,是性格问题。
笔者在2013年以前,也不相信关于徐水良是贼喊抓贼的中共特线等种种说法,也觉是性格问题。但是亲眼目睹了他接连把高瑜、辛灏年、温云超打成中共特务之后,亲眼目睹了他接连污蔑茉莉花散步、同城饭醉、重返天安门、香港“占中”...是共特阴谋之后,我终于悟出:徐水良狂抓特务绝非性格问题!
为什么呢?因为:
一,一个人攻击他人,如果出自性格问题,一般只会去攻击与自己有个人恩怨有纠葛的人,而不会去攻击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人。
徐水良所抓的“特线”,大多数是与他并无恩怨纠葛的人、甚至是素无来往、素不相识者,如辛灏年、高瑜、瓦文萨。
二,一个人攻击他人,如果出自性格问题,则不会有很强针对性而具有随意性,因为因性格而攻击,属情绪化的攻击,也就是说看谁不顺眼就抓谁特务,没有针对性规律。
但徐水良抓特务却始终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而且形成了规律,那就是:
其一,反对派谁对中共有威胁、谁实干、谁名气大,就打谁特务。
于是,闯关回国策动武装起义的王炳章、波兰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双双被打成“特务头子”,民运政党组织家徐文立被打成外派特务,民运和宗教理论奇人陈泱潮被打成“江曾特务”,民国史专家、极具鼓动性的民运民国派演说家辛灏年被打成“匪谍”,“零八宪章”骨干、民运诺奖第一人刘晓波被打成特务卧底、国内良知记者高瑜被打成“政法系特务”、民运码字机曾节明被打成曾庆红“曾家军”、民运维权派、网络实干家温云超(北风)被打成特务集团......
而刘晓波、辛灏年、高瑜之前徐水良素无来往,或根本不认识;徐文立与陈泱潮与徐水良也没有恩怨纠葛,曾经还是民主墙的战友...
其中徐水良对陈泱潮的攻击,尤具典型的针对意味:陈泱潮与徐水良素无过节,徐水良对陈突然翻脸相向只因为两件事:
一是2001年,时流亡泰国曼谷的陈泱潮接受了王炳章的帮助,徐水良闻知,莫名其妙地翻脸相向、破口大骂其“糊涂”;然两人关系尚未破裂;
二是2006年陈泱潮在网上发出呼吁解放军起义书,徐水良突然莫名其妙地劈头盖脸猛打陈泱潮“疯子”、“江系特务”...完全翻了脸。
规律二,任何有威胁、有影响力的反对派行动,统统是共特阴谋。
于是茉莉花散步、同城饭醉、重返天安门都是共特设网诱捕的阴谋,而香港“占中”是中共政法系为“火中取栗”而挑起的盲动...于是任何网上发布的反抗中共暴政实干指南,都是特务诱捕的诡计......
客观应该承认,徐水良狂抓别人特务,一定程度地掩盖了其自身的诸多重大疑点:
一,“改开”后吹捧毛泽东之谜。徐水良竭力宣称自己在“文革”期间就批判毛泽东,然事实却是:1979年徐水良逆胡耀邦否定毛泽东新风,写出吹捧毛泽东理论文章《继承毛主席事业,发展毛泽东思想》,该文于1979年十二月十五日发表于中共理论刊物《生活》杂志上。
徐水良谎称撰写此文是为了“迷惑中共”以换取出狱,然而徐水良简历上(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4869)明白写着:其1979年1月17日即被释放,也就是说此文是徐水良出狱后发表的,所谓作此文实为换取出狱完全是谎言,因为如果是违心之作,徐水良必以为耻,不可能出狱后再向官媒投稿以求发表。而且当时要换取出狱,吹捧毛泽东已非必要,吹捧邓小平和胡耀邦才是必要。
徐水良为什么逆胡耀邦否毛新风高调吹捧毛泽东?他要投靠谁?成谜。
二,徐水良在民主墙时期做了什么?
徐水良自称他于民主墙期间,主编了最后一期《学友通讯》,并于1980年十月,将编好的样本托人交给了北京的徐文立——这是他在民主墙运动中的唯一作为;但徐文立证实:最后一期《学友通信》的编期在1981年四月,徐水良所说不确。
那么,徐水良到底有没有主编《学友通讯》?他在民主墙时期做了什么?徐水良自称详细地知道当时陈泱潮和一位南京女子恋爱的细节,并称是女子告诉他的。这显然不合常识,徐水良是如何得知陈泱潮在南京的个人私事的?民主墙期间他在南京做了什么?
三,徐水良八十年代坐牢真相成谜。徐水良贴出的判决书称:他因“反革命”罪,于1982年遭判刑十年,但徐水良却在1985年得子,徐水良入狱前并未结婚,更没有儿子,他人在狱中,是如何结婚生子的?
上海异议人士王雍罡最早揭露徐水良的坐牢问题,王雍罡指证:徐水良1983年五月还在南京制药厂,他当时出差到南京,在南京制药厂宿舍见到了徐水良,还在徐家住了一夜;另一位上海资深民运人士则指:徐水良被判十年是真,但早于1983年年初即释放,原因不清。
对此指证,徐水良破口大骂“造谣”,宣称王雍罡是“上海国保”,而事实上王雍罡是上海一个纺织厂的工人,根本不是公安,造谣的是徐水良。
那么,徐水良何以能在“坐牢期间”得子?他坐牢的真相究竟如何?迄今成谜,而徐水良对他1982年以后的事讳莫如深。
四,神秘资金炒股之谜。1993年徐水良怀揣五万元神秘资金,跑到上海炒股,享受大户室贵宾客户待遇。九十年代中期数万元可以在城市买一套房子,其炒股资金数额不可谓不大。然而他既然“坐牢十年”,此巨量资金从何而来?徐水良一直讳莫如深,被问急了,谎称当时是代朋友炒股,然而多位当事人证明,当时是徐水良自己在炒股,开户名就是徐水良的名字。
徐水良巨额炒股资金从何来?迄今是一大蹊跷。
五,跟踪王炳章之谜。1998年初王炳章闯关回国,到南京见了徐水良之后即被抓。而徐水良在《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一文中声称:王炳章走后,他曾“派人”跟踪王炳章,以搞清楚王炳章身后有没有“跟踪者”。
然而,徐水良在此文中又称自己“受严密监控”,那么他如何能够在被中共严密监控的情况下,“派人”去跟踪王炳章呢?他跟踪王炳章,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当时王炳章在其他地方没有事,在南京见了徐水良即被抓呢?
又是一大蹊跷。
六,免检通道全家保送美国之谜。
1998年,即王炳章第一次被捕的当年,徐水良拿着中共特批给他的护照,携妻子和儿子,经机场免检通道来美。徐水良自称:他全家来美,是因为美国国务院点了他的名字,要中共放他来美,而中共江泽民当局为加入世贸组织,就打了这种“人权”牌。后经多人证实,徐水良的说法是谎言,1998年美国克林顿政府点名要人的名单上根本没有徐水良,而是王丹等在狱名人,徐水良之出国,乃中共当局根据美国名额选送的结果。
徐水良当时既不在狱,也没有参加当时的民主党组党活动,不可能是美国点名要求外送的对象;那么,徐水良做了什么,以至于得到当时中共宁沪当局的选送呢?尽在不言中。
“魔鬼在细节”中,还有一个重要细节反映出徐水良出国的蹊跷:
徐水良承认王希哲的名气比自己大,但王希哲却得不到“保送”的待遇,而是需要冒险偷渡香港,在香港申请难民来美。

与此种“蹊跷”一致的是,徐水良来美十八年,除了大抓反对派特务之外,没有做一件正事。徐水良一再干嚎“全民起义”,却鼓吹取消组织,退出民运,把发动全民起义必不可少组织统统打成“特务组织”...直至把八成以上反对派都打成特务...他始终只是抽象地反共、理论地反共,行动上却专门反身体力行的反共者。
于2016年九一八事变纪念日癸卯傍晚于闷热纽约州


 楼主| 发表于 9/19/2016 14: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徐水良是抓特务大王,还是特务大王?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6/03/blog-post_18.html

网上有个徐水良,号称抓特务大王。目前,抓特务大王徐水良正在将波兰前总统瓦文萨打成共党特务、线民。

我今天就用抓特务大王给出的抓特务逻辑,将这个抓特务大王打成特务大王!

我今天就用徐水良自己的话,将徐水良打成中共线民!

下面是徐水良自己介绍同王炳章见面的文章。徐水良据此将王炳章打成中共战略特务。我就从分析这篇文章开始。

下面【】中的红体字是我的评注。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test.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11_1.shtml
徐水良
2015-11-10日

这个事情海外众所周知。王炳章到我这里来的情况,以及“逃脱跟踪”到安徽被抓的消息,当时都有公开报道。我这里索性再说一次当时情况。

王炳章来我处,我先问他有没有跟踪的,他说没有。

紧接着我就批评他,我说你既然秘密回国搞秘密工作,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这些受到严密监视的公开人士。这种把秘密工作和公开工作混在一起的做法,严重违反秘密工作与公开工作必须严格分开的秘密工作原则。【有谁制订过这样的秘密工作准则吗?据我所知,反共的人士或组织绝对不曾有过这样的秘密工作手册。要有,那只能是共产党情报机构制订的工作准则。徐水良如何能张口闭口“秘密工作原则”?那必定是徐水良受过这种秘密工作的严格训练,方能心中牢记秘密工作准则!】

这对我们公开的人士,当然没有多大伤害,但给秘密人士秘密工作带来巨大危险。并且告诉他赶快离开,绝不能再来我这里,否则非常危险,不准再来(他原来说第二天要再来我处)。

根据王炳章自己介绍,他在杭州等地早已见过王荣清等许多特线人物。所以我知道王炳章根本没有秘密工作经验,既然见过许多特线,背后必然有跟踪的,不相信他没有跟踪的说法。【徐水良在此时就已经看出王炳章没有任何秘密工作经验。但徐水良为何此后还反复不断地指控王炳章是受过训练的中共战略特工?这徐水良不是自扇耳光,出尔反尔嘛!在此,足以表明是徐水良在刻意造谣,混淆是非。也足以表明徐水良才是特务!

因此,王从我那里走后,我就叫人远远跟在后面,看看究竟有没有跟踪的。该人回来后,告诉我,没有跟踪的。我还以为当时南京警方误以为王炳章住我家了,一时疏忽,没有跟上。【徐水良为何派人跟踪王炳章?那不过是为了了解王炳章的住处以及还同哪些人接触。这正是徐水良的特务行动!是徐水良为了立功受奖而进行特务活动。另一个问题是徐水良为何不自己亲自跟踪王炳章?徐水良保证会说,他本人受到严密监视。那么,徐水良如何就能立即找到人来跟踪王炳章?那个手下人就不被跟踪了吗?显而易见,徐水良找到的那个手下人,就是徐水良的下线,是时刻听从徐水良的调遣,去跟踪民运人士的!


王炳章这样的人,即使住我家,中共也一定会通夜监视。王希哲到南京,住陈燕南家,陈燕南就告诉我,公安就躲在陈燕南家窗外树上通夜监视。所以,我当时以为是南京警方是非常偶然的一时疏忽,让王炳章逃脱跟踪。

后来,他们竟然在南京摆出一个王炳章逃脱跟踪的假象,深夜出动大批警力,包围我厂宿舍。此后,官方摆出在车站码头到处布点搜査,在我家周围更是摆出天罗地网,无数汽车便衣遍布的假象,连海外媒体都大幅报道南京车站码头到处搜査的消息。骗得我信以为真,以为王炳章确实是逃脱跟踪。【徐水良反复论证了,南京警方一直在秘密跟踪王炳章。南京警方肯定知道王炳章见过徐水良,也一定知道王炳章在哪里躲藏。那么,南京警方包围徐水良工厂、宿舍,不过就是一出掩人耳目、欲盖弥彰的假戏,这出假戏无非就是要证明此地无银,隔壁阿三不曾偷,俺家老徐不曾见过王炳章!这出戏的目的不是一目了然嘛,那就是为了让徐水良能不被暴露,能继续潜伏而制造的假戏而已!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那南京处理王炳章案的警察,不仅要受处罚,而且必然丢掉饭碗。【南京警察为何没有受处罚?那是因为他们配合徐水良了解了王炳章的所有动向!

但我到海外后,听到消息,南京警方不仅没有受到处罚,而且受到嘉奖。这时,我感到非常迷惑,但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再回想当时我让人跟踪,确定确实没有跟踪情况。判定原来南京这曲戏是演假戏。这戏演得不错,竟然骗倒本人、海外媒体和公众。所以南京警方才受到嘉奖。【南京警察为何受到奖赏?那是因为他们配合了徐水良这个战略特务,让徐水良能打虎上山,更深入地打入敌人心脏!

然后我回想许良英先生再三嘱咐我,到海外后不要与王炳章和正义党搞到一起,应该是有一定内部消息的。【在这里,徐水良暗示许良英先生也是中共高级战略特务!

从这时开始,并且加上其他许多情况,包括我后来得知,王从蛇口进大陆后,中共就始终全程录像。【徐水良如何能够得知王炳章一进入大陆就被全程录像?那肯定是因为徐水良向公安部门汇报王炳章的行动时,上级领导说徐水良的情报毫无价值,因为徐水良所汇报的情况,上级领导早就全部掌握了,还有录像为证。

王到大陆后,见到的人士,凡表示加入他要即将组织的政党(即后来正义党)的,除线人外,全被被抓。【在这里,徐水良说见过王炳章的人,除了中共线人,全部被抓。徐水良本人没有被抓,徐水良无疑是在说他自己就是中共线人!

(都是跟王外出谈话表示加入,中共不可能知道这个情节,这需要王炳章提供材料)等等。【为了能够顺利解释徐水良本人为何没有被抓,徐水良马上在这里加入一段例外条款,说是那些跟王炳章外出谈话,甚至是用耳语的方式告诉王炳章表示愿意加入正义党的那些人才被抓捕!徐水良的这段话,不就是画蛇添足嘛。徐水良如何就知道那些被抓的人都跟王炳章“外出谈话”了?除非是徐水良派手下时刻跟踪王炳章了!就算徐水良派人跟踪王炳章了,徐水良如何知道那些人同王炳章“耳语”的是要加入正义党啊?这分明是徐水良在肆意造谣编故事!

【顺便提醒徐水良一下,你和你上级以及南京公安合伙制造王炳章是特务的阴毛已经走光了,你为什么不补补漏洞?】

【还需要我继续分析徐水良吗?我看这些就足以证明徐水良不是什么抓特务大王,而是一个特务大王!证毕】

如果有谁要继续分析后续的几段,我不妨给你一个提示。你不妨作这样的Scenario Analysis(剧情分析),你分别作这样的假设:

1. 王炳章是特务,徐水良也是特务;

2. 王炳章不是特务,徐水良是特务;

3. 王炳章是特务,徐水良不是特务;

4. 王炳章不是特务,徐水良也不是特务;

看看哪一种假设更能符合剧情。

另外,徐水良和我目前都相互指认是中共特务。大家不妨也作这样的scenario analysis:

1. 刘刚是特务,徐水良也是特务;

2. 刘刚不是特务,徐水良是特务;

3. 刘刚是特务,徐水良不是特务;

4. 刘刚不是特务,徐水良也不是特务;

看看哪一种假设更能符合剧情。

值得注意的是,那次同王炳章见过面的人,大多都被抓了。王炳章随后被释放回美国了。徐水良不但没有被抓,反而在此后就被共产党给送到美国潜伏了,而且是全家老小一起来美国!这不就是深入虎穴、虎穴追踪、打虎上山,为了继续跟踪王炳章嘛!


刘刚
2016年3月18日

下面是徐水良文章的后半部分。我就不浪费时间分析了。这里处处暴露出徐水良就是一个最大的潜伏特务。
--------------
我在大陆,王炳章闯关时,刘青告诉我,王炳章和傅申奇等人商量,说回去,最多关十天半月,就回来了。我当时还不相信,哪有这个把握?后来到海外我问傅申奇,原来却是真的。我问他哪里来的这种把握?他不说。所以,我判定王炳章有严重问题。

再后来,就是海外一些朋友告诉我王炳章被人关进麻袋,被打后,跪在地上磕头求饶,说绕他一条狗命等等的事情。以及王炳章在北京有办事处。还有王炳章合伙人王春,父亲是军级干部。合伙做政庇生意。后来散伙,王炳章竟然向中共告密,说王春父亲要搞兵变。害得王春父亲家立即被抄。他们当时只是用这些例子说明王炳章为人卑鄙。但我当时听了,大吃一惊,找几个朋友核实,究竟有没有这些事。结果,他们说有的。我说,如果真有这些事情,那事情就大了。他一个海外敌对势力的头子,竟然能在北京设办事处。而最重要的是,中共军级以上干部,一般犯法,不受惩罚。这些人家里的警卫员,通信员,秘书,甚至厨师,服务员等等,都是中共情报机构的人,他们只相信他们自己人的报告。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外人的话,更何况是海外敌对组织的头子的话。而他们竟然相信这个敌对组织头子的话!那大概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敌对组织头子,是他们安插的资深高级情报员。

再后来,就是王参与组建并担任领导人的、上海国保(政保)策划组织的正义党特线党问题的暴露。以及他和傅申奇威胁本人时,亲自向本人透露正义党听国内指挥的信息。

再后来,就是有中共内部反共义士,揭发8201大案,也就是82年第一大案。这个预案,就是把国内“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的经验推广海外,抢先组建海外民运组织。这完全符合我对中共在这方面习惯的了解。包括五十年代中共主动组建浙南反共救国纵队,79民主墙时期,中共在各地主动组建民运窝点和民运组织等等经验。而王炳章,当时是中共在海外留学生中树立的头号标兵,是他们最信任的人,由他承担这个任务,在中共看来,最合适,最放心。难怪最早与王炳章一起搞中春的几个,都回国当官去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中国民运为什么败在王炳章手里。

至于后来人们,包括张宏宝揭发王炳章对张宏宝搞特务活动等等,以及人们揭发在一群特务护送下秘密回国治病,由于王希哲揭发而公开,绑架说,诱捕说吵得一滩糊涂,搞得沸沸扬扬等的许多事情。以及北京某民运头头通知王希哲,王炳章住在北京某宾馆,要王希哲不要再闹,王希哲公开来信,但没有后续消息。而不久又有网上说法,说北京该头头泄露机密,后来被抓判刑。还有张宏宝和中功人士一再痛骂的,说总参特务闫锦新等一大群特务迫害张宏宝,要把张宏宝关进监狱,原来那是王炳章策划领导的。如果中功说的对张宏宝的特务迫害是真的,那王的职位,毫无疑问应该高于阎。所有这些,都完全符合过去的那种判断和逻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2/2019 16:30 , Processed in 0.11477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